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人侦探食脑奈罗吧 关注:7,693贴子:63,316
  • 24回复贴,共1

【转载】 【渣翻】 JUMP GIGA久保带人×松井优征对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https://tieba.baidu.com/p/5151694372?pid=107882005561&cid=0#107882005561 原贴
真心渣翻,仅供试读。
感觉派的久保老师和理论派的松井老师。意外的很有内容的一次访谈。



镇楼


回复
1楼2017-06-11 16:16
    今春发售的GIGA将会刊载久保带人X松井优征对谈


    和老贼与岸本的对谈还有藤卷和许斐的对谈是一个系列


    回复
    2楼2017-06-11 16:18
      【GIGA】久保带人x松井优征 对谈
      对谈的内容蛮多的,就是不懂日文


      回复
      3楼2017-06-11 16:20


        回复
        4楼2017-06-11 16:21


          回复
          5楼2017-06-11 16:21


            回复
            6楼2017-06-11 16:22


              回复
              7楼2017-06-11 16:23


                回复删除13楼


                回复
                15楼2017-06-11 16:33


                  回复
                  17楼2017-06-11 16:35


                    回复
                    19楼2017-06-11 16:37
                      『JUMP GIGA』久保带人×松井优征对谈
                      ——以「创作」为主题的传说对谈!第三弹是感觉派VS理论派!!

