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猫蓝兔勇者归来吧 关注:16,004贴子:1,789,668

【NO.1归来】归来.虹勇续文(拜吧同人.坚决拒绝虐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几年前第一次看到虹勇的时候我是拒绝的,莫名其妙的开头,人设全崩,所以一集没看就弃了。
但是五月份的时候从知乎又补了一遍虹七和虹系的经典桥段,开着弹幕却处处被戳到虐点。
然后我打开虹勇,发现居然里面潜藏了这么多的糖!当年简直有眼无珠!
遗憾的是虹勇永远留在54集了,所以看了这么久的同人决定自己也动手一篇。


回复
1楼2017-05-22 10:57
    在凤凰岛通往西子岛的航线上,一艘商船在徐徐前进。
    船尾的甲板上站着一个身着淡紫色襦裙的女子,敛容收色,正抬举双手、屏气凝神,练习凝水成冰之术。
    只见她两掌相扣、皓腕一转,御起的海水便凝成冰晶,随着双臂徐徐打开,一把蓝色的冰剑慢慢成型,在阳光下折射出晶亮的光华。
    “蓝兔,休息一会儿吧,你已经练了一下午了。”原先站在一旁看着的黄色道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女子闻声放下手,半空的冰剑跌落,男子抬起手将它接住,递过去。
    “寒天大哥,还是不行,我现在虽然可以凝化成物,但是强度还远远不够。”蓝兔有些失落地看着手中的冰剑,摇了摇头。
    绣着粉色芙蕖的衣袖在海风中鼓荡翻飞,像极了雨后山谷中翩跹在花丛里的蝴蝶,身后是万里无垠的碧海苍穹。
    “传闻冰魄剑主....也就是之前的你,练得的是极阴的冰魄心法。之前虹猫他们说你的内力尚存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信,现在你用两日就练成我数年才达到的程度,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寒天驭冰之术初成时,七侠已经名满江湖,许是虹猫这个七剑之首给他的落差太大,让他低估了七侠的实力。
    蓝兔听罢有些羞赧,笑着说,“要不是寒天大哥你倾囊相授,我哪里能进步这么快。”
    眼前的蓝兔确实难以想象就是传闻中能够冰封千里、凝固江河的冰魄剑主,但她练功时凝神肃目的样子,挽起剑花时眉眼间转瞬的凌厉之色,都实实在在地被寒天看在眼里,许是之前御物打败翼给了她些微自信吧,她自己虽然没有发现,但现在每一天的她都在向原来那个柔弱不禁风雨的过去式告别。
    心上仿佛有一根羽毛般的东西轻轻搔过,晕开了古井深潭的波澜不惊。如果说过去对她的保护只是出于幼年的共鸣,那么现在的蓝兔,他倒是越来越欣赏。
    “喝点水”寒天拿起一旁放置的淡水囊递给蓝兔,“不必求快,慢慢来就好。”


    回复
    2楼2017-05-22 11:00
      所以虹猫从船舱出来时正好看到的就是寒天蓝兔神情放松地站在蓝天白云的惠风和畅里,他进舱之前俩人还在各自练功,就喝了点水拿了点糕饼的功夫俩人怎么就聊上了?
      虹少侠觉得让蓝兔跟着寒天学习聚气成冰同练驭冰之术实在是一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错误行为,可谁让自己以前在玉蟾宫只看了冰魄剑法没有看冰魄心法,要不然现在与她朝夕相伴像当初一样习武谈心的应该是他才对!
      郁卒归郁卒,虹猫还是径直走过去“蓝兔、寒天,你们在说什么呀?”
      “虹猫,我现在虽然可以聚冰,但是难以像寒天大哥那样熟练地驭冰,更不要说制敌了。”看到虹猫关切的样子,蓝兔对自己的失落更上一层。
      虹猫抓起她拿着冰剑的手臂,“你看,你能不加提点就幻出冰魄剑的形状,说明你潜意识里冰魄心法正在觉醒。不过,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你现在擅长的是御物,如果驭冰还差些火候,就试试御物与驭冰相结合,能提高一些是一些,其他的还有我呢。”
      说罢,将盘子里的青团拿给蓝兔和寒天,“你们俩这几日练习,都不饿么,吃些东西吧。”
      寒天接过青团,咬了一口,嫩艾的清香在口齿中绵延,这是蓝兔临行前做的干粮,她怕他们吃不惯船上的伙食。
      “哈,虹猫,你们不去练功居然三个人在这里偷懒吃东西,我也要。”在另一边练习的叮当也跑了过来,拈起一只就塞进嘴里。
      小狸听到声音也赶了过来,“还有没有了,下午时间这么长,我也饿了。”
      日头开始不那么耀眼了,船竿上凤凰岛的旗帜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蓝兔在虹猫的笑意中小口吃着手中的青团,而叮当和小狸则吵着最后一块该谁吃的问题。
      寒天突然觉得有些吵,他吞掉青团的最后一口,默默钻进舱里休息了。


