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吧 关注:54,847贴子:618,538

【荣耀大唐】☆0528★〖原创〗同人文之冬珠别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的话:
实在喜欢李俶, 可是后来的珍珠, 却让我不那么喜欢.
我想编出一个我喜欢的珍珠, 稳稳地站在李俶身边.
我希望我能编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因为只是改写, 所以大体思路是照着第二部剧情走,如果涉及到侵权, 请直接删.
从50集开始改写.
那时候他们还在回凤翔的路上......


PS:
楼主只喜欢电视剧中的李俶, 写文也只是娱乐.
历史考据党请绕道.


回复
1楼2017-05-28 16:58
    001
    马车飞快地奔驰着,向着凤翔的方向.
    李俶依然将珍珠抱坐在他大腿上搂着, 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珍珠, 又要赶路了, 本想让你好好歇一晚的.”
    “我没事的.”珍珠仰起脸, 对李俶微微一笑,静静地靠在他胸前. 连日赶路,马车颠簸, 她已经习惯被他抱着.
    “珍珠, 你竟还有一位做将军的故人.为何从未听你提起过?”
    珍珠一怔. 她其实也正想找个机会和李俶说说独孤靖瑶.
    珍珠之前一再向独孤靖瑶表示对安庆绪无意,也不欲与安庆绪有所牵扯.独孤靖瑶明知珍珠有深爱的夫君可爱的幼儿,竟还是利用珍珠的信任暗中对珍珠下毒, 迫使珍珠代她上了花轿!
    珍珠先前因着独孤靖瑶对自己照顾得还算经心,且又有沈家与独孤家的渊源,竟至忘了独孤家原是和安家一起起兵造反, 陷万千黎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罪魁祸首, 已然将独孤靖瑶视为朋友了.
    直到有口不能言的那一刻, 直到被强行披上嫁衣的那一刻,珍珠才深深地明白:独孤靖瑶竟是如此自私的一个人!
    后来独孤靖瑶不顾危险将珍珠从安庆绪手中救了出来,还派人护送珍珠回凤翔. 珍珠虽怀疑独孤靖瑶此举有报复安庆绪之嫌, 依然很承她的情.
    安庆绪杀了独孤靖瑶的父亲和兄长, 独孤家和安家彻底闹翻了, 还结下了死仇. 珍珠的第一反应就是劝说独孤靖瑶与唐军合作. 可惜独孤靖瑶拒绝了. 珍珠窃以为独孤靖瑶此举殊为不智. 不过往深了想, 以独孤靖瑶的行事作风, 她或许就等着自己拿麒麟令去交换吧. 正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珍珠后来也就没有继续劝说了.还是等拿回麒麟令再说吧.
    现如今麒麟令已经握在自己手里, 珍珠决定瞒下自己和独孤靖瑶之间的恩怨, 以免李俶心存嫌隙. 左右独孤靖瑶和安家有死仇, 联合抗安谅她也不会耍什么诡计.
    “我说的故人, 就是独孤靖瑶, 独孤家第三十五代传人. “ 珍珠将沈家和独孤家的渊源简单说一了下, 又道,”如今独孤家和安家已然翻脸成仇, 我们若能说服独孤靖瑶与唐军合作甚至归附唐军, 共同对抗叛军, 那岂不是如虎添翼?”
    “果真如此, 那自然最好. 可是, 你当日劝说已然失败. 我们要如何再劝服她与唐军合作呢?” 李俶点点头, 表示认同, 心中对独孤靖瑶的不识时务却有点不以为然. 毕竟, 若与唐军合作, 既能早日救黎民于水火, 又能早日报了家仇, 于公于私都好. 那个独孤靖瑶竟然还不答应!真真不可思议.
    “你忘了, 沈家有独孤家的麒麟令.”珍珠略带苦涩地一笑.
    “你是说, 麒麟令在你手上?” 李俶很是吃惊.
    珍珠点点头, 从袖袋中掏出麒麟令.
    “当日我进京参加采选, 父亲将此物交给了我, 说是能保命的东西. 我几经展转, 才知此物就是麒麟令. 独孤家昔日是为了报恩才将此物赠与沈家, 哪里知道, 我沈家竟是因此物蒙难…..”珍珠说到此处哽咽了下, 才继续说,”若此物果真能换来独孤家的合作, 让战火早日结束, 想来爹娘在天有灵, 也会感到些许安慰的……”
    “珍珠……”李俶将珍珠抱紧了, “会的, 一定会的!”
    珍珠埋头在李俶怀里蹭了蹭, 慢慢地收拾了心情,对李俶笑了一下:”冬郎, 你可派人去打听一下独孤靖瑶的下落, 待找着了她. 我就带着麒麟令去见她. 她说过, 只要我能拿出麒麟令, 任何要求她都会答应.”


