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716,475贴子:36,961,061
  • 13回复贴,共1

【原创】《那年的桃花雨》 古风/修真/虐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那年的桃花雨,你在我耳边轻语,注定了我们一辈子人未尽,缘不断……
你说你要做我一辈子的师父,我说我要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两两相望,无言似言。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师父,落儿日后陪你一起,即便只始无终,甘之若饴。
原网址:那年的桃花雨最新更新_新小说吧 http://www.xxs8.com/414739/
新书求支持!二楼发文,正在连载,2017.5.13入库


回复
1楼2017-05-16 18:57
    新书求支持!希望有读者愿意陪羽殇走到小说的最后!
    楔子
      拿着手机的少女莞尔一笑,故意摆出一张娇羞的表情,“就不陪你聊了,我还要去上古琴课呢!”然后和手机那头的光头大叔挥了挥手,也便挂了电话。
      她一叹,生活便是如此,在这个纸醉金迷的时代里,她唯一庆幸的便是生了张妖孽的脸,方才的那位大叔是自己名义上的继父,为了更好的生活,尹落雪必须要讨好他。
      尹落雪从小就很怕这位继父,但又不得不想方设法讨好他,她很讨厌这样,但又不得不这样,有一次,继父差点要了她的第一次,若不是母亲及时赶来,后果不堪设想。然后,尹落雪被母亲送到了美国留学,直到一年前,母亲逝世,她又被继父接了回来,十六岁的她又匆匆忙忙地回国,回国后,可能因为母亲的逝世,继父并没有对她做什么,然而等过了头三,尹落雪便以学习为借口匆匆办了转校,住到了宿舍。
      她抓起书包,匆匆洗了个脸,将脸上的妆容全数洗净,然后满意地对镜子中的自己一笑,也便出门了。
      她不经意地走在大街上,突然,一辆车向她奔驰而来,尹落雪反射性地望着那辆车没有跑,只是淡然地留在原地,也许,是活得够了吧?不想活了,就这样结束吧。
      车子的喇叭响回荡在耳边,身体被击出几米远,就这样结束了么?不,这只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尹落雪眼前闪过一阵桃花雨,然后失力了似的倒下了……
      昏迷中,她隐约听到了悠扬的琴声,这绝对不是医院,她是身在何处?但身子的疲倦使她又昏昏沉沉地沉迷过去……
      再次醒来,你睁眼便看见几片桃花瓣飘落在你的脸庞,转头是一位白衣男子在远处抚琴,你借着身后的桃花树,缓缓站起来,望着那位衣袂飘扬的绝世男子,你不由自主地向他伸出了手……
      他美得恍若隔世的谪仙,不染红尘,不食人间烟火……
      三千青丝垂地,一缕清风拂过,青丝飘飘洒洒地吹起。远处飘来又是一阵桃花雨,他就踏着这满头花雨向她走来,不知迷了谁的眼,谁的心?
      左胸心脏的跳动告诉她,这不是做梦……而是真的,那么就是说,她没死,而且穿越了?


    回复
    5楼2017-05-16 19:00
      第一章:那年的桃花雨
        “落儿?真的是你么?”他眼光迷离,白衣衬得他缥缈不染尘。
        他缓缓接近尹落雪,抚上她的脸颊,泪眼朦胧:“为师,又梦到你了呢……”
        梦?尹落雪启唇,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不曾吐出半字,她抬了抬自己的手,最终落在他的腰间,那一瞬间,心隐隐作痛,但细细感受时,却再感觉不到……桃花十里,佳人相拥,“师父?”
