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香克斯吧 关注:15,722贴子:215,135

【原创BG】Oh,我的债主大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向各位看官鞠躬问好。这个故事发生在【两年前】路飞他们刚刚开始冒险之旅时,可能有点污,还望各位看官谨慎食用,特别是十八岁以下的看官。抱拳


回复
1楼2017-05-16 00:19
    一看到香叔就激动\(≧▽≦)/ 秒变痴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16 00:21
      那个。。之前曾在本吧开过这篇同人文的帖子,因为本人拖延症晚期的缘故,N个月没有更新已成为了坟贴,现在郑重向曾经追过那个帖子的看官致以深切地歉意。
      现重新开贴,为便于食用,本人会将原贴的文移过来,(有所删改),原贴将不再更新。
      此为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4511370336?pn=1
      在此承诺,绝不弃坑。【那个。。本人有严重的拖延症,可能会断断续续的更哈。。鞠躬


      回复
      4楼2017-05-16 00:31
        第一话
        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缕微云,太阳初升,在这个伟大航路上的无名小镇,这是一个像往常一样惬意的清晨。
        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红发的男人,摇摇晃晃地从一家酒吧里出来。对香克斯来说,这也是一个像往常一样彻夜和伙伴们拼酒后醉醺醺的清晨。
        然而,这个清晨,注定不寻常。
        香克斯刚拐到酒吧侧面的小巷子里准备“放水”,迎面就出现了一个姑娘。一时没来的及止住脚步,姑娘的鼻子就和香克斯的胸膛发生了一次意料之外的亲密接触。也就是说,姑娘撞进了香克斯怀里,而且还是刚解开裤带,手里抓着“家伙”的香克斯怀里。姑娘红着脸,轻轻的对石化状态下的红毛男人道了声“抱歉”,就匆匆消失在了晨雾里。
        “呵,这年头,这么样的小姑娘也出来当毛贼啊。”耶稣布靠着门框,咂咂嘴。香克斯低头叹了口气,刚刚那个姑娘撞到他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怀里少了点什么东西,他倒是无所谓,就当做是吓到人家姑娘的补偿好了。
        耶稣布看了他一眼,又说道,“老大。。贝克曼给你的生命卡放在钱袋里了没?”
        香克斯回看了他一眼,突然两手抓住头,大声叫到:“哇,这可怎么办!那。。那张纸被偷走了!!”
        那是贝克曼留给他用来联络的唯一一张生命纸。近几个月,新世界开始蔓延一种儿童瘟疫,其中就有四皇红发香克斯名下的多个岛屿。经贝克曼调查发现,似乎是人为投放病毒,于是他沿着线索去追查情况,由于去的地方多是地下交易场所,不方便携带电话虫,如果没有生命纸,根本联系不上。
        香克斯想起自己当时吵着要去,本还像哄小孩一样说什么暗中调查不是去打架,没什么好玩的。拉基路也在一旁帮腔,“是啊,笨老大。这种需要头脑的作战你就别添乱了!”最让他生气的是,听到这种污蔑他***的话,其他船员竟然都一脸赞同的样子。然后本甩给他一张生命纸,还反复嘱咐别弄丢了。现在这可丢人丢大了。唉,所以说,他就不该看人家姑娘长得漂亮,呃不是,是脸色过于惨白一看就好几天没吃过饭动了恻隐之心让她拿走钱袋现在弄丢了生命纸回头被耶稣布他们捅给贝克曼知道然后自己被嘲笑。
        他一边想着,一边尾随【划掉】跟上那个姑娘并眼见她进了一间破旧的民宅。


