酒茨吧 关注:43,207贴子:263,088

回复:【酒茨】樱花抄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清明节期间有楼主的小伙伴过来,楼楼会在陪吃陪玩的间隙努力码字(景区人太多每天都要早起就不能熬夜了),会在假期最后一天一次性给个大粗长,请大家保持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1楼2017-04-03 00:56
    楼主悄悄咪咪的来更文了(不够粗长良心有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0楼2017-04-05 01:41
      “啧,太逊了,没想到人类的酒也能让本大爷醉成这样…”稍稍有些清醒的酒吞只觉得头痛欲裂,满脑子都是那家伙呆滞失神的脸。
      看着眼下一片狼藉酒吞当然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竟然是前所未有的慌乱。“不就是…喝多了吗…是喝了假酒吧,居然把那个二傻子上了…”
      恶心。真恶心。
      该怎么办呢。就当作没什么事吧,这蠢货能明白吗。
      对,一定是觉得会很麻烦,才会这么烦躁。
      后来酒吞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觉得那么不同寻常的暴躁肯定是有预兆的,更何况,那些惊愕之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其实不过是,把渴慕已久的东西紧握在手中的欣喜若狂。
      但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鬼王过了很久以后才懂得,因为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大脑去思考。理智会骗人,只有最难以言喻的感情才会承载着那时候不敢承认的真相。
      没有人会永远都赶不走。没有人会永远坚韧和宽容。
      有些伤害永远无法弥补。有些人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收起回复
      271楼2017-04-05 01:41
        “茨木…是本大爷喝多了…”鬼王的字典里,没有对不起这三个字,“就当,没发生过吧。”
        “没关系。”茨木的表情非常茫然,许久后才有了一点点忐忑,“我不会让这件事困扰到挚友的…就算这样,挚友还是挚友”
        酒吞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好像被始乱终弃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茨木。
        他几乎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回复
        272楼2017-04-05 01:42
          “茨木,你让本大爷…很是恼火啊…”酒吞烦躁的去抓酒盏,没有碰到和服下摆和游女细腻丰腴的大腿,倒是磕到了一张冰凉粗糙的石桌,酒吞心下一愣,抬眼看到对面的茨木,穿着左衽的墨黑浴衣,袖摆留着粗糙的线头,蓬松的白色长发上沾满了落花。
          又是这个烦人的家伙…都说了,大江山怎样与本大爷无关,还硬要把自己带回来…
          那种事…要怎么解释才好呢…
          沉浸在心事中的酒吞突然发现举到唇边的酒盏是空的,突然莫名的慌乱起来。
          茨木面前的酒盏倒是满的,但没有酒气,是一碗清水。
          “怎么着罗生门,区区小事,都不乐意为本大爷斟酒,就这么计较?还是要像那些个女人一样,要本大爷娶你,为你的贞操负责啊?“酒吞冷笑道,面无表情的吐出刻薄的话语。
          茨木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酒吞。
          酒吞突然意识到,茨木有些不对劲。
          许久没仔细打量过的茨木,在酒吞眼中突然好看得有些过分,明明有着罗生门之鬼精致妖孽,勾人心魂的脸,却显得干净而英气。只是那双眼睛里印着天光云影,印着细碎的落花和水面的微澜,却独独没有酒吞的身影。


          回复
          273楼2017-04-05 01:43
            “茨木,这副别扭的姿态做给谁看呢?还不快替本大爷斟酒?“
            “怎么?不说话?长胆了你?连本大爷的话都敢不听?”酒吞不耐烦的伸手去推搡茨木,抓住了一只空空的袖管,他发现这是茨木的左手,两只振袖如折翼般垂在身侧,森然的鬼爪不知所踪。
            酒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死死抱住茨木,抚摸他的残臂,一下又一下的,摸到了满掌温热的血液。
            “谁,是谁干的!说!大江山的脸面都快被你丢尽了!”
            “你的妖角呢!妖角怎么也不见了!”
            “说话啊!喊我挚友啊!对我道歉啊!你倒是说话啊!”
            怀中的大妖只是笑,可不同于往日明亮蓬勃的笑容,嘴角翘起美丽的弧度,笑意却不达眼底。
            “不见方三日,世上满樱花。”
            “花影婆娑欲踏踩,悬崖樱树月色明”。