      收起回复
      3楼2017-05-22 11:00
        入夜,蓝兔辗转难眠,还在琢磨如何能提高自己御物对敌的攻击力。
        一旁的叮当已经沉沉睡去,这几日大家勤修武艺,想必都累坏了。夜晚大海的样子应该很美吧,她突然想披衣服上甲板,看一看星辰大海的模样,可是又想想虹猫说过不让她一个人在夜里乱走。
        罢了罢了,还是别让虹猫操心了。
        蓝兔闭上眼睛,在浮沉的水波声中慢慢睡去。
        突然,船晃动了一下,她从梦中惊醒,房间里还是漆黑一片,不对,甲板上,甲板上怎么这么多脚步的声音。现在还不到交接班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多杂乱的脚步?
        一定是出事了!
        蓝兔掀开被子拿起外衣就跑了出去,船越来越晃,她跌跌撞撞地摸到隔壁房间,门开着。
        “虹猫,寒天,小狸”
        房间内一人也没有。
        她转头又跑了回去,“叮当叮当,你快醒醒,出事了”
        睡眼朦胧的叮当一听到出事立马清醒了,“蓝兔,怎么回事?”
        “嘘,小点声,上面,可能都在上面。”
        这时,房门突然大开,闯进来一个黑影。
        “什么人?!”
        “蓝兔,叮当,你们都醒了,是我,小狸。外面遇上了海盗,要劫船,虹猫让我悄悄告诉你们,躲起来,不管打成什么样,都不要出来。”
        叮当一把抓住要走的小狸,“虹猫他们现在怎么样?”
        “虹猫说形势不妙,准备打了”话还没说完,船就开始猛烈摇晃,“糟了,快,你们藏到后门楼梯的拐角下。”
        叮当哪里肯听他的,挣开他的手就跑了出去,小狸焦急如焚,“哎呀这个叮当,蓝兔,你快....蓝兔,人呢!”房间内空空如也,原来蓝兔早就先叮当一步冲了出去。


        回复
        4楼2017-05-22 11:01
          插个楼,卤煮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22 12:24
            后来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22 13:02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5-22 17:3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2 18:44
                  只见甲板上火光大盛,呼喊声此起彼伏,蓝兔躲在门后拦住了准备冲出去的叮当,“叮当,我们不能贸然跑出去,先等等,看看形势。”
                  这艘商船上载着的是凤凰岛的特产珍珠,虽然此次航海配备了镖局护航,但毕竟不敌海盗这样一群亡命之徒,好在虹猫和寒天助阵,暂时压住了上风。
                  “我们出去罢,这几个小毛贼我以为多大事呢。”说着,叮当就要出去,小狸也放松了下来。
                  “嘘,什么声音?”蓝兔示意他们别动。
                  在船西侧不绝于耳的战斗呼喊声中,蓝兔听到东侧仿佛有被刻意压低的脚步声,“不好,有人从后方偷袭!”

                  刚刚爬上商船的五个海盗们还在对自己声东击西的妙计沾沾自喜,正准备踏进舱中的那只脚还没迈出,一把明晃晃的剑就从里面狠刺了过来。
                  打头的海盗就地一滚堪堪闪过剑锋,回过神儿来的时候一个粉衣姑娘持剑就站在他对面,剑尖抵住他的面门,就着火光才看清,原来这是一把冰做成的剑。
                  抬手止住后面准备冲上来的打手,“姑娘,误会了误会了”只见这海盗脸上有一道可怖的刀疤,此刻正干干地讪笑着朝蓝兔搭话,突然脸色大变,“你后面,小心!”
                  蓝兔下意识一楞,刀疤男趁此机会打偏蓝兔的剑锋转瞬间伸手就掐住了蓝兔的脖子,“美人,看来你还是嫩了些。”
                  “无耻之徒,放开蓝兔!”叮当和小狸不知何时登上船顶,“植物操纵!”
                  “叮当不可,”小狸大叫,“你没看到他手里抓着蓝兔吗?万一他伤了蓝兔怎么办?”

