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同人吧 关注:25,884贴子:499,248

【原创】《拎着我崽进假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短篇集,CP目测狗崽 博晴 酒茨 blablabla
阴阳师的短篇和段子以后都放在这里√

太懒没有镇楼图【ntm】

目录】①够了,穷狗
②你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③撩你哦,大天狗
④时光回溯
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4 19:53
    《够了,穷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4 19:53
        1.
        我是安倍晴明,是个阴阳师。
        脸黑,手黑,身废的那种。
        这个世界有很多阴阳师,很多个安倍晴明,还有很多个小神乐,很多个源博雅。
        而我只有一个崽子相依为命。
        
        然后今天我的崽子居然跟我说:“主人,我好像喜欢上别人了。”
        
        我捧着花了六个小时刷出来的太鼓,表面上微微一笑,内心里波涛汹涌。
        
        woc???所以你以前都没喜欢过我么???
        你那英俊潇洒温柔多金——啊不,虽然不多金但也对你掏心掏肺的主人???
        谁给你升的六星???
        谁给你打的御魂????
        你看旁边姑姑鸟还在那里哭呢?????
        
        “这么说,”我开口道,“你不喜欢主人了么?”
        
        啊不不不,主人。狐狸崽子摇着尾巴,眼睛亮亮的看着我,举起一个爪子看了看,又举起另外一个爪子看了看,这个喜欢,和这个喜欢,不一样……
        
        我的嘴角在抽搐,就差往我自己头上贴个清心符了,盯着这丫低头吐着舌头数爪子的样子,也不想伤这个二秃子的心,就咬着牙关温柔道。
        
        “那,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源博雅吗?”
        
        “啊,”自家二秃子抬头摇着尾巴到,“他是一条狗。”
        
        我:“……”
        
        2.
        春天到了。
        我一边练字,一边由着自家狐崽子举着悬赏牌在樱花树底下打滚。这只狐狸毒性颇深,其他式神都只能在结界里凑一堆玩狼人杀,只有这只二秃子受专房之宠,能天天和我呆在一块儿。
        
        ——而且这蠢狐狸还不领情。
        
        “主人,”二秃子在扑樱花,“我们什么时候去斗鸡啊。”
        
        “没到时候呢。”我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
        
        斗什么鸡?斗什么鸡?知道我们连低保都拿不了么?还斗鸡?
        你一只狐狸,天天想着斗鸡??你是鸡么??给我喔喔喔一声???
        
        过了一会儿,这只又来,毛茸茸的脑袋蹭在我膝边。
        
        “主人。”他歪着脑袋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斗鸡啊?”
        
        我强忍着蹂躏他的脑袋的冲动,一字一句的说:“怎么,想见谁吗?”
        
        他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
        
        “主人你看,樱花开了!”
        
        我看着这丫两只爪子抱着悬赏牌挡着脸,心里就一阵哀戚,抽着嘴角慢慢到。
        
        “这不是樱树开花。”
        “——啊?”
        “这叫发春。”
        
        3.
        我是个废柴阴阳师。
        
        痛恨一切ssr的那种。
        
        而今天我要去斗鸡了,战前我抚摸着我那黑黑的头框,仿佛他能够赐我力量。
        
        然后我的废草拖着她那已经萎掉的蒲公英从我面前走了过去。
        我:……
        
        然后我那贫血患者打火机慢慢的飘了过去。
        
        我:……
        
        紧随其后的是蹦的奇慢的挥舞着咣当咣当套圈的兔子。
        
        我:……
        
        还有因为没升成六星还在生者闷气鼓着腮帮子的姑姑鸟。
        
        我:……
        
        最后是我那无比兴奋蹦的比兔子还高的二突子。
        
        我:……
        
        我低头拍了拍衣服,做好了今日被打死的准备。
        
        4.
        按照惯例,战前我会开一个战备会议,大家在挨揍前先分享一下防被打经验。
        
        贫血打火机含着泪垫着脚去拉兔子的爪子,嘴里喃喃道:“我给你火,你不要套圈,不要套,不要,不要!”
        
