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汝昌吧 关注:2,091贴子:33,984

【脂雪轩】转发【周董闲话】了解冯其庸为何缠斗周汝昌,对比两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周董闲话
了解冯其庸为何缠斗周汝昌,对比两个版本的电视剧《红楼梦》就知道了


回复
1楼2017-04-26 12:36
    红学家冯其庸以95岁高龄辞世,为逝者与尊者讳,此种时刻自是应该多写写缅怀文字的,但冯其庸之于近一二十年中国红学的影响,多少红学界公案也理应借此机会辨析一番。



    为红学发展计,这一脓疮迟早应被捅破,而此刻正逢其时。


    这是红学界的政治斗争


    冯其庸及其所代表的官方的(或谓主流的)红学界,如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中国红楼梦学会、《红楼梦学刊》等,长期以来凭借其体制内的、行政上的影响力,几乎控制着官方舆论对当前《红楼梦》的认知,而被主流红学界所指斥为妄图与冯其庸及其孝子贤孙“抢码头”的周汝昌,自1980年代后便被主流红学界忌惮、排斥、压制,至死都被迫游离在主流话语权之外。


    问题是,周汝昌在治学上的成就显然比冯其庸更具说服力。无论是作为胡适的学生、俞平伯的同侪,还是红学界扛鼎之作《红楼梦新证》的作者,周汝昌都是中外红学研究无法绕行的磐石。在近一二十年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周汝昌也凭借其浑厚的国学功底、高龄却惊人的高产,锻造了其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力。
    至于那些**惯性躺在官方庇荫之下的主流红学家,官僚化严重,利欲熏心,与市场、与读者自是越走越远,其恶果的巅峰便是李少红版电视剧《红楼梦》,其之所以遭致异口同声、空前绝后的抨击正是所谓主流红学界脱离读者与现实的明证。


    如果冯其庸与周汝昌之间仅是学术观点的不同,自无特别之处,问题是这两人之间的学术纷争早已异化为红学话语权与现实利益的争斗。


    这就不是学术问题了,这是红学界的政治斗争。


    回复
    2楼2017-04-26 12:38
      周汝昌是缠斗的失败者


      从学术上说,周汝昌的诸多观点自是可以争鸣的。


      众所周知,百年红学向来有“考证”与“索隐”的分野。前半程,周汝昌作为考证派大师胡适的弟子,以推出成名作《红楼梦新证》为标志,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考证派”的旗手;后半程,周汝昌推出的诸多书籍不少却容易坐实“索隐”的标签。“考证”与“索隐”向来是绝然对立的,周汝昌何以如此?


      索隐,因严谨学术论据的缺位,曾被胡适先生指斥为“猜笨迷”,而这正是为主流红学界所不屑的民间红学爱好者容易陷落的窠臼,比如十多年前曾喧嚣一时的霍氏兄妹的《红楼解梦》,以及前些年名声大噪的刘心武,——正是刘心武被讥讽为周汝昌的孝子贤孙。

      事实上,刘心武与晚年周汝昌确实也联系密切。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我曾当面向周汝昌先生核实,不过他对当时刚刚推出的刘心武所续写的《红楼梦》态度谨慎,仅是赞扬刘心武“干了一件大胆的事”,而周汝昌坦诚他自己是没有能力、也是不敢续写红楼梦的。


      周汝昌也不愿给自己一定贴上“考证”或者“索隐”的标签。我曾主观地分析,晚年的周汝昌之所以更多在“索隐”,大概是由于他晚年目盲耳聩、行动不便,成天只能自己想,然后再叫子女帮他去查证资料。他凭借的是他早年所积累的雄厚的学术根基,以及惊人的记忆力。


      不幸的是,他的子女无一是正经的科班毕业,自然也没有过任何严谨的学术训练,他们不仅无法跟上作为学术大师的父亲的思维节凑,也难以理解他所做的一切。这正是为何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周汝昌一再地试图透过我来呼吁:他需要助手。


      一个著作等身的学术大家,晚年治学之凄惨,竟至如此,想来令人悲怆。他子女曾向我介绍,数年前时任国务委员的**来到周汝昌位于北京红庙的家中探望,那是一栋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红砖小楼,周汝昌蜷居在二楼的一套房间,因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几乎从不下楼,见状如此,来访的**当面指斥陪同的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诸高官:你们就是这么照顾周老的?


