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影梧桐吧 关注:36贴子:6,209
  • 4回复贴,共1

【古风】半缘修佛半缘君(赠元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单恋)的故事。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元机样样都经历过,当然,死是别人死。活了八十多年,元机的心里一直有个人,他不敢说,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他是僧人,他不能背叛佛,但也不放下,尽管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成家。一面是对佛的信仰,一面是对他心里那个人的钦慕,这让元机心里煎熬了数十年,直到他临死前的那一刻,他才幡然醒悟,真正地放下。
主角:元机/慕青(和尚)
易凡之(将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31 21:16
    楔子
    五福山风景秀丽,景色宜人,冬暖夏凉,是避暑之圣地。蝉鸣声,鸟叫声交织回荡在山林间,让人不由得惬意了几分。
    在山林深处,有一座庙宇,名曰般若寺。两名小沙弥正拿着扫帚打扫着寺前零星的落叶。
    一位老者履步轻盈地来到般若寺前,两位小沙弥见到他,放下扫帚,双手合十道:“易施主。”
    其中年长一些的小沙弥道:“易施主,师祖等待您多时了。”
    “多谢小师傅。”易慕道了谢就进了般若寺。
    佛宝阁
    元机坐在禅房里,手拿佛珠,闭目诵经,花白的胡子和眉毛显示着主人的年纪,他已经快九十岁了。
    窗外有一丝响动,元机顿了顿,复继续诵经。
    一抹白影从窗外飞掠进禅房,停在元机的面前。
    感受到陌生人的气息,元机停止诵经,睁开双目,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俊朗少年,元机看到少年的一刹那,眼睛一亮,少年的那双眼睛,像极了他心里的那个人。
    少年突然伸出左手在元机的头上摸了一下,笑道:“老和尚。”
    元机对于少年的举动并未生气,而是笑着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虽然他心中已经猜到少年的身份了。
    少年一屁股坐在元机跟前,道:“我就是来看看你是谁,为什么我爷爷每年都会来看你。”
    “那你现在看到我是谁了?”
    “嗯,一个老秃驴。”少年回答得一本正经。
    “天穹,不得无礼。”易慕的声音从禅房外传进来,随后人也进了禅房。
    “爷爷。”见到易慕,易天穹立马站起来,闪到一旁。
    易慕走到元机面前,双手合十,“元机大师。”
    元机点头,道:“你这次似乎比往年来得迟了些。”
    “圣上突然召见,所以来迟了些时日。”
    “嗯。”元机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天穹,“这就是天穹吗?二十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易慕笑道:“天穹这孩子一点都不像我,倒是越来越像父亲了。”
    元机目光微烁,“是啊,像极了他。”
    易天穹看了看两人道:“爷爷,我先出去玩玩儿。”
    “去吧。”
    易天穹正要走,元机突然唤住了他:“天穹,来。”
    易天穹来到元机面前。
    元机将手中的佛珠套在易天穹的左手腕上,道:“这串佛珠送与你,可保平安。”
    易天穹对这串佛珠甚是喜爱,喜道:“多谢老……大师。”
    元机捻着胡须微笑。
    易慕看着那串佛珠,一眼就认出这佛珠是当年他父亲送给元机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戴着。
    易天穹出了禅房,在寺里闲逛。
    元机和易慕在禅房里聊了一下午,临走时,元机对他说了声“保重”,易慕知道,他们此生怕是再无缘见了。
    走在下山的路上,易天穹问着易慕:“爷爷,老和尚到底和我们家什么关系啊?为什么你每年都会来看他?”
    对于易天穹称元机为老和尚,易慕有些生气,道:“天穹,他是你太爷爷。”
    易天穹脱口而出:“我太爷爷不是死了吗。”
    易慕叹了口气,“他是你太爷爷拜把子的义弟,自然也是你太爷爷,只是怕是以后再也无缘相见了。”
    “爷爷,你和我讲讲太爷爷他们的故事吧。”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般若寺
    元机站在窗前,双手合十,闭目,喃喃细语:“兄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5 15:44
      第一章:故人
      夏国与雪国交战数年,连年征战导致两国边境民众不断减少。
      夏国数年前被雪国抢夺了边境城池,后来夏国皇帝任命二十岁的易凡之为大将军,易凡之血气方刚,英勇无比,仅用一个月便将城池抢了回来,并重创了雪国大军,且一直驻守在边境,直至今日,已过九年。
      近日,雪国派了大量的细作潜入夏国边境城池风城,暗杀,下毒,无恶不作。大将军易凡之得到情报后,派人全城搜捕细作,一时间城内人心惶惶。
      茶馆里,说书先生正在说大将军的传奇事迹:“话说咱们大将军易凡之,二十岁上战场,以一万大军大败敌军十五万,年少得志,有勇有谋,堪称战神……”
      茶馆里,本就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中,一个和尚尤为显眼,在听到易凡之的名字时,神情有些微变化。
      他叫元机,般若寺的和尚,此番云游到风城,只为寻人。
      此时只听茶馆外一声大喝:“小贼,哪里跑!”
