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683贴子:229,549

回复:原创小说【只待,漫城桃花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说背景挺宏大的越写越有感觉而且你说这只是分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7-05-22 00:14
    我居然饶有兴致的看到了现在,超喜欢他两秀恩爱,楼楼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2楼2017-05-22 02:14
      火钳留名,养肥了再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3楼2017-05-22 09:57
        一片寂静
        人间道挂了电话,许久没有说话。直到旁边的一个电子表突然响起来,他才把电话拨到了联络处。
        “嘟……”
        随着电话中传来的声音,一个女子连通了人间道。
        “通知天道,出了点问题,让他赶紧回来,有要事商讨。”人间道向那个女子交代了些许东西,便挂了电话。
        他仔细回想寂视在电话中所说的每一句话,试图推断出寂视这通电话的目的。
        寂视一定不会好好的打来这样一个电话!
        但是有是为什么?不得而知。
        与此同时,寂视来到了一个房屋中介中心,他准备买一套二手房,最好离苏世谦的学校近点。
        而在他把车停到了停车场,准备下车时,他的手机响了。
        寂视掏出手机一看,没想到是寂言的电话,他没有犹豫,直接接通,把电话放到耳朵边,也不说话。
        几秒钟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寂言的声音来。
        “寂视,你小子现在在干嘛?”
        寂视轻咳一声,回到“没事,发呆。”
        寂言那边安静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你啊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把你的事情瞒住花了多少功夫?”
        寂视愣了一下,“什么事情?”他并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听命令,胡乱行动。被组织知道了的话,你就不好过了。”寂言淡淡地回答,“我说你在修行,顺便办点事情,跟上边解释了好久才把事情瞒住,你说你准备怎么谢我?”
        “谢谢。”寂视说。
        “……”
        “还有别的事情吗?”寂视有问到。
        “我怎么突然好像揍你?算了算了,最近Z市有一个任务,你在那里,就把任务做了吧。”
        “什么任务?”寂视眉头轻轻一皱,问到。
        “几日后,在A大会举办一个化妆cos晚会,晚会上FPC和夜吻的人都会出动,目前组织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需要你去探查一下,完善情报,并监督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寂言的声音严肃了起来,寂视也知道,平日里怎样都好,执行任务时,必须要保持一颗紧绷的心。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目前就这么多,到时候我们也派了除你以外的另一个人。他会帮助你。”
        “另一个人?谁?”寂视把钥匙从车上拔了出来,打开了车门。
        “诸葛子青。”寂言顿了一顿,说出了一个名字。
        诸葛子青,一个智商高到可怕的存在,是三国时期诸葛亮的基因后人。
        寂视一听,笑了出来,“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有他在,我只要打“输出”就好,一切就都交给他了。”寂视说罢又和寂言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向着中介中心走去。
        但是此时此刻得寂言,就没那么淡定了。
        明知道他父亲在Z市,还要他在Z市执行任务,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寂言想起接到通知时的自己,一脸懵逼,他想不通,那些祭祀都在想着什么东西,但他只能服从。寂教是一个充满了狂热信仰和阶级分化的组织,它所做出的很多事情,都无法正常解读。
        “那么寂视,我能做的,只有为你而祈祷了,毕竟,我也有我的任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7-05-23 23:59
          扯远了诸葛亮后人基因说不定我们祖上就是诸葛亮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5-24 01:25
            哦耶看完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6楼2017-05-24 23:54
              楼主写的太好了,真的是好看到爆炸特别是那个“谢谢”戳中笑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7楼2017-05-24 23:56
                楼主,有你其他帖子的链接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7-05-25 00:0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7-06-01 13:42
                    啊啊啊,终于回来了,高考后浪的飞起,再次表白,再次被拒绝,宿醉,刷深渊,头疼……现在终于回归正轨了,从今天起开始更新,今天第一天,状态一般,先小更一段,从明天起,小说开始进入高能状态,我尽量不再失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6-13 00:02
                      @i胖云@ituy9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7-06-13 00:03
                        @i胖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7-06-13 00:03
                          @ituy9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7-06-13 00:03
                            @Patrick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6-13 00:04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一位服务小姐看见寂视进来,立马摆出笑脸迎了上去。
                              “我需要一套精装二手房,离A大越近越好。价钱不是问题,一定得是精装。”寂视看了看一旁那对挑来挑去的小情侣,不禁想起了苏世谦在吃饱是纠结最后一串羊肉是的表情。他轻轻一笑,随即又把脸拉了下来。
                              “先生,目前我们这里一共有三套房子符合您的要求。一套是四室的大户型,位于A大旁边的天宝小区。一套是两室的小户型……”那小姐思考片刻,说出了这个中介的房源。
                              “那就四室吧,两室太不讲究……”寂视揉了揉手,漫不经心的说到。
                              “先生不需要更进一步了解?”那个小姐反倒是吃了一惊,她还从未见过买房这么随意的人。
                              “等等,你刚才说有三套房子,还有一套呢?”寂视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套房子没有了解,也许会更适合也说不定。
                              “那套是一室的,可能不符合先生的要求。”
                              “哦,是这样……”寂视点了点头,突然,他定了一下,“你说,一室?”
