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引吧 关注:233,370贴子:5,379,870

【锦雀】姐姐,是你该厌我,还是我该厌你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这一生,唯独亏欠了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姐姐,另一个是我爱的人



回复
1楼2017-04-23 13:30
    我名唤锦雀,我有个姐姐——莺哥。
    莺哥,莺歌。自出生起,我就不如她,连名字也是如此。她是莺,天生的贵气鸟儿;我呢,仅仅当得起一只雀。
    很久以后我才晓得。是我欠她的,是我这一世都欠她的。
    ——
    十九岁那年的初夏,奶奶死了。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迟早都会来的。可这一天真的来了的时候,我还是哭了,哭得一塌糊涂。
    我抱着奶奶的骨灰瓶在进屋的那一刹,终是无力地跌倒在院子里。我迷茫着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奶奶死了,奶奶死了,我什么亲人都没有了。
    我这才想起,我还有个姐姐。
    有个连奶奶最后一面都不愿意来看的姐姐。
    那天夜里,雨下得很大很大。
    我却没有挪动半分位置,依旧是那个姿势抱着奶奶的骨灰瓶,接受着这场大雨的吞噬。
    唯独只有容浔这时候推开那扇吱嘎作响的大门,撑着伞走到我身边,我坐在地上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来。
    他看着我的脸愣了片刻,才开口说了那么一句话:“你是莺哥的妹妹,对吧。” 很笃定的一句话。
    我低低的应了。
    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燕舞?“
    "我不叫燕舞,我叫锦雀。"话语中有点儿要强的语气。随即头上便传来了一声闷闷的笑声。
    我清晰地记得他接下来的动作,蹲下身扶起我接过我手上的骨灰瓶却因为我的用力放弃了这个动作。
    他的手指隔着湿透的袖子触碰到我的手臂,温热的,温暖的。我至今都还记得。
    他把我带回了廷尉府。我不太懂得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是什么人才能住的。我只知道,在那里我能等到姐姐,我能看到这个带给我温暖的人。


    回复
    3楼2017-04-23 14:21
      我等了很久才等到姐姐,她穿着一身紫衣,遍布未洗的血痕,风一过,似乎有一阵血腥味传入我的鼻息中。
      那张脸……不知该说是我生得像她还是她生得像我。
      我抿着唇角, 一把扎进她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姐姐,哽咽道:“奶奶想看看你,说一定要见你最后一面才下葬。”
      她伸手握住那净瓷的白瓶,我清晰无比地感觉到了她的手在微微颤抖,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半晌,姐姐才道:“让奶奶一路走好。”
      “奶奶走了。那姐姐你也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我藏不住自己的懦弱,声音里已经带有着哭腔。


      回复
      4楼2017-04-23 14:25
        “好不了的,好不了的……”
        姐姐在我耳边念叨着,我却不懂她的意思。怎么会好不了?姐姐,是你不愿意罢了。
        那天夜里,我的泪水浸湿了枕头。
        窗子上映着一剪人影,其实我是知道的,那是容浔。
        我下了床榻,赤着脚走在地上,夜里地面冰冷的温度触到脚心,长长的、缓缓地蔓延到我的心上。我推开门,“吱嘎”作响的声音惊醒了发愣的容浔。
        “你怎的还没睡?”他看着我的脸,微微一怔后显示开口询问。
        我微微后退了一小步,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道:“看见你在外面就出来了。
        “先去睡吧。”他皱着眉头说。
        摇了摇头,我说:“容浔,别告诉姐姐。”我没有明说,只不过我和他都知道。
        他额首,还是说着:“先去睡吧。”我应了,随后转身走进房间,关上门。
        “你若是乏趣,今后可以去书房随我坐坐。”门外传来他的声音。
        “嗯,锦雀晓得。”
        后来,每日午后,我总会去容浔的书房看着他练字。偶尔,他心血来潮便会教我识字,倘若怎么教都教不会,他就会说:“你终究比不得莺哥,她一点就通,很是聪慧。”每每这时,他会望向窗口,眼眸里的神色晦暗不明。
        我看的分明,知道他其实是喜欢姐姐的,他其实是在思念姐姐的,他其实还是担心姐姐生死的。
        只是,胸口有点儿闷闷的。


        回复
        6楼2017-04-28 19:59
          ”莺哥今日就回来了。”容浔难得的站在窗边,雨丝飘了进来,有些许攀上了他的脸颊。
          我抿着唇:”今日雨下得这般大,能赶得急吗?”
          他轻笑,道;“今日,是四月十七呀。”说罢,他就举步走到桌前,酝酿片刻提笔写着。
          四月十七,容寻的生日。一切都明了。
          我撑着腮坐在旁边低着头不知他在写什么,写什么都没关系,反正我也看不懂,想来这也是他为什么这么放心让我进书房的原因了。
          ”这两个字就是你的名字,锦雀。”他的笔顿了下来。
          我坐起身来,想要看得仔细,却在那两字的旁边看到了一行字,上面有两个字我识得。莺哥。


