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前线吧 关注:40,629贴子:758,546
  • 13回复贴,共1

【资料】先遣队故事的最后一塊拼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前在巴哈看到一位dalao对官方小说[遗志的继承者]其中一段的精彩翻译
原文: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24641&snA=20932&tnum=3
编译者:Po-Han
得他同意后我将此文转贴,希望能有多点BF玩家知道这段感人的的剧情
-------------------------------------------------------
庆祝一下魔界先遣队即将全数幻创,节录一下"遗志的继承者"我蛮喜欢的其中一段作分享
By:Po-Han
-------------------------------------------------------






(注1.)"阿贝尔机关"--与阿克拉斯召唤院敌对,暗中谋求异界力量的组织
-------------------------------------------------------------------------


◆剧情开始

[32年前 魔界修谷雷亚]
不知道自己失去意识多久,艾莉诗尝试着用自己满是血的手撑在这修谷雷亚坚硬的地面上并试图站起。
艾莉诗:大家呢......咳。
咳嗽的同时感受到胸口涌出一股疼痛,并从嘴唇边流出了一些血。
艾莉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艾莉诗开始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在修谷雷亚持续地探索,才刚开始稍微习惯这个地方时,突然其来的雷鸣声,一道巨大的黑影来到了他们的眼前,那便是魔神的身影。
修斯伊。魔神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向着我们发起了挑战。这个魔神左右各有三只手,合计共六只手,每只手都握有相当重量的大型武器,而回应了魔神的是葛利夫。
“不可能的!”
艾莉诗已经想不起来谁去阻止了葛利夫。总之,葛利夫以外的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战斗是一个无谋的举动。
但是葛利夫并没有退缩,如果没有谁去阻止修斯伊的话,在魔界修谷雷亚的任务便无法继续进行。想必葛利夫是为了任务而决定让剩下的人逃走吧!正因为先遣队的大家也都能够明白葛利夫的意思,最后才听从他的决定。但是......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
最先感觉到气息的是克兰兹。
“什么东西?好像有什么靠近我们了!”
茂密的草丛中出现的是,之前在艾尔盖亚联邦打倒的魔兽!


“这个体型也太大了吧!”
这只同种魔兽远比在艾尔盖亚所看到的还要巨大。但是在场的召唤师早已习惯这种场面了,马上便进入了战斗姿势。但是......。
“太强了!比第二次遇到的家伙还要强!”
米法提高音量说着。
在先遣队少了葛利夫的情况下,魔兽压倒性的强大力量让先遣队无法招架,看来在艾尔盖亚所遇到的只是魔兽的幼生体。但为什么魔兽会对先遣队六人发出异常的敌意呢?
在逃跑的过程中,艾莉诗跟其他的同伴走散了。
“好痛!”
艾莉诗咬着牙,之后的事情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在与同伴走散一边逃跑时,在那边的是......魔神!
想起了的艾莉诗慌张地看着四周。
没错,在魔兽袭击所引发混乱并和同伴分散的同时,艾莉诗遇到了另一个魔神。
有着珊瑚色的长发以及妖艳肢体的女魔神 - 莫拉。
艾莉诗还依稀记得魔神的名字。想当然艾莉诗战斗了,不管如何必须早点跟同伴会合才行。
艾莉诗双手还抱着自己的肩膀。
魔神......那是现在的自己绝对无法战胜的存在。魔神压倒性的实力折断了艾莉诗的战意。
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现在还会活着?艾莉诗完全无法理解,在受到莫拉攻击而失去意识的时候,莫拉似乎还说了什么,但是当时的她完全无法听清楚。
艾莉诗确认了自己身体的状况,虽然受到了一些重伤,但为了早点赶到同伴身边,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葛利夫......”
想着跟同伴会合时,脑中最先出现的是先遣队队长葛利夫的脸,想到这边胸口便像是要裂开一般。一直都是孤独一人的艾莉诗在这几个月所共同度过的同伴,修谷雷亚先遣队的同伴不知何时在她心中早已成为如同家族一样的存在。有朋友也有兄长,还有可爱的妹妹以及弟弟。他们消除了她的孤独感,强颜欢笑总有一天一定能转变成发自内心的笑。
艾莉诗打起了精神,拾起了因遭受攻击而掉在地上的纪录球。
“必须快点......跟大家一起”
但是她的愿望无法实现了。
出现在她的眼前的是魔兽怒吼并冲过来的身影,毫无闪避机会的艾莉诗就这样被撞飞出去。
这应该就是报应吧......因为我背叛了他们。
艾莉诗脑中想着,自己是艾尔盖亚联邦的谍报员。当时担任皇国文官时被弹劾可能是间谍的事情都是事实。
直到现在还是不断地将情报传给阿贝尔机关。不只是皇国的情报,还有阿克斯拉召唤院的也是、修谷雷亚先遣队的也是、什么都是......。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草地,艾莉诗比预期被撞飞了还要远,看起来魔兽似乎找丢了,掉落到草地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但是.....,疼痛感仍就没有消失,身体像铅块一样重。即使这样她祈祷着,想尽快回到其他队员的身边帮助他们......。


