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小说吧 关注:17,726贴子:229,948

回复:原创小说【只待,漫城桃花开】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在军训,今天晚上更新,九点半结束训练,更新会比较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0楼2017-09-09 17:42
    不行,今天来不及了,等明天吧。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1楼2017-09-09 23:46
      还在码字,不过终于回来更新了,估计那为数不多的几个看的也会以为我弃坑了不再看吧
      ε=(´ο`*))),不说了,继续码字


      回复
      289楼2017-10-15 00:52
        寂视和苏世谦这边,却是完全另一番画面。
        相比于刘家辉的充满负面情绪,寂视和苏世谦在苏世谦的身体调整好之后,就一直在四处游玩,不过他们两个非常奇怪,已经到了桃花开的季节了,往年的这个时候,估计桃花早就四处发散了,可是今年的桃树却诡异的没有开出来一朵桃花,光秃秃的桃树却是一副怨天尤人的样子。
        不过虽说寂视一直为了不能早点让苏世谦看上桃花而烦心,苏世谦却是每天都很开心,因为他好久没有这样愉快的玩耍了,在寂视想办法让那些死气沉沉的桃树开花时,苏世谦总能抓住每一丝时间和寂视去最合适的地方。
        从摩天轮到电影院,从海洋公园到动物园,他们两个人几乎把整个市所有有趣的地方都在这几天玩了个遍,要不是苏世谦不喜欢马戏,寂视一定会想办法找人买到那个突然来演出的马戏团的门票。
        不过,虽说有大大小小的不适应,但是他们两个人都一直沉浸其中,无论是几乎失去一切的苏世谦,还是整天在刀口舔血的寂视,他们都没有时间抽空去游玩的。
        寂视曾想了一下,上一次去动物园,好像是为了一个富豪的股份,最后富豪被杀,他的公司直接乱做一团。
        不过寂视对这些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每天都能陪在苏世谦的身边,而苏世谦也是这样,他总是充分利用每一刻时间,这也让寂视的生活作息单上,几乎没有空余的时间了。
        不过,一个市区能玩的地方毕竟有限,到了这时候,两个人就开始想明天该去哪里玩了。
        “喂,寂视,你倒是给我个准确的消息啊,你到底想干嘛啊。”苏世谦看着手上的计划表头疼不已,他曾经想都没想过,自己会有为了去哪玩而头疼的这样一天。
        “我都行啊,不过,你要是实在想不出来,咱们去外边礼旅游,比如蓬莱岛啊,这一类的地方,趁着现在不是假期,也正好能避开人流把。”
        苏世谦,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咱们去草原吧,呼伦贝尔大草原,我挺想感觉一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的。”
        “行啊,不过先说好,你可不能到时候因为措施不全面而抱怨哦,毕竟内蒙古这种地方,大体经济是比不过国内的。都说好,到时候可别因为啥措施都没有正在哪生气啊”
        “没事,我会知道的。”苏世谦瞥了一眼寂视,“那考虑一下,我们是做高铁还是飞机?”
        “飞机吧,比高铁快一点吧应该。”寂视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说了”EN ,苏世谦是听我的,我中总统帮你抗伤害。
        可是,在寂视买过车票之后,知道车片新的政策
        而且,已经有人和我我一起找我


        收起回复
        292楼2017-10-15 01:19
          我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4楼2017-10-15 01:24
            被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5楼2017-10-15 01:24
              哇,又被吞
              算了,我发图片吧


              回复
              298楼2017-10-15 11:04


                回复
                299楼2017-10-15 11:06
                  刚写完晚会策划书,今天晚上先不写了,明天下午没课,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1楼2017-10-16 00:41
                    “这里就是夜吻中心吗?”刘家辉走在前面看着那扇宏伟的青铜大门,不禁感慨起来,他家虽说有钱,但在这夜吻面前,不过是萤火与皓月的差别。
                    “中心?”中年人嗤之以鼻,“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分部而已,不过就算是个分部,从里面催催便便找来个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把你玩弄与手掌之中。”
                    “分部?”刘家辉吃了一惊,他仔细端详那散发着神秘而古朴气息的青铜大门,目光被大门上那多象征着死亡的玫瑰花所吸引,“这样的,也只是分部?那他的总部,到底有多么壮观?”
                    “别傻站着了,走吧,进去。”中年人向前走了几步,到了刘家辉前面,伸出手推向大门,这厚重的大门自然不是随随便便能推动的,不过,并不需要用人力把大门推开,中年人稍稍用力,大门内侧便传来了齿轮等运转的响声。
                    随着齿轮和机械的声音,大门在“咯吱”的声响中缓缓开启,而大门的后边不是刘家辉想象中的大厅什么的,而是几条小路,由于光线的昏暗,路的尽头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知道什么意思吗?”中年人问了问刘家辉。
                    “大概吧”刘家辉试探着说。
                    “那你觉得为什么要这样做?说来听听。”中年人也不急着进去,就站在那里等着刘家辉的答案。
                    “毕竟夜吻这种组织,哪怕是个分部平时也很忙,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能进去那还得了?这几条路就是对外来人员的一种辨析吧。”毕竟也是一名大学生,刘家辉的头脑还是毕竟灵光的,这点小常识还是难不倒他的。
                    “说对了一半。”中年人点了点头,示意刘家辉跟上他的脚步进去,在看到刘家辉跟上自己之后,他不慌不忙的说道,“不止是为了防止阿猫阿狗捣乱,这几条路不只是一条可以通向分部。”
                    “那还有什么用途?”刘家辉把宿命之力凝聚在指尖,发出微弱的光线照亮前进的路,因为在刚才他发现,手机手电筒发出来的光线会在一瞬间被吞噬,唯有宿命之力凝聚出的光线可以照亮路途,估计这也是检验来者的一种手段吧。
                    “夜吻涉及的东西很多,刺杀是主要的行动,其他的也有很多,走私贩毒,什么都干,所以不同的路可以通向不同的部门,也会把整个夜吻整理的井井有条。”
                    刘家辉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也是很容易就可以想明白。
                    “别瞎想了,一会儿布置任务什么的你自己来,至于报酬也是你自己付,能拿出多少东西,能下出什么命令,靠你自己的能力,我不会出手,毕竟这也是你的一道心结,一件私事。”
                    刘家辉点了点头,双眼迸发出复仇的火焰,他要寂视死,如果做不到就尽可能把他往死里搞!而且他也要让那个**苏世谦知道,那个狗屁寂视在自己面前什么也不是!
                    慢慢的,有一丝光线出现在了刘家辉的视线里,“这就是要到目的地了吗?”
                    “对,前面就是分部的一个部门了,布置什么任务,你自己的私事,这一切就看你自己了。”中年人点了点头,把帽子压低,遮住自己的眼睛。
                    靠自己啊,刘家辉在心里默念,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能做梦梦见自己杀了寂视,他对寂视的怨恨已经影响到了他自己宿命之力的修炼,中年人也知道,不过了这个槛,刘家辉这辈子注定一事无成。
                    “那么接下来的,就看你自己掌控了。”中年人轻蔑一笑,手指掰了掰,似乎在算计什么,仿佛一切都只是一盘棋,他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棋手。