            收起回复
            274楼2017-04-05 01:43
              “茨木——”酒吞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依旧置身于吉原狭小的隔间,推拉格栅上绘着源氏与六条妃子相互纠缠的旖旎浮世绘,三味线混着莺莺燕燕的调笑娇嗔,多了几分靡靡之音的味道。
              “大人做噩梦了吗?”浓妆女子讨好的笑着凑上前来,伽罗桃山的香气浓郁的令人反胃,“可是妾身的膝枕不够舒适,要不…”
              女子的笑容僵在脸上,一只利爪不知何时穿透了她的胸口,酒吞面无表情的捏爆女子的心脏,把尸体随意的仍在一边。
              给红叶送过去吗?…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才没有想去看看那个傻子。只不过是…茨木在他怀中妖力四散,支离破碎的景象太过真实,无论他怎么用力,抓不住的光点还是溢出了手掌宛若漫天流萤,在夜空中一点一点的熄灭,陨落,而梦里的自己嘶吼咆哮,心疼的就像被生生挖走了一块。
              酒吞摸摸自己的眼角,发现有些许潮湿。
              真是魔怔了…不就是上了自己的鬼将吗?这不奇怪…几百来年有多少男女前赴后继的想要爬上自己的床,这等风流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是那个傻子的缘故吧。虽然很烦人,但养了几百年的狗,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那家伙很强,死不了的…酒吞心里这样想着,却不觉加快了脚步。


              收起回复
              275楼2017-04-05 01:45
                奔波三天的楼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果然假期就是应该宅起来码字睡觉什么的...明天持续更新并且统一回复小可爱们的留言,新欢旧爱修罗场很难写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6楼2017-04-05 01:59
                  半夜更新是一种毛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4楼2017-04-06 02:40
                    落日的光晕点燃红枫林的废墟,暖色在微微敛起的黑色羽翼上流溢,俊美青年俯身亲吻怀中的妖怪,白发长而卷绵的偎着那张熟睡的的脸,软软的垂下青年线条匀称的臂弯。美好到令人窒息的一幕,却看得酒吞怒火中烧,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已经举起酒葫芦将瘴气狠狠地喷射过去:“大天狗!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大天狗化出钢铁之羽向后退去,收拢双翼死死护住茨木,风妖之力化为屏障削弱了一部分瘴气,但仍然腐蚀了表层的羽翼,铁质的羽翎嘶嘶冒着烟气,像枯叶般蜷缩然后掉落被烧成灰烬。大天狗也被激怒了,不是因为翅膀上的疼痛。如果铁羽都能够有如此的痛感,那这样的瘴气打在毫无防备茨木身上,他该会有多疼?
                    “羽刃暴风!”大天狗周身气焰暴涨,刚刚消弭下的狂化状态又一次迸发出巨大的力量,毫不示弱的向酒吞还击,龙卷风暴卷携着铁羽以破竹之势与瘴气对撞,无数利刃扑天盖地的撕破瘴气团,大妖之间的角力顷刻间便见了分晓,酒吞踉跄地向后退去,铠甲和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了无数深深浅浅的划痕。
                    碰撞的余波惊动了被大天狗牢牢护住的茨木,大妖蹙起眉头梦呓道,“狗子,怎么了…”
                    “无关紧要的小杂妖罢了。”大天狗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抚着茨木的眼睑,“你睡吧,很快就能解决了。”
                    “可这妖气,总有些熟悉…莫不是…”
                    大天狗狠心按住茨木后颈的睡穴。
                    茨木,我知道他是你的执念。你可以轻易的原谅他,但我不能。
                    如果你学不会爱自己,那就让我来爱你。