克兰兹......虽然还年轻,但是如果以他的资质,将来一定是可以期待的,大概会是下一代的领导者吧!
里蓓菈......贵族出生的她意外地认真,常能带给身边的人欢笑以及安心。即使在这个狭小的地方也是出类拔萃的人才,应该可以超越组织拯救更多的人。但是,只可惜她的眼神中开始出现的恋心对方没有发现。
罗亚......嘴巴很坏不善于表达,比谁都还认真的为同伴着想,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一定可以跟克兰兹成为召唤院的中流砥柱。
卡夫卡......心思比谁都还细腻,不管自己如何,总是为对方着想,有时会因为她的一句话打破僵局。
米法......还太年轻了,以他的素质并不亚于克兰兹,应该可以成为引导人们走向正确之路的开拓者。
然后就是,葛利夫......身为战士除了有着压倒性的实力,同时也肩负着培养未来年轻一辈的指导者,如果是他的话,年轻一辈的人不管是谁在他的指导下想必都能有一个光辉璀璨的未来吧。
就算只有那么一瞬间,我真心期待想看到这样一个幸福的未来。


我谁都不想要失去!
惩罚的话我一个人全部背负就够了!
艾莉诗拖着身体走出了草丛,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位男性。是与她所属同一个组织的美貌暗杀者"裘雷瓦"
“哎呀哎呀,这不是艾莉诗吗?”
裘雷瓦看着艾莉诗说。
“来吧,纪录球交给我就可以了,任务结束。”
“等等......等一下裘雷瓦”
紊乱的喘息下,艾莉诗说着。
“先遣队的同伴,不能把他们丢在这边”
“阿阿,那件事的话不考虑的话也没关系的喔。”
裘雷瓦微笑地说着。
“他们已经动不了了唷。就算是这次从魔兽裘=萨雷格的复仇中逃出,总有一天还是会被追上,想逃跑是不可能的。”
艾莉诗的背脊感受到一股凉意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妳应该不会想常居于此吧~......嘛,简单来说就是裘=萨雷格是一种很稀有的魔兽,如果杀了它的话,它会自爆使得附近的人都沾到其液体,这种液体无法轻易的洗掉,而且人类也闻不出味道,这个味道就是向他的同类发出的复仇讯号!”
从裘雷瓦的话中以前之前发生的事情艾莉诗马上就明白了。
“那就是你的目的吗!因此才把魔兽给放出来的吗?”
“没错!”
裘雷瓦若无其事地承认了。
“在你们出发之前,早已我早已经将全灭的种子埋进去了。请好好思考一下,修谷雷亚沉睡的力量是能左右联邦、皇国以及召唤院的强大力量。所以有关于敌对会影响到拉那斯大人的势力,就算只有一个也不能放过吧?
来吧!将纪录球交给我,这是为了让拉那斯大人能够比其他势力早一步得到这边的资讯。”
“怎么这样......”
艾莉诗回想起同伴们的笑容,内心感受到被撕裂般的疼痛。
“呵呵......很不错的表情呢。那么,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们出发不久后,巴拉斯地区发生了联邦与皇国的纷争,联邦似乎打算抢夺皇国的领土。然后现在联邦已经占领那边了,包含你们回程会经过的传送门唷。召唤院为了让你们能够顺利回去,派了其他人守在那边,只要将那个门给破坏掉,你们......就只能在这里被覆仇的魔兽给杀死了。”
裘雷瓦伸着细长的手指指向艾莉诗。
“这都是拜妳提供的资讯所赐唷。妳立了大功了唷~艾莉诗”
艾莉诗对于裘雷瓦说的话感到了无比的绝望。
将同伴陷于危险当中无疑是因为她,她连替他们祈求平安的资格都没有。
