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万岁吧 关注:8贴子:1,303
  • 13回复贴,共1
丙申年七月十五。
阴司勾魂使者,带着五百阴兵来到某医院。
奇怪的是,无常手里的锁链只够锁一个人的。
但是,五百个阴兵去抓一个人,是不太寻常的配置。
幽静的楼道里,悠悠的飘出来一阵皮黄腔。
“老爷,是……捉放曹?”
白无常甩一下哭丧棒“**,闭嘴!”
几个小鬼立刻不敢作声。
七月十五是人间奉鬼的日子,有戏听,有供品吃,有钱拿。但无常兄弟俩今年却要加班。
憋了一肚子火的无常,子是谁都不敢惹。
“老爷,干嘛非得今天抓?”
“这主子怪得很,先时有九龙护体,后来又有百灵加持。不在今夜鬼门洞开的时候借阴兵下手,哪还有机会?”
夜里的风越来越急,树叶子哗哗作响……
“老爷……鬼!”
“你他娘的,抽什么风?你他娘不是鬼?”
“不是,老爷,有九个红衣小鬼,散了!”
“糟了!”
无常拿出自己手里的勾命文书,寿数一栏的九十,被抹的干干净净……
“回去吧!”
某间病房。
“钱秘书啊,去给我做完长寿面,他们绝对不知道,我按公历做寿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5-21 10:20
    钱秘书,钱秘书,你怎么了?快来人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5-22 23:30
      在看ha一篇的时候总以为钱秘书就是qianqiche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5-22 23:32
        孤本沪上刺史,天下于我何加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27 13:34
          1500年的奥斯曼帝国奈易王朝就有这么一个记载。3年前的1497年,奥斯曼帝国刚刚从英国人手中夺回了塞浦路斯岛,为了安抚民心,将其划为自治领。3年后,帝国抓到了一批筹划推翻塞浦路斯总督的欧洲间谍,当时的奥斯曼苏丹奈易五世亲自批示,对犯人施以一些奇特的刑罚,包括吞食活体蝌蚪,跑步直到力竭等。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有给犯人读诗这一条。文献记载,当时读的有一首拜占庭帝国的诗人Zedshu Lynn的十四行诗,试摘录翻译如下:“当人们对利益趋之若鹜的时候,我从不跟随;”“当人们纷纷避开灾难的时候,我毫不退缩。”“我只愿为最伟大的事业献出自己的生命;”“那就是,为了帝国的利益而奋斗终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27 13:35
            我曾经建立市场经济
            也推进改革开放
            我曾经拥有这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闷声才是唯一的答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27 13:37
              www.ihsa.m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31 09:46
                http://tieba.baidu.com/f?kw=me04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1 10:20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还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都献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01 10:29
                    A:___,____________?
                    B:__!
                    A:_______?
                    B:___!
                    A:___________,________?
                    A: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______。
                    A:___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___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_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 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B:_,________,__。
                    B: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 ______ ,_, _________ _____ !_____?
                    A:_____,___……
                    B:_____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05 16:01
                      “我想她并没有亡。”

                      老人抚摸着她的脸,他多么想再听她唱一首湖南民歌,可是那已经不可能了,她躺在一片花丛中,接受着人们的凭吊。

                      “人的一生中有三次死亡,只有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记得她了,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社会意义上的死亡。”

                      老人深情地说

                      “但我会记得她的。”

                      “所以她并没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05 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