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聂吧 关注:39,399贴子:1,390,493
  • 27回复贴,共1

【纵剑行侠·文】【聂鸦】(修改版)知恩图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昨天某人为了水到12级,放出一篇崩坏人设的简笔同人。
在受到吧友提点后,决意整改。
尤其感谢特邀评委@绯兰幽星
在认真研读了小星星的意见后,我已经修改了一遍。


在此郑重承诺,有问题接着改,改到吧友满意为止,态度绝对端正。


回复
1楼2017-04-22 12:57
    墨鸦从死人堆里捡了个少年。


    “你醒了”,墨鸦此刻抱臂立在墙角,声音不见起伏地说道,他唇边一抹嘲笑,却是冲着自己,他一向都是杀人的,不料现在竟然干起了救人的勾当。

    少年坐起身,面带平静,抱拳道,“多谢阁下搭救。”

    墨鸦玩味一笑,想来自己搭上身家性命就为了听这一声谢,最近他做了不少不太符合一个杀手身份的事情,他提醒自己忘了寓意死亡的身份,死的可就是自己,“救命之恩,只有一个谢字吗?”

    少年此刻虽面无表情,但内心还是有不小的波澜,因为他原本要说的下一句就是,阁下的救命之恩,在下定赴火蹈刃以报。在少年心中,江湖人一向扶危济困不求报偿,如今却似乎碰到了明码标价的生意人。涉世未深的他遇到这样无利不起早的携恩求报之人多少受了些打击。他下意识地留了一手,“只要不有违道义,在下任凭驱策。”

    墨鸦转过头,道义这个词,他似乎有些熟悉,却不知在哪里听过。他对着少年上下打量,少年面容清秀,眸清目朗,虽透着些许稚嫩却又添几分超出年龄的沉稳,眉宇间还隐有浅淡的愁殇,这让他不禁想起又一个少年,只是这两个人似乎又很不一样。他一勾唇,这样才好,本来就是一时兴起的手欠,当做交易才最好,“对救命恩人居然还谈条件,早知道你如此忘恩负义,我就不救你,任由你暴尸荒野好了。”

    少年听闻有人如此品评他的德行却也不恼怒,只是平静地说,“我欠阁下救命之恩自然舍命报答,但道义远高于我的性命,是我的底线。恩情是恩情,道义是道义。”

    墨鸦似乎有些怒意,他不想说自己竟然有些羡慕这个少年,羡慕他能懂得并坚守一些于自己而言,远在天际的东西,他把那些东西叫做奢侈,他这一生都受用不起的奢侈,“那好,这恩你就先欠下吧,来日方长。”他转过身已隐藏起怒火,“不过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少年无言地盯着墨鸦,心想不知怎么就开罪了恩人,他捂着伤掀开被下了床,整理好衣衫背起了剑。他拱手行礼,想多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多言,只一句,“多谢,告辞。”

    少年走到门口,似是重伤后身体虚弱,剧烈摇晃了一下,便用手扶着门勉强支撑着。墨鸦起初装作看不见,不知为何今天他突然耳聪目明,居然不能装聋作哑了,他终于冷漠地开口,“你也可以明早再走。”这头墨鸦话音刚落,少年已晕在了地上。墨鸦想,看来他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少年第二天醒来时,这间农舍已经空无一人,他不知那位恩人去了何处。

    新郑城有一间紫兰轩,是皇族贵胄才能出入的风雅之地。一间雅室内,坐着一位白衣少年,他粗布麻衣与此地的奢靡格格不入,桌上有美酒有瓜果,他却动也不动。不多时,一位身穿玄衣华服的白发男子进了门,拖长尾调地叫了一声,“师哥,你比预期晚到了。”卫庄此时才见到盖聂面色不好,便察觉到他受了伤,转身去了柜里翻找,“看起来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盖聂接过伤药点了点头,“已经解决了。”卫庄思忖片刻道:“师哥可是赶上城郊那场匪祸了。”

    盖聂点头道:“正是,昨夜我刚刚踏入新郑,便遇上了一伙匪盗屠村。大乱之世,不想竟连都城都难以幸免。不过,奇怪的是,那些黑衣人并不像普通的劫匪,很有可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卫庄用两指转了转精美的银杯,当今天下能伤到师哥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若非救人,他绝不会轻易受伤,“那些人的确是杀手。”盖聂面露疑色,卫庄继续说了下去,“那个村庄,地下藏有金矿。姬无夜早就派人盯上了这块肥肉,昨夜是他命夜幕的杀手乔装成悍匪,想要那村庄变为无主之地,再据为己有。这件事,我也是今天才得知。不过,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这笔到手的横财会不翼而飞。”


    盖聂焦急道:“那么,那些村民岂非仍有杀身之祸。”卫庄回道:“师哥放心,有一个比你更爱多管闲事的人已经插手了。这世上本就没有只赚不赔的生意。”

    盖聂似是心中一颗大石落地,舒了口气,“昨夜救我的人,是一个黑衣,肩上嵌着黑羽眼角画有纹路的人,他可是夜幕的人。”
    卫庄奇道:“这个人,正是夜幕组织的头领,姬无夜的左膀右臂,墨鸦。不过,他为什么会救你?乌鸦放弃嘴边的腐肉,岂非有违常理?”

