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691贴子:229,659

回复:原创小说【只待,漫城桃花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在继续写,一边吃夜宵一边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5楼2017-07-09 23:26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6楼2017-07-09 23:30
      理论上说,还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8楼2017-07-09 23:55
        “今天,从日本东京大学远道而来的三位美女,会用一曲洗脑神曲来祝贺今日的晚会!这首曲子想必大家耳熟能详,那边是,极乐净土!”一位穿着西装,样貌上等的主持人站在舞台上,随着他的话音和三位忍者的登场,台下那一群吊丝顿时各种起哄,把晚会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还真是日本人啊,我还以为是我们学校的人呢。”苏世谦两手托着下巴,两个小眼睛看着随音乐跳动起来的三个忍者。当然,他不知道她们是忍者。
        “嗯。”寂视应了一声,很显然,他的注意力根本没有放在她们的面貌和国籍上。他只想知道,她们三个人会不会威胁到苏世谦而已。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他的身边坐过来一个人。寂视刚打算让他起开,那个人突然扔过来一个黑色的东西。
        寂视定睛一看,是一个小小的护身符。寂视把它抓在手里,看向那个人,这时却突然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寂视眉头一皱,仔细端详那个护身符,却发现上面写了世谦二字,寂视拿捏了一阵子,叫了苏世谦的名字。
        苏世谦把头一转,寂视便把那个护身符戴在了苏世谦脖子上。
        “这是什么啊?”苏世谦问到,伸手点了点那个护身符。
        “没什么,一个小玩意,先带着吧。”寂视轻轻一笑,端起来一杯白水喝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三个忍者跳舞跳完了。“为了今天晚上大家玩的开心,我们还准备了一些小礼物。”
        寂视听着,突然一股寒气涌了上来,那不是温度的寒冷,而是一股令人惊恐的杀意!
        “不好,得赶紧带苏世谦离开!”寂视突然站了起来,可这时,他仿佛听到了一股尖细的女音,“抱歉,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寂视一把抓住苏世谦的手臂,硬生生把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然而下一秒,一股炙热的火流似乎从四面八方由礼堂外席卷而来。
        “ この華麗な演技をお楽しみに。【欢迎观赏这绚丽的表演】”
        寂视一把撤掉自己身上碍事的面具和假皮,把凝结出来的铁锁固定在路霸的铁钩上,于心中怒吼,“表演?今日谁敢伤他分毫,我便以寂教之名,向他宣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0楼2017-07-10 00:07
          不行,好困,战斗的部分瞌睡写不好,还是明天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1楼2017-07-10 00: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2楼2017-07-10 07:55
              哎呀 好好看 想看 楼楼块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3楼2017-07-10 08:39
                楼楼,到后来会不会有基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4楼2017-07-10 12:00
                  看小说,一般看两遍,第一遍看剧情,第二遍看细节和感悟。可我却连一遍都看不完。因为楼楼爱上了毒奶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5楼2017-07-10 16:48
                    累死,洗个澡开始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6楼2017-07-10 22:17
                      那个不是大学生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8楼2017-07-11 01:56
                        轰!
                        火焰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大礼堂里的一切摧枯拉朽般破坏。一时间,整个大礼堂充斥着学生的尖叫声。
                        恐惧!那些cos出来的动漫中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甚至扔掉了动漫中他们引以为傲的武器。毕竟,cos出来这些人物的,大多不是和寂视一样的天选者,而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大学生罢了。
                        寂视把苏世谦紧紧拉在自己身边,朝着大礼堂正中央跑去。四周都被火焰包围,唯有中央还暂时安全。
                        苏世谦失了神,他无法接受这一瞬间的变化。喧闹欢快的晚会在此时变成了炼狱。有的学生已经没入了火海之中。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里变成了这个样子?”苏世谦看着拉着自己飞奔的寂视,问到。
                        “别管这么多,保命要紧。”寂视头都不回,只是拼了命的跑,如果是他自己,他可以毫发无损的从火海中穿过,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他还拉着一个“拖后腿的”家伙,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苏世谦送死。
                        突然,从火海中飞来无数枚钢针和手里剑,这阵势仿佛要把寂视二人打成刺猬。
                        寂视冷哼一声,手印一结,无数黑色的锁链从他手中变幻出来。寂视一把把苏世谦搂在怀里,之后便用铁锁将二人团团围住。
                        手里剑和钢针射在了铁锁围出来的“罩子”上,当手里剑没了动静,那些铁链瞬间消失。寂视一咬牙,把苏世谦抱了起来,继续奔跑。
                        挡路的人,绊倒的人,太多了,寂视根本没空也没心情管他们。他横冲直撞,毕竟在他心里,这一群人的生命,如同草芥一般。不要忘了,在他认识苏世谦之前,他一直是一个杀人杀到麻木的死神般的存在。
                        直到他抱着苏世谦来到了大礼堂中央,他才发现,所有伪装起来的家伙都显出了原型。
                        徐瑞穿着桐人的衣服,手持双剑,弹开飞来的一切暗器。白参的身边冒出来众多奇怪的机器人,扑灭白参身边的火焰并且挡住所有可以威胁的东西。白觜倒是没什么能做的,岛田半藏在这地方也办不到什么太有用的东西。
                        寂视突然发现,FPC的家伙都还没有出现。正在纳闷,突然从火海中冒出三个身影。
                        “饿鬼,停止这一切吧,保护群众可是我们的职责。”为首的男子带着一顶帽子,满脸带笑的说到。
                        “小菜一碟。”他的后边站着一位看上去相扑选手般的家伙,只见他突然蹦了出去落在火海中间。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吸力以饿鬼道为中心将周围的一切粉碎,化解,然后被饿鬼道吸食。饿鬼道名副其实的宿命,饕餮之魂!