      回复
      3楼2017-04-26 12:40

        △ **看望周汝昌
        周汝昌去世后,我在“头七”那天再次探访。低矮、老旧的房间里到处堆砌着过去半个多世纪周汝昌研究的资料、手稿、通信、书法,后续整理显然是一个浩瀚的工作,而这显然又超出了他的子女的能力范围。这里面可能有周汝昌和胡适的通信、有周汝昌和名家大师的唱和往来、有周汝昌珍藏的珍本善本,无一笔不是财富、无一笔不是文明,但生前尚且冷落如此,身后这些又怎能让人相信会善加对待?


        也许会被老鼠、蝼蚁吃掉,也许会被一把火烧掉,果真要如此,至少我是不会单纯地指责他的子女看护不力的。


        在这场缠斗中,周汝昌无疑是失败者。他常年不被冯其庸及其门徒所控制的官方的红学研究机构所接纳、尊重,他保持着几乎每年推出一本红学专著的惊人速度,却在红楼梦研究所编辑出版的官方《红楼梦学刊》除保留着一个顾问的头衔外,多年未曾发表过一篇研究文章;即便今天登陆红楼梦研究所的网页,周汝昌的名字甚至都不在专家之列;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官方网站首页上,“我院学者”一栏常年放着的均是曾长期担任红楼梦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冯其庸先生一人的照片。


        在周汝昌去世后,冯其庸没有向他的子女表示慰问,仅有冯其庸的弟子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向周汝昌的儿子发过一条慰问的短信,《红楼梦学刊》仅登过两页向周汝昌表达哀悼的文字,只字不提周汝昌生前的学术成就;党和国家**吊唁的来信来电,也从未正式地对外公开。


        回复
        4楼2017-04-26 12:42
          新版《红楼梦》:一己之私,权欲熏心,蹂躏经典


          总结1980年代以来的40年中国红学史,大致可以如此做下简单的区隔:1980年代,以王昆仑、沈从文、吴世昌、启功、周汝昌等从民国走来的大师为代表,其巅峰是87版电视剧《红楼梦》;1990年代以后,随着大师们挨个凋零、周汝昌靠边站,中国红学逐渐被以冯其庸为代表的官方红学家所掌控。
          可惜的是,近一二十年的中国红学几无突破、毫无长进,仅有的响动不过是刘心武登陆央视《百家讲坛》推介他所谓的“秦学”,以及自2006年开始喧嚣数年的重拍《红楼梦》风波。


          如今,尘埃落定,大师远去。回头来看,检视两版电视剧《红楼梦》大概是检视中国红学四十年最生动的切口。


          两次拍摄《红楼梦》时,制作方均声称敬畏原著、尊崇红学家意见,事实如何?


          收起回复
          9楼2017-04-26 13:05
            这是87版《红楼梦》的顾问团队。


            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
            王昆仑(1902-1985):著名红学家,在抗战期间撰写的《红楼梦人物论》是最早试图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研究《红楼梦》的一部专著。时为民革****、全国政协副**。
            副主任委员:
            王朝闻(1909-2004):美学家、文艺评论家、雕塑家,著有《论凤姐》。



