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947贴子:262,466

【酒茨】屯一屯脑洞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依旧萌新,依旧吸欧气,依旧没写完作业
我!再!也!不!飙!车!了!(可信度不高系列)
哭唧唧,我想让酒茨甜甜甜啊!我想让酒茨不ooc啊!
更新龟速,深夜脑子不清醒,我也不知道我会写点什么。。。就。。。看个热闹吧。。。
大概常会有借梗现象。。。
qwq拜托让我脱非入欧吧qwq

图无授权,侵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9 20:46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9 20:49
      红衣(起名废)
      *梗来自B站(酒茨的修罗场),觉得带感于是超想试一试√
      *大概有战斗描写
      *有鬼使黑白出场(一丢丢)
      *前期有性转,后期有黑化
      *文笔渣到吐血
      *描写顺序混乱
      ——
      酒屋中几位武士豪迈地饮尽杯中的清酒,店里的老板和客人都围着他们,把他们视为勇士,因为他们是来取当今鬼王首级的战士。
      酒已经喝下了两三坛,气氛正是热闹的时候,却闻木门“哐”地一声,不大不小,却引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望去,见门前站着一位长相娇艳的美人,那人留着一头柔顺的银白色长发,有着一双勾人心弦的金色眸子,朱唇玉齿,酥胸微露,是个标志的美人。
      “吾闻说有大人要去取那鬼王的首级,敢问是哪位勇士?”女子的声音很柔软,期间还夹着些微喘,看得出来是急急赶来的。
      酒正尽兴时来了个美人投怀送抱,任谁也无法抗拒,领头的武士挺了挺胸脯,表情骄傲地不得了:“吾等皆是。”
      “大人们真是英勇呢,”女子走上前,伴着悦耳的铃铛声,像是猫爪一样在人心上轻挠了一下,首领一时有些痴了,回过神时,她已经坐在自己身边,柔软细腻的双手捧着清酒瓶,为他斟上了一杯佳酿,“还请勇士赏脸,喝了吾敬您的这杯酒。”
      酒过三巡,众人全然沉迷在女子的举止谈笑中,她问什么便答什么。
      “敢问大人可曾知晓鬼王的样貌?”女子又往空了的酒杯里斟上佳酿,抬眸看向首领,媚眼如丝。
      首领得意洋洋地饮尽杯中的酒,对着女子笑得满面春光,“我自是知道的,那妖怪有着一头红发,有着迷惑人的俊脸,有着强大的妖力……嗝……但我们有着强大的阴阳师,虽然没有请到那位最著名的晴明先生,但我们胜在人多和武器上……”
      众人皆呼妙,那女子的眼睛却忽地锋利起来,一瞬间眼白像是被墨染了似地变得污浊,反衬得金色的眸子更加耀眼了,只是女子藏得迅速,众人又沉迷酒色,无人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压迫感。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9 21:02
        我知道我是个废人(咸鱼),总之心绞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9 21:13
          哇哇哇,喜欢诶,修罗场虐得我不敢给茨木穿皮肤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9 21:58
            果然女体茨萌萌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10 10:25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10 18: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10 22:22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11 14:20
                    嗯。。。修仙的我终于撸完了作业,,,关于文。。。我下一章想傻白甜。。。【首先你要写完这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12 01:24
                      宛如流水账的一更
                      【注:叙述紊乱,大概就是无数片段串成一个故事,希望不乱。。。“——”为间隔】
                      (我想要码小甜饼!!!)
                      —正文接上—
                      ——
                      “挚友!”
                      熟悉的声音自远而来,酒吞不用睁眼也知道是那个聒噪的银发大妖怪,只觉心中一阵不耐烦,想都没想便吼了回去:“闭嘴!”
                      “可是——额!”