                    回复
                    302楼2017-10-17 00:23
                      “你飞机票买的什么时候的啊?”苏世谦撕开一包薯片,躺在床上看着电影吃零食。
                      寂视也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饮水词,“五天后,下午三点的航班。”
                      “五天?干嘛买那么靠后的机票?”苏世谦看了看寂视,有些不理解。
                      “没什么,只不过想在这里在休息几天而已。”寂视合上书,往前靠了靠,一把把苏世谦手里的薯片抢了过来。
                      苏世谦下意识去用手一拉,结果寂视没注意,手一滑,整袋薯片全部洒在床上。
                      “哇!”苏世谦像是吃了一口老鼠屎,“又要洗床单!”苏世谦赶紧把薯片打下去,手忙脚乱的样子被寂视看在眼里。
                      寂视就呆呆地看着苏世谦,心里有一股暖意,然后苏世谦猛地把头抬了起来,冲着寂视大喊,“啊!都怪你!又得洗床单了。”
                      寂视听了笑了笑,对着苏世谦说,“喂,看着我。”
                      苏世谦楞了一下,一抬头,温暖的阳光正好从窗帘没有拉上的缝隙透过来照在苏世谦的身上。“干嘛?”
                      “不干嘛”寂视说道,他突然往前一探身子,一把抱住了苏世谦。
                      苏世谦懵了,他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大脑在一瞬间放空,耳朵嗡嗡作响,但却可以清晰地听到寂视的呼吸声。
                      “以后,不准再说傻话,做傻事,听见了没?”寂视微笑着,感受出来苏世谦身体微微的颤抖。
                      “嗯。”苏世谦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能感觉到,寂视把自己当做了家人,或者说弟弟,可是在他心里,他真的不想只当寂视的弟弟,但是他又不敢说出来,他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寂视,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残忍的世界,很多人是不接受同志的。
                      可是他还是很开心,开心寂视会这样陪着自己,哪怕就一小会儿,他也能忘了曾经的一切痛苦,忘记埋藏在心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或许是苏世谦和他爸爸两个,但他爸爸已经死了。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别离,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想当你弟弟,我喜欢你啊,寂视。”苏世谦在心里默默说到,然后鼓起勇气,也张开双臂抱住了寂视。
                      就这样,两人紧紧相拥,屋子里只有温暖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电影里出现的罐头笑声和薯片散发出淡淡的椒盐味。
                      一切都是这样温馨,一切都是这样美好。
                      所有人都希望美好会一直留存在自己身上,却往往会忘记想要获得幸福,也必须要做好承担相应痛苦的准备,因为没有人可以逃得过世界的天平。
                      与此同时,刘家辉也正在计划着自己的事情,他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怨恨,通过夜吻的渠道,尽数发泄!


                      回复
                      304楼2017-10-17 00:54
                        “所以你是想说,你想发布刺杀寂视的任务?”一名清瘦的男子坐在一个台子后边,手里拿着一根万宝龙笔,不停敲打着桌子。
                        “对,那么这个任务想要发布,需要的报酬是什么?”刘家辉右手紧紧攥着,刚被修剪过的指甲往掌心陷去。
                        “这个任务,你发布不了,你的权限太低,而且我不认为你有这个能力付得起发动这个任务的报酬。”男子轻轻一笑,摇了摇头。的确,寂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也是一个有名的天选者,战斗力也是公认的,如果同样排除夜吻的顶级杀手,也不一定杀得死,为了确保任务完成,就只能派出那些元老。只不过,想要请元老们出手,那个报酬就不只是金钱这么简单了。
                        “需要很多钱?”刘家辉知道这个任务会很难,报酬也会很高,但是他不知道这个任务到底难到了什么地步,报酬又会有多么可怕。
                        “这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东西了。”男子用手捂住嘴,轻轻咳嗽了一下,“这和任务想要完成不能派出那些普通的天选者,可是那些元老的出手,就不是钱可以衡量的了。他们根本不缺钱,他们需要的是对于他们而言和出一次手价值相同的东西。那种东西,作为刚刚成为一名下位天选者,连宿命之力都不能熟练掌握的家伙,太遥远了。”
                        刘家辉没有想到这个任务会这么难以完成,他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寂视的嘴脸,他是那么恶心那张脸,可是他却无可奈何,他动不了寂视,可是寂视若是想要杀他,恐怕是轻而易举!
                        “那么,你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吧?那就走吧,不要妨碍下面的人发布任务,我们可是很忙的。”男子合上了一份单子,扔到了一旁的箱子里面,准备打发刘家辉走人。
                        可是刘家辉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样白来一趟,可是在纠结了一会儿后,看着那个男子开始不耐烦起来,他终于还是觉得现行离开,可是在他准备走的时候,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对啊!我杀不死寂视,但是我可以想办法让他痛苦,我杀不死寂视,可是我总有办法让他难过!这样想着,一个计划的雏形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然后就是勾勒,在那个男子准备直接撵走他的时候,他大声笑了出来,“如果这样可行,寂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不择手段!我会让你后悔遇见我!”
                        那个男子被刘家辉突然的举动惊到,然后就看见刘家辉邪笑这转过身来。
                        “那些元老我请不了,可是用钱是请得到你们夜吻排名靠前的顶级杀手的吧。”刘家辉问道,语气中有一丝期待。
                        “是,只要多花点钱,顶尖杀手是可以请到的。”男子点了点头,无论他个人对刘家辉印象如何,至少刘家辉在这里待着,他就是顾客,那么就需要得到男子的服务和尊重,哪怕是虚假的、暂时的。
                        “那我换一个任务吧,我不需要杀死寂视了,我换一个其他的方式。”刘家辉的语气中,那被他尽可能隐藏起来的计划得逞的情感还是透漏了出来,这种情感那个男子感受的清清楚楚。
                        “那,你想发布怎样的任务?”男子问道,他重新拿出一个单子,准备记录刘家辉想要发布的任务,并给这个任务初步评定等级。
                        “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钱我能多给,但是我需要的是一个计划,一个能把鱼儿死死留在网里的,完美的计划!”刘家辉走了过去,那个计划在他的脑海里深深刻着,每一个细节都在完善,每一个步骤都在斟酌。
                        “可以,只要你付得起报酬,什么都可以。”男子微微一笑,他开始好奇了,好奇这个家伙到底能想出来什么计划来对付那个煞星的儿子,如同机器般的家伙,寂教的“清道夫”,寂视!
                        “那么准备一下纸和笔,我来简单的阐述一下我的计划。”刘家辉心里的计划基本确定,需要的只有修饰和完善,他开始期待,期待到时候寂视会是怎样丰富的表情。
                        而在刘家辉计划怎么对寂视和苏世谦开刀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屋子里,看着电影,享受美妙的下午茶时光。
                        这就像是眼镜蛇的伏击,没有人会注意到它,可是它会在暗处,一点点靠近猎物,突然出现,把致命的毒素注入猎物的体内,杀死他的敌人。
                        当然,眼镜蛇也不是每次伏击都会成功,这就要看被伏击的猎物,到底是温顺的山兔,还是警惕的猎鹰!


