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1629吧 关注:163贴子:407
  • 0回复贴,共1

第七三一章 新琼州(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七三一 新琼州(四)

这句话让在座几人都是频频点头,尤其许敬和莫大鹏两人更是深有感触——当初他俩作为琼州府的第一望族以及当地首富,不得不跟推着大炮前来,一天之内就轰破城墙拿下州府的短毛军打交道时,心里头多少还是有点打鼓的——“髡贼”太强,难免为其所欺,可若是太弱了,被朝廷打回来,那他们也少不得背个通匪罪名,一样的家破人亡。

不过当时没什么选择,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一路走下去。好在之后却是一路顺风,这伙短毛的赚钱生发本事可着实让自诩为行商世家的许莫两人大开了眼界,他俩从最初的无可奈何,到中途半信半疑,再到彻底服气五体投地,前后也就是年吧功夫。

这几年死心塌地跟着短毛混,家产翻了几倍不说,在“政治”上也有了极大进步,在不久前新出炉的琼州府议会中当选为正副议长,算是“官场”上的人了,这可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事。

——果然,赵立德接下来口风一转,就把话题扯到了关于议会的事情上。

“包括咱们建立地方议会,也是优先邀请了你们几位参加。说起来这议会正式运行起来,也差不多有一年了,这琼州府的大事小情,几位做为议员,参与到什么程度不好说,但至少这个‘知情权’,应该是得到保障了的,这一点没错吧?”

许莫等人立即连连称是,所谓议会就是“共议之会”,按照短毛的说法就是把地方上的贤良方正之人召集起来,共同商讨决议地方上的事务。至于这“贤良方正”怎么确定,则是由地方推举,外加还要由短毛确认才行——但基本上都还是由本地大户,富商,名流,以及还有一些诸如黎寨头人,工人,农民,以及外地商户代表等等组成……按短毛的说法,其“代表性”还是比较强的。

起初时没人把这议会当回事,觉得无非又是短毛搞出来的一个新花样而已。即使是那些被选中担任议员的,也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尤其是当他们第一次参与议会,看到短毛拿出来厚厚一叠子《议会规则》,包括议事范围,投票和表决方式,发言次数,时间,先后顺序,以及议员的出席要求等等……都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

第一次议会光听这个就听了大半天,所有人都听得头昏脑涨。几位资格比较老,脾气比较大的议员当即袖子一甩:老夫不干了!反正你们的规则中允许请辞,老夫现在就辞去这个劳什子议员,不当了总可以吧!

短毛那边则是笑嘻嘻:当然可以,您只要写一份辞呈就行——还嫌麻烦?那咱们这儿有现成格式,另有人帮您抄录好,只要签个名就可以啦。

……然后,仅仅半个月不到,那几位全都后悔了,纷纷跑去要求收回辞呈,重新恢复议员身份。但短毛那边却拿出那份《规则》,朝上面指一指:不好意思,按规则咱们已经增补了新议员,您要想重新当选,等几年以后再参与选举吧。

那些人自是难免闹腾一番,但短毛这回可就不理睬他们了。闹得凶了,就同样依据《规则》,叫来安保人员把人拖走,这回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了。

私底下,据说正是这位赵立德赵大老爷带着冷笑的评价,很快便传遍了琼州府的官场:

“他们以为议会是什么?街头的公共厕所吗,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这是官府权力的一部分啊!错过了哪儿这么容易拿回来。”

那些倒霉蛋之所以后悔也正是为此了——他们万万没想到短毛所说的“共议地方事务”竟然不是虚指,而是实实在在参与进去的。议员们在议会中提出的意见,看法,相关部门如果不能遵照执行的话,至少也要做出正式答复,说明不能执行的缘由和道理。有几条意见,甚至连琼州知府程叶高和短毛首领赵立德两位都亲自来到议会中作解释,这个意义可就大了!

“这简直就是御史台啊!”