      说书先生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道:“又抓奸细了,又抓奸细了……”
      而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
      元机见此,付了茶钱,出了茶馆,见到十几个士兵押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他看那小孩,着实不像细作,于是追上去问道:“官爷,他是犯了什么事了吗?”
      带头的官兵是易凡之的副将
      宋柳,他道:“这小子是雪国的奸细,本将要将他带回去见将军。和尚,这里不太平,你还是回你的庙里待着吧。”
      “他只是一个孩子,哪里像奸细?莫不是你们抓错人了?”元机仔细地看了看那孩子,确实只是个孩子。
      听得此话,宋柳上下打量了一番元机,眼神变得锐利,道:“和尚,莫不是你和他是一伙的?这个时候来风城,不是细作,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人,来人,带走!”
      两个士兵上前将元机抓住,元机本想反抗,但一想到能见到大将军,就任由他们将自己带走。
      军营
      易凡之正在巡视士兵们的操练,宋柳派人压着元机和那个小孩,上前禀报道:“将军,抓到两个奸细。”
      “嗯?”易凡之挑眉,看向宋柳身后,视线和元机的视线对上。
      当与易凡之的视线对上时,元机心里一震,内心翻腾,二十年不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易凡之走到元机面前,问道:“和尚,风城可没有寺庙,你是从雪国来的?”
      “不、不是……”易凡之的突然问话,让元机有些不知所措,“小僧不是雪国人,更不是奸细。”
      “哦?听你的口音,你是永宁县人?”易凡之有些激动,毕竟他身处边境多年,能见到家乡人,实属不易。
      “是,小僧……元机,永宁县般若寺的。”
      “原来是般若寺的,放开他。”易凡之让两个士兵放开元机,看向旁边的小孩,他本想还问问他关于永宁县的一些事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他审完奸细再说。
      而元机,自见到易凡之的那刻起,眼神就没离开过他。
      小孩自被抓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过,只是用凶狠的眼神瞪着易凡之。
      易凡之冷睨着小孩,“黎旭的死士?”
      他口中的黎旭是雪国驻边境的大将军,此人极善用兵,是个鬼才,易凡之曾被他打败过一次。黎旭暗中培养了许多死士,有武功极高的刺客,也有善于用毒和机关的,而使毒的人武功较差,只会一些拳脚功夫,看来这个小孩就是会用毒的人,不然也不会被抓住。
      “不是。”小孩回答,而后低下了头。
      易凡之自动忽略小孩的回答,一把将他左肩的衣服掀开,一个豹头刺青赫然在他肩上,那是黎旭死士特有的刺青。
      易凡之脸色冷凝,问道:“说吧,你们这次一共来了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
      小孩见身份暴露,冷笑道:“既然被你抓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情报。”
      “是吗?我不会轻易杀你的,宋柳,准备辣椒水,往他嘴里,耳朵里,鼻子里灌,直到他招为止,记住,不能让他死了。”
      “是。”宋柳派了个士兵去准备辣椒水了。
      元机打了个寒颤,这还是他认识的易凡之吗?那个小时候处处维护他的易凡之?
      小孩浑身一颤,凶狠地瞪着易凡之,咬牙切齿道:“我说!”
      “好啊,说吧。”
      “我们一共二十人,十名刺杀你的,他们已经被你杀了,十名下毒的,在城里各个井里,水源处下毒,不过都没成功。”
      “很好,押下去,关牢了。”
      两个士兵押着死士退下,元机看着死士的背影,眸色幽暗,这次他是看走了眼。
      易凡之转身吩咐宋柳:“你去吩咐伙夫,让他们做些斋菜,我要和这位师傅说些事情。”
      “是。”宋柳又派了一个士兵去。
      然而就在此时,死士突然从两名士兵手中挣脱,转身抬起右脚,一枚飞刀从他鞋尖处飞出,直接射向易凡之,易凡之此时放松了警惕,并没有注意到飞刀飞来,而其他人却瞧见了。
      “将军!”
      “将军小心!”