    收起回复
    2楼2017-05-28 16:59



      回复
      3楼2017-05-28 17:00
        003
        再有两个时辰就能到达凤翔了.
        珍珠心心念念适儿, 归心似箭. 她坐卧不宁, 隔一会儿就要掀开窗帘往外看.
        窗外野草枯黄, 树木也是灰扑扑的,寒风呼啸着, 是一片冬日萧瑟肃杀的景象.
        珍珠心情好, 看着这广阔的天地, 也能品出一两分清冷的美. 看不到城墙她也不觉得失望, 依然坐回去, 搂着李俶的胳膊再问一句:”冬郎, 我们这是到哪了?还有多远?还要多久?”
        李俶每次都先摸摸珍珠的头,再摸摸她的脸, 然后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
        李俶这一年来对凤翔的山川地理进行过深入了解, 所以哪村哪镇都非常清楚,每次都能给珍珠一个不一样的地名, 时间上也是一盏茶一柱香地缩短. 珍珠每次听到不一样的回答, 都非常欢喜, 靠在李俶肩上咯咯地笑.
        李俶却是满腹心事. 此翻回凤翔, 他并没有把握一定能护住珍珠.看到珍珠兴奋如孩子一般, 他心里越发难受,真不知该如何开口.
        可是, 该面对的总还得面对.
        等珍珠再次转身欲去拉窗帘时, 李俶拦腰将珍珠抱坐到大腿上搂着, 抓住她的手摩挲了一会,才略带艰难地开口:”珍珠, 你可知, 你回去后, 或许……”
        珍珠心中通透,反握住李俶的手, 温柔且坚定地说:”珍珠明白.身为殿下的王妃, 自会担起属于我的责任.该来的且让它来.只要能和冬郎在一起,珍珠什么都不怕.”
        李俶一愣, 拉紧她的手:”珍珠, 你放心,我一定会护着你的!.....只是, 这一次的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前次从长安回来两位郡主.她们…..她们均被父皇送去寺庙修行了.我只恐…..”
        “啊?!”珍珠吃了一惊, 猛地坐直了身子, 看着李俶, 脸现慌乱.
        就算去除妃位贬为妾室, 甚或为奴为婢, 只要一家三口能在一起, 将来总能徐徐图之.若然将她也送去寺庙修行, 从此夫妻母子不得相守, 却叫人如何生受?!
        “怎么会这样?”珍珠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珍珠, 你先别担心. 相信我,我一定会护着你的!”
        “冬郎……”珍珠泪眼看着李俶,全然无助.
        李俶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你放心. 你当初也是为了我, 为了我们唐军, 才被迫上了花轿,父皇一定会谅解的. 而且我们还有适儿. 父皇怎么忍心适儿这么小就没有娘亲在身边照顾?只要我们好好求求父皇,父皇一定会心软的!”
        珍珠其实不是一个遇事只知道哭泣的人.她刚才只是突然得知还未见到适儿可能又要与他分开才会一时悲愤. 现在却已冷静下来了.
        “我会的.我一定好好向父皇求情,求父皇怜惜我们母子.”
        “父皇那边还好说.我只恐皇后从中作梗…..”
        “皇后?她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哼!” 李俶轻哼一声,”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你可能不知, 当日你和适儿被弃长安, 就是皇后故意对广平王府封锁了撤退的消息. 皇后当日那般陷害你们, 又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
        “皇后!竟然是皇后!我一直以为是杨国忠…..”珍珠再一次惊得坐直了身子,”先前抱着适儿, 我虽伤心皇爷爷父皇竟舍得将孙儿扔下, 也只以为他们走得匆忙, 一时疏忽也是有的. 不曾想, 竟是张氏有意为之!她这是要置我和适儿于死地啊!我死不足惜,可是适儿何辜?她竟如此狠心!”
        珍珠一口气说了这许多, 心中激愤, 胸口起伏不定.