        ……够了打火机,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
        
        然后打火机含着泪又来拉废草的手:“我给你火,你要记得救我,要记得,要,要!”
        
        ……够了我的机,你会活的好好的。
        
        最后打火机蹒跚到二秃子面前,神态真诚,言辞恳切:“我的狐,你要记住,我给你火,你就——”
        “不要二突!”
        
        众人异口同声。
        
        “啊……啊哈哈哈哈。”狐崽子不太好意思的挠挠自己的毛,“哎呀……我知道了。”
        
        
        5.
        其实说起来,今天的斗鸡运气其实还算不错。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到了周末没人再上分了……
        反正全程就是自家式神在闹腾——
        
        姑姑鸟在叫:“火!火!火!”
        兔子在叫:“火!火!火!”
        二秃子在叫:“火!火!火!”
        草爹在叫:“火!火!火!”
        
        打火机在叫:“滚!!!”
        
        然后崽子很争气的一个排山倒海式N连突,对方连着线的残血众妖怪全线阵亡。
        
        ——还有个咸鱼王!非洲人的胜利!
        
        ——啊!居然还上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4 19:54
          6.
          我看着这来之不易的低保单,仿佛手里拿着片金子。
          人生不能再美好了。
          
          自家式神们围着我叽叽咕咕。
          
          “要不要吃点什么庆祝一下?”
          “一人一个红蛋?”
          “——好小气呀。”
          “那……黑蛋?”
          “我们买的起么……”
          
          我:“……”
          
          强行微笑,故作轻松。
          
          “不就是个低保么。”我轻描淡写的说,“没什么了不起的。”
          
          “哦,那我们待会儿再输几盘?”
          “就是啊突然到了这么高的位置好不适应啊。”
          “感觉还是原来那个段位好点吧……起码被打还不那么疼……”
          “也是哦……”
          
          “……都闭嘴。”
          
          7.
          然后接着斗鸡的时候,就出了点岔子。
          
          我发现从斗鸡一开始这只狐崽子就一直在蹦。
          ……你又不拉条瞎蹦啥你这玩意儿。
          
          然后我一抬头,看见对面站着一源博雅,又一低头,看见源博雅下面有只大天狗。
          
          明白了。
          
          这时候对面好像也看出什么不对,隔着斗鸡台问我:“你们家狐妖怎么一直蹦?”
         
          “不用理他。”我道,“发春。”
          
          8.
          今日的二秃子仿佛二次觉醒,接连突死了对面的所有辅助,就剩下一个光溜溜的源博雅和一只到现在为止还没说过话的狗。
          
          对面源博雅好像惊呆了,过了一会儿才跟我说,“你们家的妖狐,很厉害。”
          
          哦,啊,是啊。我抖着嘴角看着这丫化爱情为力量的秃狐狸,就看他怎么对付这只狗子。
          
          果然,一开始的突击小钢炮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二突,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白字!
          
          哦能在98%的概率里找到那剩下的2%崽子你还真是不容易啊!
          
          这只狗有什么好的!我也是狗啊!单身狗难道不比大天狗好么!!!
          
          对面的大天狗像是低了下头,眼神平淡而温和,然后就一言不合开大,一阵狂风袭来,我就看见我眼前黄字一个个争先恐后往上窜。
          
          全员,卒。
          
          我:???
          
          9.
          几乎所有人揉着自己的腰表示快被那只狗子的妖风扇废了,而自家妖狐一边揉着腰一边道:
          “我刚刚飞起来了!”
          
          ……
          
          滚,你这败家狐狸,滚。
          
          10.
          “主人,为什么妖狐只能便成人,不能变成其他什么的?”
          “嗯?比如说?”
          
          “大天狐。”
          
          “……”
          
          我微笑着看着这只真诚的狐狸,心想我一定要把这事儿讲给你爸妈。
          
          11.
          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自家这崽子居然不是单相思,这一狐一狗私下早有交流。
          
          “你们是怎么遇见的?”我倒是很好奇这个。
          “哦,那一次我在结界边上午睡,他路过,风把我扇醒了。”
          
          “……扇?”
          