    盖聂陷入了沉思,“我想我明白。”卫庄自问同门一年,虽不算推心置腹,但却对彼此的脾气秉性再了解不过,孤身铲除姬无夜这样的事,盖聂也不是做不出来。便道:“师哥,姬无夜这个人,注定命不长久,因为有人已经盯上了他的命,非要不可。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你恐怕要排队了。”
    盖聂点点头,表示理解卫庄的用意。

    墨鸦正在茅屋上百无聊赖地晒太阳,不杀人的时候,他喜欢待在阳光下,却不想一个白影落在了他身侧,刚好将一轮烈日遮了个严实。墨鸦瞥了一眼白衣少年,此人虽年幼,但武功极有可能远超于他,他沉声道,“怎么,赖了一夜,还想继续赖下去。”少年笔直地站着,由于遮住了墨鸦头顶的太阳,周身散发着光亮,竟晃得人不能直视,“我是来报恩的。”

    墨鸦饶有兴味地坐了起来,这恩他何曾真的想要了,嘴上却不饶人道,“怎么,想好了,不再提什么不违反道义的迂腐条件了,那好……”少年不等他说完,便抢着说道;“我已经想好如何回报阁下的救命之恩了。”

    墨鸦又有些生气,敢情现在都不是有条件了,而是发展到彻底剥夺他这个恩人的发言权了,不过他也很识时务,因为打这少年一顿出气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昨晚他伤重时倒是能讨一些便宜,“说来听听。”

    少年单刀直入道,“还你自由。”

    这时天空中略过一只飞鸟,墨鸦随意捻起一支黑色羽毛,浑身溢出一股杀意,他笑道:“自由,往往需要昂贵的代价。对你对我,皆是如此。”少年显然无视了墨鸦散发的杀气,并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动作,而是转身与他一起并肩而坐,“自由不是选择,而是必然,它本身不昂贵,更不需要付出超乎寻常的代价。那个剥夺了你自由的人,才应该付出无法偿还的代价。”

    墨鸦不露声色,笑道:“勉强别人接受你的选择和安排,你把这种行为叫报恩?”墨鸦的身上一直有一副锁链,但看到的人不多,刻意提醒的人更少,这少年拿着一柄铁斧想要帮他砸碎枷锁,却不曾想到,墨鸦已经视这囚笼为他的血肉了。少年察觉到墨鸦与姬无夜之间,似有世人不得而知的关系,也许这个囚禁他的人,恰恰也是他的恩人,但少年没有放弃,“难道出卖灵魂与良知,放弃是非与自由,就是报恩了吗?”

    墨鸦刻意忽视了少年的引导,笑道:“你活得太累,我从来不去想为什么,我只负责接收命令,不需要理由。”少年继续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不让我也加入你们,而是选择让我离开。”

    墨鸦哼笑了一声,说起口是心非的狡辩来:“你以为我是良心发现吗?你无非命大,我又懒得再补一刀。我不收你,只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在村庄舍己救人,那些人皆是与你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但你却能豁出命去,可见你心里没有恐惧,威逼利诱那些对付寻常杀手的办法困不住你。还有,你脑袋里装了太多条条框框的东西,这不能做那也不能干。而且,你的问题太多,太喜欢追根究底。总之,你除了武功好之外,其他都不符合做一个杀手的要求。我不会傻到招一个你这样的大麻烦给自己。”墨鸦此时想起自己手里真的有一个麻烦,但看到眼前这个人,就知道那个绝对是小麻烦。
    少年沉默了,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论是对是错,自己始终是他人命运的过客,但他却还是想再试一试,“那么你呢?为什么不离开,甘心困在这里。”

