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5,000贴子:3,723,767

回复:【原创】《三生三世之此玄非玄》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二十八章
玄女眼看着婚期越来越近,昆仑虚来人还需几日,怕是那时令羽都被娶了做夫人了,心下定了主意今晚就要带令羽离开。给令羽做好伪装,两人趁着夜色往大紫明宫外走着,眼见就要走出大紫明宫的范围“小友这是要带着本君的夫人去哪,可有问过本君愿不愿意”眼前擎苍话语平静,眸底却戾气尽显。玄女思量着只要令羽出了大紫明宫仙力流转,打是打不过的,逃跑却还是够的。她上仙的修为逃跑也是没问题的,祭出苍山点翠像擎苍袭去,却趁着他抵挡之时带着令羽向宫外掠去,擎苍咬牙追上“敢欺骗本君,找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7-03-30 01:02
    玄女从身后结结实实挨了他一掌,跌落在地吐出一口血。见擎苍又一掌袭来,正要提起法器抵挡,眼前却出现一人,墨渊。墨渊见玄女带血的嘴角,眼中燃气怒意祭出轩辕剑与擎苍缠斗一处,不过半刻擎苍便败下阵来怒吼“墨渊你违背两族盟约,难道真不怕两族开战!”墨渊眼底蓄着怒意“倘若你要的是一战”剑指擎苍“那便战吧”说完抱起玄女,带着令羽回了昆仑虚。擎苍本要前去追堵,却被离镜拦住,气的给了离镜当胸一脚“你这逆子,若不是你娘我早一剑杀了你”离镜苦涩“你本就亏欠她,如今杀了我也不过多亏欠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7-03-30 01:02
      擎苍冷眼瞧了他一眼,回了大紫明宫。离镜垂眸,原地站了许久,最终像是做了决定带了火麒麟往昆仑虚跟去。墨渊带着玄女他们,才落地命令弟子封山,叮嘱白浅准备历劫,抱着玄女回了洞府为她疗伤。玄女老老实实让墨渊给她疗伤,玄女偷偷瞧了好几眼墨渊。墨渊叹气“你既知晓我会生气,就不要总逞强弄伤自己”玄女自知理亏默然不语。墨渊收了势“谁欺负了你,就欺负回去。打不过就告诉我,我去。你记着,没人能欺负你,我会护你。不管你是对是错”玄女听了缓缓凑近墨渊,微微抬头一个吻轻轻落在墨渊的下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7-03-30 01:03
        墨渊眸色暗沉看向玄女“你可知如此你便没有退路了”玄女笑弯了嘴角“巴不得没退路可走,受擎苍那一掌时,我怕来不及说出口的再也没机会说出了,如今死里逃生就想把这件事做了”墨渊定定瞧着玄女,眼底一片柔情轻轻亲了玄女额角“我也是如此,今日我才觉得我也是会怕,万一你多受擎苍几掌,还好”玄女满足的抱住墨渊,墨渊却手足无措起来,却还是抚着玄女发顶。虽是不言,欢喜确是从眼睛溢出来,无处隐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7-03-30 01:05
          第二十九章 九重天来客
          “启禀师傅,九重天央错求见”叠风低头作了一揖瞧见已经睡下的玄女“玄女的伤...”墨渊坐在榻边面色冷然“擎苍已是迫不及待要挑起战争,这笔账要不了多久就能让他加倍奉还”替玄女掖好被角,宠溺地抚了抚她额角“你照看好玄女”就去见了央错。叠风撇撇嘴角“师傅走了,该醒了”玄女挫败坐起,眼底清明一片哪有几分熟睡的样子“你怎么就瞧出来了”叠风无奈“师傅摸你额角时,你那嘴角笑的压都压不住,师傅是看破不说破,你们倒好全当情趣,难为我这个局外人还要配合着装聋作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3-30 20:17
            玄女促狭的笑着“那你可是要讨我一句多谢?”叠风挑眉“算了,如今我还是回我洞府忙我自己的去”玄女见叠风委屈的小模样止不住的笑。央错一见墨渊,规规矩的行了礼“墨渊上神”墨渊微微点头“你此次前来,想必是为了翼族的事”央错皱眉“不错,那擎苍自承翼君之位后,野心昭然若揭。恐怕会借此机会挑起天族事端”墨渊眸光望向大紫明宫的方向“不是恐怕,是一定会借此出兵。擎苍数万年等的就是这次机会,现下他们该是整顿兵将,蓄势待发了,我们不能太过被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7-03-30 20:18
              央错点头“确实如此,还有一事不得不提,这东皇钟是最初神魔大战时为了安抚翼族才送与他们,如今倒是抱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若是东皇钟祭出,墨渊上神可有应对之策”墨渊垂眸“自然是有的,若是能在擎苍祭出东皇钟之前将他擒住,收回东皇钟是最好的”央错听了作揖告辞“那央错便回九重天秉明天君”墨渊点头在央错走后,望着大紫明宫方向站了许久。昆仑虚山门才送走一位客人,又迎来一位不速之客。离镜才到昆仑虚便被弟子团团围住,立马说到“我是来找非玄仙子的,我曾助她一事,还请帮忙通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7-03-30 20:55
                第三十章 可有一丝真意?
