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4,389贴子:3,724,319

回复:【原创】《三生三世之此玄非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着挑着眉指了指叠风提着的布包“这次只来了我和大师兄,其他来不了的师弟们的心意可都在这里头,可别再再说我们不念着你”又细细打量着玄女一边啧啧感叹,刚欲说话头顶就挨了叠风一下。叠风皱着眉“玄女现在不比以前了,怎可如此无礼”二师兄哇哇叫着“我只想说,玄女如今一副娇仙娥的样貌,不可再跟着我四处爬屋顶了,师傅的八卦都少了几分来源”叠风的脸又黑了一层,玄女只得望着门口的面色不善墨渊无语凝噎,二师兄真是卖得一手好队友,身上的伤才养好些,此刻心上又堵了一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3-27 00:31
    叠风他们见墨渊来了,一起作了揖,墨渊斜眼睨了二师兄一眼“三百遍真经”叠风冲玄女笑了笑拉着苦着脸的二师兄走了。玄女看着二师兄心里暗道:该!见墨渊高深莫测的瞧着她,心里哀叹,难得大家来看她,偏偏赶着墨渊到了说起这事,只能怪是时运不济了。墨渊挑眉“常常爬弟子们的屋顶?”玄女心里更堵了,她发誓绝对都是趁白天和二师兄一起去的,真碰着不该看的二师兄提着她跑的比兔子还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03-27 00:39
      第十九章 白绫一尺
      墨渊走近瞧着头低的都快塞进被褥里的玄女“我竟不知你做狐狸时,除了修炼还如此繁忙”玄女忙抬眼“我绝对没去汤池瞧过上神沐浴,真的!”墨渊笑着,无奈轻抚玄女发顶“阿玄你不必如此急着招认,你若真做了又如何呢”玄女呆呆地看着墨渊,上神这是被她气傻了,他唤她,阿玄。墨渊叹气“待你身上的伤大好了,可想去人间看一看,你日日闷在昆仑虚,想来凡间的景色还未仔细瞧过”玄女想着,可不是,上次也只是在云头粗略瞧了几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03-27 00:40
        立即欢喜的扯住墨渊的袖角“想的,想的。我还未瞧过凡间的繁华是个什么样子”墨渊瞧着她也笑着。玄女只盼墨渊还是少冲着她笑为好,笑的她心神都晃晃的,当真是美色误人。待墨渊走了,玄女迫不及待打开叠风留下的包裹,灵果自是少不了,不用说这凡间吃食肯定是小十的,一一看了,瞅着几样稀奇的物件拿起打量着。一条白色丝缎,像是个什么法宝上头还有口诀,还有一把长剑。玄女拿起丝缎修为催动口诀,一条长长的白绫展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03-27 00:41
          玄女黑了黑脸,不知谁送的,死里逃生后送来一条白绫?除了二师兄也想不出别人了。长剑应该是令羽送的了,看着就是一把好剑,欢喜的收了起来,现下就等伤好能和墨渊去凡间好好瞧瞧。他刚刚唤她,阿玄。玄女埋在被褥里裹着被子欢喜的打着滚,一遍遍念着“阿玄,阿玄...”昆仑虚上只有他一人这样唤她,沉沉的眸子专注的好似只瞧得见她一人。玄女稳稳心神又有些挫败,瞧瞧自己这点出息,不过唤的亲近了些,便让她这样高兴了,狐脸都被丢近了,却还是压不住欢喜埋在被间,低吟着那两字,笑弯了眼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03-27 00:49
            第二十章
            玄女伤好后,第一件事拿着铜镜细细瞧着。只眉眼处还依稀和原来的玄女有些相似,倒是一副好样貌,初见自己也愣了许久,暗道这玄狐血脉坑是坑了点,别的到还是靠谱。幻化了白裳觉得太素净,又幻了几道墨纹,轻纱浮动间颇为赏心悦目。墨渊穿了布衫,却与平日里的气度一般无二。“阿玄,我们去凡间”墨渊轻轻浅浅的笑着,玄女乖乖身后跟着。他们到时凡间正举行庙会处处人影攒动,姑娘们走几步无意丢了手帕,再走几步无意丢了香囊,想来这般丢法古往今来都是好用的,说不准就是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7-03-27 00:52