                              “恩对,但是地理环境还是比较……”
                              寂视没有继续听她说下去,他想起点什么,暗自一笑,“那就要它了,什么时候付款?”
                              中介小姐愣住了,她完全不能理解寂视变化这么快的原因。但她还是赶紧反应过来领着寂视做了购房的手续。
                              等到一切都办妥了,寂视看了看表,发现快到了苏世谦放学的时候了,准备离开时他想起点什么,叫住那位中介小姐。
                              寂视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塞给她500块钱,让她帮忙找装修公司把那一室的可怜房子打理一下,钱不是问题,配置越华丽越好。就这样,在小姐惊愕的目光中,寂视开车离开了中介公司。
                              ……
                              A大门口
                              “等很久了吧?”苏世谦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
                              “还好,我不记得我等了二十四分钟三十六秒的事了。”寂视挂挡,开车,面无表情。
                              苏世谦一下子笑了出来,“哪有你这样的。”他轻轻拍了一下寂视。
                              寂视白了他一眼,继续开车,“中午想吃什么?”
                              苏世谦用手托住下巴,想了一会儿,说“没什么想吃的,但是好饿……”
                              寂视无语,就随便想了一下,“要不去吃西餐?”
                              “还吃西餐?你对西餐有特殊感情?”苏世谦一脸不愿意,“去吃火锅吧,早都没吃过火锅了。”
                              寂视点点头,“下午还有课吗?”
                              “没了,今天下午还没想好怎么过。”苏世谦老实交代。
                              “那去西城区那家新开的真人密室逃亡玩会吧。正巧我也没事干。”
                              “真人密室逃亡?没玩过诶!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学校要举办化装舞会了。”苏世谦一脸兴奋。
                              “是吗?你参加吗?”寂视笑笑,他当然知道,而且他还知道,那个晚会不会平静。
                              “当然参加,这两天我要买cosplay的衣服,到时候你要来看哦!”
                              “当然。话说你准备cosplay谁?”寂视刹车等红灯,看了看一脸兴奋的苏世谦。
                              “有田春雪。”
                              “噗~”
                              “喂,你笑什么!”苏世谦小脸一红。
                              “没什么,还以为你会cosplay猪八戒。”寂视强忍住不笑,回答道。
                              “你!”苏世谦知道他在笑什么了,轻轻一哼,“你比我瘦多少?死肥宅!”
                              寂视听了也不生气,依然笑着,“话说那晚会我能参加吗?”
                              “你参加那干嘛?”苏世谦问到,“能是能,但是学校有规定非本校学生参加必须是在校学子的家人。”
                              “这样啊,那我可以伪装进去啊。”寂视窃笑。
                              “怎么进去?你是我哥?”苏世谦不明所以。
                              “我可以说是你老公啊。”寂视继续坏笑。
                              “……”空气温度骤然上升,苏世谦把脸一低,然后一巴掌扇在寂视胳臂上,“**,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哥屋恩!”
