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3,002贴子:262,635

【有毒的养崽日记】4.0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咱不知道是日记有毒还是咱有毒/冷静/那个帖子出现了迷之吞楼的现象,咱确认了好几遍,虽说咱这儿看起来一切正常但看文的各位似乎看不到,重发就吞/冷静瘫

可能是咱吞吞吞吞的叫太多了,以后叫儿砸吧×

没有继续拜托各位小天使包涵的勇气,咱…安静当条咸鱼吧。原帖不删,在这儿试着挣扎一下

向酒茨吧之最进发,同一贴重开次数最多的什么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20 20:53

    我叫神乐,平安世界数不清的阴阳师中的一个
    .
    作为一个阴阳师,我曾以为自己是个血统纯正的欧洲人,毕竟二十级之前就召唤出两个ssr级式神放到任何地方都是值得炫耀一番的
    .
    我一直这么坚信着,直到我一路升上了三十级,直到我……领到了非酋大阴阳师礼包
    .
    那一刻我的心情万分复杂,差点因为寮办的体贴入微感动的嚎啕大哭,激动的我坐到召唤阵前把到手的符咒挥霍一空,分别得到了r,r,r,以及r
    .
    唔…后来怎么样了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但是据守在召唤室外的宝贝吞吞描述,那天晚上我搂着若干狸猫河童鸦天狗从房里出来,一边狂笑一边一个个往他怀里塞
    .
    “这是吞吞,这是茨木木,这是大狗子……阿妈脱非了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20 20:54

      这次意外吓的姑姑好几天没敢让我再进召唤室,萤草更是每天蹲在门口一副我敢碰蓝符就以叮谏言的架势。其实我哪有这么脆弱,作为一个生活在平安世界的光荣的阴阳师,我当然也会随时做好面临失败的准备
      .
      重新打起精神的我勇敢的把一直压箱底的月见黑装饰挂在门口,决心正视自己非洲人的身份,本本分分地去向其他大佬乞讨碎片
      .
      就从我一直想拥有的茨木木开始吧!
      .
      ……听起来很励志是不是
      .
      励你#*%¥:/的志!
      .
      当我元气满满捧着刚准备好的精致小盒子准备去迎接尚在远处的胜利时,我的欧气结晶之一,每日沉迷调戏我一片片攒出来的下属的阎魔姐姐温.和.地注视着我提醒道
      .
      “阴阳师,不管汝想去收集谁的碎片,吾记得汝尚未有哪怕半个媒介”
      .
      ……
      .
      ……
      .
      不要说了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20 20:54

        我叫神乐,平安世界数不清的阴阳师中的一个
        .
        非酋大阴阳师是打不倒我的,没有碎片这件事也不会成为我迈向欧洲的阻碍
        .
        我下定决心不管用什么方法也一定要召唤出我心心念的茨木童子,为此我已经拉着我寮扛把子的鬼王大人连刷了一周的悬赏任务,每次砸百鬼都硬拖着他一起,哪怕只能靠上万分之一的谱也要试试“挚友”的力量
        .
        酒吞对这一系列的事一直秉持不屑态度,但出的力却是实打实的,且不说沉下来平时的傲气指那儿打那儿,有几次险些翻车也能撑着残血继续呸,轮入道用的跟概率100%似的
        .
        虽然我一直把酒吞视为心肝(这个称呼和吞吞一样被抗议了很多次),但我向来不懂得如何揣测别人的心思,哪怕面对的是几乎和我一起长大的酒吞,也不太敢乱猜他所思所想
        .
        但那段时间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或许我家的吞吞真的很希望,能有一个陪他畅饮的“存在”
        .
        这个“存在”不是红叶那样美丽妖艳,能迷惑人心的舞步,更不是像我这样动不动就坐在旁边,花痴地想要袭胸的咸猪手。这个“存在”应该强大而耿直,应该值得骄傲的鬼王付出赞许和完全的信任
        .
        这个存在,只有一个唯一的名字——茨木童子
        .
        所以哪怕是看在我把你挚友养这么大的份上茨木木你真的不来吗qwqqqq赏根毛也行啊qwqqqq(跪在百鬼大门面前被呸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20 20:55

          我和吞吞努力了一个月,收效…啥都没有
          .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至少我收获了半根…小鹿的角?
          .
          正在我捧着刚砸的鹿角一边努力思考怎么说服酒吞相信这是茨木掉的,一边回寮的路上,应该正在做悬赏的酒吞迎面大步迈过来
          .
          难,难道是心疼阿妈特地出来迎接吗qwq
          .
          我在心里脑补了两万字母子情深的动人画面,对面的吞吞很给面子地径直走到我面前,抬起手臂……
          .
          ……往我脸上拍了一根寸长的黑毛
          .
          一寸长的,狗子的黑毛
          .
          然后他瞟了眼我怀里毛茸茸的鹿角,转身走了……
          .
          走了……
          .
          东西好多噫狗毛要掉了我能把这个绑定的伞扔了吗那什么吞吞你等等阿妈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20 20:56

