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吧 关注:246,145贴子:6,906,199

回复:【原创】一米阳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2楼2019-02-21 22:2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3楼2019-02-22 00:58
      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9-02-22 00:59
        楼楼,快更,难得的周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5楼2019-02-22 17:50
          卡卡西慢慢往医院走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正在卡卡西思绪万千的时候,忽然背后有人叫住了自己。
          “六代大人?”
          他回过头,发现是医院的护士:“晚上好啊,护士小姐~”
          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到了吗?
          “六代大人这么晚,在这儿干什么呢?”
          “朋友生了点病,不是什么大事,去忙你的吧。”
          小护士点点头,转身走了。
          卡卡西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身旁的门,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推开它。
          他倚着墙,安静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了,他伸出手,向着门把。
          手还没碰到门把,门忽然从里面开了。
          “六代。”开口的是个阴沉着脸的男人。
          “木叶丸?”
          “她等你好久了。”木叶丸侧着身,卡卡西看到病床上的女孩。女孩眼睛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脸色苍白。
          “卡卡西回来了?”女孩挣扎着想要下床,她掀开被子,露出的皮肤上满是伤痕。
          此刻,卡卡西一切感情都被巨大的心疼感冲淡。他冲过去,抱住女孩。
          “雪穗,我回来了。”
          木叶丸低着头,悄悄退出病房。
          “卡卡西……怎么,怎么忽然抱我……”雪穗脸红得很,有点语无乱次。
          “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那个……是出去找你的时候,不小心摔得,没什么大碍的。”
          “以后不许这样了,”卡卡西将雪穗的头埋在自己怀里。
          “抱歉,卡卡西,给你添麻烦了。但是……你说会一直陪着我,我醒了发现你不在,怕你出什么事……”
          “傻瓜!”卡卡西放开雪穗,“我会出什么事?我……对不起,雪穗,以后我一定会说到做到,不会让你担心了。”
          雪穗听闻,把小手抚在卡卡西嘴上:“卡卡西不需要道歉,是我太任性了。”
          “那咱们都不提这个事了,好不好?”
          “嗯嗯!”
          “好了好了,已经很晚了,为了你的身体,睡觉吧。这次不管发生什么,我绝不离开你。”卡卡西扶着雪穗躺下。
          “晚安,卡卡西。”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6楼2019-02-22 18:52
            楼楼,多更一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7楼2019-02-22 20:09
              又过了很久,病床上传来小小的呼噜声。
              卡卡西看着病床上雪穗的睡颜,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离开你了。我已经受够了离别之苦……”他拿起雪穗的手,拉开面罩,轻松亲吻着,“你若真是坏人,我便亲手把你抓起来,陪你在监狱度过余生。”
              “真的吗?!”雪穗突然开口道。
              “你没睡着吗?!”卡卡西被吓了一跳。
              雪穗反抓住卡卡西的手,送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
              “嘶~”卡卡西皱了皱眉,但是手纹丝没动,没有因疼痛抽回手。
              “这样就算盖章了~卡卡西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哈哈哈哈那当然,”卡卡西揉揉雪穗的脑袋,“小丫头想什么呢,就是不盖章,我也会陪你左右的。”
              “卡卡西,这些日子我也在想自己的身份,可什么也想不起来……我到了木叶这些日子,除了那天的人体炸弹,也没有什么异常……我真的不觉得我是别人派来毁灭木叶什么的……所以,能不能不要听信别人的谣言……”雪穗有些语无乱次,“但我如果真的是间谍的话,卡卡西一定一定要阻止我,我不希望看到你,和你所爱的木叶因为我受牵连。”
              “傻丫头……”
              卡卡西看着雪穗,眼神有些迷离,他慢慢俯下身,他能感觉到自己暖暖的鼻息拂在她的脸上。
              雪穗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呆呆得不敢说话。
              “雪穗……”
              随着话音,紧接着而来的是两片薄薄的唇,炽热的吻住了自己,雪穗已经完全愣住了。
              卡卡西左手托住雪穗的头,右手与雪穗的手十指交叉。口里也不闲着,舌头轻轻翘开雪穗的牙,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二人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
              卡卡西吻了片刻才停歇,还牵出了一条暧昧的银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8楼2019-02-24 00:40
                楼楼加油,dd 趁着周末多更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9楼2019-02-24 01:40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3楼2019-02-24 15:57
                    “卡卡西……”雪穗娇羞地叫着对方的名字。
                    “雪穗,有些事情,我不打算瞒着你了。”卡卡西将雪穗抱在怀里,“你之前不是问过我吗,关于琳……”
                    “这个,你不是不愿意说吗……我不强求的……”
                    “没事,不是什么值得瞒着你的事。她是我之前的……朋友,后来被我杀死了。你跟她长的很像……”
                    雪穗感觉卡卡西说得还是有些含糊,但她却丝毫不在意:“长相是天生的,但我和她骨子里却是不相关的两个人。”
                    “嗯,我之前我确实是因为长相,想把对她的歉意,补偿在你身上,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和她不一样。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对你,已经有了爱意。这种感情,可不是仅仅长相就能左右的。
                    刚开始,我刻意压着自己,但是现在,我看到你为了找我,所受的伤,我的心竟然疼痛不已。我明白了,我的爱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明明相识不久……”
                    “这就是爱啊,卡卡西。”雪穗噗嗤笑了出来,“有的时间,就算是一面之缘,也能让人爱上对方~我第一次看到卡卡西的时候,就觉得,如果我能一直待在你身边,会非常的幸福……”
                    卡卡西松开雪穗。低头再次吻了上去,这个吻绵长又温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4楼2019-02-25 20:22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5楼2019-02-25 21:07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6楼2019-02-26 19:45
                          哎?楼楼不更了吗?加油呀!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7楼2019-02-27 21:29
                            雪穗猛地推开卡卡西:“那个……我还没准备好……”
                            “准备什么?”卡卡西戏谑道,“难道是?”