        李俶忙为珍珠顺气:”什么死不足惜,这话再不许提!你不知自己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张氏可恨!但你也别因此气坏了自己,我会心疼的.”
        待喘息稍定, 珍珠继续开口:”冬郎, 张氏为什么要我和适儿的命?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李俶拧眉毛, 一时也回答不上来.
        对啊,张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也有点疑惑. 或许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个想法, 却一直没有往深了想.毕竟, 张氏娘家不显,在朝中也没有什么根基.而且, 他实在是太忙了, 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思张氏的言行. 他之前甚至没有直观地认为, 张氏对付珍珠和适儿, 其实就是针对他来的!
        如今珍珠问起,他不由地认真思考.
        想到回去后即将面临的困境, 珍珠也不得不反复思量起来.
        夫妻俩各自沉吟不语.
        车厢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回复
        4楼2017-05-28 17:01
          换新楼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5-28 17:02
            004
            “冬郎.”
            李俶本自思谋, 听珍珠唤他, 便看向她, 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珍珠心思缜密, 看问题很是通透, 他喜欢听她分析事情.
            珍珠将手放到李俶胸前轻划着, 不甚确定地说:“要我说, 张氏莫不是想学武皇帝?”自大唐开国以来, 权欲膨胀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张氏又是皇后, 不由人不这样想.
            李俶神色凝重:”很有可能.”
            珍珠感觉受了鼓励, 继续说出自己的看法:”张氏竟然想置我和适儿于死地, 平日里表现出来的贤惠慈爱, 定然是装的了. 一个人,若非心怀有异, 何必伪装?”
            李俶点点头:“你说的很对.”
            “我们先回头看看窦如知那件案子.” 珍珠过去的一年里无所事事, 仅靠回忆过日子. 和李俶之间发生的一切, 她都反反复复不知回忆过多少遍. 窦如知一案可算是她第一次帮了李俶的忙, 且是夫妻携手救下的李谈, 她自然也是反复回味,如今说起来很是顺畅,”窦如知死于金丹中毒, 严格说来, 并非谈儿之过. 张氏既叫京兆尹调换验尸证词, 说明她心里非常清楚窦如知真正的死因. 可她依然想置谈儿于死地,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唯恐谈儿皇孙的身份逃过一劫,竟又联合杨贵妃二次陷害!我当日只以为她是为了给表兄报仇, 如今看来,她就是想借机除去谈儿,断你一臂啊!”
            “众所周知,谈儿和我兄弟情深. 莫非张氏对付谈儿, 也是冲着我来的?”
            “多半是如此了. 适儿自出生之日起, 就深得皇爷爷喜爱, 所以张氏也容不下他.”珍珠说到这里, 忍不住咬牙切齿低咒一声:”张氏着实可恶!”然后又庆幸着,”幸好我的适儿命大!”突然紧抓住李俶的手,”冬郎, 张氏不会再对适儿下手吧?你一定要派人好好保护我们的适儿!”
            李俶知道珍珠的担心, 忙安抚她:”珍珠, 你放心. 适儿很好.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我们的适儿的. 再说, 皇爷爷已经退位, 张氏应该不会再惦记适儿了. “话是这样说, 他心里其实已经感到一阵后怕.得亏张氏没有再对适儿下手, 他根本没有防着这一点.
