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尽头的游泳池吧 关注:251贴子:30,376
  • 2回复贴,共1

【原创】 39·死地化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能赶在活动前完工,就慢慢写了,将之前的稍微修改了一下,大体设定不变,还是在架空的宗教背景下,作为《外典·猎物语》的一个旁支小故事。
原本在这片土地上是没有恶魔这种物种存在的,因此文中提及的自称是恶魔的人的真实身份是什么还有待考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27 21:49
    女孩蹲坐在坟墓前,她的哥哥几天前被埋在了这里,小小的尸体,被一抔又一抔的黄土掩埋,最后立起一个树枝扎成的十字架,算是完成安葬。
    “再有几天,我会在天堂来找你吧,哥哥。”女孩轻轻地说道,饥饿折磨了她一家许久,却没想到是女孩那苦命的哥哥先一家人而去,父亲挖坑的那天一句话也没有说,母亲则独自坐在破屋里低声哭泣了一整天。
    女孩呆呆地看着坟堆,哥哥的尸体和众多其他人的尸体一起被埋在了教区的墓园里,像女孩一家这样低等的教徒没有资格接受教会的救济,因为粮食是有限的,不是每个人都分的到。
    “我该怎么办呀,哥哥...”眼泪不争气地从女孩脸上留下来,女孩用她破旧的袖子抹了又抹。
    饥荒在这片土地上肆虐着,能吃的几乎已经吃光了,父亲脸上的绝望越来越深重...似乎没有出路了。
    “少女寻找那焦黑的土地...”一个悠闲的歌声从墓园的另一边传来。
    女孩抬起头循着歌声望去,发现那是一个穿着打扮有些奇怪的中年大叔正在坟墓之间穿梭着。
    那大叔似乎发现了女孩,便径直朝女孩走来,女孩也不跑开,看着大叔走了过来:“有什么烦心事吗,小姑娘?”
    眼前的这个中年大叔打扮实在是太古怪了,他头上裹着一条可笑的红色头巾,耳朵上挂着两个橡木塞子,他身上穿着一件和身材严重不符的罩衫,外面围着一件破旧的深褐色披风。大叔腰间跨着一个小木箱子,乐呵呵地看着女孩,笑容看上去甚至有些猥琐。
    “我的哥哥死了。”女孩难过地看着十字架说道。
    “噢,孩子,死亡是最大的难关,我没办法让你的哥哥活过来。”大叔有些抱歉地说道,挠了挠他的头巾。
    “没关系,因为我也快要死啦。”女孩擦了擦眼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样就能和哥哥见面了。”
    “噢,孩子,我可不能向你保证。”大叔又说道。“不论是你快要死了还是能见到哥哥。”
    “您说的话好奇怪。”女孩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大叔转着眼珠想了想,俯下身子蹲在女孩面前:“这么说吧,你为什么快要死了呢?”
    “家里已经没有食物了,我们又没资格去教会领救济餐...”女孩解释道。
    “嗯...那如果现在我能够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你会选择什么?”大叔又问道。
    “当然是食物啊...”女孩看着眼前的大叔,大叔则尽力回以和蔼的表情。“大叔您是什么人?”
    “我吗?有的人叫我天使,也有的人叫我魔鬼。”大叔扳了扳指头说道。“不过叫我魔鬼的人多一点...大概多出来一个手指头那么多的人吧。”
    “您的话可真有意思。”女孩为大叔的幽默感笑了笑。
    “不然呢,你觉得我是什么?”大叔笑着问道,耳朵上挂着的橡木塞子跟着摇晃起来。“虽然大部分叫我魔鬼的人都是因为支付不起一开始说好的代价来着...”
    “唔...我只是觉得您很丑...”女孩看了大叔半天皱着眉头琢磨出来一句。
    “丑?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虽然有些尴尬,但大叔还是笑了起来。“不过你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毕竟魔鬼都是丑陋的...嗯,这样才比较符合他们的形象。”
    “那您是魔鬼吗?”女孩怯生生地问道。
    “我能满足你的愿望,这就够啦!虽然要支付一定的代价给我...”大叔摆了摆手,他从腰间的小木箱子里掏出一张有些破旧的羊皮纸,上面画满了奇怪的符咒和文字。“那么你想要什么,亲爱的小姑娘?”
    “我想要食物。”女孩答道。
    “嗯...【食物】总的来说是一个无趣的愿望...你想要的肯定不是这个,”大叔又挠了挠他那可笑的头巾,“这么说吧,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小姑娘你听过这句话吗?”
    “没有,有鱼吃吗?”女孩摇摇头,“可我更想吃面包...”
    “唔...咳咳。”大叔感到有些尴尬,但他还是清了清嗓子,继续耐心地解释道。“可是食物总有吃完的那一天呀,小姑娘,你为什么不想想其他的愿望呢?比如给你用不完的金子,你可以拿去换很多食物。”
    “可我也不需要那么多金子和食物呀。”女孩摇摇头,她的想法单纯得令大叔汗颜。“我只要一些我和爸爸妈妈这阵日子够吃的面包就行了啊...”