        回复
        5楼2017-05-16 00:38
          一会儿,屋里传出说话的声音。
          一个病恹恹的声音说,“姐姐,你回来啦。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另一个声音柔声说,“烧得这么厉害,怎么会没事呢。别担心,姐姐弄到了一些钱,带你去看医生。”
          病恹恹的声音喃喃的回了几句,似乎又昏睡过去。
          这时,第三个声音悄悄的说,“姐姐,这钱。。是。。是怎么来的,该不会又是。。”
          屋里沉默了一会儿,第二个声音说,“这个钱大概是。。偷来的,我也没有办法。现在这种情况,虽然对那位失主很抱歉,但总不能看着小梅。。好在这里有一张生命纸,我会一直留着它,这笔钱就当是我像那位恩公借的,他日我一定十倍回报他。”接着,屋里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老大,你在干嘛?”香克斯回过头,只见耶稣布和拉基路带着几个小弟尾随在他后面,正好奇的看着他,“这么久了,你还没把东西要回来?”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香克斯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几个小点声。他想把生命纸要回来,可是不想伤了这几个小姑娘的面子。
          “老大,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吧。”
          说什么呢?!
          “既然有胆偷人钱财就要有觉悟用身体来还噢!”
          噢你个头!
          “噢噢噢!”几个单身狼发出一阵亢奋的怪叫。
          门刷的一下开了。
          香克斯真恨不得揍死他们几个。


          回复
          6楼2017-05-16 00:39
            。。。
            单身狼们霎时安静了。
            香克斯尴尬的转过身,正看见早上撞他怀里的那个小姑娘掀开门帘走出来。直到很久以后,香克斯还感到奇怪,不知道那如小鹿般纯净的大眼睛是如何做出那样风情万种的表情来的。
            女孩慢慢走近香克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香克斯只要做个深呼吸胸肌就能碰到女孩鼻尖上的茸毛。
            香克斯听到身后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开始吹口哨,刚想说话,说时迟那时快,女孩飞速的扇了他一巴掌。
            “禽 兽!”


            回复
            9楼2017-05-16 00:43
              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只见女孩的大眼睛瞬间蒙上一层雾气,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一手紧紧的护住胸口,一手指着香克斯,“你刚才轻薄我的事情我已经没有追究了,你你你,你居然还尾随我到家里来了!”
              大家都蒙了。面对拿着刀枪的敌人无所畏惧的好汉们,最害怕的却是面对女孩子的眼泪。“老、老大,你都对人家做了什么呀!”“姑娘对不起啊,我们老大脑子少根筋,他一定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我们回去一定好好教育他!”“对对,没教育好绝不放出来祸害人。”
              香克斯急的抓耳挠腮,搜肠刮肚的组织着语言,“不是,那个,,姑娘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早上我就是去酒吧隔壁巷子里。。嗯。。办点事——”
              “什么办点事,你要办的事是不是指把我抱在怀里掳到无人巷子里啊!”
              “呃,不是不是。你一定是误会了。你虽然在我怀里,”小弟们本来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听到这话,全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香克斯,香克斯马上说,“但我绝对没有抱你!绝对没有!你看当时我手占着呢——”


              “是啊,手是占着呢,刚解了裤带,正往出掏你的那个,那个。。你这流氓!我我我,我说不出口!”
              几个船员的眼神立刻像刀子一样寒冷,都等着香克斯开口解释。
              香克斯清了清嗓子,“嘛,那个,咳咳,我是在掏。。可是我真没打算对你使用——”
              “啪!”香克斯的脑袋被一只啃了一半的鸡腿砸中了。
              “老大你这笨蛋!”
              “老大,我真是看错你了!”
              几个人一拥而上,狠揍了香克斯一通,扬长而去。


              回复
              10楼2017-05-16 00:44
                女孩抱着胳膊,略带戏谑的走近坐在地上鼻青脸肿的香克斯,把一张白白的纸片丢过去。
                “喂,看在你刚才还算老实,没提钱袋的事的份上,这个还给你吧!”
                清冷的声音与刚才在屋里对妹妹说话时那温柔的声线截然不同。