                        回复
                        305楼2017-10-18 00:02
                          “苏世谦,这几天就准备一直待在家里等飞机啊?”寂视看着还在睡懒觉的苏世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寂视带着苏世谦到处玩,苏世谦变的是越来越懒,要知道从前的苏世谦,是从来不睡懒觉的!
                          “嗯~不会啦,先让我再睡会儿,睡醒再考虑要去干嘛吧。”苏世谦酥酥绵绵的声音从被窝里传来,一股浓浓的倦意,不经意就能掀起寂视心底那一抹小小的心疼。
                          “可是,你一睡醒就是下午,下午你就不想出门,离飞机开班还有三天,总不能一直窝在家里啊。”寂视摇了摇头,一狠心便走了过去去掀苏世谦的被子。
                          苏世谦没有防备,那薄薄的被子就被直接掀了起来。因为屋子里不冷,甚至还有点小热,苏世谦睡觉没有穿睡衣,就穿了一个平角内裤,随着被子被掀开,整个人就赤裸裸暴露在了寂视面前。
                          寂视愣了一下,目光呆滞,一直看着苏世谦白嫩的屁股和肉乎乎的小肚子。
                          苏世谦感觉到被子被掀走,先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睁开眼,发现寂视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肚子。接着就是尴尬般的沉默,苏世谦的脸突然升温,赶紧拉过来寂视叠好的自己的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苏世谦脸红的发烧,他用被子裹住自己,把身子别了过去,赶紧平定了心情,用一个尽可能正常的语气说,“干什么啊,我还没睡够呢,再让我睡几分钟我就起来。”
                          寂视这也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苏世谦的肚子看有地不太对劲,他可不敢让苏世谦知道现在自己对他的感觉,所以赶紧咳嗽几声平定情绪。
                          可是,尽管苏世谦智商高,战斗力强,可是他的情商实在是低,他为了缓和气氛,显得自己没有那么奇怪,就用一种高中大学无良室友的语气问苏世谦,“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顶小帐篷啊,你是不是做什么春梦了,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尽想些乱七八糟的。”说着还装着故意搞怪的样子。
                          可他不曾想,他一说,苏世谦整个人直接呆住了,他万万没想到寂视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然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整个人只剩下懵逼的心情。他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开始急速加快,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两个脸蛋烧的不行,就像冬天北方人坐在火炉旁边一直烤出来的热度。
                          “你,瞎说什么。”苏世谦语气变得非常奇怪,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又不想骂出来,要是在宿舍被室友调戏,倒还好说,骂几句,故意搞怪几句就好。可是寂视问出这样的问题,苏世谦想破脑门也想不出来啊!
                          寂视突然意识到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尴尬地挠了挠头,“诶呀,先不说了,你感觉穿衣服,想想下午去哪,准备出门。一直待在家里,我都快发霉了。”说完,寂视就像逃难似的赶紧离开了房间。剩下还在被子里裹着的苏世谦一人。
                          随着寂视离开,苏世谦倒也松了一口气,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寂视了,他发现自己对寂视的情感越来越深了,可是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推向深渊啊。
                          可是想到这里,苏世谦有想起来那个盒子上的话语,有突然有了待在寂视身边的理由,“我也是有点用处的!至少,当你危险了,我可以救你。那么在我救你之前,就让我满足自己可悲的心愿,一直让你陪着我吧。”苏世谦握紧了双手,他的心里没了别的,学业、旅游、等等的一切,包括他平时最爱的一切,都被他放在了后边,因为他知道,他的心里只能容下很少的东西,一个寂视,就够了。


                          回复
                          306楼2017-10-18 00:23
                            明天要写高潮了,虽然这个计划很好猜出来,但是还是这么狗血的写吧,本人也不是什么专业作家,文笔垃圾,伏笔也浅,恐怕能忍者看这一坨玩意的,都是真爱……


