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灵吧 关注:3,208贴子:159,134
  • 84回复贴,共1

【原创】一吻到天荒(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是校园小短篇也是欠某人的520小短篇,因为卤煮忙忙——所以一直拖到现在还是那句话,文笔渣,轻喷。卤煮也是忙,无法一次码完先发一段,下次空了继续。老规矩,两只镇楼,很有爱,有木有。


回复
1楼2017-05-26 16:02
    2楼上同名镇楼歌
    一吻天荒 - 胡歌


    不是很喜欢,只是因为同名,歌词还是不错滴307095


    回复
    2楼2017-05-26 16:05
      爱情的伟大在于它能唤醒每个人心中沉睡的力量。


      秋高气爽的九月,每年的这个时候,各大高校里新出炉的校花与校草自然而然成了校园里争相八卦的焦点。就连一向以校风严谨著称的警察学校也不例外。

      某日傍晚,落日的余晖洒满整个校园。501男生寝室开始沸腾起来。唯有一人受不了其他室友的聒噪准备离开。
      “诶,你别走哇尚智,新生联谊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跟我们去凑凑热闹呗。”眼尖的莫非早已快他一步和其他几名室友将他堵在了门口,一只爪子已经搭上了尚智的肩膀,将头凑到他跟前:“听说大一(A)班来了个大美女,不仅人长得漂亮,身材也是超级棒。而且啊,我还听说了人家和你一样也是拿着全年级第一的Pass进来的,是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生,怎样,跟兄弟我去见识见识,总比整天窝在射击房和柔道馆有意思吧。”
      “拜托,口水都流到下巴来了,你以为你还是新生啊,无聊。”尚智有些受不了这帮人一提到美女那急色色的样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走开了,新生联谊会神马的我没兴趣,才不会和你们去疯。要去你们自己去,我现在宁可把时间浪费在柔道馆里。”边说边拍开莫非的爪子,毫不费力的挤出包围圈,头也不回的出了寝室。留下身后一连串的吐槽声:“啧啧,这根木头是真没救了,他不去我们去,走喽。”
      然而尚智并没有去柔道馆,而是奔向了与之相反的方向。
      夜色渐浓,九月的天没了夏季的燥热,夜空也是清爽宜人。一弯新月晃出云层洒下无数清辉。
      空旷的篮球场上,月光将球场上那道落寞的身影拉得老长。一连串拍击篮球的声音将这份宁静一撕两半,偶尔它的主人纵身一跃,以各种漂亮的身法将它投入球框,百发百中。
      打了一会儿篮球,尚智拭着额边的汗水,走到一边歇了下来。刚刚莫非对他的吐槽他都一字不落的听在耳里。
      原来他并不是那帮人口中所说的木头。低头看着手里的篮球慢慢幻化成一张清纯秀丽的脸,仿佛嗅到了那熟悉的海芋香气。他竟看得失了神,不知不觉离那张脸越来越近,直到那冷冰冰,硬梆梆的触觉将他惊醒。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吻……”尚智捂住嘴,下意识的扫了扫四周,失笑的看着手里的篮球,喃喃低语:“幸好他们都去参加联谊会了,不然让莫非那帮小子知道了,还不被他们笑死。”
      晚会已经开始了吧,如果……如果新来的校花是她就好了。他又一次被自己这个荒谬的念头吓到:怎么可能嘛。虽然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唇边的弧线却慢慢大了起来。
      原来,那种令人惊艳的人物有时候真是难以忘记。就连尚智这么淡然的人也在想起她的一瞬便再度回忆起那曾经荒诞不羁的少年时光。哪怕已经过去五年,那轻柔的印象依旧在心头轻轻浮了起来。
      五年前的尚智还是一个爱穿一身满是破洞的牛仔装,胳膊上贴着纹身到处耍酪的叛逆少年。那时候他最钟爱的不是射击也不是柔道,而是飚车这种刺激狂野而又充满危险感的运动。和她初遇的那一年他17岁。