                      全文:
                      ——来自笔名·红铅笔的提问:「我曾经听说过想画的东西与能够画的东西不同,作家应当去画自己能够画的东西这样的话。两位老师如何看这种观点呢?」
                      松井:首先,(就这个问题而言)大概我和老师是相反的两个极端吧。您是会选择画想画的东西对吧?
                      久保:是呢。我觉得对我来说想画的东西就是能画的东西…。
                      松井:果然…!
                      久保:喜欢上的话,就会想要去把它画出来。
                      松井:我的话相反。该说是不得不喜欢上自己能画的东西吗。前提是基于读者恐怕不会认同我甚至不能画的东西,这样的考虑。
                      ——原来如此。
                      松井:通过从错误中反复实验,被读者称赞为「那里很有趣呢」的地方就是我「能画的东西」。如果想得到认同的话,下次就主攻这里好了,在这样想着而运笔的期间,那就会渐渐变成自己想画的东西。最初是回到接受者呢。就像是先有鸡还是现有蛋那样,我认为这并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就是了。
                      ——然后久保老师则相反,并不是从能画的东西,而是由想画的东西切入。将其作为兴趣的延伸,是这个意思吗?
                      久保:完全就是如此呢。
                      松井:久保老师曾经在什么地方说过「说出来也好其他方法也好,脑海中浮现的东西不吐露出来的话就会觉得不舒服」的对吧?真是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呢。
                      久保:啊—是这样的呢。不把它描绘出来,不将其形态化的话,心情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是不想让点子就那样含糊不清地留在脑袋里呢。
                      久保:是这样。所以总之先画出来,然后就那样放在一旁。
                      ——不是必须将其放入作品中也可以?
                      久保:是呢。虽然我一直在画『BLEACH』,也有一堆没能用上的点子。总之先作为文章记录在笔记本上。…然后不知道扔哪了,这样不断循环。
                      松井:哇!
                      ——太浪费了!
                      久保:找不到在哪了(笑)。
                      松井:超想看啊那个(笑)。因为那可是从连载前就开始记录的吧。
                      久保:是啊。但是因为没有保存起来,经常发生不知道是那什么笔记而扔掉的事情。
                      ——所以说太浪费了啊(笑)!
                      松井:笔记上记着些什么呢?
                      久保:是在复印纸上呢。因为平常是在那些纸上画一些捏他。虽说在连载末期时连做这些的时间都没有了呢…。
                      松井:没错没错,这里我想问一下您的看法。在进行周刊连载时,不会在途中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吗?
                      久保:昏沉是指(笑)。
                      松井:没有变得几乎像自动书记那样在画着的瞬间吗?
                      久保:啊—,懂了!我能理解!
                      松井:身体记住了作画方式而勉强能继续画下去的状态。真的没有像以前那样能够一边考虑各种东西一边画的余裕了。久保老师您,变得没有余裕是在什么时候呢?
                      久保:大概在最后三年左右?
                      松井:诶—!!连载十年还要以后吗!?
                      久保:那个时候身体非常要命,变得没有余裕了。
                      松井:我的话,最初的第三年就开始了(笑)。『魔人侦探食脑奈罗』的时候也好『暗杀教室』的时候也好,超过三年就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了。
                      久保:啊哈哈(笑)。
                      松井:完成『BLEACH』的15年,这是段让人无法想象的时间。所以就想这是一段只有久保老师才能看到才能理解的时间。
                      ——就是说到身体垮掉为止就这样奔跑了十年,是这样没错吧?
                      久保:是呢。十几年都是在普通地画着的,但自打身体垮掉后就开始注意健康管理方面的事情。从那以后就是变得总之先确保不要感冒。
                      松井:我的话,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年轻的时候真是有种觉得自己无敌的想法哦。那在身体垮掉一次后就会觉得「并不是这样啊…」而失去自信了。
                      久保:没错没错。年轻的时候,就算感冒了也只要吃药睡六个小时就好了。
                      松井:连载中也是这样吗?
                      久保:早上觉得身体状况不太好呐,就睡。到傍晚就痊愈了开始工作这样的感觉,但渐渐地就变得不管用了(笑)。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松井:因为周刊连载的压力真的是非同寻常的大,那份重压无论怎样的感冒都能治好的。嘛,我的话没有像久保老师那样长时间连载,很幸运的身体并没有怎么垮掉过…。下一次的连载能不能还像这样画下去,对这件事有些没有自信啊。
                      久保:因为是会不断地恶化下去的嘛。
                      ——这是年龄方面的原因吗?
                      久保:不,因为连载中肾上腺素分泌很旺盛,会变得身体状况不良也察觉不到的哦。所以,遇到合并号时感冒就会爆发了。
                      松井:没错!难得的休假就那样整整病了俩礼拜这种事儿也是有的。
                      久保:有的有的。
                      ——上次的对谈也有这样的谈话来着…。
                      久保:我这回连载结束后,果然也身体状况变糟了。
                      ——怎么了吗?
                      久保:至今为止积攒的全部一起来了!类似这样的感觉吧。
                      松井:哈哈哈(笑)。
                      久保:这其中特别是,肩膀很疼是一直都觉得的。然后,不管过了几个月也一直没有痊愈。
                      ——是。
                      久保:去拍了MIR(核磁共振检查),才知道肩膀的肌腱已经断裂了。
                      ——噫—!诶—!?
                      久保:虽说是左肩,我有作画时会将体重施加在左肩上的习惯,于是似乎是负荷积累起来就这样了。被告知是部分断裂,好像是正中间裂开了。
                      松井:就是说完全没察觉到的吗?
                      久保:最终话的原稿交上去以后的第二天就变得非常痛了。
                      ——好厉害…。
                      松井:嗯,这还真是厉害啊。
                      久保:竟会有这种事?的这种感觉。
                      松井:不,没有的!一般的话是不会有的(笑)。听了这件事变得有些羞愧了啊。我真的有在全身全灵地投入作画吗?这样(笑)。
                      久保:不不(笑)。
                      松井:就是普通的,特别是还像平常那样去喝酒了(笑)。
                      久保:就觉得那个时候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就是说久保老师是连疼痛都察觉不到程度的,在「画着自己想画的东西」呢。
                      久保:啊,话题变回来了(笑)。
                      ——轨道修正(笑)。
                      松井:说到底我觉得如果没有乐趣的话连载是连一年都持续不下去的(笑)。
                      久保:嗯,连不下去的。