            我叫神乐,是平……算了太麻烦不介绍了
            .
            总之我现在正面临着一个狂喜夹杂着痛苦的抉择,就在五分钟前,我召唤出了自领完非酋大阴阳师一个多月以来,第一个ssr——花鸟卷
            .
            至于为什么痛苦…四分半前,因为讨论是否该把本来留给茨木觉醒和升星的材料送给花鸟卷时意见不合,我和吞吞,啊不被吞吞一怒之下怼了几下…暴击
            .
            所以四分半后的此刻,我顶着残血瘫在房间里,盯着惠爷爷无风自动的鲤鱼旗认真地思考自家崽的教育问题
            .
            小花鸟一边掉眼泪一边努力帮我二百二百地刷回复,还不忘奶声奶气地劝我把材料留给即使还没谋面的茨木童子
            .
            “明明是主人努力攒给那位大人的,如果留下这份心意,他一定会飞快地跑过来的!”
            .
            “……”
            .
            我转过头,盯着房间角落里凝了大家一个多月心血的材料发了半晌的呆,然后轻轻地,更像是说给自己一般,应了声嗯

            当天晚上,成长停滞许久的吞吞终于升上了六星
            .
            我估摸着吞大爷消气了,暗搓搓地蹭到樱花树底下试图日常袭.胸,然后不出意料地被看起来烂醉的吞吞精准地截住了咸猪手
            .
            “不听本大爷的话,你等着后悔吧”
            .
            咩咩咩???
            .
            我一脸懵逼地和帅气儿子大眼瞪小眼,后者疑似看智障的目光在我脸上停了半秒,然后犹如看到了什么大型污染物一般嫌弃地闭上了眼睛
            .
            鬼王祖宗在原先的基础上换个了明显更远离我的姿势,把鬼葫芦往我们中间的空档一竖,抱着双臂一副准备装逼的架势
            .
            “本大爷就在这,那家伙还想去哪儿”
            .
            ……我抽了抽嘴角,最终把即将脱口的话咽了回去
            .
            吞吞啊,你忘了吗
            .
            阿妈可是非酋里的,大阴阳师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5-20 20:57

              事实证明我家吞吞在预言方面有着我难以企及的天赋
              .
              清晨五点钟,我披头散发地坐在召唤室里,看着从阵法中间滚出来的浑身泛着金光的小白团子,面容呆若木鸡内心万马奔腾
              .
              茨茨茨茨茨茨木!!!!
              .
              是茨木木啊!!!!
              .
              短暂的呆滞后我哇的一声扑过去搂着茨团子就开始哭天嚎地,活脱脱一副老年得子喜极而涕的样子,估计是没来得及洗的头发糊了茨团一脸,小家伙不太舒服地挣扎出来,柔软的白毛蹭的我内心荡漾不止
              .
              然后小茨团用闪亮亮的金眸盯着我,忽然露出个天使般的笑容手舞足蹈地开了口
              .
              “zi,自友!”
              .
              …那一刻,我终于在心碎中明白了
              .
              我每天都心心念念的茨团
              .
              可能真的
              .
              一点都
              .
              不爱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20 2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20 20:59

                  椒图这句一出,内心戏足的我瞬间开始脑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卒等六十集鸿篇巨著
                  .
                  只不过开头曲还没放完,吞吞高大威猛腰窄臀宽玉树临风一看就是又在假装高冷的身姿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屋子里的式神识趣地让开条路,两边连着我和堪比玛丽苏男主角的吞吞
                  .
                  …要是不考虑这是为了我怀里茨团子的这个事实,其实…挺浪漫的咳
                  .
                  茨团子一下子就精神了,手脚并用地从我怀里挣扎出来。我一时没留神让他成功,接着小团子就毫无悬念的啪叽一声掉到了地上
                  .
                  还没等我和其他人惊叫出声,茨木就自己飞快地爬起来,迈开小短腿几乎是以“投射”的姿势撞向他的挚友
                  .
                  接着我明显看到,被高速毛团结结实实撞在胸膛上的酒吞,悄咪咪地,假装不经意地,往后踉跄了一下
                  .
                  然后他被我垒的比惠爷爷还高出一截的血条下滑了至少五分之一
                  .
                  我望向肆无忌惮蹭着吞吞奶.子的茨球的眼神立马就不对了
                  .
                  这要是升了六星,我家吞仔能撑住吗…
                  .
                  作为关爱崽的亲妈,我默默地做出了个决定
                  .
                  为了吞吞的生命安全和未来的幸♂福,明天…啊不今天上午,还是趁早打一套地藏回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20 21:00

