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画吧 关注:97,920贴子:4,407,109

【韶画莫负】今年的清明番,是一个关于遗忘、遗憾、扼腕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血泪染成红杜鹃。
日暮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前记


回复
1楼2017-04-14 00:20
    第一幕:




    大山里,错落无序的茅草屋,几亩薄田前,花千骨推门而出。


    她一身粗布麻衣,利落地提起一桶水浇到田中。


    这几日天气好,刺眼的太阳晒着,几滴汗在平平无奇的脸上凝结。


    过路一个樵夫打扮的青年人,傻乐着和她招呼:“花妹子,又在忙啊?”


    放下手里木桶,花千骨笑着应:“陈大哥,这么快就祭祖回来了?”


    “是快,我爹就怕清明当天下雨,才提早去,结果热的臭要死,嘿嘿……”青年人挠挠头,扭捏地从怀中掏出一朵簪花递过去,“妹子,这花给你。”


    花千骨看了一眼,摇头:“大哥还是拿给春荷妹吧,她一定喜欢。”


    青年说话结巴:“花妹子,我,我对春荷妹子她……”


    她却不再听,提着木桶走了。


    青年看着她的背影,带几分恋慕,无奈离去。


    花千骨,回绝了不知村里多少大娘的巧嘴,久了也就没人给她说媒了,毕竟她也没什么特别。


    但他总觉得她不一样,和村里的姑娘都不一样。




    是夜,花千骨喂了笼子里养的鸡鸭,收拾了一番准备上床。


    已经四月的天,她床上还是冬天的厚棉被,身上没什么重量感,她觉得不安全。


    睡前,她想着家里余粮快吃完了,明天要捡鸡蛋去换些米来。


    收起回复
    2楼2017-04-14 00:20
      第二幕:




      血洗的长留大殿,空中厮杀的仙人,呼吸间弥漫着血的味道。


      断念剑不知斩下第多少个魔族的头颅,花千骨勉力撑着一口气,满是坚毅神色。


      这是第十三日,师父,仙门真的要撑不住了。


      不过一月前,新的魔头降世,仿佛就是为了毁灭六界而来,残酷的术法无人能破,更有‘无限重生’的能力。


      这能力竟能轻易传授投靠他的妖魔,他的党羽像瘟疫一样在魔界蔓延。


      察觉不对,杀阡陌率兵平叛,几次有机会杀了他,却在他不断的重生中被耗到油尽灯枯,最后竟被发现破绽,捏碎了魂魄。


      至此妖魔二界已彻底是魔头的天下,不服者死伤大半。


      消息传来,花千骨甚至来不及好好的哭一场,因为人间已成地狱。


      生灵涂炭岌岌可危,守护苍生是仙界最首要的事。


      可重生的能力太可怕了,所有妖魔,哪怕是再不起眼一个喽喽,你都无法将他杀死。


      杀不死他,他总有办法杀了你。


      长留山义不容辞冲在最前线,不过几日上万弟子折损过半。


      白子画闭了关。


      无限重生,与不伤不灭总有异曲同工之处。


      哪怕一丝希望都是他们现在的救命稻草。


      收起回复
      3楼2017-04-14 00:20
        第三幕:




        把身前数十个黑影追杀殆尽,花千骨用剑支着自己不至倒下,等着他们下一次重生。


        没有人可以分担,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处境。


        终于,一袭白衣飞身而下,漆墨般的天空倏然被照亮。


        惊喜转身,花千骨高声叫师父。


        左边脸颊一凉,一个重生的魔族用钢叉在她脸上划下深可见骨的伤痕。


        花千骨吃痛踉跄一步,断念出手,速度不及出现在她身前的白子画。


        被他拦腰抱住,疼惜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横霜剑宛如一道冰棱,划破那魔族的心脏。


        一刻,两刻,倒下的魔没有再复活。


        瞪大眼睛,花千骨有狂喜的不可置信,劫后余生的庆幸,声音颤抖着:“师父你成功了?!”


        红颜染血,美的凄艳。


        指尖拂过她不住淌血的伤口,须臾出现的银光转瞬消失,白子画狠狠阖眸。


        “嗯”了声,用毕生力气抱住她,他御风去寻魔头真身所在。


        既决定了那么做,他没有失败的退路,面对天下万民,由不得他狂妄自负——


        有多少灵力,都要留着。


        师徒俩多年的默契,花千骨开口:“那魔头被师伯师叔联手困在后山,大殿都是魔兵,他们过不来我们过不去,不知战况如何。”


        不会太乐观。


        几不可见地点头,白子画携着她,带万里冰封之势。


        靠在他怀里,花千骨也不觉脸上疼痛,知道不是时候却还是忍不住说出来:“墨然受伤了……”


        她吸吸鼻子:“依然太拼命,两日前她为了救人,有魔族偷袭无暇顾及,墨然离的最近,直接扑过去做了肉盾。”


        眼里出现了不一样的情绪,白子画速度不减:“严重吗?”


