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21贴子:547,173

【原创】家(释烬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答应老铁的释烬@澈黎i
还有老基友@洛方书灬
加一个 @123钉子户
这里瑞恩√长得像受的傲娇攻
水仙魔教教主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03 13:55
    是长得像攻的傲娇受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03 13:58
      No.0.1
      赤红色的炼云悠悠从头顶飘过,呼啸而过的濯焰鸟又将目光带向远方的天际,贫瘠的土地连接的大海,大海另一头那个封尘的冰雪之城。
      云端的空气将思念递给濯焰,濯焰偶然掉下的翼羽将思念第向人间。
      我带你回家好吗。
      回家。


      悬崖似乎死连接天际的桥梁,陡峭的刺向熔岩的地面。伫立在火焰中央的城池一片喧嚣。
      另一边,是欣欣向荣的凡界。
      目光涣散,飘向房间外的街道。
      “瞧一瞧看一看耶!凡界来的草药,可治疟疾!”
      ……
      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
      “烬王子,王有旨,召您速速赶往浴火城。”
      小窗前,微风撩起白纱的窗帘,遮住了少年挺拔的背影。留下一片阳光勾勒出金黄的轮廓。
      “知道了。”冷冷地一声回应。
      抓起桌面上的金色面具,遮掩了一双暗金眼眸。
      推门而出,留下一道修长的身影。


      “这药多少钱。”罹天烬弯下腰,拾起最后一把药草。药草淡淡的清香漫过鼻尖。
      “哦,这药只剩最后一把了,就当做是礼物送你好了。”
      罹天烬不语,只是垂下眼眸,转身离去。
      买药的那人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红袍懒散地披在肩上,用铜精致打磨的几只栩栩如生的濯焰鸟组成的服饰静静地停留在肩头。
      手上不知不觉的多了一块黄金的雕饰。
      身旁站了很久的少年轻轻咳嗽了一声,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存在。
      买药人这才多了几分愧疚的神情,“实在很抱歉——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请问——刚才的那种药还有么。”少年淡淡开口。
      买药人摇摇头,“刚才的已经被那个人买走了。”
      少年目光凝聚在他手中的雕饰上,微微皱眉。
      火族皇室。


      城中,火王端起手中华丽的酒杯,轻抿一口。眼神在面前舞蹈的少女,翩翩长裙在眼帘撩过,然后少女精致的脸庞上弧形的唇微微张开来。
      “怎么,罹天烬还没有来?”
      “禀告王,烬王子派了传声鹰来,说……”
      “说什么?”火王满不在意。
      “……他被人……缠住了……”
      口中满满的烈酒几乎快要是喷出来。红瞳骤然收缩,声音被压低,“他是我火族最优秀的王子,三界最强的神,什么人能把他缠住?”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派人去把他接过来。”