                  虹猫和寒天此时仍在西侧阻击攻上来的海盗,二人见海盗们战力不过如此,便简单使用寒冰盾、旋风拳的配合,海盗们已显颓势。
                  这时,听到叮当喊了一声蓝兔,虹猫急忙回看,顿时头皮一紧“不好,后方有敌,蓝兔被他们挟持了!”
                  “原来这边是为了吸引我们注意力,主力从后方偷袭我们!太卑鄙了!”寒天不再手下留情,原本只是阻挡飞箭的寒冰盾被他运功推前,落来的飞矢便纷纷化作冰箭射了回去,顿时海盗船上死伤大半。
                  “虹猫,你去救蓝兔,我掩护你。”
                  “好,你小心!”


                  回复
                  9楼2017-05-22 19:05
                    四个海盗前后左右地将刀疤男团团护住,刀疤男看船顶的二人束手束脚,狂妄地大笑“哈哈哈哈,你们大可以攻击我,只是我受了伤,就得从这小娘子身上讨回来了。”说着便拿刀在蓝兔脸上开始比划,刀尖触到蓝兔的额头,血珠登时就冒了出来。
                    虹猫大叫一声“不要!你先冷静点,我们不会攻击你。”
                    “哼,你们三个,下来!”又指了指寒天,“叫他停手。”
                    寒天听到声音,立马撤了冰墙。其他人纷纷也停止了打斗,开始呈对峙状态。他正准备走过去,不料刀疤男大吼一声“别过来,我知道你用冰很厉害,但你信不信你的冰还没冻住我,这小美人就花脸了?”
                    寒天离得太远,刀疤男又被海盗护着,若是冰封并不能做到一击就中,风险太大了。蓝兔现在只能凝水成物,并不能连片冰封,这可如何是好。寒天气急,却也只能按兵不动
                    而刀疤男见海盗船上死伤惨重,不由大怒,“把船上的珍珠和货物都给我搬出来!”
                    “好,我们搬,你将刀放下,别伤到蓝兔姑娘。”船长是个豪气的商人,虽然这一船货物值钱,但他做生意从来不会以牺牲别人为代价,更何况这凤凰五人组侠义心肠,定不会让海盗们的阴谋得逞的。
                    船上的脚夫放下手里的刀,开始搬货。
                    蓝兔突然想到牛大爷大娘一年辛苦,就是为了能够把手中养的珍珠和捕捞的海产买个好价钱,但由于近年海盗猖獗,来这边群岛做生意的商船越来越少了,他们二老的生活越来越艰难。
                    从刚刚被劫持蓝兔就一直在想办法脱身,看着虹猫着急的样子,蓝兔心里很是难受,又拖大家后腿了,虹猫身上担子已经很重,自己怎么还总是添乱呢。
                    她想起来虹猫昨日下午对他说的,“蓝兔你现在擅长御物,如果驭冰还差些火候,那就试着把御物和驭冰结合起来”对啊,她现在虽然不能像寒天大哥那样熟练地把物体冰封,但是可以借力啊。
                    “虹猫”,柔弱的女声还带着微微的哭腔好像这女子是真的很害怕一样,虹猫听到后以为是蓝兔难以支撑,顿时心痛至极。却看到蓝兔对他使了个颜色,虹猫立即警觉,蓝兔是要行动了。
                    她闭上眼睛,借船晃动、海浪翻涌上来的时机掀起大片水花,与此同时御开刀疤男的刀尖,电光火石之间蓝兔趁机闪开,海水如瀑般淋在他们身上,一瞬间又被凝结。蓝兔没办法跳开,只能和五个海盗一起被凝固,以她的功力目前只能做到这里了。
                    “叮当!”虹猫登时冲过来一个手刃切断蓝兔与海盗们连接的冰块,又踢掉那五个海盗的兵器。
                    等他抱着蓝兔退回后方,叮当已经用植物操纵将五个海盗牢牢捆住。
                    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
                    由于威力不足,蓝兔的冰封术已经消融,五个海盗化了冰发现身上捆着重重的藤蔓。
                    叮当拍拍手,叉着腰教训道“这可不是普通的藤蔓,而是本女侠此二日研发的捆仙索,就算是神仙被我一捆也逃不了。”叮当故意吓唬他们,其实就是改良版的麻绳。
                    “女侠饶命,大侠饶命”五个海盗如捣蒜般给他们磕头,“我们还上有老下有小,也是被逼无奈才落海为盗的啊”。
                    “哼,你们在这一带仗着是群岛公海,无人管辖,肆意劫船杀人,还敢叫冤?就说你,刀疤王,你手下的冤魂没有几十也有一百了罢!”船长走过来指着他们大骂。
                    虹猫将衣服脱下给浑身湿透的蓝兔披上,走过来与船长说,“船长,不如我们将他们交给官府吧?”
                    刀疤男本来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他们五个横行海上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后手。袖刀已经将捆着的藤蔓割地差不多了,趁虹猫和船长说话的功夫,刀疤男扔出一个烟雾弹。
                    “叮当小心!”小狸和叮当一直看着这五人,就知道他们要耍花招,但还是纷纷被烟雾弹呛得有些流泪。
                    烟雾散尽,五个海盗一起扑了上来。
                    虹猫挡在最前发动风刃将他们扫退,叮当又发动藤蔓缠住他们的手脚,此时一股强烈的寒流袭来将五人牢牢冻结。
                    原来是寒天赶了过来。寒天面若冰霜,突然眼神凌厉无比,“我平生最恨海盗,去死吧你们!”说罢便将他们如煮饺子般打入海中。五人被寒天的冰晶牢牢冻着,丝毫不能动弹,一入海便沉到了下面不见踪影。
                    “叮当,你用海藻将他们困住,天一亮海水升温我的冰晶就得化掉。”
                    “小意思”
                    海盗船上的残党看见形式不妙,准备跑路。
                    虹猫拍了拍船长的肩膀,“船长,你去指挥大伙全速前进,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剩下的,我们会处理。”