      还是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繁华城市的快环公路上,随着一道道呼啸加速的声音,十几辆摩托车冲破交警设的防护栏,飓风一般的狂扫而过,留下一阵阵放肆张扬的欢呼声与口哨声。跑在最前面的那辆很拉风的宝蓝色摩托上的戴着头盔的尚智,透过后视镜看到身后的车子陆续追了上来,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随即将速度加到最满,车子立即像一道离弦的箭一般往前冲刺而去。
      忠孝南路的悦之音咖啡厅门前高大的法国梧桐树,那浓密的枝叶几乎触到窗子。胖胖的老板见状搬了架扶梯靠在了窗边,想要爬上去修剪。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干爹,还是我来吧,你太胖了,会把梯子压垮的。”耳边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说话间,那名身穿藏青色校服的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已经卸下肩上的书包放在了一边,接过老王手里的工具,爬上了扶梯。虽然是调侃却明显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意。
      “你们这些小女生还真是什么都不懂,我每天都有健身,我这明明就是肌肉好伐。”老王不服的辩解,末了还不忘挽起衣袖向那漂亮女生秀他那一身的赘肉。
      “肌肉……是肌肉”甜美女生掩唇轻笑:“干爹,你再不走,小心独家可要被别人抢跑了哦。”
      “那个……玉芳,你行吗,小心别摔着了。”老王仰着脑袋有些不放心的叮咛着。尽管独家对他们记者这一行很重要,但眼下干女儿的安全还是更紧要。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你怎么还不走啊,罗里罗嗦的,再不走,你的大独家可就真没了。”那名唤玉芳的女孩应了声,开始修剪起搭在窗前的那些枝叶,老王又看了一眼,确定了她的安全后,这才放心的离开。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尚智甩开了那些对手远远的一大截,第一个冲过终点。
      “行啊小子,早就听说你车技不错,有没有兴趣跟哥哥我再单挑一回?嗯”第二个冲到终点的青年男子,将面罩往上推了推,对着尚智挑了挑眉:“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吧,就现在如何?”
      “尚哥,就跟那小子比比吧,最看不惯输了还那么嚣张的。”
      “对啊,就比比呗,怎么了怕了啊?”围观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将尚智和那下战书的人围在了中间,也跟着起哄。有热闹看当然不会错过。
      看着自己被前后围堵,尚智星眸暗沉,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眼底闪烁着锐利的锋芒,那意思仿佛在说:“就凭你们还想拦住我?”他冷哼了一声,忽然猛踩了一下油门,整个车子突然猛地加速。刚刚还围着他的众人,纷纷退避一旁,车子咻的一下飚了出去,身后随即传来一阵尖锐的口哨声:“切,胆小鬼,还是怕了吧。……”
      那辆拉风的宝蓝色摩托一路狂飚到了忠孝南路,车速渐渐缓了下来,停在了悦之音咖啡厅的门口。尚智试着想将车子发动,奈何除了油门突突的声音,车子依然停在原地,未动分毫。尚智皱起了眉,又接连试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他只觉得诸事不顺,烦躁的取下头盔,“哐”的一声重重的砸向车头。将耷在额前的几绺头发随手往后一抹。掏出了手机准备联络修车厂来把车子拖走,
      正站在扶梯上修剪枝叶的玉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闷响吓得一惊,下意识的低了头睨了尚智一眼,只是淡淡的一瞥,一眼瞥见了他胳膊上的巨蟒纹身。还有那打着满身补丁的牛仔装。一身街头古惑仔的打扮,不由皱起了眉,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收回视线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很快搭在窗前的枝叶清理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玉芳这才顿下了手里的动作,拭了下额上沁出的汗珠,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唔,总算是大功告成。得意的挑了挑眉,一只脚已往下迈了出去,尚智也在此时转过身想要看清咖啡店的门牌……忽然“啊”的一声惊呼从头顶上方传来,尚智猛地抬头循着声源往上看去,看到一个人影正直直的往下坠落,心中暗叫不妙,赶忙扔掉了手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那抹人影奔了过去,混乱中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双手牢牢的挂住,接着便是双臂一沉,尚智反射性的往里一收,发丝掠过鼻尖,一缕淡淡的清香浸入鼻翼。尚智认得是那种清新淡雅的海芋花的香气,爸爸妈妈去美国以前,家里的窗台上种满了各种颜色的海芋花。那是爸爸送给妈妈的。因为妈妈喜欢。尚智一时晃了心神,低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正紧闭着双眼,瑟缩身子着往自己怀里钻的女孩,不知不觉唇边勾起一抹清浅的弧线。
      玉芳心里的余悸还未散去,仍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将头埋入他的颈间,仿佛一个溺水的孩子抱着救生圈一样,生怕一睁眼便万劫不复。
      “你还好吗?”一个清洌的声音在头顶上炸开,玉芳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看到一张清俊放大的脸,再顺着他的目光缓缓下移,才恍然惊觉,自己仍窝在人家怀里,再加上尚智那直勾勾的眼神,是如此的专注。心,没来由的漏了半拍,那张俏脸上已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下一秒,慌乱的从他怀里跳开。
      那是他与她第一次的相见。少年的时光在这凝视中相遇……
      不知道是谁说过,年少时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否则,余生再无涟漪……
      她,便是如此绝色,至少,在他眼里是这么认为。以至于在往后的五年时光里,之所以会记得玉芳这个名字,绝对不仅仅因为她如水般纯粹的眼神,也不光因为她清秀干净的脸。他会记得她,是因为那海芋花的香气。清新柔美的白色海芋花:纯洁,清秀,用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
      一时间尴尬在两人之间流转,
      半晌,玉芳将垂在额前的一缕秀发梳至耳后,笑着摇头:“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说完转了身,摸了摸微微发热的耳垂,想要快些逃离这粉色氛围,她已经快要抵挡不住背后那深沉的目光。
      “我叫尚智,高尚的尚,智慧的智,你呢?”已经踏进咖啡厅的一只脚在听到那声低唤后,不争气的收了回来。她闭了眼,敛了心神。回眸,淡淡一笑:“你没必要知道。”


