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391贴子:3,724,327

【原创】《三生三世之此玄非玄》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印象最深的是玄女抱着在离镜怀里气息奄奄之时,离镜似乎有悔的说做了七万年的夫妻,直到那一刻他才真正记住玄女的脸的那一幕。从昆仑虚不择手段的勾搭离镜开始就一步错步步错,阴毒狠辣是她,因爱为祸也是她。记得她最爱说的一句话,为了你,我背叛了天族背叛了青丘我只有你了。真是为爱卑微到了尘土之中,还想再从泥土里开出朵小花来。她在大紫明宫与离镜做了七万年夫妻,离镜却七万年不改痴心地一心记挂着失踪了的司音,我想任谁在这样一场输了先机的情事中一颗心经过几万年的折磨也该扭曲变形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21 19:54
    本来是想写玄女重活一世,可是觉得若是重活她会对离镜是爱多过恨,还是恨多过爱。她与白浅之间更是一笔算不清楚的烂账。因为每一对官配我都喜欢,所以不喜欢拆官配。思来想去,因为垂涎墨渊大佬的美色,所以决定写一篇同身入替文,男主定为墨渊,女主定为换了芯的玄女。第一次写文,求各位看官轻喷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21 19:56
      第一章:玄女?!
      滚滚呛鼻的浓烟,忽近忽远的鸣笛声,眼前是因为两辆车剧烈碰撞摩擦出的深深浅浅白痕。渐渐的,唐玄瑶眼中的色彩一寸一寸褪为黑白,只听见越来越轻浅的呼吸声。
      于此同时,青丘一小部落的狐狸洞中石床上的女童突然坐起。唐玄瑶茫然的看着周遭的一切,眼前古色古香的摆设,身下硌到屁股疼的石床,还有眼前一脸哀戚的妇人。“既然你醒了,就听娘一句劝吧,你同白浅置什么气呢,她是狐帝最疼爱的幺女,你是家里的庶女,能比吗”还颇为伤心的摸了几滴眼泪“你哭伤了身体,还不是为娘的心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21 21:15
        唐玄瑶恍恍惚惚听着妇人的话,白浅?狐帝幺女?难道...猛的一清醒,捏开被角光着脚往洞外窜。远处如同墨色层层晕染过的山丘,静谧悠然。一道蜿蜒曲折的溪流泛着波光延伸到眼前。明明上一秒还萦绕在鼻尖汽油燃烧的味道此刻充盈着芳草的气味和一丝丝花香。由不得唐玄瑶不相信,她穿越了。如果这里真是三生三世的世界,那么...她是谁?妇人追出来拉住她的手“你可别折腾了,才醒着别又折腾出什么毛病”拉着唐玄瑶躺回了石床,替她掖好被角又开始‘敦敦教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21 21:36
          当妇人说的意犹未尽,拍拍屁股走人了,她才从大脑当机状态恢复过来。当得知自己穿成玄女的时候,心里一万只离镜踏过去了。这玩笑开大了吧!回想玄女的一生那就是关于怼的历史啊!怼白浅,被离镜怼,完败。怼白浅,被夜华(夜花)怼,完败。终于在怼墨渊和阿离仙身的时候,被白浅怼的翻不了身,最后在四大凶兽爪下玩完了小命,才让那个心心念念了几万年的离镜有了一丝的正视。再来就是玄女这一副病殃殃的身子全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还真怪不到人家白浅。总结为一件衣服引发的惨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1 22:02
            第二章:惹祸的衣服
            因沾着姐姐嫁给了狐帝第一子白玄的光,玄女自幼和白浅玩在一处。白浅自认比玄女大了那么几千岁,虽然带着玄女东奔西跳,四处惹祸,但也多有照顾,不然也不会出现原剧中白浅带着玄女去见折颜换了一副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容貌这种事。这次是玄女不小心扯坏了白浅的衣裳,本在白浅心中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是玄女打小娘亲就对她耳提面命,能与狐帝幺女玩在一处要处处忍让,毕竟自己算不得什么好出身等等,长年累月玄女越发的自卑起来却也憋出了一股不肯服输于白浅的心气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1 23:07
              从白浅那里要来了衣裳,每天憋着一股劲非要把衣服缝补好拿去还给白浅,补了不满意又拆,拆了又来继续补,非要补的和原来差不多,折腾的小半月过去了,兴高采烈的捧着衣服去还了白浅,哪知人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想到玄女真的给她补好还巴巴的送了回来。玄女一见这种情景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情绪低落的回了狐狸洞。事后也没见过白浅再穿那件衣裳。心头堵了一口气的玄女还是照常跟着白浅东奔西跳,就在已经快把这件事忘记了的时候,事情来了个神转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21 23:21
