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3,238贴子:263,240

回复:【酒茨】樱花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 四月了 还没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34楼2018-04-02 22:10
    有生之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35楼2018-04-04 16:27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啥时候更呀楼楼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236楼2018-04-06 13:14
        都4.9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237楼2018-04-09 13:33
          4.13 又是楼主失踪的一天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238楼2018-04-13 21:21
            求…求更qwqq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0楼2018-04-14 17:51
              有生之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1楼2018-04-20 00:44
                终于赶上上大部队了,但赶上了之后才发现是个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2楼2018-04-21 13:47
                  有时候觉得钟无艳这首歌里讲的挺像茨木和酒吞,爱而不得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3楼2018-04-22 21:10
                    人一矫情起来,真的看谁都像自己,我求你别再回头对我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4楼2018-04-22 21:14
                      QWQ太太啊,你去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5楼2018-05-05 00:48
                        求更qw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6楼2018-05-05 08:12
                          失踪人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47楼2018-05-05 15:58
                            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8楼2018-05-10 22: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49楼2018-05-11 22:03
                                从一开始就被虐的心脏抽疼,感觉心脏病都要复发了楼楼我求你不要虐了好不好,再虐就只能因为身体原因弃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50楼2018-05-11 23:44
                                  日常没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51楼2018-05-14 22:40
                                    依然没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52楼2018-05-22 22:07
                                      回坑了。以下部分请配合《国境四方》食用,对原来的填词做了一些符合情节的改动。


                                      回复
                                      4253楼2018-05-23 01:01
                                        “我愿生而彷徨,我愿生而动荡,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我对你臣服或仰望,亲吻你勃颈上狰狞的伤。我捧着孤勇一腔,饰演你隐秘而危险的欲望。我等待着,你再临江山的模样。”
                                        和茨木的想象不一样,酒吞的回吻是前所未有的虔诚。他抬手撩起茨木额前的软发,微凉的唇瓣贴在他的额头上,像是落了雪般,还没完全化开,暖热的余温就落在了他的颈间。酒吞微醺的吐息轻抚弄着他的耳廓,手指插进他披散的白发间轻轻的梳理着,“茨木…本大爷想替你束发,可以吗?“
                                        “挚友?”茨木瞳孔微缩,脸色有些波澜,随机便焦躁的去蹭酒吞的脸,“吾…”
                                        “听话。“酒吞很霸道,向来都是。他不由分说的拢过茨木的长发,语气又重新变得柔软起来,“稍微陪陪本大爷吧。”
                                        “…吾友脆弱的样子,也是非常迷人呢。“茨木倏然一笑,便微微蜷着身体,乖顺地倚在了酒吞怀中。
                                        “平安世界魑魅魍魉与动荡,你是铩羽而归的君王。带着夜风的冰凉,利爪撕扯开我懦弱的过往。你踏过泥沼,与草木洪荒。那时震彻的心脏叫嚣着被征服也能同你站成一方。“
                                        “世上所有情绪于我都无关痛痒,只被你掌控的颤栗触碰,终没顶将我裹挟进缚网。我竟期盼被吞食被你仔细品尝,唇舌擦过我带伤的肩膀,吻过我滚烫的胸膛。”
                                        酒吞以手代梳,有些笨拙的将那纤长柔软的发丝逐一捋顺。不同于女鬼魅魔妖异的挑逗般的香气,茨木发间的味道像是穿过草木茂盛的枝叶间,还带着阳光的温度,又清澈又爽朗的风。哪怕在这样的雪夜里,一缕一缕的,依然洋溢着他所熟知的温度,并且在他的指尖久久萦绕着。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酒吞突然想到这样的句子,心里某些地方像是被轻轻的触到,然后流淌出柔软的情绪来,渐渐淹没了整颗跳动的心脏。他一手握着茨木的发,一手运起妖力将空中的落雪和月光凝成丝带,在束起的发根处熟练的打上结。低头又见了茨木衣襟半场,在黑色的甲垂和蓬松的皮毛间硬生生露出一片白皙的肩颈,以至于突出的蝴蝶骨也能凭借视线隐隐勾勒出出轮廓。酒吞禁不住俯身用嘴唇去触碰那里的肌肤,有用牙齿咬住一块,直到尝到了血味才肯松开。他感受到了茨木轻轻地战栗,伸手将他静静嵌在胸前,用心跳和湿热的吻安抚他细微的疼痛。
                                        “茨木,茨木。”他叫着他的名字,又像是自言自语。
                                        “挚友。”
                                        “你是梦中虚妄,你是无上理想,你是坠落时陡升的翅膀,你是剑上仅剩的锋芒,与我深夜荒野数过星光,你是海上滔天风浪将我拽入漩涡中共航,你是我的,只是我的爱与恨同党。”
                                        一瓣樱花里,千言万语难。彼此间没有突出过几许字句的嘴唇又紧紧贴和在了一起。茨木的吻有些不同寻常,明明是个心眼粗实地笨家伙,却非要依仗着可怜兮兮的经验,笨拙地追逐他的舌尖,羞涩地轻舔他的口腔,反倒是被酒吞吻得憋红了脸,差点窒息过去。“傻瓜。”酒吞笑着骂道,又忍不住在那被吮吸得嫣红,泛着水色的唇瓣上流连,将“不愧是吾友连吻技都如此高超”之类实在有损情调的句子严严实实地堵了回去。其实身经百战地鬼王反倒是对茨木这套不知几番调教,仍然在动情时笨手笨脚地纯情模样十分受用,若放在平时早就是欲(和谐)火(和谐)焚身大战恨不得把茨木欺负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抓着他手指颤颤地求饶。但是…
                                        总觉得有些不对。像是笼罩在心头看不出实质的感觉,却是粘腻,阴骘而惊悸,让酒吞多了一份在此时此刻并不被彼此期待的警醒。