      收起回复
      3楼2017-05-26 16:07
        @缘系叮当将臣 @YIN190484 看过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5-26 16:09
          先占位!待会儿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26 16:49
            有新文喽!巨蟒纹身哈哈哈哈哈哈难怪狗子觉得玉芳适合蜘蛛贴纸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26 17:14
              来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26 18:52
                哈哈哈哈,叛逆的小骚年被美女嫌弃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6 19:25
                  有意思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5-26 22:42
                    真好看,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27 11:30
                      海芋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27 23:11
                        尚智以前的穿衣品味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30 14:0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30 17: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7 11:04
                              “为什么?”尚智往前一步欺至她身前,眉毛一挑:“放心啦,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眼光很挑的,不会用这个来要挟你做我女朋友的,虽然我也承认自己的确很帅,。”语气十分轻佻。
                              “你……”果然,尚智的激将法成功的激起了美女的怒意,女孩子都不喜欢从男生嘴里听到我的眼光很挑这句话,就连玉芳也不例外,此刻她正狠狠地瞪着尚智,在看到他眼底还未褪去的笑意,算是明白了他就是故意的。玉芳敛去了眼里的怒意,笑着将他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摇头:”啧啧,帅哥穿衣的品味还真是……”
                              “怎么样?“尚智臭美的挑了挑眉:“还不错吧。”
                              “不怎么样”玉芳嫌弃的撇了撇嘴。
                              “怎么会?”尚智无辜的扫了一眼自己的着装:“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我的伙伴都说很酷。”
                              “酷吗?”玉芳将头凑到他跟前:“不觉得,”
                              “真的?”尚智又疑惑的打量了一下自己。
                              “嗯!”玉芳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那我回去就把它换了”尚智笑得谄媚。
                              “那,还有那个呢?”玉芳又指向他的巨蟒纹身。
                              “这个也要……知道了,回去洗掉就是了。”尚智无奈的叹了口气。
                              玉芳满意的点头,转身。
                              “我可不可以来找你?”尚智对着玉芳喊了一声:“这次我是认真的,是真心想要和你做朋友。”
                              玉芳微微一愣,回头看向那张不再轻佻的笑脸,心不禁跳了跳。
                              “五年。”沉默了半晌。玉芳从嘴里迸出了这俩字。
                              “什么?”尚智不置信的竖起耳朵。
                              “我们来个约定吧,五年为限。”玉芳吸了一口气,对着尚智嫣然一笑,柔柔的说道:“如果我们真的有缘的话五年后一定会碰到。”
                              “真的,说话算话?可不许抵赖。”尚智眨了眨眼,想要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嗯,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只要我能办到。只要是你说的,刀山火海我都愿意一试。”
                              “放心了,这个对你来说比起刀山火海要容易的多。”玉芳忽然严肃了起来。对着尚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希望五年后看到的你会和今天不一样,怎么样,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默了半晌,不见尚智有回应,玉芳眼里的光芒黯了下去,有些失望的转过身。
                              “一言为定。”尚智肯定的点头,虽然他也觉得这五年之约看起来似乎有点渺茫,不过他愿意等,愿意为了她而改变。
                              “不要再骑摩托车了,太危险。”扔下的这一句,玉芳飞快的进屋,往门后靠了去,摸了摸微热的脸颊,不可思议的摇头: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和他定下这五年之约。
                              门外,尚智立在原地,开心的咧了咧嘴,第一次,阳光在他脸上绽放。那年的夏天,那个带着清新海芋花香气有女孩,那柔美的声音已深深的烙在心底,从此,思绪,泛滥成灾。
                              “我希望五年后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你。”“不要再骑摩托车了,太危险。”她柔柔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际,尚智对着镜中那个白衫少年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会遵守我们的约定。”豪不留恋的将曾经心爱的牛仔装和摩托车钥匙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翌年秋天,尚智以全年级第一的分数考入警察学校。就连尚爸爸尚妈妈都惊讶于他的转变。