                回复
                11楼2017-05-16 00:44
                  香克斯颓丧的回到船上。按计划这两天补充够淡水和给养就要起航了,所有船员们都忙着去采购必需品,白天船上本该没什么人。可是香克斯却发现那几个揍了他的家伙居然没出去干活,而是窝在船上闲聊。
                  只听一个船员说,“其实我倒挺看好那丫头的,瞧那眼泪下来的那速度,瞧那伶牙俐齿的样子,真应该去当演员,在这小镇算是埋没了。”
                  “所以说老大就是个笨蛋,看到人家姑娘眼泪要出来了,就没辙了。你瞧他说的那话,根本就不是辩解,是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嘛!”路又咬了一口鸡腿。
                  一个新来的船员说:“所以说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老大不是那种人?那还。。”
                  “嘿嘿,偶尔找些理由揍他一顿,给自己平静的生活增添些乐趣嘛~”路坏笑了一下,“倒是你啊,耶稣布,你可是看到了事情全过程的,刚才却没有站出来替老大说话,回头等老大回来,你可惨了~”
                  “嘿嘿,我也是给大家平静的生活增添些乐趣嘛。要是我当时说穿了,还有什么乐子。”
                  香克斯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他决定站出来狠狠收拾他们几个一顿。
                  这时,那个新来的船员又说:“原来只有我当真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老大是那种强奸未遂的**吗?”路的声音提高了,听上去很生气。“虽然你是新来的,但这么想咱们老大我也不答应。咱们老大才不是那种人呢!——”
                  香克斯有些感动,决定还是原谅他们算了。
                  这时,他听见了路的下半句话。
                  “——以咱们老大的本事,他要想强奸,怎么可能未遂呢!”


                  收起回复
                  12楼2017-05-16 00:45
                    第二话
                    下午,香克斯百无聊赖的在街上走。
                    船上暂时是待不下去了。因为那几个**,他的那起“强奸未遂”事件已经在船上传开了。尤其是拉基路那个死胖子,只要有船员回船就一定要再讲一遍,还绘声绘色,添油加醋,连他听完都差点信了。而大家呢,无一例外都亢奋异常,对他当面背后指指点点。唉,谁让自己十几年来冰清玉洁,没有半点绯闻可供这帮**们消遣呢。香克斯正悲叹着,就发现那个“强奸未遂”事件的女主角正向他走来。他混身一个激灵,转身就想跑。
                    “恩公!”
                    说时迟那时快,小姑娘当时就给他跪下了。
                    香克斯浑身一抖,站住了,无奈的转过身。
                    路上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好奇的望着这边,只是介于香克斯脸上的刀疤,没敢围过来太近。
                    “你。。想怎么样?”香克斯颤颤的问。
                    “恩公——”小姑娘开始向前膝行,看样子想跪近一点。
                    “别过来,再过来 我可喊人了!”
                    小姑娘停下了,“恩公,你误会了。我是来致歉的——”
                    “不用了,没什么,你走吧。”
                    “恩公,很抱歉偷了你的钱袋,我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我经常。。那个。。梦游,有时候醒了连自己方才做了什么也不知道——”
                    “嗯嗯,真是令人同情,没事你走吧。”
                    “当我清醒过来才发现手里多了个钱袋,很想还回去,但不知道是谁的,妹妹也实在需要钱看病——”
                    “嗯嗯,我都理解,不用还了,你走吧,我谢谢你。”
                    “恩公,你要相信我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小姑娘上前几步,猛地抓住了香克斯的裤腿。
                    “姑娘,求求你放过我吧。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钱你也拿走了我也不问你要了,好不好?”香克斯还记得早上小姑娘最后对他说的话——“滚远点,别再让我看见你。”那么犀利的眼神,可不像是梦游。怎么到了下午,态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呢?难道。。嫌钱太少?
                    “这样吧,这些也给你,你走吧。”香克斯从怀里拿出一个新钱袋,奇怪的是,这次女孩却不肯接。