    “哎、面包、面包!魔鬼竟然输给了面包!”大叔投降似的说道,“这样吧,我实在不想给你面包,我给你一个能实现愿望的能力吧!如何?”
    “您可真是小气...”女孩小声地撇了撇嘴,她没有发现自己对于哥哥悲伤的情感已经完全被转移了。
    “...”大叔尴尬地挠着自己的头巾,“我还是头一次被这么说呢...这叫我如何开口要报酬呀...”
    “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吗?”女孩问道。
    “灵魂吧,魔鬼都喜欢搜集灵魂,没有魔鬼不喜欢灵魂。”大叔答道,又摸出来一个印泥,连同羊皮纸一起递给了女孩。“不管你自己是否愿意,我最后总能收到报酬。”
    “可我还不知道您给我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呢。”女孩疑惑地问道,她接过羊皮纸,可纸上的东西她一个也不认识。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当然,你觉得那是面包,不过我不这么认为...”大叔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吧,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女孩想了想,在羊皮纸上留下了自己的手印:“这样就算签订了契约了吧?”
    “噢,当然,当然...”大叔小心翼翼地接回了女孩递过来的羊皮纸和印泥,郑重地将它们放回了箱子里。“从这一刻起,您就是我重要的客人,您的愿望是我最紧要的目标...”
    “答应我的事情...您能办到吗?”女孩低声问道。
    “当然,魔鬼虽然可憎,但从不食言。”大叔答道。
    美丽的鲜花在冰冷的石阶上无辜地哭泣,看啊,这残酷却诱人的世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5-27 21:50
      回到家的女孩发现家里来了不少陌生人,守在女孩家门口的是两个高大威严的骑士,他们穿戴着黑铁制成的铠甲,胸甲上纹着一个华美的金色十字;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看起来像苦力的人正在往家里搬着什么东西。
      “你回来了, 碧翠丝。”母亲艾尔莎远远地看见了回来的女孩,看到女孩脸上疑惑的神情,她犹豫了一会,又补充道。“教区的奥格登大人来了。”
      女孩知道这个名字,也在曾经的集体祈祷会上见过这个人。那是一个穿着暗红色制服的年轻男子,是女孩所在教区的执行长,一般来说普通的教区不会有异端审判局驻扎,取而代之的是由教区自己成立的执法队,而执行长就是执法队的最高负责人,他的权力很大,属于管理层阶级,地位仅次于教区的最高负责人大主教,和其余主教等级持平。
      按理来说这种级别的人物是不会和小平民有什么直接接触的,但从屋里走出来了一个年轻男子,那无疑就是奥格登本人,女孩的父亲格雷迪也谦卑地跟在他的身后,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啊,你就是碧翠丝吧。”奥格登看见了女孩,朝着向他行礼的骑士摆摆手,他有着一副英俊的脸庞,每每在重大集会上都会引起女性的骚动,守夜的修女们也时常讨论起他。不过他本人倒是不怎么关心这些,人们都传言奥格登是一位冷酷的执行官,生来只为了审判异端,但这样的言论反倒令他在女性中更加迷人。
      “执行长大人您好。”碧翠丝赶紧低头行礼。
      “这就不用了。”奥格登淡淡道,“我已经和你的父母谈过了,现在我要和你单独谈一谈。”
      “诶?”碧翠丝愣了一下,奥格登让开了身子,示意碧翠丝进屋,他身后的格雷迪也赶紧让开,同时朝着碧翠丝挤了挤眼睛。
      碧翠丝被让进屋子后,在客厅的桌子前坐下,奥格登也坐下,碧翠丝的父母则是呆在了外面。屋子的木门关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我知道你家里很困难,现在正闹着饥荒,每户人家都不容易,于是我给你带来了一条生路。”奥格登指着堆在墙角的一袋袋东西,继续解释道。“接受我的援助,作为代价,你要无条件服从我,和我去教区。”
      “...那是什么意思?”碧翠丝不解地问道。
      “不明白也是正常的,你的父亲已经同意我们之间的交易了,虽然你的母亲有些犹豫...”奥格登看了木门一眼。“不过决定权并不在她那。”
      “...”碧翠丝不说话了,她看着奥格登。
      “本来想说是选择,但其实你也没得选。”奥格登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能听话乖乖配合我们,那么事情也会容易很多,所以我还是想征求你的同意。”
      “我还是不明白。”碧翠丝诚实地答道。
      “和我一起去教区,你和你的父母就都有面包吃。”奥格登说道。“我们需要一个理由...一个...我选中了你。”
      “这么说来,大叔没有骗我呢。”碧翠丝说道。
      “什么大叔?”奥格登皱了皱眉头。
      “我答应您,执行长大人。”碧翠丝答道。
      尽管他们把我的墓碑雕刻得如此华美,让我的棺椁散发着浓郁的香气...但是我的天堂...绝不是这方窄窄的墓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21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