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哀殿吧 关注:16贴子:665
  • 12回复贴,共1

【转】你与太阳死去之日[短篇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镇楼
原楼主@xiaolin9002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15 14:50
    你与太阳死去之日[短篇完结]
    ☆☆
    你转身和她消失在雨中,我在门前静默留念。
    所有有关你记忆的残片拼凑起来,却只能拼出死在前一刻的那个人的影像,和转身而去的你的样子无法重叠起来。
    我笑着说再见,然后看见尘埃落定在面前。
    ☆☆
    瞳孔中映出了满载晴空的世界那一天我在战火之外,湛蓝的澄空和高悬的太阳印在眼底一看就是一整天。
    据说组织覆灭之时Gin引燃了辉煌的地下宫殿葬身于熊熊烈火,随后大火蔓延烧了几天几夜。
    工藤在博士家一边敷着冰袋一边说着当时的场景,就像个兴奋的孩子。组织的地下宫殿爆炸时沙石飞溅到了他头上肿了不寻常的一大块。
    他说不想让毛利看出端倪,所以借口在博士家打游戏等那个肿块消了之后再回去。关于组织的事他没有透露过她也并不知晓,他不愿她担心。
    我笑着说你活该,他无奈的抬了抬眉毛。
    我说难道你打算把江户川柯南这段黑历史瞒她一辈子。
    他说有什么不可以,随即又嘀咕了一句,声音太小我只能依稀听见几个字节。
    然后我们就什么都没再说。
    工藤额头消肿是一个星期之后,其间博士让他当人体实验试了试新开发的几种药,结果弄得他苦不堪言。
    我听见他给毛利打电话说马上就回去,毛利像是嘱咐了他几句工藤不断点头答应。
    等他挂下了电话我问他APTX4869的成分记录是还打算藏多久。
    工藤一下子愣住了,然后谄媚的笑笑说果然还是瞒不了灰原。
    我说既然你那么担心她就应该回到工藤新一的样子去和她破镜重圆,万年小学生当了万年还没当够么。
    意外的工藤并没有对我的讽刺表现些什么,过了片刻他神色复杂的在博士家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是排好的一个个磁盘。我看见箱子上还有我当年的笔迹。
    工藤扭过头避开了我的目光说,灰原,拜托你了。
    然后我打了个哈欠说不劳大侦探费心,抱起箱子背对着他径直走向了地下室,他看不见我那时的神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15 14:51
      一个月后博士家的地下实验室里堆满了各种瓶装咖啡的罐子和速溶咖啡的包装袋,工藤几次造访得出了你的生活习惯真不健康这个结论然后被我白了一眼。
      电脑桌旁的分析记录摞的越来越厚就快有半人高,摇摇欲坠的看起来随时有倒下来的危险,我坚持不去管它,只是盯着屏幕上不断闪过的各种数据。
      终于在一个晴明的午后,在输入了所有这个月来得到的数据之后,按下回车,电脑运算了十几分钟终于得出了结果,我揉了揉眼睛然后离开地下室只看见刺眼的阳光。
      我拨通了毛利事务所的电话,在短暂的“嘟嘟”几声后听见一个甜美的女声说你好这是毛利事务所,我想了想然后说我找江户川。
      我听见毛利在叫柯南小哀找你哟,不禁佩服起她的好记性,那么几次见面就记住了我的声音。
      然后工藤接通了话筒,没等他出声我说了句现在来博士家就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就看见工藤抱着滑板走了进来,我在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时尚杂志,他一进来就问灰原怎么了。
      我没抬头淡淡的说,大侦探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然后他沉默了没说话。
      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咔咔”的声音和我翻书的声响,在心头徘徊了千百次想说出的话在舌尖绕着圈,下不了决心也说不出来。
      灰原,我…… 工藤开了口,犹犹豫豫的语气。
      工藤君我想…… 我在他吐出了那三个字后就打断了他的话。
      灰原你听我把话说完。他忽然抬起了头直视我的双眼,语气没刚才那么犹豫声音也大了些,看着他突然的反应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灰原我问你一个问题。他的声音软下来了一些却明显还在死撑。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才好。一瞬间他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我听的出他语气的迷茫我也明白他会问出这问题的原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15 14:51
        我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回答不了。
        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我又何尝不想说出“那就保持这个样子不要变吧”这种话,听完他问题的一刹那那句话冲到喉咙却说不出来。
        工藤君你是在向我做人生咨询么,没想到大侦探也有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定了定神调侃道。
        工藤直接忽略了我的吐槽,说我想听听灰原你的想法。他说,你……想变回宫野志保么。
        我呆了一下随即岔开了话题,我翻着书问,工藤,你觉得时尚是什么呢。
        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么一个八杆子打不到的问题,我对上了他的眼睛。
        工藤顿了顿然后给出了穿着品味这个答案结果被我嗤之以鼻。
        他很不服气的说那你认为是什么却在听到答案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说,时尚是改变。就像以前女人保守的穿长裙,然后短裙开始流行,到现在又再度看见穿长裙的人们。短裙是时尚因为之前是长裙,长裙是时尚因为之前是短裙。
        因为改变哪怕是转了一圈轮回的改变,这世界才得以继续向前发展,万物都需要改变。
        我停了停,工藤仿佛猜出了我下面要说的话,他把头埋了下去。
        就像你从高中生侦探变成了少年侦探团的跑腿,总还是要再变到高中生侦探去。
        那然后我又是否还要变回少年侦探团跑腿。他抬起头对我抽搐着嘴角说。
        随你便好了。我满不在乎的回敬,如果阁下愿意我也可以再提供一粒APTX4869。
        那就不用了。工藤苦笑的摆摆手,谁知道我这一次吃了那东西能不能活下来呢。
        死和活也是一种改变一种循环哟。我对工藤笑笑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15 14:51
          工藤就像忘了我叫他来的初衷一样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知道他在回避那个问题,工藤正在采用一种叫能拖就拖的战术。