                      还在说话的人的喉咙突然被人狠狠掐住,空气一瞬间被阻绝个干净,茨木一瞬间失去了声音,只剩下几声痛苦的气喘。
                      “本大爷叫你闭嘴,”那双紫色的眸子此时正恶狠狠地瞪着喘不过气地茨木,同时释放出来的强大而危险的妖力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他的声音像是寒日里的北风一样冰冷且毫无感情,让茨木不自觉地颤了一下,“否则我让你再也说不出话。”
                      放在以前,嗜战的茨木一定会因为这强大的妖力而兴奋地要求酒吞与他打上一架,但今天他只是顺从地低下头,随着脖子上的力道的减小而跌坐在地上,出奇的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微风似乎停了,酒香似乎淡了,酒吞再次醒来时,身边茨木的位置已经被位女妖代替了。
                      这女妖酒吞是认识的,常跟在鬼女红叶身边的那个。
                      “酒吞大人,红叶邀您到枫叶林一同饮酒作乐。”
                      ——
                      此时那个只肯臣服于鬼王的银发大妖怪正以一种近乎祈求的姿势跪在晴明面前,而晴明面露难色,有些犹豫。
                      “恳请晴明先生答应吾。”
                      “茨木童子,你应该知道的,生死劫是躲不过的。”晴明合了扇子,也跪坐下来,既然茨木不想起来,他便同他一起坐下。
                      “吾明白,所以吾要替挚友去。”茨木在提到挚友时眼底溢出一丝柔情,只是被崇拜遮得隐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酒吞童子可曾知晓?”
                      “……吾友乃是鬼王,自是不会畏惧生死劫的,只是大江山不能没有吾友,吾只是个无名小卒,能帮助吾友是吾的荣幸。”
                      “我明白了……”晴明叹了口气,“你寻个理由引他过来,我会设下结界的的。”
                      “吾已经拜托鬼女红叶邀请吾友了,劳烦晴明大人了。”如愿以偿的茨木站起身,冲着晴明行了个礼,“吾还有些要事要做,告辞了。”
                      此次离别即为永别。
                      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却无人捅破的事实。
                      ——
                      女妖的手灵巧又柔软,细细地帮茨木将那一头耀眼的银白色头发染成艳丽的酒红色。
                      大江山中女妖无数,其中不乏有能歌善舞,心灵手巧的,所以茨木便挑选了个手最巧的,帮自己染发扎头发,帮他装扮成他最向往的那个人的样子。
                      酒红色的头发高高束起与酒吞有了几分相像,茨木又换下了身上有些残破的战甲,穿着新铠甲的他站在镜子面前打量了一番,忽然想到了什么,将跟了自己大半生的铃铛取了下来,递与那女妖。
                      “告诉大江山的所有妖怪,明日你们不论听到了什么,闻到了什么,都不许出来,好好藏在隐秘的地方……这铃铛……如果可以,吾希望你能帮吾埋在樱花树下……”
                      女妖捧着手中的铃铛,觉得它温热得舒服,她不明白茨木为什么要将这有些强大妖力的铃铛埋了,抬头欲询问时,却被茨木眼中复杂的情绪惊得呼吸一滞,愣了许久,才问道:“茨木大人要离开吗?”
                      “……大概吧……”吾得去一个离挚友很远很远的地方。
                      接下来,茨木又絮絮叨叨地告诉女妖哪片地是专门用来种植酿酒用的粮食,哪有个什么地窖里藏着什么酒,哪坛子酒是酒吞最爱喝的……
                      只是这么多话里,唯独没有他自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12 20:40
                        我为什么要尝试自己不擅长的虐文(别一副好像擅长甜文的样子)
                        是不是又ooc了。。。
                        希望如果真的写到战斗场景可以稍稍帅气一点qwq
                        我继续撸作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12 20:42
                          沙发!楼楼加油哦^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12 21:09
                            求别虐茨木小天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12 21:10
                              虐!!死渣男哼!!!心疼我茨木小天使QwQ分享一只帅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12 22:11
                                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4-12 22:20
                                  已收藏,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4-12 23:09
                                    加油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4-13 08:50
                                      红衣终于码完了,我也不知道结局是什么鬼系列(趴)
                                      我果然不适合撸文……
                                      好吧,楼下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4-13 21:16
                                        死会儿
                                        ——
                                        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大江山上更是笼罩着一片诡异的血红色。
                                        大江山上的大小妖怪都按照茨木的意思,或躲在山洞里,或躲在地下,看不到陆地上的一切,但看不到不意味着听不到。
                                        他们听着千千万万的脚步声,闻着或强大或平凡的人的气息,觉得头皮发麻。
                                        宫殿之上,大妖怪倚靠在第一把交椅上,用手撑着下巴,他看着众人,微微勾起唇角,笑容中是数不尽的狂傲,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千军万马,而是几个小孩子的玩具。
                                        那妖怪有着一头红发,迷惑人的俊脸,强大的妖力……
                                        “吾名”