                    全速跑路的海盗船突然落下簇簇天火,甲板上的火炮之前对阵时被寒天用冰块堵住,再被虹猫一掌击碎,火药撒了一船。这下火势汹涌,迎风乱窜,点燃了火药仓。
                    虹猫扶起蓝兔的时候,恰好响起连环爆炸声,海风吞咽着声响,他们已经相距很远,不必担心被海浪或旋涡波及。
                    海盗船的碎片挟着火落入深海,远看像是一场蹩脚的烟火。
                    船夫们开始修船包扎,打扫战场,一宿未眠又劫后余生的大家都很疲累。穹顶的星辰已经寥落暗淡,天空露出鱼肚白,天亮了,再有两日左右,就可到达西子岛。


                    收起回复
                    10楼2017-05-22 19:06
                      蓝兔额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被海水一浇,泡的有些发白肿胀。
                      叮当将植物药粉融在内力中为蓝兔清创止溃,不多时,蓝兔额上的小刀口便结痂了。叮当很满意地拍了拍手,“好了,已经结痂了,我再给你涂些我们凤凰岛的珍珠膏,就不会留疤的。”
                      “谢谢你,叮当,确实觉得舒服很多。”蓝兔握住叮当的手,心里十分感激。
                      听到不会感染留疤,在一旁围观的虹猫松了一口气,“就是这个吗?”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盒子,打开闻了闻,“好香啊”,便用手抹了一块伸手准备给蓝兔涂上去。
                      明明是在叮当看来十分暧昧的动作,但虹猫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仿佛他已经习惯了一样。就算是习惯了,也要照顾一下她在旁边的感受啊,哼,叮当不由气结,用力拍开虹猫伸出去的手。“去去去,你洗手了嘛就涂,还是我来吧。”
                      虹猫楞了一下,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叮当说得对,还是你们女孩子细心。”
                      浅粉色的药膏敷在伤口由叮当打着旋按摩被吸收掉,蓝兔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像蝶翼一般轻颤,半隐半现地遮住了一双翦水秋瞳。房间内缭绕着一缕淡淡的芬芳,虹猫突然觉得很舒心,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微微的笑意。
                      “哪,好了。”所以叮当回头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虹猫表情柔和地盯着她上药的素手,似乎在发什么楞。
                      少侠被发现盯着蓝兔看后,脸忽然热了,“哦哦,那,那蓝兔叮当,你们快休息吧,累了一晚上,我也回去睡了。”
                      叮当看着虹猫脸红着出去的背影,又看一看自己一双细白的双手,想起他之前也曾为她风雨中攀上悬崖采药,内心忽然柔软了起来,刚才对于蓝兔的介怀一扫而空,欢欢喜喜地去睡觉了。


