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町吧 关注:20贴子:15,868
  • 17回复贴,共1

【17.5.4生贺】向你奔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借个花献佛。


回复
1楼2017-05-04 00:02
    *工藤生日快乐
    *新一生日快乐
    *工藤君生日快乐
    *工藤新一生日快乐
    *怎么办,每种说法都想大声祝福你一次
    *祝我新生日快乐


    回复
    2楼2017-05-04 00:03
      预警
      *存在大量脑补
      *矫情地很,长短句处理不好是一直以来的通病
      *看在我新生日份上原谅一切ooc吧


      回复
      3楼2017-05-04 00:03
        *8号球衣
        我听说人无癖不可与之深交,因为这样的人往往无深情,不重情。
        事实上我在见到工藤这个人之前是有些脸谱化他的倾向的,有的人名声在外却往往只是虚名——这一点在我见到毛利大叔时更加确信。
        我估计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毕竟我当时正忙着向侦探事务所的那位小姐逼问他的藏身处,他当时鼻梁上顶着一副眼镜,像他伪装的那个年纪的所有小鬼一样不顾形象地把鼻涕当勋章挂似的走进来,还分外自然地接受了那位小姐帮他擦鼻涕的额外服务。
        现在回想起来我没有就此事嘲笑他真是兄弟——好吧我承认实际上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去翻旧账。
        知道柯南和工藤拿着同一张身份牌后我忍不住想,当初我根据他与事务所小姐的通话内容作出他就在她周围的推理的那瞬间工藤的表情一定精彩极了,真可惜没有时光机让我穿回去看看——想想就好遗憾呀——真的没有时光机这种东西吗?改天不然去贿赂发明“大变柯南”药丸的那位小姐姐求她帮忙开展个边沿业务?
        当时他手扶门框以工藤新一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张口就否认我的推理结果,目光触及我心中的那个对手的影像才真正得以具象化。
        其实我不信什么合乎眼缘命中注定的说法,但是接触认识这个人第一面后我就不由自主想要去亲近他——我和他的关系能发展成这样,实际是我一路向他的方向努力靠近的结果。
        我早就知道他非常喜欢福尔摩斯——虽然我更喜欢艾拉里·昆恩——我至今仍认为报名去参加福尔摩斯迷的那个聚会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要知道秘密会使两个人无可避免地有联系起来——回想起来那个事件觉得他简直对福尔摩斯痴得可爱。
        再后来我们已经相当熟悉彼此,我邀请他来大阪参加一个餐厅的开幕仪式,刚说几句就被兴致缺缺地回绝——他冷淡的态度直到我报出雷·卡提斯的名字才发生变化,通过电磁传递过来他那突然高了个八度的惊喜声我就能想象得出他脸上的亮色。
        果然现场见面时他望着那位被誉为“欧洲的铜墙铁壁”的足球守门员兴奋地红了脸。
        他倒是很难得露出这种表情,我沉下腰调侃他说是不是不虚此行,他嘴上回应我的话眼角的余光却都吝啬地不肯分给我一分,转瞬不眨地盯着台上,目光牢牢黏在一个人身上。
        接下来发生的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了。
        他不自然地为潜在的凶手找理由,列出种种可能性也不知他到底想说服的是谁——我说工藤你有点不对劲,他却近乎恼羞成怒打断我的话,失控地冲我说会找出证据给我看。
        其实我想我是理解他的——因为在乎喜欢的东西不多,所以梦境破碎时才会手足无措地像个不知犯了什么错拼命辩解的孩子,徒劳地想用单薄的话语重新织起这个梦。
        我在下面靠着楼梯静静地听他们说话,当雷说如果曝出真相会让家人和球迷难过,我心想你已经让站在你面前的那家伙失望难过了呀。
        和叶之后曾对我转述过毛利家那位小姐的话,她说工藤喜欢的东西若是有瑕疵,他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彻底讨厌那样东西。
        我想她说得对,但也不对。
        因为工藤有一颗真正的爱憎分明的赤子之心啊。
        他揭露凶手之后情绪一度低落,我故意用蹩脚的球技吸引他的注意力,他嘴上埋汰我踢得差劲脚下运球自如——我就知道他依旧会像呵护一个上好的瓷器一般爱着足球,即使瓷面上有道无法烧合的裂纹。
        他说,赛场上的雷永远是他的英雄。
        奈何明月照沟渠...我仍将心向明月。