                    我剩下不多的白蛋无疑全被拿出来,准备贡献给荣升祖宗二号的茨木童子
                    .
                    酒吞难得没日常一醉方休,反而是抱着团子端端正正坐在自己房门口。寮里第二奶妈姑姑带着其他崽儿们散了有一会了,这时候就剩我捧着一堆材料,一边听茨团吹吞一边接下了喂材料的苦力
                    .
                    “挚友果然是最强大的许久不见已重回巅峰,吾一定会加油跟上挚友的脚步!虽然吾不及挚友力量强大才能出…唔!”
                    .
                    我看准时机使坏塞了茨苗一嘴材料,小家伙吹吞被打断,瞪着湿漉漉的眼睛转头怒视着我
                    .
                    看他一边瞪我一边鼓着腮帮努力吞咽了嘴里的东西,正准备继续刚才的话头,我…没忍住又暗搓搓给他塞了一口进去
                    .
                    不能吹吞的小团子看起来要哭了
                    .
                    只不过我内心铺天盖地的“好可爱”还没刷满屏,吞吞咄咄的视线就瞟了过来
                    .
                    ……
                    .
                    我的错!我的错!/摔蛋
                    .
                    md死给!自己喂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20 21:00
                      十一
                      我倾家荡产翻出来的材料果然还是不够用
                      .
                      小茨木升上了三星,等级就稳稳地卡在原处,任我抓心挠肝地倒腾仓库也找不着能用的东西了
                      .
                      酒吞给饱足后打起瞌睡的茨团顺着毛,阴测测地看向我
                      .
                      “他的觉醒材料呢?”
                      .
                      “…给,给小花鸟了qwq小妹妹太可爱没忍住”
                      .
                      吞吞已经懒得搭理我这副德行了,自己狠揉了两把茨木的白毛爽快应道“去备套御魂,本大爷带他去揍麒麟”
                      .
                      被酒吞折腾醒的茨苗正好听清了这句,迷迷糊糊地往他怀里拱了两下,揉了两下眼睛嘟囔着附和
                      .
                      “嗯…和挚友揍麒麟…嗯?挚友你怎么了?”
                      .
                      “???噫吞吞你怎么流鼻血……!!!振作吞吞!!!惠爷爷救命啊吞崽儿残血了——”/尖叫破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0 21:01
                        十二
                        我叫神乐,是平安世界一个一脚迈入欧洲大地的阴阳师
                        .
                        …你问我为什么又开始介绍了?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正在麒麟家门口,面临着一场人生的暴风雨
                        .
                        是这样的,刚刚茨团子听说自己只能坐在观战席蹭经验,意料之外的,气炸了
                        .
                        “说好了让我和挚友并肩作战的——呜哇——”
                        .
                        持续到现在的高声独奏听地我太阳穴直跳,特别想念此刻在寮里的姑姑。椒图雪女她们手忙脚乱地试图安抚茨祖宗然而收效甚微,最后还是被烦到不行的酒吞过去,拎着小茨木的衣领单手把妖提了起来
                        .
                        Σ吞吞吞吞崽儿冷静我怎么觉得你要揍妖了
                        .
                        茨木看酒吞过来瞬间收了哭声,乖乖巧巧地被拎起来瞅着他,估计还有点没缓过来,憋着憋着突然嗝地一声冒出个哭嗝
                        .
                        然后我就看到酒吞愣了一下,别过头又把他扔回地上,还没等茨团子自己爬起来呢,就无视了我开始发号司令
                        .
                        “惠比寿留这儿,其他人换达摩蛋过来。椒图把镜姬留下给茨木,你(指我),开局去”
                        .
                        ???
                        .
                        什么情况???
                        .
                        这是要带茨团子刷麒麟???
                        .
                        茨木也是个听话的,欢呼了一声就利索地跑去把椒图的御魂扒了,等到我发现自己给小茨木精心配的破势被他丢了回来,身边已经环绕了一堆红的白的达摩蛋
                        .
                        接着我就眼睁睁看着对面大麒麟一招帮所有达摩蛋放了烟花,带了镜姬的茨木木在我的目瞪口呆中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就变成了小纸人
                        .
                        顺便带走了对面一截血条
                        .
                        我差点又要尖叫出来了
                        .
                        吞吞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还是我们都疯了!!!虽说效率的确很高但你确定这样能刷麒麟??!!
                        .
                        就算拿茨团当妖形炸弹也会翻车的啊啊啊啊——
                        .
                        不对茨团那么可爱渣吞怎么忍心让他去舍命一击qwqqqq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20 21:02
                          十三
                          我不得不佩服,酒吞吞他…还真刷过去了
                          .
                          我不一会儿就下场陪了茨团,惠爷爷这场总被抓,没晚我多少就也下来了,场上就剩吞吞和根坚持不了多久的旗杆立着,后来旗杆也倒了,就剩吞吞自己叠着狂气揍麒麟,轮入道一次不落地往外冒,虽说看得我胆战心惊,但是真心…挺爽
                          .
                          顺便吞吞你平时斗技也这么拼就好了qwq
                          .
                          我怀里的茨团已经沸腾了,高喊着挚友挚友整个球跟个小型炸弹一样疯狂的扭动,酒吞也没理他,等到总算把大麒麟呸死,才掂量着刚到手的天雷鼓冲他微微扬了下嘴角
                          .
                          我几乎是在那同时感受到腹部一阵钝痛,差点没忍住爆了粗口,结果一抬头就看到罪魁祸首颠颠地奔向他的挚友,跑到半路熟练地瞄准发射,一看就是要给还没恢复过来的酒吞再加个暴击
                          .
                          吞崽儿下意识伸手去揽,头顶上不出所料地爆出来一串细碎的红字,一瞬间…表情都扭曲了
                          .
                          我:(小声)…惠爷爷赶快撮个旗我感觉吞吞要撑不住
                          .
                          惠爷爷:罒ω罒 哦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20 21:02
                            十四
                            茨木木被酒吞抱回家的时候整只妖都瘫成一滩了
                            .
                            ……毕竟他承受了这个等级不该有的镜姬之重,这一承受还是整整两个小时
                            .
