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禁域夕颜吧 关注:3,130贴子:43,684
  • 29回复贴,共1

kawaii夕颜~【朝以月洛夕颜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开,之前格式错了,二楼放图( ´▽` )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20 12: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5-20 12:05
      对,是这样讲的,这样讲的,样讲的,讲的,的......但我觉得我后面更的挺随意的怎么办?!好吧,希望有人看的是我的剧情,文笔是什么?能吃吗(⁎⁍̴̛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5-20 12:06
        好的,讲明白点,楼主男,16,然后因为是高中狗所以周更,一般是周五到周天这三天内一更,因为有时候可能没空,所以说是周五到周天,有存货所以可以懒几周( ´▽`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5-20 12:06
          第一章:
          诡异的夜,树影婆娑,又好像是人立在那里一样,扭曲着身子。今夜无月,死黑的乌云将夜空团住,一片阴森恐怖的氛围。“首领。”以赛毕恭毕敬地说到。“嗯,下个月有个很重要的人要来,你准备一下,把南宫夕颜再训练地听话些。”“是,我先下去了。”以赛经过梵洛伽许可后就离开。
          昏暗的地牢,囚火摇曳着,发出噼啪的声响。夕颜熟睡在地上,身体蜷成一团,暴露的服饰与冬天的地牢是格格不如的,身上血迹斑斑,脸上也有几条新的泪痕。以赛打开门,走到夕颜旁边,叫一声:“起来。”夕颜无动于衷,仍是蜷着。以赛单膝蹲跪下去,用手轻抚夕颜的长发,然后很突然地用力一拉:“啊!”夕颜突然惊醒,双手抱头,措手不及地看着以赛。以赛松了手站起身,冷冷地扔下一句:“今晚别睡了,继续练习。”正要转身,夕颜便说:“可是…我很冷…”以赛又单膝蹲下,正视瘫坐在地上双手环胸的夕颜,右手用力捏起夕颜的两边脸颊,夕颜闷哼一声:“你,没有资格跟我提要求,最好给我乖乖听话。”说完将夕颜本就暴露的服装撕得更单薄了些:“下一次再顶嘴,可就不只是这样了。”说完便离开了地牢。
          夕颜傻坐了一会儿,老老实实地站起身来,双腿不停地颤,地牢的温度本就比外面低,更何况现在还是冬天。夕颜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的肩,另一只手勉强张开五个指头向前伸去,红地要流出血似的五个指尖不停颤抖,平时苍白的脸颊此时又显得有些通红,嘴里呼出的是一大片的白气:先练火焰阵好了。说着便轻念咒文,六芒星的阵法便出现在眼前,很温暖的金黄,夕颜微垂着双眼,看着火光轻笑了一下,霎时,火光消失,她也倒在地上,地面的温度冰地刺骨,能看到她的睫毛上沾染着几点纯白,是霜。
          近凌晨三点,以赛的脚步声又出现在地牢门口:“都练好了吗?”说着推开门, 夕颜躺在地上,眉头一紧,快步上前:“你想忤逆我吗?!”说着又扯起夕颜的头发,夕颜微微睁开了一线眼,嘴唇微颤:“好冷…”便晕过去了。以赛放开了夕颜的头发:“啧,没用的家伙。”说着又把她扛在肩上,离开地牢。
          夕颜微微张开了双眼: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地牢吗?怎么回事?等下,好像有点眼熟。说着她往左一转,是熟睡的以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5-20 12:06
            第二章
            【】为人物心理状态
            起初夕颜有些吃惊,但总是习惯了那种忽冷忽热,永远也不知道以塞下一步会做什么。就这么盯着以塞,精致的五官和苍白唯美的面容,【吸血鬼都这么好看吗...】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迫使她伸出手,特别是看着他紧闭的双眼上静卧的睫毛时,扑来的鼻息微弱温热【吸血鬼不是没温度的吗...】但她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向以塞的脸庞。
            “啪”,霎时间,夕颜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你在干嘛。”夕颜微红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以塞:“没有,没干嘛...”以塞放开夕颜,坐起来将衬衫的扣子扣好:“一会儿和我去个地方。”“是哪...”夕颜想了想,又改口,“好...”没有什么好过问的,反正他也不会说。
            整顿好了。“我们走吧...”“以塞大人!”一个女佣匆匆跑来,“大人,首领找您...”“知道了。南宫夕颜,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是。”