                            收起回复
                            307楼2017-10-18 00:25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苏世谦和寂视买的航班起飞的那天。
                              上午十点。
                              “为啥非得走这么早?”苏世谦一脸睡意,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眯着眼,一脸起床气。
                              “还早吗,下午三点的航班,现在十点,到了机场先去吃个饭,坐着休息一下就该上飞机了。”寂视目不转睛的开着车,心里在计算着时间,策划一下最合适的方案,把时间利用到最好。
                              “算了算了,反正在车上我还是一样睡觉。只不过,你直接开车去,车可以一直在机场放着吗?”苏世谦揉了揉眼睛,小小的伸了个懒腰。
                              “这你就不需要操心了,我找好了来到时来把车开走的人,等我们上了飞机,他就会过来。”寂视早已经规划好了一切,运筹帷幄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之一。
                              “嗯,那你继续,我再睡一会儿。”苏世谦把身子一侧,想继续睡觉。
                              到机场的路上,并没有市中心一般的人来人往,车也很稀疏。可能和最近并没有什么假期有关吧,十一黄金周的时候,人也是非常多的。
                              寂视就这样看着路,阳光很柔和,从车窗洒进来,轻轻抚摸着苏世谦的身躯,寂视的精神也不由自主的放松起来,他很享受这种轻松的生活,在地狱待惯的人,哪怕来到人间,也是极其幸福快乐的。
                              就这样,寂视开车,苏世谦睡觉,两人用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慢慢向机场前进。可是这一次,寂视却没有注意到,再不远处的另一条路上,有一辆路虎越野车,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边,和他们一起加速,一起减速。若是平时的寂视,一下子就能认出了这辆车有问题。可是现在的寂视,享受过了轻松的生活,旁边还睡着一个能让他不由自主放松下来的苏世谦,他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辆车!
                              就这样,在那辆车的追逐下,寂视和苏世谦暂时没有事情的来到了机场。
                              ......
                              “苏世谦,醒醒,到机场了。”寂视停下车子,熟练的倒车入库,顺便叫醒了一脸仙气的苏世谦。
                              “嗯?到了吗?”苏世谦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伸出手挠了挠后背。“看来昨天晚上不应该刷番到那么晚的。”
                              “你还知道昨天晚上睡得晚?”寂视瞥了他一眼,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苏世谦也赶紧边揉眼睛边下了车,用力把车门甩上。
                              “说吧,想吃什么,虽然机场这里没什么吃的,但是好歹还是可以简单的筛选一下的。”
                              寂视也伸了伸腰,毕竟坐了这么久,伸一下腰总会让人神清气爽。
                              “我无所谓,我还不饿呢。”苏世谦终于睡醒了,他把手揣进卫衣的口袋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没想到,今年的桃树这么邪啊,都这个点了还不开花。”
                              寂视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苏世谦,寂视还专门搞了一个桃园,结果到了该开花的时候了,没有一点点动静,像是死了一样。让寂视和苏世谦特别扫兴。不过,桃花不开就不开吧,以后总有时间一起看的,现在就换一下注意了,不去看桃花了,去看看草原吧!
                              “那就随便找一家饭馆吃点什么吧。”寂视想了想,翻出来手机搜索了一下,“这附近有一家面馆听说还不错,你想吃面吗?”寂视问了问苏世谦,便大概看了看那个菜单。
                              “好啊,就去吃面吧,我也早就没吃过了。是什么面?清真羊肉?兰州拉面还是什么?”苏世谦提起吃饭就来了兴致,果然是一个天生的吃货。
                              “嗯.......都不是,滋补烩面....”寂视说道。
                              “烩面?那是什么?”苏世谦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听说过烩面这个东西。
                              “额,烩面是河南的一种面食吃法,看评价味道还不错,只不过机场的饭,贵点情有可原。要吃吗?”寂视继续问。
                              “那吃一次试试吧。”苏世谦点了点头,他也想尝尝这河南的烩面究竟是什么味道的。因为在苏世谦上一次旅游的时候,是去的山东,然后慕名买了煎饼卷大葱,结果发现完全不和自己胃口,至于后来听他一个山东的同学说他们几乎不吃那种东西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很微妙的。
                              “好的,那我预定了啊。”寂视操作好手机,便把手机收了起来。“飞机上,你还准备直接睡过去吗?”寂视嘲弄的看着苏世谦笑了笑,脸上写满了不怀好意四个大字。
                              “什么啊,我睡觉怎么啦?”苏世谦小嘴一撅,一脸不在乎。
                              “那你就好好想想我会怎么对待一头睡梦中的小猪吧。”寂视继续不怀好意的笑,然后开始向着饭馆的方向走过去。、
                              苏世谦仿佛收到了威胁,他赶紧追上去,“诶寂视,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要怎么样啊!信不信我打死你!”
                              就在两人欢笑嬉戏中,后面的几个家伙,也在不停的盯着他们,不断的寻找下手的机会,因为机会可能只有一次,而在寂视完全警惕的情况下动手,成功率几乎为零。所以他们要找到一个最好的时机,让任务一次性完成!
                              .......
                              经历了绕路,排队之后,寂视和苏世谦终于坐在了面馆里边,听顾客说,老板是河南漯河的,这的烩面,也的确是很好吃,一些经常坐飞机出差的人,也会在下飞机后,上飞机前来吃上一次。
                              寂视和苏世谦刚坐下,服务员就过来了。
                              “先生您好,请问点些什么?”服务员的态度还是蛮不错的,至少让寂视和苏世谦感觉挺舒服的。
                              “两份面,一份中辣,一份特辣。”寂视熟练的报出来,他可是见识了苏世谦吃起辣来不要命的程度,那舒爽不敢相信。
                              “还需要点别的吗?”服务员继续问。然后寂视和苏世谦就根据菜单点了几个小菜,然后随随便便就几百没了。
                              不过寂视也不在乎这几百块钱,他只是一直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什么东西要丢了一样。
                              “这种感觉,好奇怪。”寂视默默的不安,却不让苏世谦发现一点,他不想让苏世谦来承担任何的痛苦和烦恼,快乐和自由可能是寂视最多的可以给他的东西了。
                              然而这一次他错了,正是因为他的保护心,苏世谦和寂视被定制的陷阱,正在一点一点把苏世谦和寂视包围起来,就像是渔夫用网一点点把鱼抱起来,最后一网搞定。