        “我在。”他缓缓吐出两个字,带着点怜惜,眼中那流连着的泪光,不由让尹落雪搂得更紧了几分,在二十一世纪,从未有人为她落过半颗泪。
        “师父……”她再次轻唤,男子再次应着,“师父,落儿回来了,不是梦……”
        “落儿?”他疑惑,尹落雪执着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脸颊,缓缓阖眸,“有温度的,不是梦。”
        他轻笑,一滴清泪落在尹落雪的发间,“如果可以,为师想做落儿一辈子的师父。”
        “落儿也想做师父一辈子的徒儿,承欢膝下,永远不分开……”
        两两相望,无言似言。
        后来,尹落雪才得知,这方圆十里桃花乃是蓬莱禁地,然那男子则是她的师尊,蓬莱的掌门人——陌尘。这十里桃花中的每一棵都是陌尘从原身逝世那一天起,亲手栽种的,只因原身生前说过一句:桃花是我这一生中见过最美的花……
        而方才那棵自己躺着的那棵桃树是陌尘亲手种的第一棵桃花树,话说起来,那棵桃花树,光看树干至少便有千年几许,然而原身的身体却仍就完好无损,可想而知,她一定是陌尘放在心尖上的人儿。
        尹落雪执起一枚镜子欲要看那原身的容颜,光是一眼,她便惊呆了,若说二十一世纪的她的容貌妖艳抚媚,这原身的容貌便是清丽脱俗,自有一抹轻灵仙气,玉骨为肌,凤眼犹似一泓清水,秀挺小巧的瑶鼻下,丹唇皓齿,美若隔世仙子,镜中貌,月下影,隔帘形,睡初醒。
        可谓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如此美人,即便是前世千万个自己也不敌她丝毫。
        然这倾城容颜,竟让自己得了去,可谓是气运当头!尹落雪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由痴痴地笑了,然在她痴笑之时,脑海中浮现出陌尘的名字,心中不由一痛。
        陌尘,陌尘,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尹落雪想着想着,一颗清泪便顺着她清丽的脸颊落了下来,然而下一秒,房门便被推开了,她往门口一望,是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他身材魁梧,肤色不同于陌尘的白皙透明,反而恰恰相反,是二十一世纪健康的小麦色,一身黑衣更加衬托出他身姿的挺拔,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他的手上生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他快步向她奔来,然后没等尹落雪反应过来便紧紧搂住了她的纤纤细腰,男子在她耳边呢喃轻语:“阿落,太好了,你活过来了……”你知道吗?这一千年来,我一直在等这一天,一直在等……
        许是男子过于兴奋,力度不当,尹落雪不由“嘶”了下:“疼……你可以先松开吗?”男子闻言,急忙松了手,退开一步,他的声音因为极度兴奋而变得结巴:“阿落,我太高兴了,所以,所以,我……”他未被面具遮住的半边脸,露羞红之色,眼中欣喜之情也都快要溢出来了,“我想问一下阿落,你生前许我之事,可还算数?若算数,我,我即刻便去找尊上做主。”道完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可尹落雪却是一脸茫然,且不说他方才急急忙忙地闯进来轻薄(搂)了她,就是说他所言原身生前许他之事,她亦便不知。男子见尹落雪沉默不语,眼中的欣喜之色也慢慢淡了下去,他在原地喃喃自语:“原来那件事只是你哄我的罢了……呵,我真傻,居然当了真……阿落,今日之事,是珩翊鲁莽了。”
        “你别这样,我是失去了生前的记忆,此事你可千万别告诉师父大人啊。”尹落雪看珩翊失落的样子,虽不知原身到底许了他何事,但出于于心不忍,于是便编了个慌来安慰他,但她是真的获取不到原身生前的记忆,“你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许了你何事么?”尹落雪见男子如此在意,便出声询问。如果在她能力范围内,她还是愿意许他的。
        “阿落曾在生前许过珩翊,若我到了元婴修为,便嫁我为妻。”他的视线紧紧盯着尹落雪,她闻言也是傻了,这的确在她能力范围内,但自己的一生怎可如此随便?且不说自己于他无感,就论他喜欢原身,而并非自己这一事,她就不会嫁于他,虽是同一人,但又非同一人。
        你面露难堪:“珩翊,婚宴之事,不可儿戏,等我足够了解你了……”
        “阿落,我知道了,”他垂下头,然后又抬起来,对视着尹落雪的双眸,“我和这天下弱水三千,珩翊让阿落挑。”尹落雪一震,也就那么一瞬间,她有点心动,但又转念一想,他爱的,不过是原身罢了,而自己并非是她。
        “珩翊,我累了,你可以出去吗?”尹落雪一叹,下了逐客令。珩翊也知今日等不来她的回答,便也离去了。
        听着门“吱嘎”一声,她知道珩翊是出去了,这才走向了床榻,她是真的累了,不得不说,这具身体虽美,但太容易便累了,现在的她举手投足之力都很吃力,然后,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念想,自己莫非穿到了翻版林妹妹的身上?
