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史吧 关注:12,681贴子:137,091
  • 27回复贴,共1

天野忠幸2017.4版的《松永久秀——被曲解的战国“枭雄”》译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5-15 23:22
    事不宜迟


    序章 总论

    松永久秀的再评价
    天野忠幸

    卷首语~他真的是下克上的代表人物么~

    松永久秀先后侍奉三好长庆与织田信长两位畿内的支配者,其一生充满着诸多的趣闻轶事。作为战国时代以下克上风潮的代表人物,在不少人眼里被贴上了一言不合就叛变,没有一丝道义与情理的标签。
    宣教士弗洛伊斯在《日本史》中写道“当时执天下之牛耳,并对日本进行专制统治与支配的便是松永霜台。也可以说,从这点来看,他算得上是拥有着稀世之才的人物了”(第一部三十七章)。“虽然并不是什么高贵的身份,但凭借着智慧与手段,作为一阶家臣,竟然牵着自己的主君三好殿下以及京城的公方大人的鼻子走”(第一部五十九章)。
    弗洛伊斯上述的评价相信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不过江户时代中期冈山藩的儒学者汤浅常山却在他的逸闻集《常山纪谈》卷四中记载了下述这一段。

    东照宫、信长に御对面の时、松永弹正久秀かたへにあり、信长、この老翁は世の人のなしがたき事三ツなしたる者なり、将军を弑し奉り、又己が主君の三好を杀し、南都の大佛殿を焚たる松永と申し者なり、と申されしに、松永汗をながして赤面せり、

    这是记述德川家康有一次在与织田信长会晤时,正巧久秀在旁边,于是信长就向家康介绍道“这位便是刺杀幕府将军足利义辉、毒害自己主君三好长庆与其长子义兴、并焚烧东大寺大佛殿的大恶人松永弹正久秀殿下”的一段逸闻。
    不过,这些逸闻究竟是否是事实呢?虽说弗洛伊斯是与久秀同时代的人物,不过作为基督教的布教士,弗洛伊斯实际上是与久秀这位法华宗的信徒是对立的关系。对于异教徒,这位宣教士的评价通常都是异常辛辣的。比如说对于实行“伴天连追放令”的秀吉,弗洛伊斯这样评价道:“他是一位不同寻常野心家,这些野心最终成为了诸恶的根源,造就了他的残忍、嫉妒心重与不诚实,甚至称他是欺瞒者、骗子、偷奸耍滑、专横跋扈也不为过。他每天都在造就诸多不义与横征暴敛以使得万人畏惧与惊愕。他把自己的内心隐藏起来,通过各种巧妙地伪装向众人散布着邪恶的知识,并以能够擅长欺世惑众为荣”(第二部九十七章)等等。
    此外,常山是久秀死后近一百五十年后的学者了。像如今这般通过对于古文书与记载的确认等等,应该还是能够搜集到一手史料的吧。不过常山的记述仅仅能够证明江户时代中期人们认为上述的三件恶事是出于久秀之手,而并不能证明这三件恶事是否真是久秀所为。而历史上真实的久秀,我们只能通过解读战国时代当时的史料来进行解读与探究。


    回复
    2楼2017-05-15 23:24
      “战国十大黑之松永久秀”,楼主这书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15 23:48
        战国诺贝尔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5-16 08:38
          弄成pdf发网盘好不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5-16 21:24
            顶一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17 21:53
              支持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18 08:48
                lz板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2 21:57
                  一、三好长庆·义兴父子的忠臣