                      收起回复
                      11楼2017-05-22 19:0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22 20:37
                          楼楼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3 01:3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23 01:34
                              西子岛地处江南,气候湿润,物产丰富,几次北方朝代更迭也未曾波及战火,又背靠临安,辐射东海群岛,是与海外通商的重要港口。天时地利人和,孕育了这里的繁华富庶。
                              商船停泊在西子岛码头的时候,是个雨霁初晴的午后。码头上人声鼎沸,远处可见的三台山翠挺险峻,山云缭绕间一座彩虹桥若隐若现。
                              辞别船长的五人下了船,走在路上,叮当和小狸十分地激动,“哇,传说这西子岛得名于战国美人西施,就是因为这里风景旖旎、钟灵毓秀,所以被评为文人墨客一生必去的十大地方之首哇!”
                              叮当见小狸一本正经的样子颇好笑“小狸,你就不要附庸风雅了好不好。”
                              “哈?你竟然说我附庸风雅,我告诉你,本大魔术师走南闯北,在多少达官贵人的府邸里表演过,多少闺中少女仰慕我的风采......”
                              五个人一边说笑着就来到了三台山脚下,虹猫提议“我们先安顿下来,明天一早去报名”
                              结果一连问了几家,都是满客。
                              “看来比武的人不少啊,没关系,我们去找几个远些的问问,到时候起早一点就好。”虹猫心里莫名有些紧张,毕竟这次比武他是必须要赢的。
                              好容易找到一家能勉强住下的,虹猫刚要付账,“啪”地一个东西甩过来,打在了掌柜怀里。
                              “谁这么不长眼.....”掌柜的胸口被砸疼刚要发怒,低头一看手里揣着一锭金子,顿时转怒为笑,“这是哪位爷赏的啊”。
                              “剩下的房间我们都要了”一个粗声粗气的大汉从外面跨进来,身量魁梧,肌肉发达,油光满面,站在那里仿佛一座肉山,样子简直像极了海外传说中的东瀛武士。
                              虹猫按捺住正要发作的小狸,上前一拱手,“这位壮士,房间是我们先定的。”
                              可这壮汉仿佛没听到一般,扭过头去喊了一声,“你们进来,房间订好了。”
                              “你这人是聋了吗,还是没长眼?这房间我们先来定下的,先来后到懂不懂?”看着他们目中无人的样子,和掌柜见钱眼开的奴颜婢骨,叮当不由怒火中烧,连寒天都攥紧了拳头。
                              这壮汉脸虽大,但一双小眼却仿佛是指甲盖掐出来的一般,看着甚是猥琐,他转过来上下瞅了两眼虹猫和叮当,如牛鼻般大的鼻孔里发出一声嗤笑。“你们定下了,付钱了吗?给得起这么多钱吗?”
                              堂内吃饭的人们纷纷停下筷子,掌柜的也仿佛对这种戏码已经看惯,大家都颇有兴致地看热闹,并无人前来劝架和说句公道话。
                              正当虹猫准备开口时,门外走进来四个人。