                    收起回复
                    295楼2017-04-06 02:41
                      两人之间亲昵的动作深深刺激了酒吞,远比看到红叶尾随着那个人类阴阳师更令他恼羞成怒。酒吞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心中仿佛有苏醒的怪兽嘶吼着着要将眼前的一切撕碎吞噬,顾不得用神酒疗伤,鬼葫芦发出一声震耳的咆哮,张开血盆大口向大天狗撕咬过去。
                      大天狗冷笑了一下,抬手释放出数个风袭,最普通的招式却震得狰狞的鬼葫芦节节后退,细小的裂缝如蛛网般在坚硬的外壳上蔓延开来。
                      啧,大天狗这家伙,怎么突然间这么强了。
                      还有茨木…那个口口声声说着要一直追随他,将身体交由他支配的茨木,也不过是转瞬之间就被别人拥入怀中,耳鬓厮磨,唇齿相依…
                      真是不甘心…这样心猿意马的家伙…满口胡言乱语的傻瓜…
                      嫉妒得快要疯掉了。
                      “酒吞童子,大江山的鬼王大人,”大天狗戏谑道,“你很弱啊。”
                      “这样弱的你,假以时日,又如何让茨木心甘情愿的追随呢?“
                      大天狗的愤怒永远与他冷清的气质相宜得彰,依旧凛冽的神情,完美的掩饰了坚冰之下如海啸一般滔天的杀意。他给予茨木的伤害,他对茨木的侮辱,还有不得不承认的,他在茨木心中的独一无二。
                      酒吞童子,你配吗。
                      比方才更凶戾的羽刃风暴来势汹涌,硬生生撕裂了酒吞叠加在周身的五层狂气,几根铁羽突破了酒吞的防御,扎进他的腰侧和肩胛。
                      酒吞倔强的不肯倒下,只是眸色染红,大口的喘息着掩饰内心的震惊,“大天狗你…”
                      “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我依然尊你为友人。”大天狗紧了紧裹着茨木的羽织,然后看向酒吞,眼神中满满的轻蔑,“只可惜,你已经不配成为我的对手了。”
                      “你对茨木…”
                      “是的。我爱他。”
                      酒吞突然被哽住了,想要脱口的辱骂和讥讽,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收起回复
                      296楼2017-04-06 02:41
                        “酒吞童子,若你不愿意怜惜茨木,你就放他走吧。你已经不是昔日得大江山鬼王了,别以为我取不了你的性命。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若是杀了你,只怕会让这个傻子伤心。“
                        “呵,大天狗不是生性薄凉,忠心大义的存在吗?没想到也会沉湎爱欲,看上了这样的货色,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酒吞怒极反笑,吐露的言语也不知所云,“茨木童子,不过是本大爷的一条疯狗罢了,咋咋呼呼跟了本大爷几百年,本大爷早就腻了他了,你若有那个能耐,尽管带走便是,省得整日在此碍眼,惹本大爷心烦…”
                        大天狗眸色一沉,铁羽以无法用妖力捕捉的速度扎穿了酒吞的膝盖,惯性的力量带着酒吞单膝跪倒在地上。大天狗一面温柔的捋着茨木的头发,一面漫不经心道,“我知道你在茨木心中是不一样的,但是,别在我面前侮辱他。”
                        “想知道我力量从何而来吗?有了想要守护之物,便会无所畏惧。”
                        “醉生梦死,空洞无物。这就是如今的鬼王大人。你已经没有资格再拥有茨木了。”大天狗抱着茨木走过呆滞的酒吞,不屑于在看他一眼。“你弃之如履的,我视若珍宝。”
                        磅礴的妖力升至月下,莹白的光晕披挂在羽翼和相拥的两妖身上,像是照着一对紧紧相依的爱侣,衬着摇曳的云翳和星影,如同微澜的水色般分外温柔。
                        酒吞一瞬间失掉了追逐的力气,只是仓皇的看向他们离去的背影。
                        比起被大天狗打败的屈辱,此时另一个问题牢牢地占据了他的内心,令他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恐惧。
                        茨木…会和大天狗在一起吗。
                        酒吞发现,他竟然不敢去想这个问题的答案。