一边这样理解的她拼了命的站了起来。
“我的所作所为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所以,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不管他们之后会怎么想,我一定会去帮助他们!我一定要跟他们一起回到艾尔盖亚!!!”
裘雷瓦大大地耸了肩
“我对妳想怎么想都没兴趣,应该说,我越听实在越火大,与其在这边说这个倒不如赶快把任务完成,快点把纪录球交给我!”
艾莉诗停止了动作。因为魔兽造成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修谷雷亚是个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生存的世界,仅仅只有残酷以及原始的世界。
就算是跟先遣队的同伴会合,若回成的传送门遭到破坏还是回不去,直到找到新的逃出方法以前都要在这个地方生存着。对于人类来说这是有可能的吗?
“裘雷瓦......”
迷茫中的艾莉诗说道。
“纪录球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利用这个,为人类带来更好的福祉,而不是只是为了争夺和欲望。”
裘雷瓦听到艾莉诗的话笑了,至今为止敌视的人终于屈服于自己了。只可惜,这样一个笑容在艾莉诗接下来的话之后便荡然无存。
“条件是,要解救我的同伴的性命!”
同时属于阿贝尔机关以及敌对组织阿克斯拉召唤院的召唤师说出"同伴"两字。裘雷瓦收起了原本的笑容。
“我知道了......”
沉默了几秒,裘雷瓦便打破沉默说
“只好先把妳杀了再抢过来了”
话一说完便露出了本性
“是吗......”
裘雷瓦的反应如同艾莉诗所预想的一样,这些人都只是为了一己私利...明明知道却还是带着希望想相信他们的自己真是个笨蛋......。
“到了最后还真是直率呢。虽然是同伴,但是在最后至少像个战士把妳埋葬在这边!来吧!拔出妳的剑吧!”
裘雷瓦从头巾内取出了有着利刃的一把扇子。
“我可从没把妳当作同伴~不管说几次还是一样!我要在这边把你打倒.......然后去解救我真正的同伴!”
艾莉诗奋力地说着,并拔出了细长的剑。
“呵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
一听到艾莉诗反叛的讯息,裘雷瓦露出了笑容,在下一个瞬间,从裘雷瓦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发著光
“那么,请一边感受痛苦一边去死吧”
一瞬间,飞针便扎进了艾莉诗的脖子上
艾莉诗往上一看,发现到裘雷瓦的食指指向了自己便想起来了。裘雷瓦的食指有一个包着皮革的机关,里面藏有毒性的短针,利用手指弹出便能往对方的方向攻击。
“呜呜呜......”
艾莉诗疼痛到马上跪在地上
“现在还来得及唷?解毒药之类的应该有带着吧?”
裘雷瓦以轻视的口吻调侃着,艾莉诗从腰上的袋子内取出解毒药,一口气喝下。
体内的毒和解药虽然产生了中和,但之前满身疮痍的伤口在受到毒的侵入之后,身体无法听自己的使唤动作。
“我现在阿,在想着要怎么让你痛苦呢,先让你无法动弹,让你绝望然后哭着跪在我的面前。而且我是个不能轻忽大意的人呢~看吧我说得没错吧?所以首先先封住你的行动。接着抢走你的纪录球,如果你不说出纪录球在哪的话我还有各式各样的方法可以让你更痛苦唷~”
裘雷瓦小心翼翼的靠近着艾莉诗,手伸向了她的行囊的位置。


