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吧 关注:345,169贴子:3,723,982

回复:【原创】《三生三世之此玄非玄》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七十七章
墨渊下了早课,叠风就在外面候着“师傅,师娘从桃林回来后就急着见师傅,不知是何事”墨渊也有些疑惑,一人去了后殿。剩下的弟子见墨渊走了,忙围上来“大师兄,你说这师娘这么着急找师傅,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人群中立马说着“师娘这是想师傅了,分开这么一会儿就不行了呗”一阵哄笑声,叠风只能好笑着摇头“你们啊,总之不是坏事,你们省下这份心好好勤加钻研修习仙法才是正理”一众弟子们却不依,起哄着又要去偷看,叠风拦不住只得由他们去了,自己坐在案前随手拿起一卷书册读了起来。
墨渊一推门,就见玄女直直的望着他坐在矮几上,手里抱着一个木盒,也不言语。墨渊走至身旁坐下无奈一笑“可是闯了什么祸事,你只管说我去替你收拾就是”玄女还是一语不发只管笑着将木盒放在墨渊怀中,示意他打开。墨渊瞧了瞧玄女满腹疑惑的打开了盒子,是一件小衣服,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言“这般小的衣服拿来做什么”玄女却笑着抱住墨渊不撒手,只躲在墨渊怀里笑着。墨渊似是想到什么,拿起小衣服又看了几眼,突然间怔住,望着玄女声音带着陌生的干涩“阿玄,你和我...真的?”玄女在怀中闷闷的出声“嗯”墨渊立马将衣服放在一边,将玄女一抱在床上,又仔细掖好被角。玄女笑着“你这是做什么,我如今难道是块琉璃做的,碰不得摔不得了”墨渊此时像是失了言语,也顾得笑了,又一个人开门出去了,玄女见着不住笑出声。门一开,墨渊直接略过这些僵在门前的一众弟子直直奔向书房去了。弟子们面面相觑,今日师傅逮着他们怎么不罚抄书了?又见师傅抱了一堆书来,又想,如今师傅也通情达理还能自己选择书抄了?总不是每本都要抄吧,顿时一阵哀嚎。哪知墨渊抱着一堆书,又直接直接略过他们入了房中,一时间都一头雾水。玄女见墨渊去而复返还抱着一堆书来,也是满腹疑惑“这是?”墨渊坐下将书堆在玄女面前“你看这写书里,有没有好的字,挑几个出来,取一个好名字给我们的孩子”玄女看着这些书无奈的笑起来“既然是取名字,你抱这些书来也太早了些,哪有还没见着影子就先取好名字的”墨渊低头想着“对对对,是我着急了”玄女亲了亲墨渊脸颊“看你,孩子还没出生,你这个当阿爹的倒是先慌了手脚”门外弟子们一团喜气,师娘这是有孩子了?昆仑虚要添个小孩子了。一时间都各自散去忙回自己房间翻箱倒柜,好吃的好玩的都往玄女跟前堆,弄得玄女哭笑不得。
玄女自打怀孕以来,每日动动手指外,竟什么事也没做成,暗自懊恼早知这般,就晚点说出来,指不定还有些快活日子。“谁家小娘子许久不见,怎么这般愁眉苦脸的,让人望而生怜呐”玄女扭头就见白浅笑吟吟的看着她,立马笑开“你和夜华你追我赶的把戏玩够了,终于舍得来看看我了?”提及夜华,白浅脸上闪过一丝蜜意却说着“我这不是就来看你了吗,如今你肚子里也怀着将来我家可有伴了,可有名字了?”玄女无奈的笑了“如今还没生呢,倒是一个个的都急着取名字了”白浅也笑了“好吧,且不说这个,你留给折颜的信我看了,想起从前你问我,爱恨分明确实让我吃了些苦头,小九更是..”