              玄女从不曾见过这般景色,处处彩灯高挂,街边卖力的吆喝声,不时传来为杂耍之人的喝彩声,映着凡间璀璨灯火的河面漂动着五彩的纸灯,处处皆透着凡间烟火。玄女忽然闻着飘来的一股香味,拉着墨渊寻着香味找去,见到一间面饼店铺。欢喜的拉着墨渊的袖角,“小十常常带的就是这个香气,我们吃这个好不好”墨渊定定的瞧着玄女笑着“好”两人并排在河岸缓缓地走着,玄女有一下没一下心满意足地拍着鼓溜溜的肚子,墨渊看了好笑,做狐狸时也爱这样,看来是改不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3-27 00:53
                “拜见墨渊上神,方才小仙在云头观见上神气泽,便来看看是哪位上神如此好兴致”来人面如温玉,手中持卷,一双星眸似是看尽凡间世事。墨渊点头“在昆仑虚待久了,来凡间走走,司命倒是事务繁忙”司命笑着抬了抬手中书卷“小仙管着这凡间命数,自然凡间少不得要多跑几趟”见着一边的玄女“不知这位上仙是...”墨渊看着玄女面色柔和几分“这位是青丘玄女”司命见这二人间的举止,笑着“既然上神是来散心,那小仙还有事也就不做打扰了”墨渊瞧了几眼司命“恩”扶住住司命要作揖的手就让他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7-03-27 01:07
                  第二十一章 离别
                  玄女望着司命背影对着墨渊“这就是司命啊,和我想得不太一样”墨渊敛眸略带几分认真“那我和你想的,可一样?”玄女笑的眯着眼“在我眼里瞧着是一样,和传闻中不太一样”墨渊浅笑着暗捏了捏袖角,傻狐狸。玄女偷偷瞧着墨渊,刚才是她想多了吧。流光溢彩的灯火下,此刻他不是四海八荒人人敬仰的上神,只是墨渊。他眼底盛着化不开的笑意,注视着玄女欢喜而好奇的四处跑动的身影。玄女每次以为自己跑远的时候,一回头墨渊就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对她笑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7-03-27 21:12
                    她想不管以后如何,起码此刻她永远也不想忘掉眼前这个人,还有这一刻的心动。两个人逛到街上冷清的不见人影才回了昆仑虚。玄女好几天见人就笑着,二师兄瞧着“恩,看到你这心智同以前一样我就放心”诓的玄女陪他喂了好几天仙鹤。昆仑虚清晨刚刚打开山门,一位妇人就入了昆仑虚。等到叠风来了,玄女才知有一位妇人自称玄女的娘亲等着要见她,估着是阿娘来了,立马去了。玄女娘初见着还有些不敢认,玄女如今的模样只与原来有几分相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7-03-27 21:13
                      玄女见此大大方方抱住玄女娘“阿娘,你怎知我在此处,是来接我的吗”玄女娘这才抱住玄女哭着“若不是折颜上神说了,我如何找到你,你这孩子万年你怎么都不晓得回家,我初以为你遭了不测,如今见到你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玄女红着眼,想来天下父母都这样,操心的多享福的少,心中最后一丝的隔阂也消融了,真心唤着“阿娘”想来就要走了“阿娘,你等我一会儿我同大家道个别,就同你回青丘去。”弟子们都在她房里等着,叠风抱了抱玄女“我还初见你还是小狐狸的样子,如今你就要走了,时常回昆仑虚来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3-27 21:28
                        第二十二章 离开
                        令羽也拍拍玄女的肩膀“如今你走了也没人陪我喝喝酒,解解闷了”玄女笑着“难道我以后不能来昆仑虚啦”叠风立马说“你就当这里是你青丘以外的家,想何时来就何时来”令羽也点着头,小十泪汪汪的瞧着玄女“你可要常回来,我把面饼都给你留着”玄女点头,却看向很是话少的二师兄,见不得他这样“二师兄其实我告诉你的消息十有八九都是假的”二师兄听了“我就知道,你这小狐狸可聪明着,如此也不怕出了昆仑虚有人欺负你了”玄女抱了抱他,看向叠风“上神在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3-27 22:10