                              回复
                              310楼2017-10-19 00:47
                                “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刘家辉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可是这掩盖不住他略微颤抖的双手。
                                “一切都实施的非常完美,任务的成功率大约在百分之九十。”一名男子转了一下手里的笔,自顾自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能让这俩家伙接任务,他俩的任务成功率可是有名的高,而且他们两个的实力也是没得挑。”
                                刘家辉笑了笑,这根本不是他能够决定的,只能说运气好,是他们接了任务罢了。
                                而接受任务的两个人,正是徐瑞和杨志,也就是苍氐星和白奎星,夜吻的两大顶级杀手。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接这个任务,不得而知。
                                “希望任务能成功吧,不然我可是一分钱捞不到。”那个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其实他是并不怎么在乎的,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一点点小小的报酬,也基本不会挂在心上了,可是他们还是觉得挺好玩的,所以还是会继续接受任务。
                                刘家辉勉强笑了笑,在任务成功之前他是笑不出来的,可是一旦计划成功了,恐怕他会在第一时间原形毕露,把心里所有的戾气和煞气一股脑弄出来,把寂视尽可能伤的体无完肤!
                                叮叮叮~
                                手机的声音传了过来。男子立刻接通,那头便传来了徐瑞的声音,“我们就位了,这个地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任何地方,接下来我们两个人就等你的通知了,而这个任务能不能成功,其实也就是看你的通知了。”
                                “嗯,我明白,当了这么久策划,这点东西怎么可能搞不好?”男子轻轻一笑,“放心吧苍氐,我的通知决定不会延迟!”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徐瑞说罢便挂了电话。
                                男子收起来手机,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毕竟任务的目标是寂视,可不是一个小人物,随随便便就对付了,真正让整个夜吻都忌惮的,不是寂视恐怖的实力,而是他手里的寂教号令牌,靠着那个牌子,一怒之下的寂视可以号令所有的成员开始自杀式袭击,那样的自杀式袭击是恐怖的的,也是夜吻和FPC都不愿意看到的!
                                幸亏,任务的目的不是杀了寂视,而是一个可能会让寂视发狂的任务,“把苏世谦,带走,并把寂视缠在这里无法脱身。”
                                可是若苏世谦被刘家辉带走,后果会是什么可想而知。
                                “等等,他们出来了。”男子的语气在一瞬间调整到了极其冷静的状态。“苍氐白奎,准备好了,这个任务,马上就要开始了!”
                                男子摇了摇脖子,“那么第一步就开始吧,早就没有执行过这么粗暴的任务了,第一把,抓走苏世谦,在寂视面前!我突然好想知道,被这样调戏的寂视,会发疯到什么地步。”
                                想着,男子戴上了耳机,把所有注意了全部集中在屏幕中的两人的身影上。任务,在不知不觉之间展开,潜伏了好久的眼镜蛇,终于要喷发出他自己的毒液了!


                                回复
                                313楼2017-10-19 01:05
                                  昨天晚上喝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8楼2017-10-22 08:19
                                    现在还有点头疼恶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7-10-22 08:19
                                      实在是喝太多了,今天不更新了(虽然几天没更新了)明天再更吧,谅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7-10-22 20:26
                                        随着夜吻一众人的包围圈开始形成,寂视和苏世谦变得越来越像是瓮中之鳖。况且由于长时间没有战斗过,寂视的反侦察能力也不知不觉的下降了许多。这就导致在夜吻的包围下,寂视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
                                        “等寂视他们出现在我的视野,我便数一二三,白奎你直接开枪,直接朝着苏世谦打,寂视肯定会去保护他,我趁火打劫,直接偷袭,逼他露出破绽,趁机会让苍尾把苏世谦直接带走。”苍氐星徐瑞缓缓把他的双剑从背后拔了出来,散发着锋芒的剑刃上仿佛又永远无法洗刷掉的血腥味。
                                        在寂视快要出现在他们的攻击圈之前,夜吻的家伙便开始了细细的筹划,白奎作为狙击手,离这里有四百米远,既能尽可能保护狙击过程中几乎没有近战能力的白奎,也能让他在最短时间内赶到战斗圈去帮助徐瑞。
                                        “子弹上膛,一切照旧。”白奎把头低了下去,眼睛开始盯住寂视将会出现的那个方向。他和徐瑞通过无线耳麦不停地交流,等寂视出现,在白奎开枪的一瞬间,徐瑞变回用喝声吸引寂视的注意力,让他知道苏世谦处在危险中,从而使之后的一切任务顺利进行!
                                        “那么,就准备吧,苍尾呢?”
                                        “你就不必担心我了,我的任务似乎是最简单的。”苍尾的笑声从耳麦穿了出来,语气中有隐藏不住的淡淡的期待。这是这群嗜战者对痛快战斗的渴望,来自他们灵魂深处的渴望!
                                        于是,一切都进入了计划,仿佛一切都已经定型。
                                        .......
                                        “为什么我总感觉今天这里的人好少啊。”苏世谦揉着吃的涨起来的肚子,小脸上透漏出一丝疑惑。
                                        “的确少的有点诡异。”寂视隐隐发现了什么,于是他开始思索起来,可是他们向前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
                                        “3!2!1!”徐瑞的视线中出现了寂视的身影,他轻声数出来,然后在白奎扣动扳机的前一刹那,吹了一个流氓哨,正是那刺耳的声音,将迷惘中的寂视惊醒!
                                        “不好,中埋伏了!”寂视突然开始懊恼自己的无能,然后他就注意到了远处一闪而过的反光点。“狙击手!”
                                        寂视下意识便一把抱住苏世谦,往下迅速弯腰,把苏世谦直接压了下去,苏世谦没有反应过来,阿了一声,然后在寂视的耳边,便是子弹闯过空气造成的声音。
                                        在晚一刻,这颗子弹便会击穿苏世谦的头颅,寂视一点都不怀疑这颗子弹如果打在苏世谦的头上,他的头会变成一个摔炸的西瓜一样,因为在这颗子弹中,不只是火药那么简单,还有一股浓厚的宿命之力!
                                        “是谁?!”寂视喊了出来,而在他声音落地之前,徐瑞便闪到了他的背后,没有半点犹豫,左手持剑直接朝着寂视的后背砍去,寂视一咬牙,腾出来一只手,用黑色的铁索挡住了攻击。
                                        但是徐瑞怎么可能会停下?寂视的格挡正是中了他的下怀,不做停留,在左手继续发力的同时,徐瑞的右手剑直接砍向苏世谦。在苏世谦还没反应过来得到时间里,一切如电光火石般发生,毫无疑问,那一剑如果砍在了苏世谦身上,苏世谦必死无疑。寂视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他只能松开怀里的苏世谦,用另一只手抓住徐瑞砍下的右手剑。这样一来,苏世谦便被暴露出来,如同狼群中,一只突然被扔了进来的羔羊。
                                        徐瑞笑了,继续发力,趁势不让寂视获得任何还手的机会,而在寂视发现徐瑞嘴角那一抹极其不明显的笑意后,他终于明白了,所有的攻击都是虚的,佯攻的目的,是为了让苏世谦失去一切的保护,这样一来,一个苏世谦,变回是那任人宰割的羔羊。
                                        寂视的大脑一瞬间如同爆炸一样,他拼尽全力去挣脱徐瑞的纠缠,可是这一小会儿,就已经来不及了。
                                        苍尾的身影,如同黑夜中隐形的鬼魅,悄然出现。“那么,这位小家伙,就有我暂时替你保管吧。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他的,至少在交接之前,他是死不了的。”苍尾的手直接搭在了苏世谦肩膀上,微微用力便把苏世谦搂在了怀里,然后直接把苏世谦抬了起来,用近乎鬼魅的速度,迅速脱离。
                                        寂视看到了一切发生的过程,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开始动摇起来,他在一瞬间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令徐瑞吃了一惊!然后徐瑞便看到寂视硬生生挣脱了禁锢,手中铁索直接飞向苏世谦。
                                        可是在铁索马上碰到苏世谦的一刻,一颗子弹打在了铁索之上,把铁索的轨迹直接打断,一瞬之差,苍尾便再次提速,带着苏世谦消失在了这里。


