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1贴子:30,376
  • 23回复贴,共1

【周年庆典】[38]《幽窗之花》by 原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自己出题自己写系列

最开始的脑洞是青梅竹马恋爱梗
然而后来被我扭曲成了【你猜我是什么鬼】
原本这个是用来交作业的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给小池过一下生日吧~


回复
1楼2017-05-10 18:27
    幽窗之花


      挂在走廊的灯摇摇晃晃,昏黄的灯光在我的窗户上投下了一朵花的影子。我在漆黑的屋子里伸出手,企图抓住那朵跳跃的花。但我的脑子却突然钝重起来……
      
      在那一声巨响传来的时候,我感觉有一双手从背后扼住了我的后颈。像是死神之手,正在把我的灵魂从肉体中剥除。我试图挣扎,但我的身体似乎背离了我的意识。我试图睁开眼,但我所能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的光。巨大的风从我耳边刮过,风里夹着尖利的哭声。
      
      当我终于从那个令人恐慌的梦里逃脱的时候,堆在我面前的依旧是熟悉的习题和复习资料。虽然无尽的书山和题海令人沮丧,但回想起那个梦,我突然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但阴沉的屋子始终让我有一种还身处于梦境的错觉,阴森的气氛好似还一直在我身边绕着。我打开了窗,然后看见了穿着红色小裙子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的莉莉……
      
      莉莉趴在我的窗台前,好奇地问:“你是鬼吗?”
     
      莉莉是房东的女儿,今年七岁,这个年纪的孩子脑袋里总是装着各种天马行空的东西。但此时此刻,屋子里的阴冷还没散去,走廊里吹过空荡荡的风,莉莉的这个问题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试探着问她:“你觉得我哪里像鬼?”
     
      莉莉指着我的书桌说:“我奶奶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鬼,每天都做一样的事情。你为什么每天都坐在这里写来写去?你是鬼吗?”
      
      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也对诸如“人为什么会死”“人死了以后会怎么样”之类的问题有着极大的好奇心。正常情况下,我们不需要同一个小孩子计较些什么。或许我还会跟她开个玩笑,逗一逗她。或者告诉她我每天坐在这里写题,是因为我马上就要高考了。但是此时此刻,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这段对话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
      
      在我做的那个梦里,莉莉穿着一模一样的红色小裙子。她趴在窗台上看了我很久,然后问,你是鬼吗?
      
      我们住在一栋样式很老的房子里。一共两层,八间房,被楼梯划成左右两边。一楼的右边是一间杂货铺、一个棋牌室,左边住着杂货铺老板,还有一个储物间。二楼的右边住着莉莉一家人,上个学期,为了冲刺高考,我的家人来陪读,带着我租下了左边这两间房。一条走廊把莉莉家和我们串在了一起,每次我打开门,都能看见他们家门口摆着的煤炉子。
      
      楼下的棋牌室就是莉莉家的,他的父母和奶奶每天都守在棋牌室里,有时候给牌客送送瓜子和茶水,有时候也要上桌凑牌搭子。因此莉莉经常一个人待在二楼的房间里。自从我搬过来之后,她就特别喜欢跑到我的窗前,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每天晚上,莉莉都会穿过长长的走廊,从我的窗前走过,去走廊的尽头上厕所。原来这栋房子二楼是没有厕所的,后来大概是觉得太不方便,所以在走廊的左边修了一个厕所。我一直觉得那个厕所的构造有几分惊悚的意味。直直地砌了四堵墙,墙一直从一楼垒到二楼,然后砌成了一个小屋子的模样。从我的窗户探出脑袋望去,就像是走廊一直延伸出去,凭空接住了一座屋子。每次踏入那个厕所,我都感觉自己游离到了世界之外。
      
      终于,有一天晚上出事了。给杂货铺送货的卡车倒车的时候撞到了架起厕所的高墙,一声巨响,墙体崩塌,那间屋子从二楼坠下。莉莉的哭声从砖瓦坠落的声音中破出……
     


    回复
    2楼2017-05-10 18:32
        此刻莉莉依旧趴在我的窗台上望着我。我注意到她脖子后面突兀伸出来的一个环形的线圈,似乎是没剪干净的吊牌绳。她的头发被绑在脑后编成了一个辫子,上面别着一只大大的绢花,花瓣层层叠叠地簇在一起,几乎遮住了她整个后脑勺。
        