                令羽面色不善“且不说昆仑虚上没有非玄此人,我只知我们昆仑虚的人被你们翼族掳去大紫明宫,吐着血气息奄奄的回来,如今还敢上昆仑虚来,是欺我昆仑虚没人吗!”离镜连忙说着“离镜绝无此意,我只问那位吐血的仙子可叫非玄”令羽瞪着眼睛“你还没完了,逮着谁都想咬一口,人家叫玄女,你再不走我们可不客气!”离镜心中一团麻乱,带着火麒麟下了昆仑虚,随意找了洞府歇脚。火麒麟见离镜心神不属“二皇子,不如我偷偷入了昆仑虚找一找非玄仙子,若是不在我们再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7-03-30 21:02
                  离镜点头“好,只能如此,我在这等你,你小心些别被抓住”火麒麟点头往昆仑虚潜去。离镜心里念着非玄...难道玄女才是她,只是一直都在骗他,那为什么要这么做,百般思绪缠绕不休,离镜翻来覆去也无法入睡,索性起身坐着,想着大紫明宫的点点滴滴心里才有了些安慰,却不想一坐到晨曦。火麒麟回来了,还带了个人。离镜一看正是非玄“阿玄,你也来了”玄女垂眸“你应叫我玄女”离镜后退几步“你竟真是在骗我,我来昆仑虚不是为了这句话才来的”玄女深深作揖“当日在大紫明宫除了名讳一事其他绝无半点假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7-03-30 21:27
                    离镜“你竟是从一开始便没给我机会,玄女,你对我可有一丝真意?”玄女深吸一口气“我自问在大紫明宫从未做过让你误会的事,我是真意把你当朋友,你的厚意我知晓了”离镜瞧着她“只是知晓了?”玄女点头“再无他意”离镜似是不能接受,自己等了一日一夜竟是这样的结果喃着“阿玄你又在骗我是不是”却想强吻玄女,玄女头痛若是不把此事说清楚,只怕以后都说不清了,抬手立起仙障“我不需要在此事上骗你,我已经心有所属,除了他,世间男子是再不可能瞧上了”离镜终是白了脸“你若后悔我便在大紫明宫等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7-03-30 21:43
                      第三十一章
                      玄女无奈不欲再多言,转身离开。洞外墨渊转身看她将手中披风展开搭在她身上“你还伤着,别乱跑了”玄女乖乖点头,也不欲纠结她一个上仙还需不需要披风这种东西,不知他听了什么。墨渊微微偏头淡淡望着玄女身后追出的离镜对着玄女“我们回去吧”玄女笑着点头“好”离镜凝眉望着他们的身影“竟是他”火麒麟缓缓凑过来“二皇子”似是想安慰,奈何他自己都没开情窍也是在不知从何安慰。离镜苦涩地摸摸他的头“走吧,我们回大紫明宫”临走时深深看了眼仙雾缭绕的昆仑虚许久,才带着火麒麟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7-03-30 23:17
                        墨渊带着玄女回了昆仑虚“刚才那人,客观来说除了长得不如我好看功力也不如我高心性不如我成熟但眼光倒是和我一样好”玄女听了好笑垫着脚亲了墨渊下巴好几下,见墨渊没个反应,以为墨渊醋狠了,抬眼看着。却见墨渊笑的有些莫名“五百遍真经,再不走一千遍”玄女目瞪口呆见山石后一大群弟子四下逃窜,二师兄窜的最快却不望回头朝玄女猥琐一笑。玄女红着脸,慢慢挪步子想往自己房间跑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7-03-30 23:18
                          墨渊笑着“阿玄这是想去哪里”俊颜缓缓朝着玄女靠近,玄女立马紧张地闭上眼睛却又听墨渊叹着气“再加一千遍真经”说完抱起玄女进了房间留下四处的哀嚎声。墨渊将玄女放坐在桌上,手撑在桌边缓缓吻上玄女,玄女捧着他的脸生涩的回应起来。白浅百无聊赖坐在莲池边拿着草叶逗弄着池中金莲“小金莲啊小金莲,我这朋友也太不仗义了,我初历天劫也只来匆匆看我一眼就忙着浓情蜜意去了,当真是色在前友在后,如今想做点什么都没个人陪,也只有你陪陪我了”金莲悄悄绽出金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7-03-30 23:32
                            第三十二章