                  被长庆起用

                  松永久秀生于永正五年(1508)。早期官职弹正忠,并在永禄三年(1560)正式升任弹正少弼(对应中国官职便是霜台),元龟元年(1570)就任山城守。天正二年(1574)出家,法号“道意”。
                  久秀出生的时期,畿内恰逢在室町幕府衰退的导火索应仁·文明之乱中唯一平安幸存下来的管领细川家出现内乱,并走向衰败的时期。细川家的家督,澄元、晴元派与高国、氏纲派之间的争斗延续了有半个世纪。当时的三好家作为澄元、晴元派系自阿波向畿内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到了长庆这代,平息了晴元派与氏纲派的争端,并取得了横跨畿内至四国的领地支配权。
                  而松永久秀又是何时开始仕官与三好家的呢?在长庆的父亲元长之前,我们没有查到久秀以及松永家的任何仕官记录。最早能够确认到的久秀的活动记录是天文九年(1540)六月十七日,奉三好长庆(当时名叫利长)之命,将连歌田寄给西宫(兵库县西宫市)诸寺院时的书状。
                  关于久秀的出身,有西冈说(京都府向日市、长冈京市等)以及阿波说(阿波市)等等。不过近几年来比较引人注目的一种说法是五百住说(大阪府高槻市)。可能大家都知道久秀是法华宗派系的本国寺(现为本圀寺)的施主,实际上久秀一族的松永孙六在成为八上城(兵库县篠山市)城主时,作为本国寺末寺的妙福寺也跟着迁址至八上山中。在妙福寺本尊日莲圣人的坐像下有记载着施主孙六的字样。所以说松永家作为该寺特殊靠山是既定的事实,从中也进一步抬高了松永家出身五百住的可信性。
                  当时的长庆将父亲祖父以来以阿波为根据地招揽的家臣全部寄托给了留在四国的二弟实休(之相,后又改名之虎),自己以新的居城越水城(西宫市)为中心,积极招揽像久秀,亦或是以现在大阪府摄津市为根据地的鸟养贞长、兵库县伊丹市的野间长久等摄津的中小领主作为家臣。
                  天文九年,长庆(当时名为范长)对棰井甚左卫门尉买下私有领地兵库津(神户市兵库区)予以认可,送去承认凭证书时,久秀也一同送去了副状。可见一开始久秀便作为执行长庆命令的侧近拥有稳固的家内地位。
                  而等到京城公家和寺庙也认可久秀为长庆重臣的时候,要辗转到天文十八年长庆在江口(大阪市东淀川区)之战中报父仇击破细川晴元和三好宗三以后了。在同与晴元结成盟军的将军足利义辉的战斗逐渐进入白热化的天文二十年,久秀和弟弟长赖被长庆委任四万大军,最终于相国寺击败义辉、晴元联军。此外,翌年的天文二十一年,同后者缔结停战条约之际,久秀更是与三好一族的长老三好长逸一同迎接义辉,俨然已成为三好家的代表者那般。
                  不过义辉却不时地谋划着私下暗杀长庆,且不顾幕僚的劝阻单方面撕破了停战条约。事宜至此,天文二十二年八月,长庆决定流放义辉至朽木(滋贺县高岛市),成就了战国历史上第一位不依靠拥立足利一族便能达成了对于首都京都的完全支配的人物。而目睹这一切的公家和寺院纷纷开始寻求长庆来保全自己的权益,并且主持庙宇间的论法的胜负,而将这些申诉状归总传达给长庆的,便是松永久秀和三好长逸两人。