                                        回复
                                        323楼2017-10-24 00:14
                                          寂视看着苏世谦被人带走,直接愣在了原地,如同一具人偶,可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了两秒,寂视的视线直接转移到了徐瑞身上,带着血丝的双眼,仿佛要喷涌出无尽的怒火!
                                          徐瑞感觉到寂视的愤怒,也随即严肃了起来。正面对战,如果是一对一,他徐瑞赢得概率,是两三成,但是再加上白奎星杨志,胜率便能达到七成!所以他不害怕,甚至有些期待这次战斗的到来!
                                          “苍氐!你是要代表个人还是代表你们整个夜吻?”寂视深沉的声音,如同一个会在下一刻喷发的火山,充满了他的敌意。
                                          “没办法,接受任务,完成任务,这是我们夜吻的生存法则之一。”徐瑞调整呼吸,准备迎接寂视的怒火。
                                          “好,很好!我知道我现在去追人你肯定不会同意,现在滚开!我可以把你的所作所为放下,只追究夜吻的责任,否则,你就准备好接受你承受不了的后果吧!”寂视的手用力篡住,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但是他又知道,苍氐不可能直接让路。
                                          “如果我让你走了,那我就是故意破坏任务,那个后果,我更承受不起。”徐瑞摇了摇头,手中双剑握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寂视没再说话,下一刻,他直接出现在了徐瑞面前!
                                          “好快!”徐瑞瞪大了眼睛,顺便把剑架在胸口,挡住了徐瑞包裹着铁索的拳头!这个速度已经超过了他,如果不开启封印,徐瑞是完全跟不上寂视的!
                                          寂视根本不会给徐瑞反应的机会,右腿迅速发力,直接踹了出去,徐瑞用左手持剑格挡,右手反击,剑尖直指寂视的心窝。、
                                          寂视没有办法,只能回避,与徐瑞拉开距离。
                                          虽说徐瑞不是寂视的对手,可是短时间结束战斗也是不太容易的,更何况,背面还有一个躲在阴影中的白奎!这让寂视不得不提防。
                                          “那么继续吧,不快点的话,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可不是我能知道的。”徐瑞故意激怒寂视,试图让寂视发动攻击。
                                          可是寂视也是老油条了,他知道这句话固然不假,可是贸然冲过去,必是中了徐瑞的计。他在心里再一次把那个想法提了起来,然后一番掂量,终于决定要用那个东西了!
                                          “苍氐,你很强,短时间解决你几乎不可能,但是别忘了,你只是区区一个杀手,而我,是寂视最重要的传教士!”寂视的眼神变得疯狂起来,作为寂视的传教士,他拥有这一些过分的权利,比如,随时随地,发动寂教的圣战!
                                          所有人都知道,寂教的信徒都是狂信徒,所有人都可以为了信仰奋不顾身,正是这种信仰的传播,寂教每一次圣战的开始,都注定是一场血流成河的惨案!
                                          徐瑞愣住了,他没想到寂视会为了那个小胖子做到这种地步!要知道,虽说他寂视有权力发动圣战,但是发动圣战的代价是残酷的!寂视若是发动了圣战,他们夜吻肯定会受创,而他寂视,也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发动圣战,是需要高阶信徒的生命之力的!
                                          “你疯了?你知道圣战意味着什么吗?你想让三大组织开战?你想让所有天选者损伤大半?”徐瑞吼了出来,因为他看到寂视颤抖的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黑紫色的令牌,那是寂教的传令牌,只要寂视注入生命力,并捏碎令牌,那就寓意着寂教的圣战开始!如果圣战真的开始,那么不只是夜吻要卷入其中,包括FPC甚至是国外的一些组织都会参与!因为寂教的影响力不只是整个中国大陆,世界各地都有寂教的传教所!所以一旦圣战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想去了解圣战会带来什么,会让你们怎么样,会让世界怎么样!这个世界是存在还是泯灭都与我无关!我不在乎你们所谓的世界稳定,我只知道,你们带走了我唯一的情感,就是与我寂视,不死不休!对于我而说,所有天选者加起来的性命,都不如他一根汗毛重要!所以既然做出了想要和我鱼死网破的准备,那就早些联系棺材店老板吧,我会让你们知道,在我心里,我在乎的,只有他!”说着,寂视狂笑起来,随着他在空气中回荡的笑声,他的手,狠狠捏碎了令牌,一股凄凉的叫声从令牌中发出,几秒钟之内,全世界无数个传教处的负责人都惊讶的发现,沉寂了许久的水晶球,散发出血色诡异的光!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什么!这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放下一切,享受与他们的信仰合而为一的时刻了!对于所有寂教的信徒来说,这圣战,便是他们一生的等待!