                              回复
                              15楼2017-05-23 11:03
                                “野牛,你又在和人吵架了?不是说好要和和气气的么”叫野牛的这壮汉,似乎极听他的话,立即放下对峙的情绪。
                                说话的这男子一袭白衣,长发微绾,长着一双女人般的桃花眼,从烈日炎炎的外面踏进来,风度翩翩的样子像带着光一般闪瞎了一众看客。他身边站着个甚是妖媚的绿衣女人,皮肤虽然不算白,但线条凌厉,倒有一种不同于中原女子的野性之美。在其身后的二人一个拿着一把并没有羽箭的弓,另一个肩膀上落着一只气势颇威武的白鹰。
                                后面的这二人见了虹猫他们,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箭心拿食指极难看地指着虹猫他们说,“大哥,这便是凤凰岛上上次被我们打趴下的爬虫队,没想到你们竟然也敢来参加三台阁大比。”
                                “你说谁是爬虫,哈,原来你们就是那天无缘无故前来挑事的人,传说中空有蛮力没脑子一点就着的腾龙五丑。”叮当听爹爹说过当日的情况,虽说是熊坚强搞得鬼,但这腾龙五杰实在是太嚣张,顿时叉着腰大骂。
                                绿衣女子脸色大变,抬手就朝叮当的脸打去,耳光还没落下手臂就被虹猫牢牢捉住,虹猫脸上之前客气的笑意尽数退去,盯着他们淡淡地说,“叮当冒犯,虹猫代她向你们道歉,只是这房间是我们先行定下,你们这位壮汉突然冒出抢房间,还请诸位讲个理。”
                                这白衣男本来一听是凤凰武馆,就兴趣失了大半,结果一听虹猫,顿时精神起来,“你说的可是七侠之首虹猫?”
                                原本静看热闹的大堂一下子哗然,窃窃私语声一时不绝于耳。小狸顿时觉得甚是长脸,正要说话,就听到虹猫说“不,不是,只是恰好名字像罢了。”
                                “虹猫,你怎么这么说......”叮当还要说话,被蓝兔使了眼色示意,“蓝兔,你怎么也拦我?”
                                绿衣女子嗤笑一声,拿鼻孔看了看虹猫和他身后的蓝兔,“这可巧了,不止虹猫名字撞了,蓝兔也撞了,你们是戏班子么?”说着,她绕到蓝兔身后打量一周,“我虽长居腾龙岛,却也听说过中原武林第一美人蓝兔的大名,你长这样,又被叫蓝兔,是在告诉我们中原武林没人了吗?”说罢,便撑开一把孔雀羽扇低低地讥笑着。
                                蓝兔被不老泉退了年纪敛去容颜,看起来虽然算是清秀,但也稚气未脱,加上出门以来,穿着的还是叮当的旧衣服,看起来确实土了一些。
                                “你!”虹猫、寒天和小狸看这绿衣女如此侮辱蓝兔,再也难以忍受,刚要发作就被蓝兔拦下,“好了,虹猫,我们再去找一家吧”。
                                三台阁比武在即,此时绝对不能节外生枝,若是现在打起来,必会招人注目,再者这掌柜见钱眼开,就算他们赢了住在这里,只怕也会受尽冷眼。蓝兔并不在乎绿衣女的讽刺,她看了一眼虹猫,就知道虹猫理解她的意思。
                                见虹猫蓝兔态度若此,寒天叮当和小狸虽有不甘,但也只能随了他们,默默提起行李从客栈走了出去。


                                收起回复
                                16楼2017-05-23 11:04
                                  楼主写得好棒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23 13:16
                                    好在离这不远的一个民宿里还有房间,虽然不比之前客栈条件好又方便,但胜在安静。
                                    “三台寺本就是香火旺盛之地,所以山下客栈平时都不愁住人,更别说这十年一次的武林盛会,人多啊是很正常的。”店家是一对慈眉善目的老夫妻。
                                    他们身上的盘缠若是住刚才的客栈,只能开两间房,但现在住这里,就可以开五个房间,倒也还不错,叮当脸色好容易缓和了一些。
                                    放下行李,小狸问道,“虹猫,你为什么不承认你的身份?”
                                    “这边消息灵通,现下已经是武林人士众集,若是我承认是我,说不准会有闻道而来的其他武林高手借比武切磋,我们夺净元珠是目的,树敌太多岂不是更困难?况且我离开中原也一年已久,并不了解现在的武林形势,还是低调些好,免得招来祸端。”


                                    回复
                                    18楼2017-05-23 17:22
                                      蓝兔见大伙受了大气,情绪低落,便从旁边的菜市场买了菜,回来亲自下厨,准备给大家鼓鼓劲。
                                      本来叮当是一贯对做饭避而远之的,但看见虹猫跑前跑后地又是劈柴,又是担水,更又赖在里面拉风箱,便也自告奋勇前来帮忙。“蓝兔,你就是脾气太好了,那个绿衣服丑八怪,竟然还笑话你,要不是你拦着,我非得召唤荆棘条撕烂她的嘴。”叮当一边说,一边狠狠地剥着葱。
                                      蓝兔将生粉搅拌倒入烧开的一点鱼汤中,待锅内汤汁收匀后舀出淋到盘中的红烧鱼上,顿时香味飘满了整个厨房。“叮当,你就不要气了,我们不和那种人置气,留着劲儿到比武场上使,到时候杀他们的气焰不是更爽么?”说着还低头和一旁拉风箱的虹猫对视一笑。
                                      “好啦,再做两个菜就可以了,叮当,把你剥的葱给我,你把鱼端上去,准备准备吃饭吧。”
                                      叮当闻着香味肚子咕咕叫,一听开饭,就将手里的葱尽数放在案板上,端起鱼准备走,本来她还想叫虹猫和她一起上去,可看虹猫的样子,怕是要在这里赖到底了。她虽然心里有些吃醋,可想想今天这家伙为她拦住绿衣女的样子,还是挺帅的,算了。于是她嘟起嘴在心里白了虹猫一眼,便上楼去了。