                              寂视装作很疼的样子,两个人吵闹着来到了市中心最火的火锅店。
                              “那么,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肚子填饱!”寂视关上车门,用钥匙开了防盗,笑着向着苏世谦快步走地方向去。
                              苏世谦的速度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准备好你的钱包,小心我把你吃破产!”
                              寂视微微一笑,看着兴高采烈的苏世谦,心里面那种别样的感觉越加强烈。
                              不知道要过多久,这不问红尘的寂视才能意识到,自己已经初动了青春的心,虽然现在的他,和青春没有半毛钱关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7-06-13 00: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6-13 01: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6-13 01:28
                                    厉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7-06-13 12:03
                                      今天买了部新手机,因为充电啥的讲究,就只能小小一更新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7-06-14 00:23
                                        “吃饱了没?”寂视看着面前还在大快朵颐的苏世谦,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嗯嗯嗯,饱了,饱了!”苏世谦又夹起一大团羊肉【从锅里捞出来】,直接放进了嘴里。
                                        “额,要不,再上点?”寂视挑了挑眉,看了看一旁堆积的盘子,又看了看意犹未尽的苏世谦。
                                        “也行,我还吃的下。”苏世谦摸了摸肚子,油乎乎的小嘴旁还有几滴芝麻酱。
                                        寂视摇了摇头,又叫服务员上了几盘羊肉,看着苏世谦再次解决战斗而且有点满足的脸色才起身买单。
                                        ……
                                        出了饭店,寂视走在苏世谦的后面,看着苏世谦揉着肚子走在前面,突然感觉阳光正好,不禁哼了起来。不过,他还没刚哼,苏世谦就转过了身子。
                                        “话说回来,不午休一会儿直接去玩,可是会影响下午的心情啊。”苏世谦打了个哈欠,表示出他身体的抗拒。
                                        “那就去睡会,旁边那家温泉会所怎么样?”寂视看了看手表,又伸手把袖子捋了下来。
                                        “温泉会所?”苏世谦突然蜜汁脸红,然后露出一个小纠结的表情来,“也行,只不过……”
                                        “不过什么?”寂视看着苏世谦的小脸,坏笑。
                                        “没什么啦,要有赶紧走,睡会下午去玩啦。”苏世谦又把脸转过去,用脚尖点了点地。
                                        突然吹过来一阵风,把苏世谦的衣角吹了起来,寂视仿佛看见了苏世谦泛起金黄色的光,但他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未来,幸福和牺牲,是等价的。
                                        “走吧,别耽误时间了,下午还要玩呢。”寂视走过去一把拉住苏世谦肉乎乎的手,向前大不迈入。
                                        “诶你轻点,抓疼我了!”
                                        “细皮嫩肉的,一定很可口!”
                                        “说什么呢你,你再这样我,我……”
                                        “你怎样?还能吃了我?”