          但是不能逃避这也是你对我说的,虽说用在现在不合适,但我也觉得再这样下去也得不出什么结果,我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了口袋里的一盒胶囊。
          打电话叫你来之前刚刚完成的,我压抑了声音中的感情如是说道。
          工藤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又抬头说灰原你不会把解药和毒药弄混吧。
          侦探先生现在可不是讲冷笑话的时间。我抱着双臂站了起来。一粒就好,可以瞬间帮您增高的仙丹。
          它……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工藤看起来不太放心。
          他既不会降低你的智商也不会影响你的生长发育,也不会让你忘掉什么东西。我打开了盒子。
          你……不变回去么。工藤又问出了那个问题。
          宫野志保只怕是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耸了耸肩答道。
          说什么傻话。工藤看着我一字一顿的说,组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那其他事情呢。我看着工藤的眼睛。灰原哀是阿笠博士的远方孙女,是米花小学一年B班的学生,是少年侦探团的团员,宫野志保是什么。
          工藤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宫野志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容身之地。
          灰原哀有属于自己的可以赖以生存的空间,而宫野志保只是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并不被这个时空所接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15 14:52
            那……江户川柯南又是什么。工藤喃喃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看了看窗外的晚霞,夕阳把米花町渲染的分外美丽,透着染血的色泽。
            江户川柯南……是一个即将死去的名字。我只能如此回答。
            工藤君,毛利她等你可不仅仅是等了这一年,她等了你十年或者是更往前甚至开始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间。工藤君,十年的时间不是说等就能等的,请你不要辜负她。我望着如血的夕阳对工藤开了口。
            他沉默。
            工藤君…… 我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却看见工藤抬头看向了我的眼睛。
            那是我所从未见过的澄澈神色。
            灰原,我爱你。工藤用一种仿佛朝圣一样的虔诚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蹲了下来,夕阳的余晖均匀的铺洒在我的身上,夕阳下的影子那么长映在地板上。
            我抬头看向他,感觉心底无比澄净,我起身,走向工藤所在的地方,右手拍在他的左肩上,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说。
            「在我的记忆里,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会永远一起活下去」
            他亦看向我,右手搭着我的左肩。
            「在我的记忆里,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会永远一起活下去」 他这么说道。
            他向我摊开左手,掌心里是一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盒子里取出的胶囊。
            他把胶囊塞进了嘴里,那个动作在我看来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爱你,江户川。在江户川柯南最后还存在的一刻我对他说。
            他对我笑了笑,然后晕倒在了我怀中。窗外的夕阳彻底沉了下去。
            你与太阳一起死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15 14:52
              第二天早上忽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博士打电话给毛利,说江户川和他父母一起走了。毛利听到之后整个人呆了几分钟都不愿相信,然后哭了出来。
              博士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安慰毛利说柯南他以后还会打电话过来。等毛利情绪平稳之后博士对她说让她到这里来一趟,有人在等她。
              不久之后毛利出现在了阿笠宅门口,两只眼睛都哭的红肿。博士说小兰你别太难过,你看谁回来了。
              工藤从门背后走了出来。
              毛利看到他后不可置信,然后一边用拳头锤着工藤一边比之前哭的更厉害。
              工藤忽然转身看着我,对着我比比划划,我知道他只是在重复一句话。
              「永远一起活下去」
              我对他笑了笑说放心吧然后他转身和毛利走进了雨中。
              我在门口站着直到发现全身都湿透。
              博士站在我身边陪我一起淋雨,然后他说,小哀进屋吧。
              我点了点头走进屋子,泡了杯咖啡看窗外的雨和过往的行人。
              那天你和太阳一起死去,然后江户川柯南就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和我此生与共一起老死。
              透过窗户,我看见不远出茶发女子目光澄澈如水,似笑非笑。
              [F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15 14:53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15 23:4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17 21: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19 20:43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19 21:1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20 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