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3,299贴子:263,444

回复:【酒茨】樱花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所以……至今未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30楼2018-08-21 10:47
    对于我来说,萌一对cp能看到两三片心水的文就算是幸运了,而酒茨这对,楼楼是第一个。
    楼主的人物性格真的把握得很好,一些小动作,细节的构画,末端的情绪流露,酒吞别开眼的小动作,天狗的攥拳很真实。楼楼的服饰,打戏,还有咳咳,看出来是很用心的,(我一个细节控,捂脸)最喜欢你的场景了,很合氛围,很有蕴意。文中我最喜欢茨木大江山御敌那段,英勇而无畏,‘’为了守护之物,为这江山万里,为我们共有的时光,这是我的归处啊。‘’(这句是我想茨木的,原谅我的词汇量吧)
    关于茨木,我觉得你笔下的他契合了我对他的所有构想,有生气,纯粹,机敏,力量,豪气,果断,倔强,还有他的骄傲,浑如赤子。很美好,看得我都不忍心,四十米长的大刀啊。关于酒吞,我看了作者的感想和几位楼评,觉得他就该是那个样子的,写的太好了。(我写的不好,就不赘述了)前期,真是遍地玻璃渣,我鲜血淋漓走过来,看到了后面横着的大刀,我......(内心ooc,把楼主扔到小竹笋上,罚站一天)然而我还是走过来了,看到了后面,酒吞更多的内心戏(私心觉得前面也可以加点),无人在侧,独行千年,他已经走了那么久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独与寂寞高高耸立起墙围,墙里行人,墙外亦行人;我一人,足矣。(我还是写了,不要笑)茨木大概就是一眼万年了吧。讲真的,我仿佛看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愫,情动,一人不知,一人不认;这样的两个人,要走到一起,很难,这条路,太艰险。可也正是这样的两个人,才要走,才会走,义无反顾。命运是你,别无选择。也可能只是,多看了你一眼。(这句话都被我用烂了,欧吃伞)至于后续么,就看楼楼的了,你快给我出来,我不是催更的,怒其不争脸。
    关于前期的虐,我还是觉得可以把酒吞再丰满点,出手前有一刻的迟疑也好啊(其实楼楼已经写出来他一点点的察觉了,是我的私心不忍)后面到荒川对话时的坦然之前,可以再加一点过渡。(恩,就这些,鞠躬,致歉)
    -------------------------------------------------------我是正经的分界线--------------------------------------------------------------
    我站酒茨,恩,应该都看出来了(啪),没有别的意思,希望狗茨,all茨不要打我(啪),鞠躬。(很惶恐,如果我话过分或产生别的不好影响,我删)
    我是昨天晚上看到的,然后修仙看完了,补了一上午觉,再也不这样玩了。
    我看正文没有哭,番外没有哭,作者的吞吞日常我看哭了...我大概......没救了。也可能之前看的另一对打了预防针,囚禁,灌药,毒杀,复仇,原谅,看了以后觉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为什么要看,emm,我并不重口啊。
    以上,thanks.


    收起回复
    4331楼2018-08-23 19:34
      楼主。。。。。你还在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32楼2018-08-24 22:36
        楼主求更,写的超好啊!超期待后面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33楼2018-08-26 02:06
          唉,这就叫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34楼2018-08-27 17:11
            楼主 马上就九月了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35楼2018-08-29 13:31
              楼楼,你已经把我这只万年老潜水急出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36楼2018-09-01 16:55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39楼2018-09-03 03:03
                  楼楼,你失去我了QAQ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340楼2018-09-04 13:5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41楼2018-09-05 07: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2楼2018-09-14 00:33
                        一口气追完了……所以樱花抄完结了吗QA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3楼2018-09-23 22:48
                          “你出来。”虽然萤草和大天狗相处的时日不算长久,可她仍旧是觉出了对方语气里显而易见的颤动。
                          萤草已经在树下站了很久了。她回想起方才确实是躲藏在树后,但是那颗巨大的,毛绒绒的蒲公英不应该不被察觉到——可是大天狗没有回头。有零星黑色的羽毛随着樱花飘然飞舞,樤笛的声音悠远而悲伤。
                          悲伤?大天狗大人在为什么事情难过吗?不是吧,那可是大天狗大人,很强的妖怪,而且还总是冷冰冰的,怎么会…
                          怎么会…
                          我应该是知道他在为什么难过。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惧突然充满了小草妖的思绪。那是很重要的事。我应该知道的。
                          而这种恐惧在她与大天狗大人的对视中被放大了。她意识到方才觉察到的那一丝颤抖并不是大天狗大人想要掩饰的,恰恰相反,他在放任自己的不安与疯狂:不受控的风刃撕碎叶片,切割着树枝发出刺耳的声音,发丝隐隐变为了了墨色,他凝视着萤草,用前所未有的,充满着不可名状的情绪的目光,像是急于从萤草口中得到答案,却又迟迟不敢问出口。
                          “萤草,”他斟酌着字句,“你知道…茨木童子…他…”
                          萤草握紧蒲公英,努力思考着,最终还是大着胆子开口道:“大天狗大人…茨木童子是谁?”