                                        收起回复
                                        4254楼2018-05-23 01:01
                                          呜呜呜呜呜五百年了,太太你终于出现了,辛苦太太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55楼2018-05-23 07:32
                                            楼主你终于回来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256楼2018-05-23 09:00
                                              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57楼2018-05-23 23:08
                                                楼楼我肥来了!!!!!!!!


                                                回复
                                                4258楼2018-05-24 19:00
                                                  楼楼不要更太晚,对身体不好~☆


                                                  收起回复
                                                  4259楼2018-05-24 19:01
                                                    呜呜呜终于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60楼2018-05-25 05:4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61楼2018-05-25 13:29
                                                        咦这个失踪人口竟然出现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62楼2018-05-25 18: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63楼2018-05-26 13:23
                                                            “也看过深情化作贪恋虚妄,爱如同烛火般将尽的光。看似温暖却近消亡,苟延残喘抓住我尚存思量。自恃孤独且从不曾回望,酒歌狂行的放浪,以为所有陪伴不及一盏醉意绵长。”
                                                            “挚友…吾…吾想要…“茨木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红透了的脸颊和耳朵落在酒吞眼里可爱到不行,也拼命按捺这想要尽情撩拨挑逗的愿望,只是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想怎么样?“”吾…吾…“茨木深吸一口气,索性自暴自弃道,“挚友对吾的身体不感兴趣了吗?”“哈?”绕是酒吞再坐怀不乱,也只能勉强别开身子减少接触,一时也没接上话来。茨木不依不挠的蹭进酒吞怀里,“挚友…想要你…“
                                                            “茨木,别说了。“酒吞用手指抵住茨木的嘴唇,以防那里吐露出什么让自己丧失理智的话,因为它已经岌岌可危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没有的…挚友…”
                                                            “我亦曾自我厌恶跌进深谷空港,不屑去信爱可以依傍,还好你,有足够温柔与倔强
                                                            “留待着时间为我圈刻国境四方,我也有野心昭昭叫喊痴狂,等你伴我再临辉煌。“
                                                            见茨木是看着他的眼睛说话的,酒吞心里的疑虑也稍稍打消了几分,“茨木,本大爷当然不介意把你操(和谐)到哭都哭不出来,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狠狠地占有你…但是我本大爷想要的不只是你的身体。”他移动着手指,从嘴唇到颊侧,颌部,脖颈,锁骨,一寸一寸的勾勒着茨木的轮廓,最后停留在他的左胸口,“我要你的全部,尤其是这里。”
                                                            “我们可以一起战斗,做(和谐)爱,一起做所有的事情…包括什么都不做,只要这样呆在一起就好。”酒吞看着茨木鎏金的眼眸,那里明明就有万千星辰,哪怕在他视而不见的漫长岁月里,也一直落在他身上。“本大爷以前说过,只有酒与月亮能够填满本大爷的孤独……但是其实只有你。酒再好,月色再好,也只有你能填满我的孤独。”
                                                            “今天也是,以后也是…茨木童子,稍微陪陪本大爷吧。”
                                                            茨木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腰间玉白的瓷瓶。
