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耀吧 关注:52,852贴子:1,000,845

【原创】孑然一身(all耀,国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让我废话几句,二楼放审文截图,三楼。。。继续废话加设定好了


恩。。。让我先缕缕丝路【划】思路。。。


1.文笔什么的。。。大概可以看。。。【希望大家不足之处多多包涵啊~】
2.ALL耀不解释【我爱国
3.有历史向的插叙(回忆形式),但大部分是欢脱日常
4初三党啊。。。更文时间不定。。。
5.本来。。。我是打算自己画镇楼图的。。。但是吧。。。初三党【再次不解释】
6.楼楼我有点小玻璃心,但完全可以接受意见,性格还算不错,是个历史渣渣,所以大家发现有问题请务必要放心 说
7.会有省拟出现,但由于楼楼是陕西西安的,所以。。。【肯定会有偏袒
8.有一些神奇的设定(后来我想到再说~不会很离谱的~)
9.没有存稿,没有存稿,没有存稿——重要的事说三遍


【重点】:<( ̄︶ ̄)>必竟是耀厨<( ̄︶ ̄)>所以耀君盛世美颜什么的不解释<( ̄︶ ̄)>
虽然是国|家,但楼楼设定他们也有着和多数人一样的情感~


回复
1楼2017-05-05 23:17
    ↖( ̄▽ ̄")文已过审~


    回复
    2楼2017-05-05 23:21
      <( ̄︶ ̄)>性格设定什么的偏向本家,不会有大的变动【耀君可能会有些区别~尽量不ooc~】
      其他的大概如下:






      【文章设定】 国设,历史向(插叙,基本以回忆形式展开),欢脱什么的也有(另:苏露同体)

      【人物性格及CP】 ALL耀,所有人物性格尽量贴合原作

      王耀:对于家人很温柔,有着老人家般悠闲爱好,但其实骨子里有着不容弯折的骄傲和不屈,因为历史悠久所以对于感情很现实,但有时会希望放下国|家的身份,好好的,仅仅以自己的心情去对待一个人(国),喜欢钱,茶叶和滚滚以及一切可爱的东西,有些过错可以理解但不可能原谅,放松时会带口癖。

      阿尔:只有两百多岁,看起来很KY,但其实并不缺少冷血和腹黑;对于一些事怀念但不后悔;喜欢吃汉堡,对美食毫无鉴赏能力;有些骄傲自大,是个阴谋家;喜欢钱,自称HERO。

      弗朗西斯:喜欢玫瑰花和浪漫的事物,喜欢调戏女孩子(有时也会调戏男孩子),算是个绅士,料理很好,自认为是全世界的初恋,只要愿意其实很能善解人意,很适合活跃气氛。

      亚瑟:口是心非的傲娇,虽然没以前那么强大但应有的自尊从未磨灭,喜欢喝红茶但一定要配上司康饼和糖,不是很能接受东方什么都不加的方法,着急起来会脸红并手足无措大喊BAKA,厨艺糟糕到一定境界,喜欢可爱的小孩子,讨厌雨天。

      伊万:很依赖王耀,无论冷暖总穿着厚厚的大衣,围一条白色的围巾(家里柜子里有一条红色的,但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带),身材高大,是个病娇,诅咒人总是很灵验,并带有“korukorukoru……”的声音,讨厌阿尔,喜欢向日葵和阳光。

      伊利亚:害怕孤独,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不常笑,但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很温暖,控制欲很强,喜欢王耀,对于感情很现实,战斗力很强,讨厌阿尔,喜欢向日葵和阳光。

      本田菊:是个面瘫,有很大的野心,很有礼貌,对于一些事情难过但从不后悔,有些怯懦,无法正视自己,因为自己家的资源匮乏而很是苦恼。

      大秦:有着阳光般微笑的大叔,喜欢粘着王耀叫他“赛里斯”,喜欢丝绸,欣赏丝|绸|之|路开端的文明。

      【……..可能有其他CP…….但貌似写的有点多了……..就先这样吧…….】

      【故事梗概】王耀及众位国|家的日常,常有回忆性的往事出现。


      回复
      3楼2017-05-05 23:23
        【第一章.梦醒时分】

        本田菊永远也忘不了竹林清幽的墨绿深处,那个温润的东方男人嘴角明晰的笑……

        “小家伙,生在这种穷乡僻壤的,日子不好过吧。”骨节分明的手看起来优雅至极,是玉石般清淡冷冽的色泽,接触的那一刻才发现其间蕴含着的,正是被繁密竹叶遮挡了数年——眷恋向往已久的——那道久违的阳光。
        “您是日|落|之|国吧。曾有所耳闻。”被王耀扶起的少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有礼得很,微微倾身,也不知是哪里的礼仪,配上那副正经的样子,看来倒也是谦逊有加。