                      ===========================================================


                      回复
                      20楼2017-06-11 16:39
                        ——那么接下来的提问。来自笔名·キーラ桑。「两位最憧憬的漫画家是谁呢?」
                        久保:最憧憬…!连载时觉得「乌龙派出所」的秋本治老师很厉害啊。但是,回想小时候的话,还是当属水木茂老师吧。
                        松井:还是第一次听说!
                        久保:诶,真的吗?我买的第一本画集,就是水木茂老师的哦。
                        ——诶—!说是(接触漫画的)根源也不为过…?
                        久保:根,是呢。那个~最初模仿着画的漫画就是『gegege的鬼太郎』。
                        ——原来如此—!
                        久保:那时候我,是用点描法画的哦。
                        ——诶、水木老师的画风吗?
                        松井:想看(笑)!!
                        久保:虽说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了。用点描法画了鬼太郎的角色。
                        松井:因为久保老师现在的作画风格已经离点描法很远了不是吗?线和面的对比啊…。呜哇!真是太意外了。那个,诶!是从这里开始的吗,是从水木老师的风格脱离这样的感觉吗?
                        久保:是…这样的吗?
                        松井:因为小学生的话,大家不都是在画『龙珠』吗?
                        久保:大家那个时候都是『筋肉人』来着?小学三年级左右就开始变成『龙珠』了,类似这样的时期。在那之中,(我则是喜欢)水木茂。
                        松井:好帅气(笑)。
                        久保:虽说打那以后就开始买jump并有些改变了。
                        ——被水木老师的什么地方所吸引了,类似这样的事情还记得吗?
                        久保:是老师画的妖怪呢,虽然没见过但说不定是存在的,被类似这样的感觉所吸引了。
                        ——原来如此。是怀着些许期待心跳加速的感觉吗?
                        久保:没错没错,那时候也有读绘本作家スズキコージ老师所写的儿童书籍『大千世界的伙伴们』,也是非常喜欢。有许多「在街道的这个角落或许就有奇怪的生物哦」类似这样的东西。
                        松井:久保老师,确实,您创作的主题都是丧尸啊死神这类的。在这点上是一贯如此呢。
                        久保:啊—确实!就在身边存在却察觉不到,看来我是喜欢这类的事物呢。
                        松井:因为喜欢这种概念,所以最受其影响吗,受水木茂老师的影响?
                        久保:大概吧…。
                        松井:原来如此…。并不仅限于作品,在生存方式或是人格上,也都有各种意义上「最」尊敬的方向存在呢。说到我的话,当然久保老师也是如此,荒木飞吕彦老师、秋本治老师…。
                        久保:对对。成为大人以后,连载把身体弄坏后就会感叹「秋本老师真心好—牛掰—!」了。不,大概做漫画家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吧(笑)。为什么能够维持那么好的健康呢?这样。
                        松井:我懂(笑)。久保老师您会通宵工作吗?
                        久保:不,不会的。
                        松井:从最初开始就没有?
                        久保:一回都没有过。
                        松井:呜哇—!
                        ——是这样的吗!
                        久保:削减睡眠时间的话反而会让作画速度变慢的哦。结果就算比较紧也不要熬夜会比较快。
                        松井:确实持续了很久的作家,大多都会掌握不通宵的方法呢。
                        久保:该说是好好把握自己的生活节奏吗。
                        ——松井老师最初的时候是怎样的呢?(再次把楼正回憧憬的漫画家上)
                        松井:我的话是荒木飞吕彦老师。
                        ——那时候就已经对『JOJO的奇妙冒险』?
                        松井:漫画而言是这样的。以『龙珠』为首读过的各种各样的漫画中,在我心中模式完全不同的就是荒木老师了吧。「啊,漫画是能办到这样的啊!」这样,将我心中的可能性一下子扩展开了。
                        ——哇—。原来如此。
                        松井:刚才久保老师的情况也是如此,果然,对于教授自己崭新概念的老师,是会感到尊敬的啊。
                        久保:还能这样啊,类似这样的感觉吧。
                        松井:没错没错。果然,最初把概念展现给自己的人是无法忘记的啊。
                        ——『JOJO』的话,大概是第几部(给你这样的感觉)呢?
                        松井:因为我没有在买jump,开始读时已经很晚了,初三左右总算才在朋友的家里读到了。是伊奇对佩特·夏那场战斗,敌人是一只发出冰柱攻击的鸟。
                        ——那里对您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松井:画面上,基本没有水平的呢。格子全都倾斜着,那份魄力实在是太厉害了。
                        ——说到底狗和鸟战斗在少年杂志上本身就很非常规呢。
                        松井:对对(笑)。所以我最开始以为『JOJO』是在指那只狗。
                        久保:啊哈哈(笑)。
                        松井:以为是在指这只会说话的狗。
                        久保:像「John」那样吗(笑)。(这里是在说JOJO是类似John那样的狗的名字)
                        ——总觉得有点像『银牙·流星 银·』那样了(笑)。
                        松井:对对。就是以为是类似『银牙』那样的作品啊(笑)。
                        ——啊—,果然冲击力很强呢,荒木老师的漫画。
                        松井:如果要列出小地方的话那可是没完没了了(笑)。