                                        “……”
                                        风儿啊,请继续吹吧,沿途一定要记住所有的画面,把所有幸福的瞬间记下来,给予最真诚的祝福。

                                        苏世谦和寂视的笑声,伴随着风向着远方吹去,没有人在意身旁经过的行人是否是快乐还是伤心,但是祝福只要两个人就好啦,我只要你快乐,你只要我幸福,这才是最好的礼物。
                                        寂视在车里经不住苏世谦的死缠烂打,终于迫不得已唱起了歌,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6-14 00: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7-06-14 00:4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3楼2017-06-14 13:51
                                              下午的时间过得飞快,两人玩了一会儿真人密室逃亡,可是寂视玩那个太轻松了,苏世谦几乎就是看着寂视进去开会走走,然后出去,没一点意思。
                                              看到苏世谦无趣的小脸,寂视叹了口气,拉着苏世谦离开了。
                                              在停车场,苏世谦看见了一对父子,父亲握着儿子的手,儿子另一只手里那着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香草冰激凌。苏世谦的眼神渐渐呆住,直到目送两人离开。
                                              寂视打开车门,唤醒了呆滞的苏世谦,苏世谦猛地一抬头,走了过去。
                                              上了车,苏世谦默默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似乎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寂视看着苏世谦闷闷不乐,心里挺不是滋味。
                                              “没事,接下来去哪?”苏世谦闭上眼摇了摇头,依在了座位上。
                                              “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寂视皱了皱眉,他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只能问苏世谦。
                                              “没什么,要不回去吧。”苏世谦摇了摇头。
                                              “……”寂视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苏世谦突然就闷闷不乐了。
                                              但是寂视也不愿意多想,就带着苏世谦回了家。
                                              等两人回家了,苏世谦向洗手间走去,寂视却一把拉住苏世谦,轻声问他“苏世谦,你到底怎么了,我做什么让你不高兴了?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苏世谦摇了摇头,“没什么,突然想起点事罢了。”
                                              寂视抓住苏世谦的手不放,他并不信服这一句话,非得问出个究竟来。
                                              苏世谦只是推脱,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猛的一甩手,问他,“告诉我,你来这的原因,是不是我爸的遗物?”
                                              话音一出,寂视直接短板,他蒙了,不知道还说什么好。
                                              “回答我,到底是不是?”苏世谦眼里突然泛出泪花,眼圈红红的看着寂视。
                                              寂视把头一低,左拳狠狠一握,然后向前一步踏出,用力抱住了苏世谦。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说这些,但是,请你相信我一次,从今往后,我一直都是你的欧尼酱。”
                                              苏世谦双手无力地下垂,他苦笑了一下,从寂视怀里挣脱出来,“所以,我问你一句,你到底想要知道我父亲的遗物是什么吗?”
                                              寂视抱住苏世谦的手渐渐送开,他苦笑一番说到,“那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我想不想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苏世谦一把推开寂视,小脸透露出一股坚毅,“有关系有很大关系!自从他离开,我就再也没有过一天安分日子,现在的一切,无论是那些人还是你,或许都是假的!”
                                              寂视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面前的苏世谦,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信封,把它塞到了苏世谦手中。
                                              “这是什么?”苏世谦接过信封,一脸狐疑。
                                              “这是我最开始接到任务时,总部给我的信函,里面有任务的原因,到没有告诉我目标,具体的任务是后来我来到Z市后又有人告诉我的。”寂视把手收回去,示意苏世谦把信封拆开。
                                              “什么意思?”苏世谦捏着信封,不知道该怎么做是好。
                                              “你可以拆开看看,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无论组织给我的任务是什么,都无所谓了,我是你哥,所以”说到这里,寂视看着苏世谦的双眸,淡然一笑,“无论怎样,请你相信我。”
                                              苏世谦把信封重新递给寂视,哼了一声,“谁管你!”
                                              这时,寂视才知道苏世谦没事了,他把信封接了回来,笑着问苏世谦,“好啦好啦,说吧,晚上想吃点什么?”
                                              “怎么,你准备给我做饭吃?”苏世谦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寂视,舔了舔嘴唇。
                                              “怀疑我的手艺?”寂视掐一下苏世谦的脸蛋,惹得苏世谦小嘴一嘟。
                                              “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不想知道,我父亲的遗物到底是什么?”苏世谦的脸色严肃了起来,看着还带着笑脸的寂视。
                                              寂视把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苏世谦,深思一番,点了点头。
                                              苏世谦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把身子转了过去,说到,“跟我来吧,说实话,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个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7-06-15 21:46
                                                寂视跟随着苏世谦来到了旁边的房间里,只见苏世谦蹲到了一旁的一个角落里,从被灰尘覆盖的一堆杂物中抽出来一个方便面的箱子。苏世谦轻轻打了打那个纸箱,荡起的灰尘惹得苏世谦打了一个喷嚏。
                                                苏世谦没有停,他把纸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古朴的木质小盒子。小盒子是檀香木制成的,其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和奇怪的符字。苏世谦抱住盒子站了起来,向着寂视走去。
                                                寂视看了看苏世谦,又看了看他怀中的木盒,心里既激动又有点小难过。苏世谦走了过来,同样看着寂视,用肉乎乎的手不停地顺着盒子上精致的纹路,许久才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宁静。“说吧,要不要打开它?”