        “日|落|之|国……这个称呼还真是失礼阿鲁。”王耀虽然早就过了可以鲜衣怒马,仗剑江湖的少年时期,曾陪伴过他几十年的那位老人却仍是景仰的紧,所留下的儒|家经典也时有研读——想了想自家繁华的都城,富饶的土地,以及那条才开通了一半的大运河,还是觉得自己离这个词语似乎太远了些,便也不深究。

        伸手想揉揉孩子的黑发,却免不了被惊慌的躲过,尽管面色上还是故作镇静的古井无波。
        “那你姓甚名谁啊?”也不在意,王耀自然地收回了手,问道。
        “姓甚名谁,什么意思?请。”倒是个追求上进的孩子。
        王耀的笑容越来越灿烂:“你也是胆大,身为国家却敢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独自来到异国他乡——不怕坏人?”宽大的袖子抬了抬,遮住了有些不合礼数的大笑。
        ……..

        后来的事本田菊自己也记不大清了,只知道自己求学的请求被那个嬉笑怒骂间都洋溢着灵气的男人挥了挥手便应允了,云淡风轻,自信而强大,同多年后联|合|国会议上慵懒倚在皮椅中投出否决票的那个身影,如出一辙……
        王耀拉起孩子的手,顺着那条泛着泥土湿气的曲折小路向外走去,一大一小间传递的暖意使那枯干伫立了千年的礁石都变得温软,上好的丝绸成衣像是退潮时海水轻柔的浪花,掠过本田菊的面庞,一下一下,像是被大地赋予了神秘的力量,轻易便抚平了这个新生岛|国多年以来的无助与疲倦。

        走在城中,王耀的笑容如沐春风,向关切询问的百姓们耐心介绍这个他新认的弟弟——他的历史太过悠久,他,太过孤独……

        直到本田菊随着王耀回了住处,才惊觉初见时自己那一句日|落|之|国的不自量力。

        这片土地广阔而美丽。鬼斧神工勾勒出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脉;像巨龙般的长江和黄河永不停息的奔腾;繁荣的街市和富庶的人民昭示着他的强大——就如同那个男人一样,一举一动,一颦一簇间都像是造物主最为得意的杰作——那是种毫无瑕疵的美感。

        令他神往。

        “小菊,该起床了阿鲁,今天太阳很好,去山里转转怎么样?”
        “小菊,过来坐我怀里吧,今天大哥教你这里的文字,很美好的哦。”
        “大哥今天做了小菊最喜欢的糕点呢,不生闷气了好吗。”
        …….
        明明悠然寂静的生活才是自己的追求,那个带着温润笑意的男人却仿佛具有着什么神奇的力量——每当听到他时时响起的絮絮叨叨,心里暗自滋长的自卑和别的什么就消停了不少,独留淡淡的竹叶幽香,经久不散…….

        又是一年年末,处于北方的长安总是白皑皑的一片,本田菊站在琼楼之上,墨色的眸子注视着寒风呼啸而过,像皇帝出游一般架势浩大:掩去了宫墙的恢弘;掩去了市井的喧嚣;也掩去了那道蜿蜒曲折的,通向家的道路……
        “小菊,这里风大,早些回屋吧。”身上一沉,微微偏头,王耀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眸轻轻眯着,似乎很是愉悦,解下身上的狐裘替本田菊披上,轻缓的挑起颈边的红绳,系了个精巧的结,一步跨远了些,细细打量,末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菊也长高了啊,都到大哥肩膀了,这身新衣可还满意?”
        “nini的眼光向来很好,小菊很喜欢。”唇角微微扯出一抹笑,nini亲手设计的新衣,怎样都是最好看的。

        听到肯定的答复,王耀欣喜的点了点头,花了这么多时间准备的新年礼物能被弟弟喜欢真的是太好了。顺着刚才本田菊的目光向远处,却发现只有一片冷漠的白色:“小菊刚刚在看什么?”