                                        那妖怪的声音低沉且危险,金色的瞳孔里寒光遍布。
                                        “酒吞童子。”
                                        ——
                                        那妖怪太过强大,不论是力气还是妖术,都是巅峰般的强大。
                                        对他来说,掰断人的脖子只是动动手指的事。
                                        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腥臭味,无数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血液的味道引得大小妖怪们兴奋起来,但是他们很安分地继续躲着,当然,除了茨木。
                                        至此为止,茨木只受了点皮外伤,脸上和战甲上骇人的大片血迹都是人类的,他像是匹野狼,一点一点吞噬着人类军队。
                                        领头的将军冲着最后方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开始B计划。
                                        ——
                                        空气中的味道越发的不对劲了,茨木那仿佛用不竭的力气被一点点强行脱出体外,到最后连呼吸都是费力的。
                                        但他没倒下,依旧站在最高的顶点,以酒吞的形态站在世界的顶峰。
                                        他杀红了眼,却也用尽了力,第一个破绽的出现让他腹部狠狠挨了一剑。
                                        剑体穿破战甲刺破肌肤越过脊椎从背部刺出,这是第一剑,也是死亡的第一步。
                                        破绽越发的多了,身上的伤也越发严重了,直到将领的破魂剑穿过喉咙,茨木才缓缓闭上了早已失神的眼睛。
                                        果然还是远不如挚友啊……
                                        一切反抗绝于此,茨木跪倒在地上,一点一点失去着呼吸和心跳。
                                        这个过程很漫长却不怎么痛苦,因为他的思绪飘得很远,仿佛回到了生命的起点。
                                        出生时抛弃他的父母的脸像是隔了层纱,第一个叫他“鬼子(zǐ)”的人的脸也模糊不清,第一次在水中看到的自己的鬼面也因涟漪混乱不堪……而初次见到酒吞时的画面,一切都清晰得仿佛触手可及。
                                        “你个小鬼头这么晚不回家在干什么?”
                                        “……”小孩低着头,绞着手指默不作声。
                                        “怎么不说话?”高大的妖怪蹲下身子拉着小家伙靠过来,才看到他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只是倔强地不肯滴下一滴,酒吞顿了顿,揉了揉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和本大爷一起去大江山吧。”
                                        意识到自己失魂落魄的灵魂遇到了第一个可以依靠的妖怪,小家伙怔怔地看着酒吞,阳光晃得他看不清他的笑。
                                        “汝不会丢下吾吗?吾没有家,没有钱,什么都不会,是鬼的孩子,还……”
                                        没想到这小家伙开口就是话唠啊……
                                        酒吞觉得有意思,把小家伙抱进怀里,往着大江山走。
                                        “鬼的孩子和大妖怪不是正好?”
                                        “可是吾现在什么都没有……”
                                        酒吞顿了顿,改为一只手抱着小家伙,另一只手在空中摊开,上面浮起一小块亮光,照在茨木脸上,暖暖的。
                                        不久,亮光散去,是一串铃铛脚链。
                                        “有了这串铃铛,你就是大江山的大妖怪,本大爷的小妖怪。”
                                        心跳彻底停止前,因失血过多而冰凉的双脚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温暖,对了……那串铃铛已经取下了,吾已经不再是大江山的大妖怪,也不是酒吞童子的小妖怪了……
                                        【吾现在什么都没有……】
                                        ——
                                        枫树林的歌舞宴席格外热闹,只是晴明的结界维持得很辛苦,因为大江山处的妖力过于强大,他此时已经有些乏力了。
                                        酒吞从一开始就很不在状态,注意力并不集中。
                                        他在寻人,只不过寻的不是红叶,而是那个今天安静过头的茨木。
                                        “叮当”
                                        熟悉的铃铛声由远及近,透着急促和慌张,清明循声望去,与酒吞和红叶的视线一起交于远方。
                                        “酒吞大人!”少女的声音很清脆,只是染着哭腔,站在结界外拍打着结界。
                                        不是熟悉的“挚友”,酒吞皱了皱眉,放了酒杯。
                                        晴明开了结界,女妖便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与之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酒吞大人,救救茨木大人吧!”狼狈的女妖手里紧紧攥着茨木的铃铛,铃铛依旧暖暖的,只是失了柔和的光,“他们……他们……”
                                        还未等女妖说完,鬼使就出现在她身后,鬼使黑的声音很清冷,听上去冰冷且毫无感情:
                                        “茨木童子已经死了,我们甚至没办法找全他的灵魂。”
                                        “哗啦”一声,酒吞突然的起身动作将面前桌子掀倒在地,酒菜撒了一地,他瞪着鬼使黑,眼中是满满的愤怒:“别他妈的瞎说话!本大爷的妖怪还没有这么早死的!”