“给我离开那边!”
随着怒吼声以及大剑朝着艾莉诗以及裘雷瓦的方向飞来,突发的状况使得裘雷瓦马上退后,这一瞬间,声音的主人马上到了大剑刺入的地方并站在了裘雷瓦的眼前。
“葛利夫!”
艾莉诗彷佛看到了熟悉的背影叫喊着。她一直都相信他一定还活着,只是完全没料到葛利夫会来到自己所在的地方。
“看来终于赶上了阿~”
“葛利夫......为什么你会来到这边......”
“队长来帮助自己的队员有什么问题吗?”
一听到葛利夫的回应,顿时艾莉诗的眼眶内充满着泪水。
裘雷瓦趁这个空隙朝着葛利夫发射了毒针,葛利夫以最小的动作利用铠甲弹开了毒针。
“就凭你这样的人就能赢过我吗?”
“你没听到吗?我叫你离远一点!”
刹那间,葛利夫以惊人的速度斩向裘雷瓦。
啧....的一声,在裘雷瓦回避的同时也不忘向艾莉诗发出第二根毒针。
身体无法动弹的艾莉诗再次被毒针刺中,痛苦到发不出声音。
她心里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只会拖累同伴,手脚的***已经开始恶化,就连嘴巴想发出声音都显得吃力。
“葛利夫!不要管我了赶快逃吧!大家.........赶快去帮助大家!”
“我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葛利夫大声地回应着
“但是是我们一起!”
裘雷瓦看着眼前的对手,虽然只看得到背影,但想必现在的葛利夫一定正在笑着。
裘雷瓦抓着头。
“看来你们已经失血过多连冷静的判断能力都没有了呢~”
葛利夫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用他那只独眼强烈地盯着对方。
“叫作葛利夫先生是吗?在你们的面前有我挡着,也就是说,你们两人会一起死在这个地方。想去帮其他人什么的只是痴心妄想。”
“这不是简单的问题吗!只要把你打到就可以了!”
哼.....哼哼哼哼
裘雷瓦发出了愉快的声音。
“你说要用那个已经快要支离破碎的身体打倒我?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
“如果是联邦底下的打杂人员,这样的等级正好!”
葛利夫再次发动迅速的剑舞砍向裘雷瓦时,这次,被裘雷瓦的扇子挡住了。
“你的动作真让我百思不解阿,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吧!”
“我跟你这家伙可没什么好说的”
裘雷瓦苦笑着。
“是这样吗,就算讨厌我还是想说!”
“阿!” 艾莉诗好像发现了什么叫了出来
从裘雷瓦的手指中飞出了银色的光,伴随着高音向着四周飞散出去。
葛利夫仅仅移动身体,深红色的铠甲再次将毒针弹开。
“这种程度的小东西别想打倒我!”
一边舞动着大剑一边说着
“艾莉诗也是这样呢!召唤院的人似乎都不怎么样呢......”
一飞而起的裘雷瓦拉开了距离,双手上的扇子向下垂着。
葛利夫并没有追上,而是在原地举着大剑摆出姿势
“怎么啦,已经虚弱到追不上我了吗?果然,你和我对战的体力都没有了,那么,最后让我来为你献上一点余兴节目来结束这场战斗吧。......你的死亡之舞!”
裘雷瓦打开了双手中的扇子
“艾莉诗,快点离开这边!”
葛利夫用尽全力喊着
紧接着,裘雷瓦华丽的舞蹈已经开始了。
慢慢地,周围的空气中产生了无数的风刃。
(不可以......葛利夫......。)
虽然想阻止但不听使唤的身体只能任凭战斗持续着
“喔喔喔喔!!!”
葛利夫在死亡之舞中与裘雷瓦持续对峙着,但是,从铠甲当中已经开始喷出鲜血。
瞄准铠甲缝隙的裘雷瓦持续攻击着,死亡之舞在葛利夫的眼前不间断的施展着。
转眼间葛利夫引以为傲的铠甲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在龙卷般的攻击面前,葛利夫已经无法继续维持姿势,周围满是飞溅而出的鲜血。
“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了呢”
重要的夥伴已经在死亡边缘,但艾莉诗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即使如此,她还没有绝望,或者说,在这样子的绝望反而让她看见了希望。
“不准伤害我重要的人!露娜莉丝,来吧!用你慈爱的力量帮助我的同伴!!!”
艾莉诗的叫喊着。她相信,即使身体动不了,如果是召唤术的话一定能有所帮助。
一瞬间,出现了有着灾祸的装饰包覆全身,并带着微笑的黑发女神降临。
紧接着,巨大的长枪刺向了裘雷瓦的左脸。
“啊!!!!”
鲜血四溅,裘雷瓦捂着左半边的脸大叫着
“可恶,妳这个背叛者,竟敢将我的脸!”
自己的美貌被刺伤的裘雷瓦,向着艾莉诗投出了如同刃器般的扇子。
刀刃所发出的光越来越接近艾莉诗,即使如此她不仅无法动弹,召唤出的露娜莉丝也赶不上阻止。而艾莉诗已经有所觉悟了,眼睛注视着即将带来死亡的扇子。
但是,在即将死亡之前,扇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是艾莉诗一直想守护的人的背影。
“葛利夫!”
顿时,葛利夫的身体倒了下来。他的胸口上深深地插着裘雷瓦所投出的扇子。
艾莉诗原本朦胧的意识瞬间清醒了,她对着修谷雷亚的天空怒喊着,即使喉咙中感觉到血不停渗出也丝毫不在意。
“索迪乌斯!阿留申!露娜莉丝!我将继承你们的遗志!所以...那个力量...为了保护重要的人的力量,借给我吧!”
跟刚刚的召唤术不同,这次同一时间召唤了三位。
在当时召唤术的常识当中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在濒死中的艾莉诗发出比平时还有更强的精神力,英灵们与她的精神产生了共鸣。
身穿白金甲胄的索迪乌斯乘着马,巨大的剑斩断了裘雷瓦的左腕。
同一时间有着白银色头发的阿留申,手上的刀刃深深刺进了裘雷瓦的肩上。
最后露娜莉丝的长枪,贯穿了痛苦表情中裘雷瓦的胸口。
“啊!!!!”
裘雷瓦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倒在地上。之后,因为使用了超越自己极限的召唤术,艾莉诗也用尽了体力。
但,她最在意的还是那位同伴的安危。
“葛利夫!”
艾莉诗伏着地面,靠近着
“呵呵呵呵....”
突然而来的笑声,艾莉诗回头看着,是失去左腕以及胸口受重伤的裘雷瓦。强大的精神力使他站了起来。
“......看来,是我...输了....的样子呢,...必需将......这件事......报告......拉那斯大人......但是,......你们....也...无法...回到....艾尔....盖亚了...谁也别想......。”
濒死的裘雷瓦留下这段话之后便消失了。