                  久秀的家族

                  一跃在三好家出人头地的松永久秀有一位名叫长赖的弟弟。长赖由于在与足利义辉和细川晴元的战斗中屡立战功,被三好长庆的盟友丹波守护代内藤国贞相中招为女婿。天文二十二年(1553),替代在战场上战死的国贞,长赖继承了他岳父的居城八木城(京都府南丹市)。一开始原本是打算让长赖和国贞女儿所生下的孩子来继承这个家督之位的,但是考虑到孩子尚且年幼无法带领内藤家在乱世立足,于是长赖自己改名为内藤宗胜,成为了内藤家的当家,并且将内藤家从原本作为三好家盟友的关系转变为从属关系,之后屡屡活跃在自丹波、丹后以及若狭的战场上。
                  而久秀的妻子据考察应该有两或三人。其中一位是官职为武家传奏的广桥国光的妹妹,名曰保子。一开始嫁给了关白一条兼冬,不过兼冬死后进了后奈良天皇的后宫一段时间,之后才再改嫁久秀,之后与被授予大和支配权的久秀一同居于多闻山城(奈良市)。不过保子在永禄七年(1564)去世,那段时间奈良停止了一切娱乐和民间活动。之后,久秀拜托了之前归附长庆的大林宗套和之后执行长庆葬礼的笑嶺宗诉两人为保子举办了葬礼,并在长庆创建的南宗寺(堺市堺区)内建造了专门供奉保子的胜善院。虽说传闻久秀是妻妾成群贪图女色之人,不过单从对保子的这一连串的行为来看,久秀是非常疼爱这位妻子的。
                  不过关于久秀的父亲却没有一丝头绪,知道的仅有他母亲住在堺。有一次他母亲卧病在床时,东寺还送来了药草。虽然依靠主君长庆送来的药草病已经好去大半,不过担心母亲的久秀自己却病倒了,最后还是依靠东寺送来的这些药草给治好的。久秀的母亲最后于永禄十一年(1568)去世,在去世三周年时,久秀在堺举办法事并诵经千部。从为妻子和母亲做的事中我们可以看得出真实的久秀非常顾家和热爱家人。

                  三好家的柱石

                  弘治二年(1556),久秀由于和主君长庆一同被后奈良天皇命令修建皇宫等相关事务,地位进一步被更多人认可。那段时期,久秀频繁宴请著名的儒学者清原枝贤,通过他的授课,久秀具备了与其地位相应的教养。
                  此外,同年七月十日,久秀的居城泷山城(神户市中央区)竣工,为了表明对久秀的信赖,长庆特意安排了千句连歌和观世元忠的能剧来厚宴了久秀。当时咏唱的曲目,正是泷山千句。始于当代一流的连歌师谷宗养他们,后来摄津国内主要的神主和僧侣、武士也加入了进来,通过将摄津的名胜编入歌曲中传唱,来表示对于长庆支配下的领土的祝福与愿景,以此来彰显对于三好氏的忠诚。
                  弘治四年(1558)二月,正亲町天皇无视已经五年流浪在外的将军义辉,与三好长庆协商后改年号“永禄”。天皇摒弃室町时代的惯例,不经过与将军的会晤与联络直接改年号的行为,很显然表明将军的权威早已荡然无存。另一方面,虽然被流放在外的义辉不理会天皇的命令一度继续使用旧年号持续与长庆军交战,最后还是妥协与长庆谈和,又一次回到了京都。
                  处置好义辉的问题后,长庆与翌年的永禄二年(1559)开始,迅速加速着领土的扩张。长庆向河内、久秀往大和、内藤宗胜对若狭三方进行侵攻。周边的大名皆惶恐万分。近江的六角氏赶忙向伊贺传报紧急事态,并于从河内没落至纪伊的畠山氏结成同盟。伊势的北畠氏为迎战三好军慌忙修筑城池,而越前的朝仓义景为救援武田氏向若狭出兵。
                  之后的永禄三年至四年,久秀一反之前幕府的秩序,地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上升。虽说久秀一直以来都妄称弹正忠,不过这回他真正升任弹正少弼。此外,连同主君嫡长子的义兴一同就任御供众,以“源久秀”的名义进格从四位下。不但如此,还与长庆、义兴父子一同被赐予了以前足利尊氏从醍醐天皇处下赐的桐御纹的使用权。可见久秀当时不仅是三好氏的重臣,也可以说是将军义辉的直属臣子。
                  久秀从连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一阶草民,仅仅一代人便获得了同主君三好家和将军足利家同等的待遇。即便是信奉实力的战国时代,身份与家族血统也是无法撼动的存在。而如同久秀这般破天荒出人头地的,另外除了丰臣秀吉更是没有第三个人了吧。
                  此后,久秀和义兴一同防卫来自六角氏的进攻,并于永禄五年的教兴寺(大阪府八尾市)之战击败了畠山氏。回到大和的久秀,向奈良的市民们公开举行了多闻山城的上梁仪式,并以大和以及南山城为对象废除寺院债务,发布德政令。还招待关白近卫前久于春日社举行了七晚的陪从神乐,以此广向世人宣告自己平定了大和。

