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吧 关注:34,373贴子:129,722
  • 73回复贴,共1

白嘉轩和周春富一样,都是平民地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6-06 13:56
    长久以来,我们的教育都告诉我们:古代社会,从最高统治者到普通地主,都属于“地主阶级”,他们是专制时代的统治者。他们压迫、剥削、奴役“农民阶级”,他们和“农民阶级”的矛盾是古代社会的第一矛盾。这话能忽悠一些缺乏历史常识的人,但只要积累了一定历史知识的朋友都能看出其中的可笑成分。这些观点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只是为意识形态服务的说辞而已。地主更多是一种经济身份,并非一个阶级。在古代,统治者肯定是地主,但地主不一定是统治者,就像古代的统治者基本都是富人,但富人未必是统治者。古代很多富有的商人,但他们基本没啥政治地位,士农工商,商人排最末。大部分地主跟商人一样,都不是统治者。中国古代社会,甚至是现代社会的第一矛盾,从来都是官民矛盾。


    回复
    2楼2017-06-06 14:00
      地主按政治身份,有“平民地主”和“特权地主”之分,中共对二者的称呼是“经营地主”和“封建地主”。虽然同为地主,但他们的政治地位却截然不同。“平民地主”是毫无政经特权的老百姓,也是被统治者。他们和一般老百姓的区别只是他们相对富裕而已,他们的财富基本是靠父祖辈和自己的苦心经营积攒而来。他们不属于什么统治阶级,反而他们是被统治者剥削的最厉害的一群人。因为他们更有钱嘛,在统治者眼里,他们是比一般农民更肥的羊。这种盘剥有时候是上层统治者的刻意为之,更多的时候源自乡里的“特权地主”转嫁自己的赋税。“特权地主”常常与县令、州官勾结,把自己该缴的赋税转嫁给没权但有钱的“平民地主”身上。


      回复
      3楼2017-06-06 14:04
        “平民地主”基本会亲自照料自己的土地,他们很像美国的农场主,都是靠经营土地来获利。我们内地老百姓最熟悉的“平民地主”莫过于《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周扒皮”的人物原型是辽宁省瓦复县(今房店市)阎店乡和平村的小地主周春富。只不过周春富和小说中的“周扒皮”并无半点相似。《半夜鸡叫》的作者高玉宝后来也承认,小说中关于“周扒皮”的描写是出于当时宣传需要而杜撰的,这是“组织”交待给他的“任务”。现实中的周春富是个厚道勤勉之人,对待长工也很友善。他用种地赚的钱,开染坊、油坊、小卖店,赚了钱又去买地。就这样,家里的地逐渐积攒到两百多亩。周春富万万没想到这些靠父祖辈和他辛勤劳动积攒下的土地,却成了自己的催命符。1945年,ZG控制了复县,土改很快就搞到了周春富的家乡,周春富开始被划为富农,后来又被改划为地主。接着就遭到了批斗,大部分土地、财产被分掉。后来,国民党重新控制了复县,周春富尝试去要回自己的土地、财产。过了不久,ZG又控制了复县,周春富要土地、财产的行为被定性为“反攻倒算”。他所有的土地、财产被充公,自己本人在经历了几次批斗会后被打的伤重不治,但这事还没完。被打死的周春富又被半路出家的“文人”高玉宝写进了自己的小说里。原本老实勤勉的小地主,成了人尽皆知的“周扒皮”。被斗死了不算,还要被斗臭。小说《白鹿原》没提及白嘉轩的最终结局,但我们可以想象,只要他活着,他的结局必然跟同为小地主的周春富一样。


        收起回复
        4楼2017-06-06 14:05
          “平民地主”基本都是类似周春富的勤勉之人,他们能积累到一定的财富,主要靠的是勤劳和善于经营。总之,他们不是靠特权发的家。明清时代有名的农学家,很多都是“平民地主”出身,可以说“平民地主”代表了中国精耕细作的最高水平,他们是推动中国农业技术发展很重要的一个群体。因为“平民地主”没特权,想做大不是那么容易,只能靠慢慢积累财富,所以“平民地主”多是中小规模的地主,大地主有,但偏少。从人数来说,“平民地主”更多。但从个体控制的土地面积来说,他们就不如“特权地主”了。