葛利夫的胸口伤口很深且血流不止。将修谷雷亚的大地以及身上的铠甲染成了强烈的深红色。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泪流不止的艾莉诗,葛利夫用手轻轻的拭去了脸上的眼泪。
“那个叫休斯伊的魔神......以为我死了,就忘了给我最后一击,才那种程度就能摆平我吗!”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为什么要来帮助我这种人!你还活着的事情应该让克兰兹他们知道才对!”
悲伤的艾莉诗呐喊着
“艾莉诗,不要贬低自己。那不是妳的错,我比谁都想帮助你所以我来了。因为妳召唤出许多护神十二圣的英灵,召唤术才有了新的发现”
“但是...因为我而害的你......”
艾莉诗边哭边说着,感受到这位冷静沉着同伴的身体渐渐得变冷。
“不要担心,就算没有我,他们也能好好照顾自己,他们明白自己在先遣队之中所扮演的角色,但你不一样。”
艾莉诗听到这段话后变得胆怯,担心自己是背叛者的身份是否已经被知道了
“艾莉诗,你不懂你属于什么角色,但不管你怎么想,我们都是你的同伴。所以我们会与你共存亡。你......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葛利夫一边说话的同时,艾莉诗回想起当初离开皇国时再次看到的那个微笑。
而现在艾莉诗封闭的内心之锁完全被打碎,至今为止压抑的感情释放了出来。
“我是联邦的谍报员啊!你应该早就发现了对吧!是我泄漏情报才害得大家困在这边!我背叛了你们!”
“不要再说了,你没有背叛我们。你只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正直地生存着。什么背叛都没有。我一直都信赖着有着那样理想的妳,仅此而已。”
“葛利夫......”
艾莉丝一边流着泪一边说着,自己的出生,以及为何会变成阿贝尔机关的谍报员,还有就是自己的愿望。