                                          收起回复
                                          324楼2017-10-24 00:45
                                            昨晚码字睡着了。。。
                                            抱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0楼2017-10-25 13:15
                                              “给,人质交接,就没我什么事了。”苍尾把被他一路加速弄晕的苏世谦直接扔在了地上,看了一眼眼神中出现异样眼神的刘家辉。“那之后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就和我们无关了。”苍尾说完,准备走的时候,徐瑞的消息传了过来。
                                              “苍尾,有麻烦了,寂视那家伙疯了!他把圣令给捏碎了,这东西不可能再挽回,你赶紧回总部,把这个事情告诉那一群不跟外界交流的家伙,这种事情,超出我们的承受范围了!”
                                              徐瑞的声音略显急促,毕竟这个事情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
                                              苍尾听到也蒙圈了,圣令被捏碎意味着什么他也清楚,难么夜吻,乃至整个天选者世界都要迎接一次大的灾难了!
                                              关于这个圣战,有一点,并不是说夜吻的天选者有多么多,寂教信徒很多都是普通的百姓,可是圣战一旦开始,分部就会给他们“朝圣”的机会,让他们喝下“圣水”。那圣水的成分只有寂教的高层才知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喝下那“圣水”,那些普通的平民百姓,也会变成伪天选者!而且虽说是伪天选者,加上他们总是成群行动,因为狂热的信仰又疯狂,身体素质被大大强化,他们的战斗力和普通天选者差不多,甚至一些不擅长战斗的,根本不是这些伪天选者的对手!
                                              而且随着圣战的发生,他们一次次发现,出现的伪天选者们,越来越强!就像是科技产品随着更新换代性能更加强大一样!
                                              “好!我马上回去,这个死胖子有这么重要?值得寂视为他发动圣战??!!”苍尾赶紧理清了思绪,这样的大事件,必须尽早通知上边的人,让他们做决定。
                                              说罢,徐瑞便挂了电话,苍尾收了手机,对着刘家辉说,“人我放这了,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因为这个家伙,你要摊上大事了,这件事,可能我都无法幸免,你好自为之把。”苍尾说完,不再停留,速速向分部赶去,口头的通知徐瑞和杨志会做好,那么他就必须回去把事情说清楚。
                                              “大事?”刘家辉一皱眉,随即舒展开来,“我管他什么大事。”看着苍尾离开的背影,他发现,苏世谦清醒了。
                                              一瞬间,刘家辉心里涌现出无数个折磨苏世谦的方法来,然后他强忍住心中的恨意,恶狠狠的说,“还厉害啊,还牛气啊!你那个小对象救不了你了,你还是落在我手里了!那我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苏世谦抬起头,看到了刘家辉那张狰狞的脸,一路被抬过来的那种反胃感还没有下去,然后他没忍住,吐了。
                                              这一吐,仿佛是吐在了刘家辉脸上,刘家辉的脸变得更加狰狞,他站起来,一脚踩在苏世谦身上,“好,恶心是吧!放心,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跟在刘家辉身边的有几个小混混,是平时就跟着刘家辉混的家伙,他们看刘家辉的指意行事,当他们看到刘家辉让他们把苏世谦带走的手势后,便直接走了过去。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苏世谦捆了起来。由于手法粗暴,苏世谦也是还没缓过劲,在一次次推搡里,苏世谦再一次晕了过去。
                                              可是在他晕过去之前,他脑海里一个身影变得格外清晰。“寂视,你回来救我吗?或许,我会死在这里吧。但是放心吧,如果他想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会以死明志......那,拜托了,一定要过来啊,我还不想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你呢......”


                                              回复
                                              333楼2017-10-25 23:52
                                                妈耶被吞了


                                                回复
                                                336楼2017-10-26 00:17


                                                  回复
                                                  337楼2017-10-26 00:18
                                                    今天好困啊,先睡觉把,嘻嘻


                                                    回复
                                                    338楼2017-10-26 00:19
                                                      明天楼主要参加学校才艺大赛的决赛了,今天就先不更新了,凉解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0楼2017-10-26 23:39
                                                        我才艺大赛拿了个第三。。。
                                                        然后被拉去喝酒了,才回到宿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4楼2017-10-28 01:16
                                                          寂教总部
                                                          寂听寂言寂动三个人在一起讨论一个任务的方法时,旁边黯淡的水晶球突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这是圣战最中心的水晶球,当圣战发起,这个水晶球会在第一时刻亮起,而且会发出最为耀眼的光芒。不仅如此,之所以称之为圣战最重要的水晶球,因为从这个水晶球上可以看到发起圣战之人的身影和生命状况。
                                                          圣战是通过传教士牺牲自身生命力发动的,那也就意味着,如果发动圣战的传教士死了,圣战也会立刻结束。所以每一次圣战开始,各个势力都会尽可能找到发起圣战的家伙然后迅速将其消灭。寂教那个神秘的方法太可怕了,对于那些天选者们而言,一个伪天选者似乎不会造成很强大的威胁,可是两个呢?很多呢?寂教培育出这种伪天选者的方法看上去就像流水线一样,这才是圣战最恐怖的地方!因为那些伪天选者的理智几乎为零,他们甚至不会顾及他面前的是普通百姓还是别的天选者,对于他们而言,任何人都一样,都该被清洗!
                                                          “圣战?!谁发动的?”寂听眉头一皱,立刻起身,毕竟圣战不是小事情,对于他们而言,这圣战也是很有威慑力的!
                                                          “难不成是寂视?不该啊,没什么事情能逼得寂视发动圣战啊。”寂言挠了挠下巴,也看向水晶球。
                                                          寂动只是把头抬了起来,没说什么话。
                                                          寂听一看,水晶球上的身影竟然那么熟悉,“竟然真的是寂视!什么事情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寂听赶紧操作水晶球旁边的东西,然后水晶球上缓缓浮现两个字“夜吻”。
                                                          “不,不是被逼的,应该是碰到了什么让他暴怒或者无法在一瞬间解决的事情,”寂言思考了一下,“但是以寂视的冷静程度来看,没什么能让他暴怒成这样,不计一切后果发动圣战啊!”
                                                          “等等,难不成.......”寂言的脑海里一时间浮现出两个身影来,“错不了!肯定是因为他们两个!不行,这个事情要赶紧报上去,上一次回来把寂视父亲的事情报上去后到现在还没得到确切的答复,可是这一次,一定不能拖延!”寂听说罢便起身迅速离开,眼神中流露出他的焦急和匆忙来。
                                                          “两个人?什么两个人?寂言你说清楚!”寂听赶紧跟了上去,不仅仅因为圣战,还有别的原因。
                                                          “一个是寂视的父亲,还有一个是叫做苏世谦的小胖子!”寂言匆匆回答,然后便继续加快脚步。
                                                          “苏世谦?那是谁?”寂听眉头一皱,但是没有停下脚步,等他们走开好久,寂动才从后边晃晃悠悠走了出来,“圣战啊,虽说是寂视发动的,但那也是圣战,圣战开始的话,我就有理由好好打一场了吧。”寂动的眼神里不是对寂视的担心,也不是对大局的思索,只是一种简单的渴望,一种对战斗、发自灵魂深处的渴望!
                                                          当然,作为寂视在中国的四个传教士,他们四个平时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寂动既担心寂视,但又渴望圣战。很显然,在两者的斗争中,肉体的战斗冲动占据了主导地位。
                                                          与此同时,寂视那边的战斗,也终于打响!