            顾问(按姓氏笔划排序):
            朱家溍(1914-2003):文物专家、明清史及戏曲研究专家。
            成荫(1917-1984):编剧、导演。时为北京电影学院院长。
            林辰夫(1924-2006):编剧,首任中国视协电视剧戏曲艺术研究委员会会长。
            阮若琳(1929-2010):时为**电视台副台长、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
            沈从文(1902-1988):著名作家。主要作品《边城》、《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红楼梦服饰考证,多出其手。
            启功(1912-2005):书画家、著名红学家。
            吴世昌 (1908-1986):文史专家、著名红学家。
            吴冷西(1919-2002):时为国家广电部长、党组**。
            吴祖光(1917-2003):著名剧作家、导演。代表作《凤凰城》《风雪夜归人》。
            周扬(1908-1989):文艺理论家、翻译家、活动家。中科院院士。时任中国文联**、党组**,中国作协副**,****宣传部副部长。
            周汝昌(1918-2012):著名红学家、书法家。
            杨乃济(1934-): 著名建筑设计师,主持北京大观园规划设计。
            杨宪益(1914-2009): 著名翻译家。曾与夫人戴乃迭(英籍华人)合作翻译中国古典小说全本《红楼梦》,由于译文准确生动,在国外获得好评,并有广泛影响。
            赵寻(1920-2010): 著名戏剧理论家、戏剧评论家。
            钟惦棐(1919-1987):影视评论家,被誉为中国电影美学的奠基人。小说家阿城之父。
            曹禺(1910-1996):著名剧作家。代表作《雷雨》《日出》。
            蒋和森(1928-):著名红学家。
            戴临风(1920-2009):《红楼梦》监制、时为**电视台台长。


            编剧:周雷、刘耕路、周岭


            这里有个明显的事实:名单里没有冯其庸的名字。要知道,早在1978年,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所调整为文化艺术研究院,第二年,在文化部《红楼梦》校注小组的基础上成立了红楼梦研究所,冯其庸出任所长。也就是说,作为官方的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冯其庸是被87版电视剧《红楼梦》所故意遗漏的。


            回复
            10楼2017-04-26 13:07
              楼主请继续,等着看呢


              回复
              11楼2017-04-27 05:39
                过去的过去了,在这部巨著面前,谁也没有胜利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28 13:28
                  千古文章多血泪,红学双壁客唏嘘。
                  而今双双驾鹤去,伤心最此断肠辞。
                  愿化干戈为玉帛,为芹辛苦梦来生。


                  回复
                  13楼2017-04-28 14:12
                    文章是没完,期待楼主继续转发。


                    回复
                    15楼2017-04-30 08:45
                      周董在文章中说:冯其庸之于近一二十年中国红学的影响,多少红学界公案也理应借此机会辨析一番。为红学发展计,这一脓疮迟早应被捅破,而此刻正逢其时。
                      重读《红楼梦新证》一文的作者宋健说:周先生去世之后直至今日,有些人对周先生的讨伐、谩骂仍未停止,我觉得这有失厚道。有问题说问题,有道理讲道理,何必出口不逊、恶语伤人呢?
                      请问过得去吗?
                      有人打着“研究与总结”的幌子,处处标榜自己。
                      语云:“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周先生是不朽的,而那些骂他的人,恐怕只是昙花一现,终究会被人们遗忘。


                      回复
                      16楼2017-04-30 09:24
                        不是不转,中间发生问题


                        回复
                        17楼2017-04-30 11:48
                          不过,30年河东30年河西,待到二十年后重拍《红楼梦》时,冯其庸及其官方的中国红学会掌控了几乎全部的学术话语权。


                          这是李少红版《红楼梦》的顾问名单。
                          △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顾问委员会大多是官员、商人



                          冯其庸:著名红学家。
                          杨伟光:中国文联副**、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前CCTV台长
                          仲呈祥: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辑、中国文联副**、**处**
                          李准:中国文联副**
                          张庆善: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
                          李希凡:红学家
                          谢铁骊:导演
                          刘景录:**党校文史部教授
                          彭吉象:北京大学艺术学院**
                          阿城:作家
                          王晓棠:八一厂厂长、演员
                          于洋:导演、演员
                          周岭:编剧
                          邓婕:演员
                          远勤山:大运摩托董事长
                          丁羽心(即牵涉铁道部长刘志军一案的丁书苗):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学统筹:
                          张庆善: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
                          孙玉明:中国红楼梦学会秘书长
                          沈治钧: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