                        火海在几秒内消退,存活下来的学生们惊魂未定,都把视线集中在了本来火海中央的饿鬼道。
                        “同学们,今天这里出了些许状况,请大家赶快撤离。”天道压着帽子,用一个亲切的声音说到。
                        那些学生瞬间回过来神,如同被无罪释放一般拼命向外挤。
                        “不可以,这些人里可是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呢。”那三个忍者中最大的姐姐站了出来,。“既然如此,请品尝一下,绚烂的樱花之美。”那忍者莞尔一笑,手印飞速变化。
                        “忍法,樱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9楼2017-07-11 07:56
                          居然一大早的才更新,说好昨天晚上更的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0楼2017-07-11 08:09
                            昨天,我为了等你更新,打了一晚上排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1楼2017-07-11 11:5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2楼2017-07-11 21:44
                                楼楼,我知道你成功了,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3楼2017-07-12 10:53
                                  哎呀 有没有啦 楼楼 快快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4楼2017-07-13 11:45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5楼2017-07-14 07:50
                                      不想让贴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6楼2017-07-15 08:53
                                        楼主,淡定。大学没什么的,只要你努力,在哪都有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7楼2017-07-15 11:2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8楼2017-07-16 23:41
                                            “忍法,樱绽!”
                                            随着那位忍者的手印结印完成,大礼堂的上方飘来无数盛开的樱花。那些樱花缓缓飘落,看上去甚是美丽。但在寂视和这些天选者眼里,并不是这样。
                                            先不提在刚才的大火中被烧成焦炭的尸体还在地上冒着黑烟,那些樱花之中蕴含的是无限的杀意和极端锋利的宿命之力。在日本,他们把这些东西叫做查克拉。
                                            寂视把苏世谦护在自己怀里,为何他不让苏世谦随着众人离开?因为在大礼堂外边,等待那些学生的不是救援的警察,而是一群忍者的洗礼。
                                            “那些垃圾也配派来这里?日本的樱花派是要引发战争吗?!”寂视手中的铁锁来回抽打,击开所有靠近的樱花。“这么慢的速度,怕是还有后招。”寂视看着那些慢慢飘落的樱花,搂紧苏世谦的手臂更加用力起来。
                                            “寂视,没事吧?我有点怕,为什么你刚才不让我离开?”苏世谦紧紧抱住寂视,声音发颤。他能感觉到寂视的态度变得十分严肃,而这时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这不是普通的严肃,寂视的心情如同阴云之下潜藏的危机。
                                            “没事,有我在,不会有事!”寂视似是安慰的说到,因为他不知道,在这一群天选者中还要保护苏世谦的自己,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他只知道一件事情,想要伤害苏世谦,就从他身上跨过去吧!毕竟,自己承诺了,要护他周全!
                                            与此同时,FPC的众人也开始进入了点状态,夜吻的徐瑞杨志等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不慌不忙,也完全没把日本的几个忍者当成一回事。
                                            “希望大家不会因为这一会儿的亏待而生气,毕竟在正餐之前都会有小小的辅佐。”那女忍者莞尔一笑,再结手印,“接下来才是正戏呢!动手吧,我亲爱的妹妹们。忍法,樱歌。”
                                            “忍法,风舞。”
                                            “忍法,樱の乱”
                                            三个忍者一同释放忍法,顿时,大礼堂内生出狂风,那些原本缓缓降落的樱花随着风的舞动变得狂野,在风中,樱花的花瓣开始脱落,无数细小的花瓣随着风节奏的来回舞动,仿佛在演奏一曲安魂曲。
                                            寂视大骂一声,这样的组合忍法连他自己都不得不谨慎起来,可是现在他怀里还有一个毫无自保能力的苏世谦。他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子青?子青!回答我,现在的状况!”