                这一日,玄女到白浅洞府时,白真也在。白浅正在安抚被折颜惹的炸了毛的四哥。白真见玄女来了也不好在外人面前摆出刚刚那副臭脸,却也情绪不高的叫了玄女一同坐着。白浅脸抽筋似得向玄女递眼色,玄女微微点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两个人一起卖力配合才哄得白四哥有了些笑颜色,白四哥随手拿了块抹布出来擦了擦石桌,把从折颜那里讨来的桃子摆上准备边吃边说。玄女瞧着那抹布可不就是她补的那件衣裳吗,当时就变了脸色,惨白着脸问了白四哥一句从哪拿的衣裳,人家就是从白浅不常用的衣箱子里随手捞了一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1 23:37
                  第三章:玄狐精血
                  那天玄女苦着脸回了狐狸洞,哭的背过了气,才有了唐玄瑶的到来,也就是现在的玄女了。玄女裹着被子从床头滚到床尾,仔细打算着将来到底自己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嫁给黑熊精过狐生?她一想到这种画面就觉得难以接受,可以是怎么反抗呢,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胳膊短腿妥妥的战五渣,靠修为反抗什么的根本不可能,难道要走玄女的老路上昆仑虚避难?玄女想了想就否决了,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的实力来的可靠,寻得他人庇护终不是长久之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1 23:57
                    可是怎么依靠自己呢,修炼?别开玩笑了,出生在青丘不起眼的部族,九尾狐血统也驳杂不堪,如何能修炼纯正九尾狐的功法,哪怕修炼了能不能飞升成上仙都是个问题。玄女抱着被子哀嚎着,忽然间听见类似珠子掉在地上的脆响,玄女好奇的看了一眼,却是颗火红通透有指甲盖般大小的珠子,莫名有点眼熟。她下了床将珠子轻轻捻在手心,迎着光珠子还隐隐透着金色细小的纹路。过了一会儿,玄女终于想起,可不就是这个小东西砸碎了她的车窗害得她车毁人亡吗。立马气愤的将珠子扔回地上,一时没掌握好力道磕破了一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22 00:09
                      玄女看着珠子,撇了撇嘴角。这珠子毕竟是唯一能证明自己在那个世界的二十多年不是大梦一场的物件了。她想了想还是伸手去捞珠子,却没注意珠子磕破的一角隐隐流动着红光,刚一挨着珠子便觉得烫手异常,红光溢出顺着手指没入玄女的额心,一头栽在坚硬的石头地板上,还没来得及喊痛就一头青肿的晕了过去。红光浮动中玄女显了狐身,毛色驳杂的颇有些调色盘的风采。怪不得那些血统不正的狐妖从不轻易显露真身,原因只有一个,太丑了...玄女身上红光渐渐隐去,露出一头纯黑色的小狐狸,尾巴末端还带着一圈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22 00:30
                        夜色渐浓,青丘倒显出一份别致的景色。家家灯火,墨色山丘更显厚重,灯光星光一同揉碎在溪面跟着渡头的小船晃出一圈圈涟漪。玄女醒来觉得头痛异常,抬手就想揉揉额头,却不想伸出来的是一只爪“吱?!”玄女惊恐的四脚并用,连滚带爬的跑到溪水边一照,一身玄黑色的毛皮月光下反射着层层银光,尾巴处还有一撮白毛。此时,玄女再蠢也明白她刚刚好像因为珠子的关系产生了某种变异。忽然脑袋又传来一股熟悉的眩晕感,哪怕玄女极力维持平衡还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扑通一声砸进了河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22 00:47
                          昏睡间,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篇晦涩难懂的功法非玄狐不能修炼。原来那颗珠子是上古玄狐凝心头精血而成的传承血脉是准备留给后代中天赋极佳而血脉薄弱的人准备的,不知怎么生猛的将她直接砸进了三生三世,还接受了玄狐血脉。一边配合功法磕磕绊绊地炼化着余下的玄狐精血,一边担心自己会顺着溪流漂到什么地方。十几天后终于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睡在篮子里,不知是什么人救了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22 00:57
                            第四章:西海?!