                            所以我忽略了自己为了让茨木更快成长而放任惨剧发生的事实,一路都认真的用目光谴责吞吞
                            .
                            ……就是被无视地很彻底…而已
                            .
                            那什么其实我也想要吞吞亲亲抱抱举高高啊qwqq明明我今天小纸人的次数仅次于茨木木和达摩蛋!你个重色忘亲的吞吞我可是你看着长大的阿妈啊!啊!
                            .
                            得不到吞吞安慰的我回寮之后实力咸鱼了一会儿,又打起精神爬了起来,去把刚刚打出来的天雷鼓合成清点一下,然后把意外掉落红蛋搬到结界里,之后想了想…暗搓搓地给小花鸟塞了几个吞吞刚带出来的“血汗蛋”
                            .
                            都是崽儿舍不得偏心嘤
                            .
                            …啥你说吞吞?那不是崽,那是祖宗
                            .
                            我估摸着自己是有点受虐体质的,明知道八成会被大吞小茨塞一口养成粮,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鬼王祖宗正进行的带崽业余活动,可惜(?)的是等我躲在墙角探头过去,才发现空荡荡的走廊就坐着吞吞一个把酒向明月
                            .
                            ……这是被茨木木嫌弃年老色衰冷血无情所以被赶出来了???
                            .
                            ……还是承受不住茨团子的地狱鬼手无奈之下坐在这儿思考鬼生???
                            .
                            我越想越惨烈,越想越惊悚,最后简直要悲愤欲绝就差跳出来声泪俱下地搂着吞吞说是阿妈对不起你阿妈一定肝到吐血肝到卖.肾也给你弄套精品地藏吞吞你一定要给阿妈争气啊
                            .
                            我还在这儿代入感极强地给酒吞和茨木加戏的时候,就突然看见吞吞好像忍耐了很久的样子把酒碗往地板上狠狠一撂,冲我猫着腰的地方瞪过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你想让本大爷争什么气”
                            .
                            ……啊呀我说出来了?
                            .
                            ……等等等等我说出来了!!!
                            .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趁事情还有余地赶紧跑路,然而还是快不过被我精心喂的肥肥壮壮×××的吞吞,当我发现自己正因为后领上的拉力而渐渐离开地面时,果断…哇的一声转过来努力抱住酒吞的胳膊
                            .
                            “你知道阿妈从来都是向着你的放心阿妈一定精心给你准备一套地藏吞吞你别着急阿妈现在就去给你肝马上就肝一定争取不影响你的终身幸福”
                            .
                            酒吞的眼角似乎是抽搐了两下,嫌弃地晃了两下胳膊,结果我抱的太紧,愣是…没甩开
                            .
                            吞吞怒了,沉着声音威胁我
                            .
                            “闭嘴,滚”
                            .
                            作为一个爱寮爱崽的好阿妈,我果断的…滚了
                            .
                            鬼王祖宗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去继续月下独酌。
                            .
                            我不屈不挠的蹭了过去
                            .
                            “茨木木呢?”
                            .
                            “屋里”
                            .
                            “你坐这儿干嘛呢?”
                            .
                            酒吞顿了一下,拿起刚刚被摔下的酒碗一饮而尽
                            .
                            “他今儿被揍地爬不起来,在屋里偷着哭呢,本大爷进去干嘛”
                            .
                            woc都疼哭了你个渣吞都不去安慰一下人家???你这样的鬼王,是会注孤生的!
                            .
                            估计是看出了我眼神里大写的懵逼加震惊,吞吞懒懒散散地换了个姿势瘫在鬼葫芦上,颇为深情(雾)地看了眼茨木在的房间
                            .
                            “本大爷在他还敢自己在那儿抹猫尿?啧,这么大点就跟个傻x一样,多长时间都改不了这副德行”
                            .
                            我:……
                            .
                            我:“吞吞要优雅,你对得起这身沉稳霸气的皮肤吗”
                            .
                            酒吞冷笑一声,优雅?本大爷好像下酒吃了
                            .
                            玩笑归玩笑,我仔细一琢磨觉得这么打下去对茨木木发育不太好吧,你说这么打击下去多磨灭人家的自信心
                            .
                            酒吞正好又给自己倒了碗酒,他那葫芦像个异次元空间袋似的,前能装酒后能呸怪,简直不能再居家
                            .
                            “这就被打击到他就不是茨木童子了”酒吞这么说着,又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
                            这次他没急着继续酗酒,而是放下碗随手给茨团子门口加了个隔音的小结界我觉得他可能是有点醉了,呼着酒气眯起眼望着平安京永远圆滚滚的月亮
                            .
                            “他可不是你塞给本大爷那些椒图山兔金鱼姬什么的,他为战斗而生,自然要在战斗里成长,安安稳稳坐在旁边混经验不适合他。你这儿的八岐麒麟石距年兽打起来太没意思了,本大爷还等着和他,嗝,好好打一架呢”
                            .
                            “那何苦给他套镜姬,被服反枕涅槃之火,能让他多撑一阵的御魂,我还有挺多的”
                            .
                            吞吞好像有点睡意了,他今天是把茨木木折腾的不行,不过自己也没好到哪去,现在也该是累极了,所以听到我的提问,他只是敷衍的摆了两下手,估计是在示意我赶紧滚蛋
                            .
                            “废话,难道让他上场就为了见见世面?本大爷可不留着没用的家伙”
                            .
                            我沉默了一下,突然就觉着,能来到平安世界,能召唤出吞吞和茨木木,真的,挺好的
                            .
                            我突然想起什么,小心翼翼地在吞吞彻底睡着之前飞快地问出口“明天茨木的材料就攒齐了,之后辛苦点,去刷大蛇提升御魂吧”
                            .
                            被打扰休息的鬼王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半晌又原谅了我的“冒犯”,转了个身挠挠乱蓬蓬的白发
                            .