        尹落雪一觉便睡到了次日巳时,竟也无人来唤她,她步于梳妆台前,青丝用一根白丝带挽起,斜插一根流苏簪,简约的古风发饰便绾好了。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尹落雪下意识地喊:“是师父大人吗?落儿即刻便来开门。”她匆匆忙忙去开门,一打开门,门前站的并不是陌尘,而是一个梳着十字髻的女子,“落雪师姐,尊上让我告知你,即日收拾行李,搬去鎏尘殿(即陌尘所居之殿)。”
        “嗯,我知晓了。谢谢师妹了。”尹落雪友好地微微一笑,而门口的女子却是面露不屑,更有一种轻蔑的意味。
        她望着女子远去的身影,怎么也想不通为何方才她是那种表情,终于,尹落雪一拍脑门明白了过来,那女子的容貌不过是面容姣好,而自己线下的容貌却是摇曳倾城,不过是女子的嫉妒心罢了。
        尹落雪一望天色,也应该到了午时,也便步向了膳房。
        她走出房间约摸一刻钟,方才忆起自己完全不知膳房处于何地,而现下连归途也记不清了,以及身处之地也不明了。
        尹落雪心急如焚,面对条条路口进亦不是,退亦不是。
        终于,身后传来一个男子慵懒的嗓音:“阿落今日来了我这竹林,可是来寻本尊的?”他话语轻浮,不由地让尹落雪有些反感。
        她转身,只见那男子吊儿郎当地倚在一棵竹子的旁边。
        眉目如画,墨发及腰,随风飞舞,活脱脱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听说阿落你昨日醒来了?这第二日便来了我这儿,可是对本尊旧情难忘啊?啊呀,这可不好办,阿落你的脾性那么差,娶了你之后,还怎么娶她人?”


      收起回复
      6楼2017-05-16 19:01
        求帖子不要沉


        回复
        8楼2017-05-16 19:16
          第二章:相思情曾几时
            尹落雪红了脸颊:“谁要嫁你?真是厚颜无耻!”
            男子有些不解,眉头紧锁,然后,一步步靠近尹落雪,而尹落雪却只能一步步往后退,终于,她退到了一处死角,男子将一只手搭在了墙上,一只手则勾起了尹落雪的下巴,他菱角分明的脸慢慢在尹落雪的视线中扩大,终于,尹落雪本能地闭上了双眸,可唇上那湿润的感觉却一直没有传来,她睁开眼,只见男子有些好笑地看着尹落雪:“你不会真的以为,本尊想要亲你吧?我只是好奇,从前一直缠着我逼婚的女子,怎么千年后不一样了,原来事实证明,我是多想了,你还是没变啊,那么天真,那么……”他故意停顿了下,然后覆在尹落雪耳边说了一句话,让她的耳根子都红透了。
            ——想要我的吻。
            没等尹落雪反应过来,想要骂他,眼前男子就已经开口了,“好了,不逗你了,看你来我这儿,兴许是迷路了,这路痴的性格,依旧没变啊。”只是,只要你记得来这片竹林的路,我便可以带你去任何的地方。
            原来原身是一个路痴啊!她恍若大悟,捂住肚子说:“我饿了……”尹落雪原以为男子会带你去膳房,谁知他下一句,不同于她的预料。
            “去我的霖竹殿吃吧,”他转身走在前面,向愣在原地的你挥了挥手,“跟上,今日本尊亲自下厨。”
            尹落雪会过神来,嫣然一笑,快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竹林间,男女楚梦云雨,被一白衣男子尽数收在眼中。
            “本尊很好奇,你平常此时都应该说个没完没了,可今日……莫非是转了性?”他突然停下转身,尹落雪光顾着看竹林里的鸟儿未能注意到男子已然停步,因此与男子撞了个满怀,还不慎扭了脚腕。
            尹落雪跌落在男子怀中,“啊~好疼……”尹落雪泪眼婆娑,弯曲着身躯。她的骨架很小,因此他也不由搂得更紧了几分,“阿落你怎的?”