                            玄女好不容易炼化了一身的玄狐精血,一看功法上一行不起眼的小字写着不成上仙不化人形,差点没梗出一口老血。索性在心底掰着乌溜溜的爪子算着,自己来三生三世时玄女不过将将两万三千岁,离白浅上昆仑虚拜师还有个两万年剧情才开始。只要在这两万年努力飞升成上仙就成。离玄女在篮子里醒来已有两三天了,却连一个人都没见到,也不知自己是顺着河漂到哪里,正想着欢畅之时,篮子被人一把提起。她只来得及看见一张含着谄媚的笑脸,就被一张帕子严严实实的盖在篮子里,悠悠地提出了房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22 17:59
                              “这次来西海,小仙偶得一只玄色的野狐,就送给小皇子当个小宠全当心意”“恩,玄色...应与那处没什么关系,本王收着了,你家幺子不错,明日去找叠风吧”说完篮子被西海水君身边的小仙娥提着不知要往哪走。西海?那可离了青丘十万八千里了,不禁一阵头痛,不过落个水能从青丘到西海自己委实太丢狐脸了。至于西海小皇子...那不就是墨渊座下第一弟子叠风吗,不知是个什么模样,心底暗搓搓的想着。玄女被仙娥抱进一处到处闪着珠光的宫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22 18:04
                                “这...哪里来的小狗,这毛色甚是稀奇!”殿内寂静。小仙娥有些踌躇“......回二皇子这是狐”叠风这才放下手中的书卷,走近细细瞧着。玄女鼓着小小的狐狸眼,抬手就朝靠近的俊脸一爪子。叠风微微侧了身子,就躲过了玄女自认很有攻击力的小爪子。叠风笑着“恩,是只狐狸,还是只会记仇的狐狸”看着小仙娥“哪里来的,可与青丘有什么渊源”“回二皇子,青丘从未有过玄色狐狸,箐觅上仙送来的”叠风略低头想了明天是回昆仑虚的日子,箐觅上仙的心思并不难猜,忽的手上一痛,被某只记仇的小狐狸挠了一爪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22 18:26
                                  第五章:初上昆仑虚
                                  小仙娥退下后,叠风把小狐狸放在案几旁,就一头扎进书堆皱着眉研究着什么,玄女就索性团成毛球争分夺秒的修炼着。大约一个时辰,叠风抱起小狐狸“我刚刚寻遍典籍也没寻着一个好名字给你,不如你叫...”玄女抖了抖狐狸耳朵,原来是给她起名字啊,还翻遍典籍。叠风欢喜的说着“你通体玄色,你就叫小黑吧!”玄女立马挣来他的手,激动的把尾巴摆在身前,用小爪子拼命的指着那一撮白色“吱吱吱!”看到没不是全黑!这是白色!白色!我拒绝小黑这么蠢的名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22 18:51
                                    叠风却什么都没看到似得,拿起之前的书卷细细读着,一派翩翩公子的模样。玄女只能气愤的团成一团,更加拼命修炼,指望早点回到青丘去,那里是原本的玄女出生的地方,更是她来到这世界最初始的羁绊,占了人家的壳子也该照顾着她的家人。等玄女结束修炼却在一个陌生的小仙童怀中醒来,不远不近的跟着叠风的背影走着。玄女四处张望,入眼皆是郁郁的树木。总算是出了西海,西海那海底的珍珠珊瑚闪的狐狸眼都快花了。“到了,此处便是昆仑虚”叠风对着小仙童“你跟紧我,不要乱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22 19:25
                                      才走过昆仑虚山门,便被几个守门小仙拦住“原来是大师兄回来了”。为首的小仙眼睛一瞟看见仙童怀中的玄女立即变了脸色“昆仑虚是天族圣地怎可携带家宠,既是来潜心修行,为何如此心意不诚!”小仙童被吓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叠风摆摆手“这狐是我偶然得来,八荒从未出过这玄色狐,所以带来问问师傅。”守门小仙立马展开笑颜“既然误会一场,希望大师兄不要介意”玄女无趣的摆了摆尾巴,原来家宠是不能进昆仑虚,不过也分自己人养的和别人养的。过了山门,自是一路畅通无阻的见到了墨渊上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22 21:17