                                                寂视看着面无表情的苏世谦,摇了摇头,“这是你父亲留给你最后的礼物,它是你的,我没有权利来阻止这一切。”
                                                苏世谦听罢,把盒子放到了身旁的桌子上,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盒子。
                                                随着一股古老气息的传来,盒子被打开了,在寂视按耐不住躁动的眼神里,苏世谦看见了盒子里所有的一切。
                                                一张泛黄的纸,一枚古朴的铜质戒指。苏世谦伸手将纸从盒子中拿了出来,轻轻展开,发黄的纸上,黑字仍然那么清晰,但这些字和盒子上字符类似,尽是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苏世谦还没有看,便把它递给了寂视,寂视把纸轻轻捏在手里,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些字符,过了许久,寂视深深叹了一口气,把纸重新递给了苏世谦,“不行啊,完全看不懂。”
                                                苏世谦把纸重新接回手中,看了起来,这一看,苏世谦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不多久,细密的汗滴浮现在了苏世谦的额头上。
                                                寂视发现不对劲,连忙叫苏世谦,苏世谦没有理他,等自己慢慢看完那张纸,苏世谦把眼闭上,抹去额头上的汗滴,在寂视反应过来之前,将那张纸撕的粉碎,然后在寂视目瞪口呆中,把撕碎的纸扔了一地。
                                                苏世谦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想要去扶什么东西,但却没有抓到什么,身子向着地下躺去。寂视见状立马抱住苏世谦,焦急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但苏世谦只是摇头不做言语。
                                                苏世谦示意寂视拉他起来,然后他依住墙壁,用正在颤抖的手指把盒子中的戒指取了出来,戴在了自己左手的拇指上。
                                                寂视把手放在苏世谦的肩膀上,轻轻摇了摇,“苏世谦,到底怎么了?那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有点头晕,让我休息一会儿,谢了。”苏世谦把寂视的手从肩膀上拿开,向着卧室走去。
                                                寂视松开手,看着苏世谦落魄的背影,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寂视看着苏世谦进了卧室,他才把那个盒子拿了过来,仔细端详,但还是一无所获。
                                                寂视最终还是把盒子放了回去,看着苏世谦离开时的方向,眼神略微有些迷茫,突然,寂视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翻看了起来,十分钟后,寂视把手机放了回去,轻轻笑了笑,把地上的碎片全部捡起来,放回盒子中,打了打衣服,也向着卧室走去。
                                                而在这是,Z市的火车站,来了一位“贵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7-06-16 22:22
                                                  今天还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7-06-16 22:22
                                                    Z市火车站
                                                    “嗯,好,我知道了。”一位手拉黑色旅行箱,带黑框眼镜,围黑白方格围巾,一幅邻家理工大哥哥的样子。
                                                    他把手机放进口袋,拉着旅行箱快步离开,向着一旁的出租车走了过去,上车后,他把旅行箱中的超薄笔记本用了起来。
                                                    等到出租车来到市中心的商场,他把笔记本合上,放回旅行箱中,交了车费便下了车,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他向周围看了看,向一家酒店走去。等到把生活用品放进了酒店,便离开了酒店向Z市最大的夜总会出发。
                                                    夜总会里一片混乱,明面上喝酒搭讪,跳舞玩乐,但是在夜总会的阴影处,无论是mb,mg还是吸毒者,都在这阴影中迷惘。
                                                    他进了夜总会,只是自顾自坐在一旁,喝着自己点的酒,看着面前的纸醉金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这样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夜总会的门口来了一群人,他们进门的方式便十分嚣张,惹人眼球。并非是向寻常人一样推门进来,而是由为首的几个直接把门踹开,声音还特别响,巴不得别人知道他们来了。
                                                    一时间,整个夜总会慢慢静了下来,但不过多久,又热闹了起来。来这里的没什么善茬子,大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所以也都不在意什么。
                                                    那个男子却是轻轻一笑,把手中酒杯放下,看着那一伙人,还不停地摸着自己右手上的手表。
                                                    声音太过于嘈杂,他听不清那一帮人都说了些什么,但是他能看到那一群人和服务员说了几句后,服务员一脸紧张的向着他走过来,他不慌不忙,仍然面带微笑。
                                                    “先生抱歉,这里是别人预定好的,您能换到其他地方吗?”