                              校园的宣传栏前已经围满了叽叽喳喳的人。各届优等生的详细资料占满了大半个版面。此时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尚智的照片上。正热烈的讨论着。
                              哇哇哇,这位学长厉害了喂,年年都是第一啊。
                              关键是还长得那么帅。
                              哪个班的?快搞个电话号码来。
                              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不过有也没关系啦,只要还没结婚人人都有机会(唉,这都想到哪里去了。)
                              一群嬉闹,玉芳莞尔,心头掠过一丝好奇:五年了居然还真能碰到,更没想到五年后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与他再遇。
                              一时间,她竟很难将当年那个心浮气躁的叛逆少年与照片里这个芝兰玉树的男生重叠在一起,然而此刻他在眼前仿佛一下子变得鲜活生动起来。
                              嗯,的确是比以前帅多了。玉芳笑着点头。倒是忘了自己是被人硬拉着来这里的。直到感觉到周身火辣辣的,玉芳皱起了眉,抬头,不知何时大家都齐刷刷的将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玉芳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秀丽的脸庞勉强的扯过一丝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我……我想起来了,我要去图书馆。”说完,转身想要趁机开溜。奈何,自己的胳膊还被人死死的挂着。
                              “玉芳,”俐俐抱着她的胳膊摇晃,讨好的说道:“拜托了,帮帮忙啦。我们都知道你是天底下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生。”
                              “是啊是啊,玉芳最有魅力最有爱心了。”大家都点头附和。
                              “打住,不关我的事,要约你们自己去约。”玉芳没好气的白了俐俐一眼。她绝对是个叛徒,总是随时随地在出卖自己。自己也是怪。每次都抵挡不住她的糖衣炮弹。要不说全世界的女孩子都是喜欢甜言蜜语的,就连一向高冷的玉芳也不例外。
                              “玉芳,你想到哪里去了?”
                              “呃……”玉芳脸上一红:“那是什么”
                              “我们是要提醒你今天晚上的新生联谊会别忘了。”
                              “我说过不参加的
                              “不可以。”刚说完便遭到异口同声的抗议:“你是我们大家公认的校花,又是新生代表,没了你这主角的光环这联谊会开着还有什么意思。”
                              “对啊,如果你能邀请到尚智学长助兴那就更完美了。”
                              “……”玉芳只觉眼前一排乌鸦飞过……