          “嗯,他们主人为了赚钱,让他兼职跑快递,反正是用风吹,很快就送到了,顺风快递,值得拥有。”
          
          “他好不容易的,除了跑快递,还要兼职做狗工滚筒洗衣机。”
          
          ……说话就说话打什么广告啊喂。
          
          “嗯……”我慢慢扇着扇子,心想这年头居然有和我一样穷的阴阳师,真是不一般。
          
          “后来呢。”
          
          “后来他每次路过的时候,都会顺手送我点东西,狗粮……什么的。”
          
          喂狗粮是给狗吃的好么!
          
          12.
          在妖狐的软磨硬泡下,我厚着脸皮去和那个源博雅成了好友,自此结界可以互换以后,这两只就一发不可收拾。
          
          自家狐崽子再也不乖乖在庭院里蹲着了。
          
          我就看着别人家的狗子坐在我家的樱花树下面,一个风刀过去,樱落如雨。
          
          自家狐崽子靠在他旁边笑的比樱花还粉。
          
          ……我一个小拳拳砸自己胸口。
          够了,你已经给你的主人造成了太大的伤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4 19:55
            13.
            我去找穷鬼源博雅商量这一狐一狗的事。
            
            他说:“哦,那过几天我来下聘?”
            
            ——聘你二大爷,我就这一只狐狸,还想嫁到你家?你怎么不把你家狗子送过来啊!
            
            我说:“这样怕是不太好。”
            
            “嗯,也是。”源博雅点了下头,“正好我也没有聘钱。”
            
            我:“……”
            
            够了,我知道你穷,不要再暴露了,够了。
            
            14.
            “源博雅,我觉得你家的狗带的不是针女。”
            
            “……啊?”
            
            “是魅妖。”
            
            “哦。”
            
            15.
            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一对没羞没臊的鸳鸯到底还是呆一个庭院里了。
            
            至于为什么,不就是……合并了呗。
            
            我还记得我看着眼前金灿灿的全套御魂还有小山似勾玉眼睛瞬间笔直。
            
            “你——”我艰难的默不作声咽了下口水,“来下聘?”
            
            “嗯,好不容易才攒到这么多。”源博雅摸着勾玉山道,“也不知道够不够。”
            
            我:“……”
            
            “我记得你好像很穷?”
            
            “对啊,为了凑聘礼,可废了我不少心思。”
            
            “其实一只妖狐也用不着——”
            
            “谁说我娶妖狐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4 19:55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4 19:55
              自古贴吧出大神(๑❛ᴗ❛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04 20:16
                《你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5 09:49
                    1.
                    我叫安倍晴明,是个阴阳师。
                    脸白,身废,一群假儿子的那种。
                    最近我发现自家茨木一直心不在焉的,做事情没精神,出去斗鸡也是,全程少女漂漂拳打不死人——哎你倒是用点力啊没看见对面的脆皮鸡在跟你嘚瑟么!炸了它啊!外酥里嫩不是正和你口味吗!还想不想吃饭了!!
                    
                    然后茨木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用自己的爪子轻轻挠了一下对方。咕咕鸟的头顶上颤颤巍巍飘了个白字出来,这鸟还很欢实的蹦哒了两下。
                    
                    酒吞都看不下去了,丫扭过头眼里有些疑虑的看着茨木,顺手给他罩了个罩子,用手敲了下他的罩子壳,示意他认真点。
                    
                    茨木恍然了一下,眼睛瞬间恢复神智一般。
                    ——好!打火机卖血!我们再来一次!
                    然后对面魍魉雪女给茨木飞了个混乱,茨木一爪子抓死了我的……打火机。
                    
                    ……掉段了啊啊啊啊啊!
                    
                    
                    2.
                    今日的总结大会有些沉重。
                   
                    我抱着我受伤的打火机伏在案上不想说话。
                    
                    没参加今天斗鸡的狐狸崽子正忙着和狗子在边上谈情,妖琴师啥事儿没有一个人在那里擦琴,酒吞大佬从不参加日常会议去平安京浪去了,小蝴蝶和莹草正在陪达摩们完,至于茨木……茨木……
                    
                    我抬头看了看,发现茨木正盯着某处视线、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茨木?
                    别说话,他说,吾在思考。
                    
                    ……思考你大爷!!思考什么!!思考你的那个爪爪能做出什么菜么!红烧加萝卜还是卤味酱香啊!我把喉咙里的吐槽咽下去,问他,
                    那,你在想什么呢?
                    