                            “不是不是!”雪穗连忙摇头,“我不是不喜欢卡卡西,只是我现在眼睛看不到,我更想,能看着卡卡西,然后……”
                            卡卡西扶额,这姑娘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瞎想什么呢,你还是个小孩儿呢。”
                            “切,我早就不是了!我是大人了!”
                            今夜却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酒馆里,木叶丸桌前不知又多了多少新瓶。
                            “小哥啊,你怎么又回来了?”店家眉头紧锁,“这钱倒不是问题,主要是喝酒伤身啊!”
                            “伤身?那你说,是酒伤身重,还是情伤心重?”
                            “……小哥你这是,被姑娘甩了吧?”
                            “呵呵……呵呵……”
                            “唉呀,小哥你又笑什么啊。我要是说实话你可别不爱听,说不定啊,人家姑娘压根就没喜欢过你,你又何必拉着不放呢?”
                            “我对她……”
                            “您呀,就别在这独自神伤了。您就算对人家掏心掏肺,人家姑娘不喜欢,又有什么用呢?还是自己看开些罢!”
                            “我对她……也没你说的那样掏心掏肺……”木叶丸握着杯子出神,“可能对于她来说,我这样的,就像是普通朋友吧……”
                            “您这能想开就对了!”
                            “谢谢了,这酒钱,明早还你。”
                            “不急,不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9-02-27 22:45
                              暖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9楼2019-03-01 08:48
                                楼楼快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0楼2019-03-02 09:52
                                  更文啊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1楼2019-03-02 22:35
                                    次日清晨
                                    雪穗睁开眼睛,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卡卡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睡得很浅,雪穗有了动静,他也马上醒了过来。
                                    “睡得还好吗?”
                                    “嗯嗯,有卡卡西陪着,我做了个好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了小时候……爸爸和妈妈,我们在一间小屋子里。”雪穗有些兴奋,“我感觉,我的记忆可能要恢复了!”
                                    卡卡西摸摸雪穗的头,双眼含笑:“小雪穗终于能回家了吗?”
                                    “卡卡西,有没有什么忍术,能探寻别人的脑海,看出那个人的过往呢?”
                                    “有是有……不过,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我也想了很多……我这次受伤,是因为卡卡西家里进了个陌生的男人……还好卡卡西不在家,受伤的只有我,但是下一次,可能卡卡西就会受伤了,我不想这样。”雪穗倔强地抬起脸,“所以我想赶快恢复记忆,不想把卡卡西卷入莫名的危险中。”
                                    “傻丫头,”卡卡西轻轻拥雪穗入怀,“记忆这种事,顺其自然就好。你若不想我出危险,那就天天待在我身边……因为,没有你的地方,对我来说才算是想要逃离的险境。”
                                    “卡卡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9-03-03 21:4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9-03-03 22:28
                                        接着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4楼2019-03-03 23:35
                                          顶啊,楼楼快点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5楼2019-03-09 14:2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9-03-10 11:03
                                              卡卡西守在雪穗身边,所以雪穗睡得很踏实。
                                              等转天早上醒来,一阵食物的香气传进雪穗的鼻子。在雪穗睡着的时候,卡卡西准备了早餐。雪穗鼻子酸酸的,卡卡西扶起她,喂她吃了早饭。
                                              “卡卡西,我眼睛上的绷带,可以拆掉了吧?”
                                              “还不行,你的眼睛似乎是因为诅咒……不要随便拆开。一会儿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
                                              “不,不,不用检查了!”雪穗连忙拒绝,“我不太喜欢别人在我身上查来查去的,既然是因为诅咒,那找到那个男人就行了吧?”
                                              雪穗说的似乎有道理,还是应该从诅咒入手。“雪穗对于袭击你的男人有什么印象吗?”
                                              “他,似乎很恨我……”
                                              卡卡西若有所思。
                                              “卡卡西,你昨天自己走掉,是不是因为很重要的事啊?”雪穗小心翼翼地说,手轻轻拉着卡卡西的衣袖,“还没解决吧?”