                              不知不觉,尚智穿过篮球场,转进那条种满梧桐树的大路。,周围的喧闹声将他惊醒。恍然抬头,才发现这里是去会场的方向。不禁失笑的摇头:“我怎么跑这里来了?”折返了身子绕过拥挤的人群。想要回寝室,却与身后那人撞了个正着。
                              “呀”的一声轻呼,擦撞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悉悉窣窣散落在地上。那人已经蹲下身子去捡。
                              “不好意思。”尚智歉然的笑了笑也蹲下了身。一缕淡淡的清香钻入鼻尖,尚智微微一滞,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是了,就是这淡淡的海芋花香气,是那般的熟悉,熟悉到早已印在他灵魂深处,五年了未曾消散。难掩心头的雀跃,借着白炽路灯,低下视线看清那人的容貌,惊艳掠过眼底,下一秒阳光,在他脸上徐徐绽放。
                              玉芳一只手揉着被撞痛的肩部,另一只手去捡散落在地上的文件。头顶上方,声音如清泉一般划过心尖。她在一片狼藉里抬头对上一双带笑的眸子。那双清浅流连的眼睛,那即使扔在人堆里依然辨识度很高的五官,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浮躁,多了一份成熟稳重。心没来由的颤了颤。
                              “嗨,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尚智笑了笑,了然的将手伸向她。
                              玉芳深吸了口气,回了一个白眼:“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倒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每次看到你都那么倒霉,愣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语气里多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娇嗔。
                              尚智丝毫不介怀的笑了笑,修长的指尖轻轻捡起地上的文件夹,递给了她。
                              “谢谢,”玉芳接过他递给自己的东西,微扬着嘴角道了声谢,越过他,假装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心却跳得厉害。她不得不承认,当年就是没能抵挡得住那深沉的目光,才会一时冲动跟他定下这五年之约的。她有点恼恨这样的自己。
                              “没想到原来你真的上了警校。”尚智快走几步紧紧跟上。


