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3,237贴子:263,240

回复:【酒茨】樱花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在B站看到个好东西,分享一下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39572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1楼2017-04-12 22:39
    今天的作业到现在还没写完,文实在是肝不动了,明天争取2000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3楼2017-04-13 00:5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4楼2017-04-13 00:57
        楼楼文笔和故事都很赞!我绝不弃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5楼2017-04-13 11:55
          楼楼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6楼2017-04-13 13:02
            _(:з」∠)_西湖啊我的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7楼2017-04-13 13:23
              从来不写作业的恶势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8楼2017-04-13 20:28
                写完作业的恶势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9楼2017-04-13 22:56
                  啧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0楼2017-04-14 00:09
                    “茨木,可否为荒川之主的婚事而来?”酒吞倒是一反常态主动招呼茨木,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意气风发和炫耀的意味,眼神却是有意的黏着在鬼女身上,伸手撩拨着她乌黑的秀发“你尽管挑些稀罕的物什送去,过不了多久本大爷便能讨回来了。”
                    “你来的倒是正好,红叶答应随我回大江山,在这之前,你且去置一方宫殿,要如京郊此般植遍红枫。”
                    “本大爷与红叶的成婚大典,你也一并担待着吧。”
                    红叶露出羞赧之意,用袖子掩着面部,不好意思的笑道:“那就多多劳烦茨木大人了。”
                    茨木呆呆的忤着,不知该如何应下。
                    那鬼女…答应挚友的追求了…
                    婚礼他是知道的,知道礼成的两个人,便是要相伴着度过一生一世。
                    原来挚友身边唯一的位置,不会属于他了吗?
                    是的吧,是输给她了吧。
                    对大江山虎视眈眈的千乘万骑已于他脑海中消弭无形,有的只是他陪伴酒吞度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只是属于自己的身形,都替换成了那个艳丽的鬼女,她亲昵的唤他,跟随着他,替他斟酒,笑意盈盈的凝望着他…每一块碎片都蒙上水色,扎在他心头,也落在他眼里。


                    收起回复
                    441楼2017-04-14 02:42
                      “挚友…为什么…”白发妖怪面色狰狞,厉声质问道,就像是最心爱的玩具被抢走的孩子,“一个引诱你堕落的弱小女鬼难道就能填满你的寂寞吗?为什么吾就不能?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我。
                      明明已经很努力的,去变得更强大…连断掉的手臂…都能够从地狱里找回来…
                      可会温柔的落在身上的目光,却找不回来。
                      “呵,”酒吞嗤笑道,“茨木童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还想跟本大爷的挚爱相提并论…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
                      “那样的女鬼,怎么可能配得上你…怎么有资格能够站在你身边…吾知道了…一定是那个鬼女…一定是她迷惑了挚友…“茨木的黑眸上生生染上了血丝,灼热的黑烟从周身燃起,”那吾杀了她便是!“
                      “地狱鬼手!“
                      酒吞拦腰抱起惊叫的红叶,腾空而起,在鬼手闭合的刹那完美的冲出桎梏。
                      茨木终于看到渴慕已久的,曾经莅临鬼族巅峰的酒吞,冷静的头脑拥有对于时机最精准的判断和把握,矫健的身体里每一寸血肉都涌动着强劲的蓄力和妖气,狂气在冲出鬼手的同时瞬间叠满,颤抖的空气化作呼啸的狂风,鬼葫芦没有理会狰狞的鬼手,对着茨木张开淌血的獠牙,五团翻涌的瘴气扑面而来。
                      看到酒吞的红发在空中张扬,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而在瞬发的战斗中,他甚至顾及到了招出地藏盾,护住怀中娇弱的鬼女。
                      完美无缺的战斗。
                      看着鬼女周身银亮的光晕漾起微波,茨木突然就什么都不想了。
                      原来…挚友还是会与吾一战的。他…随时都能够成为最强。
                      为了一个,所谓的,爱人。


                      收起回复
                      442楼2017-04-14 02:43
                        腥浓滚烫的瘴气毫不留情的砸在他身上,撕破他的战甲和皮肤,烧灼着他的胸口,渐渐蔓延到心脏。
                        刻骨铭心。
                        “茨木童子,你这是要忤逆本大爷吗?“
                        你以为自己是谁。
                        “不敢。“茨木半跪在地上,低低地垂着头。半身的皮肉嘶嘶冒着烟气,而他已经全然感受不到了。
                        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谁。
                        大江山的鬼将,鬼王的走狗,为满足鬼王的一切意愿而存在。
                        鬼王可以救他,抚育他,培养他,将他托上尊位,亦可转瞬之间将他翻手打下。
                        几百年的脆弱羁绊算得了什么。他的鬼王,只有他单方面认为的挚友,从来都是那么随性。
                        “若有再犯,莫怪本大爷取你性命。”
                        “不听话的狗,本大爷不需要。”
                        “…属下明白了。是属下逾越,还请王上责罚。”
                        你的意志我无权干涉,你的决定我无法质疑。只要去做就好了。只要你想的,都去做好了。
                        你的爱情和执念,亦与我无关。
                        无论怎样用力,都没法在你的世界里留下哪怕一点点痕迹。
                        百年心心念念别无二致的陪伴追随,终究是不及转瞬即逝的惊鸿一瞥。
                        没关系的。
                        鬼王酒吞,就是茨木童子的全世界。永远都是。