                            他说
                            .
                            “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5-20 21:03
                              十五
                              茨木大人的觉醒材料准备好了
                              .
                              黑白童子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浸在午后的暖阳里眯着眼犯困
                              .
                              白童子蹦蹦跳跳地地把放了刚好数量材料的小盒子摆在我面前,弯着眉靠过来,半倚在我身上撒娇
                              .
                              “茨木大人觉醒后会很强吗?”
                              .
                              我笑着点点头,抬起另一只手捏了捏低头站在一边的黑童子的脸
                              .
                              白童子注意到我的动作,于是小鸟一样跃离了我,揽住黑童子的胳膊露出一个像是亲昵又像是安抚的笑,侧着头继续问我
                              .
                              “会比阎魔大人还要厉害吗?”
                              .
                              “阎魔大人现在不过三星。当然,这是我的问题——不过…”
                              .
                              刚开始西偏的阳光实在是太耀眼,我温和地注视着两个孩子,盘算如何才能恰好地解答他们的疑惑
                              .
                              “…阎魔大人身为审判的神明,她的威压足以让对手难以反击,硬碰硬的对决她或许及不上茨木,但对于团队,她实在是难得的帮手”
                              .
                              “这样…”
                              .
                              白童子善解人意地眨眨眼,转头在黑童子脸颊上落下个浅浅的亲吻
                              .
                              “那阿妈我们先走啦,不打扰您了”
                              .
                              我和蔼的点点头,目送他们走远,然后…
                              .
                              …迫不及待地打开小盒子
                              .
                              ⁄⁄啊啊啊茨木木终于可以觉醒了——我是不是超棒快去告诉吞吞要亲亲抱抱举高高///那什么刚才我一点阎魔大人的坏话都没说真的!真的!!小小黑小小白好闪眼睛说起来这算早恋吧我是不是该制止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20 21:03
                                十六
                                等我看到茨木换完觉醒的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是
                                溃的
                                .
                                换上新衣的茨木木显得越发越挺拔,或许是已经升上四星的原因,不久前还是团子的他不知觉间高过了我许多,不难想象他和吞吞站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的意气风发
                                .
                                ……当然这都不可能让我幻灭到醉生梦死,此刻的茨木,比起一身将能看出苗头的鬼将气势,更让人在意的是那头…白毛
                                .
                                那头乱七八糟的,比杂草还杂草的,白毛
                                .
                                我觉得自己快要被美哭了
                                .
                                茨木木你告诉阿妈那头扎成座敷的毛是怎么做到的???
                                .
                                我知道你崇拜挚友但这种反力学的发型我们就不要学了好不好qwq
                                .
                                阿妈不需要你卖血点火你卖不过座敷的,真的!qwq
                                .
                                茨木倒是挺开心,顶着一头杂毛回身叫挚友,于是我顺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和从房里出来的鬼王祖宗目光交汇
                                .
                                嗯……鬼王祖宗手里还拿了个挺眼熟的发带……
                                .
                                …挺眼熟的…发带?!
                                .
                                吞吞:……
                                .
                                我:……
                                .
                                我:“梳的…挺想你之前发型的”
                                .
                                吞吞:“…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20 21:04
                                  十七
                                  酒吞醒的时候,平安京的满月已经挂上了正空,他盯着那轮似乎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荧珑正发着呆,就听见身边有人叫他
                                  .
                                  “挚友”
                                  .
                                  酒吞太阳穴一突,在对方开始滔滔不绝之前,抬手把自家鬼将的脑袋按摔进身边的泥土地上
                                  .
                                  “闭嘴”
                                  .
                                  大妖怪撒娇似的唔了一声,一改先前一口一个“挚友来战”的聒噪,乖乖巧巧地一动不动
                                  .
                                  酒吞惊奇地看过去,才发现茨木脸上不知何时染上了些不显眼的红晕,一双金眸微微眯着,乍一眼看过去仍像平时一样溢满了冷峻,深究却不难发现其中星星点点的茫然
                                  .
                                  酒吞一下子气笑了,狠揉了两下茨木早上被自己梳的惨不忍睹的白毛
                                  .
                                  “谁让你动本大爷的酒了?”
                                  .
                                  迷迷糊糊的大妖怪测了侧头,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话里的意思
                                  .