                            墨渊手中读着书卷,却许久没翻过一页,视线瞧向枕着他膝盖小憩的玄女“那头上长角的你觉得可生的年轻俊朗,我若把胡须去了也是不差的”玄女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该是说离镜,立马坐正身姿笑着“你初收弟子时,总被莫名的女仙缠上,你被弄得不耐烦才蓄了胡须,还立下昆仑虚不收女弟子的规矩,你若去了胡须不说且不说别的,这昆仑虚里还住着一位巴巴瞧着你的瑶光上神”墨渊对这番话很是受用的红了红耳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7-03-31 12:37
                              令羽走近一脸正气的望着地下做了一揖“师傅,九重天东华帝君天君桑籍到了”墨渊心下了然,跟着令羽去了大殿。玄女猜测可能是翼族与天族之间快要开战了。如今墨渊没有因为浅浅在大紫明宫落难而强行出关,更没有替浅浅挡了那三道天劫,凭他的修为擒住擎苍不让他祭出东皇钟应该是没问题的。玄女心下安慰着自己墨渊不会有事的,况且这场战事她是一定要去的,她懂他想要的是父神母神那样可以并肩作战的情意,她自己也是不愿依附在墨渊身后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7-03-31 12:37
                                墨渊到了大殿才坐下,天君便等不及开口“那擎苍已然出兵,要不了几日便能到若水河畔,上神可有什么打算”墨渊沉眸“借我十万将士迎战,即日出发”桑籍一旁开了口“这东皇钟一旦收回不知墨渊上神有何打算”一旁悠闲的东华帝君也微微侧目。墨渊看着天君“这东皇钟是我亲手造出,一旦收回将镇压在昆仑山下,永不出世”几人商议着战事直至夜深才走了。墨渊回洞府就瞧见门口坐着的玄女含着笑“在等我?怎么不在里面等”玄女站起抱住墨渊“我想你一回来就能瞧见我,而且我有事想同你商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7-03-31 13:03
                                  第三十三章
                                  墨渊握住玄女的手两人进了洞府,玄女手有些冰凉墨渊运起修为替她暖着,玄女笑着“我知你修为高深,可也不是这么用的”墨渊宠溺道“无妨,你是想同我商量什么事”玄女正经瞧着墨渊“此次与翼族的大战,我想同你一起去”墨渊略想了“你与十七不同,他好歹算是昆仑虚弟子,你若出战,那青丘..”玄女立马说着“我只是青丘一只极为不起眼的小狐”墨渊挑眉笑着“不起眼的小狐?”玄女见此索性抱住墨渊耍起了无赖“我想去”墨渊回抱住她,眼底有得逞的笑意,这次大战白真都来了,谁也无法再说什么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7-03-31 22:20
                                    族与天族在若水河畔交战数月,翼族渐渐显出了颓势。耀月当空,玄女立在若水河畔,望着若水似乎都被染红的样子,这一战翼族天族兵将死伤无数。生前再怎么兵戎相见,死后却还是一同化为尘土,留下的鲜血也汇集一处流进若水。擎苍生出的野心却要手底下的兵将来填,一时心绪飘远。“你可是在想明日的大战?”玄女回头却是数月不曾亲近的瑶光上神当即神色淡定“是啊,数月的交战明日该有个结果了”瑶光望着她“你倒坦然,也不怕我趁四处无人向你发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2楼2017-03-31 22:21
                                      玄女笑着“若真如此,便不是瑶光上神了,数月来的同战,我晓得你是分得清轻重的人”瑶光叹气“你说的不错,只是到如今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可他的眼里就只瞧得见你,我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再多的不甘我也只能放下”玄女心下松口气“拿的起,放的下,小仙佩服的紧”这不痛不痒的捧高,瑶光听的心里的那股气也消散些许,朝玄女身后瞧了几眼“墨渊来了,我回营帐了省的看见生气,明日大战我们会赢的”像是安慰了句玄女就潇洒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7-03-31 22:23
                                        第三十四章