                          官员、演员、党校教授、摩托车公司董事长、腐败的高层政治掮客,大概可以让你瞬间明白,新版《红楼梦》为何会如此奇烂无比、拍过《雍正王朝》《汉武大帝》《乔家大院》的导演胡玫为何撂挑子不干。


                          收起回复
                          18楼2017-04-30 11:50
                            请继续


                            回复
                            19楼2017-04-30 11:57


                              回复
                              20楼2017-04-30 11:59
                                我也着急


                                回复
                                21楼2017-04-30 12:00


                                  回复
                                  22楼2017-04-30 12:02
                                    新版《红楼梦》与“敬畏原著”毫无关系


                                    当然,新版《红楼梦》的失败自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顾问团队的责任。从2006年开始为重拍《红楼梦》而进行的长达数年的“红楼梦中人”大型选秀,到与落马的铁道部长刘志军关系密切的山西女商人丁书苗投资新版《红楼梦》,再到传得沸沸扬扬的刘志军所谓“潜规则”新版《红楼梦》的选秀女演员,新版《红楼梦》从一开始就与“敬畏原著”毫无关系。


                                    直到2012年方才去世的周汝昌,始终没有参与到新版《红楼梦》的重拍之中,也就不难理解了。


                                    新版《红楼梦》根据通行的120回本翻拍,这得到了冯其庸的首肯,而正是周汝昌始终坚持高鹗所续写的《红楼梦》后四十回违背了曹雪芹的原意。网上迄今还能找到“年过80的冯其庸给总局写了封信”的新闻报道,他对国家广电总局支持按通行120回本重拍《红楼梦》表示积极肯定。
                                    △ 新版《红楼梦》制作团队



                                    对重拍经典,冯其庸的态度也极为鲜明:现在红学界的认识与87版那个时代的认识是不同的;作为经典名著,87版《红楼梦》有其局限性。


                                    收起回复
                                    24楼2017-04-30 12:06
                                      一段当年的报道清楚地记录着主流的红学家们是如何参与新版《红楼梦》拍摄的:


                                      事实上,三位文学统筹的意见,在很多时候也并不统一。“同样一段戏,一边是孙玉明老师批的‘删’,一边是沈治钧老师批的‘好’”。而另外一个女孩的剧本上,孙玉明的批注更是充满了火药味:“你中沈治钧的毒太深了!”面对这种情况,青枚(导演李少红团队工作人员、编剧之一)只好求助郑万隆(文学顾问),对方让她去找会长张庆善裁决。此后,凡是意见不统一处,青枚都按照张庆善的意见处理。


                                      回复
                                      25楼2017-04-30 12:09

                                        △ 周汝昌探班87版《红楼梦》拍摄现场,与饰演宝钗的演员张莉交谈



                                        87版《红楼梦》也有其局限性是无疑的,但那是综合了王昆仑、沈从文、吴世昌、吴冷西、周扬、曹禺、周汝昌等前辈学人、官方与民间学者多方面的意见,至少那是一部谨慎的心血之作;而新版的《红楼梦》呢?冯其庸及其门徒对红楼学术界的把控、“红楼梦中人”选秀的香艳闹剧、刘志军/丁书苗等官商的深度卷入,各为一己之私,态度轻浮、权欲熏心、沆瀣一气,终于拍出了一个笑话,成功蹂躏了一把经典。


                                        还好,当时的周汝昌目盲耳聩,早已不看电视了。


                                        回复
                                        26楼2017-04-30 12:10
                                          冯其庸是必须立起来的牌坊