                        收起回复
                        297楼2017-04-06 02:42
                          楼主打戏废,总觉得越写越不好看了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8楼2017-04-06 02:44
                            突然间觉得自己写得挺渣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1楼2017-04-06 20:54
                              唉,怎么写都不满意,希望不要辣到小可爱们的眼睛(自责ing)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8楼2017-04-07 02:46
                                Chapter4 红垂枝
                                “狗子,还真是有闲心呐,放着满山的鸦天狗不管,倒是三天两头往我这里跑。”白发大妖精神非常不错,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要不是萤草举着蒲公英威胁他乖乖躺着,估计早就四处打架去了。
                                “辛苦了。”大天狗礼貌的对萤草颔首,萤草乐滋滋的退下了。
                                大天狗大人看起来冷冷的,却是个非常温柔的妖怪呢,对茨木大人也很好…
                                要是他们修成正果的话…挺好的。
                                “天狗我们来打架吧!整日躺着,吾全身上下都膈应得荒。”茨木兴冲冲的挥舞着鬼爪。
                                “今天不行,你的伤还没好透。”大天狗熟练的拧开药瓶,“先上药。”
                                “还要躺着啊。”茨木立刻就焉了下去,整个球都不好了。
                                大天狗瞅着他委屈的模样煞是可爱,伸出手在白毛上秃噜了两把,轻柔的解开茨木的浴衣,“乖,等你好了,想怎么打我都陪你。”
                                语气不觉带上了满满的宠溺。
                                茨木不满的嘟囔着,伸手去抢药瓶,“用不着你,吾自己来。”
                                “伤在手臂上,你不方便。”大天狗将玉色药膏细细涂抹在茨木的伤口上,疗伤的药力虽不及神酒,好歹是托雪女从极北之地取回的雪莲子和麒麟竭,伤处看上去不似前日狰狞,但也扎得大天狗的心脏隐隐作痛。
                                “狗子,太难看了,吾还是自己来吧…”茨木不好意思道,心中一闪而过那日酒吞厌恶的神色。
                                嘴唇贴在伤口上温凉的触感同时惊动了两人,大天狗讶异于自己的情不自禁,所幸破罐子破摔,认认真真的吻遍了茨木的残臂。
                                “很美。”大天狗轻声道,“你的一切都很美。”
                                茨木怔怔的看着他,耳朵上泛起一片红色。


                                收起回复
                                329楼2017-04-07 02:48
                                  度受吞我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0楼2017-04-07 02:50
                                    不知道是哪里有敏感词汇了,改发图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1楼2017-04-07 02:5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2楼2017-04-07 02:55
                                        “茨木,你为何要追随于我?“
                                        “因为挚友是吾追求的极致,位于妖族顶点的男人!我无比渴望与挚友一战,败在挚友手上,然后将吾的身体交由挚友支配!”
                                        “可如果我不是最强的妖怪呢?或者说,如果是你打败了我呢?”
                                        “怎么可能!”白发妖怪大笑道,“我追随的妖怪,酒吞童子,必然是最强的!“
                                        酒吞不动神色的呷着神酒,心却慢慢冷了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茨木对于力量狂热的渴望。为了那份力量追随自己数百年,也不是不可能的吧?更何况,茨木要追随的是大江山鬼王,而不是酒吞童子。
                                        如今大天狗打败了自己,茨木追随于他,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酒吞童子,你是寂寞太久了吧?没人比你更清楚妖怪之间弱肉强食的血腥法则,没有人比你更冷静,更残酷,更加轻视礼义廉耻和人类软弱的羁绊。居然会相信茨木所谓的情谊和天花乱坠的胡言乱语?居然会对同为强大妖怪的茨木抱有有这样的期待,期待他无条件的追随你,陪伴你,给予他这样的信任和另眼相待?
                                        真是…蠢到家了。
                                        酒吞眸色暗沉,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凝视着和纸上交叠的身影,一点一点碾碎手中的瓷片,转身离开了庭院。