            “我……我的脚……”
            “还能走路吗?”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发间,痒痒地,她下意识摇了摇头,谁知男子下一秒却将尹落雪打横抱起,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她不由惊呼一声。
            “喂,这样不好吧?”尹落雪红着脸,她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子以这么亲昵的抱起,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放。
            此时,男子嗤之以鼻:“本尊若不如此,你还可以走得了路?”他振振有词,驳得尹落雪哑口无言,是啊,他若不抱她,又能如何?
            尹落雪就这样趴在男子的怀中,他的怀抱很温暖,不知不觉,她便睡着了。男子抱着她往霖竹殿缓步走去,恍惚间,尹落雪听闻他一言轻语:“阿落,你变了……变得我想要束缚住你却无力了。其实,你不用瞒我的,你记不得前世的事情了……吾单名君逢。”阿落你可知,我听过世界上最美的声音,就是那年你于桃花树旁轻声唤我“君逢哥哥”……
            再次醒来,她一望天色,已是黄昏,幽幽萧声自远处传来,尹落雪下床,闻声而寻。
            待她寻到,已然入夜,月色朦胧,竹影婆娑,只见那人孤立断崖,青衫飘拂,身子略显单薄,扬起一阵孤寂,他的背影忽颤,想必是感受到她来到这里了,只是,那人终究没有转过身来,萧声依旧在空中回荡,带着淡淡的忧伤,夜晚星辰闪烁,他的身影在尹落雪眼中变得有些缥缈……
            终于一曲终,君逢转过身来,在夜空下,他的眸子扑朔迷离,声音喑哑:“你的伤好了,陌尘还在等你,快些回去罢。”
            尹落雪颔首,不作过多言语,学着古人俯身,表示感谢,然后,转身,离去……
            瑟瑟晚风中,君逢凝望她渐行渐远的声音,眼神变得深幽,所谓江湖修道,终不过情一字,蚀骨的相思似乎让黑夜变得更加彷徨迷离。她的背影渐渐变得模糊,飘逸的身影,留给了他静谧的孤单与极致的落寞。
            他望着尹落雪消失不见的身影,自嘲地笑了,千年光阴,不过他弹指一瞬,只是那个曾在千年前说要陪他一生一世的女子,早已不在……不对!她已经用了一生去伴他,今生的她,再不属于他……
            又是一阵凉风,脸上微凉……
            他垂眸瞥见紧紧拽在手中的竹萧,思绪渐渐飘到千年前的一个雪天……
            那日大雪飘拂,她一袭白衣,在雪中翩翩起舞,眉间一点朱砂,纵使梅花再过妖艳却亦掩盖不住她举手投足间的风华绝代,而那时的他,眉间紧锁,因为他养了千年的竹子于一朝之间被伐掉。尹落雪一舞毕,一路小跑奔向君逢,她轻轻喘着气:“君逢哥哥,今日是你的生辰,阿落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她从袖口小心翼翼掏出一支竹萧递给他,那时尹落雪低着头,并未察觉到他眼底的愤怒,只是自顾自地道着:“阿落知道君逢哥哥喜萧,便……”她的话还未道完,便被狠狠扇了一巴掌,“所以,你把竹儿给砍了?你知不知道,竹儿她就要化作人形了?”