“我想要创造一个没有国家以及组织的世界。但什么都没有的修谷雷亚只有混沌而已。这样的世界不是我所期望的......。我真正的目标是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同伴之间的互助。那样的话应该不难吧......从小小的信赖开始堆积......就像我所深爱着的修谷雷亚先遣队一般。”
静静的听着她所说的期望的世界,葛利夫对着艾莉诗小声说着。
“我终于知道了......那样的话最后让我告诉妳。妳深爱着同伴们.........同样的我们也是。”
“葛利夫......我............”
艾莉诗最后回应的时候,葛利夫的眼睛已经永远地闭上了。
如同火焰一般的战士,在最后一刻像火焰一般激烈燃烧着,接着便消失了。


◆◆◆


被葛利夫以及艾莉诗打倒的裘雷瓦,跨越了艾尔盖亚联邦另外准备好的传送门。
一步一步的走着,血液从身上的伤口一滴一滴地滴下。
本来,阿贝尔机关交付给裘雷瓦的任务是与艾莉诗以及纪录的水晶球一同从传送门回来。只是,裘雷瓦自己对艾莉诗一直存有敌意。
“真是糟糕的情况阿”
在门前等待的人,是裘雷瓦敬爱的上司"拉那斯"
“是.....是阿......我....输了...彻...底地.....输了”
裘雷瓦自嘲着
“然后呢,你就是为了说这个才来的吗?”
冷酷的声音打击着裘雷瓦。但是她只是轻轻的耸了肩。
“是.....是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是什么呢?”
“拿回.....纪录球....失败了....剩下的....就是将.....门......破坏”
拉那斯没有带着任何感情,用目光去看着裘雷瓦失去左腕并且受了重伤的样子。
“是吗,那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裘雷瓦内心一征
“听到...这个.....我就安....心了......如果...已经....没用...的话.....”
裘雷瓦用仅剩的右手拔出短剑,朝着自己的左胸口贯穿下去。
“这样...就.....结束了吧”
裘雷瓦就这样倒在了拉那斯的面前。
艾尔盖亚联邦杀了最多人的男人,最后以自裁的方式结束了这个任务。
拉那斯带着内心复杂的表情俯视着。
裘雷瓦是从异界来到艾尔盖亚的人。在裘雷瓦还年幼的时候,当时是由拉那斯所保护着的。
那时候,裘雷瓦总是非常讨厌谈到自己的血缘。
对他来说,暗杀是他一族的职业,曾经有个如同传说的女暗杀者,只要在她面前的人,都会被埋葬掉,没有例外。那样子的能力,长老们相信必定会为一族带来繁荣。只是,她暴走了,把杀戮当作乐趣的女暗杀者,不管对方是否为弱者,都会让他们在美丽的死亡之舞下降下血雨,人们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在那之后,杀戮突然的停止了,名为菊里的那位女暗杀者便再也没有看到了。
但是那样的惨剧为一族盖上了阴影,指有冠有一族名号的人都会被他人白眼。
而因此他舍弃了自己的名字,拉那斯给予了他一个全新的名字。
但这也是过去的事情了,他已经失去了一位有能力的暗杀者了。
即使如此,他仍没忘记要破坏传送门。艾莉诗没有跟裘雷瓦回来,这个意涵已经相当清楚了。
拉那斯早已看出艾莉诗动摇的内心。
“虽然有点可惜,但这个传送门是召唤院在使用的,托他们的福,目前我们这边的情报仍就占有优势。”
拉那斯下令部下将们给破坏
“只是这样仍就有风险,今后只要发现连接修谷雷亚的传送门便马上破坏。绝不能让那些愚蠢的家伙回来...。”
拉那斯并没向谁说着,只是一个人在召唤院附近嘀咕着。