            他真是太大意了!
            珍珠很想再细问一遍适儿身边伺候的人的情况, 终于还是忍住没问. 她相信, 李俶一定会保护好适儿的.就算以前有不周到的地方,回去以后也一定会做出相应调整的,勿须她提醒.
            眼下, 还是想想回去后怎么对付张氏要紧.
            “冬郎, 我听风生衣说, 张氏曾给你下药, 然后把裴良娣引到你营帐中?”
            李俶还在想着回去后要怎么安排适儿身边的人, 不曾想珍珠语出惊人, 竟突然提及此事, 顿时大窘.
            “好个风生衣!竟将这事都说了, 也不怕污了你的耳朵!看我回头怎么教训他!”
            “你别怪他. 是我向他细问你的情况,谁叫你只拣好听的说与我知. “珍珠嘟着嘴带点埋怨地看着李俶. 他什么苦痛都不向她倾诉, 她只好趁他和默延大哥交谈的时候, 找风生衣细细询问. 若非如此, 她哪能知道, 他竟为她承受了那么多, 甚至被关进了牢房!
            “我一直都很好. 于我而言,最痛苦的,就是没能好好保护你, 让你受了这许多委屈和苦楚.” 李俶每念及珍珠所遭遇的种种, 心疼自责便油然而生, 眉眼间便带了怜惜愧色,语气也自低落.
            “冬郎, 你千万别这么说,我知你已尽力. 只要你心念着我, 我便不觉得委屈. 况且, 我这不是好好地呆在你身边么?”珍珠最喜看李俶自信满满意气风发的样子, 不忍见他任何失意的模样.此刻见他又要自责, 心疼坏了, 忙表明自己的心意.
            他如此为她, 她真的不觉得委屈.
            “傻瓜.” 李俶摸摸珍珠的脸, 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此番回去, 还不知会有何委屈等着她呢.
            “风生衣可是说了, 冬郎虽中淫`药, 却坚贞不屈!得冬郎如此相待, 珍珠复有何求?”珍珠笑盈盈地看着李俶,眼中柔情涌动.
            被人算计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李俶觉得珍珠是在笑话自己, 却又被她眼中柔情所惑, 一时也分辨不清她到底在夸他还是在贬他, 莫名懊恼, 对着那粉润如花瓣的樱唇便吻狠狠吻了下去.
            珍珠只微微愣了一下, 便温顺地闭上眼承接他的吻.
            这一吻热烈缠绵, 直吻得珍珠快要透不过气来才结束. 珍珠浑身软绵绵地窝在李俶怀中, 娇喘吁吁, 忍不住说:“冬郎以后可得当心,千万莫要再着了别人的道. “想到有人对李俶用那种药, 心里真是不舒服. 再想到以后,万一再发生这种事……. 虽知他定然痛苦, 却也说不出让他别再忍着的话. 只能提醒他以后千万小心了.“上次幸亏你机警, 若真让张氏得逞, 父皇念着朝廷正值用人之际, 未必会打杀你, 可是心里定然会厌弃你,以后你想更进一步, 却是难了.”
            珍珠见事当真通透,一眼就看穿张氏的险恶用心.
            李俶看着珍珠, 眼中毫不掩饰的欣赏, 心中爱怜愈盛.
            这一点他刚刚才想明白.
            他之前未将张氏放在心上, 只想着就算要提防张氏, 那至少也要等收复长安以后再说. 也因此, 当日张氏对他下药, 他只以为张氏是为了对付裴良娣才拖他下水, 却从未往深了想.
            若非今日和珍珠谈起, 他恐怕还会继续懵懂下去.
            如今细细想来, 观张氏所做所为, 权欲之心已昭然若揭.
            父皇正值壮年, 李邵总会长大. 张氏是自己想做武皇还是为李邵铺路, 暂时不得而知.
            有一点却可以肯定, 张氏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欲除之而后快.
            此番回去, 张氏一定会揪着他私自出逃前去洛阳营救珍珠一事不放.
            “珍珠, 之前听和你默延大哥说, 你们去救若儿之前抓了一个安禄山的将领, 逼他画了一副兵防图?”
            “嗯.”珍珠点点头.”怎么了?”
            “那图你还记得多少?能画出来吗?”