        寒风呼啸,本田菊如墨的发也染了一层霜:“……nini,如果,只是如果,哪一天,小菊找不到回来的路了,该怎么办呢?”
        王耀宽慰的笑了笑,像是初见时一般,伸出一直掩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抚了抚他刚到耳背的黑色短发:“大哥不会让小菊走丢的,以后,大哥就在家门口点一盏宫灯,无论小菊在什么地方,看到火光,就知道大哥还在等小菊回家,等小菊找到家的方向。”
        微微噙动的淡红薄唇,像是一个完美的神迹,点着足尖越过了千年的时光,肃穆而庄严,偶然擦肩而过的那一刻,便只剩下了震撼。

        令他神往。
        …….

        “nini,灯燃不长久的……”在冷风中打了个寒战,浓似墨的眸子朦胧一片,本田菊目光低垂,黯然说道。
        王耀惊讶于他突如其来的悲观,愣在了原地。一片白茫茫中,没人知道过去了多久,只是当王秦叫他们用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时,王耀才蓦然一笑。

        “只要小菊还愿意回家,大哥便一定夜夜亲手点灯,照亮那条回家的路!”


        王耀是个重承诺的人,如此许诺,便也就真的做到了。

        无数次或阴暗,或萧索的夜里,那条曲折的小路,总是恍如白昼;而在路的尽头,总有一个精才艳艳的少年墨发未束,秉着一盏宫灯,在温柔等候…….

        灯燃不长久,但人可以永圆……






        【未完待续】


        回复
        4楼2017-05-05 23:24
          后来,在数十年如一日的等待中,孩子们都渐渐长大。
          当年才到王耀膝盖的本田菊,却也初具了温润君子的风范,举手投足间都与他大哥有着五分相似——谦和有礼却又不卑不亢。

          “小菊,看来今年中秋只有咱们俩过了阿鲁。”王耀在膳房揉搓着面团,卖力的工作使他的鼻尖沾了几抹白,给倾城的容颜又添了一份生动的可爱。

          王耀家里的弟弟妹妹很多,平常都喜欢粘着大哥。今年正好是个五谷丰登,民殷国富的一年,家里也不大忙碌,王耀便连赶带哄得将家里的小兔崽子们送出去好好的玩上一天。
          本田菊却是个喜静的性子,主动提出留在家里王耀便也没做反对。

          月上中天。

          本田菊被王耀强制性留在院子中汉白玉搭成的精巧亭子中——“什么事都交给大哥好了,你就留在这里喝茶便好”每每想起那个在外人面前无限威严的国,脸上带着面粉,郑重其事嘱咐的样子,本田菊都不由得要轻笑几声:带点自豪,带点无奈。

          “小菊,要吃月饼吗?”王耀难得能在中秋换了身常服,却还是免不了选了红色。窄窄的袖子干练而轻巧,本就因明艳而有些雌雄莫辨的轮廓,此时到更是被柔化的彻底,本就温和的性子也因此更加凸显——他端着一盘刚做好的月饼,翩翩而来:“还有咱们一百年前埋下的桃花酿,现在一定很是醇香了阿鲁。”
          “恩,都听nini的。”本田菊乖巧的看着王耀倚着他身边坐下。
          “我家小菊果然最让人省心了阿鲁。”

          两人对月举杯共饮,王耀天南地北的说着:聊聊南方的新鲜,谈谈北方的趣事,控诉控诉官场的黑暗,赞美赞美粮食的丰收。大多数时间都是王耀在说,偶尔听见本田菊的几句附和,都是些赞赏或者浅笑之类的。
          相比本田菊,有时候,王耀倒更像是个孩子——喜欢笑,喜欢甜的东西,喜欢与亲近的人聊天,喜欢赖床……
          尽管大多数时候他都很是强大和威严,在在意的亲人面前,却永远都是不加修饰的最为纯真的样子。

          “nini,今天的月亮好美。”
          “恩,毕竟是中秋呢阿鲁。”
          王耀看着月光侧躺下来,倚在本田菊的膝上,泛着鳞鳞波光的黑眸深处,是对月亮不加任何掩饰的赞美。
          月光幽幽的映着大地,贪恋的匍匐在王耀如玉般莹白的脸侧,羽化了他存在感极强的轮廓,仿佛他从不曾真实的存在于世,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本田菊心中对于美好的全部释义。

          令他神往。

          鬼使神差的说出口。
          “nini……以后也一起赏月吧……”

          他看见王耀侧过身子,看见他眉眼含笑,嘴唇缓缓开合,速度极慢,就像是那年一片冰天雪地中他轻抚孩子的头,一样的郑重其事,一样的诚挚恳切——用尽全身的力量许下了千百年来常伴君侧的诺言。