          回复
          5楼2017-06-06 14:06
            与“平民地主”相对的是“特权地主”,中共称之为“封建地主”,也叫乡绅或缙绅。他们拥有远超老百姓的政治地位以及政经特权。古代的“特权地主”基本是退休回乡的朝廷官员和举人,民国的“特权地主”也是有政府背景的。《白鹿原》里的郭举人就是个“特权地主”。当然,郭举人只是一般的乡绅,算不上大乡绅。我们内地老百姓最熟悉的“特权地主”,民国年间四川的大地主刘文彩那是真正的大乡绅。他的土地财富不要说周春富和白嘉轩这样的“平民地主”远远赶不上,就连郭举人这样普通的“特权地主”,跟他比也差了十万八千里。刘氏家族在晚清就是四川当地的大族,到了民国,刘文彩的哥哥刘文辉,以及他们的族侄刘湘都是四川的大军阀,他们家族可以说是权势熏天。不管是和善的郭举人,还是很野蛮霸道的刘文彩,他们所拥有的土地难免有部分是强取豪夺而来。可以说“特权地主”是有原罪的,只是程度不同。至于他们的原罪是否到了要剥夺他们生命的地步,我觉得因人而异。至少很多“特权地主”没有到该被剥夺全部土地财产,被处死的地步。特权地主尚且不该被赶尽杀绝,何况是“平民地主”。


            收起回复
            6楼2017-06-06 14:06
              ZG曾经一度把“平民地主”和富农排除在土改对象之外,当时的文件把他们称作“经营地主”,认定他们属于“资本主义”,而非“封建主义”,把他们和所谓的“封建地主”区别对待,这本身也是事实。ZG的领导,绝大部分出自农民家庭,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特权地主”和“平民地主”的差别,茅泽冬的父亲就是一个“平民地主”或富农,《白鹿原》中的鹿兆鹏他爹也是,他们当然知道“平民地主”不是统治者,不是特权阶层。但ZG很快发现把“平民地主”和富农排除在“土改”之外会让“土改”无法进行。因为很多地方根本没有“特权地主”,比如小说中的白鹿村。甚至有些穷一点的村子连富农都没有。如果只斗“特权地主”,很多地方就没地主可斗了,自然也没土地可分。少了土地的刺激,农民的积极性很难调动,“土改”作为战争动员的主要手段也就起不了大的作用了。后来为了把“土改”深入到各个乡村,“平民地主”和富农也成了土改对象。甚至在一些穷村,中农都成了土改对象。
              把少部分人的土地分给大多数人,让其尝到甜头,再让大多数人斗少部分人,最好让他们沾点血,结上仇。这样大多数人自然就死心塌地保卫这个政权了。至于少部分人是不是地主,其实根本无所谓。不过这些分到土地的人也并没高兴多久。所谓飞鸟尽良弓藏,没过几年,他们分到的土地就被收回去了。他们之后几十年的遭遇并不比那些被他们斗倒斗死的“地主”强多少。



              回复
              7楼2017-06-06 14:07
                地主只是个经济身份,不是阶级。在古代,“特权地主”要么是退休官员,要么是候补官员,也就是举人。在民国,“特权地主”跟政府也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除了不穿官服,“特权地主”的政治地位跟官员无异,而“平民地主”是彻头彻尾的老百姓,老百姓和官僚怎么可能属于一个阶级?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平民地主”是老百姓,他们没有特权,就算他们想压迫农民,他们也没这个能力,小说里的“周扒皮”不也被长工打了吗?他敢报复长工吗?如果把“平民地主”“周扒皮”换成“特权地主”刘文彩,这些长工会是什么下场?说“平民地主”压迫农民完全是无稽之谈。反而在土改当中,无数“平民地主”不但被压迫、剥削,甚至被剥夺生命。明清时代,平民地主被有朝廷撑腰特权地主压制,到了革命年代,平民地主又被有党撑腰的农民斗,好像不管谁当政,他们都很容易倒霉。