                        “能看到不可视的东西”的主人公,黑崎一护。老师过去曾经感兴趣的事物,反映在了作品之中。


                        ===========================================================


                        回复
                        21楼2017-06-11 16:41
                          ——笔名·兔子天皇:「要让角色更加为读者所了解,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作为面向角色塑造方法的提问来说,还是有些不同就是了。
                          松井:这个请务必先让久保老师回答。「为了让读者更加了解」,让人很在意的表现啊。
                          ——也是如何让人喜欢上(该角色)的问题吧。比如说,关于演出面的部分,或是在设计阶段考虑的部分。
                          久保:没怎么考虑过,不太清楚啊…(笑)。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松井:那,先说说在制作角色时,最初考虑的是什么呢?
                          久保:有从名字开始考虑的情况,也有外形和名字一起出现的情况…、啊,对了!
                          ——拜托您了!
                          久保:我觉得是自己尽量多地去寻找那个角色好的地方。对读者提出角色,那是就好像向不认识的人介绍自己的家人那样的感觉。
                          松井:原来如此…。每个角色都像这样记录在笔记上吗?
                          久保:虽说仍旧是看到脸就想起来那种程度的,有些抽象的印象就是了。因为自己的家人的优点,不喜欢的话是不会看到的不是吗。就算对其他人来说是缺点,自己也要认为是长处。必须要抱着把这些画出来的想法去做才行,是类似这样的感觉。
                          松井:但是持续十五年的话,这家人不会太多了点吗(笑)。
                          久保:是啊(笑)。但是,就算多也没什么关系。
                          松井:靠回想?
                          久保: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储存着许多「对他人的喜欢的地方」这种感觉。
                          松井:那是,在与他人相遇后会不断增多的吗?
                          久保:是会的,看着电视时也会有「这个人虽然被人讨厌了,但他的这一点我很喜欢啊」这种感觉。
                          ——啊—,原来如此。
                          松井:很有意思呢。全部角色的起源都能明白的话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久保:起源啥的没有这个意识呢…。你有角色的原型之类的东西吗?
                          松井:我的话觉得(角色的原型)全都是自己呐。在自己之上稍微加上些他人的感觉。「自己有了这个能力值,有了这种出生长大的环境,是这种性格的话会变成怎样的角色呢」这样。我觉得这样难道不也是一种答案吗。
                          久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松井:最初的设定还不够的话就在之后,考虑着自己在这个情境下会怎么办呢。这样自动生成(完整的设定)。
                          久保:原来如此。先创作环境,然后,从环境中再创作角色。
                          松井:是这样的。以我的做法来说角色是放在最后的。设定与世界观与故事先作好的话,(角色)就会自然地衍生出来,是这样一种思考方式。
                          ——哈—。
                          松井:所以提问中的「为了让读者了解角色」我是以「让读者对角色有所认知」这样的意思来理解的,总之,就是展示出角色生活在那样的世界中这件事吧。那真的是脚踏实地地,从细小的动作开始,到服装为止来表现细节。
                          久保:就是把设定细致缜密地巩固起来呐。
                          松井:是这样。因为有至今为止人类观察的成果(@折原临也),所以要从性格中衍生出行动模式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储蓄的,遵照这些数据来使角色成形。
                          ——是将与角色相符的行动细致的描写出来呢。
                          松井:还有就是,要到最后为止都一直让角色活跃着。在故事中将角色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是我的作风。说到底,靠外表就确立起角色形象我很不擅长。新角色的登场回提升人气这种事是一次都没有过的呐。
                          久保:啊—、但是我也没有过哦!
                          松井:恋次的登场回不是人气暴涨的嘛?
                          久保:完全不记得了(笑)。
                          松井:我觉得『BLEACH』绝对有过好几次靠角色来赚取分数的哦。
                          久保:但是,初登场的那话就这样是没有过的。
                          松井:诶—!
                          久保:在初登场之后,在做过一回帅气的事情后人气刷地涨起来这类倒是有的。
                          松井:第二次登场呢?
                          久保:这个可能也有吧。毕竟通过第一回也已经对这个角色有些认识了呐。