                    收起回复
                    13楼2017-05-16 00:46
                      这时,香克斯注意到周围的人开始对他们俩指指点点。虽然离得比较远,但凭着他卓越的见闻色霸气,还是听了个真真切切。
                      一个小孩,"妈妈,他们两个在做什么呀?”
                      妈妈,“嗨,不就是电视剧里常演的始乱终弃的剧情嘛!你看那男的,一脸刀疤,一定是个混混,那个女的,跪着抱着他的腿,大概就是求他不要抛弃自己之类的。小孩子不要学这些。”
                      一个摆摊卖烟的老爷爷:“这种事我见多了,你们看他还给钱呢,我赌我这全部的烟,他肯定是让她去打胎。”
                      一个年轻女孩拍了她男朋友一下,“你们这些臭男人啊!你要是敢这么对我,哼!跪下求饶的那个一定不会是我!”


                      回复
                      14楼2017-05-16 00:46
                        。。。。。。
                        香克斯的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他做了个深呼吸,突然把钱袋推到女孩手里,转身迅速跑了。
                        香克斯一连跑过5条街,看女孩没有追过来,才敢停下来。他随意找了个酒吧的露天台座点了杯啤酒。天啊,这个女孩什么来头,简直是他的克星。强奸未遂、始乱终弃、拿钱打胎、落荒而逃,他几十年海贼生涯都没有过的事,居然把这么多【第一次】都献给了她啊,简直让人欲哭无泪啊。她该不会是哪个敌方派来的吧,可没伤人没下毒的,就为了捉弄他让他下不来台?
                        酒保送上啤酒,他喝了两口,猛然意识到刚才已经把钱袋给了那个姑娘。这时,他发现那位刚从外面回来不久的老板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好像知道他没带钱一样。香克斯正想着要不实话实说吧,老板娘先开口了,“这位先生,是不是没带钱,这杯算我的。”香克斯笑笑,想开口道谢。
                        老板娘意味深远地说:“始乱终弃的男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当晚,香克斯腹泻了一整晚。


                        回复
                        15楼2017-05-16 00:47
                          第三话
                          望着手里的钱袋,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傻傻的坐在地上。给偷了自己钱的人塞钱,这个世上居然会有这样好的人。她还是头一回遇到。
                          能够从那种地狱里逃出来真是太好了。
                          一双温暖的手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安才懵懵地回过神来,发现路人们都靠拢了过来。那个扶起她的夫人劝道,“姑娘,你也别太伤心了,那种男人不要也罢。顾好自己的身子要紧。”
                          “是呀是呀,你现在可不能坐在那么凉的地方。”
                          一群素未谋面的人围着自己说着安慰的话,虽然根本就听不懂那些人说些什么,安却觉得又感动又温暖。
                          正在这时,几个穿着海军制服的人拨开人群,径直走到了安的面前。她不安的握紧了拳头。
                          “你好,我们是海军,有人举报你与海贼有洗钱交易,请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


                          回复
                          16楼2017-05-16 00:47
                            香克斯缓缓从洗手间走出来,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药劲终于过去了。
                            迎面拉基路走了过来,正想开口调侃他,看着那虚弱的样子,改口道:“老大,好些了没,你这幅样子,今天还要起航吗?”
                            正说着,一个船员一脸八卦地过来告诉香克斯,有个小姑娘来找他。香克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抛下一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起航!”就飞速跑下了船。
                            然而当看到人的时候,香克斯不由得楞了一下,这人是谁。。
                            只见一个11、12岁大的小女孩,头发短短的,脸肉肉的,焦急的垫着脚往船上看。看到他立刻喊道:“大叔,大叔,这里!”还挥着一个空钱袋。
                            香克斯起初只觉得声音很耳熟,看到钱袋就想起来了,这就是当时他听到的屋里的第三个声音,可能是那女孩的妹妹吧。
                            一走近,小女孩就立刻说道,“大叔,求求你帮帮我姐姐吧。”