                                        第六章 青丘玄狐
                                        昆仑虚作为天族圣地,终年灵雾缭绕,在八荒仙人眼中自是神秘,而要数最神秘的自然是战神墨渊,身为父神嫡子又坐拥昆仑仙山,门下弟子众多,却很少在八荒见到这位上神。玄女被叠风带着见到这位墨渊上神时,清晨还未散去的灵雾在他周身缭绕,一双墨沉沉的眸子清冷的望过来,莫名就让人不禁地生出信服的念头。玄女望着,这便是墨渊,七万年不眠不休的修补元神只为一个承诺,一个摆在心尖上的人。她缓缓踱到墨渊案几前,歪着小脑袋细细瞧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22 23:30
                                          墨渊浅笑着揽入怀中“叠风,这是玄狐,与九尾狐同源皆是上古神兽后裔,身上的气息与青丘一般无二,是个不小的麻烦”叠风恭敬的低头作了个揖“那师傅这玄狐该如何处置,就这样送回青丘,怕是会平白惹来误会”墨渊垂眸怀中的小狐狸已经开始打盹“玄狐通常不升为上仙是不能化成人形的,让她在昆仑虚修为上仙,再领着去好生赔罪”叠风赫然“让师傅费心了,今日家中带来仙童资质尚可便留了外门做个普通弟子让他修行去了”墨渊抚了抚手中书卷“能得你一句资质尚可,改天便带来我瞧瞧,下去吧”叠风应声告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22 23:33
                                            玄女自打来了昆仑虚,墨渊走哪里她就走哪里,仙界都传遍了战神墨渊养了一只通体玄色的狐狸,走哪都带着,宠爱异常。而墨渊此刻只想把这只据传言他很宠爱的玄狐扔下昆仑虚自生自灭。玄女也没办法,昆仑虚本就灵气充足,墨渊身边更是常年充盈着身为上神的气泽让她的修炼往往能事半功倍。可是墨渊看来多个尾巴没什么,要是这个尾巴时时刻刻摆出跟着你都随时要流出口水来的模样,心情就不那么美妙了,甚至还有点怀疑这傻狐狸该不会心智有问题吧,还好见玄女修炼很是勤奋,总算是有了点安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22 23:51
                                              在这里楼楼为各位宝贝看官解惑
                                              关于男主:本着拒绝拆官配的原则,但引进新男主怕变了味道。最终在离镜和墨渊之间徘徊好久,选择了墨渊。离镜虽生的一副好样貌,但纵观剧情,他对玄女实在没做一两件漂亮事,亏欠良多,想来玄女再生若是还有退路可走也会对离镜怨愤多过爱意,更不提换了芯的玄女会对离镜有多少好感。(可能会虐离镜哦)而墨渊实在太让楼楼好感爆表啦。墨渊性格沉稳,算得上是八荒第一闷葫芦了,却男友力十足,所以最后定了墨渊
                                              关于更新:每天至少更新三章哦~催更多也会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23 08:13
                                                第七章防火防盗防墨渊自从墨渊表现的很是抗拒玄女跟在他身后修炼,玄女就每日窝在墨渊床榻边修炼。躺着的狐狸窝是墨渊从毕方族得来的梧桐木做的,每日供养的灵食是大师兄叠风亲自提来的。其他弟子就偷偷排着队溜进墨渊房中,这个摸一爪那个抱一下,每天掉的狐狸毛都有好几撮了,玄女就默默把掉下来的狐狸毛心疼的收集起来趁夜里全塞在墨渊鞋袜里,以至于每次墨渊早起穿鞋时表情都甚为微妙。玄女说到底还是出自青丘的狐狸,不过毛色确实稀罕了些,见多了也就不在偷溜着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23 13:31
                                                  小十经常带些凡间吃食,为这没少被大师兄说道。小十就是那日叠风带来的仙童。这日玄女正抱着小十从凡间带来的面饼啃得正香,一听见房门被推开,立马把面饼藏在肚皮底下,来的人是墨渊。见墨渊毫无异样的缓缓在书案前坐下,玄女才把心放回肚子里打着盹儿。“小狐狸,这面饼可是留给我的?”玄女不知自己何时被墨渊提起来露出肚皮下的面饼,只能一脸不情愿把面饼朝墨渊推了一小下。墨渊眼底浮起笑意面上却不显“你该知晓这凡间吃食应少吃才是,才能早日飞升上仙回你青丘狐狸洞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23 13:33