玄女只问“小九怎么了”白浅拿起果子掂了两下送入口中“我在凡间遇见她了,她陪着下凡历劫的东华,过着凡人的一生,东华也极其宠爱她我也不知道还该不该阻拦她”玄女低头笑着“她的性子,在你我身边长大,你还不知道,犟起来和你一般无二,什么都听不进也说不得,哪怕听你的话乖乖跟你走了,心还丢在人家身上呢,何苦去拦呢”白浅手指敲着桌角“如今我倒不担心,只是将来若东华帝君回了天上,又做回清心寡欲的神仙去,小九和他又该怎么相处呢,小九将来是要继承我的帝位”玄女在一旁说着“那岂不更好,一个帝君,一个女帝岂不是更配,小九总会有自己的造化,你又何苦杞人忧天?”白浅觉得也有道理“好吧,我这次来可把我池子里最大的夜明珠捞出来送你了”玄女挑眉调笑“你那一池子夜明珠还剩着呢?我都以为快见底了呢”两人说说笑笑好半天,白浅才回了青丘。


收起回复
220楼2017-10-10 18:14
    第七十八章
    此经墨渊玄女上神大婚不过五百年,夜华同青丘的白浅上神也传出喜讯来,此次大婚更是夜华继任九重天太子的大典,九重天上下如临大敌似的,准备了又准备,唯恐哪里做的不周到会得罪了将来的天君。八荒更是争相涌进九重天来祝贺。
    墨渊携着玄女,缓缓步入九重天“阿瑶呢?”玄女拉住墨渊袖子“阿瑶是自己进去玩了,估计是找阿离去了,以她的机灵在这九重天上不会有什么事的,况且有叠风师兄照看着”墨渊点点头也就没再问。迎面来接待的小仙,仔细一看原来是迷谷。迷谷喜气洋洋的上前“墨渊上神,玄女上神”玄女笑着“迷谷你怎在此处?”迷谷摸着后脑勺憨笑着“姑姑疼爱,这样的大事怎么能少了我迷谷呢,二位上神此来可带来了什么好宝贝”墨渊听了祭出一条小巧的玄绫,绫角还点缀些深海里的冰晶和一些细小的铃铛,通体氤氲宝气华光,见之不凡。玄女拿过递给迷谷“这方绫巾是专门炼出给阿离的,浅浅和夜华殿下总是不缺这些的”迷谷忙接过“上神说笑了,昆仑虚炼出的宝器可是众仙难求的,上神也不怕宠坏了阿离,回头粘着你不愿撒手呢”又四处望了望“怎么不见墨瑶小殿下”玄女只得好笑的说道“许是在昆仑虚拘着她,如今得了机会早早就跑进去找阿离玩去了”迷谷也笑了“那迷谷就去招待其他人了,二位上神可以随处走走”
    天宫内,一处隐蔽的破败宫殿内,一处角落里“哎呦,阿离哥哥别挤了,阿瑶要被你挤出去了”又听得一个声音稚声稚气的说着“不是我呀,是不是念哥哥”几声响动后,角落里平白跌出三个小孩来旁边散落一件隐身形的斗篷来,原来是墨瑶,阿离,离念几个团子,趁着此时大婚都聚在一处了。墨瑶抓住离念的胳膊,看向阿离“阿离,你说的就是此处,怎么阴森森的,你父君真的藏了什么宝贝在这里?”阿离小大人模样的说着“没错,就是这里,我们再往前走走吧”刚说完,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低泣声,三个团子立马抱做一团,也顾不得了迈开小胳膊小腿就要往外冲,却撞上一个人,一时乱作一团。墨瑶抬眼一看,立马开心的跑过去,直直往那人怀里冲去“叠风叔叔”叠风将墨瑶一把抱起,耳边又传来那女子的啜泣声,几个糯米团子又将叠风团团抱住。叠风只得嘱咐了他们在原地不要乱跑,只身前去看个究竟。叠风寻着声音找过去,只见一处偏殿内囚禁着一个人。这人听见脚步声忙爬到栅栏处,又失望的说着“你不是他,夜华呢,怎么不叫他来见我”叠风皱眉看着她“你是谁,为何在此处?”那女子听了竟癫狂起来,似哭似笑的缓缓站起“我是谁?哈哈...我是这九重天的昭仁公主素锦!素素不过是一个凡人,白浅不过是一个老了九万岁的臭狐狸也配陪在夜华身边,她们不配!”又厉声问着“夜华呢!他为什么不来见我”叠风冷下脸来“夜华殿下正和青丘女帝白浅大婚,你又算什么在此大放厥词”说完甩袖走了,不顾身后素锦奔溃的叫喊。带着一众孩子出了此殿,路过门口守卫免不了好好解释一番。
