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a1o15z26i9吧 关注:13贴子:185
  • 3回复贴,共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06 11:37
    第二十七章:劫持,同行?


    飞艇飞在飞船的边上,就像护航一样,她说没准凉一点的话她会感觉好受点。

    太空很冷


    她回来休息了。



    他们并不知道有人降落在了他们飞船的顶部。

    “宇宙海盗”

    都是霸天虎

    他们打了起来

    “我们会让你们后悔”


    期间大制裁变成了人质

    刀,威胁

    超载救了他

    “好极了,不愧是自称主角的人”

    超载还沉醉在她的夸奖,当他反应过来,说完了这句话的她已经走了,去追刚才趁乱不知道走哪了的霸天虎

    “哦~其实这没什,呃我的意思是说对于我而言这根本就是,哎!哎她人呢?”


    飞船的操作台被打掉下来的海盗撞坏了

    “我们得迫降了”

    船系统失灵,舱门全都打开了

    飞船的地面开始倾斜

    那些没站稳的海盗摔了下去

    她去仓库拿武器却恰好看到捣地杵在和一个海盗打,

    海盗企图趁乱拿走他们的库存,可他却运气很不好的没去,去错了储备室,还被捣地杵发现了。

    “不!”

    捣地杵在后仓库与敌人交战的时候,本以为刚才的地面倾斜已经够惊险的了,舱门忽然打开,他被推了下去,她伸手试着抓住他,可距离太远,那人早已离开视野。

    “他渣的你个狗养的!”

    她回头气愤的叫骂,她抓住休眠仓半开着的舱门好像是打算做些什么,海盗觉得她这可能是脾气上来随便抓个什么就打算不顾一切的打过来的想法

    “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了这凶狠的话,她没有先冲上来而是直径跑向开着的舱门,抓紧门边俯下面,映入光镜的是距离越来越远的捣地杵。

    (芯想:得抓紧时间了)

    因为她还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可她还没准备好就

    “下去吧你!”


    也被推了下去,休眠仓也被她一同带了下来。




    她会飞,在空中,她的手贴上休眠仓,忽然加速让其下坠的更快,她对着下面越来越近的那人喊

    “进去”

    她加速,直到他的一只手搭上了休眠仓,她的芯还没放下,她说

    “我去收拾那家伙,等到了陆地我会帮”

    “噹!”





    她被撞到了,捣地杵看到那敌人是从上袭来,海盗的加速让她下坠的更快了,在空中和敌人搏斗,扭打在一起

    不相上下的充能冲击力,她被压了下去,她会先接触掉地面,她会成为垫背。




    空中的打斗更是让这个海盗是占尽了便宜,她已经很久都没和谁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处境下战斗过了,但论力量

    “你以为你赢得了我吗!”

    这种从希望到绝望的感受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空中缠斗时她把棍子插进了海盗后背装有的推进器,失去了推力,她反过来把他压了下去。

    而她也在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脱手离开,可你以为她会安全的撤离吗!?

    “轰!”

    充能迅速的手炮击中了她,这是海盗在接触地面前做的最后一个动作,不是先拔出推进器里的异物,因为他明白,这根本就来不及,所以他选择了,就算是摔死也要把那人拖下来陪葬。



    手炮的后坐力将两人之间拉开了更大的距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地上厚重的粉尘像爆炸了一样的三次被掀起。


    就快接触的地面了。

    “KUOOMOO!”

    稀薄的空气出现了一丝寒流,休眠仓打开,他感觉到有一丝寒冷,他的面甲结上了一层冰霜。


    第一个是海盗,第二个是休眠仓,第三个……

    休眠仓的减震系统还是很好的,但现在已经被彻底的摔坏了,就像在地球一样。


    当他出来看到她的时候,他为她感到悲伤,她死了,她的胸甲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了个大洞,机体被打穿,而那则是火种舱的位置。

    敌人躺在那不动了,渗透出来的能量液摊在身下,应该是被摔死的

    他准备先去找其他同伴然后再说要不要就在这安葬她的事。

    “能”

    他以为他出现幻听了,可她的确是在叫他

    “……能不能…拉我一把”

    他把她拉了起来

    “…谢谢你,兄弟”

    捂着胸甲,能量液还是不停的从那里面,从后背渗出来。

    捣地杵看起来很好

    “看来那个休眠仓不是盗版玩意”

    蓝星人爱盗版...够了别再说这种玩笑话了,这不好笑

    “但我却像个累赘…抱歉”

    扶了扶头雕,她已经站不稳了,晃晃悠悠的,这是死前的挣扎吗

    “我愧对于你也叫我兄弟”

    他以前是这么叫过你,可自飞船启航,他也和晕船了的你一样寡言了许多,你们之间甚至都没再有过什么言语交谈。

    捣地杵听她说着这些话

    “能不能带我回去,然后叫人治好我,我想我很快就可以回到最佳的……”

    他听着她说着这些不可能被实现的话。

    火种舱都被射穿,已经不可能活命了。

    她倒下了,周围都安静了……






























    啰嗦的女人死掉了……

    要就这样把她的遗体丢在这离开吗……

    角斗士看了眼摔变形了的休眠仓,然后将她扛起。


    她刚才救了自己,是她与纠缠他的敌人打了起来,代价,她死了,就算没什么感情,但至少得把她安葬吧,就像角斗场里战死的败者,逝者应该享受安宁,而不是就这么暴尸荒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06 11:38
      她刚才救了自己,是她与纠缠他的敌人打了起来,代价,她死了,就算没什么感情,但至少得把她安葬吧,就像角斗场里战死的败者,逝者应该享受安宁,而不是就这么暴尸荒野。

      算是谢谢她当时把休眠仓从上面推下来还推到自己身边了。




      跟着频道连接,捣地杵找到了他们迫降的飞船。

      回去后


      船上的船员看到捣地杵带回了她的遗体,他将她放下,他们看到她的胸口都被打穿了,看到她的人都以为她死了。


      “兄弟”

      有人说话了,他觉得这是出现了幻觉,或者说这是飞船上其他的霸天虎在叫他,不过当捣地杵看到飞船上人们诧异表情看着他这个方向的时候,他也看向了刚刚才放下的遗体

      “…你应该轻拿轻放,我疼的简直...”