            她手中的竹萧掉落在雪地上,单手捂着被扇到的左脸,耳边响着嗡嗡声,然后她红着眼盯着他的双眸,“我就是故意的,那又如何?我嫉妒那棵竹子,自阿落认识君逢哥哥以来,君逢哥哥就一直守着那棵破竹子!对阿落都是爱理不理的!凭什么?凭什么啊?阿落到底哪点比不上那棵破竹子?到底是哪点不招君逢哥哥喜欢?”她道完便转头跑了,而君逢则一直望着那只打她的手,其实他一出手便后悔了……
            他缓缓拾起雪面上的竹萧,呢喃轻语:“其实阿落,我并非是不喜欢你,而是……”我怕喜欢上你……
            直到后来,他才知道,他的竹儿并非是尹落雪所伐,而是竹子历劫不成,无法化作人形,强行变幻,方才误入歧途,尹落雪只是顺手除掉了一个入魔的祸害,又怕他伤心,故而亲手用这竹儿的原身做了萧送给了他,想让他留个念想,只是,他那天并没有听她将话讲完。
            最后来,就没有后来了,那次之后,尹落雪就从未找过他……


          回复
          9楼2017-05-20 07:23
            好看啊!只是女主和落儿是一个人吧!要不是,那他们知道后还会喜欢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20 08:02
              经过了解,我决定,即使这个小说完结,我也不打算签约了,版权还是在自己手里的好。


              收起回复
              13楼2017-05-20 08:42
                第三章:方知仙途路遥遥
                  她沿着小路返回,遇到了蓬莱晚修的弟子,一路打探,方才到了鎏尘殿门口(山脚),你看到这个浮在空中的大殿,嘴角不由不雅地抽了抽,这么高,且没有绳索一类物品,如何才能上去?
                  “砸死妖女!”草丛里有人率先将石子砸向尹落雪,她吃痛望向草丛,这时候,腿间又被砸了块石头,可能是那人将灵力注在石头上,所以,她被砸得单膝跪地。
                  人群渐渐从草丛里出来,他们每人都举了一把火把,有男修士将火把接近尹落雪,因为与火把离得太近的缘故,她清楚地感受到火炽热的温度,男修士淫笑着勾起她的下巴:“这妞长得不错啊!可惜了,偏偏是个妖女!”
                  然后他又松开尹落雪的下巴,双指轻点她眉间朱砂,身子就这样僵持住了,再动不得。
                  男修士又退回到人群里,突然尹落雪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梳着十字髻,面容姣好的女子,她移步青莲,缓缓举着火把走到尹落雪面前,然后似是不屑一笑,转身面向众修士,“大家不要怕!方才师兄已用灵力封住了妖女的全身各穴,现在妖女完全动不了,我们就趁这时将妖女烧死吧!”
                  她退回到男修士的身旁,众修士似是被煽动了,两位男修士上前将尹落雪抬起,一大队修士则跟在两位男修士的后面,她想要脱离两位男修士的控制,却又怎么也动不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妄想挣脱了,今日,汝命休矣。”两男修士停了下来,将尹落雪绑在了事先准备好的木桩上,木桩下面堆满了柴火,他们这是要烧死她!
                  为什么?她才刚穿越就要死?她不甘心,但纵使她眼中有千万种不甘,但修士们还是将柴火点了起来,热包围着她,厚厚的浓烟四起,尹落雪狠狠呛了几口,穴解开了……
                  “救命啊!救命啊!”尹落雪大声呼救,又狠狠呛了几口,她还不想死,她还要活下去!不能就这样被几个小喽喽给杀了,还没有名扬天下,还不曾与陌尘朝夕相守……她有太多太多不愿,多到她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对每一件事,抱有的感情究竟是哪种?是依恋还是其它什么?
                  然后,她的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她昏迷的时候,模模糊糊听全了一句话,“即今日起,她尹落雪便是本尊真传弟子,亦是唯一的亲传弟子。”尹落雪勉强地睁眼,是陌尘……
                  后来眼皮又重重地合上,死死昏了过去。
                  只是为何他们要针对自己呢?为何要称自己是妖女?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待尹落雪再次醒来,眼前便有一张放大的绝世容颜,看得她差点就要窒息,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长如穗的睫毛紧紧覆盖着双眸,突然,他的睫毛轻颤,睁开了双眸,大手有力地将尹落雪的身子带向自己,薄唇轻覆,他的吻浅尝辄止,虽只是蜻蜓点水一吻,但却让尹落雪大脑一片空白。
                  “为师方才将自身灵力渡了些给你。”他道完便拂袖离去,只留下一句,“好好休息,翌日修炼开始。”
                  “啊?”尹落雪一拍脑门,她怎么就给忘了修炼一事呢?昨日,陌尘似乎将自己收为了唯一的亲传弟子?