          可本田菊什么也没听到。世界寂静的仿佛已经死去。

          他只看见不远处不知是何原因瞬间变得满目疮痍的小道尽头,立着一个穿着白色军装的男人。男人提着一把吹毛断发的日本军刀,缓缓走来,刀上不知还染着谁的血,刺目至极。
          男人走的很慢,亚洲人特有的墨发在弥漫着硝烟气息的风中飞舞着,舞尽了千百年来的繁华。他一步一步的前进,白色军衣上绽放的血红“牡丹”不在高贵,只剩下了徒有其表的虚荣与妖艳。

          本田菊想要转身逃跑,想要立刻离开,却被怀里王耀从始至终未变的温和笑意绊住了脚步。
          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包容的目光深处没有背叛,没有漠视,没有分离,有的只是曲折小道尽头那一个墨发未束,牵着宫灯的少年…….

          那条路并不长,男人缓慢踱步,却也是在几次恍惚间到了他的面前。

          这次,他听到了——男人面无表情说出的话。

          ——本田菊,梦,该醒了。


          满身冷汗。

          本田菊端起桌边的水一饮而尽,拿起床边的西装外套披在背上,起身向外走去。

          难得的好天气,无一丝乌云笼罩着的天空是深海般的深邃,月亮倚在空中,柔和的月光和已经记不清的多年前如出一辙。
          院子里浓郁的青草香气弥漫在鼻尖,混沌的大脑感到了一丝清明。

          从他战败后便经常被这样的梦境所扰——没有漫天的尸骸或是蔓延的炮火,只有一件又一件或温馨或辉煌的往事——醒来后却总是一阵心惊。

          正因为有足够美好无暇的回忆,如今的自己才变得越发不堪起来。

          若是再有一次机会…….
          本田菊总是在闲暇时光想想这个没有可能的可能,却一次又一次得到同一个答案。
          ——毫无疑问,他还是会做那些让他双手染血的事。

          “小菊,人生的道路只有一次,永远不要想什么‘如果’,因为哪怕清空所有记忆,给你重新选择一切的机会,你的命运还是不会有任何不同——当时的你,永远是当时的你。”
          记忆当中的某位友人一语成戳——他终究走上了一条再也没有如果的路。

          我们,是国|家啊……

          “国,您怎么还没有休息,明天您还有联|合|国的会议。”年迈的管家偶然路过,看见被时光舍弃了的少年倚在门边,目光没有焦点,看向不知名的远方,不由得出生询问。
          本田菊回过神来,微微颔了颔首,以示礼节:“好的,十分感谢您的关心。”拢了拢身上的外套,与管家道了别,向屋内走去,背影似乎与多年前的那个差别不大,却又相差甚远。
          疲惫了许多,苍老了许多,沉淀了年少轻狂,徒留一地繁华温馨的过往。

          我们,是国家啊…….

          梦,该醒了…….






          【第一章.完】


          回复
          5楼2017-05-05 23:25
            卤煮加油,写的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06 10:04
              123,顶顶顶~~o>_<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6 10:14
                文风好棒,相处方式好符合心意,最喜欢这样的极东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06 10:15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06 16:08
                    人好少阿鲁╮(╯▽╰)╭我写得很差吗(┬_┬)求回复啊〒▽〒我需要更文的动力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5-06 18:27
                      以收藏 写得很好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5-06 18:46
                        收藏完毕☆楼楼很胖胖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06 20:07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06 20:26
                            写的很不错,已关注


                            收起回复
                            15楼2017-05-06 23:04
                              不错不错,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06 23:30
                                还有没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07 11:34
                                  等会儿再更一章<( ̄︶ ̄)>~~可能前部分日常较多~~【省拟们的福利~】


                                  大家周末快乐~【来自初三党的怨念】


                                  回复
                                  18楼2017-05-07 12:29
                                    露珠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07 15:16
                                      沙发,京爷宠溺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07 17:47
                                        板凳,一家人就这么温馨最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07 18:14
                                          【第二章.我不后悔】

                                          “大哥,新的一天开始了呢~”
                                          “大佬,该起床了。”
                                          “哥!快起床!”
                                          ……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闹钟的震动下飘散在弥漫着牡丹花香的内室里,叫醒了昨夜在不知名的角落浅浅休酣的几粒尘埃,也叫醒了倚在床榻上熟熟睡去的东方美人。