                              收起回复
                              15楼2017-06-08 22:41
                                “我也没想到五年后那个街头小太保摇身一变成了我的学长,而且学业射击什么的年年都是第一,厉害了哦。”
                                尚智低头,笑得腼腆:“还好了,我只是运气比其他同学要好一点,学习比他们努力一点而已。你也不差啊,当年从树上掉下来吓得直往我怀里钻的那个柔弱小女生,居然也是拿着全年级第一的分数进来的。”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愣住。脑海里又想起了当年的画面。抬头看向对方,却见对方清亮的眸子里只有自己的倒影。一时间粉红色的泡沫在周围打转,暧昧在两人之间蔓延。玉芳别开了头,只觉得自己连眼神都无处安放。直到手机铃声响起,玉芳才暗暗舒了口气,接起了电话,而尚智也在瞬间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转开了视线。
                                “我的大小姐,联谊会都要开始了,怎么还不来啊?我的演说稿……”电话那头的俐俐有些焦急的催促着。
                                “俐俐,我遇到了你的男神了。”玉芳又瞥了尚智一眼,笑着对着电话里的人解释。
                                “啊!”电话那头一声尖叫,让玉芳不得不将电话移开了几公分,同时也激发了身旁某人那本就少得可怜的好奇心。失笑的看着她。
                                只听那头又是“嗷”的一声,玉芳不用想也可猜得出她此刻在电话那头捶手顿足的样子,果然电话那头的俐俐懊悔不已:“早知道我自己过来拿稿子了。”临了,又问:“玉芳,你……有没有邀请他也来。”
                                “那个啊,我可以试试。不过你就不怕国华不理你?”玉芳淡定的开口。
                                “哼,他敢?”挂上了电话,玉芳对着尚智挑了挑眉,像是征询他的意见。
                                “呃……”尚智摸了摸鼻子,给自己找了个很不错的借口:“我突然想起来了,莫非那帮小子也在那边等我过去,一起?”玉芳笑着点头,走在了前面。(刚才也不知是谁一再跟那些死党声明自己对联谊会神马的没兴趣的。)
                                “玉芳,等等我。”尚智看着她的背影弯嘴一笑,又紧紧跟了上去:“我还听说你总是能感觉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能看到鬼?还是他们妖言惑众?”
                                玉芳顿下了脚步,眉眼略略扫过他清俊的脸庞,笑着回应:“有啊,在我旁边就有一个。”
                                尚智闻言在原地转了个圈,最后一脸懵圈的看向自己。
                                “就是他,啰哩啰嗦的讨厌鬼。”玉芳伸指戳了戳他的肩,继续往前走。
                                尚智不禁莞尔,又屁颠屁颠的跟上:“玉芳,我已经没有再骑摩托车了。”
                                玉芳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你说的希望五年之后出现在你面前的会是另一个不一样的我,我也做到了。”,
                                “嗯,知道了。”
                                “哦”对于美女的惜字如金,尚智委屈的瘪了瘪嘴。
                                玉芳终于舍得回头,看着尚智郁闷的样子,心情莫名的愉快。原来看着一个人吃瘪,也是能让自己快乐的途径。当然也得适可而止。
                                玉芳眉眼一弯,对着尚智勾了勾手指,尚智立马倾身附耳过来,只听耳边那个柔柔的声音毫不吝啬的称赞道:“你做得非常好,你所表现出来的优秀令所有人都望洋兴叹,望尘莫及。”
                                听到美女如此夸赞,尚智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傲娇的昂起头,整理了一下衣襟:“我快乐的接受。”
                                玉芳笑着摇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尚智咧了咧嘴,也随后跟上……
                                当尚智和玉芳一同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会场更加的沸腾了起来,这两个焦点人物站在一起立时引来满场尖叫。喧哗,一连串的咔嚓声响过,从此相册里多了一张男神女神的合影。一个温柔如画,一个眉若远山。总之这两人一同框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般配。惊艳了在场的每一位,也引来了议论纷纷。
                                “行啊,尚智,看不出来啊你小子原来这么狡猾。我们都让你给骗了,还以为你真的没兴趣。原来……”尚智一到,那几个死党将他围在了中间:“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和美女暗渡陈仓的。”
                                “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我们什么时候暗渡陈仓了。”嘴里这样说着,眼光却跟随对面那抹优雅的倩影缓缓移动。
                                “OK,OK!那请问未来的尚大警官你是怎么和那位漂亮的校花小姐认识的,而且刚刚你们那么亲密无间的样子肯定是早就相识了。”
                                “亲密无间,”虽然他们的形容是夸张了点,但这四个字在尚智心里也着实受用,得瑟的扬了扬唇,只吐出两个字:“秘密。”
                                “咦!”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大家都兴致恹恹的作鸟兽散。
                                另一边,玉芳也是被一帮的小迷妹包围:“玉芳,原来你之前就跟尚智学长认识的啊,都没有听你说过。”
                                “你们又没问过我。”玉芳答得云淡风轻。
                                “说说呗,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secret!”瞧,两只多么有默契。连回答都是神一般的一致。
                                眼波流转,感受到一道炽烈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玉芳抚着自己擂鼓般的心跳,错开了视线继续和小伙伴们谈笑风声。
                                晚会到了最高潮,分组游戏环节,老套的两人三足的游戏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许是尚智玉芳这两个警校里的焦点太过夺目,站在一起又是分外的和谐,大家都不忍心破坏,于是自然而然的他俩分在了一组。
                                尚智饶有兴致的看了看他和玉芳绑在一起的与两条腿,转头看向玉芳:“玉芳,我们是不是应该在比赛前鼓励一下对方,虽然我们有十足的把握能赢。不过为了我们能合作愉快是不是应该有特殊一点的鼓励方式。”
                                “比如……”玉芳不明所以。
                                “嗯,比如这样……”尚智伸出的手握成了拳头。在她跟前晃了晃。
                                玉芳了然的笑了笑也将自己的手握成拳,和尚智的碰了碰。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两只胜出。说好的丰厚奖品呢,当国华和俐俐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纸盒递到尚智跟前时,神秘的眨了眨眼,尚智疑惑的将手伸进纸盒里,随意的摸出一张折叠的小纸条。一点一点展开,看清了纸条上的内容,眼神微微一滞,若有所思的看向玉芳。犹豫着要不要把纸条的内容给玉芳看。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玉芳狐疑的凑过来一看,两朵红云顺着脸脸颊爬了上来。空气仿佛在那一刻凝固。玉芳红着脸微低着脑袋,自然是看不清对面的某人嘴角慢慢扩大的笑容。慌乱的转了身想要离去,一只大手将她的头轻轻转了过来,眼前一暗,一个温热的薄唇压了上来,那张白色小纸条也顺着尚智的指间徐徐飘落在地上……


                                收起回复
                                16楼2017-06-08 22:43
                                  --------------END------


                                  回复
                                  17楼2017-06-08 22:43
                                    @缘系叮当将臣 @ YIN190484,祝我愉快的完结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08 22:47
                                      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08 23:39
                                        完结撒花好甜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09 09:52
                                          开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0-12 2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