                    茨木看了我一眼,又四下看了看,确定酒吞不在身边后,才凑过来问我。
                    
                    吾在想,挚友的葫芦里,到底是什么?
                    
                    我:……
                    
                    酒啊!!!
                    
                    你以为是旺仔牛奶么!!!
                    
                    
                    3.
                    总结反省会变成了竞猜大会,所有妖怪都过来围成一圈,讨论酒吞的鬼葫芦。
                    
                    打火机说,既然是鬼葫芦,里面说不定是鬼啊……妖怪吸食别人的灵魂,也不是令人意外的事。
                    啊,妖狐扇子拍在手上,还是个女鬼。
                    
                    大天狗一手把狐狸崽子的脑袋按了下去,丫一本正经道,酒就是酒,没什么好议论的。
                    
                    不一定啊,我道,能喝的东西,不一定是酒……万一酒吞喜欢喝粥呢?
                    
                    咕咕鸟觉得这个问题不可理喻:可这是个酒葫芦啊!
                    
                    你还拿着把伞呢,你拿它挡雨吗?
                    
                    咕咕鸟:……这是伞剑。
                    
                    茨木一个人坐那没吭声,我被他这么一说,好奇心也被勾上来了,就顺口说了句,要不,我们问问他?
                    
                    不!茨木粗声道。
                    
                    够了你个痴汉。
                    
                    
                    4.
                    我去问隔壁的源博雅,这个人磨着茶杯盖听完了事情原委,然后认真的跟我说,你是来炫耀你有酒吞童子的么。
                    
                    ……我要不是一个温柔大气的晴明我现在站起来扯你脸蛋子信不信。
                    
                    源博雅说,酒吞的葫芦除了他自己,没人碰过,所以无人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或许以前有人知道,但是都死了。
                    
                    我手握着折扇点了点桌台,心道那这鬼葫芦,说不定还很危险……
                    
                    源博雅,我凑上前去,你说酒吞可不可能还有一个隐藏技能?
                    
                    啊?源博雅皱了皱眉,也认真的凑了过来,鼻尖几乎与我的相碰。
                    
                    比如说掏出鬼葫芦大喊一声:对面的我喊你名字你敢答应么!
                    对面:哎!
                    
                    全局完。
                    
                    
                    ……
                    源博雅静静地看着我。
                    
                    半响,他抬胳膊,伸手在我脑袋上磕了一下。
                    嗷。
                    
                    
                    5.
                    妖狐也想知道酒吞的鬼葫芦里装的是什么。
                    
                    但是酒吞童子的葫芦从不离他身,虽然想看,却也无从下手。
                    
                    于是妖狐和狗子商量,什么时候酒吞才会自己把鬼葫芦取下来。
                    
                    有可能……是洗澡的时候?妖狐晃着手中的折扇,小生洗澡的时候,再重要的东西,都会先脱下的。
                    
                    是吗。狗子用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于是当晚狗子带着妖狐去澡堂了。
                    
                    ……
                    
                    接下来的几天妖狐没去斗鸡。
                    
                    
                    ——哎等等你们不是在商量怎么把酒吞的鬼葫芦取下来的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5 09:50
                      6.
                      酒吞是百鬼之王,没人敢招惹他。
                      
                      所以事到如今,不能蛮力,只能智取。
                      
                      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的过去,拔了丫的酒塞子,看一眼就明白了。
                      
                      可惜茨木这个一根筋的,死不同意。
                      
                      吾挚友之物,尔等不能碰。
                      
                      喂是你最先想知道的好么!我还想争取一下,对面一爪子就给我举到跟前来。源博雅眼疾手快把我拽了回去,狗子挪了一步挡在我的面前。
                      得得得好说好说。
                      