        “伤的不轻,只能寻就近的丹药给他,逸遥和栀然在一旁护着。”


        依然虽则愧疚难当,但她身上的担子,无法只为墨然一人停留。


        “你照顾好他。”后山将近,白子画低眸再看她一眼,下一刻千丝万缕的情尽数敛去。


        不觉他话中深意,花千骨点头。


        收起回复
        4楼2017-04-14 00:21
          第四幕:




          从后山缠斗回长留大殿,白子画白衣浸血,出手即是死招。


          自身防御未开,对方同样狠绝的招式打在身上,流血片刻便能听到血肉生长的声音。


          魔头同样。


          以他的修为要压制魔头并不难,杀了他亦不难,可谁都拿无限重生没办法。


          除了他。


          摩严与笙箫默在近处为他护法,再远处,花千骨与其他众弟子继续斩杀魔族。


          太过混乱的局面,他遍寻不到她小小身影。


          永生永世,不曾想食言的是他。


          再出手,白子画周身冰寒杀意蔓延,魔头终于现出慌乱之意。


          “白子画!无限重生的魅力谁能档的过,你也深受其益不是吗?!你我本互不相干,更不该是敌人!”


          白子画充耳不闻,抬手一剑穿心。


          献献血自魔头口中喷涌而出,他嗤笑着看他:“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不杀你,你阻止不了我重生!”


          “是吗?”


          白子画不带一丝波澜,没有人看清他下一个动作,横霜剑已刺入他的胸膛。


          人群中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师父!”


          面前数十个魔兵,花千骨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眼看即将被包围,幽若强破进来为她退敌,心急如焚:“师父你过不去的!”


          她抬头,声音发飘:“尊上不会有事的。”




          空中,魔头阴测测的脸上写满不甘:“和我同归于尽,你有什么好处?”


          白子画不答,骤然失效的神谕,先前所受的伤一点点显露在他身上。


          不是很疼,起码不如绝情池水的伤疤疼。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无限重生’‘不伤不灭’,万变不离其宗,都是逆天而行的事。


          这样的能力落在这样的魔头身上是六界最大的灾难,却不是死局,因为有他,所以不是死局。


          让两个身怀此技的人去硬碰,自相矛盾一样,若二者俱损,则可破。


          二者俱损,同归于尽,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除却这个能力,魔头很快委顿,本要一点点消散的魂魄被白子画捏在手中。


          “你很喜欢捏碎魂魄是吗?”


          语毕手背青筋暴起,被捏碎魂魄痛不欲生的吼声响彻天际,魔头魂魄化作一团黑烟弥散。


          得他传授的魔族,无不自焚身亡。




          白子画跌坐在云头,看着向他奔来的众人,疲倦地闭了闭眼。


          长留上仙白子画,以这样的方式谢幕,留下的几页薄纸他能想象是何等模样,总之他这一生,苍生不负。


          可留给她的是什么,他们的孩子,他们的一切,要如何承担。


          来不及多想了,他仙力还未完全消散,他要做一件事。


          问鼎六界的仙者,若冲破最后的极限,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口中喃喃,他在念咒。


          长留禁术,消除记忆,所有人的记忆,绝无想起来的那天。


          此法既出,无数人僵在原地,记忆中那抹白衣缓缓消褪,而后彻底忘记。


          做完这一切,白子画腾云离去,准备随风坐化。


          身后谁的一声悲鸣。


          “怎么可以啊!”


          血戯发出血的灼烫,竟是融入她的血肉之中。


          花千骨踏着断念追在他身后,仿佛追赶她一生的信仰。


          收起回复
          5楼2017-04-14 00:21
            第五幕:




            油尽灯枯的白子画毕竟飞不快,更何况花千骨疯了般的速度。


            狠狠跌下断念,摔落在他栖身的云头,花千骨仓惶爬起,脸上又是血又是泪,狼狈不堪。


            记忆被强行扰乱,她的修为不足以抵挡他施下的咒语,为了留住一丝清明,她用指气划破腕间血管。


            扑到他身上,花千骨哭嚷:“师父你怎么了?你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要去哪里,为什么要消除记忆,师父!”


            白子画看着她,心疼欲死却是再无办法把她抱在怀里安慰,于是转了头。


            “师父要离开了,”想想此刻还是要让她知道真相,“同归于尽的办法,破了你的神谕,魂魄无存。”


            他顿了顿,终是哽咽:“照顾好自己,小骨。”


            然后他薄唇轻轻阖动,又念了一遍消除记忆的仙咒。


            花千骨狂乱摇头:“不,不可能,一定有办法的,我会找到办法的!”


            记忆再度被撕裂,她痛苦地抱住头,御起断念径直刺向自己。


            剑身没入胸口,鲜血喷涌而出,只有剧痛留得住他的身影。


            “不要,不要师父,”她近乎哀求了,不敢再乞求别的,“不要消除我的记忆。”


            留不住他,甚至连回忆都留不住,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白子画凝望着她,再没有比那更温柔的目光,嘴唇开阖又如此冰冷无情。


            还是那个咒语。


            崩溃的歇斯底里,花千骨痛吼着再给自己一剑。


            “我不要忘了你!”


            不要忘,不能忘,他是她的全部她的一切,是她的命啊!