    玄女,缓缓步入一揽芳华,见白浅穿着一身红衣坐在妆台前,小仙娥还在为她细细打扮。玄女拿过白浅手中木梳,我来替你吧。白浅当即放手“好,你来”玄女一边梳着一边问着“怎么不见小九”白浅只得撇嘴“说是丧夫不久,不适合来参加,只送到了礼人却是没见一面”玄女似是明白了“那不就是东华帝君历劫了回九重天了,他也不来”白浅不在意的说着“说是从凡间历劫回来要闭关许久,谁也不见,小九更是死活不肯说丧的夫是谁天天一身素白衣裳,气的二哥在洞里直跳脚呢”玄女听了也笑了“梳好了,瞧瞧,面若桃李俏,玉骨冰肌销。”白浅好气的扭头“你从哪里的话本子里听来的,又来消遣我?”两人打闹着,白浅的娘亲进来束发成礼了,玄女才告辞出去了


    回复
    221楼2017-10-11 01:13
      第七十九章
      昆仑虚上,墨渊和玄女对坐着,墨渊执黑子,玄女执白子。眼看棋盘上黑子凌厉之势已不可挡,白子一盘零落。墨瑶在一旁拍手“阿爹好厉害,娘亲又又又输了”说完爬到墨渊身上,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大大的口水印。玄女气结,委委屈屈的“不下了,不下了“抱过墨瑶”光亲近你阿爹,也不安慰安慰娘亲?”墨瑶在玄女笑开了花“娘亲委屈了,自然有阿爹安慰的,就不用麻烦阿瑶了”墨渊浅浅笑着看她们一大一小笑做一团,左手执白子右手执黑子,不过须臾白子已成压倒之势,黑子完败。玄女瞥了一眼“瞧瞧,还是我赢了”墨渊将这两人揽入袖中宠溺道“对,你赢了”
      叠风拿了帖子走近,只见玄女和墨瑶都在墨渊怀中睡熟了,只能轻声说着“师娘的帖子,青丘白凤九小殿下继任女君之位,邀师娘回去看看。”墨渊接过帖子,轻声说着“我知道了,你去吧”叠风刚要走,墨瑶却揉着眼睛醒了,轻手轻脚离了墨渊怀里,迷迷糊糊的牵着叠风的袖子。墨渊瞧了几眼叠风“你带她去玩会儿吧,阿玄估计还要有一会儿才醒,我在这陪她”叠风只能带着还迷糊着的墨瑶走了。过了大半日,玄女这才在墨渊怀里醒了,有些羞赫“不知今日怎么,有些贪睡,阿瑶呢”墨渊只说“阿瑶跟着叠风去玩闹了”玄女笑着“阿瑶这般粘着叠风,我这个做阿娘的都要嫉妒了”又见着桌上的青丘特有的帖子“这是...?”墨渊替玄女整理好衣衫“青丘帝姬白凤九继任女君之位,特地邀请你去”玄女点点头“小九继任女君,我肯定是要回去看看的,你可要与我同去?”墨渊摇摇头“我便不去了,你且去吧,阿瑶可与你同去。”玄女想了也同意了,第二日带着墨瑶去了青丘参加大典去。
      玄女和一众青丘的长辈们坐在高台之处,眼见凤九身着正装,一步一步走向祭坛。许是人间一世,凤九的身上多了些很东华帝君的沉稳,不再是跳脱的样子。凤九走上祭坛完成继任之礼,立于祭坛,睥睨间已有了女君的风范。礼毕,凤九立于高台,受八荒礼贺。“东华帝君送四海八荒图贺凤九殿下继任女君”司命捧着一匣子走至凤九身前作了揖“恭喜小殿下继任女君,匣内是帝君为小殿下所绘四海八荒图”凤九沉眸接过,缓缓打开一纸图卷妥帖安放在内,旁边还放着一个小纸包。“凤九不解望着司命”这是?“司命莫测的笑着“还请小殿下,无人之时打开它,帝君特意嘱咐,要凤九殿下亲自打开”凤九盯着这纸包有些出神,经旁边的小狐提醒才回过神完成继任大典。经过一天的疲累,凤九好不容易洗漱了,坐在妆台前望着东华帝君给的匣子愣神,想了许久还是打开匣子拿出纸包缓缓摊开,却是一包糖子儿,从前在凡间时帝君总爱给她买这个,如今帝君送来这个的意思...他没放下凡间的一切,他还念着她,一时间高兴地落下泪来,又细细摊开四海八荒图,见上头写着“今日我东华,以四海八荒图为证,求娶青丘白凤九”凤九喜极而泣,却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不顾身份混进太晨宫了,只得命人将一缕系着红绳的一截青丝命人送去九重天太晨宫去。