                                                            “你是恢弘诗章,你是星辉清朗,你是海啸中鲸鱼的脊梁。你是夜色将至时微光 让人甘愿披荆斩棘前往。你是想拥抱的力量,呼吸声缠绕着颤动心脏。你是我的,是我一生只一次的跌宕。“
                                                            清冽的酒液再次盛满酒盏,馥郁的香气与冷清的空气相得益彰,让感知瞬间变得舒畅而愉悦起来。“茨木你总能替本大爷寻来最好的酒。“如此诱人的香味使得素来好酒的酒吞忍不住一饮而尽,滋味自然是不差的,甚至略抵茨木当年亲手为他制作的佳酿,只不过如今…不,如今纵使茨木还能为他酿酒,他也决计不肯让他再去做这般讨好他的繁琐差事。又盛了一盏,酒吞轻呷一口,将酒展送到茨木唇边,茨木就着他的手饮下一口,然后猛地抵住他的嘴唇,将酒液渡入酒吞口中“这是来自地府的佳酿,如今吾凡人的躯体是无法消受了,还请挚友不要怪罪。”
                                                            “用你傲慢将我捆绑 用你指尖划过我脸庞。用你唇舌,用你声音沙哑的嗓。蛊惑我走烈火焠烧天堂,再坠入结冰汪洋,让我记住你给的痛的模样 再不遗忘。”
                                                            “傻瓜。”酒吞心疼地将他拥入怀中,尽数舔舐着那令人沉沦的唇上残余的酒液。“暂且记你一笔…罚你就这样喂本大爷喝酒,如何?”
                                                            “悉听尊便。”茨木弯弯眉眼,羞涩地笑着答应他。
                                                            “我也有滥情状,我也有不可讲,我也有最讽刺回忆的墙,我决绝到曾想把世上,所有爱字谏言全都烧光。而你大概与我相仿,爱才能如此肆虐膨胀。我是你的,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
                                                            要去地府威胁修改茨木的命格,或者替茨木寻一颗妖丹助茨木化妖,实在不行想办法就将这身妖力还给茨木,自己在想办法…酒吞在心里默默想着,更加用力的抱着茨木。
                                                            他再也不能忍受不和茨木在一起。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无法忍受。
                                                            明天就去地府找阎魔…地府。
                                                            刺骨的寒意突然在酒吞周身蔓延开来,“茨木…你…”
                                                            他知道酒里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那是忘川河水的味道。
                                                            “挚友。”茨木低声说,“一直都是你的,全部都是。”
                                                            “你在终止彷徨,你在结束动荡,你成为垂衣驭八荒的王。你低下头与我相望,是彼此不再并行的肩膀。从此旁落星光,旁落抵死纠缠的过往。千回百转,只许一场永不相逢的守望。”

                                                            “叽叽!”“叽叽!”
                                                            “本大爷怎么睡在了这种地方…好硬…”红发的妖怪缓缓地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揉着额角试图缓解头脑中奇怪的感觉。
                                                            一片空白。
                                                            “叽!”
                                                            “这是什么!”他尚且没有完全弄清楚当前的情况,一个不明物体突然窜进了他手中。定睛一看是个白色的,圆圆的,毛绒绒的小球,支棱着两根艳红的树枝状小角,眯眯眼弯成开心的弧度,黑色的小爪子扒拉着他的手指“叽叽”的叫着。小球肉肉的非常软和让人有种想撸的欲望,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小球满足的在他手中化成一滩,噌噌的往外蹦着小星星。
                                                            突然有水滴落在小球暖烘烘的皮毛上,大颗大颗的,很快沾湿了那摊小小的球饼。
                                                            “叽!”小球又竖起毛缩回了一团,不满地叫唤起来。
                                                            是融化的雪花吗?
                                                            妖怪茫然地抬起手,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泪流满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64楼2018-05-27 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