                          叠风像是料到早会如此问直接说着“师傅在莲池等你”玄女到了莲池,墨渊正站在莲池边俯观昆仑虚,玄女缓缓走近“你常年守在昆仑虚,可有瞧出什么不一样的景色”墨渊瞧着玄女“自然是有的,便是山间朝雾也是四时不同,更何况昆仑虚”玄女定定望着墨渊“那这昆仑虚上的人对你来说都是一样吗?”墨渊笑着抚了抚玄女额角拿出一翠绿的墨笔“我见你万年都执着于笔墨,特寻来这苍山点翠,予你防身”玄女笑着拿起法宝比划了,妥帖的收着,等着墨渊再说点什么,可惜等了许久也不见他再开口,情绪低落的离了昆仑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3-27 22:11
                            等玄女走了,一袭水粉长衫的折颜走出“就这样让她回青丘?”墨渊斜眼瞧了折颜“让她回了青丘也好,没理由要她一直在此处”折颜点头“也是,从前还有个赔罪的由头,如今她化了形就再没理由拘着她”说着很瞧了几眼墨渊“我都提前说了我要来昆仑虚带人了,你说你没打算无论如何我是不信的”墨渊勾起嘴角“我带她去了凡间散心”说完就走了留给折颜一个背影,折颜望着“呵,难得,真是难得,木头也会开窍”玄女回了青丘,才整理出自己的洞府,白浅就到了。初见白浅很是惊艳了一回,面若桃李灼灼其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3-27 22:40
                              第二十三章 白浅拜师
                              白浅进了狐狸洞支支吾吾说了好些话,玄女听了许久才明白这是来道歉的,不过拉不下面子罢了,当下也不为难她。拉着白浅的手“浅浅,我离开青丘万年没能回来是得了机缘,怎能怪你,以前的事我也看开了不过是跟自己较劲,哪怨别人”白浅听了很是高兴“你能想开就好,如今你出去一趟回来真是瞧着不一样了,不过我到底做的不妥,说起来你不在我闯祸了都没人和我一起被罚了,如今他们还要把我送到昆仑虚去,我没几天好日子了”玄女笑着“昆仑虚很好”白浅一时好奇起来,玄女便同她讲了许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7-03-27 23:13
                                白驹过隙,又是两千多年过去了。玄女娘瞧着玄女眼神颇有女儿长大了可以出嫁了的意思,吓得收拾了包裹跑去折颜那里避难,却不想白浅白真都在,可真是人都齐了就差一副麻将了。白真不提,折颜只盼早点把白浅送上昆仑虚,图个清静。玄女算算日子怕是再有个小半月白浅就要上昆仑虚了,一时有了主意。等白浅被折颜带上了昆仑虚,玄女立马扭头朝着白真笑的格外灿烂,瞧得白真后背格外凉爽。这边白浅刚被收为弟子,后脚白真就来了封家书。信中说玄女被家里逼婚,来她这里避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7-03-27 23:14
                                  白浅无奈,要说被逼婚她是一万个不信的,凭着她上仙的名头就没人敢强迫她,只怕是为了其他事要借了她的名头要来昆仑虚。反正不是为了她,果真是重色,很快把这事抛在脑后修炼起来,说来墨渊对她平日里虽是柔和但修炼上却颇为严厉,只能嘟囔着大丈夫受点压迫就受着吧,谁叫她打不过也惹不起呢。只是这墨渊上神貌似有些自恋,房间里一大堆写着名字的纸张发呆,上头的字虽是丑了些却也宝贝的紧,不知是什么人写的。这边桃林玄女撺掇着白真写了信,兴致极好的收拾了也要去昆仑虚,白真感叹真是过河拆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3-27 23:25
                                    第二十四章
                                    折颜回了桃林见只剩白真正在守着潭水钓鱼“怎的我回来只剩你一人”白真瞧了眼折颜“你前脚刚走,就让我写了封信给小五然后就上了昆仑虚,也不知去做什么竟那般高兴”折颜笑着“她倒是机灵晓得借小五的名头,如今倒好我也懒得参合”白真扭头看着折颜“带什么好东西了,我都闻着香了都不舍得拿出来”折颜无奈递过纸包“你鼻子倒是灵,昆仑虚的甜点有几样瞧着不错带了些回来”白真接过尝了满足笑着“果然好吃”玄女瞧着昆仑虚快到了,也就没那么着急在山下凡间慢悠悠逛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3-27 23:56