        收起回复
        4楼2017-05-04 00:04
          *伦敦街
          伦敦是一座美丽的城市。
          它拥有泰晤士河畔的伦敦眼、西敏寺桥边的大本钟以及贝克街的福尔摩斯纪念馆。
          我和新一青梅竹马一块长大,我崇拜今井友和,也非常喜欢狩谷滋英的作品,但是很遗憾新一他只热衷于讨论新出的推理小说以及福尔摩斯,福尔摩斯和福尔摩斯。
          这直接导致我一度引福尔摩斯为最大的情敌。
          我毫不怀疑新一的家里是全世界推理作品藏书最丰富的地方——我甚至怀疑就是这些书把新一变成了一个只知道推理的呆子。
          可不是个推理呆子——沉迷推理小说时竟然连饭都会忘了吃、将福尔摩斯和莫里亚蒂落入瀑布的日子记得清清楚楚却对自己的生日毫不上心,这些暂且不提,你见过哪个男生在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谈论的话题三句不离福尔摩斯,又见过哪个男生一遇到事件就抛下女伴径自前去取证?
          可不就是个大笨蛋推理狂嘛。
          新一喜欢福尔摩斯成痴,角色扮演是十几年来最受他青睐的游戏,他可以于各种时候进行福尔摩斯上身的戏码,而我往往友情客串华生医生,无可奈何地看他表演实际意义上的独角戏。
          他说,想要达到推理与分析这门学问的顶点,就算是花费一生的光阴也不足为奇,华生...
          他说,我整个人就是大脑,华生...其他部分只是些不重要的附加物而已...
          他说,柯南道尔这样写...福尔摩斯说...
          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角色定位,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想成为福尔摩斯——在飞往纽约的客机上他崭露头角的开始我以为他又是在玩推理游戏——毕竟我再怎么把今井友和的作品倒背如流都没有想过自己摇摇笔杆子也可以成为他那样的大家。
          然而新一真的做到了。
          短短一年内越来越多的人给他冠上“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头衔,承认他简直就像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
          我曾经参与过一款模拟现实的游戏,程序中控制了五十名玩家,在游戏中失败的人则无法回到现实,只有成功到达终点,才能救活在游戏中死亡的人。那肯定是我玩得赌注最大的一场游戏,最后只剩下我和柯南时我却不幸成了柯南的累赘,生死关头之际我想起新一常常在我耳边用殉道者般的神情念叨的一句话。
          “如果这样可以彻底的让你毁灭,为了公众的利益,我很乐意迎接死亡。”
          以前听得只觉耳朵都要生茧,当时那一刻却分外怀念与珍惜,给了我拉着凶手一起跳落列车的勇气。
          我当然畏惧死亡,可是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新一给的激励和不能陪柯南一起往下走的愧疚,没有更多的地方去承载害怕。
          我想福尔摩斯终究借那个推理呆子的手深刻影响了我。
          在伦敦我们一行遇到了一起大案,凶手留下关于福尔摩斯的一些暗号,在新一帮助下解开谜团的过程中让我第一次真正有了我是他的华生的感觉。
          泰晤士河绕城而过,每一脉流水都是见证。
          我曾经疑问他既然这么喜欢推理小说为什么不去做个像他父亲一样的小说家,他说他想成为的是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
          我当时逼问他既然是侦探为什么推理不出我的心事,他回答说因为你是个棘手的大案。
          我的角色定位突然从跟在福尔摩斯身后转悠的华生变成了令名侦探都为难的案子,一时间理顺不清他话语间的逻辑关系,只于混沌中捕捉到了“喜欢”这一关键词。
          他说,你就是个棘手的大案,融入多余的感情,就算我是福尔摩斯,也无法正确推测出喜欢的女生的心事。
          听他这般说我只顾着睁大眼睛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状态。
          也许该迷迷糊糊说一句福尔摩斯在上?
          后来我想起一句诗,脑海里小电影过这一段时一遍遍无意识写在纸上,直到自己猛地惊醒羞到把脸埋进去,深深埋进去。
          这个城市天生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回复
          6楼2017-05-04 00:05
            *金苹果
            我的名字叫做工藤有希子,曾经是个独占全世界男人目光的女演员,现在是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最心爱的老婆,也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母亲。
            现在回想豆丁大的小新扑腾着短胳膊短腿牙牙学语帮助我解开了优作留下的暗号,在第十颗行星下我们一家齐聚真是超极温馨的一段回忆呢。
            我当时说也许我们的儿子未来会比他老爸更出名,近年来我在亲眼见证小新将我的预言变成现实。
            小新其实对他父亲从小就很崇拜,虽然他从来都不肯承认。
            哎呀呀一想想别扭的小新也好可爱,真是让人嫉妒优作。
            小新很聪明——在他只有1/3的电线杆那么高的时候就捧着《跳舞的小人》去读,虽然我强烈怀疑他只是单纯地崇拜书里的大侦探,就像他崇拜他父亲一样,信任他依赖他。
            后来我才发现,小新在某种意义上想要打败他以及...超越他。
            比矮桌还要低一些的大豆丁先生那一年就露出了端倪——他那么小,手臂张开连我的腰都抱不合,尽管我们提出多种可能性来消除他对幼稚园老师莫名的敌意,他仍然固执地不放过任何一个能用“可能”圆过去的潜在危险,愤愤地坚持不对劲,比绝对还要绝对的不对劲。
            他小学的时候曾经夜里偷摸着拐带英理家的小兰一起去冒险然后碰上了盗一——据说优作教导他不能逃避别人找上门的挑衅——于是我那儿子就同盗一较上了劲甚至固执地不肯去寻求优作的帮助。
            国中的时候他去滑雪——那时候他就开始以侦探自居,据说国中二年级的孩子都会产生这种类似的念头——我就知道在我们家这种氛围的影响下,小新既不会想去做征战沙场的将军,也不会生出什么维护宇宙和平的夙愿,果然他合该觉得自己命中注定是个侦探——但是优作否认了我的看法,在小新就滑雪场发生的案子进行调查时认真地向我说他脸上是侦探的神情。
            虽然稍显稚嫩,但是的确是侦探的神情。
            当然当他长成了电线杆那么高的时候,他还是很聪明,眉梢上挑的弧度带着一种年轻锐利的逼人耀眼。
            那时我才第一次对小新的推理能力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认知,意识到十几年前被我抱在怀里挥舞双臂的小不点已经过了会滚会爬会自己站起来走路的阶段,开始朝他认定的方向用他的节奏张开腿奔跑。
            在纽约上演的那一场歌剧,金苹果落下,让我看到了小新和侦探事业之间的万有引力。
            我开始频频听人谈论起他,了不起的高中生侦探,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
            没有人会在他的名号之前加上“著名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和名演员藤峰有希子的儿子”这样的前缀,他打下独属自己的一块招牌。
            小新聪明地很,但是他也年轻地很,知道当年说着“眼镜什么的我怎么会戴”的小小少年如今架着一副憋屈的伪装周旋时我第一想法自然是心疼和担忧,我们放他奔跑前行,但是当他行走艰难时我们也总是想让他拐个弯往我们规划好的方向靠一靠——他不同意,他敢闯,即使明知前方满是荆棘。
            忧虑之余我还是忍不住想,真不愧是我...祖父的哥哥的女儿的表哥的叔父的孙子啊。
            我儿子又骄傲又傲娇,名侦探工藤新一仍然习惯于和他父亲暗中较劲,虽然每次交手貌似总是落下风——北斗星十号那桩案子里好不容易感觉能掰回一城吧,甚至我都觉得小新这次十拿九稳——他最后巴巴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优作他解开了他小说中的手法,脸上却偏要作出一副酷酷不在意的模样,结果优作又回应说只是针对读者的圈套罢了,当时他瞪大眼睛张开嘴——无可奈何又被反将一军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
            不过他一直很可爱——在纽约负责案件被拉了脸皮验证身份的拉迪修警官问我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儿子?
            我笑着回答说没错,跟优作很像对不对?又连忙尴尬地找补一句,连爱恶作剧这一点都很像。
            心里却在不断地点头,没错,引以为傲。
            没关系啊小新你尽管信步向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相信金苹果最后必定会是你的囊中之物。