    墨鸦轻描淡写地顾左右而言他,五分真五分假,虚虚实实,似是什么都说了,似是什么都没说,伪装也好防御也罢,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是破绽亦是盔甲,是软肋亦是陷阱,本是见仁见智的东西,这个来自异乡的少年,究竟是怎么卷入昨日的阴谋,现在又如何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他究竟只是报恩,还是另有所图,墨鸦不想知道,因为这个少年始终游离在韩国之外,游离在自己的故事之外,他什么都知道也好什么都不知道也好,终究是个无足轻重的外人,就算有一天他们成了敌人,那也是以后的事情,至少现下,他们二人是可以坦然面对的。“我说了,我们不一样。就比如报恩,你不会为报恩做有违道义之事,而我会为报恩做任何事。而且,我自幼时已经习惯这种生活,离开之后,又能去哪里呢?我的翅膀早就折断了。”
    良久,少年终于起身,他自问虽未出师,但也算是一个游说的高手,但现在,他已经掌握了面前之人的思维,却不想使用任何言辞的技巧,不管用诚意还是耍手段,终是离墨鸦挣脱囚牢差了一些时机,“在下盖聂……。”
    墨鸦摆摆手,对自报家门的少年拥有这样的身份多少还是有些吃惊,自己竟无意间救了一个鬼谷弟子,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对手的宿敌,敌人的敌人,那一定就是朋友了。他又开起了玩笑,“我不会忘了你还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以你的身价,这恩情只怕要翻倍了。”
    盖聂不急不缓地补充道:“但是……”
    墨鸦觉得自己昨晚一定是得了失心疯,才做了一笔稳赔不赚的买卖,赔了,赔的彻底,因为这个人无意间在自己的心里放了一团火,这团火竟然真的烧起来了,而且灭不掉,“但是,不能违背道义。”

    盖聂对这样的默契会心一笑,拱手道,“后会有期。”
    墨鸦目送盖聂离去,他看看自己黑色的衣衫,终于再次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他抬眼望向天空,只觉那是深不可见的空洞,那是自由吗?还是迷茫与无措。他叹道,你和我,从来不同。

    “后会无期。”


    =====完=====


    回复
    2楼2017-04-22 13:16
      沙发,其实我很早之前开过个聂墨的坑。那里面,墨鸦是逃出来了的。
      无独有偶,伏念也好,墨鸦也罢,他们都是囚笼里的人。真正强大到没有囚笼的人,也只有盖聂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22 14:03
        好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22 15: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4-22 16:27
            改的更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22 16:52
              结尾的改动正好可以和空山鸟语里的墨鸦相照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22 16:53
                很好很好,看得出水得没那么历害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4-22 17:38
                  转发,小星星的文评@绯兰幽星 那个贴已经删除了,最近水的过分,要自觉。
                  盖聂,的确是像墨鸦心中那个少年。
                  那样的纯真、善良、勇气、对生命的看重,是墨鸦不惜性命也要守护的东西。可惜那夜幕中的少年冲破了牢笼,拥有了翱翔天际的羽翼,却将最初的自己丢得干净。幸甚,在亦神的笔下,墨鸦遇到了另一个少年。天真,善良,坚持,看重每一条性命。更重要的是,他从一开始就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够捍卫这份本心。而那份弥足珍贵的本心,不需要成为他成长路上的代价。
                  自由,自由。
                  盖聂诛心的本事从来是一流。那是墨鸦一辈子求不得也不得求的东西。所以他拼尽了所有赠与白凤,后者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真正的杀手。幸好,萍水相逢的盖聂,还不曾在这场荒洪中迷失自己。
                  好了,拍马屁时间结束,下面是吐槽时间。
                  第一,盖聂比白凤大十二岁。所以白凤跟着墨鸦搞事的时候,盖聂怎么也不能称为一个少年,能不能管墨鸦叫大哥都两说
                  第二,二狗子的装逼气场去哪里了?独属于师哥的邪冶少年去哪里了?盖聂晕倒在他的地盘上难道不该先冷嘲热讽一顿吗?NPC也是有人权的好吗!
                  第三,墨鸦话太多。很多事情可以用旁白解释,而墨鸦这种优秀的杀手不可能在萍水相逢之人面前吐露太多心声。纵然这次小小的良心发现表现出他内心那种热烈的渴望,但空山鸟语中看得出,他从未指望自己能够挣脱那个囚笼。
                  他是以一个将死之人的态度,向囚笼之外的人送去冰冷残酷的祝福。内心的波涛汹涌,用旁白提点两句就可以了。
                  吐槽结束,共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22 18:16
                    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22 21:02
                      厉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23 08:54
                        居然还有聂墨!厉害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23 09:14
                          很棒的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23 09:15
                            盖聂和墨鸦,剑客和杀手,杀戮制止杀戮
                            盖聂放弃鬼谷,换己自由。
                            墨鸦放弃生命,换人自由。
                            鬼谷子比姬无夜,还是善良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4-24 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