                                          2006年刚传出重拍《红楼梦》的消息时,作为资深红迷,我着实高兴了一把,以为能有幸见识到一部经典的再生,甚至还报名了宝玉贴身小厮焙茗的演员海选。


                                          我自然没有入选,但“红楼梦中人”选秀着实喧嚣了好一阵。我迄今记得,决赛的晚上导演胡枚在电视上那张阴暗凝重的脸,谁演黛玉、谁演宝钗显然不是胡玫能决定的,这大概便是随后不久胡玫愤而离开《红楼梦》剧组,转而宣布要拍一部电影《红楼梦》的真实原因。


                                          回复
                                          27楼2017-04-30 12:11

                                            △ 导演胡玫看着选秀演员的表情亮了



                                            我参加了胡玫宣布拍摄电影《红楼梦》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盛大新闻发布会,但此后便了无消息。如今看来,那更像是胡玫不愿陷入重拍《红楼梦》背后的无边官商黑幕而表达内心愤怒的一种无奈宣示。


                                            等到四年后,李少红版《红楼梦》终于播出了,收获的那些铺天盖地的骂声佐证了导演胡玫的先见之明。至于那些顾问们,开始纷纷撇清关系:周岭表示新版《红楼梦》他一集没看过,文学统筹张庆善、孙玉明、沈治钧“表示不愿就此做任何采访”;至于丁书苗,于2014年因**罪和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二中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罚金25亿元,罚金数创下我国个人罚金最高记录;她背后的铁道部长刘志军,更早于2012年被判处死缓。



                                            《红楼梦》就是一个大IP,而新版《红楼梦》折射的就是当下中国最真实、冷酷、荒诞的一则笑话:有的人借此**,有的人彰显存在,有的人想捞钱,有的人潜规则着女演员,但偏就是没人真正敬畏过《红楼梦》;而台前幕后的各色人等,刘志军被判了死缓,丁书苗锒铛入狱,胡玫激流勇退,李少红毁了一世英名,新凤姐姚笛成了插足的第三者,宝玉杨洋成了当红小生,晴雯杨幂更是早已红得发紫。
                                            △ “魂归离恨天”拍成了香艳的“黛玉裸死”,是新版《红楼梦》**经典最大的罪状之一



                                            而作为首席顾问、红学家的冯其庸及其门徒积极地为新版《红楼梦》背书,本想视之为彰显其学术历史地位与存在的机会,到头来却反被各怀鬼胎的三教九流们视作了皇帝的新衣和必须立起来的牌坊。


                                            高龄的冯其庸老人何辜,无论是主动逢迎还是无奈配戏,他这块牌坊有官方的背书,也就成了攫取现实利益最便捷的路径,尤其是当他的门徒们已经不能如胡适、周汝昌等前辈学人通过著作等身来彰显学术存在的时候,也就只有通过维护这块牌坊才能在当下中国保留一点官方豢养学者的残存影响力和可悲自尊。


                                            回复
                                            28楼2017-04-30 12:13
                                              这是一个红迷愤怒的控诉


                                              新版《红楼梦》播出后,我第一时间看了前两集,当时的心情可谓“非常激动”。余下是新版《红楼梦》播出当晚我信笔写下的一篇博客,可视为一个红迷的愤怒,大概喜欢《红楼梦》的人能找到些共鸣。


                                              刚刚把新版《红楼梦》第一二集看完了。老实说,非常激动,如鲠在喉。三年前,当“红楼梦中人”全国海选启动之时,我也跟着激动,甚至还热烈地报名海选。但此后持续数年的发酵和喧嚣,现在看来并未呈现一出让人满意的答卷。甚至,对钟爱红楼的广大红迷而言,闹剧依旧,喧嚣依旧,纯属羞辱!


                                              应该承认,刚看前两集还没有太多发言权,言语或许偏激,但就事论事,至少李少红呈现给我们的开头就足以让喜欢《红楼梦》的人心境悲凉。
                                              △ 杨幂在新版《红楼梦》中饰演晴雯


                                              这是在拍纪录片吗?