                                          挣扎的皱了皱眉,王耀睡眼惺忪的从被子中坐起,昨天忘了摘掉的皮筋力不足心的拘着几缕墨发,更多的却是自由散漫,搭在他敞开的领口处,映着白皙的皮肤倒更显细腻。
                                          慵懒的倚在身后的熊猫抱枕上,嘴边不住地打着哈切,王耀还是浅笑着仔细聆听每一句熟悉的问候——这是他的弟弟妹妹们费尽心思准备的礼物。

                                          喜欢赖床——是一群时刻关心着大哥的少年少女们最为头疼的问题。身为一个大|国,又正是快速发展的时候,王耀自然没什么时间来满足自己那老人家一般的对生活的向往。各个会议又总是爱集中安排在朝气蓬勃的早晨,于是“叫大哥起床“的任务便落在了王耀的一众弟弟妹妹们身上。
                                          奈何总是无法抵挡自家大哥揉着雾气朦胧的眼睛,用尚有些迷茫的软糯声音清唤着自己名字撒娇的样子。

                                          “咱们还是给大佬找个闹钟吧。”这样的大哥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王濠镜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向一众兄弟姐妹提议道。
                                          难得一向吵吵闹闹的众人没有呛声,一致认为找个机器来完成这个“痛并快乐着”的工作是当务之急。

                                          紧锣密鼓的讨论了一个下午,就连忙碌在外一天的王京也焦急的赶回了家,这才在第二天就完成了给王耀的礼物。
                                          虽然王耀绝对不会介意,但因为传统文化的原因,细心的女孩子们为了避讳,还是特地将闹钟的外形做成了一只可爱的熊猫。

                                          当王耀收到这份礼物时, 千百年来坚毅的眼角朦胧一片——34句最为真切的问候,来自于他历经了百年苦难,倾尽一切也要保护的家人。
                                          染红了黄河和长江的血和泪紧紧相拥,颓败崩塌的城墙宫宇满目疮痍,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从天|朝|上|国沦为东|亚|病|夫,看惯了嘲笑,忍受着蔑视。他也曾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小声呜咽,他也曾在大雨倾盆的雨天瑟缩颤抖,可每当太阳升起,他还是要笑着去鼓励,去努力,无论他面对的,是怎样一个不堪的现实。

                                          “早上好阿鲁。”王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仔细听完在录音末尾来自边疆那一个性格腼腆的大男孩简洁的留言,便拍了拍松软的枕头,不自觉向被窝里滑去。

                                          弟弟妹妹的留言一定要仔细听,懒觉可以听完了再睡。
                                          王耀觉得自己绝对算得上是个称职的哥哥,自豪的笑了笑,又眯起了眼睛,像是只中午睡觉满足的晒着太阳的猫咪。

                                          王京立在雕刻着繁盛牡丹的房门外,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他纤长而有力的身子,鼻梁上架着一副镶着金边的平光镜,细长的银链子缓缓垂下,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冷冽的色泽,内敛而干练。
                                          收起身边的文件,他看了看腕上的表,无奈而宠溺的轻叹了一口气,犹豫再三还是伸出手在已经有些年代的木门上轻叩了三下,力度适中,姿态优雅,礼数周全,像极了屋里正埋头大睡的少年清醒着时候的样子。

                                          “大哥。”推门而入:“今天早上还有联|合|国的会议,不能睡懒觉。”有着淡淡地说教意味,却是因为说话者包容的语气,温柔的一塌糊涂。
                                          王京走到床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牡丹花香簇拥在他身侧,满足的眯了眯眼——这千百年来熟悉到刻入骨子里的气味,总是能令他平静下来,就像某人纤长的手指,缓缓拂过他的周身,便带走了一切疲惫。

                                          “小京,唔。”王耀连眼睛都没掀开,不管在怎么迷糊他也绝对不会认错弟弟妹妹:“再让大哥睡一下阿鲁,就十分钟。”
                                          “大哥你已经多睡二十分钟了。”
                                          “那小京最乖了阿鲁~”

                                          王耀将头埋进松软的杯子中,伸出手扯了扯床畔人的衣角,难得软糯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绵长的尾音拉着阳光缓缓起舞,话到末尾,五千岁的国就像是孩子一样,又沉沉睡去了。

                                          “并不是因为让大哥你睡懒觉才乖啊。”王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总是绷着得脸上一抹笑意渐渐舒展,轻叹着摇头,手却替王耀轻柔的掖了掖被角,将鬓间胡乱嬉闹的几缕墨色别到耳后。

