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聂吧 关注:45,451贴子:1,383,882

【卫聂王道】大荒南经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荒南经》《宋山枫木》一文,这样说:有宋山者,有赤蛇,名曰育蛇。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





回复
1楼2017-04-23 12:55
    格式不对,带病重发


    回复
    2楼2017-04-23 12:55
      混沌开天地,万物初有灵识。
      过了八千年,天数已极高,地数亦极深。
      几万年过后,上古大荒之时,共工撞倒了不周山,天塌地陷,陆地被海水淹没,零星散落洲岛,方有四海八荒一说。
      陆地中央,昆仑之东,不知何时露出一片山来。
      这里有一个部落开始繁衍生息,名作九黎。一共有九大部落,而每个部落有9个氏族,共81大氏族,大酋长被人称作蚩尤。
      多年之后,炎帝与黄帝结盟,与蚩尤在涿鹿。蚩尤战败,为黄帝所擒获,械而杀之。最后囚禁蚩尤的桎梏被仍在宋山,从此生根,树枝朝向北斗,树根扎下息壤
      于是,山上便有了一颗树。
      这棵树不知道何人种下,何人培土,他孤独地慢慢生长,
      物换星移,北斗沉降,世间又已经几万年过去。
      这时洪水已经褪去,陆地成了山,山上有了鸟兽飞禽。
      等到这可树有了神智,又是几万年的光阴逝去。
      说是神智,也不尽然,他懵懂得感知着世间万物的气息。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树洞里,开始盘踞着一条玄蛇。


      在玄蛇还是一只蛇卵的时候,大树就已经在吸收天地的精魄。
      十万年的光阴,他很孤单,却也是一种运气。那时天气初开,鸿蒙灵气散落四海八荒。花草树木是最贴近天地的存在,他们比飞禽走兽更受灵气喜爱。
      玄蛇生下来,无父无母,一条小蛇懵懵懂懂的游荡在山野之中。渴了喝露水,饿了吃蛇果,看见比自己大的鸟鹤会避走。有一年冬天,他被其他的大蛇赶出洞穴,独自寻找过冬的地方。终于在山顶的一颗大树根处,找到了一个洞,便把自己盘了进去。
      往后的三百年里,乾坤颠倒,大水再一次覆盖了大地。抢夺洞穴的那些蛇早已在那个冬天淹死在他们抢夺来的洞穴中。这条玄蛇因为躲在山顶的大树洞中,逃过了这一劫。
      然而大水并未消退,海外洲岛遥遥,这条小蛇被困在孤岛上,被困在这颗大树上。
      渴了喝树叶上凝集的露水,饿了吃树上长出的嫩芽。
      又是三百年过去,大水渐渐开始向东边褪去,露出一片一片被大水浸透的土地来。
      然而这时的小蛇已经长大,六百年的光阴,他习惯了盘踞在树洞里过冬,缠绕在树枝上蜕皮,和挂着树梢荡秋千恐吓过往的飞禽走兽。


      收起回复
      3楼2017-04-23 12:56
        这一年,玄蛇褪去一层旧皮,他在山腰的小湖里戏水,看见自己的水中倒影颈子长出了金色的花纹,背上的鳞片泛着蓝幽幽的光芒,在水中滑过是有五彩的色泽。
        小蛇很得意,四处炫耀自己的新衣裳,吓得满山飞禽走兽四散奔逃。
        当然也有其他刚刚出壳没多久的小蛇像是看祖宗一样看着他,漫山遍野地追着玄蛇跑,其中一条赤红色的赤练蛇追得最起劲。
        玄蛇六百年困于一处实在太无趣,得了新的有趣游戏乐此不疲。他用了多少年他不记得,总之在周围几座山头中称王称霸,除了穿山甲和玄虎,他都不怕。
        闹够了,玄蛇想起了那棵树,再回去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山上有了人烟。