                                              我略微统计了下,两集整整90余分钟,剧中人台词大概不会超过五十句吧,通篇画外音大概只有在纪录片中看到过。更为要命的是,因为画外音过多过滥的缘故,让仅有的台词、表演完全处在了从属地位,演员表演犹如行尸走肉、僵而不化。


                                              当剧情无法演绎出来的时候,求助于画外音的解释,这其实是导演、演员懒惰、也是水平穷尽的表现。优秀的演员、杰出的导演总是能恰到好处的长袖善舞,利用一镜头一场景、一眼神一神态,或者是恰到好处的情节设计、洗练紧凑的台词对白,就将需要借助画外音来呈现的剧情故事、人物心理表现了出来。


                                              这一点,新版《红楼梦》没有做到,李少红没有做到,我还叫不出名字的新人“黛玉”“宝玉”也远远没有做到。


                                              黛玉的出场应该是有仪式感的,而且她的出场应该是可以震慑全场、让人屏息专注的。但在剧中,黛玉就这么出来了,甚至舍不得给她一秒钟镜头的定格,我甚至不知道哪个镜头应该算是黛玉的初次亮相。这让我想起当年看87版《红楼梦》时,头两集黛玉出场是身着一袭白裙的她正捧着一卷书低首垂眸。这种亮相是令人惊艳的,我迄今还记得当初一同看到这一镜头时,身边的人全都屏息赞叹,咬耳私语。


                                              回复
                                              29楼2017-04-30 12:15


                                                △ 87版林黛玉(陈晓旭)vs 新版林黛玉(蒋梦婕)


                                                新版的黛玉漂亮吗?应该是的,但这种漂亮就像是街边的大路货,满街都是,毫不起眼。真正的黛玉是美丽的,不仅容颜出众,更为难得的是她的柔弱典雅,清高自诩,红尘在下。新版的黛玉很纯,但纯得就像一张白纸,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内在,如此也就少了咀嚼、品味、仰赞的韵味。


                                                同样让人失望的还有宝玉。宝玉贵在才情,贵在多情,贵在深情,贵在专情,但在新剧中给人的感觉却是愣头小子、白面书生。也许此后的剧情中会有让人满意的表现吧,但至少在前两集中,这个宝玉并未能真正的把握住宝玉的内核所在。


                                                回复
                                                30楼2017-04-30 12:18

                                                  △ 新版贾母



                                                  真正的多情公子宝玉是专一的,此种专一不是眼中除尔之外别无他人,而是在他心中,“情情”是他眼中的全部,至于尘世中的功名利禄,甚至是人间烟火全都不值一提。在宝玉的身上,无论是对黛玉对宝钗,还是对袭人对晴雯,他从无亵渎,也绝不轻浮,他有的只是爱怜,只是尊重。自然,这种多情公子的气场是他高贵的出身陶冶出来的,是他锦衣玉食的环境涵养出来的,也是他内心深处充盈脑际的聪颖博爱善良柔情的性格历练出来的。


                                                  除此之外,新剧中宝钗单纯有余,沉稳不够;王熙凤的爽朗给人轻浮之感,老辣不足;而贾母那纯粹是个妖精,让人看了倒抽凉气,全没了慈眉善目、雍容华贵的气质;至于邢王二夫人更是有气无力,有如行尸走肉,看得不仅是让人生气,更让人气愤。


                                                  回复
                                                  31楼2017-04-30 12:20
                                                    文章写得真好。当官好啊,权利大,说啥是啥,要啥有啥,看看人民的名义就知道有的官啥德性了


                                                    回复
                                                    32楼2017-04-30 12: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4-30 20:44
                                                        周老先生工作环境如此简陋,令人深思。一个特定时代的民族悲哀。解味道人千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5-02 03:20
                                                          有人认为那块曹雪芹墓碑是真就得到了房子……不说什么了,做个标记再仔细拜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5-09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