“不不,比御史还要厉害!御史台上折子还要皇帝老爷批呢,议员可不用。”

——仅仅在参与了几次议会事务之后,除了那些真正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土包子,比如短毛找来撑门面的黎寨头人,工农代表之类,其余但凡是对于朝廷政务稍有了解的人,都看出了这议会的厉害之处:这个组织可以对本地的任何公共事务发表意见——所谓“监督”之权;还具备相当强的公信力——所谓“公议”之权;而更有甚者,如果某议员提出的议案能够在投票表决中通过,这条议案就将成为地方上的法律!所有地方部门都要遵照执行,即所谓“提案”之权。

——就算是当今皇帝,口含天宪,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罢?京师六道六科,各部御史,哪怕合在一处,拥有的权力也未必能及得上这个小小琼州府议会——当然,只是在琼州府范畴之内,至少在当前阶段如此。

据说那位早就被短毛调教老实了的程叶高程大府台在去过一次议会,向议员们作了一次“情况说明”之后,回到府邸中就大哭了一场,喝酒喝到酩酊大醉,向其亲近之人说了一大通醉话。然后,不知怎的,那话居然就传开了——当然只在很小的范围内。

不过许敬和莫大鹏作为正副议长,却恰恰是知道这番话的,他们初听到那话时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觉得程大老爷要完蛋了。

因为程叶高当时是这么说的:原以为短毛是良善之人,没想到他们终究还是一伙反贼,而且是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大反贼!这议会制度一出,非但琼州府永远不可能再回到大明治下了,其它地方也必然会受其荼毒影响。甚至,哪怕这伙短毛以后被朝廷剿灭掉,他们的遗毒依然会长久留存下去,直至将大明王朝彻底吞没!

虽然醉话说的颠倒错漏,但大致意思却表达的很明确,所以听到传言的人全都吓傻了,觉得老程这是要疯啊——这种话就算传到大明对他也没什么好处,更何况眼下琼州府可是短毛的地盘,在他们的地盘上公然说这种话,那是等着夷三族呢!

短毛还确实做出了反应,同样是这位赵立德赵老爷亲自上门,代表“组织”去跟程府台谈了一下子。这回谈了什么倒是没人知道——程府台清醒过来后,听说其言已经泄出,在万分惊恐之余,却也不忘亡羊补牢,严厉清理了家中仆役,于是没人再敢传小话了。

但谈完之后原本举家待死的程老爷倒是恢复了正常,该干嘛干嘛。官也照当,酒宴也照赴,好像一点没受到这番醉话的影响……嗯,影响还是有一点的:短毛财政部门扣发了他几个月的津贴,理由很有意思,既不是造反也不是谋逆,而是听起来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俩字儿——“泄密”。

这则轶事流传的并不广,听到的人也多半只是将其当作一桩笑话奇谈而已。但在那些议员们心中可就不是这样了。在亲身体验了议会所代表的权威,以及议员这个身份所带来的便利之后,他们对于程府台的愤恨和郁闷完全可以感同身受——只不过是从相反的角度。

议会设立的时间还不太长,绝大多数议员还不太了解这个新事物,也就是说他们还不怎么会利用议会这个工具为自己,或者是为自己所代表的集团谋取利益。提出的议案和动议并不算多。

不过,这段时间的经历至少让他们清楚了一点:哪怕其它什么都不干,仅仅光是履行一个“监督”职责,作为议员,他们也可以名正言顺了解本地政务的运行情况,或者说:本地官府所做的一切事情,只要不是涉及到机密的,都需要向他们报备!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随时可以对本地事务指手画脚,意味着他们本身就已经是官府的一部分!确如赵老爷所说,短毛这是把官府的权威分了一部分给他们,而且还是最重要,最核心的那一部分!

作为正副议长,许敬和莫大鹏两人对此感触尤深。原本他们虽然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是传承了几代人的大家族,但类似于他们这样的坐地户土财主,在大明朝比比皆是,只要家里头没人混官场,没有官面上的支撑,那就永远提心吊胆,不要说什么家境殷实,满门富贵,那随时随地都可能易手的。

不要说堂堂四品府台,那对他们而言简直好像天上人一样,就是一个主簿,一个县尉,在他们面前都是能横着走的。甚至,不需要是正儿八经的朝廷经制官员,只要是城中任何一个披着官皮的,都可以找上门来敲诈勒索一番。如果不想家破人亡的话,那就只有老老实实破财消灾。否则事情一旦闹大,被那些掌权者找到机会,小麻烦立刻会变成大祸事……多少年来,耳闻目睹,这种事情从来不在少数。

所谓“灭门府尹,破家县令”,灭的破的,不都是他们这种大户么!一般小门小户的,谁看得上呢?


回复
1楼2017-06-05 1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