                                                    他看着服务员摇了摇头,“我刚才来的时候没人说什么,现在突然要撵我走,我就这么好欺负?”说完,他喝了一杯酒,把杯子狠狠放在了桌子上。
                                                    玻璃杯和桌子相碰发出的响声和他动作幅度之大引来他周围许多人的注意,他却不以为然,只是看着那一群人,依然面带微笑。
                                                    一时间,整个酒吧的中心开始转向他。那群人开始有人耐不住性子想要上来找事,却被他们中的部分人拦住。局面一时间僵持了起来。
                                                    但僵持的时间并不算太久,那群人中有人过来了。但是来的只是一个小喽啰。
                                                    那小喽啰一脸踩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面目嚣张。但还未等小喽啰开口,他便站了起来,从口袋中掏出一只白色的手套,戴在了他的右手,然后一拳砸在那喽啰脸上,把小喽啰直接砸飞了出去!
                                                    砰!
                                                    随着小喽啰着地,整个夜总会鸦雀无声。谁都知道,这算人中间的那位,在整个Z市,都没几个人愿意招惹,现如今,却被这样“打脸”怕是有好戏看了。
                                                    中间那人见状眉头略微一皱,示意别人把小喽啰带走,便一个人走到了他面前。
                                                    “小子,你今天这样做,就不怕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语气温和,笑容可掬。
                                                    “和气,对不起,我感觉你只有脚气。”他还是笑着,不过笑容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你这样,是执意要和我刘某人过不去?”
                                                    “我从不会执意和谁过不去,但是”他还没说完,便有其他人都围了过来,他一点都不在意,只是笑,“我只不过讨厌一些东西罢了。我讨厌有人从我面前带走属于我的东西,讨厌有人忽视我的存在,讨厌有人看不起我这个文弱的小子,看不惯,”说到这里,他突然把手伸进了衣兜,“有人无视对一个警察该有的尊重。”他从衣兜中掏出一把枪,一个警官证,把枪口指向了那个头目。
                                                    “很抱歉先生”他还在笑着,但那个头头的表情却严肃了起来,“请你以袭警等原因,和我走一趟。”
                                                    话音一落,鸦雀无声。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和结果,但所有人都对那个家伙念念不忘。
                                                    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心中到底在安排些什么。
                                                    一切,剑拔弩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7-06-17 01: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7-06-18 01:53
                                                        lz消失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7-06-20 01:49
                                                          随着他把枪口对准混混的额头,那群混混大多数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人群也变得骚乱起来。毕竟,在现在的Z市,敢这样做的警察可以说是没有。
                                                          那个被枪口指着的家伙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根雪茄,不屑地说,“小子,新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今天我就替你们局长教教你,做人的道理。”说着,他一挥手,许多小混混都掏出了黑市上销量最大的黑色小手枪来。
                                                          “哦?Z市的局长是这样的人?不过也好,既然你们掏出了枪,那我也就不必考虑留手了,就算一不小心失手,也是情有应当,你说,对吧。”他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突然,他从座位上消失了。
                                                          “什么?”那个家伙吃了一惊,左右一看,猛地向后一转身,但是晚了!