                                                    抚了抚狐狸毛“按书中所说,玄狐化成人形之前灵智应与孩童无异,你却这般聪慧,想来也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吧”玄女心虚的跳到书案上,用爪子蘸了墨在纸上一笔一划写着,她偷偷练了好久才学会如何用狐狸爪写出好看的字来。墨渊蹙着眉端详许久才看向写完字后一脸骄傲的玄女“原来你叫玄…三?”玄女深受打击重写了好几遍才让墨渊意识到那是个‘女’字时,墨渊衣服上已经留了一堆墨色的狐狸爪印,玄女身上也透一股子墨味。墨渊无奈抱着玄女“仅仅写两个字你也能做出这样的阵仗来”唤来仙童备下汤池准备沐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23 13:42
                                                      第八章 醉狐
                                                      玄女总觉得无论是人还是得道的仙,骨子里都是爱享受的,就比如眼前雾气蒸腾的汤池皆是用上等暖白玉一层层垒叠起来,也不知墨渊是如何寻得这么多好东西。看够了玄女一扭头就看见背对她正在衣衫半褪的墨渊上神。墨渊似乎有所察觉,微微侧脸便看见一只僵硬的都不会动了的小狐狸“我竟忘了,来人把它抱下去梳洗”语毕,呆立在汤池边的玄女像是终于想起来怎么行动似得往汤池外面窜,却不小心踩到尾巴一路滚出了汤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23 20:59
                                                        玄女想起刚才一幕,怪不得白浅初
                                                        见墨渊就说是个比起折颜来还要风流几分的小白脸。平日里只注意到他的威严,现下也只能感叹一句,不愧是父神嫡子,一家子都遗传的颇为赏心悦目。一瘸一拐的去了溪边将身上的墨洗净后就回了狐狸窝团着修炼。昆仑山上的夜色澄净,比起别处少了些灯火却多了份宁静。一处高悬的山崖边坐着一人一狐,旁边还摆着几壶喝光的酒瓶子。玄女气闷坐在山石上,好不容易静下心修炼就被九师兄令羽拉到这里喝酒,面上一副因想到家中很是伤怀的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23 21:00
                                                          “玄女,你可曾想过青丘的家,你的阿爹阿娘?”令羽给玄女也倒了一小盏酒。青丘?离开许久,音信全无。想来玄女娘和他爹都要急疯了吧,再想到现世,她有疼爱她的父母,宠爱她的家人,风雨同舟的朋友,日子虽有些波折却也幸福的过着,可是一场车祸便什么也没有了。她至今还忘不了那一天全身都挪位的痛楚。现在还能在这里吹着夜风喝着小酒,本该是知足了。一直以来不敢都想起那边的一切,总怕一想便止不住了,如今骤然提起心里揪着似得疼。想到伤心处,叼起眼前酒盏一饮而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23 21:20
                                                            令羽一看,颇有种找到知己的欢喜,也不愿再多说,一人一狐竟坐在山崖上拼起酒来。“我一点也不想家,不想...”令羽就抱着酒壶靠着山石苦着脸醉了过去。玄女晃晃脑袋,真是口不对心的傲娇小青年,估着当她不是人才肯对着吐露心事吧。一路飘回去,上了床榻睡下了。墨渊一走近床榻便瞧见窝在软被里哭的可怜兮兮的小狐狸,还带着一身酒气把被褥哭湿了一小片,要赶她下榻的手顿了顿,轻抚着它的脊背,和衣睡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23 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