                            回复
                            17楼2017-05-16 00:48
                              香克斯叹了口气,“小妹妹,真不好意思,我们的船马上就要起航了——”
                              “什么!那我姐姐怎么办!姐姐她可是因为大叔你才被海军抓走的啊!三天了,大叔,求求你去救救她吧,偷你钱袋的事我们知道错了,只要你去救她,我余下的人生做牛做马报答你!”小女孩简直要哭出来了,嘴里说着超出年龄般老成的话,抓着香克斯的手上也有厚厚的老茧,应该吃过不少苦。
                              听到这话,香克斯很讶异。这太反常了。按理说,凭自己四皇的身份,海军一般不会对和自己有瓜葛的人轻举妄动。何况自己和这个女孩不过有这么一点纠葛,这么快就被海军知道了,而且还迅速行动了起来,这个小镇可真是不简单啊。
                              “跟我走。”香克斯带着小女孩向镇上的海军驻地走去。不管这背后有什么阴谋,他都不能让一个女孩子因为自己受到欺侮。


                              回复
                              18楼2017-05-16 00:49
                                哗啦~一桶冰水泼头而下,安木然的微微睁开眼睛。整整两天了,不停地毒 打之下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冰水顺着伤口流进肉里,隐隐的开始产生一种刺痛感,大概是掺了盐的水吧。看着地上的光影,她估摸着大概是第三天了。她的双手被粗糙的麻绳悬吊在半空中,那折磨 人的高度巧妙的设定在只有脚尖能触到地面,丝毫使不上力,而高高吊起的胳膊已然完全没有了知觉。安咧了咧嘴,这才是熟悉的感觉,那种温暖的世界果然不属于我。
                                一双黑色的军靴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还不愿意开口吗?”黑头鸭中将冷笑了一下,“有点骨气。不过也够蠢的。不就是张生命纸嘛,给我们不就是了。或者,你该不会就喜欢这样吧,”
                                突然,他坏笑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两根手指抬起女孩的下巴,“要不,我们换一种问法?” 说着那只手往下滑,一路拨开了安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
                                安狠狠地冲他啐了一口血。
                                “啧啧,好脏啊,带着血的身体我可不喜欢,要不,你们先给她擦干净吧。”
                                只见两个士兵淫//笑着靠了过去。


                                回复
                                19楼2017-05-16 00:50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个士兵突然口吐白沫晕倒在地。接着就是一片倒地声。安感到一阵王者般霸道而又让人安心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艰难的抬起头,只见屋子里的海军,除了已经面无血色的黑头鸭中将,都昏死了过去。
                                  一个红发的魁伟男子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屋里的一切。逆着光的身形显得格外的高大,狂放的一头红色的乱发,坚定的眼神和那因发怒而略微抿起的嘴角,这真的和前几天那个看到自己就手足无措的家伙是一个人吗。安不由得失神了片刻。很久以后她才意识到,就是这个画面永远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引发了后来的一切。


                                  回复
                                  20楼2017-05-16 00:51
                                    “就是你想找我吗?”
                                    “红。。红发! 你。。怎么会在这里。”黑头鸭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我的人被关在了这里,我当然得来要人了。” 香克斯淡淡的说,眼里却写满了冷冷的杀意。
                                    “哦,那个。。这个丫头是头两天偷您钱财的小贼,已经被我们抓住了,您放心,您的钱都还在。。哈哈。 那个,她还犯了很多别的案子,我们正审讯她呢。这丫头脾气也太大了,伤了我们不少人,我只好把她绑起来。。。” 黑头鸭飞快的说着,企图给自己找一条生路。
                                    红发冷笑了一声,黑头鸭立刻住嘴了。“想找我就直接过来雷德福斯号,敢动我身边的人,看样子你是做好觉悟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到了黑头鸭的面前,黑头鸭连产生躲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看见一道寒光划向自己的脖子。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不要!”
                                    他感到香克斯的刀刃在已经触到了自己的脖子时方向一斜,他从肩膀到肋骨承受了重重一剑,整个人立时瘫倒在地。