                                  “挚友的神酒…世间唯一…不但甘甜,还…嗝…充满妖力,只有挚友这样的…”
                                  .
                                  “行了”
                                  .
                                  酒吞回手拍在他头上
                                  .
                                  “转过去,顶着这头毛你也好意思在寮里转悠”
                                  .
                                  “…挚友梳的…”
                                  .
                                  茨木不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却也听话的转身过去
                                  .
                                  茨木的头发带着股蓬蓬松松的软,厚实地好像让人陷进去。酒吞好不容易耐着性子按刚学不久的技巧一点点把发尾捋顺了,一抬头,就看见茨木泛红着脸颊,流着月光似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努力在头不动的情况下盯着自己看,他的鬼将本来就生的格外俊朗,这会儿陷在醉酒的朦胧里,连面上的妖纹似乎都带上了流转的绵情
                                  .
                                  该死的
                                  .
                                  酒吞听见自己暗自骂了一句
                                  .
                                  因为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本来正经梳头的姿势就生出了股暧昧的味道,等到唇瓣接触到对方炽热的体温的时候,再做反应就明显来不及了
                                  .
                                  傲视群雄的鬼王愣了片刻,狼狈地撇开头,被占便宜的却半点没自知,张着迷蒙的眼睛努力一副思考的样子
                                  .
                                  “…挚友?”
                                  .
                                  酒吞顿了顿,猛地把自家鬼将拉进了怀里
                                  .
                                  他凑近茨木的耳垂轻轻呼气,一手绕到对方背上,顺着脊背一寸寸抚下去。茨木被顺好的白发没有已经之前那么可笑,蓬炸细碎的银丝软地酒吞耳尖发痒
                                  .
                                  “那个阴阳师是给你带了魅妖吗”
                                  .
                                  没有回应
                                  .
                                  茨木小动物一样靠在酒吞的肩窝蹭了两下,好像找到了舒服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倚着
                                  .
                                  酒吞笑出了声,他觉得今天的茨木比以往吵吵闹闹地省心多了,正盘算着以后找机会给他多灌点酒水
                                  .
                                  愉悦的鬼王揉了揉茨木的后脑,低低叫了声他的名字
                                  .
                                  没有回应
                                  .
                                  酒吞的笑容突然僵了一下,他意识到了什么,板着茨木的肩膀让自己看到他的脸
                                  .
                                  茨.醉酒.小动物.木果然合着眼睛,整个妖软趴趴地靠着酒吞的支撑…打鼾
                                  .
                                  酒吞:……
                                  .
                                  怎么办,想揍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20 21:04
                                    十八
                                    我叫神乐,平安世界数不清的阴阳师之一
                                    .
                                    我觉得吞吞今天有点不对劲
                                    .
                                    具体表现大概就是,暴躁,很暴躁,非常暴躁,特别暴躁
                                    .
                                    打斗技的时候狂气轮入没间歇地冒,也不被控了还次次暴击
                                    .
                                    问他是不是不爽也只有一句“本大爷赶时间”
                                    .
                                    我看着斗技场里吞吞旁边快被吓哭的椒图,默默跟着打了个寒战
                                    .
                                    ……难道是因为斗技没带茨木?
                                    .
                                    我面色复杂地陷入了沉思
                                    .
                                    “阿妈阿妈”
                                    .
                                    斗技回来的时候山兔在后面叫我
                                    .
                                    “和阿妈说哦,昨晚我和蛙蛙看到酒吞大人和茨木大人亲亲啦”
                                    .
                                    哦……怪不得吞吞今天……
                                    .
                                    Σ等等啥亲亲???
                                    .
                                    晚上亲亲???
                                    .
                                    我面容严肃的分分钟在内心脑补了八万字小黄文
                                    .
                                    不愧是吞吞,黑白鬼使来半年了还在拉小手,茨木木来了不到半个月就推了()
                                    .
                                    焦躁很正常嘛是不是归心似箭了想见茨木木早说啊结界不打了看我多善解人意w
                                    .
                                    ——————
                                    .
                                    酒吞觉得今天智障阴阳师有点不对劲
                                    .
                                    走这么急要投胎吗!结界.都不打了还要黑蛋不了,没有黑蛋怎么提升**的实力!