                                                          他半伏在地面上,向上躬身,下一秒便跃起,手中枪托狠狠砸在了那家伙的后脑勺上。随着一声闷响,一道血花从伤口处喷出,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痕迹。
                                                          他借着冲击力把那家伙按在了地上,又补了两枪,直接打穿了那家伙的两条胳臂,他缓缓起身,依旧微笑着,但脸颊上的血点,却让他的微笑,那么恐怖。
                                                          “下一个,是谁?”他转了一下手机的枪,再次冲了出去,在一个结实的壮汉面前停下,右臂一个肘击打在壮汉的下颚,随着骨裂的声音,他飞起一脚踹在壮汉腹部,紧接着走向着壮汉的胸口补了一拳。
                                                          佟!
                                                          壮汉应声倒地,他一脚踩在壮汉的肚子上,表情依旧是微笑。“那么各位,你们是准备自行投降,还是要我一个个打趴下?”
                                                          那一群人显然被吓得不轻,一个个不停地后退,然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我们一群人怕了他一个不成?!”那群人就突然间开始企图反击,但这根本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他向着冲的最前的家伙扣动了扳机,子弹直接从那家伙的左肾穿了过去,然后又冲上来两个。
                                                          砰,砰!
                                                          两声枪响,两颗子弹穿过了两个人的膝盖骨。
                                                          他扔掉了枪,向着那一群家伙冲了过去,每一次挥拳都会有一个家伙再也站不起来。就这样,整个夜总会的氛围变得越发奇怪,所有的声音都只剩下惨叫和痛苦得呻吟声。
                                                          他踩在最后倒地的家伙身上,掏出了手机,“喂,郑局长,麻烦你过来一下,这里有点事情需要你处理一下……秘书?刘哥的事情秘书能解决吗?……你骂我找死,可笑,……我就直说吧,十分钟内,如果你来不到市中心这家夜总会,你就等着双规吧……你问我有多大本事?要是你觉得FPC的副师级干部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你大可试试,记住我的名字吧,我叫,人间道!”
                                                          ……
                                                          “你可算是来了,进去看看,准备怎么处理。处理不好的话,你就等着回家吧。”人间道坐在夜总会门口,左手拿着一瓶还剩一半的啤酒瓶,右手握着一把沙漠之鹰。
                                                          “你能不能,先证明一下身份?”语气充满了献媚和怀疑,郑市长半弓着身子腆着一张笑脸和人间道对话。
                                                          人间道二话没说,扔出去一箱警官证,继续自顾自喝啤酒。
                                                          郑市长先是快速浏览一遍,接着又仔细端详,然后他笑的更加令人作呕,双手把警官证递给了人间道,“您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警方,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您刚来Z市,也请您赏个脸,让我来请您吃顿饭,也算是接风洗尘,您看怎样?”
                                                          人间道怎么会不知道郑市长在想着什么,他果断拒绝然后起身,“不必了,我还有该做的事情,希望你把这件事以及有关的事情和人都处理好了,否则,就算我不闻不问,你们的末日也快要来了,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惹毛了一个疯子,一个以杀戮为乐的疯子,身为局长的你,也应该了解在FPC的对立面上,有多少这样那样的疯子,好自为之吧。”人间道说完后伸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开始返程回宾馆。
                                                          留下的郑局长陷入了两难之中,FPC的事情,他知道,人间道口中的事情不能不防,可是,Z市那一群家伙,也不是他惹得起的啊!
                                                          “算了算了,先把这个不省人事的刘抓走吧,走一步算一步。”郑局长面露苦色,缓步走进了夜总会。他不知道,从今天开始,Z市再也不会有风平浪静的时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7-06-20 08:48
                                                            苏世谦家中。
                                                            “话说回来,你真的要参加我们学校的晚会?”苏世谦咬了一口寂视递给他的苹果,看向旁边玩手机的寂视。
                                                            “怎么,不愿意?”寂视撇了苏世谦一眼,继续刷微博。
                                                            “那你准备cos谁啊?总不能还cos有田春雪,你太高了。”苏世谦假装沉思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寂视把手机放到一边,看着像是陷入沉思的苏世谦,问到,“那你说,我cos谁比较合适?”