                                        墨渊走近“明日定是一场恶战,怎么还不休息”玄女叹口气“本是在想明日大战,如今受了些安慰正要回去休息了”墨渊笑着“不必多想,这几月来擎苍修为损耗严重已是没了办法祭出东皇钟,我不会有事”玄女抱住墨渊,将脸埋在他怀里声若蚊蝇“若是明日大战顺利,可愿意跟我回青丘去看看”墨渊嘴角含笑看着怀里的人“等明日大战结束我再告诉你”。前几月擎苍一直在后方布阵,这一日亲自打前锋叫嚣的厉害,墨渊却懒得多说一句直接领兵开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4楼2017-03-31 22:43
                                          玄女一边抵杀翼族分神瞧着令羽,不过小半日,翼族兵将大减,擎苍眼见大势已去,眼底晦涩一片。玄女见此放下心来专心应战,却不想离怨藏在翼族兵将里找准机会狠狠刺了令羽一剑。玄女心中戾气大盛,白浅也是焦急加入战局赶及令羽身边却已经晚了。玄女祭出苍山点翠,白浅祭出玉清昆仑扇两人如同在世的修罗拼命斩杀翼族向令羽那边靠近。玄女浑身浴血地抱起令羽心里痛的说不出话,这个傲娇的少年从不肯轻易麻烦别人,爱拉着她去后山喝酒,喝醉了才敢说心里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7-03-31 22:53
                                            他此刻躺在这里,依旧眉目清俊却再也不会摆出傲娇的小模样说着和心里相反的话,白浅更是跪坐在令羽身边失声痛哭。玄女将令羽衣襟理好,妥帖放下,缓缓起身看向离怨戾气惊人。在下一刻刺穿离怨胸膛的方天画戟,让战场陷入一片沉寂,离怨不可置信缓缓回头看着擎苍“父君,你为何...”眼底一片不可置信的倒下。离镜立马捂住胭脂的眼睛“胭脂,别看”手心却已然触到一片湿热,能感觉到胭脂在哭着喃喃道“大哥,父君,为何会这样”擎苍眼底扭曲感觉自身修为大涨“我的好儿子,别怨父君,都是为了翼族大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7-03-31 23:01
                                              第三十五章
                                              战场上一片沉寂,却只有离镜和玄女明白为何擎苍要这么做,至亲血蛊。玄女面色惨白望着擎苍,心底祈求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般,她没料到擎苍竟能当着四海八荒还有翼族亲手杀了离怨。擎苍狠厉一笑拿出一物“墨渊你可认得此物,你以为光凭着损耗我修为就能压制住我了吗,如今我修为还要涨上三分,谁也不能拦我!”说着祭出东皇钟。墨渊飞身与擎苍缠斗一处,将擎苍封印在东皇钟内。东皇钟一经发动便放出红莲业火,所到之处再无生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7-03-31 23:29
                                                玄女面色绝望地望着墨渊“不要”墨渊留恋看了玄女一眼“我愿,等我”,便毅然用元神祭了东皇钟。东皇钟失了动静,墨渊的仙身缓缓坠下。玄女生生吐出血来,白衫战甲顷刻血迹斑斑,飞身迎上墨渊下落的仙身,白色衣角翻飞与墨渊玄晶铠甲溶在一处。玄女抱着墨渊仙身,头埋在墨渊颈处失声痛哭,浑身修为乱窜,像是下一刻就会尽数消散。白真见此立马运起修为替玄女稳住。玄女无意识的流出泪来,眼底灰白一片。墨渊是四海八荒不败的战神,他心中有着对苍生的大爱,昆仑虚弟子自然也当如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7-03-31 23:59
                                                  玄女早知道的,一旦东皇钟祭出,墨渊一定会这么做,换做昆仑虚的任何一个弟子也会如此选择。只是如今,玄女像是七魂六魄被生生尽数抽走,像是木头做出的人偶。不管谁来碰墨渊仙身,玄女立马不要命的攻击回去,白真为她撑着修为越发辛苦。叠风眼底悲痛缓缓走近“玄女,师傅他...按照规矩是该在无妄海下葬,供八方朝拜”见玄女还是呆呆坐着“若是师傅还在,也不会想你这样的”玄女缓缓抬头“若是他还在..我倒是想他还在,能对我说,阿玄,你又做了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9楼2017-04-01 00:00