                回复
                8楼2017-06-06 14:08
                  说“地主和农民阶级的矛盾是中国传统社会的第一矛盾”,哪怕地主是指“特权地主”,也很难成立,更别说“平民地主”了。中国历史上的大规模农民战争,从秦末陈胜吴广造反开始算起,到清晚期的天平天国造反,没有一次是因为租佃冲突,也就是地主和农民的冲突而起,从来都是官逼民反。中国社会的第一矛盾,从来都是朝廷和老百姓的矛盾,是官和民的矛盾,是特权阶级和平民阶级的矛盾。


                  回复
                  9楼2017-06-06 14:08

                    白嘉轩主要有两重身份,一是“平民地主”,二是族长,他在村里的权威来自他族长的身份而非“平民地主”的身份,至少大部分是族长的身份在起作用。如果出了村,白嘉轩就啥也不是了。
                    当然,他姐夫朱先生的威望,也对他助益良多。朱先生是关中的大儒,甭管是前清的遗老还是革命党几乎都要给他面子,没有他的帮衬,白嘉轩很多事根本做不了。


                    收起回复
                    10楼2017-06-06 14:10
                      你的帖子为啥能发出来?


                      回复
                      11楼2017-06-06 14:11
                        周扒皮?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6-06 14:31
                          @迪辰拉奇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06 19:11
                            白嘉轩也就是个富农级别吧。雇得起长工,可照样得自己下地干活。祖业也是一辈辈攒出来的。


                            收起回复
                            15楼2017-06-06 20:34
                              你说得很对。


                              收起回复
                              16楼2017-06-06 21:20
                                咋那么像电影版白孝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06 21:35
                                  我们赶上了个好时代只要肯努力,挣下的家业都是自己的


                                  收起回复
                                  18楼2017-06-06 22:27
                                    楼主少见的明白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06 23:43


                                      上面引自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1986年发表的论文《甲申前后北方平民地主的政治动向》
                                      平民地主的概念很难理解吗?地主按照土地、财富数量,可以分大、小地主;同样道理,地主按政治身份也可以分为平民地主和权贵地主。明清两代,权贵地主就是致仕官员和候补官员(举人),到了民国,权贵地主是那些家里有政府或军队高官的地主,总之,就是有权力背景的地主。这些人帮朝廷或政府控制农村,朝廷或政府给他们丰厚的优待,比如税赋上大量的减免。同样一块土地,权贵地主不需要缴纳或只需要缴纳极少税赋,而平民地主没有任何优免,甚至有时候会被朝廷或政府摊派更多赋税。权贵地主是国家的统治者之一,而平民地主只是被统治者。


                                      收起回复
                                      21楼2017-06-08 00:23
                                        学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11 10:12
                                          他不算地主,算富农。郭举人那样才算地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11 10:17
                                            很长,但是说的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6-11 10:52
                                              留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6-12 00:19
                                                政权,神权,族权,夫权。白嘉轩是族权的代表。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06-16 21:34
                                                  我原来想白也是平民地主,但考虑了一下发现并非如此,白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地主,但是应该算是地方上的缙绅在而且是很有权力的那一种人,毕竟白作为族长权力很大,连县长到他们家也要先给其先人上香可知,而且最重要的是白家可以通过朱先生联系到省里的高层,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平民地主,甚至严格上讲,白的地位在乡土社会中比郭举人还大,郭举人依靠的是自身在官府的地位与儿子在外面作官,但因到老家却不如白,白的地位无论在乡民中还是官府眼中都强于郭举人,只是其持家比较本分,有特权而不像刘文彩那么使用罢了,所以我感觉白应该算是传统的乡绅代表 ,如果是在敌占区,那么应该是中共团结的对象,


                                                  收起回复
                                                  28楼2019-10-14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