        我望着莉莉,我发现她瞳孔的颜色是一种透亮的黑,瞳仁也要比一般的孩子大一些。这是个多么可爱的小姑娘。我隐隐觉得我的梦不仅仅是一个梦,但如果这不是一个梦,结局令人难以接受。
        
        我捧住莉莉的脸,对她说:“莉莉,今天晚上不要去上厕所了,知道吗?”莉莉疑惑地望着我,但我死死盯住她的眼睛,企图让她知道我的严肃和认真。最终,她点了点头。
        
        夜晚,我打了个哈欠,然后按下了台灯的开关。屋子陷入黑暗后,挂在走廊上的那个灯泡就在窗户的毛玻璃上晃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影子。就在我极度困倦的时候,毛玻璃上投出了一个奇怪的影子。一阵“哒哒”的声音慢慢靠近我的窗,那个被灯光拉变形的影子慢慢地,慢慢地变小,显出了椭圆的形状,上面布满了锯齿,随着摇晃的灯光在我的窗户上划来划去。接着,那个影子慢慢变成了一个半圆形,围绕在上面的锯齿也变得柔和起来,像叠在一起的花瓣……那个影子在我的窗上轻轻地荡着,像一朵幽幽地浮在水面的花……当我意识到那个影子是一朵花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震了一下。
        
        从窗前走过的是莉莉!我必须阻止她,不能让她走进那个厕所!然而我的喉咙在那一刻似乎被堵住了,我的双腿似乎被地里伸出的一双手紧紧缠住,我感觉自己的意识似乎正在一寸一寸被抽离,身体不断的下坠,似乎落尽了无底的深渊……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在无尽的黑暗里昏暗的光投下的一朵花的影子。
        
        我试图喊出声来,然而喉咙始终发不出声音。我试图挣扎,然而无论怎样我都无法动弹。
        我醒来的时候,垫在脑袋下的书已经湿了一大片。眼前是熟悉的试题,熟悉的书桌。我从一沓书里抬起头,看见了趴在窗台上的莉莉。我的眼睛还没有适应突然来的光线,莉莉的裙子红得有些刺眼。她别在脑袋后面的绢花冒了出来,叠在一起的小小的尖尖的花瓣像密密麻麻的锯齿,我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寒意……
       
        而莉莉依旧好奇地望着我,问出了那个问题:“你是鬼吗?”我甚至能看到她清澈透亮的眸子里映出的我的影子,脸上带着孩子特有的天真和懵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起初,我以为自己在梦里有了某种预知未来的能力,然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已经不能用梦来解释了。就像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走廊里,走廊的两边是用镜子筑成的墙,我在走廊的中间一直向前走着,右边倒映着在那场意外中死去的莉莉,而左边浮现出正在走向死亡的莉莉。要怎样才能走出这个走廊?


        “你为什么每天都坐在这里?”莉莉的声音适时的在我耳边响起,把我的注意力拉回。我隐约觉得,想要走出无尽的走廊,莉莉是关键。每次莉莉从我的窗前走过的时候,就会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使我陷入混沌并且阻止我醒来。为什么要阻止我救莉莉呢?难道莉莉就是钥匙?


      回复
      3楼2017-05-10 18:34
          五月份的太阳够好了,打开窗,刚好能斜斜地插过走廊,让屋子里漏进一点光。
          
          我打开门,让莉莉进来,对她说:“你看,现在是白天,太阳还这么大,鬼可是不会在白天出现。”太阳恰好通过打开的门照进屋子更深的地方,清晰地拉出了我和莉莉的影子,我指着地上的影子继续说:“你看,还有影子,鬼是不会有影子的。”
          
          莉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妈妈送了我新裙子,奶奶送了我新头花。你什么都没有送,你要给我讲故事!”
          
          这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既然提醒莉莉没有用,不如让她一直和我在一起。于是我给莉莉搬了一张小凳子,让她坐在凳子上,对她说:“莉莉,我给你讲故事,但是你要一直和我待在这个屋子里,等奶奶来接你再回去,好吗?”
         