                                            “嘶……嘶……寂视……当!我现在没发帮你……火起!……我被人缠住了……总部正在派人……坚守……守…………”
                                            寂视听完愤怒的吼了出来,他一下子召唤出来六条锁链,拼尽全力击开所以樱花,但尽管如此,还是有“漏网之鱼”,片片花瓣从他的身上和苏世谦身上划过,衣衫在一瞬间便被划开,丝丝鲜血从伤口流出,苏世谦不禁闷哼出声。
                                            寂视手臂上青筋暴起,铁锁在不经意间与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小坑。不过在狂风和诸多樱花的遮盖下,愤怒的寂视并没有被不远处的其他人注意到。他们只认为那是一个垂死挣扎的家伙罢了。毕竟在蕴含查克拉的花海里,寂视的宿命之力,很容易被忽视掉。
                                            可是,这样强势的忍法也有被克制的地方。因为这些花瓣虽然很难被摧毁,而且锋利无比,但它们很容易就会被击开。
                                            “原来这就是正餐?你们东瀛人也太看不起我们华夏了吧。”天道面前的花瓣被人间道生成的屏障阻拦掉,他悠闲地看着旁边同样无所谓的徐瑞,掏出了一颗青色的小珠子。
                                            “既然如此,那么这场闹剧还是尽快结束吧。”说着,天道捏碎了那颗珠子。“风,永远不会是我们的敌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9楼2017-07-18 01:04
                                              那颗珠子刚破,就有一阵狂风吹来,把那些樱花全部吹离。
                                              “你们这些假造出来的仿制品,还真把自己当成上天眷顾的人了?不自量力!”天道抽出来一把桃木剑,向前一劈,一道圣光便向着三姐妹冲了过去。
                                              不过这小小的攻击不可能有什么效果,三姐妹轻易躲开,然后跳到一处。“没关系,我们本来就没指望这些东西能杀死你们,但是你们别忘了,战斗力你们这些家伙引以为傲,但在某些方面,我们这些赝品怕是要超越你们!”那忍者突然冲向了寂视,因为在刚才的扫视中,他发现了一旁似乎弱小的寂视,她需要一个祭品来发动秘法,所以她做了她这辈子最错误的判断。
                                              寂视甚至没有松开苏世谦,刚才的樱花舞将他周身衣物尽数割碎,血迹让他看上去格外证明。寂视看着苏世谦皮肤上为数不多的几道伤口,在他心底潜伏的猛兽在这一刻苏醒。他才不是一个心善的家伙,他可是一个弑杀的怪胎,寂教唯一一个拥有发动寂教众多信徒战争的传教士!
                                              那忍者嘀咕了什么,那出一把苦无在指尖一划,扔向了寂视。寂视一抬手,那些在地面上等待的铁锁在一瞬间飞起,与此同时,那些锁链上突然出现了众多暗器,毒针,手里剑,飞刀应有尽有。
                                              “论刺杀我也许不行,但在暗器的使用上。”寂视的眼中燃烧起火焰,“我是你祖宗!”他的右手用力一扯,三根铁锁如同发起攻击的毒蛇冲向那忍者,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寂视抱着苏世谦来到了她面前。“下辈子,好好治治你的狗眼!”
                                              寂视的手中变出来一把匕首,在铁锁把她缠住,铁锁上的暗器插入她的皮肤时,寂视手中的匕首带着寂视的愤怒捅进了她的心窝。
                                              下一刻,她惊恐地看着寂视,口中重复着求生的话语,她能感觉到,伴随着全身刺痛和胸口剧痛的,是她自己生命的流逝。
                                              这时,天道他们才发现了寂视的存在,不得不说,对于他们而言,更在乎的不是那个什么姐妹忍者,而是这个寂教的恶魔,传教士,寂视!
                                              噗通
                                              忍者的尸体倒在了寂视面前,肉体还在微弱的抽搐。说到底她还是个人造天选者,生命力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违背了命运的家伙,从一开始就注定要留下悲剧。
                                              寂视把所有铁锁召回,抱着苏世谦向着门口走去。
                                              “等等,就打算这么离开,也不说点什么?”天道叫住寂视,似是想把他留在这里。
                                              寂视把头扭了过来,“说点什么,那好。我寂视在此已寂教的名义宣布,在我离开之前,倘若我再听见你说一个字,那便是宣战!”