            收起回复
            7楼2017-05-04 00:05

              后记
              向你奔跑,向你不断靠近的奔跑。
              工藤给我的感觉,就是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抓住什么的人,他一旦认定了某个方向就有一种百折不挠的劲头走下去。
              他喜欢雷和足球,他着迷福尔摩斯与推理,他以父亲为标准,但是他喜欢的是球场上的英雄,他执着的是最负盛名的侦探,他想成为的是他认为最好的那种人。
              他喜欢的都是灵魂的东西。
              我选择了我认为最具发言权的几个人,想由他们从不同的感情视角拼凑出工藤的形象特征,应该特别容易判断:服部是半路空降的挚友,但又的确是可交付生死的知己,他们如此契合如鼓点的敲击每一下都落在一处,东部工藤西部服部两者相提并论的根本就在于他们骨子里极为相似,他理解他包容他同样意义上地靠近他;兰姑娘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们三观严丝合缝都是容忍不了沙子的存在,可以说长大的过程中两人就在不断彼此影响互相塑形,兰不理解他对福尔摩斯的狂热但同样包容他努力向他靠近;有希子作为母亲看他长大则是自豪感与宽慰所占成分居多,但是她所扮演的角色又会让她情不自禁去关注和担心他走过的每一步路,她支持他希望他去靠近他想要的。
              想不到更好的标题了只好硬着头皮放上来——向你奔跑,你向你喜欢的标杆奔去,我们则向着你。


              回复
              8楼2017-05-04 00:06
                PS
                服部出场那一话扉页看到我新这个表情我就开脑洞觉得就像在告诉我对待服部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然后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乐了个半天,也不知究竟乐呵个啥【滚
                总之亲爱的换季记得加衣保暖,照顾好自己,生日快乐以及呃...每天都有兰姑娘做的柠檬派?


                回复
                9楼2017-05-04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