                                    .
                                    想想昨天晚上就特别憋屈,偏偏茨木现在一点不禁打弄的跟本大爷欺负小孩一样
                                    .
                                    等他不弱到一下就死,本大爷一定要,亲手揍死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20 21:05
                                      十九
                                      我没想到茨木木会给我们一个惊喜
                                      .
                                      难以忽视的高喊是我和山兔嘁嘁嚓嚓地分享小道消息的时候传来的
                                      .
                                      白色的茨球以熟悉的速度高速撞过来,这次还多了个妖力凝的看起来随时会爆的小球,离吞吞近些的椒图呀了一声迅速缩回了贝壳,而被锁定跟踪的吞吞,果断的在最后一秒…闪开了
                                      .
                                      我眼睁睁看着茨木木因为没收住力一点儿没犹豫地啪叽到地上,世界沉寂了半刻,然后离他十来米远的地方轰地升起只鬼手,带起层厚厚的蘑菇云
                                      .
                                      我心肝一颤,冷不丁想起来前几天惦记的地藏似乎到现在都没开始准备
                                      .
                                      苦了你了吞吞
                                      .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破坏力的茨木木没啥事地站起来拍拍灰,又元气满满地扑了回来
                                      .
                                      “挚友挚友,看吾刚刚得到了什么!”
                                      .
                                      酒吞应声条件反射地后撤了半步,看茨木没有弹回来的意思,尴尬地顿了下,干脆这么不动一本正经地问
                                      .
                                      “怎么了”
                                      .
                                      茨木闪着星星眼不知道从哪拎出来个红彤彤的小毛团
                                      .
                                      酒吞脸有点黑,我暗搓搓蹭过去,看清团子的一瞬间…炸了
                                      .
                                      酒吞吞的毛!
                                      .
                                      嗷嗷嗷嗷——一如既往地可爱qwqqq之前吞吞产出碎片都迫于鬼王祖宗的羞耻心被送走了嘤嘤嘤
                                      .
                                      吞团子也不知道是被蹂躏的还是吓到了,浑身的毛都炸起来,这会呆稳了,缩小的酒葫芦露着獠牙开始往外喷瘴气,一下不落地落到了吞吞胸膛上
                                      .
                                      酒吞:……太智障了想捏死它
                                      .
                                      茨木:“挚友果然英勇!就算只是碎片也有如此昂扬的战意不愧为站在顶点…”
                                      .
                                      酒吞:“行了闭嘴,它和我差四十九个碎片呢你拿他和我比?”
                                      .
                                      茨木眯着眼睛咧出个笑,没注意鬼手上毛绒绒的吞团子挪了两下找了个地方张口就咬了下去
                                      .
                                      “挚友自然是最强大的任何…嗷——”
                                      .
                                      被茨木条件反射甩出来的红团子由吞吞精准地截住,拎在手里嫌弃地晃了两下
                                      .
                                      “啧,就这东西还自称本大爷的碎片,不如喂鬼葫芦”
                                      .
                                      “——别吞吞!!!放下吞团让我来!”
                                      .
                                      “——挚友手下留情!!”
                                      .
                                      还没动作就被两个大型动物猝不及防扑倒的酒吞:……
                                      .
                                      今天依旧想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20 21:05
                                        二十
                                        吞团子最终被我捧回了自己房间,酒吞实在太嫌弃它,看都不想看一眼
                                        .
                                        还连带着不让茨木看
                                        .
                                        我假装没看着门缝外投射进来的望穿秋水的目光,兀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
                                        茨木木啊吞吞怕毁了你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形象你就听话呗qwq你这样阿妈很难做啊,被吞吞发现了妥妥会被呸的qwq
                                        .
                                        茨.渴望挚友团子.木丝毫不理解我的苦衷,满眼渴望地继续从门缝努力盯着吞团的小盒子
                                        .
                                        于是我…抵抗失败
                                        .
                                        qwqq茨木木的眼神实在是太无法描述了qwqqq忽而渴求忽而期待忽而崇拜(shen me gui)如果非要用语言描述的话就是:
                                        .
                                        ……汪
                                        .
                                        两分钟后,因为把茨木放进来而再没能靠近吞团的我,默默冲着茨木木比了个口型
                                        .
                                        妈卖批