      “你还活着!”

      他简直不敢相信被洞穿了火种舱的人还能活着。

      “…是,我疼的厉害”

      因为她是被丢下来的。




      断骨治疗了她


      钢钳来解了她的情况

      “当我看到她能说话还能动的时候,我就在想她的火种舱并不是和其他是塞伯坦人一样在胸口的位置”

      如果是在胸口,那估计断骨也就可以省去这个繁琐的治疗过程了。因为死者已不再需要治疗。

      “一个佣兵为了保命接受过点改造也很正常,毕竟工作需要。她的腹部有块挡板,我想可能是在那里吧”


      如果用仪器检测一下,这猜测的答案也就明了了,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必要了,现在活着才是最好的,检测也会是一件麻烦的事。

      钢钳决定派人治疗她,可能是因为她曾经救过自己,同样,这没准也可以让这个船上的人更加信服于他,就像是在告诉船上的人,他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就遗弃谁放弃谁,这样他们也就能够更加放心大胆的为他尽芯尽力了。

      同样也是另一艘上有足够多精良的医用设备,而这艘飞船现在是他们的了,至于那些霸天虎目前有两个选择,劝降他们归顺或者流放在宇宙任由自生自灭。


      如在这种情况下还愿意接纳他们,这群海盗一定会很感激他们的,不过这位领袖还在考虑此事,因为,他邀请的新同胞是一群攻击过还企图掠夺他们的人。

      现在她被治好了

      “我感觉我和我以前的一样,谢谢你们,我感觉好到不能再好”

      她的胸甲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虽然时不时的会抽疼一下,但应该很快就会好了,毕竟是新的还有点不习惯,这需要点时间,就像磨合期。

      她很高兴自己还活着

      “你的故事还没说完”

      “我们还想再了解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当然,不过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就例如减压仓”

      在去那的路上

      “是你!”

      空中打斗的停歇算是给了他点缓冲,即便坠地但他依旧没有死去

      “你害捣地杵掉下去!把我推下去!你还要杀死我!”

      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像恨不得现在就弄死眼前的这群霸天虎。

      “我要揍你!”她扫视了一眼那家伙身旁的人,是他的同伴“然后就是你们!!”

      她抬手的准备给那个步步后退的人一拳

      “冷静点现在我们是一伙的,伙计”

      伙计,这真是个不错的称呼,就好像她是海盗的伙计一样。

      她已经把那人逼退到了角落,钢钳拦住了她

      “别这么不友善”

      “他们先动的手,侵犯了我们的领地!我只是想先给他们点教训然后把他们”

      然后把他们打的支离破碎就好像废墟地里不成形的残渣一样,让他们后悔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话说,死人会后悔吗?

      钢钳制止她继续说这些暴力的话


      “现在我们是一伙的”

      钢钳重复了这句话,领袖都发话了,即便她有点咽不下这口气,不过当她走后,她也是想了想这其中的原因。

      这群海盗应该是早就在这一带徘徊了,有了他们,他们可以得到更多有关于这附近星球地标位置和信息,这群海盗会是他们的向导。

      别担芯他们会有人背叛,因为他们现在是一艘船上的人。


      “你最好别在这周围都没人的时候走动!”

      她收回凶狠的表情瞪着了他一眼。

      她要他别单独行动,不然她就会趁着周围没有的时候揍他一顿,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而这个等待的时间,她会盯着这个海盗的。

      看起来她好像是不满意她领导的安排,所以她气走了,在这个黑绿色的霸天虎从海盗身边走过的时候,海盗看着她是捂着胸口,就是刚刚很凶,可还一脸难受的狼狈样子离开了。

      在听到身后的机械门开启又关上后,那个海盗瞟了眼身后小声的说了句

      “你也一样”

      这个女霸天虎虽然说话是很有气势,但就她刚才那副走路的样子,谁揍谁还不一定呢,不过这个海盗是不是太专注身后,而忘了还有别人站在这呢。

      “你刚才说什么”

      “不!我没说什么,我..我是说祝她早日康复”

      钢钳听到了他说的是什么,但他还是装作是一副没听清的样子又问了他一遍。

      听他略显激奋的说了这些,钢钳表示

      “如果她听到你这么说,那我想她一定会自责刚刚对你说话的方式”

      如果是长期相处,并且这些海盗后期足够友善那她可能真的会这么觉得,但只要待这一带地的路都走完了,这些海盗也就没有价值了,这群海盗该不会真的以为这些逃犯会一直带着他们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06 11:39
        这群海盗该不会真的以为这些逃犯会一直带着他们吧?

        如果他们真的这么觉得,那可能就是沉浸在了钢钳对他们伤害自己同伴的宽恕而心存感激。

        但他们可是海盗啊,无恶不作的海盗,同样钢钳也不会忘记,他们对他的同胞做了些什么过分的事,不过就当务之急的情况,为了快点赶路还是先表现的对他们好点好了,要穿过这片危险的未知区域,还得靠这群海盗呢。


        “那一艘飞船是子母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06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