                                          手中的文件被放在一旁,王京倚着床畔轻轻坐下。

                                          看着打记事起就仿佛从未变过的大哥,至今仍是少年的模样,他们这些孩子们却是在他的谆谆教导下一个个长大,也相继担起了作为这个广阔国|家一部分的责任,身为国|都,他明白其间的疲惫,每每看着大哥酣熟睡去的模样,总还是心疼的——这样单薄的肩膀,却是孤身一人的承担了所有。

                                          阳光溜进窗帘的心房,诉说着不需要任何人知晓的深刻爱意。王京就那样静静注视着时光所眷恋着的少年,仿佛可以一直这样淡淡的陪伴着彼此,直到世界的尽头。

                                          岁月,静好…….






                                          【未完待续】


                                          回复
                                          24楼2017-05-07 20:30
                                            联|合|国|总|部


                                            “最后还是又迟了阿鲁。”歉意的挥别了军机上的飞行员,王耀疾走中看了看手上的表,感觉又要被某个只有两百岁的熊孩子吃着汉堡包,用完全听不懂的咕噜声数落个半天:“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人家。把会议安排这么早,不知道我家离得远吗。”还害得我又劳烦飞行员用专机送我过来。

                                            在絮絮叨叨的抱怨声中走过了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会议大厅的门前。
                                            王耀深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有些急促的喘息,不如西方人立体却精致异常的五官缓缓舒展开来,伸出手叩门时已经是四十五度角的标准微笑,柔和而内敛,平易近人中自有不容侵犯的威严。

                                            ——他是中|国。


                                            “王耀你怎么又晚了!这是第几次了咕噜咕噜……”阿尔弗雷德站在会议室最中心的位置,时不时拍拍桌子,还要腾出一个手拿着汉堡,边说边吃——完全是一副KY的样子,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去轻视掩在镜片下方的那对蕴藏着一整片星海的眸子,不比天空的广阔,却是像大海般的深不见底:“你有没有听本hero说话!”
                                            阿尔看着王耀优雅的推门而入,不同以往悠闲地步伐,却是难得的大跨步向早已设置好的座位走去,高高竖起的马尾伴随着东方男人的动作,一下又一下的跳起,在半空中掠出柔美的弧度。

                                            “看来今天小耀的弟弟妹妹又没能叫醒他们的大哥~呜呼~”伊万一个手撑着下颚,歪着头宠溺的看着王耀向自己这边走来,另一只手有规律的敲着手上的文件,向来软糯的声音难得不带着威胁的意味,浅浅飘散在紧张的空气中,倒成了另一种柔和的序曲。

                                            “琼斯先生,这次是我的不对。”嘴上语气诚恳的道歉,却是有些慵懒的坐下,靠着身后皮质的椅背,浅浅一笑,笑的疏离而礼貌。也不管阿尔的反应,他倒还不至于像日|本一样那般的的谨小慎微,微微侧头向伊万点头示意。
                                            阿尔恶狠狠的咬着手里的汉堡,瞪着王耀那双毫无波澜的墨色眸子,引得伊万也不知从哪里抽出了水管,发出“korukorukoru……”的诅咒声。

                                            会议就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勉强进行。

                                            其实倒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需要讨论,王耀干脆就一路下来弃权,然后时不时打个哈切,无语的对弗朗西斯不断抛过来的媚眼淡定无视。

                                            直到伊万将手边的报告推到他的面前。
                                            本以为在自己走神间漏过了什么大事,定睛一看才发现报告的背面有几个别扭的汉字“在意?”。
                                            无语的吐槽了下被“玷污”了的他真爱的中|国汉字,笑容却还是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放大。

                                            今天的座次似乎是有意安排,他左手边就是那个他亲手养育着长大,亲手交给他文字,交给他文化——那个湮灭在了时光中的,他的弟弟——本田菊。
                                            他理解身为国|家的身不由己,但,错了就是错了,成千上万的尸骸无法安息,横贯背部的刀疤无法消失,无数子民用生命与历史交换的强大,有些事,终归是再没了如果。