                          “小草没有听说过他,他是大天狗大人的朋友吗?”萤草又道,“要不我去问问爱宕山上的其他妖怪?”
                          “萤草。”大天狗却突然冷静了下来。““你哭了。”
                          “欸?欸!怎么会这样!”萤草接过手帕,慌乱的去抹眼睛,“不是的…我怎么会哭呢?”
                          “小草。”
                          “小草,要吃艾草团子吗?吾下山的时候带来的,还热乎着。”
                          “吾还远远不是最强之妖,小草,但是永远无法企及,却又不断追求着最强才是吾所心驰神往的。不管怎样,你先打败吾再说。”
                          白色的长发,鲜红的妖角,走起路来时清脆的铃铛声。
                          “谢谢小草,为我担心。“
                          “再相信吾一次。这次吾绝不会受伤了。”
                          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和粗狂,却莫名让人安心。一双鎏金色的眼眸也总是那样望着她,清晰的倒影出她的影子。
                          “我要和你走。”他狰狞巨大的鬼手有着温柔的热度,轻轻握着她小小的,汗津津的手掌,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颤抖。“茨木大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会一直跟着茨木大人的。”
                          那天雪后初晴,山风微凛,他脱下过分宽大的外袍套在自己身上,时隔许久防腐还能闻到上面草木的清香。他假装不经意的放慢了脚步,配合自己踉踉跄跄的步子,任由朝阳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大天狗大人…”她张开嘴唇,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她说起关于那个人的一切,那个温柔又强大的妖怪,那个与她而言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可是,脑海中,却又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明明…”
                          不该忘记的。
                          不该忘记的。
                          他的笑容那么明亮,却像是轻薄的融雪,在她惊慌失措的伸出手想要触碰的时候,就悄无声息的融化在了她的指尖,除了那一阵阵沉痛的心悸,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大天狗隐约想到,作为逆天改命的禁术,茨木不仅用自己的灵魂换回了酒吞的灵魂,还付出了更为惨重的代价,罗生门之鬼在世间的名字——不仅死后不得超生,茨木童子存在过的痕迹,将从所有生灵存在的现世和他们的记忆中消失,就像他从未来过一样。而大天狗第一次感激是与地府之主阎魔一样,修为超出了轮回的妖怪,所以还能够记住茨木童子,还有机会去寻找他。
                          “你等着。”大天狗沉声道,从袖中掏出一方素巾递给萤草,“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把他带回来的。”
                          这是他对萤草的承诺,也是他对茨木的承诺。
                          “茨木你还真是…很喜欢人类的小把戏啊。”他也见过那样耀眼的笑容,简直移不开眼睛,恍惚觉得自己竟然有几分醉意。
                          “吾是很喜欢。”茨木把水袋中的小金鱼放进河里,小鱼绕着鬼手的手指游了几圈,拍拍尾巴消失在涟漪中。“人类是很弱小的东西…但是他们会做琥珀色的糖,会放烟花,会玩捞鱼的小游戏。有时候他们狡诈,凶残而且很贪婪,但是又很善于做些事情,温暖的事,让自己高兴起来,大天狗你别笑话吾。”茨木的声音低了下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吾不敢和挚友说…因为吾看他喝酒,或者听汝吹笛子,都觉得你们很孤独…当然你们比吾活久很多,但是…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不是吗,就算没有人类这么多花样,山里每年都会有新生的小妖怪,同样的方子酿的酒味道也不一样,今年开的樱花,颜色比去年的淡了一些…哪怕妖怪会活很久,也总是还有没有遇到过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不是吗?”