                                      路过一家布料店见着一匹料子很是稀奇,手刚触着,布匹却被别人抱走。玄女乐着,这是抢东西抢到她头上了,抬眼一看却不是姑娘,还是个英俊的不像样的少年郎,有些愣神。少年面带歉意“这匹布我很是喜欢,还望姑娘相让,”玄女一听也没多大计较,感叹这些年小馆姿色真是不错,没想到少年下一句话让她停了脚步,少年吟吟笑着“我叫离镜,冒昧一问姑娘芳名”玄女笑的神秘莫测“既然晓得冒昧就不要问了,而且我观你最近怕是有个不小的劫难”说完留下离镜在原地有些莫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7-03-27 23:57
                                        离镜很是在人间潇洒了好几日,等的玄女都要走人了,终于等到他回大紫明宫,做了伪装痛打了他一顿,还抢走了他身上的财物,像极了土匪过境。离镜欲哭无泪,竟真被那位仙子言中,早知该早些回宫,对玄女还生出了几分感激之意。玄女摸着布匹,离镜要是不自报家门还好,如今让她知晓了怎么也要做点什么才舒坦。现下神清气爽的上了昆仑虚,才去山门碰见二师兄和叠风,二师兄才见玄女就笑的牙不见眼“哈哈,两千年不见又胖了吧”玄女“....”二师兄你这样可是会孤独终老的。叠风笑着“玄女你回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03-28 00:09
                                          第二十五章
                                          这昆仑虚沉寂在时光里,玄女觉得自己只是离开了几日。她赶及莲池,墨渊闭眸正在结印修炼。玄女偷偷凑近瞧着,眼眉一转学着墨渊结印在旁边坐下修炼。墨渊缓缓收势瞧着她“你结昆仑虚的印,修的却是青丘的法,可是要气我”玄女狡黠的笑着“不敢不敢,我怎敢气上神,不过是瞧着你结印的样子好看的紧,便学一学”墨渊好笑“你有什么不敢的,回了青丘一趟胆子倒大了不少”玄女连忙卖乖“我阿爹阿娘说了,我听话的紧胆子更是小的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7-03-28 22:47
                                            墨渊点头“如此看来你在家中过的不错,十七与你幼时相识,她的洞府离你很近,你可以常去”玄女笑着“来日方长,不急。如今你再没理由要我回青丘去了吧”墨渊叹气摸着玄女发顶“你还不足五万岁,该四处走走,都去看看”玄女瞪着眼“若是该懂的都懂了,五万岁,十万岁又有什么不同,不过痴长几万年岁月”墨渊垂眸“我倒盼你都懂,若是...”玄女抬眼瞧着他“若是什么?”墨渊温和的说着“无事,早些去歇息”眸底却暗沉着不知在想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7-03-28 22:47
                                              白浅这边早早得了消息,说是人早到了,等了许久才见着玄女“你这是在活了万年的昆仑虚走丢了?”玄女恹恹的“我不似你,原地转一圈就能分不清东南西北,我们喝酒去”白浅听着有人陪着喝酒,立马应了。两人靠着背,望着一轮清月。玄女眯着眼“果然还是昆仑虚的月亮好看”白浅喝着酒“哪里的月亮不一样”玄女摇头“总归是不一样的”似是想到什么“浅浅,你怎么看感情一事”白浅想了下捧着酒壶“爱便爱了,恨便恨了,没什么好想”玄女微微侧目“那浅浅你可想过有一天会为情所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3-28 22:49
                                                白浅不可置否“等到那时再说吧,神仙的寿命这般漫长,若是今天忧心这处明天忧心别处,岂不自找痛苦,想做的事立马去做了”摇摇手中酒瓶“好酒也是要喝够才痛快”玄女点头笑着“你说的对”。两人喝的摇摇晃晃互相扶着回了洞府,直睡到日上三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03-28 22:50
                                                  第二十六章 剧情转动