                                            最近两家间时有摩擦,其实谁都心知肚明——孩子不会再去寻觅家的方向,小路尽头的墨发少年也已转身离开,那样美的月色…….终归是,再也不会有了。

                                            最后的最后,人去楼空,只剩下一盏破败的宫灯还残存着不切实际的希冀。

                                            “没事的阿鲁。”他早已不是那个任由弹丸之地便可以欺辱的“天|朝|上|国”了:“别担心。”王耀浅浅一笑,卸去了伪装,伊万感觉到自己在大雪里冰封已久的心就那么跳了一下,又一下。

                                            东方美人显然低估了自己开怀一笑的魅力:微微上挑的凤眸微微眯起,一向白皙的脸颊漫上了一丝红晕,格外生动,额前的碎发也随着他吞吐的气息微微浮动——不是斧刻般的立体,柔和的轮廓却是另一种精致,像历经了万难从那片富饶的土地运来的瓷器,细腻而典雅,值得被任何一缕风小心贮存。


                                            坐在对面的弗朗西斯莫名喟叹了一声,收敛起了那一副轻浮的表情,低头缓缓把玩着手里去了刺的玫瑰,这样的笑容还真是……阔别多年啊…….
                                            记忆里一个墨发的少年,逆光而站,垂到大腿的发被一根红色的丝绸高高竖起,垂在繁琐华丽的宫装上,竟是比人们竞相追捧的丝绸还要顺滑,然后就是一个肆无忌惮的微笑,纤长的手指上一个来自东方华丽饰品,多年后才打听到是女孩子们打理头发用的。
                                            这时才大概明白对方估计认错了自己的性别:“小姑娘,你真的很漂亮啊,这个簪子就送你吧。”许多奇珍异宝由能工巧匠细心雕琢,在他白皙的指尖更为炫目。

                                            一直想要再见,却还是在一百年后放弃了——毕竟人的生命太过短暂。
                                            直到漫天火光掩盖的满地疮痍中,他见到了奄奄一息的他…….

                                            亚瑟听到叹息声,从惊艳中回过神来,侧头看了看弗朗西斯带着淡淡苦涩的五官,搅了搅桌上的甜腻红茶,轻抿一口,也不再说话。

                                            “散会!”阿尔从始至终滔滔不绝的讲着,哪怕明显听到一阵惊讶的抽气声,也只是愈发快的进行着议程。
                                            冗长的演讲已经鲜有人注意,只有本田菊看着阿尔坚定地目不斜视怔了怔,良久却是扯出了一抹笑容,原来在nini这里,大家都一样啊。

                                            我们并不仅是国|家,不是吗。

                                            陆陆续续的各个国|家都离开了,常|任|理|事|国下午却还有一场会议,便都没有走,各自去往专属的休息室。

                                            “果然还是好饿啊阿鲁。”王耀躺了一会儿,早上匆忙赶来没吃任何东西的胃却是抱怨个不停,被迫从床上起来,准备到厨房去自己弄些吃的。

                                            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开会结束的时间通常不怎么准确,为了不饿肚子,联|合国总部的某个角落有间弗朗西斯和王耀共同设计,亚瑟提供资金,阿尔和伊万负责捣乱的,好不容易建成的厨房,里面的东西也是一应俱全。
                                            王耀轻哼着《义勇军进行曲》,步调悠闲地向目的地前进。
                                            却是在拐角遇见了阿尔弗雷德,和亦步亦趋低着脑袋跟在他身后的本田菊。

                                            “你最近都在给本hero干些什么!你…….王耀!”
                                            “琼斯先生,您好。”本想绕路走开,却还是在被发现后迫于礼节走过来打招呼:“本田先生也是。”
                                            “耀君,你好。”无人回应,等到的只是那个熟悉的人外交性质的微笑。

                                            寒暄了几句。

                                            “阿尔君,可以请您暂时离开一下吗。”
                                            阿尔撇了撇眼,当看见王耀淡漠如水的神情时,也不发作,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nini。”
                                            “如果可以,还劳烦您不要这样称呼我。”万年不变的笑脸,美则美矣,却失了几分灵气:“对了,还不知晓本田先生找王某有何指教。”晦涩生僻的词汇从他微抿着的薄唇脱出,自有一番凉薄,本田菊觉得昔日竹林间触手可及的温暖,如今却是咫尺天涯。

                                            “在下……耀君…….想和您说说话…….”他局促不安的拽了拽身上白色的西服衣角,斟酌着每一句的言辞,像是等待判决的犯人般的踹踹不安。
                                            王耀却微颔下颚,放大步子同他擦肩而过。