            “首领。”以塞敬了一礼。梵洛伽笑了一下:“以塞,训练的事情先放一下,因为一周后有一场盛大的宴会在我们城堡举行,并且大部分血族的首领和亲王以及他们的血仆都会来,到时候就可以找到那个人了。”以塞一惊,那个人...:“是什么宴会,那个人为什么会来?”“因为那个人想要的东西在这啊,只有那场宴会它(那个东西)才会现身。”“你说的是我妈妈的戒指?!”“对,象征着权利的传家戒指。”“所以,到底是什么宴会?我好去做准备。”梵洛伽邪魅一笑:“当然是...你和南宫夕颜的婚礼~”“什么,谁要和她结婚?!”“先别激动,只是个形式,你知道的,朝颜不是血族,要不我就和她结婚了。等事情办成了你休了她不就好了,再说现在人类还有什么结婚证,你们没有实物的证明也不算正式结婚啊。”
            出了梵洛伽的房间,以塞心情难以平静【首领一脸轻松地说什么呢...】他调整好后来到门口:“上车。”
            车停在一家婚纱店门口:“下车。”“我们...来这里干嘛...”夕颜有些害羞和不解。“给你挑婚纱。”以塞一脸平静。“我...为什么...”夕颜有些吃惊。
            以塞转过头,看着夕颜,阳光洒在他酒红色的碎发上:“准备好,下周和我结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20 12:07
              第三章
              “为什么...结婚...我和你...”夕颜红着脸,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伴着恐惧,以赛一把把夕颜拉过,抱在怀里:“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从见你的那一刻起就喜欢你了...我迫不及待想和你在一起。”以赛温柔地说,眼神与平时天差地别。“诶,真...真的吗...”夕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脸更红了。“当然是...假的了。跟个笨蛋一样信了呢...想也知道我怎么可能对你说这种话,呵,我只是想看看你更多有趣的表情而已。”以赛轻轻推开夕颜,看着夕颜略微愤怒的表情,“你那什么表情?难不成你希望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还真是天真啊,别人随便对你好一点你就跟狗一样摇尾巴,明明身上都是我留下的伤痕,还是说,你其实是个抖M?真是不知羞耻啊,低贱的便宜货。”以赛又露出一往如既的眼神,那种瞧不起人的可恶的眼神。“啪嗒”,一滴晶莹的泪落到地上,随即许多泪珠都顺着泪痕滑下。“这就哭了?没用!进去吧。”以赛转过身往店里走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我不是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吗...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夕颜转身跑开,以赛一回头:“哼,越来越没用了。”
              【一气之下跑回城堡了...太冲动了,他一会儿回来一定又要惩罚我了...】夕颜坐在床上,把脸埋在大腿之间,双手环住膝,泪才刚刚干【但我为什么哭了,明明已经习惯他的斥骂和鞭打了...难道真的和他说的一样,因为他的一点好就动摇了吗...】“碰”夕颜猛一抬头,是以赛恐怖的即将发怒的脸,阴沉却还是带着邪笑:“你好像,变得很有野性,居然在主人的眼皮下未经过主人的允许擅自跑开了?”以赛走到床沿边。夕颜一阵沉默,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惩罚。“怎么,哑了?刚才不是挺有骨气的吗?”以赛捏住夕颜的脸颊,转向自己的眼前,他的瞳孔在看到这一幕时不经意放大了些。夕颜一脸不知所措却又掉下了泪珠,“对不起,我,我没有想哭,它自己怎么就...”夕颜说不下去了,因为微弱的哭声已经替代了话语声,夕颜双手不断擦着泪,却还是一直滑下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5-20 12:08
                今天顺便把第四章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5-20 12:08
                  番外01(前几天看一部日漫看到小学的时候简直和夕颜小时候一模一样,男主性格也和以赛一样,嘴巴不说喜欢天天欺负女主,所以今天来发一发名叫“番外”的脑洞,与正文无关)
                  和往常一样,万里无云,太阳高挂在蔚蓝幕布上,偶有白薄的云缕飘过。不一样的是,南宫家的三朵娇花要上小学啦!
                  “爸爸把你们送到门口就不再进去了,你们要小心,找到自己的班级,如果遇到虎牙尖利,瞳色绯红的学生或者大人,记得一定要避开,还有,不要和同学间产生矛盾,放学一定要马上回家,午饭记得点些好的,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南宫博士像个长舌妇一样喋喋不休。
                  “好了好了爸爸,我们当然知道了,您放心吧,我们一定按照您说的做!对了...我晚上想吃红烧狮子头!”夕颜调皮地吐吐舌,还是那么活泼乖巧讨人喜爱。
                  “行行行!给你做,好了,快点进去吧,第一天迟到了可不好!”