                                      回复
                                      19楼2017-05-23 17:23
                                        一时厨房内只剩下蓝兔手起刀落当当当当剁葱剁蒜剁辣椒的节奏和呼呼作响的柴火声。
                                        许是夏季的厨房太热,蓝兔的脸颊有些绯红,额头上渗着一些细细密密的汗珠,一双明眸竟也能在灶台的油烟薄雾里熠熠生辉。
                                        “虹猫,你......”蓝兔停下手中的刀,正转头准备和虹猫说什么,就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看,炉内的旺火映在他眼底深处不停地跃动。
                                        这人,旁人在的时候还知道收敛一些,没人的时候就肆无忌惮地看着她,蓝兔被他瞧着,浑然忘记了刚刚到嘴边的话是什么来着,只感觉厨房里的温度更高了,有汗从额头留下来,她下意识伸手准备抹掉,结果忘记了她的手刚切完辣椒......
                                        “蓝兔你先忍忍,”虹猫登时站起来,情急之下倒还记得洗洗手,又另舀了一盆清水,将随身的帕子扔进去沾湿为她擦眼睛。轻颤的密睫之下不停地涌出泪珠,蓝兔很听话地由他动作,这般小女儿的情态让虹猫觉得十分地要命。
                                        蓝兔睁开眼,面前的人穿着被汗浸湿的黄色道服,手臂的袖子被卷至中间,露出被晒黑的结实的臂膀,起伏的胸膛好像能听到如鼓般的心跳,漂亮的锁骨和细长的脖子上一片晶亮,在往上便是如玉般的喉结,和棱角分明的下颌。
                                        蓦地,喉结上下动了一下,蓝兔不由地抬起手臂,想去摸一摸。
                                        这下轮到虹猫不自在,他赶紧清了清嗓子,退开一步说,“那个...你眼睛好些了吗?”
                                        “好多了”
                                        见她洗完手不知所措,如瀑般的头发从一侧垂下,露出另一侧细白的脖颈,虹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你休息会儿吧,我来做剩下两个菜。”将她牵到他刚才的位置,“你就在这里帮我拉风箱”。
                                        蓝兔却还没反应过来,“你做饭,你也会做饭吗?”
                                        虹猫从筐子里拿出三根叮当方才洗干净的黄瓜,又抄起插在案板上的刀,“会,只是没有你做得好,以前我们在西海峰林小住经常都是我做饭,除非...”
                                        “除非我受了伤,你才下厨帮我做一盘红烧鱼。”蓝兔在遇见他之前并不爱甜辣的红烧鱼,后来也是为了他才去看着菜谱一点点学得。他还记得她第一次做好红烧鱼摆在桌上忐忑的小模样,那时候,他们认识还不到半年。
                                        每次只有当虹猫想起以前的事情,眉眼间才会带着悠远的笑意,就像凤凰岛傍晚的脉脉斜晖一样温柔安静。蓝兔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是不想回忆起虹猫说的那些美好的过去,如果说内力仍存所以冰魄心法和剑法还有一些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可关于往事,她脑海里真的是半点星光也不曾亮过。
                                        她只能低着头帮他拉风箱。


                                        收起回复
                                        20楼2017-05-23 17:23
                                          感觉貌似把少侠和宫主写得有些成熟,没有了少年心性,=0=可能有些崩?
                                          有没有看了文的小天使行行好给点意见。
                                          我本来想搞些大动作虐一虐他们,可是少侠他们现在实在是经不起虐啊。
                                          -0-