      手中挥舞着剑影,剑刃相互碰撞发出的脆响在耳边萦绕。漆黑的剑气带动着剑刃上火焰般燃烧的纹路,似乎真有一只雄狮藏在剑中,正在窥视着对方的实力。
      对方也丝毫不动摇,也似乎不慌张,只是幻影般的躲闪,然后煽动脚步避开利刃,如流水般变化多端。
      心中恼怒,挥剑也越来越快,金色的面具下绝看不出一丝以往战斗时的爽快。
      红袍在风中翻滚,手中迅速燃起火焰,幻术狠狠向对方攻击去。对方见躲不过去,也幻化成形手中冰蓝色的火焰几乎同时发出。
      撞击在一起震耳欲聋的巨响将身体抛出,狠狠撞在岩石上。
      喉头一阵血腥。接着下一秒,剑刃向了自己的喉咙。
      “你输了。”少年淡淡道,清脆的声音就像方才剑飞相撞。
      金眸里,依旧是方才震惊。
      你输了。
      几十年自己从未输过。
      “所以可以按照刚才的承诺,你可以把药给我了么。”
      罹天烬淡淡一笑,“我给你就是了。”笑容下,手指僵硬地握在一起,不住的颤抖着。
      少年放下剑,雪白的长袍在风中荡漾开来。紧接着枫叶从天空中飘过,纷纷扬扬地从他银白的长发边落下。
      罹天烬没说什么,只是将药给了他。“愿赌服输,只是……你要这药有何用?”
      “你堂堂火族王子,要凡界的药也没有用吧?”少年反问。
      “有啊,”罹天烬摇晃着站起,收起手中的剑,“拿去泡茶。”
      少年不语,转身便离开。
      这才发现他冰蓝色的眼眸,还有一只眼被银色精致的眼罩遮住了。
      有意思……
      “喂,在下罹天烬,敢问如何称呼。”
      少年停下脚步,悄然回眸,笑容如同开放的樱花一般灿烂,却又淡含忧伤,“樱空释。”
      樱空释……
      “还有,你天赋不错,勤加练习还是会有一番作为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03 22:06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03 22:36
          泥嚎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03 23: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03 23:43
              啧啧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03 23:43
                顶顶顶,罹天烬和樱空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04 06:01
                  释是攻吗,成释烬了,顺便带下小伙伴来围观围观
                  @个啥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04 06:49
                    什么释的武力值竟然盖过我烬大爷哦~不可思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04 09:56
                      等等补充一下故事背景
                      百年之后冰火大战再起,最后冰族灭亡【卡索惨死其中】,火族崛起成为新的三界统治者。
                      人鱼族岚裳成为新的圣尊,梨落作为凡人也早已离去。唯一活下的樱空释下落不明【烬爷:在我这儿】,幻雪神山群龙无首战争不断。
                      时过境迁,冰族渐渐被历史遗忘,而冰焰族更是无人提起。
                      此时罹天烬诞生,逆天的灵力与天赋让他很快无人能敌
                      【然后就遇上了鬼畜消失百年的释竟然~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04 11:33
                        乖巧的跑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04 11:49
                          好久没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4 11:52
                            傻鸟我也有一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04 11:5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04 12:11
                                老铁写的背景我从来看不懂【懒得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04 12:14
                                  我释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6-04 12:30
                                    不错不错,我释终于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04 13:09
                                      近视变成了使劲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6-04 13:18
                                        才发现这篇帖子的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04 15: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04 16:50
                                            烬爷…输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06 23:15
                                              wow,期待已久的释帝攻,,敲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08 12:06
                                                我回来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09 20:39
                                                  No.2.
                                                  火族大殿的门缓缓被推开。
                                                  罹天烬身着华袍,灼烧般的火红披风拖在身后,肩上展翅的濯焰鸟欲飞不起。
                                                  跳舞的少女脸色大变,立即恭恭敬敬地站到一遍,半跪着等待烬王子的到来。
                                                  “有什么事说吧,我赶时间。”罹天烬开口,没有丝毫的礼节。
                                                  他是火族最强大桀骜不驯的王子,没人不敢不服从他。当然,不服从也可以,不过那个人肯定不会活着。
                                                  除了……刚才那么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
                                                  “既然我儿都这么说了,父王也就不隐瞒了。”
                                                  “少废话。”罹天烬冷冷道。
                                                  “火族又有百姓被吸干了血。”火王说到这里眼眸一冷,“第四次了。我派过你哥哥去处理此事,不过失败了……所以……”
                                                  “来人,带路。”罹天烬这才勉强地露出笑容。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诡异。
                                                  “还有,”火王叫住他,“刚才的战果怎么样……”
                                                  空气被一道幻术划破,跳跃的火焰化为利剑,抵在火王的喉咙上。只要罹天烬用一点点力,或者火王的声带再震动一下……那么滚烫的血液将会染红整个王座。
                                                  “若再提此事,我不会再留情。”
                                                  等罹天烬的身影消失在火族尽头时,火王才敢出声。
                                                  举起酒杯狠狠砸下。大臣们无不后退三步,跪了下来。
                                                  “是谁……竟然能打败三界最强的神……”
                                                  “禀……禀告王……奴婢没有看清他的外貌……”
                                                  火王的幻术狠狠落在她的皮肤上。
                                                  “王息怒……奴婢虽然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不过他的衣着奴婢看的很清楚……是……是……白色……”
                                                  “那就不留活口!快去!”
                                                  “……是……是……”
                                                  眼眸中,一丝灼烧的艳红。
                                                  在这个时候,摇晃的白衣格外耀眼。
                                                  又是你。


                                                  爬上古老的楼梯,拿起最上面的书籍,拂起灰尘,修长的手指翻开陈旧的纸张。
                                                  是一张画,用淡淡的墨迹抹出的一座巍峨的城池。高高的旗帜耸立在城墙上,一只雪白的鸟划过天空。
                                                  樱空释合上书。烛光跳跃着,将孤独的身影拉的很长。少年白皙的脸庞上,一行泪斑驳。
                                                  然后,从脸颊滑落,打湿了蜡炬,浇灭了一寸火焰。
                                                  一片黑暗。
                                                  少年推开门,一缕阳光刺进瞳孔,有些耀眼。