                                                          回复
                                                          349楼2017-10-30 23:50
                                                            “杨志,你赶紧走啊!这里交给我,放心吧,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大不了解锁一次力量,不会出事的,但是圣战的事情才是大事!如果处理不好,就算是你我,也有在圣战中战死的可能!”说罢,徐瑞握紧双剑的手更加用力,他开始准备接触体内那东西的前两层封印。
                                                            “我,真的是太得意忘形了啊”寂视的手中,开始出现黑紫色的能量球,那个能量球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进入寂视的身体。
                                                            可是,看寂视脸上绷起的青筋和滴落的汗珠,不难看出寂视是很痛苦的。
                                                            “这才是我啊”寂视的脸上开始露出狰狞的表情来,“做傻事做的多了,竟然会忘了我自己的生存准则啊。”寂视的右手开始出现黑色的锁链,“只有在痛苦的时候,我才能意识到我还活着,我还存在着!”下一刻,寂视便以以前几倍的速度冲了出去,几乎就是一瞬间,便来到了徐瑞面前!
                                                            徐瑞躲闪不及,看着寂视缠绕着厚厚锁链的拳头硬生生打在自己小腹!
                                                            咳!
                                                            徐瑞一下子咳了出来,在一拳的冲击下径直退后了数米,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徐瑞看了看皮肤上开始浮现出类似角质层的东西的寂视,用袖扣擦了擦嘴角带着血丝的唾液,“果然很强,这一拳,便能把我伤成这个样子,但是你有力量,我也有!”徐瑞撕开了自己的上衣,遍布疤痕的上半身便裸露了出来,“那么就让我们试试,谁拼的更狠吧!”徐瑞的手印变换起来,一个巨大的身影浮现在了徐瑞身后,那是一个被铁索封印的恶魔,恶魔的身上插了五把银制的封魔剑,把它死死钉住,动弹不得。
                                                            随着徐瑞一声轻喝,那恶魔左手和右脚上插的剑被拔了下来,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息涌进徐瑞的身体,“那么现在再来试试,你还能不能随随便便打伤我吧!”徐瑞说罢,右腿发力,直接冲向了寂视,他要反攻!
                                                            寂视轻蔑的一笑,他并没有吸收全部的信仰之力,以他的身体和修行,还承受不了那么强大的力量,况且就算现在,寂视也没尽可能吸收他的最大承受量。
                                                            寂视在一瞬间出现在他的背后,手中两把剑分别刺向寂视的后颈和胸口,寂视在剑马上碰到他的时候,身体莫名其妙的向前挪动了一段距离,然后迅速转身,手中的锁链直接缠在了徐瑞的剑上,试图把剑从徐瑞手中剥夺。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徐瑞的进攻是被寂视轻松瓦解了。
                                                            徐瑞也知道,凭借解开两重封印的力量,不可能打败这个样子的寂视,本身也没对这一击抱有多大希望。但是寂视的没一招,无论是试探还是尽力,都是奔着杀死徐瑞的目的去的!
                                                            寂视缠住的剑被徐瑞用力挣脱,徐瑞向后一跃,拉开距离。但是寂视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寂视手中的锁链突然变长,锁链的端头出现了两把黑色的匕首!匕首上涂抹着寂视弄到的剧毒!
                                                            寂视用力拉回锁链,徐瑞纵身起跳,躲了过去。但是这不算完,和那些剑和枪不同,锁链是“柔软”的,他的攻击途径是能够调节的!随着寂视手臂的抖动,锁链直接甩了上去,抽在了徐瑞身上!
                                                            锁链上没有涂毒,但是那锁链的抽打依然不能小觑!毕竟这锁链曾经受到过一种剧毒的浸炼,就算是现在,只要被锁链抽中,都会感到一阵发麻!
                                                            徐瑞的背后传来一阵阵刺痛,甚至连行动都稍微收到了一些影响!
                                                            随着徐瑞落地,寂视便准备继续乘胜追击!可是这时候的徐瑞感觉到杨志已经远离,便自顾自笑了起来,“抱歉啊杨志,我这一次估计不是解开两重封印这么简单了呢。”徐瑞一抬头,手中的剑用力劈砍把击来的锁链劈开,然后身形暴退,“那么就让我自己再试一次,把四层封印解开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吧。”说着,他疯狂的怒吼了起来,身上的肌肉开始撕裂然后变得更加有力!
                                                            一股有这令人灵魂深处为之颤抖的气息附着在了徐瑞的身上,“这就是我目前为止能大概控制的最强力量了!那么寂视,如果你鞥让自己更强,那就继续吧,今天,除非打败我,我不会让你轻松通过这里的!”
                                                            “是吗,不过没关系了,我会让你知道的,如果他受伤了,我敢保证,他每少一根汗毛,我都会让这个世界为他陪葬一群人!我本身就是个疯子,结果还要被你们一次次惹恼,那我就让你们知道,我到底有多么疯狂!”
                                                            说罢,寂视仰天长啸,把右手的能量团再次分出一部分,这次他没有从身体外层吸收,而是直接一口吞了下去!“我这个无情的机器,被他感化,可是你们却要伤害他,那么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杀!”


                                                            回复
                                                            350楼2017-10-31 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