                                              “不,不是什么大事,放心吧。”
                                              “我知道的,是很重要的事,要不然卡卡西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但是现在我真的没事了,卡卡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雪穗懂事地点点头,故作坚强,“嗯嗯,我自己没事的!”
                                              “雪穗……”卡卡西顿了顿,欲言又止。
                                              “嗯?”
                                              “其实,确实是很重要的事……”离真相已经很近了,那个少女,就是所有事件的突破口,“但是我更怕,我走了之后,你出什么危险……”
                                              雪穗听闻,“噗嗤”笑了出来:“不会的,你去吧!我不会再出事了,我会乖乖等卡卡西回来!”
                                              “可是你现在这样,我实在放心不下……”卡卡西揽雪穗入怀。
                                              “我待在医院里,他还敢当着那么多人袭击我吗?”雪穗把头靠在卡卡西胸上,这么说着,一滴泪却从着绷带的缝隙中滑落。可卡卡西没有看见。
                                              “那,约好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当然喽~约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9-03-15 22:37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9-03-21 14:46
                                                  “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但还是需要调养调养。”小樱为少女穿上白色的病服。
                                                  “谢谢你了……你可以教我医疗忍术吗?至少,我会医疗忍术的话,受了伤可以给自己治疗。我不想再一无是处下去!”
                                                  “这个还是等卡卡西老师回来再说吧……”
                                                  “求你了!”雪穗握住小樱的手,哭了出来,“我真的不想在拖他们的后腿了!木叶丸和卡卡西,总是保护我,我也想着哪天,自己能保护他们……”
                                                  雪穗的眼泪打湿了眼睛上缠着的绷带。小樱想起了当初的自己,也是一样的无助,试图追上奔跑着的两人的步伐。
                                                  “好吧,那也得等你眼睛好了。”小樱拍拍雪穗的肩,“要加油啊,为了重要的人!”
                                                  “嗯嗯!”雪穗重重的点点头,“谢谢你!”
                                                  “看到你,总感觉有一点我当初的影子……”小樱喃喃到,然后又“噗嗤”笑了出来,“都是以前的事了……你现在,是不是喜欢卡卡西啊~”
                                                  “我……我没有啦……”雪穗口是心非,脸已经红的不行。
                                                  “喜欢就要大胆的说出来呀!”小樱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要不然对方怎么知道你的心意呢?不过嘛,你跟卡卡西老师,年龄是不是相差太大了?你比我还小啊……”
                                                  “不是这样啦~”雪穗没好意思说出自己跟卡卡西已经接过吻了。
                                                  “也是,对于爱情,一切都是不合理的。”小樱抬头看着天花板,微微笑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
                                                  雪穗看不到小樱的表情,但从声音中能听出小樱很高兴。“能给我讲讲卡卡西以前的事吗?”她试探着问。
                                                  “当然了~就从那件事开始吧!”小樱开始讲起来。
                                                  与此同时,卡卡西追着忍犬一路留下的标记,来到了一个斗技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9-03-30 11:17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9-03-30 20:5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9-03-30 22:13
                                                        顶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3楼2019-04-20 21:10
                                                          看来是自己记错了。御屋城炎只是一个观众。
                                                            上次的人体炸弹,是血之池一祖做的,风心是帮凶,这点应该是没错的。这两个人都曾经是御屋城炎的手牌。鸣人应该已经派人去水影那里了吧,上次那个叫千乃的血龙眼的小女孩,应该是在雾隐村。
                                                            根据千乃的女孩的讲述,血之池一族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可废墟里的人体炸弹又是怎么回事呢?
                                                            果不其然,一直到最后,御屋城炎都没有出现。
                                                            卡卡西也不关心手牌最后的交接,于是偷偷往幕后跑。
                                                            幕后是手牌们休息的地方。
                                                            “先生来带回自己的手牌吗?”他听到工作人员跟一个男人说话。
                                                            “我来带回岚水,他怎么样了?”听起来,这个男人就是第一个挑战的小野先生。
                                                            “还可以,乱没有下重手。”
                                                            工作人员带着小野去了一个房间,卡卡西躲躲闪闪跟在后面。
                                                            然后他就听到房间里有瓶子破碎的声音。
                                                            “我养你有什么用?让你第一个出场,我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你就这么给我丢人?!”
                                                            岚水和乱的比赛卡卡西看了,虽然乱最后赢了,但是岚水也很强,要是在培养几年,绝对是一个很厉害的忍者。
                                                            房间里除了小野一直在骂,另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忽然。房间里,小野发出一声惊叫。“啊!!!”
                                                            怎么回事?以卡卡西的猜想,是岚水受不了小野的辱骂,反击了。小野只是个富豪,怎么可能打得过忍者。
                                                            这声尖叫仿佛是一个分水岭,空气忽然安静起来。
                                                            卡卡西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他猛地踹开门。
                                                            岚水和工作人员都不见了。
                                                            只剩小野一个人,对着窗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9-04-20 21:1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5楼2019-04-21 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