      回复
      222楼2017-10-11 02:18
        第八十章
        玄女从青丘回来后不久,突然难受起来,呕吐不止。墨渊急得替玄女把脉后,又整个人愣在原地。吓得玄女以为自己生了什么大病,好不容在墨渊的语无伦次中知道自己肚子里是又个有小团子了,昆仑虚又是一阵欢腾。
        这日,玄女抱着墨瑶,墨渊在一旁睡着。“瑶瑶?醒醒?”玄女迷迷糊糊谁在说话,好像是再叫她,可是她是玄女...对了十几万年前她叫唐玄瑶,那是很久很久的事了,久道记不起来了。玄女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虚幻,一些人的影子在面前晃过,是了,是她的那个世界的亲人朋友,他们像是笑着望着她,却又挥挥手走了,玄女很想抓住他们,叫他们别走,却发不出声音来。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我原来也可以拥有这般的人生,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谢谢你”玄女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问着“你是谁?”那道声音说着“我?我是玄女,再见了“而后消失不见,再也没响起过,玄女冥冥中感觉有什么抽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又说不清是什么。玄女悠悠醒转,天色已经微微泛起鱼肚白,眼角还带着些未散去的湿意。看着还在熟睡的墨渊和墨瑶,在墨瑶脸上亲了亲,自己推门出去。玄女倚栏而望晨曦刚起处,心中郁结消散许多,从刚来的无所适从到如今成家育女,前一世许多的事许多的人经过十几万年的消磨,也变得模糊起来,反而这里对她来说不是小说里的情节,是切切实实感受过,得到过的真实,这里是她生活的全部。身上突然一暖,回过头墨渊低头认真的替她将披风扣子系好,玄女缓缓抱住墨渊“何其有幸”墨渊亲吻着玄女的额角笑着也只说了“何其有幸”,身后一阵轻巧的脚步声,墨瑶穿着一只鞋子,小手揉着睡眼“阿爹阿娘,你们在这做什么”玄女抱起墨瑶将人藏在披风里“再睡会儿吧,还早呢”墨瑶点点头又趴在玄女怀里睡着了,墨渊轻轻揽住玄女。玄女释然的笑了,将头轻轻靠在墨渊肩头。此去千年万年,并肩不悔,终得圆满。


        回复
        223楼2017-10-11 02:52
          终于完结啦,撒花撒花~ 准备去写自己的故事了,嘿嘿,各位宝贝看官们,有缘再见咯


          收起回复
          224楼2017-10-11 02:54
            有好多想法,不知道写啥,也不知道在哪里写 茫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5楼2017-12-09 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