                  所谓亲传弟子,则是被认定的下一任接班人,也即是,她是下一任蓬莱掌门?
                  不是吧?尹落雪揉了揉有点酸疼的脑门,明明小说里那些穿越修真的女主求仙道路都是很曲折的啊,为什么她却一帆风顺?后来,她得出了结论,肯定是那些女主太丑了,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这时候,肚子很不留面子地叫了起来,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尹落雪汗颜,穿越到这个世界为止,她还不曾吃任何食物,还曾两度遇难,(一次不慎扭脚,一次险些烧死)想必她一定是穿越女主中最惨的那个吧?
                  她下床,走到梳妆台前,顺手梳了个雾鬓六鬟,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每日最喜爱的便是研究古风发型,只是头发不够,因此只能买个假发练习,没想到穿越到了古代,还能派上用场。
                  不过说起雾鬓六鬟,还是有些源头的,那是古代的纯元皇后初遇玄凌(雍正)时的发型,青丝飘飘洒洒倾斜而下,两边发髻加以流苏修饰,发中缠一根丝带,顺着青丝流淌而下,美得不可方物。
                  但若美人饿死,那便不美了。
                  尹落雪揉了揉正在“叫嚣”的肚子,起身推门去找膳房,虽说她很快就找到了膳房,但谁可以解释一下,为何膳房里没有食物?莫非陌尘的修为已经高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了?
                  “阿落在此作甚?”冰凉而又干净的声音传来,她往后一望,是陌尘。
                  “师父大人,我饿……”
                  他听完此话,不由失笑,“所以,为师不是来为你做饭了么?”
                  “啊?”师父大人居然亲自为她做饭?莫非她是出现了幻觉?她原以为像陌尘那样一尘不染的仙人是不会做这些的,现在才知……想着她便垂下了头,唇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以前,不都是如此么?”陌尘双指一点灶台,便出现了一堆食材。他缓步走到灶台,与傻了眼的尹落雪擦肩而过。
                  是如此么?真好……
                  陌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落儿你绕着鎏尘殿跑三圈。”
                  “啊?”尹落雪转身,只见方才说话那人正为她切着青菜。
                  “去绕着鎏尘殿跑三圈,日后早中晚都要如此。”陌尘又重复了一遍,可身后的人儿还在原地犹豫,“落儿莫不是要违抗师命?”
                  “不,不,师父,落儿马上就去……”尹落雪转身便跑出了膳房。
                  尹落雪跑了不到半圈便已经气喘吁吁,她停了下来,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这鎏尘殿一圈约摸有几十个操场加起来那么大,这三圈跑下来,不猝死就怪了呢!
                  “师父好狠心啊!”此刻,某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尹落雪硬着头皮跑完了一圈,望着膳房里望着她的陌尘,她一脸苦闷,现在她已经是大汗淋漓,头发都紧紧贴着后背,肚子咕噜噜地叫个不停,模样很是狼狈。
                  陌尘无奈一叹,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任何表情,他淡淡道:“不必跑了,吃饭。”
                  闻言,尹落雪喜形于色,兴奋地跑进了膳房,因陌尘在此,且又吃得很是斯文,她也不得不为了形象而放慢速度地吃饭。果然,形象与速度不可兼得。
                  “哎,师父……”她的话还未道完,便被陌尘打断,“食不言寝不语。”她撇了撇嘴角,其实,她方才是想夸他做饭好吃来着,如今看来还是保持沉默的好!想着她不经意地勾起了唇角,想必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吧。


                回复
                15楼2017-05-23 18:20
                  求收藏啊!那年的桃花雨最新更新_新小说吧 http://www.xxs8.com/414739/


                  回复
                  16楼2017-05-23 18:20
                    大大文笔这么好,有没有考虑过多个平台发展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2-22 1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