          莉莉又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想像莉莉这么大的小女孩应该会喜欢浪漫的童话故事。然而我看过的童话故事实在不多,想来想去也只记得美人鱼、白雪公主和灰姑娘这些众人皆知的。


          我试着压低自己的声音,力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亲切又神秘,像一个合格的讲故事的人。
         
          “在大海的深处,住着一条小美人鱼。她每天都在海底仰望着海上,她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去到海面上……”
          莉莉双手拖着下巴认真地看着我,“我知道。”她说,“小美人鱼最后变成了泡沫。”


          我有些尴尬,我该料到像她这么大的小姑娘应该早就听过这些故事了。我只能继续在脑子里搜索其他的故事,搜索了好久也只能模模糊糊地浮出点《沼泽王的女儿》的影子。于是我清了清嗓子,开始给莉莉讲:


          “有一对鹳鸟夫妇,他们住在沼泽地边。有一天,鹳鸟爸爸看到三只天鹅从埃及的方向飞过来……”


          讲到沼泽王的女儿出生的时候,我实在想不起她的名字了。而此时的莉莉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到处乱转,打量着我的屋子。好像我的屋子比这个故事更有趣,我有些挫败。为了引起莉莉的注意,我决定瞎编一个。我故作神秘地问她:“你知道她的名字叫什么吗?”
          莉莉不假思索地答道:“莉莉!”



          “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纳闷,她怎么知道我想编的名字是这个?
          然而莉莉根本不再理会我,脑袋四处晃着。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跑到墙角,捡起一个白色的瓶子,说:“奶奶的小瓶子!”
          
          瓶子上的标识已经被撕掉了,但能看得出这是一个药瓶。我觉得这个药瓶似乎有点儿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莉莉又说:“我奶奶也有一个这样的小瓶子,她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吃这个瓶子里的糖。”
          
          是了,应该是莉莉以前进来玩的时候丢在角落里的。或许是没有玩伴,这个小姑娘特别喜欢黏着我。我告诉莉莉,这个瓶子里装的不是糖,千万不要拿出来吃。


          或许是我太过认真的语气稍显严肃。莉莉有点儿不高兴了,“你们都说过好多遍了,我已经不是五六岁的小孩子了!”然后她开始在我的房间里转悠,转到了我贴在墙上的成绩单底下。


          她踮起脚,把手够到了划红线的那个地方,问:“你为什么要把这里画一条线?”


          我有那么一刻的心虚,急忙走过去挡住了她的眼睛,带着她转了个身。划红线的那一条是我的成绩,整张成绩单往上倒数第九个就是。尔后又想到,莉莉根本就不识字,我慌什么?


          为了让莉莉安心地在这里待到事故发生后,我不得不想尽办法陪她玩各种各样的游戏。终于挨到了天黑,我又不争气地犯起了困。为了保险起见,我给了莉莉纸和笔让她待在房间里画画,然后把门锁好,确定一个七岁的孩子无法打开这扇门。然后趴在书桌上看着莉莉画画。


          终于那个时刻到来,我昏昏沉沉地陷入了一片黑暗。熟悉的感觉袭来,我没有再挣扎,静静地等着清晨的到来。


        回复
        4楼2017-05-10 18:36
            我是被太阳刺醒的。阳光正好投在我的书桌上,摊开的习题书上一汪疑似口水的液体正在泛着光。我伸了个懒腰,探出头望了望。那件不知道挂了多久的衬衫还挂在晾衣绳上飘着,而认真算算其实我昨天才洗,或许现在应该说是前天了——如果我成功了的话。我特意望了一眼莉莉家的门口,除了一边冒着烟一边呼噜响着的炉子没有任何动静。我悬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可以舒畅地呼出来了。然而下一刻,莉莉的屋子门开了,开门的声音被拉成一阵很长的“吱——呀——”声。一只脚从门里迈出,闪出了红色的裙角……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我把挂在门上的锁检查了一遍,翻出了藏在箱底的钥匙。莉莉究竟是怎么出去的?
            
            转眼间,莉莉的头又从窗台冒了出来。那一刻,我无比懊悔,我为什么不把窗户也锁上呢?如果莉莉踩在小凳子上,完全可以爬上我的桌子,再从窗户爬出去。我该料到像莉莉这样主意多的小姑娘不会老老实实地一直待在我房里画画。看来从莉莉这里入手是行不通了,每次总会出各种岔子。或许我该另外想个办法。
            
            如果我能阻止把墙撞倒的卡车呢?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这是一座四方的小院子,一扇铁门挡着外面的马路。卡车要进来卸货,就必须要经过那道铁门,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在铁门上挂一道锁。
            
            我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着天黑。正对着我的墙上贴着两张成绩单,成绩单上的红线不停的在眼前晃着。第一张成绩单是上个月的模拟考,往上倒数五个是我的名字。第二张是这个月的。下个月就是高考了。那两条笨拙的、歪曲的红线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一飞冲天。
            