                                    回复
                                    21楼2017-05-16 00:52
                                      海军居然对一个平民小女孩用如此大刑,这完全出乎香克斯的意料,他愤怒极了。对于在血雨腥风中漂泊多年的他,杀死一个像这样的渣滓完全不算什么。然而那句弱小的阻止,却不知为何比耶稣布他们几十个人按着他还要管用。
                                      香克斯回身想帮小妹妹把她姐姐解下来,在转过身的那一刻却彻底愤怒了,那群海军居然。。好在下衣还在,幸好来的还算及时。
                                      安羞耻的涨红了脸,她的双手被捆着无法遮挡自己大敞着的上衣。却只见香克斯立刻别过头,接着自己眼前一黑,一件大大的黑色斗篷抛过来披头而下盖住了她全身,然后安就感到吊着两手的绳子瞬间断了,她一时无力支撑向前倒进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隔着斗篷,她听到有人似乎在说些什么,但闷闷的听不确切,她太虚弱了,就这样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黑头鸭中将阴险的对香克斯说,自己与香克斯并无实际瓜葛,香克斯闯入海军基地抢人根本可以看做是对海军的主动挑衅。更不知道接下来香克斯的回答。
                                      “这个女人我救定了!你们来找我好了,我可是红发香克斯!”
                                      说着他侧身挡住了小妹妹的视线,手起刀落,砍断了那两根沾着鲜血的手指。


                                      回复
                                      22楼2017-05-16 00:52
                                        第四话


                                        夜晚,雷德福斯号缓缓的航行在平静的海面上。
                                        这时候除了轮值夜航的几个船员,大家都睡了。香克斯倚坐在宽阔的船栏杆上,身旁是两只电话虫,一只大些的正在传话,小些的是黑色的防窃听电话虫。他在听贝克曼的调查汇报。
                                        他呷了一口酒,少有的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压抑情绪。
                                        贝克曼似乎也感觉到了,顿了顿话头,“香克斯?”
                                        “没什么,你继续说。”香克斯故作无事的应道。
                                        贝克曼叹了口气,一语戳破了香克斯的走神,“我刚在问你对这种动向有什么看法!很不容易才窃取了这个海军的防窃听电话虫,只能临时做一次联系,这么难得你居然在走神,说吧在想什么,可别告诉我你在想女人。”
                                        香克斯脸上一红,“咳,哪有什么女人。。”
                                        “不是才有了一个么,”贝克曼揶揄的说,“你强奸未遂的那个!”
                                        香克斯一愣,这群**,绯闻居然都传到贝克曼那里去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7-05-16 00:53
                                          关于同人文的一些想法:
                                          首先,关于女主污蔑香克斯,香克斯百口莫辩的情节,我想了很久,怕让香克斯的人设走样,因为这篇文设定的时间是路飞已经出海,香克斯已经是四皇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大风大浪,堂堂四皇怎么可能被小姑娘欺负呢。但想着香克斯和其他黑道老大不一样,在我心中,他是一个对普通人很温柔的好人。所以我设定的文中他可以面对血雨腥风不皱一下眉,却苦手于处理小女孩的撒娇、小心机,特别是当小女孩要哭了的时候。而这种苦手可以理解成一种宽容和善良。
                                          其次,关于船员们揍他的情节。由于原作中香克斯的出场实在太少,很难全面了解他和船员是如何相处的。我的猜测是,他和船员是彼此相互理解的伙伴关系,船员从心底是尊敬他的,认他为老大,而平时则打打闹闹,没有太严格的等级礼仪。具体的相处模式借鉴了路飞海贼团的,就像当初罗宾刚来时,说她一定得在船上,因为路飞对她做了些什么得负责任(其实是罗宾想自杀,路飞救了她),说的很暧昧,山治当时就给路飞一脚踹飞,大喊着,”**你都做了什么“,其实就是给女士个台阶下,他要真以为路飞是流氓,早不会善罢甘休了。文中路和耶稣布他们的心理大概也是如此,看小姑娘不容易,给个台阶,顺便逗逗笨老大。
                                          最后,关于黑头鸭中将的外号。原著里面,通常坏海军的外号也是坏坏的,比如欺负娜美村子的海军外号叫老鼠什么的。黑头鸭是一种把蛋下在别的鸟巢里的大坏鸟,所以这里用了它的名字。