        大树不远处起了一间草屋,屋里住着一个白胡子老头儿,不知道什么来头,每天喜欢对着树神神叨叨念念有词。
        玄蛇讨厌有其他的东西接近他的大树,就想故伎重演张牙舞爪去吓跑这个老头儿。
        谁知那老头儿非但不怕,反倒一手捏住玄蛇的七寸,拎在手里左看右看,自言自语道:“没想到除了大枫巨木,还有这样一个小不点儿。虽然才活了几百岁,但已经有了成蛟的兆头。”
        玄蛇气坏了,几百年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侮辱,呲牙咧嘴作势要咬。
        那老头把一柄拂尘塞子玄蛇嘴里让他的尖牙在无用武之地,另一只手点着头的蛇头道:“我说这颗树心怎么这么大一个窟窿呢,原来是为你挡风遮雨做的窝。”
        玄蛇歪歪头,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表达不满。
        风吹过,大树沙沙沙的响。
        老头儿摸摸胡须,看看树又看看蛇:“既是有缘,为师也不吝点化一番,如果真有机缘,也是造化一场。”


        收起回复
        4楼2017-04-23 12:56
          玄蛇还是盘踞在大树洞中睡觉,老头每天在茅屋焚香碎碎念。
          玄蛇还是听不明白。
          几十年过去,他又到了要蜕皮的时候。蛇身已经非常粗壮,快有老头儿的腰身粗细。当年追不上他的小赤练也长大长粗了些,熬过了一百岁的那道门槛,现在还是老喜欢上山来寻他。
          玄蛇想起了山涧风光,忍不住离开树洞下山去。
          传说中的黑蛇大神下山了,山间野兽奔走相告,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玄蛇在山涧嬉戏玩耍,当年的湖水已只剩下一点儿水洼。当年就没什么天敌的他如今更无敌手,总是喜欢搅腾得水底的螃蟹土鳖翻着肚皮求饶。
          赤练也有了一群蛇小弟,等着玄蛇一来,命令手下捕获了飞鸟鹿鱼,献宝似地放在玄蛇跟前。
          玄蛇有了新的游戏,把被捉来的白鸟和野狼玩得半死不活,自己不亦乐乎。
          白鸟放弃了逃跑,闭上眼睛两爪朝天决定等着被吃的命运。
          知玄蛇嫌弃极了,一尾巴扫开这些半死不活的猎物,用眼神示意赤练:饿,走了。

          玄蛇回到茅屋,惊讶地发现除了老头儿,屋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来了个年轻的人类。大约是一回生二回熟,又或者是莫名的熟悉,玄蛇游过去围着少年转了一圈。
          那少年也很奇怪,一点儿也不惧怕他,面无表情衣着简朴得让他看不下眼,只有一双眼睛很亮,像是秋天枫叶最后染成的棕红色。
          屋里传出老头儿的声音:“聂儿,是他回来了吗?”
          少年的头微微转向茅屋:“是的,师傅。”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夏天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玄蛇形容不出来,歪这头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少年。
          少年抬起手摸摸蛇眼上方隆起的肉突,面无表情地说:“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准备吃的。”


          收起回复
          5楼2017-04-23 12:57
            玄蛇跟着这少年游走,嚼着少年替他准备的大枫树叶,觉得奇怪又理所当然。
            老头儿从茅屋里走出来,双手背在后面:“聂儿,他有名字吗?”
            少年懵懵的脸露出深思的表情。
            玄蛇腮帮子里塞满了嫩叶,一人一蛇对视良久,然后默契得一起摇头。
            老头儿情捻美髯,看着刚刚批过柴露出的树桩,道:“既如此,就唤他做小桩吧。”
            小庄?玄蛇大概觉得这名字不够威武,在地上打滚,蛇身顺着少年的腿往上爬,越缠越紧。
            少年这次完全没有与他心灵相通,他摸着蛇尾上刚刚蜕皮之后隐隐露出的肉刺,对着老头儿道:“多谢师傅赐名,小庄很好听。”
            玄蛇一脸悲愤,他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了啊!
            可惜在场两个人都丝毫没将他的意见考虑在内。玄蛇还记得老头儿一手捏住他七寸的往事,不敢轻易对老头儿发火,只好挑了一个软柿子捏,张大蛇嘴露出獠牙一口啃在少年的腿上。
            这味道,居然和那颗他住了六百年的大枫一模一样!