          回复
          7楼2017-04-29 13:33
            我轻轻眨了眨眼,好像在把眼眶中的什么液体逼了回去。而后才缓缓开口:“那这边这一行字又是什么?”
            他的眼里有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我还未来得及看懂。就已经有一阵响亮的雷声直直地抵达我的耳中,我尖叫着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耳朵迅速蹲下身子。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这么大了还怕打雷?”容浔拉起了我,冰冷的指尖触及了我温热的手心。话音还未来得及落下,就又是一连串的雷声。
            我捂住耳朵往后退开,不知是害怕雷声还是害怕容浔离我离得那么近。却不想桌子把我的脚绊倒,容浔急急地伸手把我抱住,才免了我这次的疼痛。
            在抱住我的同时,他好似说了些什么,可是我没有听仔细。
            然后,然后是门口传来的一声闷哼,那片紫色衣角的出现。容浔眼里一时的无措与懊恼……
            又是一声雷响,我来不及捉住这份最近的温暖,就为了屋外的那人狠狠地推开了他。
            后面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争吵,只不过……


            回复
            19楼2017-05-07 13:54
              那一晚后,容浔让我入住集音阁。我问他,那姐姐呢?他在沉默后缓缓说道,清池居。
              第二天,我才从下人的嘴里知道清池居里离容浔的住处有多远。身旁的小兰在絮絮叨叨讲着这件事情引起的流言蜚语,我抿紧了唇没有开口。


              回复
              20楼2017-05-07 14:26
                “你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不理我,姐,你是不是,是不是讨厌、讨厌……”
                在假山旁拦住了姐姐的我,终于受不了地哭出声来。姐姐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都可以忍受的,可是她真的不要不理我。我在这世上就只剩下她一个亲人了,我再也受不了失去。
                我扑到姐姐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她,凑到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姐,我们离开这里,容浔不是你的良人。”容浔不是你的良人,也不是我的良人。我们离开他好不好?
                “你可知道,家养的杀手离开自己的主人,后果是怎样?五年,我为了容家,树了太多的敌。”
                我蓦然抬头,仔细地看着她说:“借口,你不愿意离开,因为你喜欢容浔,对不对?我会向你证明,他绝不是你的良人。”姐姐,你信我。真的,这世间唯有我不会害你。
                “锦雀,这么多年,我不在你身边,你是不是很寂寞?”姐姐的声音淡淡的,什么情绪都没有在里面,抑或是我没有听出来。
                “姐……”她的这一句话好似打到了我最深处的内心,我没有任何掩饰在她面前了。原来姐姐是知道的,我喜欢容浔不过是因为寂寞罢了。
                姐姐推开我,转过身去迈开步子走在海棠花下。
                ——
                优昙花开时,那把利剑挥向姐姐时我的不顾一切。
                当剑刺入我的腹部时,我的心落下了。还好,还好刺中的是我,不是姐姐,也不是容浔。然后便是一阵紧接着一阵的疼痛。
                “别怕,我在这里,我们马上去看大夫,乖,忍着点。”是容浔,是容浔抱住了我。
                声音里浓重的伤感和疼惜,还有害怕。容浔,你在害怕什么,害怕失去锦雀,还是害怕是失去莺哥的替身。
                容浔把我从地上抱了起来,动作轻柔。我终究还是在他对我表面的温柔下沦陷了。

                我在确认姐姐无事后,昏昏地睡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我和姐姐不见生疏。我会抱住姐姐哭诉隔壁家的李小问欺负我,姐姐会轻轻地拍拍我的背安慰我,身上没有现在的血腥味。
                梦里,我们一家人都在,其乐融融,没有分离,没有磨难。
                一切都在最初中流逝。
                梦醒了,我却不想睁眼。我想,我宁愿迷失在那样子美丽的梦境中。
                “锦雀,你醒了呀。”


                回复
                21楼2017-05-07 15:21
                  我睁开眼,睫毛颤动着,看着站在床边的容浔,我缓缓开口:”容浔,我梦到姐姐了。”
                  容浔望着我许久许久,却不曾说话。
                  “那时候姐姐和我都好好的。”
                  “不像现在。”
                  “容浔,是你负了姐姐这一生。”
                  “是我误了姐姐这一世。”
                  我说着说着,轻轻闭上了眼,随后便有什么湿润的液体从眼角流下。
                  “锦雀,是她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怨不得谁,”
                  我摇头,“容浔,你不懂。你不懂,是我害得她到这种地步的。”是我这一辈子都亏欠她的,我怎么还,都还不清。
                  长久的沉默后,容浔转过身去,脚步声越来越远。大概是走到门口时,才传来他的声音’好好休息。”