                          “吾只是不明白…大天狗,你为什么那么孤独。”
                          “没有的,茨木。”他把茨木一把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再也不要放手了。他是这样想的。
                          我会孤独,会忘掉那些美好的事物,会厌恶漫长的生命,是因为在我认真活着的时候,我没有遇见你。
                          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我会开始庆幸自己还活着,很久很久的活下去。
                          所以,这一次,换我把你带回这个你所喜爱的世间,带你回到爱着你的人身边。


                          收起回复
                          4344楼2018-09-24 02:10
                            楼楼你。。。终于更了。。。


                            回复
                            4345楼2018-09-24 04:06
                              我de妈这是谁啊,这帖子居然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6楼2018-09-24 04: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7楼2018-09-24 06:5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48楼2018-09-24 06:59
                                    最后吞总就落了个茨球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49楼2018-09-24 08:11
                                      又回去看了一遍,剧情有些遗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0楼2018-09-24 08:25
                                        开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51楼2018-09-24 08:58
                                          还想看,最爱这篇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352楼2018-09-24 09:31
                                            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3楼2018-09-24 15:15
                                              好看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4楼2018-09-25 07:17
                                                呼 又重刷了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5楼2018-09-25 12:06
                                                  Chapter13 三波川冬
                                                  这一年的气候便是十分奇怪,眼见弥生将要完全过去,天气却迟迟不见转暖。春寒如此凛冽,平日里则几场细雨霏霏,天空结着绵密化不开的灰色,以至于好不容易等到雨停,小妖怪们好不容易换了姑姑新做的春衣,闹哄哄的拿着饭团和果子,揣上花花绿绿的风筝要出门赏樱,结果路上又下起了鹅毛雪,一脚一个泥印子不说,山上的樱花更是光秃秃的不见开,大抵是被清明庭院结界里那那棵四季不败的樱花给蒙了心,纵是没想到外头竟然是这样一番光景。
                                                  ““叽叽!叽!”怕冷的小球只顾往酒吞胸口贴,奈何鬼王身上实在没有多余的衣物给它避寒。酒吞轻笑了一身,将小球放在手心中点燃妖火,紫黑色火焰温柔地包裹着小球的身体,它舒服的哼唧着再次化成一滩。旁边瑟瑟发抖的童男和小僧眼馋地望着球球,却倒是这位没有眉毛的大人虽也未曾见过脾气,却也不好接近,除了对那个来历不明,吱哇乱叫的小球格外宠溺以外,大多数时候便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冷冷清清地喝酒,连晴明大人与他搭话也多不做理会,看上去像是经常独自思索着什么。
                                                  而酒吞此刻确实没有顾及到这些小妖怪。他凝神看着紫黑色的火焰,脑海中突然平白无故的出现一片鲜红与赤金,那是另外一种同样炙热而狂暴的颜色,却与这一抹紫黑交织在一起,恣肆的绽放着,所向披靡,仿佛能够将一切燃烧殆尽。
                                                  那是怎样的景色呢?
                                                  他有些恍惚的想着,默默的跟随在小妖的队伍之后。
                                                  自他那日在陌生的庭院中醒来之后,便有一位自称是安倍晴明的白发阴阳师告知了他一切。安倍晴明说他是大江山鬼王,被源氏枭首后又再度复生,故记忆有所缺损。他本能的是不想信任这个人类,但一来见了自己身上的式神契约,二来是脖颈上的伤疤和体内阴阳术的气息,断定了他的话便不全是真,也八成做不得假。加上安倍晴明唯独没有提帮助自己复活之事,甚至主动问自己要不要解除式神契约,想来也不是好大喜功之人,心中便多了几分好感和信任。虽然失去记忆的滋味确实不令人舒坦,但酒吞也没有做更多的表示,照着失忆前酒吞童子的决意,留在这里继续做晴明的式神。
                                                  他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不是关于晴明,也不是关于自身。而是在““成为晴明的式神”这个念头达成的过程中,好像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在他进一步试探自己的妖力的时候,这种感觉便愈发鲜明起来。他信任晴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身澎湃丰盈的妖力,虽然眼前的阴阳师确实有着眼见的不俗造诣,但未必能够强迫他签下契约。可是越是感受妖力在四肢白骸流淌,除了难以言喻的温暖,更有酸胀到快要落泪的冲动随着感知一点一点的填满整个心房,仿佛在强迫他一遍又一遍的回味刚刚苏醒时满眼的潮湿和绝望。
                                                  酒吞童子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正当他兀自沉思之际,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在小妖怪惊慌的声音中,拥有巨大双翼的缃发妖怪只是直视着他,有些急切地开口道:“酒吞…茨木他还好吗?他在哪里?”
                                                  “茨木是谁?”酒吞思索了一阵,想必是自己之前认识的妖怪,看样子也有着不错的力量,又试探着问道:“你又是谁?”