      宋柳和那两个士兵都奔向易凡之。
      说时迟那时快,一直注意着死士的元机,看见死士偷袭易凡之,元机一个闪身挡在易凡之身后,飞刀直接插入他的胸口。
      “和尚!”易凡之大惊,扶住元机。
      宋柳腰间利刃出鞘,一剑结果了死士。
      “拖下去。”宋柳吩咐那两个士兵。
      两个士兵将死士的尸体脱了下去。
      “和尚,和尚。”易凡之唤着元机。
      元机扯出一丝笑,虚弱地问道:“将军,你没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9 21:48
        “我没事,这飞刀上有毒,你不要说话了。”易凡之又吩咐宋柳,“宋柳,快叫军医。”
        “是。”宋柳以最快的速度去叫军医了。
        易凡之刚吩咐完宋柳,便感觉肩上一沉,此时的元机已然昏迷,头无力地靠在易凡之的肩上。
        “和尚,和尚!”易凡之见唤不醒元机,索性就将他打横抱起,进了他的营帐。
        营帐里,军医已经处理好了元机的伤口,只是他中的毒……
        “将军,这位师傅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只是他中的毒……”
        “毒怎么了?不能解吗?”易凡之问道。
        “不是。”军医摇头,“这个毒能解,只是这解药不太好拿到,这种毒的克星叫银芝花,银宝山上就有,只是这种花只在每晚子时开花,过了子时便凋谢了,仿若昙花一现,所以要拿到银芝花,必须是在夜晚子时的时候。”
        易凡之听得明白,吩咐身旁的几位副将:“宋柳,拿银芝花的事你去办,花明,你去告诉夫人,就说我这几日不回将军府了,让她和慕儿放心。”
        “是。”宋柳和花明出了营帐。
        军医也背着药箱出了营帐。
        看着床上昏迷的元机,易凡之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是震惊的,他没想到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愿意以身替他挡住危险。等元机醒过来了,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咦?易凡之瞄到元机的脖子上有一根红线,他鬼使神差地走到床前,俯身伸手将红线扯了出来,半块玉佩从元机的衣襟里被扯了出来。
        看到玉佩的一刹那,易凡之脑中一片空白,过了好久,他才缓过来,似是为了确认什么,他伸手将元机右手的袖子掀开,那光洁的手臂上,一块红色的胎记赫然映入他的眼帘。
        易凡之惊得倒退几步,嘴里喃喃道:“原来你还活着,我却以为,你死了,你竟还活着,呵呵……慕青,青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09 22:25
          “只是好兄弟吗?”慕青嘟囔,眼神一点点变暗。
          “什么?”慕青说的太小声,易凡之没听见。
          “没什么。”慕青抬起头,看向前面不远处,有点点亮光。
          “兄长,他们来找我们了。”
          易凡之抬眼望去,果不其然,是来找他们的。
          “少爷,少爷!”
          “凡之少爷!”
          “慕青少爷!”
          …………
          易凡之将慕青送回来了家,而他也被易家主带回来家,罚跪祠堂,面壁思过。
          五日之后,易凡之惩罚结束,便溜出府去了后山,花了三个时辰才捉到一只幼崽火狐,易凡之抱着火狐就直奔慕府。
          “青弟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易凡之直接来到慕青的房间。
          慕青还躺在床上,看见易凡之进来,喜得一下就坐了起来,正准备下床,易凡之赶紧来到床边,阻止他:“你腿伤未愈,还是别下床走动了。”
          慕青闻言,就坐在了床上。
          “兄长,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易凡之将怀中的火狐递到慕青面前。
          看见火狐,慕青双眼发光,从易凡之怀中抱过火狐,喜道:“谢谢兄长,兄长你什么时候捉到的?”
          “就刚刚,捉到就给你带来了。”
          “兄长你真好。”慕青抚摸着怀中的火狐,满脸喜色。
          看着慕青开心,易凡之嘴角勾起,满脸宠溺。
          慕青抬起头,道:“兄长,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
          “好啊,你起吧。”
          “叫它球球吧,怎么样?”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时光飞逝,日子转眼就过去了。
          这一年,易凡之九岁,慕青八岁。
          易凡之的父母因病相继离世,易凡之被他在宫里做禁卫军统领的舅舅带到了京城,做了太子伴读。离开的时候,慕青抱着他不让他走,他好一番安慰,还说会经常给他写信,慕青这才撒了手。
          而后的几年,两人几乎每月互通一封信,直到四年后,永宁县大旱,爆发了瘟疫,易凡之寄给慕青的信,没了回信,他日夜兼程赶回永宁县,得到的消息是慕家被强盗洗劫一空,满门被屠,尸体都被大火烧没了。
          易凡之找不到慕青的尸体,只得给他立了一个衣冠冢。
          六年之后,十九岁的易凡之娶了相府小姐洪梅为妻。一年之后,洪梅便生下了一个儿子,易凡之为他取名为易慕,意为忆慕,为纪念慕青。
          此时雪国屡次侵犯夏国边境,易凡之便向圣上毛遂自荐,圣上任命易凡之为大将军,易凡之领命后,便带着自己的妻儿,远赴边关,打败雪军之后,就一直驻扎在边关,这一驻就是九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01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