                  回复
                  25楼2017-05-19 19:05
                    后来,姐姐来看过我一次。 穿着的,依旧是那身紫衣。木槿花在裙摆上浮动,一下子晃乱了我的心绪。


                    ”锦雀,你知道吗?容浔不要我了。“莺哥坐在我床边,我倚在床上,侧头望着她。


                    ”姐姐你这是在怪我吗?“


                    莺哥摇头,”是我,是我没能护住你。“


                    我轻轻地笑了,我说:”姐姐,那一剑是我自己找来的。我没有怪你。“


                    莺哥眨了眨眼,终究没有把那一句“但容浔怪我,怪我没有护好你”说出口。


                    “好好养伤。”


                    回复
                    32楼2017-05-20 21:04
                      我回来了哦,艾特后就更,看直播请冒泡哦i
                      @卿泠弦瑟 @Smile瑾夜 @伊雪yixueyear @Heaven深海未眠 @nice潇潇细雨 @蠢萌蠢萌小黄瓜


                      收起回复
                      34楼2017-07-10 21:06
                        姐姐,我会好好养伤的。然后乖乖地做你的替身。


                        姐姐,欠你的我都还不清了,那我放你走好不好?


                        姐姐,你会恨我吗?会的吧,毕竟我欠了你那么多,不是吗?


                        姐姐……


                        姐姐……


                        看着姐姐一步一步远去的身影,我喉咙处的酸涩再也抑制不下去了。可是我没有资格哭,我怎么好意思哭呀?受了那么多委屈的姐姐都没有哭,我怎么能哭呢?


                        ——


                        九月呵,是热情渐渐褪去的时节。过去与未来在金色落叶飘零中,离去亦或来临……


                        我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了,容浔便想着带我去散心,他说要去参加王家围猎。


                        我看了他许久许久,许久以后侧过身子,没有看到他的神情。


                        “容浔,你决定就好。”


                        “嗯。”


                        我不知道容浔在想什么,在计划什么。可我只能任由他去安排。


                        回复
                        35楼2017-07-10 21:28
                          我迷路了。我不知道是容浔故意丢下我的,还是其他意外……意外?又能有什么意外呢?


                          我苦笑。


                          “雪豹?”


                          看那处草丛之中毛茸茸的小东为,不是雪豹又是什么?


                          “呵。”我轻笑一声。走上前抱起它,“雪豹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嘴上虽是这样问着,心里倒是隐约猜到了答案。


                          我蹲着身子,看着雪豹还在流血的前爪,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流箭造成的伤口。


                          随随便便找了几株止血的草药,撕烂了直接敷在雪豹的伤口上。


                          救雪豹,仆人找来,回到营地,遇到景候……一切的发展的那么自然。


                          回复
                          36楼2017-07-10 22:10
                            楼楼有懒癌早期,你们不催我就不更 没错,楼楼就是这么【不】可【要】耐【脸】,来啊,来打我啊,来互相伤害啊 楼楼无所畏惧哦!


                            收起回复
                            37楼2017-07-10 22:36
                              楼楼很想给你们码文,可是楼楼卡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楼能怎样?楼楼也很无奈!


                              回复
                              41楼2017-07-13 15:07
                                第二日,雪豹被送进了容府。


                                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容浔问我:”锦雀,你可愿入宫?”


                                我不愿,我不愿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容浔,你想我入宫吗?”


                                容浔的手微微一震,随后说:“我……自是不想的。”


                                我笑了。容浔啊,你可知一时的犹豫会给我带来多少的猜想啊。容浔,原来你是想让姐姐入宫的啊。


                                清池居中流出的渠水泛出药汤的污渍,而集音阁里血腥味连一丝空气都没有放过。


                                回复
                                42楼2017-07-17 11:57
                                  “啊——!”


                                  你能想象皮肉从身上被撕去的痛苦吗?那种皮肤与骨肉分开的痛苦?