                  义兴之死的悲叹

                  虽说久秀被赋予了很大的权势,但弗洛伊斯的评价终究是太过言过其实了。永禄三年(1560)的大和侵攻久秀一人未能成事,只得依靠长庆方面派遣松山重治和今村庆应等援军的协助。而永禄五年至六年在大和一带的战事也一样,久秀时常通过石成友通、牟岐因幡守他们向长庆报告战况,作为援军,长庆派遣了次弟安宅冬康、松山重治、半竹轩等部队协助久秀。
                  永禄六年年末,虽说是久秀主持了京都贵布弥山的论法,但是下达最终裁决的据传还是当时移居饭盛城(大阪府大东市、四条畷市)的长庆。归根结底,面对当时日本最高权力者长庆,独断专行、擅自左右寺院庙宇间裁决什么的,久秀并没有做过。弗洛伊斯所记录的久秀的越权行为,至少从日本的史料上来看并不能被证实。虽说久秀有谋反癖,可是忤逆长庆的事久秀却一件都没有做过。
                  另外同年连同幕府一起被卷入的本国寺与清水寺之间对山的所有权的纷争。将军义辉的意思是希望让清水寺胜诉,不过作为本国寺施主的久秀自然对此表示反对,此举虽然惹怒了义辉,不过最终也只得把山的所有权判给了本国寺。不论义辉百般厚待久秀,久秀作为长庆家臣的立场却丝毫没有动摇。而久秀至今的权势,也正是因为辅佐长庆和三好氏才被赋予的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永禄六年八月,年仅二十二岁的三好义兴去世了。当时久秀从石成友通那里收到了义兴的病状报告时,就因义兴的病重而悲叹不已。回信中记载道,面对敌袭义兴一马当先冲入敌阵最后壮烈战死。我们知道永禄年间义兴与久秀一同在京都担任对幕府的外交和与六角氏的战争,比起荒诞无稽的毒杀说,这里记述的则更在情理之中。也就是说,《常山纪谈》中的逸闻仅仅是江户时代杜撰的而并非事实。
                  由于义兴之死,长庆的后继者成为了其末弟十河一存的长男义继(当时名为重存)。作为自天皇家那里继承了桐御纹的使用权的三好氏而言,后继者选择前任关白九条稙通养女之子的义继是最合适的了。为了迎合这个契机,闰十二月一日,久秀的儿子久通任职从五位下右卫门佐,并在十四日从久秀那里继承了家督之位。翌年的永禄七年一月,义继率三好长逸和松永久通上洛,拜谒了将军义辉。
                  义兴死后,作为辅佐的久秀的使命自然也告一段落了。义继继承长庆、久通继承久秀的家督之位的一系列变革标志着三好氏向着义继与久通的新体制迈进。个中的背景来看的话,善人也好恶徒也罢,由于长庆提拔了久秀,致使了两人之间产生了强烈的主从关系。而久秀或许正是打算愈加深化这份主从关系,不仅在松永氏与三好氏的谱代家臣之间,更是在义继和久通之间也能酿成这层的牢不可破的主从关系吧。


                  收起回复
                  9楼2017-05-25 23:14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26 00:16
                      二、足利义昭的助命与同盟