                                                  无尽海。
                                                  海面上漂浮着的一座小岛,小岛边缘建起一座小亭,透明的纱帘挂在亭的两边,方才被圣尊放下,被海风轻轻掠起,海水波光粼粼反射的阳光映在少年一尘不染的白袍上,跳跃闪烁。亭尖一只展翅欲飞的鸟的雕塑,尾翼散落一地。
                                                  或许出了圣尊和剩下的四族首领,谁也叫不出他的名字了。
                                                  霰雪鸟。三个熟悉的字涌上舌尖,却再也无法从口中弹出。
                                                  少年轻抿着桌上放置的美酒,舌尖滚动后迅速吞入喉咙,和当年品酒的习惯一模一样。
                                                  两人对坐,却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岚裳望着少年忧伤的双目,被烟雾遮掩着的,深渊般的黑暗。理了理自己的长裙,又小心翼翼地看着少年纯洁无暇的脸庞,勾起自己淡淡地思念。
                                                  和那个人越来越像了。
                                                  等到杯中见底,少年才小猫般的舔舔薄唇,抬起蓝眸。
                                                  “好了,款待也款待完了,你可以走了。”岚裳避开他的目光,冷冷道。
                                                  “怎么?人鱼圣尊就这样要赶客人走了。”
                                                  “我不想见到你,每次见到你都会有麻烦。”此时此刻褪去圣尊的岚裳像小人鱼公主一样叫道,“见到你我就烦!”
                                                  “此话怎讲?”樱空释淡淡。
                                                  岚裳立刻哑言。
                                                  告诉他是他的离开导致这个辉煌的王国灭亡,历史被一下十年的大雪覆灭。告诉他他来的太晚,让自己爱的人站在最高的城墙上,血液染红了一片土地。告诉他他真残忍,让他倒在冰冷的雪中。可他明明听见了,他在临死前呼唤着他亲爱的弟弟,而他亲爱的弟弟站在大雪的中央,手握弑神剑,静静地看着一幕幕悲剧发生,一个王国的湮灭。
                                                  说简单点他有能力挽回一切,可他拒绝了。你恨他,恨他间接的毁掉了一切一切,拥有所有美好回忆的地方。
                                                  至今你都还记得,熊熊燃烧的火焰焚烧大地,火族的王站在城墙上,倒下的是一个叫冰王的神,他的哥哥。
                                                  “我知道你还在恨我,恨我,”樱空释压低了声音,“没有能救他。”
                                                  岚裳猛然一怔,“别说了……”
                                                  “我来就只想问你两个问题。……幻雪神山,现在怎么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6-10 22:32
                                                    空气忽然宁静了片刻。岚裳脸上的悲伤渐渐又被平静遮盖,“看来我低估你的人品了。我以为你不会再关心你的国家。”
                                                    “说重点。”樱空释吐出三个字。
                                                    “一点也不好。战争都快打到三界来了。……你还不想管管?”
                                                    本是想要气气面前这个高不可侵的家伙,却被他邪魅的笑容化解,“……第二个问题。关于火族王子罹天烬,知道多少讲多少。”
                                                    “他……根本不是纯种的火族,你怎么这都看不出来?他的眼睛是金色,据我推断他的母亲应该是精灵……虽然没有金瞳的精灵,不过可能和火族混血变成这样的。”岚裳又补充道,“火族内外因为他强大的天赋尊重他,可背地里都说他**。”
                                                    樱空释愣了愣,眼神有些不自然。只是一秒,下一秒又恢复了平静,“我到宁愿我是**。”
                                                    “不是他们苦苦寻找的尊主,更不是亡国的皇室。”
                                                    “罹天烬**蛮好的,还能这么强。就像当年的你一样。”
                                                    当年。又是当年。
                                                    就不能换一个话题么。
                                                    樱空释忽然站起,蓝瞳猛然收缩。几秒后亭外才响起脚步声。
                                                    “火王叫烬王子查案,烬王子却来此地闲逛,不知是有何事。”
                                                    岚裳不得不感叹樱空释的警觉,她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听出脚步声来。
                                                    随即亭外的守卫纷纷倒下,甚至来不及从胸口发出一声呻吟。火焰沿着纱帘爬上,少年精致的面庞上依旧是不屑。
                                                    “我来,”罹天烬顿了顿,提高了音量,“找你茬。”
                                                    “那就十分抱歉了王子殿下,”樱空释冷笑道,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手中玩弄着精致的酒杯,“你的茶被我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10 22:3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6-10 23:22
                                                        求更,盼了好久的释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6-11 02:56
                                                          看到最后莫名想喷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6-11 0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