                      我很服气,就放弃了。
                      
                      然后茨木像是怕我们说话不算数,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是结界里跟着酒吞,斗鸡跟着酒吞,斗地主跟着酒吞,洗澡也跟着酒吞……
                      
                      晚上睡觉的时候,半夜被子被源博雅抢走了,我被冷醒,把被子抢回来顺便起来看了下四周,狗子搂着妖狐睡得正香,莹草趴在她的枫叶上咂着嘴,酒吞和茨木都在树下休息。茨木微微侧过头去,居然还没睡,他静静地看着酒吞,视线说不清道不明的,半响,又看向了他背后的葫芦,然后垂下视线,闭上了眼。
                      
                      ……我蒙着被子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7.
                      酒吞大概觉得最近阴阳寮里有些奇怪。
                      
                      所有式神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试探,还有茨木,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和他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却显得更加生疏了。
                      
                      我看到酒吞难得的比平时多看了几眼茨木,说的话也比以前多,甚至几个小妖怪路过,还被他顺手糊了脑袋。
                      
                      他还翻了一遍日历,看最近有没有过节。
                      
                      平安京他也去的少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件。
                      
                      喝了几口酒,他还是没怎么想明白。
                      
                      还是问茨木算了。
                      
                      
                      
                      
                      8.
                      后来开二次会议的时候,我跟茨木说,干脆你直接问他好了,就你们的关系,酒吞也不可能那葫芦收了你。
                      
                      茨木张了张嘴,刚想说个不字,肩膀就被一只厚实而温暖的手摁住了,酒吞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想问我什么。
                      
                      茨木抖了三抖,我们也吓的够呛,打火机语无伦次道他他他他想问你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我接话,问问问你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咕咕鸟:葫葫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源博雅:什么药!
                      
                      妖狐:药!……药切克闹!
                      
                      ……要不是狗子拦着我真的想把这只蠢狐狸扔出去。
                     
                      
                      9.
                      酒吞反应过来我们想干什么之后,扬了扬眉,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了茨木身上。
                      
                      就这样?他问。
                      茨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酒吞又看了茨木一眼,把自己的鬼葫芦从背后取下来,一扬手抛了个弧线,茨木一伸手稳稳的接住了它。
                      
                      要是茨木这一个鬼爪把葫芦抓破了那就好玩了——不】
                      
                      酒吞道,喝。
                      
                      茨木拿着鬼葫芦没说话,只是看着酒吞,直到吧这大佬看的不耐烦了,道难道还要本大爷喂你???
                      
                      不不必!茨木咳了一声,打开酒葫芦,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液体进入喉腔的时候皱了皱眉,好像那味道也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他顺手抹了下嘴,一扬手又把鬼葫芦给抛了回去。
                      
                      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凑过去问他。
                      
                      茨木估计是喝上脸了,整个人脸红中待晕,丫摇了摇头,说了声还好。
                      
                     
                      
                      10.
                      茨木明明没喝多少,整个人就歪在树下跟喝瘫了似的,我算是知道鬼王为什么是鬼王了,道,酒吞兄你这酒……还真是海量啊。
                      
                      酒吞摸了摸下巴,道谁说吾这是酒了。
                      
                      
                      ……啊?
                      
                      吾的鬼葫芦,是随身所带的灵器,里面的东西或是酒或是毒,都凭吾自己的意愿。酒吞道,你们若想知道,直接问便是,何必费此周章。
                      
                      我……我哪知道啊。
                      
                      可是如果这不是酒,那茨木这是——?
                      
                      酒吞看了一眼我,视线又移到了茨木身上,那视线太过熟悉,分明是那天夜里茨木看酒吞的眼神,我心里抖了三抖,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
                      
                      我我我我们先撤了!
                      
                      我带着一众崽儿们落荒而逃。
                      
                      
                      
                      11.
                      
                      槽从何处取,一朝吐不尽。
                      
                      那晚整整一夜我们没敢回去。
                      
                      
                      
                      次日茨木没参加斗鸡。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5 09: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05 19: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08 17:18
                          追过来先码再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24 09:05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24 18:41
                              《撩你哦,大义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05 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