                                          收起回复
                                          21楼2017-05-23 17:33
                                            楼主加油更!写的真好!量也够足,人物性格感情也写的很好!已收藏,更新求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23 19:28
                                              更!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23 22:5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23 23:33
                                                  收藏了,加油,楼主是日更吗?好棒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5-24 00:13
                                                    寒天听叮当说还剩俩菜却迟迟不见他俩回来,便下楼看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路过窗口时寒天恰好听到了虹猫的声音,“蓝兔,以前的事想不起来那便不要想了,我一定拿到净元珠,让我们大家回到原来的快乐时光里。”
                                                    隔着窗子寒天看到蓝兔站在虹猫的身前,听他说完后默默点点头,接着踮起脚用袖子擦了擦虹猫额头的汗水,还有脖颈的,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般亲密默契,“你上去吃完饭换身衣服,我给你洗洗,明天就干了。净元珠的事你......你还有我呢。”
                                                    你还有我呢。
                                                    初到武馆时蓝兔对他的依赖可能更多是出自自己多次救了她吧,他长这么大从来孤身一人,母亲死后便再不曾感受过世间的半点温情。看惯了芸芸众生的艰难苦恨,早就对于弱者的遭遇麻木了,那时救蓝兔,也不过是身上有母亲的一个影子。
                                                    可她竟然是蓝兔,七侠之一的蓝兔,江湖上传言的长虹冰魄绝代双骄的蓝兔。从他得知她身份的那一刻起,也许就注定了只能成为她生命里的配角。所以他便开始与她保持距离,拒绝她朋友般的关心,可看到她被欺负时,却还是忍不住出手。
                                                    现在,她的身边已经不需要他了。
                                                    午后如火的骄阳炙烤大地,半分没有照进寒天的心里,他没有再看下去,转头便上楼了。


                                                    回复
                                                    26楼2017-05-24 12:02
                                                      翌日,虹猫他们一大早便起来赶往三台山报名,来到山脚下的报名点时,发现花名册上已经排了七八家武馆,呈上龟馆主推荐信,登记名字,领了名牌,方才走完流程。
                                                      “于三日后卯时在三台阁翠屏峰下集合,届时会由我寺长老宣布比武的事项和流程。”
                                                      “好,谢过小师傅”虹猫双手合十致礼。
                                                      回到客栈,他们围坐在一起商讨比武的事情。
                                                      叮当说,“凤凰武馆志我小时候就看过,我娘说三台阁大比历年比赛方式千奇百怪,但大抵都是团体赛、个人赛和排位赛。”来之前他们每个人都由龟馆主做过功课,都多少了解一些。
                                                      虹猫点头,“没错,万变不离其宗,接下来几天我们就磨合一下,提高我们的协作能力,先将第一场比过。”
                                                      “不知道会有多少武馆参赛,实力如何。”蓝兔忧心忡忡地说道。
                                                      “看样子不会少,不过,肯定有实力不亚于腾龙五杰的人。”经过这么久苦练,寒天虽对付箭心已经有自信了,但焉知箭心没有进步呢,况且其他四人还未出过手,路数都很陌生。
                                                      虹猫看大家底气有些不足,便站起来,“大家不要妄自菲薄,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只要我们勤学苦练,相信一定会有回报的。”
                                                      可当天下午,客栈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回复
                                                      27楼2017-05-24 12:02
                                                        “叮当,咱们不要住这破地方好不好,我给你在三台山下面包了最好的房间。”
                                                        “叮当,你想吃什么,这么热的天气练什么武啊,让虹猫他们去就好,我陪你去街上你想买什么买什么好不好?”
                                                        “叮当,你倒是说句话啊。”
                                                        熊坚强自从来了客栈,便寸步不离地跟着叮当。叮当看虹猫他们已经走远,这熊又在这里叽叽歪歪,干脆急急地停了脚步,熊坚强躲闪不及眼看就要撞到叮当的背上,干脆色眯眯地张开双臂准备抱上去,却不料叮当一个急转身避开,熊坚强便将熊抱直接给了大地。
                                                        “熊坚强,我知你对我一番心意,可我早就坚决拒绝过你,你我之间根本不可能。其他话我就不说了,给你留点颜面,希望你好自为之,不然,我就把你捆了扔进鳄鱼池。”
                                                        叮当虽然对他生气,却也知他是自小被宠得过分娇纵,念在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到底是狠不下心去赶尽杀绝。看熊坚强一脸吃惊的样子,叮当在心里不禁感觉好笑,西子岛哪有什么鳄鱼池。
                                                        果然熊坚强此后三日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叮当的视线里,只是在比武前的夜里,跑来送与叮当一些名家糕饼。


                                                        回复
                                                        28楼2017-05-24 12:03
                                                          今天中午卡着的部分突然想通了,熊氏父子之后会有一场大戏。


                                                          回复
                                                          29楼2017-05-24 12:04
                                                            蓝殿的记忆会在大赛前恢复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24 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