                                                            苏世谦把眼睛一闭,双手抓住双膝,想了一会儿,“要不,你cos路霸把,挺像的。”
                                                            寂视没听懂,他平常对游戏不太了解,“路霸是谁?什么影视作品?”
                                                            苏世谦本来就是想要调侃寂视,听他这样一说,倒是来劲了,“哈哈,我跟你讲,这个路霸是个很可爱的胖子,跟你很像的!!”
                                                            寂视挠了挠下巴,“你觉得我可爱?”
                                                            苏世谦嘿嘿一笑,“这不是重点啦,要是你准备cos他,我就买道具啦。”苏世谦急忙掏出了手机。
                                                            “等等,你那么慌作甚?莫非还另有隐情?”寂视打断了苏世谦,打开百度搜了一下路霸,然后他的表情便从微笑变成目瞪口呆,再到一丝生气。
                                                            “你说,我和他像?!”寂视点开了路霸的图片,看着那个肚子大到可以吃一年的猪,似笑非笑地对着苏世谦说。
                                                            “开玩笑啦,别当真啊。”苏世谦挠了挠头,一脸的乖巧。
                                                            寂视轻轻打了苏世谦一下,苏世谦也借势往床上一躺。
                                                            寂视陷入了两难之地,他不想cos那头“猪”,但是他必须参加这场晚会。反复思索后,寂视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你帮我把路霸的cos服买来吧。”
                                                            苏世谦忽的做起来,满脸不相信,“真的假的,我只是随口一说啊。”
                                                            “骗你做什么,你赶紧买就是了。”寂视也往床上一躺,伸了个懒腰。
                                                            苏世谦现在完全不知道寂视在想些什么,突然间他又感觉有什么不对,“话说回来,你为什么非得参加这个晚会?”
                                                            “没什么,就是想去玩玩。”寂视满脸不在乎,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我不相信,”苏世谦摇了摇头,“你肯定瞒了我什么东西。”
                                                            “我能瞒你什么,”寂视坐起来,和苏世谦四目相对,“好吧好吧,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cos有田春雪的样子罢了。”
                                                            “那我可以在家里cos给你看啊,你何必非得去参加晚会?”苏世谦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寂视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他不可能告诉苏世谦实情,但他必须参加这个晚会,可是要用什么理由把苏世谦瞒过去?寂视顿了许久,在苏世谦真挚的眼神中他咳嗽了一下,“其实,我是想去看cos晚会上那些女装cos。”说完后寂视的脸慢慢红了起来,苏世谦表面上像听到了什么大消息一样激动,但是在他的心里却一片死寂。原因不得而知。
                                                            “哈哈,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个,但是穿着路霸的衣服可是没办法撩妹哦。”苏世谦掐了掐寂视的脸,一脸坏笑。
                                                            “瞎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去撩妹!”寂视把苏世谦的手打掉,然后把苏世谦摁在了床上,“你就不怕我是个gay强奸你啊,”寂视看着突然蜜汁脸红的苏世谦,一脸的严肃。
                                                            “开什么玩笑,起来啦!”苏世谦试图把寂视推开,但是他根本做不到。
                                                            “嘿嘿。”寂视松手,把苏世谦放开,苏世谦坐了起来,把头别了过去,他不希望让寂视看到他这个样子,因为在他心里,寂视已经被他划到了直熊的圈子里。
                                                            寂视还以为苏世谦生气了,急忙过去道歉,苏世谦不搭理他,寂视越发觉得自己做的过火了,但他根本不知道,刚才的苏世谦是快乐的。
                                                            左哄右哄,苏世谦把脸对向寂视,一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好你小子,敢调戏我!”寂视这才知道苏世谦根本就没有生气,去扑苏世谦了,而苏世谦早有防备,轻轻一滚,躲了过去。
                                                            在嬉戏的声音中,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到底是什么。只是隐藏着,躲在阳光下的树荫里,默默看着对方的背影,或是想要守候,或是想要追逐。可惜,没有人逃得过守恒的定律,在得到什么的时候,总要在冥冥之中,失去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7-06-21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