                                        二十一
                                        酒吞猝不及防把门踹开的速度甚至让我没机会把搞事茨木藏起来
                                        .
                                        刚刷完日常顺带做了悬赏的吞吞气势汹汹地把茨木拎到身边,没等说话呢茨木木就一改之前和我抢吞团的气势,一瞬间委屈成球
                                        .
                                        “…挚友吾错了”
                                        .
                                        Σ茨木木你要不要大妖怪的脸了!刚刚还凶巴巴地见到挚友就怂!
                                        .
                                        估计是成长过快的四星大妖怪试图像小孩儿一样卖萌的画面冲击力有点大,酒吞顿时一副喝了假酒的表情把茨木推了出去
                                        .
                                        “行了,你这什么德行,本大爷带回来样东西”
                                        .
                                        吞吞说着想要从怀里掏什么东西,似乎是掏空了脸色一沉,把鬼葫芦解下来口冲下晃了两下
                                        .
                                        我和茨木看着鬼葫芦狰狞着利牙试图往外吐什么东西,二脸懵逼
                                        .
                                        酒吞脸黑了,虽说似乎从茨木木来酒吞的脸色就没好过
                                        .
                                        “滚出来”
                                        .
                                        鬼葫芦里面好像有什么嘤了一声,半晌之后,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圆滚滚毛绒绒的白团子不情不愿地掉了出来
                                        .
                                        那个小东西在原地滚了两圈,磨磨蹭蹭地露半截红色的圆角,黑金的眼睛捕捉到酒吞的影子,简直要溢出星星来,顺便欢快的配上了特有即视感的小动物叫声
                                        .
                                        “吱呦——”
                                        .
                                        我一瞬间被爱神的羽箭射中了心脏
                                        .
                                        这个茨团
                                        .
                                        真尼玛
                                        .
                                        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20 21:06
                                          二十二
                                          凌晨一点,熟悉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寮空
                                          .
                                          茨木几乎是下意识地从睡梦里弹起来,伸手想够自己的盔甲
                                          .
                                          “吾友不必忧心吾马上去清除那些杂碎!”
                                          .
                                          然后他就被酒吞利索的拉倒在柔软的榻榻米上
                                          .
                                          “清什么清,睡觉”
                                          .
                                          “可是阿妈叫的好惨……”
                                          .
                                          “你来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叫的,死不了”
                                          .
                                          “哦…”
                                          .
                                          茨木乖巧地重新把被子拉上来,一直盖到眼睛底下。他的挚友因为被打扰了好梦而微微皱着眉,和他同样的白发蓬炸地散下来,深紫色的眸子……
                                          .
                                          噫!深紫色的眸子???
                                          .
                                          “盯着本大爷做什么”
                                          .
                                          偷看被发现的茨木有点方,嘴一张就溜出来一串吹吞
                                          .
                                          “挚友如此英俊帅气是吾之所未见,不由自主地看呆是吾……”
                                          .
                                          酒吞一巴掌糊在他脸上,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背过去甩了茨木一脸头发
                                          .
                                          “睡觉”
                                          .
                                          “哦…”
                                          .
                                          茨木又往上拽了拽被,一双眸子在黑暗里熠熠生辉
                                          .
                                          挚友的耳朵…好像红了?
                                          ————我是又抽到ssr的分割线———
                                          召唤室里我抱着小小鹿的后腿哭的想个二百斤的胖金鱼
                                          .
                                          我都攒了二十多个碎片了你怎么就来了呢qwqqqq没关系没关系别走快让阿妈摸摸你的屁.股
                                          .
                                          刚被召唤出来受到一万点惊吓的小鹿男:md老变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20 21:06
                                            大大,好棒哦(⊙o⊙)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5-20 21:28
                                              加油↖(^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5-20 21:29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5-20 23:08
                                                  楼主,图好模糊,看不清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5-21 08: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5-21 09: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5-21 09:09
                                                        更了呀,小鹿以后更新艾特我行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5-21 14:01
                                                          正在码字…今晚一定能开起来酒茨车!/坚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5-21 16:59
                                                            咱尽力了,咱真的尽力了,曾经何时咱还以为自己是个老司机,没想到咱一开车就怂
                                                            请诸位从咱写女装茨的文字里体会出咱努力,然后…扔下抛锚的车咱就跑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5-21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