◆◆◆


魔兽的声音正逼近着。恐怕是艾莉诗身上沾有魔兽液体而引来的吧。
已经没有时间了!
艾莉诗拿出了纪录球拼了命地想留下一些纪录。
在她的左手紧紧握着的是刚燃尽最后之火已经沉眠的战士右手。
“葛利夫....你我直到最后的结局前坦诚了好多话。呵呵呵,如果听到我当时那些话你的话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到了现在,她已经对死亡豪无恐惧了。只是,让同伴陷于目前的状况感到抱歉。
这因为如此她在留在这边。不是身为联邦的间谍,也不是皇国的文官,也不是召唤师,而是只是作为艾莉诗真正的心意。
如果有一天......为了有一天有人能读到这个纪录......。
是否真的有那么一天?又或者会被谁看到?这都已经无法去想了,艾莉诗只能祈祷能有那个奇迹。
“人们最后一定会来到这个地方。联邦、皇国、召唤院、机关...或其他组织的任何人都有可能造访这边。但是,世界再次仍会被血染红,不是魔神也不是魔兽,而是人类丑陋的内斗......,即使如此我还是相信着。看见这个纪录球的人,请继承我的遗志吧......。那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安心生活的世界...超越组织与国家,有着同伴之间相互信赖所连系的世界...。哪.....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就是这个唷...在那个火焰之中所失去的...原本以为再也无法找到的那种温暖...那样的...温度...”
所有的记忆全部注入了记忆球内,静静地靠着,脸贴在重要的人的胸口上并闭上了眼睛。
在身后的草木中,出现了魔兽裘=萨雷格的身影。


完..........
---------------------------------------


回复
1楼2017-04-19 21:08
    这些哪里有的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4-19 21:13
      补图
      -------------------------------




      回复
      3楼2017-04-19 21:20
        IF线(?)
        ---------------------------




        回复
        4楼2017-04-19 21:22
          强 无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4-19 23:31
            悲情的 讨魔队


            回复
            6楼2017-04-19 23:32
              有心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4-19 23:56
                这书磕日文磕得我头疼,感谢牛大的转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4-20 00:02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4-20 01:05
                    其实BF的周边小说补剧情补了很多东西...这游戏真的用心了...


                    回复
                    10楼2017-04-20 21:58
                      先收藏了,有时间再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4-21 02: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21 08:35
                          所以什么时候出动画版?艾家,讨魔队,八件和服什么的都可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21 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