            通红的一双眼,花千骨浑身浴血,半跪着和他对峙,他不能这样活生生凌迟她,绝不能!


            时隔数百年,师徒俩再一次针锋相对,竟是这个场面。


            白子画意识在缓缓消散,他用最后的力量扶住她纤瘦肩膀。


            “乖,听话。”


            仙者已近弥留,再念出的咒语,无人能抵。


            心仿佛被戳出一个大洞,花千骨痛的鲜血淋漓。


            所有所有的不舍化作一道虚无。


            昏过去前,她最后看到的,是他落下的冰冷的吻。


            收起回复
            6楼2017-04-14 00:21
              第六幕:




              仙者坐化天地间,化作银白的点点光斑随风而逝,一部分注入花千骨胸口,血戯红光大作。


              她躺在云中,身上的伤慢慢复原,脸色灰败再无一点生气。


              血戯持续发烫,终归沉寂,不复存在。


              记忆被抹去的同时,改变她所有气息——


              与他共生,当他被六界遗忘,她便不再是她。




              被吹落在山涧,她睁开眼睛,对世间一切懵懂。


              她遗忘了许多事,包括她自己,空记着一个名字。


              花千骨,可真奇怪。




              抬起头,阳光照在她脸上,再普通不过的面孔。


              遂了她绝望之后的本心愿望,与过去一切血淋淋的割裂。


              她起身,跌跌撞撞走出去,走到山里的一个村落,就此安身。


              收起回复
              7楼2017-04-14 00:21
                第七幕:




                长留山。


                白依然接任掌门,白墨然和逸遥成亲,白栀然闭关修炼。


                几年的光阴这样过去。


                偶尔修炼的间隙,白栀然还是爱到处玩,可已经没了无忧无虑的心情。


                她在凡间帮了个被欺负的小姑娘,小姑娘找到了爹娘,笑眯眯地问她的爹娘是做什么的。


                白栀然眨眨眼,摇头:“我没有爹,娘亲很久以前失踪了。”


                -----------------------------------------------------


                她与他共生,当他被六界遗忘,她也淡忘在世人的脑海中。


                收起回复
                8楼2017-04-14 00:21
                  第八幕:




                  提着换来的米,花千骨从泥地里深深浅浅走回家。


                  今天陈大哥和她彻底表明了心意,她态度明确的回绝了,现在倍感轻松。


                  他一直追问她原因,可她自己都说不清。


                  或许再过几年,她觉得寂寞了、过不下去了,会找一个人将就,像左邻右舍一样,不一定有什么感情,也能男耕女织过一辈子。


                  怎么不是一辈子呢。


                  最近她总觉得体力不济,心口隐隐作痛着,不知是不是有什么隐疾,不过就算有,她也看不起好大夫。


                  可能等不到那一天,她就先病死了。


                  笑了笑,她叹自己杞人忧天。


                  今日正是清明,天上下起了雨,春雨如此珍贵的年份,种下的薄田等秋天时应该会有个好收成,今年冬天不会饿肚子了。


                  这才是眼前的事。




                  回家把地都翻了一遍,和路过的扫墓归来的乡邻们打招呼,她看到年前妻子刚刚过世的书生带着一双儿女。


                  其时已见暮色,她房前点了灯,女孩笑闹着从灯前跑过,男孩追着她,朝气活泼的两张脸。


                  书生走在后面,失魂落魄,和儿女对比鲜明。


                  那样的伤心才称得上‘路上行人欲断魂’,花千骨不甚明白。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也不愿明白。




                  夜深,雨更大了,她挖出自己酿的米酒,喝了两口,醺然欲醉。


                  她却不知她酒量这么浅的。


                  扶着头想去铺床睡了,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花千骨警惕地望出去。


                  是那个书生,打着把朱红的油纸伞,从她家门前经过。


                  不知从哪来的那点恻隐之心,花千骨打开门:“你现在去坟地太危险了。”


                  书生转头,看着她凄凉一笑。


                  回复
                  9楼2017-04-14 00:21
                    第九幕:




                    窗外大雨纷然。


                    窗里,二人对饮,书生念酸诗,‘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花千骨念出下一句,再笑言,这都什么不通的诗句。


                    一滴酒又怎么可能到得了九泉。


                    书生看着她,惊讶她竟读过书。


                    花千骨摇头,她也不知道。


                    回复
                    10楼2017-04-14 00:22
                      不够撕心裂肺的虐,而是肝肠寸断后的云淡风轻,让人憋闷,不甘到了骨子里。
                      像刘氏,死也要在他心里留下最深的印象,而不是不明不白的消散。
                      我喜欢痛快的故事,虐就虐的鲜血淋漓,要活的明明白白的,忘记真的是最虐我的一个梗了,你们怎么轰轰烈烈过,忘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写的真的很难受,我不能肯定如果真的处在那个境地白子画会怎么选择,写出来,只是为了凑这个梗,你付出过,你被遗忘了,天地间也没有你存在过的痕迹,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
                      不用对这篇清明番太真情实感。


                      回复
                      11楼2017-04-14 00:22
                        好想念我的师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4-14 04:09
                          好不甘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14 13:05
                            新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14 1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