                      讨杀义辉的久通

                      永禄七年(1564)七月四日,三好长庆与世长辞。虽然曾一时秘密地将长庆辞世的消息封锁了起来,但是在三好氏对京都寺庙发布安堵状之时,年少的三好义继出于对实效性的考虑,竟将自己的侧近与奉行众的连署奉书、三好长逸与三好宗渭的连署奉书、以及松永久通的判物一起送了过去,使得三好氏家中的这项巨变人尽皆知。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代替久秀发起文书的已经是久通了。也就意味着,久通并非单纯的摆设,确确实实是从久秀那里继承了实权的,倘若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变数的话,久秀估计会继续隐居下去,从此消失在历史舞台上的吧。
                      谁知,永禄八年五月十九日,三好义继(当时名为义重)携三好长逸与松永久通讨杀了将军足利义辉。其实不止《常山纪谈》,至今为止所有的概括书都记载着杀害义辉的人是久秀,但那根本不是事实。
                      前一天的十八日,义继以接受公家问候的缘由率军一万三千上洛。而另一方面义辉没认为京都会遭受敌军的威胁,所以对义继的大军入京也没有布置任何警戒。但是没想到,十九日上午八点左右,义继和久通突然率军攻击将军府并杀害了足利义辉。比起之前赤松满佑设鸿门宴刺杀六代将军义教的嘉吉之乱,还有之后明智光秀在黎明前急袭本能寺讨杀织田信长的本能寺之变,义继这次的行动可谓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正大光明的开始攻击的,让人感到义继这是何等的问心无愧啊。从这点上来看,义辉是被“暗杀”的这个说法就有欠妥当了,怎么看也只不过是被“杀害”罢了。
                      之前长庆和久秀,以下位的身份挑起与义辉这位理论上武家顶点的将军之间的战争,并且在军事上实现了压倒性的胜利。可是,要想进一步代替将军的地位的话,就必须要得到武士阶层由衷的认可,也就是所谓门第(氏族)这类东西。而到了义继和久通时期,足利氏不仅失去了天皇的信任,另一方面三好氏早已成为与将军并驾齐驱的高贵氏族,更别说义继由于母亲是出自九条家的缘故,是集武家和公家血脉于一身的贵公子。所以对义继和久通而言,不仅在军事上,就算是在意识层面上除掉义辉也没有什么问题更别说指望他们感到什么内疚感了。在杀害义辉后,义继立马从当时的“义重”正式改名之后的“义继”。顾名思义,在足利氏代代相传的“义”字后面加上表示继承的“继”字,很显然是昭示着取代足利氏成为将军的决意。
                      不过,与长庆经历过诸多困苦的久秀为义继和久通的这个举动感到不安。毛利元就、上杉谦信、织田信长他们都和义辉交好,甚至连屡次与谦信作对的北条氏康都拥护着古河公方的足利氏。也就是说诸大名根本没有想要颠覆足利氏统治的意思。考虑到这一点的松永久秀,立马赶在久通杀害义辉的弟弟义昭(当时名为一乘院觉庆)之前将其保护起来。义昭将久秀写下的绝不加害与他的誓书传达给了久通,以此来确保自身的安全。所以说很显然在对于足利氏的问题上,久秀与其子久通的想法是大相径庭的。
                      紧接着一个月后,畠山秋高的重臣安见宗房向上杉谦信麾下重臣河田长亲与直江政纲请求为义辉复仇,此外义辉的伯父大觉寺义俊把朝仓义景、武田义统和织田信长也一并拉进了复仇大军。义继与久通的这个举动,反而使三好家与诸大名之间产生了激烈的摩擦。