            而在这个世界里,似乎只有我和莉莉,我们一直重复着同一天。桌上堆着的复习资料和练习书似乎永远都是那么高,做完一本又会有新的一本垒上来,永无止境。就算打破这个循环,一切又会变得有什么不一样呢?起码在这个循环里,时间可以追赶,错误可以重来,高考的那一天或许永远都不会再来……然而莉莉的眼睛从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它们在阳光底下紧紧地盯着我,好像能看到我心里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想法。
            
            想到这里,我把房门上的锁卸了下来。朝楼下走去。


            院子里空荡荡的,穿堂风一阵一阵地吹,院子两边的两扇木门咋咋呼呼地响着。杂货铺老板的汗衫被风吹在了水泥里上,和在了灰里。平时吵吵闹闹的棋牌室,门紧紧地闭着,毛玻璃上模模糊糊映出的影子也看不出是不是人影。四处静得有些诡异。我走到铁门边往外张望了一阵,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影。偶尔一辆车无声地开过,扬起一片飞灰,然后又落下。我顺利地锁上了铁门,然后爬回了楼上。
            
            走廊里飘荡着红薯的香味,是莉莉家的炉子上的锅。红薯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这会儿应该是熟了。那个锅子从来都只煮红薯。生活在这栋楼的人好像都固定了模式,从不轻易改变什么。
            
            莉莉不知道哪里去了,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安静又忐忑地等待着一个结果。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坐在桌前,等着一朵花黑色的花颤悠悠地从我的窗前飘过。然后顺从地闭上了眼。或许明天以后,墙上的那道红线也永远不会攀上顶峰,但至少会继续慢悠悠地往前面爬一阵子。或许莉莉明天会换一身白色的裙子,让她的奶奶把锅里的红薯换成玉米,我的衬衫明天或许也会彻底干了。
            
            我感觉到风从我旁边掠过,把我吵醒后,逃向了屋子里阴冷的角落。
            我睁开眼,猛的被惊起。
            “你是鬼吗?”穿着红色小裙子的莉莉,戴着新绢花的莉莉,吊牌绳子挂在脖子后面的莉莉,站在我的窗前问,你是鬼吗?
            
            阳光从走廊外面射进来,我的衬衫在风里轻轻地荡,走廊里飘来一阵熟悉的红薯香。眼前所熟悉的一切不断地冲击着我,我的脑子在那一刻乱成一团。我一把将书桌上的书扫落,试图从我所熟悉一切中寻找出一丝丝不一样的地方,证明我已经逃脱这重复着的每一天,证明我已经成功摆脱那无尽的循环。
            
            然而莉莉的声音不断地在我耳边响起,你是鬼吗?你是鬼吗?你为什么每天都做一样的事情?你是鬼吗?
            
            我的眼睛下意识地去追光投来的方向,那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天空。然而我眼前是一条又长又窄的走廊,莉莉站在这条走廊上,无论怎样她都会从走廊的这一头走向那一头,奔向她的结局。
            
            我站在乱七八糟散落在地上的书堆里,白色的小瓶子在我脚边滚来滚去。莉莉还在望着我,用她那双漆黑的眼睛,等着我的一个答案。
            
            我也望着她。我们互相望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说:
            “我不知道……”


                                                END


          回复
          5楼2017-05-10 18:40
            【完结后的话痨时刻】
            如果你把这个故事看完了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你觉得文中的主人公是男是女?”


            回复
            6楼2017-05-10 18:44
              我觉得是男的……一开始下意识代入成女的,但是看到结束就觉得是个男生……不知道为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10 20:53
                本篇已经完结啦,喜欢它的小伙伴可以去完结登记楼送发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11 12:30
                  昨天晚上临睡前躺在床上看的,颇觉得在看鬼故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11 12:31
                    我觉得主角是男孩子。
                    故事超级棒啊,我是无论如何写不出这样的好故事了_(:з」∠)_越看大家的文越觉得自惭形愧……
                    _
                    看到最后感觉有点不过瘾哈,到底谁是鬼呢?会不会莉莉和“我”都是鬼?被困在房子里的两个不知道自己是鬼的地缚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11 14:11
                      为什么我至始至终感觉都是女孩子啊。
                      还以为会有结局呢,结果是重复着这样的一天吗。
                      我在想出去的关键,会不会就是承认,我是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13 00:20
                        同觉得女孩子。男生的心理活动一般不会这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15 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