                                                    玄女说完像是想笑的,却怎么也扯不出一个像样的笑来“他总是这样,就算我不听他的,也总能叫我服软”叠风不忍“玄女,你让师傅安息吧,也别折腾自己了,师傅不会再活过来了”玄女眼中骤然绽出惊人的光亮“对,叠风,墨渊他没有死,只是暂时醒不过来”说完终于不支便栽在地上,修为也不用白真再替他撑着。四海八荒皆称赞,墨渊养的玄狐有情有义,倒也没白养一场,墨渊上神生祭东皇钟也令人既敬佩又唏嘘。玄女这一倒,睡梦里泪也止不住的流,白浅照顾着她也忍不住红了眼,时不时也要哭上一场才痛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7-04-01 00:05
                                                      第三十六章
                                                      “阿玄”玄女隐约听见有人在唤她,用着最亲昵的语调,带着一丝宠溺。玄女缓缓挣开眼,眼前一片十彩的灯笼在头顶摇曳,热闹的人群中传来喝彩,岸边灯火和各色彩灯透出的光携着点点星光一同揉碎在河面,莲灯顺河流到眼前,听得一个声音沉稳磁性“那我和你想的,可一样?”又听得一个女声和玄女心底回答重叠在一起“和我眼里的一样,和传闻里不一样”。玄女流着泪立马四处寻找想再看到那个身影,周围色彩却一点点淡下去,被漫天灼眼的红取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7-04-01 19:02
                                                        东皇钟凌空而立,钟下是吞噬一切的红莲业火,墨渊深深看她一眼毅然祭钟。玄女痛声嘶吼“不要!”周围色彩却再一次褪去,一片迷雾弥漫。玄女像是失了七情六欲呆坐在原地。随着一句“我愿,等我”周围变换却是一片大海,一道流光从远空掠过玄女的视线坠入海中。玄女倏然像被注入灵魂,那道流光...是墨渊元神碎片!那片海应是西海!他真的同原来那样还留下一片元神,玄女眼里盛满欢喜,眼泪却无声留下,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像是想发泄个痛快似得。玄女渐渐睁眼,白浅立马坐在榻边红着眼“你可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2楼2017-04-01 19:08
                                                          玄女哑着嗓子痛只说得出一个字“水”白浅连忙端起水细细喂着。玄女喝足了水抬眼看着白浅“浅浅,我睡了几日?”白浅压下眼底悲伤“足足三天,你若再晚醒来一天,怕是师傅都下葬在无妄海了”玄女定定望着白浅“墨渊没有死,他叫我等他,他还要和我一同回青丘去”白浅听言差点又没压住泪哽咽着“师傅他”玄女立马对白浅说“他真的没死,我亲眼所见他的一片元神化作流光坠入西海,应是在谁的灵魂里修养”白浅立马站起“你说的可是真的!师傅他真的”泪眼望着玄女坚信的眼神知道什么都不必再说“好!我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7-04-01 19:23
                                                            第三十七章
                                                            曾几何时,昆仑虚是何等的热闹,每日便是慕名而来的小仙,叠风与其他弟子也是要拦下许多。如今墨渊走了,也带走了昆仑虚的热闹。昆仑虚一门十八人现今只剩下十六人,弟子们围坐桌前,眼神总要飘向墨渊的主位还有令羽原本坐着的位置,如今酒盏仍在,人却空了。一时都失了言语,一丝丝悲凉弥漫缠绕每人的心上。白浅见此更加坚定心中所想端起酒盏“十七自知往日闯祸多亏师兄们担着,还有师傅惯着”似有哽咽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十七先干了,也不想再多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7-04-01 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