                                                  自打回了昆仑虚,玄女修炼从不曾懈怠过,还时常督促着白浅修炼,白浅苦着脸直说要把洞府搬得离她远远的,却也没真的搬,日子久了倒也习惯了。等到玄女对白浅说了若是修为不精除了飞灰湮灭只有别人挡劫,替他人挡劫相当于逆天而行,任谁来都是个重伤的下场甚至陨落,白浅听了沉默了许久,修炼上愈发用功。除了修炼,两人搭着伴东窜西跳,昆仑虚再没安宁过。两人有回偷酒刚刚出来就碰到叠风带着子阑,这两人眨眼间立马抬头望天颇为识相的让玄女和白浅混过去,只当什么也没发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3-28 23:30
                                                    白浅笑着“怎么以前我自己一人被抓包也没这么好玩”玄女想了一会“大约是少了别人陪着一起被抓的乐趣”白浅拉着玄女时常要墨渊弹曲子来听,玄女很是紧张了一阵发现墨渊弹得不再是凤求凰,开心的抢了二师兄的活计,喂得仙鹤一个个胖的快要飞不起来,撑得直翻白眼,一副要仙去的模样,二师兄才看不下去赶她走了。两万年过去,等到青丘传来白浅的二嫂生了位小帝姬的消息传上昆仑虚,玄女立马收拾东西回了青丘,白浅只能苦着脸眼巴巴的瞧着玄女潇洒的背影,心底却想着怎么说动令羽陪她溜出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3-28 23:30
                                                      玄女悠哉悠哉的回了青丘,专门和白浅动身回青丘的日子错开,只要别被一起被抓,她有的是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如今只想看看凤九出生时是个什么模样。说起凤九她确实佩服的紧,胆敢拉曾经的天地共主,石头做的神仙入了俗世红尘,还叫石头神仙不但发了芽还开了花甚至结了果。再想想自己万年都跟着一个墨渊,也没得什么结果,更是佩服。等抱着凤九那一刻,玄女心里乐开了花,以后见了东华帝君就能说“我可是见过你媳妇小时候”保证能让他黑了脸。在青丘呆了几日,就往翼界摸去却不想碰到个熟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3-28 23:40
                                                        第二十七章
                                                        玄女趁着夜色入了大紫明宫,这翼族民风豪放不羁,女子身上衣料更是少的很,走几步就一哆嗦,玄女瞧着都觉得冷。她避开那些明眼一看就是地位尊崇之人所住的房间,偷偷入了一间不起眼的房间,房间里除了床上的人之外再无其他人,立马拿住匕首翻身抵住那人的喉咙捂住嘴“不想死就乖乖听话”那人瞧见她的面容眼底浮过一丝惊喜,乖乖点头。玄女见他眉眼似乎有些熟悉,匕首却还是紧紧挨着喉咙。离镜立马说着“仙子可还记得我,万年前凡间集市,离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7-03-29 23:59
                                                          玄女面色怪异,如何能不记得,你说你一堂堂二皇子怎会在如此平凡的居室,她怎么就这么倒霉。离镜观她面色,有些失落“我以为仙子总能记得,不说这个了,你来大紫明宫做什么”玄女尴尬的收回匕首,现在说她是来做客还来得及吗。离镜略想便明白“你是为了父君抓回来那两个天族人?”玄女知瞒不过大方承认“你若肯帮我,今日恩情他日必当奉还”离镜眯着好看的桃花眼“我只须知仙子的名讳”玄女视线投向别处“我叫非玄你可还有什么想问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7-03-30 00:00
                                                            墨渊动作潇洒的坐起“没了,不过救人可以你只能救走一个,另一个是我父君要娶来作夫人的,我帮不了你”玄女皱着眉“我明白,不会为难你”过了几日伙同离镜胭脂送了白浅出去,叮嘱她回昆仑虚搬救兵,自己留下照看令羽。令羽一见她,惊喜不已却折腾的狠了,走动都虚弱的很,被玄女劝着养足精神等昆仑虚来人。擎苍见令羽那副模样,还以为已经想通,很是得意昭告四海八荒他要娶夫人了,不信墨渊还坐的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03-30 00:0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