                                        回复
                                        333楼2017-04-07 02:56
                                          楼楼后天有一个考试,明天会尽量更新,如果实在太少就周末一次性放上来(最近写得挺差的,大家海涵)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4楼2017-04-07 02:59
                                            阿诺,今天的文没有了,明天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去考试,今天就早点睡啦,确实遇到了瓶颈,感觉自己的描写和表述不尽人意,楼楼会尽力写得更好,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2楼2017-04-07 21:19
                                              只是有的时候觉得看文的人好少就有点失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3楼2017-04-07 21:32
                                                唉,鼓励自己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4楼2017-04-07 21:33
                                                  嗯呐,看到大家的留言感觉特别温暖,其实楼楼就是没什么信心吧,不过大家放心,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楼楼都会坚持更下去的,能让大家喜欢,是楼楼莫大的荣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3楼2017-04-08 23:15
                                                    然后是这个周末突然堆了好多事,要做视频,写调研方案,准备期中考试的一些东西,怎么算都可能没时间更新了,对不起大家,相信勤奋的楼主会努力基础时间码字的,最迟三天后一定更,请保持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4楼2017-04-08 23:19
                                                      然后是这个周末突然堆了好多事,要做视频,写调研方案,准备期中考试的一些东西,怎么算都可能没时间更新了,对不起大家,相信勤奋的楼主会努力基础时间码字的,最迟三天后一定更,请保持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5楼2017-04-08 23:19
                                                        短小的一更,依旧狗茨の场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2楼2017-04-11 02:18
                                                          “茨木,有鸦天狗带来消息,过几日荒川和一目连大婚,我们一同去荒川流域看看吧,水族之主和神明的婚礼可是难得一见的盛事。“大天狗把玩着茨木的一绺头发,不紧不慢的说。
                                                          “哦哦,老咸鱼要结婚了…“茨木正捧着大天狗从平安京带来的铜锣烧吃得不亦乐乎,他原是人类,对人间的食物有着异于常妖的嗜好。铜锣烧因为大天狗一路揣在怀中的缘故还温热着,烤制面皮酥软焦黄,红豆沙内馅绵密不腻,沉浸在美好的口感里,脑回路自然是慢了一拍。茨木吃着吃着突然眼睛一直,小半个铜锣烧掉在了地上,”汝说甚?老咸鱼要和风神结婚?“
                                                          大天狗觉得他迟钝的模样甚是可爱,嘴角也绷不住了,“是啊。“
                                                          “可是他们都是男的!怎么可以结婚呢!“茨木激动的辩驳到,一脸世界观崩塌的错愕。
                                                          大天狗突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都错了方向。敢情茨木成天牛皮糖似的粘着酒吞,到头来居然是个如此正直的男妖,不过前几天发生的事,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忽略不计的…


                                                          收起回复
                                                          393楼2017-04-11 02:19
                                                            “茨木,”大天狗突然严肃的问道,只是眼神里透出了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热切,像是祈求着最喜爱的玩具的小孩,“你喜欢酒吞吗?”
                                                            “挚友吗?吾当然喜欢挚友了!天下第一喜欢!狗子这个问题很蠢啊!”
                                                            “我说的是…像爱人之间那样的喜欢?”
                                                            “欸?那是什么?”茨木不解的望着他。
                                                            “比如说…”大天狗艰难的斟酌着词句,“你愿意和酒吞结婚吗?”
                                                            “吾和挚友都是男的!怎么可以结婚!”
                                                            大天狗:“……”
                                                            “那你和他之间…”
                                                            “吾断然不会让这等小事影响吾和挚友之间至高无上的友谊!“茨木像是宣誓般急急打断大天狗的问话,其实更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
                                                            不是因为这件事难以启齿。于茨木,于酒吞,洒脱的大妖怪对情事都很随性,若酒吞要当这事没发生过,那茨木就觉得这事没有发生过便是。
                                                            只是茨木不愿意告诉大天狗,那日大天狗与酒吞对峙的时候,酒吞的话确实是一字不落的划在了他的心头
                                                            他对酒吞的声音非常敏感。几百年了。哪怕是身体和精神到了极限,也会下意识的想要听清酒吞的每句话,记住他说过的每一个字。
                                                            “わかった。“大天狗轻声说,脸上是一如既往淡漠的神情,看不出悲喜。


                                                            回复
                                                            394楼2017-04-11 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