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成霖吧 关注:34贴子:377
  • 10回复贴,共1

★JA成霖☆【原创】该怎样拥抱才能表示友好(伪现实 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给拥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07 20:58
    昨天吧,听歌听到飞轮海,《心疼你的心疼》结尾的一段独白,扎心了然后产生了一个小脑洞,其实都用烂了吧婚礼梗,但还是想记录下来,昨天有在东纶吧发了,有个小可爱把我的结局改了,虽然初心是好的吧,但是没懂我想表达的意思。今天仔细想了下,把起初的想法更细致地润色了。
    我们JA成霖啊,待久了好像一个家一样,虽然没有东纶吧人多,但私心里还是发到这里来了,大家就随便看看吧,文笔渣勿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07 21:08
      汪东城结婚的场景,炎亚纶曾经想象过很多次,以前的时候他想,应该是飞轮海三子当伴郎,拍着新郎肩膀一个劲调侃,然后他举着酒杯笑得一脸真诚祝他们白头。后来他想,多半是从新闻或者别人口中知道他结婚的消息,然后通过现场流出来的几张照片或者短视频想象那是怎么样一种盛大或者美好。
      ————————
      通常他不会去想,因为一想就会笑,笑着笑着胃就慢慢痛起来,一点一点,越是到后来他们闹得越僵的时候痛得越狠,抽丝剥茧,深入骨髓。
      ————————
      唯一一次的做梦,布满鲜花的场地,汪东城穿着白色的礼服朝他伸出手,像往常一样冲他笑,轻轻喊了他一声:“阿炎”。
      炎亚纶抖了一下,这个梦瞬间就醒了,大概是太温柔了吧,连在最好的时光里,梦都没能做完。
      ————————
      炎亚纶很清楚他们是怎么样子,他想他们两个人中任何一个人结婚都不会邀请对方。甚至在漆黑的夜里拉上窗帘,躺在床上自虐般地想这个问题,痛得咬牙切齿之际表情恶狠狠的甚至微微狰狞。如果汪东城请他,他一定要去闹一番。
      现实却是,汪东城真的给他寄了一张请帖,炎亚纶却一反常态地安静下来,甚至有心情坐在床边静静地看:很漂亮的请帖,细小的地方还有精致的手绘纹样,是他熟悉的笔触,那是,汪东城啊。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07 21:31
        很多年前,网络上流传着炎亚纶的各种cp,鬼纶,尊纶,最多的东纶,甚至有汪家炎,毕竟那些好时光里的三个音,是汪东城亲口说过的字眼。
        ————————
        那时候还小,初入娱乐圈,19岁的少年,怎么看也是稚嫩,理所当然地留着齐刘海,不懂得娱乐圈所谓的潜规则。炎亚纶因为cp这个事情苦恼过一阵子,甚至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被各种cp搞得有点疯掉,那时候他和汪东城的微博还互相关注着,他躺在床上纠结地打出一段文字没有几分钟就听见有人喊他:

        “亚纶,别太在意这些啦。”

        炎亚纶从被子里抬起头来就看见坐在镜子前面的人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过头来,什么哦?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楞了有一秒才反应过来该不会是有看到他的微博吧。刚刚还在照镜子,这么快的速度应该是有,特别关注吧。

        天蝎座的人心思敏感,思维跳得让人咋舌,想到这里,他的心莫名跳快了一点,支支吾吾地问出声:“可是,那个,你不介意哦,我们都是男生诶。”

        刚准备转过去的汪东城听到他的问题再次转了回来,腰扭得更厉害了试图更好地对上他的眼睛:“当然不介意啦,我们是好兄弟嘛。”

        耳朵里尾音落定,炎亚纶顿了一下,清晰地察觉到胸口那里的不适以后微微皱起了眉,到底是哪里不适,他隐隐有些害怕,不自觉地低下头刚要埋到被子里就听见“嗷”的一声,仰起小脸便看到镜子前的人扶着腰龇牙咧嘴的样子呆得要死。

        “汪东城,你也太蠢了吧,这样也能扭到。”

        话是这么说,小蝎子却立马从床上蹦下来了抬脚走过去手掌贴在他的腰上尝试着按了按:“是这里吗?”

        汪东城满腹的反驳又只能咽回肚子里,暗骂他没良心又无奈得紧,最后只能含着眼泪委屈巴巴地点点头。炎亚纶默默翻了个白眼,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一点,这么大人了,卖个鬼的萌啊。于是汪东城理所当然痛得又“嗷”了一声。

        炎亚纶一直在想,是不是玩笑开得多了,会有当真的一天,当汪东城的手无意碰到他的,炎亚纶不自觉地颤了一下,然后是无限的慌乱。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07 21:33
          正如炎亚纶想的那样,汪东城是个直男,还是个老好人,即使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好多年,他结婚的时候还是发了一张请帖给他,炎亚纶拿着那张请帖安静地坐在床边看了很久,一侧的唇角勾起,那双温柔的眼睛微眯,这是他熟悉的笑容,炎亚纶曾经在他们的合照里见过无数次。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吧,很漂亮,炎亚纶心想,眼睛里竟然带了一点笑意。
          ————————

          “天蝎座的人很较真,认定一件事情的时候死不放手,非要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也把别人伤得遍体鳞伤。”

          那时候汪东城躺在床上读出这段话突然沉默了一下,盯着那段文字很久目光才挪开移到炎亚纶故意龇牙咧嘴做出凶神恶煞表情的脸上然后突然弯眸笑了抬手揉乱了他的头发,炎亚纶以为他会说什么,结果没有,只有搁在头上的手,掌心传来的温暖。

          “喂,汪东城你不怕我啊,靠这么近,小心我蛰你哦。”
          “干嘛要怕,你那么可爱。”
          “切,你才可爱好不好,最爱卖萌的就是你了。”
          ————————
          那时候他就清楚地知道,天蝎是他性格的典型写照。果然如此,这么多年,他不遗余力地拿出他的刺,一头对着汪东城,另一头对着自己,终于有一天刺那头的人往旁边挪了一步,牵着别人的手对他笑得宽容。炎亚纶想,他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开手里的刺藏好手上流血结痂的伤口。

          爱情这种东西,放下的时候很容易,一张请帖,一个笑容就够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07 21:34
            就像是某种默契,汪东城抬眼看到炎亚纶的时候刚好露出笑容,隔着人群,炎亚纶也笑了起来,刘海乖顺地搭在额前,侧脸酒窝若隐若现,如同一个好久不见的老友在汪东城还有些愣神之际靠近伸出手抱了一下。该怎么形容这个拥抱,轻得虚无缥缈,隔着单薄的礼服连体温也感觉不到。

            “大东,新婚快乐,祝你幸福。”

            汪东城点了点头,下意识看了看眼前刚松开怀抱的人,有星星晃了眼。
            觥筹交错,他忽然在喧闹的人群中恍惚了两秒。很久很久以前,某人腿伤拖迟练舞的进度,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他拿了纸给他擦,小哭包哭着哭着就笑了,抬起头来刘海软软地搭在额前,也是这样的笑容,眼睛里有星星。
            ————————
            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幸福是在什么时候降临的,人们往往在流逝之中看见永恒,而那一刻,往往是最真实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07 21:35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07 21:36
                然后我默默地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08 07:42
                  只能说我泪点太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09 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