                                          收起回复
                                          24楼2017-05-16 00:56
                                            从海军驻地救出人后,他径直去了民宅,连着那民宅中卧病的小女孩一起,把三个女孩直接带到了船上。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海军这股异常的举动是何目的,但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起航离开了这座小岛,这三个女孩一定会重新羊入虎口,他不能把人留下。


                                            船医忙忙碌碌了很久才把人救回来。安的伤势太重,人昏迷了整整四天,直到刚刚才苏醒。


                                            听那个来报信的小妹妹说,她姐姐失踪没回家的第二天,有海军来家里搜了个底朝天,说要找什么纸片,最后没找到凶神恶煞的走了。第三天姐姐还是没回来,她悄悄跑去海军驻地,从院墙外看到姐姐被吊起来打,人都失去意识了,却还是喃喃的重复着“不知道”。


                                            回复
                                            25楼2017-05-16 20:38
                                              原来那群海军是想要得到本·贝克曼的行踪,看样子这次的瘟疫事件背后竟有海军的势力牵扯,他们大概感觉到了什么才会想要在不惊动自己的情况下去打探本的吧。不知海军的线人怎么打探到刚好有一个平民女孩手里竟然有本的生命卡,所以才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弄到手的吧。


                                              香克斯想起那天把女孩放到船上的医疗室,竟不知应该让她仰卧还是趴着,肩上、背上、胸前、胳膊、双腿,竟无一处完好的。看着那令人不可置信的血肉模糊的样子,船员们都气愤不已,很多船员都大叫着让把船开回去宰了那些人。不是十恶不赦的海贼,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还是女孩子,竟给打成这样,那群人渣真的算是海军么?


                                              回复
                                              26楼2017-05-16 20:39
                                                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正派人士为了一己私利,背地里甚至可以比黑道更邪恶更无耻。这些年的海贼生涯,香克斯对这种事早就见多了,只是,让他真的感到震撼的是,这个羸弱的小姑娘居然宁死也不愿意出卖自己。其实,她完全可以告诉海军那生命纸已经还给自己了,为什么要说不知道呢,该不会,是怕海军知道了我的行踪吧,是为了保护我吧。她能够在街上找到我,她的小妹妹能够在海边找到挂着海贼旗的船,她们大概是知道我是海贼的,只是她们想不到海军也会有不敢动的海贼,只因为我接济了一些,就想要用自己的全部来回报。。


                                                香克斯想着,心里涌起一阵心疼和感动。


                                                回复
                                                27楼2017-05-16 20:39
                                                  “喂喂,真的在想她?!”贝克曼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扰了,我还是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也不等香克斯回复就径直挂了电话。
                                                  香克斯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却又解释无门。算了,我干嘛要解释啊,我问心无愧,恩,没错,就是这样,香克斯想着。他决定等贝克曼回来揍他一顿作为回复。至于现在,他决定去看看那个刚刚苏醒的小姑娘。恩,毕竟是客人嘛,作为船长应该表现出友善和风度的。


                                                  收起回复
                                                  28楼2017-05-16 20:4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5-16 20:53
                                                      楼楼好,晚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16 21:16
                                                        楼主我太爱你了 写的太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5-17 18:09
                                                          楼主,多更文(* ̄3 ̄)╭♡❀小花花砸你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7-05-19 16:12
                                                            (°Д°)Ъ大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5-20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