                                        “……是真的,”晴明的声音异常平静,他看着怒火中烧的大妖怪,眼中没有一分一毫的畏惧,“没人能躲过生死劫,哪怕是鬼王,所以他替了你。”
                                        绝望。
                                        狂妄自大的鬼王脸上第一次浮现出这样的表情,一旁的女妖也受不住打击,攥着铃铛跌坐在地上哭画了脸。
                                        “那伙人还没走远……”鬼使白终归是少了些决绝,他的声音不大,却让酒吞听得真切。
                                        原来绝望的人力量会如此大。
                                        酒吞童子对着想动身去找茨木的妖怪们吼道:
                                        “都给本大爷站住!”
                                        他将茨木的铃铛拿过来,拿在手里,温热的铃铛却暖不了冰凉的手,酒吞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温柔,将它贴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13 21:23
                                          他将茨木的铃铛拿过来,拿在手里,温热的铃铛却暖不了冰凉的手,酒吞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温柔,将它贴在胸口上,声音轻柔得很:
                                          “本大爷的小妖怪只能由本大爷自己接回家。”
                                          ——
                                          那天,空气中的血腥味格外浓重。
                                          那天,人类的军队死伤无数,无一人幸存。
                                          那天,酒吞抱着茨木,像几百年前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天,鬼王的表情第一次那么柔和。
                                          那天,茨木的一切都是如此冰凉。
                                          ——
                                          “嘶——”
                                          第一次做针线活的酒吞又扎破了手指,但他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缝补着。
                                          “你已经缝了三天了,稍微喝点水也是好的。”
                                          酒吞将最后一针缝好才回了句似乎没什么联系的话:“我希望他可以完完整整地离开。”
                                          酒吞抱着怀中安静的大妖怪,却只能感觉到越来越不真切,他便越来越紧地抱着,直到最后只剩下满怀空气。
                                          “三天果然太短了……”丢了东西的鬼王坐在树下,手里握着大妖怪的铃铛,眼中一片茫然,嘴里又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短到来不及说我爱他。”
                                          —END—
                                          【注:私设妖怪的遗体在三天后自然消失(省的买墓地系列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4-13 21: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13 21:24
                                              哭死了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4-13 21:28
                                                一嘴玻璃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4-13 21:53
                                                  买墓地。。。。原谅我全程心中没有一丝伤感,看到最后还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4-13 21:53
                                                    毕竟我是一个喜欢虐的奇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13 21:54
                                                      下一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小甜饼
                                                      大明星们的日常生活什么的
                                                      甜到飞起(能齁死
                                                      啊,作业好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4-13 22:01
                                                        表示。。看到“鬼子(zǐ)”真的笑了
                                                        大大还我眼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4-13 22:56
                                                          嗯。。。嘴上说着不要到身体很诚实地宠媳妇的酒吞x嘴刁手懒每日等投食爱酒吞到恨不得挂在他身上称为挂件的茨木的日常,你们萌不萌昂qwq
                                                          拜托回个话qwq
                                                          我真的不能再碰虐了,太毁了qwq
                                                          干脆试试玛丽苏吧x
                                                          拜托如果有小天使看到请回复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13 2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