            回复
            6楼2017-05-28 17: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8 17:19
                很好啊,很合逻辑,剧里都没有交代李俶知不知道代嫁真相,弥补了遗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5-28 17: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5-28 18:00
                    编剧在第二部让冬珠夫妇的智商都下线了,还好楼主弥补了遗憾。


                    收起回复
                    13楼2017-05-28 18:07
                      居然不是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28 18:09
                        再来一次,盖层楼,然后去翻我的辣椒剧本了,给姐姐笔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28 18:10
                          顶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28 18:21
                            只要冬珠智商在线,而不是任人摆布就好…虐点甜点都正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5-28 18:51
                              顶贴,楼楼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5-28 18:53
                                还有更文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28 18:53
                                  005
                                  珍珠坐在李俶身侧, 看他在羊皮纸上写写画画, 忍不住开口:”冬郎, 这样真的行吗?”
                                  李俶转头看了珍珠一眼,手上不停, 口中说道:“放心吧, 肯定有用!父皇目前最迫切的希望就是收复长安, 重回大明宫.他若是看到这两样东西, 必然振奋, 应该就不会揪着你我不放了.” 说完, 抬头微微一笑, 继续埋头运笔如飞.
                                  就你这仓促而就的东西,真的有用吗?
                                  珍珠心里很是怀疑, 但是看李俶自信满满的样子, 又不忍心打击他.实在是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吧.
                                  她凝眉细思,极力搜索脑海中的信息, 希望能筛选出一两条有用的来. 安庆绪为了表示自己的厉害, 总喜欢在她面前表功, 有时会得意地说些在哪哪设伏攻了唐军一个出其不意等话.有时也会骂谁谁蠢笨如猪,狂妄自大等. 珍珠读过不少兵书, 知道一场战争的胜败, 不光要看天时地利人和, 将领的胆识谋略性格都至关重要.
                                  搜肠刮肚,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
                                  “希望一会去见父皇的时候, 他心情正好吧.”珍珠最后只能如此祈祷了.
                                  李俶闻言, 停笔侧头看向珍珠:”你这话倒提醒我了.”
                                  “什么?”珍珠一头雾水.
                                  “等会再说,先帮我把笔墨收起来.” 李俶摸了摸珍珠的脸, 然后掀开车帘唤来风生衣.
                                  珍珠仔细将笔墨收拾起来, 放好.
                                  李俶吩咐完事情, 回头见珍珠已安坐, 便朗声道:”走!”
                                  马车重新上路.
                                  李俶返回车厢坐好.珍珠立刻靠过去抱着他胳膊好奇地问:”冬郎,我们去城南做什么?我们不急着进城么?我想适儿……”声音渐渐低落下去.
                                  李俶将珍珠拉起来, 让她在自己腿上坐好, 抱住了, 然后贴着她耳朵柔声说:”珍珠, 我知道你想适儿.我也是想他.”
                                  李俶说着话, 贴着珍珠肩颈蹭了蹭, 然后抬起头看着她说,”我们进城之后, 必须先进宫去见过父皇, 才能回家. 见父皇,我们得选个好时辰.”
                                  珍珠双眼明亮看着李俶,等他下文.
                                  “父皇有宿疾,每天都要吃药. 因为药吃多了不好, 所以吃药的时辰是严格控制的.太医特别叮嘱, 每四个时辰吃一次药. 父皇吃药后的一个时辰, 心情是最好的. 想也知道, 最后一个时辰因为身体不舒服, 心情自然也是最差的. 所以珍珠, 幸亏你刚才提醒了我, 不然, 我们就会在父皇心情最差的时候撞上去了.”
                                  “哦--!”珍珠恍然大悟, 双眉扬起,眼睛睁大了, 红润润的小嘴也张成一个O型, 煞是可爱.
                                  李俶瞬间就被诱惑了, 一口含住那樱桃似的小嘴吮吸舔吻起来.
                                  这几日一直都是两人独处在马车这小小的隐秘空间里, 珍珠已渐渐习惯李俶时不时的亲吻,而且很喜欢. 冬天衣服穿得厚, 也不怕吻着吻着就控制不住, 所以珍珠也从不制止他. 就这样静静地体会这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真的很好.

                                  凤翔城南二十里有一处山坳, 里面有一片梅林.
                                  这一处群山环绕,人烟罕至.
                                  李俶之前勘察凤翔城周边的山川地理, 才发现这处梅林.
                                  此时正值花期, 红梅迎风怒放, 灿若云霞.
                                  珍珠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一眼便喜欢上了.她惊呼一声:”好美啊!”脸上绽开一朵大大的笑容.
                                  李俶见着珍珠欣喜模样, 也自欢喜, 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宠溺的笑来.他携了她的手,扶她下了马车.
                                  珍珠举目四望, 惊叹连连.
                                  她已经好久,好久, 没有见过如此美好的景致了.
                                  “这一片梅林,景致是极好的.那边还有几株绿梅,比较罕见,你一定会喜欢的.” 李俶伸手一指,”就在那.你过去就能见着了.去吧,好好赏梅吧.”他说着,放开了珍珠的手,轻轻将她往前一推.
                                  “你不和我一起吗?”珍珠不走, 转过身来看着李俶.
                                  “你先玩会儿, 我画完图纸再去.”
                                  珍珠从来没有见过绿梅, 很是好奇, 本来很想过去赏玩一番.听李俶说不能陪她, 她登时就没了兴致.
                                  “没有你, 我一个人玩有什么劲.那我先陪你画完图纸再说.”珍珠反身抱住李俶的胳膊,目光盈盈地看着他. 满林梅花在她眼中都失了颜色, 那漆黑明亮的瞳仁中, 只他一个.


                                  回复
                                  21楼2017-05-28 18:55
                                    沙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5-28 19:25
                                      楼楼,好喜欢你写的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28 19:27
                                        同感,楼楼写出珍珠的霸气与智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28 19:28
                                          好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5-28 19:36
                                            齁甜齁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5-28 19:40
                                              继续。。写的非常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5-28 19: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5-28 19:56
                                                  楼主高产呀!不过好甜


                                                  回复
                                                  29楼2017-05-28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