                        收起回复
                        443楼2017-04-14 02:43
                          “今日就罢了,唯恐惊扰红叶。但若本大爷交付的事没有办妥,今日之事就不算完。”
                          “得令。”茨木镇静的开口道,疼痛和意识都渐渐回溯到脑海中,犹豫了一阵,还是接道:“还有一事,人类纠集了军队要围剿大江山,吾…属下恐怕…”
                          很奇怪,方才升腾的怒火,在看到狼狈倒地的茨木时,突然就消隐无踪了,就连要为对红叶动手责罚于他,竟然都…于心不忍。
                          笨蛋…为什么不躲开…
                          我是不是,把他伤得太重了…
                          酒吞讶异于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甚至于忘了还处在惊吓中的红叶,只顾用更刻薄的话语掩饰自己的慌乱动摇,“你若是连区区几个人类都搞不定,就不要再来见本大爷了…”
                          “可是挚…王上,这次…”
                          “滚。”酒吞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本大爷不想看到你。立刻,滚。”
                          “吾…属下知道了。”茨木用鬼爪捂着溃烂的胸膛,笨拙的行了一个礼。
                          有那么一会,想把心脏掏出来给挚友看看,让他看到里面满满当当装着的,全都是他。
                          “王上…”红叶柔柔的唤着酒吞。
                          鬼王置若罔闻,只是看着茨木一瘸一拐的离开。
                          他突然觉得,像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已经失去了。


                          收起回复
                          444楼2017-04-14 0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5楼2017-04-14 06:52
                              啊啊啊!!!不够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6楼2017-04-14 07:27
                                虐啊,狗子也可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7楼2017-04-14 13:25
                                  楼楼加油更,故事hin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8楼2017-04-14 16:39
                                    求虐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9楼2017-04-14 19:15
                                      正式加入狗茨邪教,之求虐死渣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0楼2017-04-14 20:28
                                        求虐渣吞啊!!!!心疼小天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1楼2017-04-14 21:10
                                          表示被虐到想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2楼2017-04-14 22:53
                                            楼主加油


                                            回复
                                            453楼2017-04-14 23:45
                                              潜水的我跑出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5楼2017-04-15 22:52
                                                悄咪咪地过来看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6楼2017-04-16 21:16
                                                  各种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7楼2017-04-16 22:35
                                                    呼唤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8楼2017-04-17 02:45
                                                      楼主带着大粗长悄悄咪咪地来更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9楼2017-04-17 03:11
                                                        Charpt5 丝括
                                                        “茨木大人!”萤草料到茨木会从偏殿的小路回来,便是早早的候着。
                                                        茨木总不愿意让其它妖怪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然而这次的伤势较以往更为严重,血总也止不住,就流了一路,一滴一滴的落在石阶上发出细弱的声响。走到萤草的视线中仿佛耗尽了茨木全身的力气,他迎着小草妖焦灼的目光踉跄了几步,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萤草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冲上前扶住他。“茨木大人!”
                                                        “萤草”茨木在晕眩和虚弱中勉强撑住神智,艰难的开口道,“萤草,拜托你,尽快替吾治疗一下…人类的兵马…就在大江山不远的地方…”
                                                        “茨木大人,你告诉我实话,”萤草施放着一个又一个治疗咒语,莹润的绿色包裹着茨木的身体,她强迫自己专注下来,可握着蒲公英的手却止不住的颤抖,她知道,平日的茨木,根本不会主动开口请她治疗。“是不是酒…鬼王大人不愿意回来领兵作战,还出手伤了你?”
                                                        “萤草…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瘴气的伤口好不了,吾那边还存了一些神酒,挚…吾王以前给的,吾没舍得喝,汝且去取来浇在吾的伤口上便能好了…”
                                                        “还有,代我传令星熊,召集大江山上下所有有战力的妖怪在天照殿待命,这一役恐怕会十分艰辛,不是吾一拳能解决的…”
                                                        “茨木大人你都伤成这样了难道还想着冲锋陷阵吗! ”萤草努力维持着治疗,可却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你怎么能…你为什么要做到这个份上…”
                                                        “小草…”
                                                        “别说你没事别担心你那一类的鬼话!别吹嘘那个弃你和大江山于不顾的鬼王大人!我们都看得到!小草也有很努力的跟桃花姐姐学治疗术!也有学打架!因为…因为想要帮上茨木大人!真的,哪怕一点点都好…”啜泣已经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哭喊,像是要把所有的忧虑和恐惧统统倾泻出来,可是手下却还不能停止治疗的动作,茨木大人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可是小草做不到!小草劝不了茨木大人!也治不好茨木大人的伤!只能看着茨木大人一次又一次带着更严重的伤回来!小草什么都做不好…”
                                                        明明是很强大的妖怪,却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我是真的!害怕看到茨木大人受伤!很害怕很害怕!”
                                                        就怕温和的笑容下掩不住的疲惫和残破,就怕这副伤痕累累的躯体终有一日会在不为人知的角落烟消云散…
                                                        害怕…会失去茨木大人…


                                                        收起回复
                                                        460楼2017-04-17 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