                                  锦雀,莺哥代你入宫,用的自然是你的皮囊。



                                  容浔,容浔,容浔,容浔,容浔,容浔,容浔,容浔……


                                  收起回复
                                  45楼2017-07-17 20:04
                                    @卿泠弦瑟 @Smile瑾夜 @伊雪yixueyear @Heaven深海未眠 @nice潇潇细雨 @蠢萌蠢萌小黄瓜 @苏辞镜 @此去经年 @小竹竹


                                    回复
                                    46楼2017-07-17 20:16
                                      回复
                                      47楼2017-07-17 20:17


                                        回复
                                        53楼2017-07-23 19:55
                                          “小姐……”


                                          我侧过头,看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的小兰,我轻笑着道:“怎么了?我还活着呢。”


                                          小兰擦着眼泪说:“小姐,为什么啊?这些伤疤你都不该有的,你原先……你原先……”


                                          小兰终是说不下去了,我眨了眨眼睛,把眼泪逼回了心脏。


                                          ”别看了,服侍我更衣罢。”我从床上坐起身来,拉上被扯到腰间的衣服,掩住了身上的伤痕。


                                          ”是。”


                                          回复
                                          56楼2017-07-24 18:13
                                            @卿泠弦瑟 @Smile瑾夜 @伊雪yixueyear @Heaven深海未眠 @nice潇潇细雨 @蠢萌蠢萌小黄瓜 @苏辞镜 @黯影恋流年 @小竹竹 @羽毛狮 @一世惆怅流恋 @花开半夏De美


                                            收起回复
                                            59楼2017-07-31 15:21
                                              “姐姐。”


                                              我走上前,拉住姐姐的手。莺哥看了眼我的手,并没有挣开亦没有言语。


                                              我微笑,“姐姐,我最近学会了做银耳柑羹。姐姐你要尝尝吗?”


                                              莺哥摇头,“我不喜欢酸甜口的。”


                                              “没事,那就算了。”我牵强地笑笑,“那我们过去亭子里边坐坐?”


                                              “嗯,好。”


                                              回复
                                              63楼2017-07-31 16:20
                                                莺哥倚在栏杆上,并没有看向锦雀。


                                                “姐姐……你恨我吗?”锦雀拽着手绢。


                                                莺哥轻笑,转过头看着锦雀:“我不恨你,我只怪我自己。”怪我,那么多年还是没有让自己爱的人爱上自己。


                                                ”姐姐,你恨我吧,你恨我好不好?你打我骂我,都可以。“锦雀用手捂着脸,"可是,可是你不要这样子。你没有错,你没有错。是我……"


                                                莺哥看着她,半响没有说话。


                                                ”姐姐……”


                                                莺哥打断了锦雀的喊声:”锦雀,你别这样。是我自作自受。“


                                                收起回复
                                                64楼2017-07-31 16:57
                                                  锦雀的泪水没有止住,从指缝之间溢了出来,滴滴点点落在了粉色的裙摆上,染开了一层层的水迹。


                                                  “姐姐……是我,是我不该出现的……没有我,没有我的话,你和容浔会在一起的……怪我,都怪我……”


                                                  莺哥看着她,抿着唇没有说话。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动心的话,再来多少年都是一样的。


                                                  “你让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回复
                                                  73楼2017-08-01 21:02
                                                    今天建军节九十周年,愿兵哥哥们一切安好


                                                    回复
                                                    74楼2017-08-01 21:03
                                                      姐姐要离开了,她要进宫了。


                                                      伴着锣鼓的声音,她在踏上轿子时候,缓慢回头。那双极为漂亮的眸子看向我的身旁。


                                                      容浔。她无声地说。我却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是不是做错了,皇宫是多么无情的一个地方啊,姐姐大好的年华就要葬送在那里了吗?是我,是我害得姐姐如今这给模样的。


                                                      如今穿着那大红嫁衣的应当是我,如今要入宫葬送年华的也应当是我。


                                                      我欠了姐姐那么多,我怎能够……


                                                      莺哥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笑容好看,却无半分暖意。随即,她就已然转过身,踏上了轿子,伴着锣鼓声渐渐远去。


                                                      我霎时泪流满面,拿起手帕低下头擦干泪水。


                                                      “从此以后,你便是月娘了。“身旁传来容浔的声音。我一下子愣住了,


                                                      从此以后,我便是月娘了。


                                                      可是……我不是。我不是姐姐,我不是莺哥,我不是十三月。


                                                      更不是你容浔,朝思暮想的月娘。


                                                      ”唔。”我应了一声,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


                                                      回复
                                                      76楼2017-08-02 19:50
                                                        姐姐离开后,我住进了清池居。那个曾经姐姐住着的地方。


                                                        黄昏时候,容浔来了。


                                                        我蹲坐在茶几前,看见他的到来并不惊讶,”坐下罢。“我朝他微微颔首。


                                                        他一拂袖,坐在了我的面前,我为他满上一杯茶,轻移到他的面前。


                                                        茶几上雾气氤氲,我看不清容浔的目光,一如我从未看清过容浔的内心。


                                                        我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包裹,我轻笑一声,“容浔?你可记得……罢了,你自己看吧……“


                                                        回复
                                                        77楼2017-08-02 20:23
                                                          回复
                                                          78楼2017-08-02 20:28
                                                            回复
                                                            79楼2017-08-02 2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