            玄蛇还是喜欢在树洞里睡觉,耳边嗡嗡的老头碎碎念的声音习惯了也觉得还挺好。现在那个少年人也跟着老头儿一起念,他听得兴起也会出来在草屋里逛两圈。
            有时候会盘踞在老头儿的蒲团边上睡觉,有时候会把蛇身横在少年的腿上玩耍。
            后来,他慢慢知道少年人叫盖聂,也是这个老头儿取的名字。
            老头儿说:“万物有灵,一花一树一草一木都有开智的可能。然而各自缘法不同,造化也相去甚远。”
            少年听得认真。
            老头儿:“譬如你,因逐鹿大战时黄帝囚禁蚩尤的桎梏所弃而生,沾染了蚩尤最后的精血神魄,又经由十万光阴蕴化,方有今日脱胎化人的修行。而他——”
            老头儿一指吃饱了枕在少年身上呼呼大睡的玄蛇,接着说道:“六百年前,这里被洪水淹没之时,有鼠类在你树身下做窝,险些咬断你的主根,全靠这懵懂小蛇机缘巧合撵走鼠类,才得你存活至今。”
            少年颔首道:“的确如此。”
            老头儿继续道:“而此后六百年,洪荒淹没大地,你用躯干替他避过大雨风雪,用枝叶替他裹腹。你十万年光阴聚集的鸿蒙灵气,加上蚩尤留下的点滴精血之气,也由滋养了这小蛇,令其开智,才有时至今日在此称王称霸。”
            玄蛇甩了甩尾巴,表示自己听着呢,别说坏话。
            老头儿摸摸胡须:“聂儿,这,便是为师替你上的第一课。”
            玄蛇豆大的眼睛睁开,不明所以看着少年,又开口老头儿,他觉得自己又该晒晒太阳了。
            少年缓缓重复道:“万物皆有缘法,弟子记住了。”


            收起回复
            6楼2017-04-23 12:57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23 13:09
                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23 13:11
                  删帖删的措不及防。。前排留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23 13:18
                    吓到不能自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4-23 15:19
                      期待庄叔变成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23 15:54
                        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4-23 16:18
                          _(:з」∠)_我以为你是更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23 17:42
                            这年冬天到来的时候,玄蛇如同往常一般在树洞里冬眠,但是这个树洞似乎与从前不一样了。
                            少了那种相互依偎的感觉。
                            玄蛇不足千岁光阴,懵懵懂懂只知不同,却不知为何不同。
                            他有时会被剧烈的风雪声吵醒,懒洋洋睁着豆大的眼睛看向白皑皑的群山,然后把蛇头埋回盘踞的蛇身中,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大雪刚刚停下,天空放晴转暖,玄蛇迫不及待地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游进草屋缠在少年的脚上要食物。赤练蛇也游上山来,向玄蛇展示自己最新的火红的鳞片,顺便引诱玄蛇下山玩耍。
                            盖聂放下手中的木柴,目送玄蛇大摇大摆游走,面露担忧。
                            白胡子老头儿从屋里走出:“他还不到一千岁,虽有灵智,却还是顽皮。”
                            盖聂看看树梢的摆动,少年老成的面孔露出忧虑:“以师傅的观天法看,不过三日还有大雪狂风。弟子是担心……”
                            老头儿撮着胡子,一脸神棍的样子:“生死在天,万物皆有命数。”
                            少年抿着嘴,似乎还想说什么。
                            老头儿摆摆手:“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儿的,聂儿来替为师捶捶。”
                            ……


                            不过两日,昆仑山的方向聚拢遮天蔽日的乌云,聚集成团,最终化作暴雪肆虐中原。
                            盖聂做完早课,再也忍不住,向师傅请辞下山寻蛇。
                            一天一夜,少年在山坡石壁的蛇洞外终于找到了玄蛇。蛇洞入口不算大,长得比人腰身还粗的玄蛇进不了蛇洞,在返回山顶的路上遭遇大雪,已经快冻僵了。
                            少年掐了两个法诀,点在蛇头上。那蛇身便似缩水一般所成一条麻绳粗细,被少年捧在手中团成一团。
                            玄蛇努力睁开绿豆大的眼睛想找回一点气势,可惜风雪太大少年也没多余的时间理会他,团成一团塞进自己前襟里,护着那沉甸甸的一团冰坨子,一脚深一脚浅地往来路而去。