                      收起回复
                      11楼2017-05-26 23:26
                        没落到与义昭同盟

                        永禄八年(1565)七月下旬到八月上旬的这段时间,事态发生巨大的转变。朝仓义景和松永久秀之间的交涉,导致足利义昭自和田城(滋贺县甲贺市)逃走。不但如此,久秀的弟弟内藤宗胜于丹波被荻野直正讨杀。逃走的义昭联合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织田信长、岛津贵久他们开始图谋上洛,另一方面直正的军队已经逼近到了京都近郊。
                        显然这是久秀巨大的失算,眼睁睁看着作为救命稻草的义昭溜走,把大义名分拱手交给了反三好势力。此外宗胜的战死,导致一直以来不断扩张着地盘的三好家第一次丧失了领土。十二月十六日,三好三人众的三好长逸、三好宗渭、石成友通逼迫义继与久秀断交。由于此次政变,久秀与久通一同失去了当初如日中天的权势。
                        正由于被逐出三好氏,代替年轻的久通,久秀又一次回到了历史的舞台上。与畠山秋高缔结同盟的久秀,开始了同义继和三好三人众的对抗。永禄九年上半年双方势均力敌,之后响应义昭的诸大名势力开始加入久秀方。在六月八日被攻下前,与久秀方一同在筒井平城(奈良县大和郡山市)进行笼城的“尾张国众”就是信长派遣的援军。七月十八日,伊贺的仁木长赖向义昭侧近和田惟政就久秀方胜龙寺城(长冈京市)派遣援军一事进行了回复。当时于胜龙寺城进行笼城的,便是幕府奉公众的一色孝秀他们。
                        也就是说,永禄九年这段时间内,久秀与义昭还有信长已经缔结了同盟关系。由于久秀即没有参与杀害义辉,还对义昭持有救命之恩,导致了这层同盟的顺利结成。
                        可是,辅佐三好实休之子长治的篠原长房率大军自四国赶来驰援三好义继与三好三人众,此举注定了久秀军的败北,也因此使得义昭上洛的构想化为了泡影。


                        回复
                        12楼2017-05-29 00:14
                          赞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9 15:00
                            燃烧的大佛

                            永禄十年(1567)二月,三好义继突然背弃三好三人众,逃至久秀阵营中。而自前年起作为义继和三人众友军的篠原长房主张拥立避难至阿波的足利义荣,这和义继的想法有些许出入。不过,在对久秀军的胜仗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长房的影响力终究太大,最终导致了义继的出走。
                            虽说义继倒戈至了久秀方,不过久秀军的劣势依旧没有改变。八月,织田信长教唆美浓的领主倒戈,致使与三好三人众结盟的斋藤龙兴被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当时,信长希望足利义昭能够得到大和的柳生宗严的支持所派去的使者便是久秀的家臣结城忠正,可见义昭再一次为上洛展开了行动。
                            一方面三好三人众攻入大和,以东大寺作为据点,在奈良街区中反复进行游击战,渐渐逼近久秀所守备的多闻山城。不过,十月十日,久秀突然发动的夜袭打破了三好三人众军队的阵脚。此战的战火波及到了东大寺以至于寺内的大佛被烧毁。这是自平重衡的南都烧讨以来的又一件波及到寺庙的战事。
                            烧毁了大佛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不过东大寺在永禄二年于三好氏侵略大和时,从三好长庆处取得了禁止军队于寺内进行寄宿、布阵等一系列蛮横行为的禁令。可是永禄十年我们并没有发现东大寺有向三好三人众亦或是久秀初申请禁止于寺内布阵的禁令。而对于久秀而言,东大寺并不是中立派,而是作为三好三人众的友方并为他们提供阵地的存在而已。而久秀在与三好三人众的战斗中烧毁了大佛寺,也正是因为这里是作为敌军的阵地的一处战场罢了,并没有其他任何多于的理由。也正因为如此,翌年的永禄十一年,久秀重新致力于对大佛寺的复兴工程。


                            回复
                            14楼2017-05-30 23:47
                              足利 周暠(あしかが しゅうこう、周高・周嵩とも、生年不詳 - 永禄8年5月19日(1565年6月17日))は、戦国時代の僧侶。足利将軍家の一族で、室町幕府12代将軍・足利義晴の末子。13代将軍・足利義輝、15代将軍・足利義昭の弟である
                              幼い頃から仏門に入り、相国寺の塔頭・鹿苑院の院主になった。永禄8年(1565年)5月19日、三好義継・三好三人衆・松永久通によって将軍・義輝が殺害され(永禄の変)、周暠も松永らの命令を受けた平田和泉守に誘い出され、小姓とともに京都へ行く途中で殺害された。なお、小姓は周暠が殺害された直後に平田を殺害した。


                              回复
                              16楼2017-06-16 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