                  三姐妹来到班上:“我一定要成为比朝颜还要受欢迎的人!月见你放心,我也会保护你的,有人欺负你跟我说!”夕颜在门口下定决心。“是是是,快点开门进去吧!”朝颜平缓地说。“哗”,门拉开了,老师还没来,很多同学都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围成一堆,围在一个座位边。“什么东西啊,居然比我们还要受欢迎?!”夕颜有些疑惑,便走上前,拨开人群来到里面。是一个红发男孩,温柔友善地微笑着,仿佛要融化人的心似的,大家都找着话和他聊,夕颜微微泛起一丝红晕,随即又被傲娇替代,挤出人群:“什么嘛!有什么好神气的!”说着跑上讲台,“大家早上好啊!我是南宫夕颜!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能和大家交朋友!”夕颜满脸微笑,如一个天使般,大家的注意力便转到她身上:“好可爱的女生啊,想和她做朋友!”“下课找她说说话吧!”“另外两个是她的三胞胎姐妹吗?”夕颜很满意地笑笑,因为大家都聚到了她们三姐妹身边,她看向红发男孩的座位,眼神中带着不屑与嘲讽,男孩微笑的表情瞬间变得阴郁,夕颜全身一阵发颤,表情僵硬。【刚刚那是...怎么一回事?!】再看一眼,男生又温柔地和别人聊天去了。
                  放学...
                  “以赛小朋友,来老师办公室帮忙一下,你现在是一班之长了,要好好努力啊!”以赛跟着老师去办公室。“朝颜,月见,你们先回家吧,我还有事。”夕颜把她俩推向教室外。“可是爸爸说...”“没事,很快就好了!”“好吧...”朝颜和月见回家去了。
                  夕颜环顾四周,见没有人,就走向以赛的位置:“很牛逼啊,当选班长,抢我职位,我摔不死你!”说着就开始要拆以赛的椅子。
                  “卡擦”夕颜猛一回头,以赛正倚在门框上,拍下了夕颜的举动:“你在干嘛呢?”夕颜也不装了,直接走到他面前:“你这个伪君子!”以赛恼怒(毕竟是一年级小孩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说!你是个!伪!君!子!”夕颜满脸怒气,以赛突然拽起夕颜的一边马尾:“闭嘴!你才是真正的坏人!我可是有证据的!”以赛举起手机。“不要!给我删掉!”说着伸手去抢。
                  以赛一手拽着夕颜的头发,一手将手机高举过头,夕颜一手紧抓以赛的肩膀,一手伸得笔直抢手机,以赛被夕颜压着身体微微向后倾:“就是不删怎么样!来抢啊!”“给我给我给我!”夕颜突然一蹦,把以赛压倒了。
                  夕颜的头正好埋在以赛胸前。“好痛啊...”以赛摸摸头,手臂按着地面想起来,看着胸前的夕颜,又伸手拽了一下她的头发:“你想躺多久?!给我起来!”夕颜把脸埋在以赛胸前:“那你把照片删掉!”“我才不会删呢,帮你保密如何?”夕颜突然抬起头,四目相对,距离仿佛只有一厘米:“那说好了,我们互相保守秘密!”以赛脸色微红,别过脸去:“呃,麻烦死了!”夕颜又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哈哈,说好了哦!”
                  古堡内,俏丽的睫毛缓缓抬高,一双海蓝的眼睛睁开:【又做了那个梦么...真是个好梦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5-20 12:09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ad10楼2017-05-20 16:37
                      催更的来了


                      回复
                      来自iPad12楼2017-05-20 21:59
                        这剧情我还是再看看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1 07:18
                          第四章
                          【昨天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哭,然后以赛就走了……后来,就睡了吧......】夕颜躺在床上,刚醒过来,对于夕颜来说,结婚什么的还太早了,她才16岁。但她已经不是人类了,人类的婚姻法对她也起不了作用。
                          五天后......
                          【明天就要...】夕颜站在窗前,看着庭院。
                          “夕颜小姐。”
                          “索瑞西?你进来前不懂得敲门吗。”夕颜有些微怒,她对他一直都是这样。
                          “对不起,下次一定改!”索瑞西红着脸笑着,“不过夕颜,你要和以赛结婚的事……是真的吗……”索瑞西有些胆怯地问,他希望答案是不,但城堡里已经传开了,甚至已经开始装饰,毕竟日子就在明天。
                          夕颜阴着脸:“是啊,消息真快。”
                          “夕颜,你根本不爱他,一定是他逼你的对不对?!不要嫁给他,你不会幸福的!”索瑞西着急地喊着,他怕夕颜不幸福,更怕夕颜被别人夺走。
                          “你懂什么!我当然会幸福了,等我结婚后,你就不会再缠着我了不是吗?!”夕颜突然转过身。
                          “我......”