                            回复
                            14楼2017-04-23 17:57
                              师傅简直了不过小庄就该这么养不然要翻天2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23 18:15
                                玄蛇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极暖极舒适的巢穴。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六百年前还是小蛇时,饥寒交迫下偶尔寻得树洞时的那种喜悦。
                                他想起来了,一激动就睁开眼,然后看见了一个变大了许多倍的少年人的脸。
                                这是神马情况!?
                                前几天他的身体还比这个人的腰粗,怎么转眼就被别人掐住了蛇身。
                                少年也睁开眼睛,带着点惺忪睡意:“小庄没事儿了。”
                                玄蛇吐出蛇信:嘶嘶嘶嘶。
                                你给解释一下爷怎么便小了?
                                少年摸摸蛇头:“你这山下冻僵了,把你便小点儿我才方便揣着怀里替你取暖。”
                                玄蛇:嘶嘶嘶嘶。
                                有没有被那群蠢蛇看见?
                                少年起身一个骨节一个骨节把玄蛇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确定无碍之后才道:“没有,他们都躲在洞里,只有一条赤练蛇趴在你身上被一起冻僵。”
                                玄蛇的绿豆眼睛瞪了瞪:嘶?
                                少年指了指背角:“我把她一起带回来了,在这里,也没有大碍。不过她刚刚一百岁,还没有醒过来。”
                                玄蛇跳起来,昂起高高的蛇头: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要么把小爷我变回去,要么把她送回去!
                                少年下了榻,弹弹手指,玄蛇觉得眉心一疼,自己的身体呼啦啦一下子涨大成了原本的模样。
                                玄蛇游过来缠着盖聂的腿: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盖聂想办法把蛇头往外掰:”以后再教你怎么变大便小,现在还不是时候。“


                                收起回复
                                16楼2017-04-23 18:47
                                  被揣怀里居然不好好珍惜(´///ω///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4-23 19:13
                                    庄蛇萌萌哒,练练宝贝早恋,凤凤装死够了23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4-23 19:23
                                      抱歉啊楼楼,麻烦你了,谢谢重发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4-23 21:16
                                        身体健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4-23 22:19
                                          好可爱呀,庄蛇与聂儿交流还有缠着求法术踹怀里岂不是一片春光都不珍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23 22:22
                                            ↖(^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4-23 22:35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4-23 23:34
                                                玄蛇找到了比树洞更温暖舒适的新地盘。
                                                爱享受是动物的本能,有吃有喝有窝困觉真是妖生无憾也。
                                                对,玄蛇大概也开始明白自己喝山脚下那群土鳖走兽是不一样的,他们没自己漂亮没自己聪明,当然更没自己活得长。
                                                七百年岁月过去,他看见陆地从海洋到大泽,从湖泊到浅沼,早年自己欺负过的蛇和鹿羊,连骨头都化为尘土。
                                                有大枫陪伴的岁月里,他常常忘记时光流逝,脱了几次皮,他也早忘记了。
                                                然而,这一切对蛇生的思考,都抵挡不过一个干燥温暖的被窝对他的吸引力。

                                                入夜的时候,盖聂就发现自己的被窝里有了一条不速之客。
                                                玄蛇冰凉/滑/腻的身躯从门外爬进来,一头扎进少年睡着的草堆脚上的被窝里,然后刺溜溜往里钻。
                                                盖聂掀开被子,让蛇头露出来:”小庄,别自欺欺人。“
                                                蛇头吐出信子:嘶嘶嘶。
                                                外面冷。
                                                盖聂想问睡了七百年的树洞从来没听你抱怨过,怎么今天忽然说冷了。然而他最后只问了一句:“那条赤练会不会也冷?”
                                                玄蛇扬扬脖子:施舍她睡树洞她就该感恩了。
                                                盖聂想想也对,如果不是赤练贪玩,小庄也不会遇险,于是说道:“我明日在屋里给你另外做个窝吧。”
                                                玄蛇嘶嘶两声,继续努力往被窝里钻,很快挤得盖聂没有容身之处。
                                                盖聂点点蛇头:小庄,你太大了,以后记得变小了再上来。“
                                                嘶嘶。
                                                少年:”明天教你。“
                                                嘶。
                                                ”睡吧。“


                                                收起回复
                                                26楼2017-04-24 00:01
                                                  被删了三次了,醉了,到底什么敏感词!


                                                  收起回复
                                                  27楼2017-04-24 00:01
                                                    憋放弃啊,继续发,好看。还有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4-24 00:16
                                                      师哥的树洞怎么能给赤练睡(৹ᵒ̴̶̷᷄́ฅᵒ̴̶̷᷅৹)好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4-24 00:18
                                                        好勤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24 08:32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4-24 09:46
                                                            错过了沙发,我好痛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4-24 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