                                              天道显然没想到他会说这些,就包括夜吻的人,也都是一脸懵逼。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但是再有人妨碍我,迎接的便是寂教的宣战。想清楚,我可是拥有随时宣战的权利,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0楼2017-07-18 01: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1楼2017-07-18 06:51
                                                  继续继续 我还要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2楼2017-07-18 17:47
                                                    楼楼,结果怎么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3楼2017-07-18 20:1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4楼2017-07-18 23:58
                                                        日常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5楼2017-07-19 14:06
                                                          虽说寂视已经把狠话放了出来,但是他杀死了那个女忍者,剩下的两个怎么可能答应他走掉?来的时候是三个姐妹,走的时候是两个?
                                                          “バカヤロー!”其中一个忍者红着眼冲了出来,冲着正在抱着苏世谦往外面走的寂视冲去。片片樱花随着她的身影画出一个螺旋图,一股尖锐的查克拉直指寂视的心脏。
                                                          没有人做出行动,夜吻和FPC的人都静静地看着,看着她冲向正在发狂的寂视。
                                                          在那股查克拉就要触碰到寂视的时候,一个燃烧着黑色熊熊火焰的圆盾将寂视套在了里面。
                                                          樱花伴随着查克拉冲在了黑色的盾上,下一秒便是那些锋利的花瓣被焚烧殆尽。那忍者的指尖也碰到了火焰,不过瞬间便被烧做黑色。
                                                          还没等她叫出来,一个身影从天而降,他的拳头上燃烧着同样的黑色火焰,他的背后背负着一把短剑。那些还未燃尽的樱花在来到他身边时毫无例外尽数化作灰烬。
                                                          他冷哼一声,右拳发力狠狠打在了女忍者的身上,顿时,她腹部的紧身衣被烧出来一个窟窿。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她的身体直接被砸飞了数米远。
                                                          “真不愧是一物降一物,这些樱花在火焰面前是这么不堪一击。”那男子把头一抬,随着火焰的散去,露出了他那令人熟悉的面孔,寂教传教士之一,寂言。
                                                          “你来了啊。”寂视把头转过来,眼神中涌现出一股暴虐的气息。他有了一种欲望,一种要用鲜血将之熄灭的欲望正在萌生。
                                                          “这种场合,可不能被人看的太低了,好歹也是个传教士,没点逼格。况且宿命克制的话,就算是对你也的确是麻烦的事情。”寂言掏出一个鸭舌帽盖在头上,左拳伸出,一股黑火瞬间出现。
                                                          一时间,这个大礼堂聚集了整个中国的三大天选者势力,不过没有人轻举妄动,因为大家都是明白人,现在的问题是日本那群忍者的解决办法到底是什么。
                                                          局面一经僵持,剩下的那唯一一名女忍者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等待时机,而且她们樱花派,也是有底牌没有用的,况且,这不是她意气用事的时候。
                                                          寂视看了看苏世谦略微有些惊恐地面庞,挤出来一个微笑。“寂言,你帮我看好他。他若是被动了一根汗毛,我全部怪到你头上!”寂视说罢,还没等寂言反应过来,便把苏世谦推给了寂言。
                                                          “诶诶诶,你什么意思?”寂言接过被推过来的苏世谦,看着怒气冲天的寂视,突然明白了什么。“好吧好吧,你随意吧。不过今天过后,你的权力还是先放放,别太着急了。”
                                                          “自然。”寂视晃了晃手,突然他变出来三把飞刀,每一把飞刀下面,都绑着一条黑色的锁链。“所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个什么子,准备去陪你的姐姐去吧。”
                                                          话音一落,寂视便把飞刀扔了出去,那忍者一咬牙,便准备发动伤精元的禁术。可在她结印之前,一双白净纤细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就这么欺负我们樱花派的人,是觉得我们真的不行吗?”那是一名极其俊美的男子,他拔出一把细剑将飞刀击开,寂视也没有用铁锁再次攻击。因为他知道那无济于事。
                                                          “你是谁?莫非是樱花派的正品之一?”寂视盯向那名男子,眼神的杀意不减反增。
                                                          “正是。既然阁下看不起我樱花派,那么我到要看看,你的本事是否真的和你的口气相符合,所以,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那么,请记住我这招的名字吧。忍法,樱落之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6楼2017-07-20 00:44
                                                            今天,还是一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7楼2017-07-20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