                                            “没有什么人会一直等在原地,这个世界,从来都没什么‘如果’。”
                                            “希望您可以更加勇敢,失败,只有真正的正视才有意义——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小菊。”在走廊的尽头,王耀退却了脸上的假笑,微微侧身:“你后悔吗。”时隔多年重新用了熟悉的称谓,陈述的语气却让本田菊的心如坠冰窟,直到王耀的背影消失了许久,黑发的岛|国还是伫立在原地。


                                            犹记得皑皑风雪中的一大一小。
                                            “小菊,来跟大哥念‘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大雪压……nini……我记不住。”
                                            “哈哈~难得聪明的小菊也会有记不住的时候啊~“摸了摸孩子因为沮丧而低垂的头发,笑声中带着几分鼓励:“没事没事~大哥只是希望小菊能成为一个宁折不弯,有自己理想和报复的人,不要怯懦——大哥永远都在你的身后!”
                                            ……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一句风雪傲立中的诗,勾起了太多太多的回忆和想法。
                                            昔日记不住诗句的黑发孩童长大成人,身侧却是在没了那双鼓励的手轻抚额头。他回忆了许多许多:他想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想起自己失败后的逃避之举,他想起家里驻扎的美|军…….

                                            良久,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你后悔吗。“
                                            “……我不后悔。”nini。

                                            满脸泪痕。




                                            【第二章.完】


                                            收起回复
                                            25楼2017-05-07 20:31
                                              /(ㄒoㄒ)/~~/(ㄒoㄒ)/~~/(ㄒoㄒ)/~~


                                              没人理我。。。没人理我。。。没人理我。。。
                                              明明粗长了。。。
                                              却还是没人理我。。。


                                              哎~~


                                              收起回复
                                              26楼2017-05-07 20:57
                                                加油加油加油 我会一直守着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5-07 22:41
                                                  啊啊 看我发现了什么,好文!楼楼加油↖(^ω^)↗看好你哦,最后不得不感叹文笔真是细腻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07 22:58
                                                    <( ̄︶ ̄)>看到各位亲的回复了~因为想说的话有点多~所以专开一楼阿鲁~
                                                    【未经允许艾特了几位亲~如果造成了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 ̄)y】


                                                    @羽飞雪落:很感谢你的留言~其实我相信任何一个写文的亲都仅仅只是真挚的爱着笔下每一个人物。两个次元—— 注定了我们终其一生也无法看见他们在夏日里慵懒打着哈切,注定了我们倾其一世也无法注视着他们 在圣诞节簇拥着取暖——于是才有了笔下饱含爱意的一字一句,我们总想着找什么媒介去拉近这样遥 远的两条平行线间的距离。就像亲说的一样~将自己的成果展示出来是一件很快乐的时,就像看着自家 孩子长大一样~或许仍有很多不足~但真等当自己在回过头来读自己写的文时,才发现真的很幸福,好 像自己就站在不远处,笑着与他们一起经历<( ̄︶ ̄)>~阿拉阿拉~~貌似话题跑偏了~~总之亲的留言 楼楼我真的很感动(* ̄▽ ̄)y~楼楼的文能被你喜欢真的很开心(◕ω<)☆~


                                                    @珖大爷:( =∩ω∩= )真的太谢谢了你这么喜欢楼楼的文~但总之楼楼的文能被你愿意仔细阅读真的是楼楼我极大的 荣幸啊o(* ̄▽ ̄*)ブ看到你对楼楼我的鼓励真的感觉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欢迎常来找楼楼我唠嗑哦 ~


                                                    @龙陌舞:哎╮(╯▽╰)╭楼楼我是个错字受我知道你是知道的(◕ω<)☆所以<( ̄︶ ̄)>欢迎各种纠错哦~~所以说 看文时有什么不适,或者说楼楼我哪里写的OOC了~欢迎随时提出意见(◕ω<)☆我的好脾气你又不是不 知道~




                                                    收起回复
                                                    29楼2017-05-08 20:50
                                                      然后还有一件事
                                                      【楼楼我五月十一号更文~】因为楼楼我那天过生日(◕ω<)☆(求祝福啊),然后就是标准的单身狗【划】单身贵族,所以只能自己给自己写篇贺文拉阿鲁~【露中的番外(单线?)】


                                                      【五月十一号见】


                                                      收起回复
                                                      30楼2017-05-08 21:14
                                                        五月十一啦,楼楼生快,那么文呢


                                                        收起回复
                                                        31楼2017-05-11 19:11
                                                          楼楼,说好的文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5-11 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