                          “出去。”
                          索瑞西无奈,关上门走了。夕颜独自坐在床上,抱着腿,仿佛又在流泪。
                          窗外不远处树上一个红发少年看着这一处好戏:“我说呢,怎么有人会喜欢他,突然就结婚。原来是这么回事。很期待与你的见面,我可爱的弟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5-29 00:39
                            嗨,各位,我是楼主妹妹。事情是这样的,我哥这个月要去意大利那里,因为他是艺术专业的,和我截然相反就是了,因为我是学法学的,不过今年才初二。走远了走远了,回正题,他高考还是要考,但是他想去意大利留学呢,我就嘲讽他没可能没可能,鬼知道他们那学校什么迷之安排,都高二了不好好学习去什么意大利?还不能带手机?!我哥当然是死一样地痛了,但是他还是在今天上午飞走了呢,走了呢,了呢,呢......终于可以霸占电脑了(来自一个妹妹被欺压十四年的咆哮(;Д`))总而言之就是在下个月25号就会回来了,我也正好要地理生物中考,老紧张了***......
                            所以呢,其实你们想多了吧,我不是来帮我哥拖稿的,我也是以夕党嘛,所以说,嘿嘿嘿,在我哥不在的这段时间,当然是我来接手了吼吼吼吼吼( ),放心放心,我文风和老哥差不多,毕竟是他教出来的嘛,好了不废话了,这就是我要说的,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5-29 00:40
                              加油


                              回复
                              16楼2017-07-12 16:29
                                第五章
                                深夜
                                索瑞西一个人走到花园,凝视着攀在城墙上的一丛蔷薇,若有所思。
                                突然传来踏草地的声音。“以赛大人。”索瑞西毕恭毕敬,但眼底还是流露出埋怨和无奈。“把这个喝下去。”他递出一个药剂瓶。“这是......”“我不知道原来你还会顶嘴。”“......是。”索瑞西接过便饮下。“很好,现在你去南宫夕颜那,告诉她,我很期待。”“可是......是...”索瑞西便走向夕颜房间。【怎么回事……浑身...好难受...好...好热!!】索瑞西勉勉强强来到夕颜房间,推开了门,往里走去。“你怎么还来?!我不是说过不要来了吗!”夕颜坐起来,一脸厌烦地看着索瑞西。【她说什么......听不清了......夕颜...夕颜不要嫁给以赛...好热啊!】索瑞西突然扯开领带,衬衫扣子被他的蛮力弄丢了好几个,露出了人们意料之外的六块腹肌(一个小白受居然有腹肌)把夕颜压倒在身下(爸爸我果然不适合写这种A文QVQ)“索瑞西?!你疯了吗!!走开啊!”夕颜使劲推,可是索瑞西的力气好像比平时多了十来倍,仍然无动于衷。索瑞西突然一口咬在夕颜的脖子上,鲜红的血顺着颈部流下。夕颜咬着嘴唇。一个红发少年倚靠着门框,微笑着看着这一幕。【以...以赛?救我啊,救我...】“救...救我...”夕颜虚弱地说。红发少年邪魅一笑,留给夕颜一个红得深邃的眼眸,转身关上门。夕颜彻底陷入绝望【果然玩物的职责就是做好被玩坏的准备,但为什么屡次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夕颜放弃了挣扎,任凭索瑞西吸食她的血。但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滴泪点醒了她,她还有姐姐妹妹,还有活着的理由!于是夕颜尽最后一点力气,踢了索瑞西的那个一脚(自行脑补自行想象QVQ)索瑞西疼得滚到一边,夕颜捂着脖子的咬痕跌跌撞撞地离开房间,却撞见了红发男:“以赛...”说完便昏过去,红发男接住她:“他还真能让你安心啊~”说完抱起夕颜,“真期待一场没有新娘的婚礼~”
                                第二天一早
                                索瑞西醒来揉揉头:“嘶--好疼啊,奇怪,下面怎么也很疼......”索瑞西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不是夕颜的房间吗...我怎么会在这?”于是索瑞西开始努力回想昨晚的事,刚想起来便满脸通红,“我竟然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不过为什么我会那样?该不会是以赛给我喝的那个...那到底是什么...】索瑞西穿上外套便去城堡御医那。
                                “索瑞西大人,您是中了合欢散,幸亏您是吸血鬼,否则一般人类不服解药或与异性交合便必死无疑。”
                                索瑞西握紧拳头,来到梵洛伽那,果不其然,以赛正和梵洛伽商讨。“索瑞西?你有什么事?”索瑞西直接来到以赛面前,一把抓起以赛的领子:“*****,你为什么给我合欢散?!”以赛怒视索瑞西:“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少装了!你当着我的面给我的还在这说谎?!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夕颜?!”以赛抓住索瑞西抓着他领子的那只手,正想说不知道,门口便闯进了一个莽莽撞撞的侍女:“不...不好了!夕颜小姐不见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12 17:19
                                  加油


                                  回复
                                  18楼2017-07-13 19:45
                                    我记得之前不只更到这里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13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