                                                  收起回复
                                                  4356楼2018-09-26 00:4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57楼2018-09-27 20:32
                                                      还没有等他完全看清来人脸上凝滞的表情,四下里突然风暴肆虐,远远不同于方才那阵狂风,每一道仿佛都淬上了凛冽的杀意。来人扬起手中写着祭字的蓝色团扇,巨大的羽翼在身后张开,在模糊的日晕中留下庞大的影子,身上的伏山装猎猎作响,明明是少年俊朗的容颜,此刻却充满威严的愤怒。“大天狗!”姑获鸟一边喝这,一边慌忙去拉扯四散奔逃的小妖怪,“你这是…”而大天狗的眼底似是有一抹血色闪动,酒吞运起妖气格挡,还是猝不及防的被风刃迎面击中了好几道。血顺着手臂流下,其中蕴含的庞大妖力更是让酒吞喉头一甜,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想必是爱宕山大天狗吧?”他看着妖怪腰间的面具,“本大爷…之前和你结过怨吗?”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天狗略略止住了攻势,居高临下道。
                                                      “既然你不愿意与我说,那本大爷也不追问。”这种仰视的角度让酒吞心中莫名不快,召起了鬼葫芦,周身弥漫起了紫黑色的瘴气。“若是要战,那便来。”
                                                      感受到酒吞散发出的妖气,大天狗魔怔般的愣住了一会:“茨木…”
                                                      他从不相信茨木有取他的妖力妖丹之意,也大抵猜到了茨木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为酒吞失去力量的模样,只不过茨木为酒吞付出得越多,就自然会把他推拒得更远。大天狗有大天狗得骄傲,至少他从不打算自讨没趣。有一日他也曾忍不住悄悄拖着重伤的身体潜入晴明寮中,看到的是酒吞与茨木对饮的场面,而两妖对视的眼神中一切都已经不言而喻。他不得不说服自己,没有对错,而漫长的单恋已经无疾而终。
                                                      冷清的天空之主很少有这样无法释怀的时候。好像什么都错了,又好像什么都不能放下。而在他尚且置身深渊的时候,酒吞童子,这个浑身萦绕这他所熟悉的茨木的气息,让茨木为之付出一切以至于他不得不选择放弃的酒吞童子,却冷静的问他,茨木是谁。
                                                      “酒吞童子…”他缓慢的扇动着翅膀,仿佛根本无视了眼前堪称恐怖的瘴气屏障,一字一顿道,“我不问,也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你怎么能够忘了他!”
                                                      酒吞尚未从这声可以说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回过神来,羽忍暴风撕开了层层厚重的瘴气,几乎是将他击飞到了空中。除了利刃插入身体带来的疼痛,他竟然感到了一丝诡异的熟悉,甚至连这份本不该存在的,本应该令他不甘心的力量悬殊,都是那么的熟悉…
                                                      落日,枫树林,嫉妒和疼痛。
                                                      两个交叠纠缠的身影。
                                                      鬼葫芦的咆哮,不甘心地寸寸龟裂。
                                                      “酒吞童子,大江山的鬼王大人,你很弱啊。”
                                                      “这样弱的你,假以时日,又如何让茨木心甘情愿的追随呢?“
                                                      “看在昔日的情分上,我依然尊你为友人。”轻蔑满满地眼神,“只可惜,你已经不配成为我的对手了。”
                                                      “想知道我力量从何而来吗?有了想要守护之物,便会无所畏惧。”
                                                      守护之物?
                                                      等从疼痛和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坚硬的铁羽已经扎穿了酒吞的身体,将他钉在还未完全化开的春泥之上,泥土在血水的浸染中稍稍有些松动。而面前已经暴走的妖怪俯下身来,锋利的指爪死死地掐住他地脖子,酒吞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里地伤疤破裂开来溢出鲜血的感觉。
                                                      “你…”他哑着嗓子道,“我们之前,是不是…交过很多次手…”
                                                      已经暴走的妖怪充耳不闻,逐渐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是不是…因为我忘记了的一个人…”
                                                      “叽!”混战中不知道夺去哪里的小球突然跳了出来,露出两颗小尖牙死死咬住大天狗的手背,大有他不松手就不松口的气势。
                                                      它在用自己小小的身子,稀薄的妖力保护着酒吞。
                                                      “茨…茨木…”
                                                      大天狗的眼里似是恢复了一缕清明。
                                                      茨木的血,茨木的妖气。
                                                      他颓然地松开了手。
                                                      “球球!”还没等酒吞狼狈地爬起来抓住小球,只见小球突然欢实地蹦进了大天狗怀里,在他的手上又咬了个口子表示生气,然后软软的躺在他手心里求抚摸。
                                                      “茨木…”
                                                      “全世界都忘了他,酒吞童子。”不知实在对酒吞说,还是在自言自语,“可是你怎么能忘了他。”
                                                      酒吞抬起头,看到了大天狗脸颊上的一行血泪。


                                                      收起回复
                                                      4358楼2018-09-29 01:08
                                                        插播一则广告:
                                                        松之苍ID上杉棪,收徒弟,60级老咸鱼,有耐心,承诺每个爱徒可点梗安排这个可怜的老师傅写文
                                                        求青行灯碎片,可换可收,不上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59楼2018-09-29 01:10
                                                          哇哇哇居然更了等一下再看不过楼主这都十月了可是并没有完结楼主我也是松子苍的 Id霉雨燕可以加好友一起玩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60楼2018-10-02 13:57
                                                            啊啊啊,刚入坑,从头看到尾也太爽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61楼2018-10-02 1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