                          详尽得制作而成的世界观与主人公。依靠脑内的数据,松井老师运笔飞驰。



                          ===========================================================


                          回复
                          22楼2017-06-11 16:42
                            下一个问题。笔名·甘蔗柠檬:「角色的配置与摄影工作(镜头的构图)等,是怎样考虑着作画的呢?」
                            久保:完全没考虑过。
                            松井:不不不不(笑)。骗人的—!!
                            久保:角色的配置是指,在故事上的角色配置吗?
                            松井:应该是构图方面吧。
                            久保:啊,那就真的是完全没考虑过。那个…靠感觉来做的。
                            ——诶!
                            松井:骗人——!
                            久保:那个…。怎样考虑着是指…。
                            ——是怎样创作出那些画面的呢?
                            久保:一话一回在脑中做出影像来。然后,把摄影机切换镜头的时机画在格子里,类似这样的感觉吧。
                            ——啊—!?用漫画表现影像!?
                            久保:对对,就是这样。
                            松井:切换之后,是…。
                            久保:啪的一下变换成画面,然后把最印象深刻的镜头画出来。类似这样的感觉。
                            松井:那是,过去从电影之类的中学来(模仿来)的吗?
                            久保:大概吧…。我觉得是在因喜欢而去看的时候(学来的)吧。我第一次被最初的责任编辑夸奖就是分镜哦。被说了「分镜和构图很好」。因为那时是对漫画的画法还不太了解的时期,就觉得「啊,这样是好啊!」。那之后就没有专门考虑过了。
                            ——牛(笑)!
                            松井:没有考虑还这么好(笑)。
                            久保:就这样下去就好了。
                            松井:哈~!请等一下!这是面向新人作家的对谈来着吧?
                            ——是的。募集了有关创作的提问…。
                            松井:这个,并没有面向性的吧(笑)。已经是天性的问题了。
                            ——久保老师,请给点线索好吗(笑)。是有大量地观看电影吗?
                            久保:并没有很大量的去看呢。
                            ——这样…。
                            久保:啊!但是,看电影的时候,该说是有时候会不明白在讲些什么。或者说(看电影时)在考虑别的事情。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久保:虽然有在看,但从半中间开始就产生类似「咦,不这样也能很有趣」这样的感觉,然后就自己开始考虑别的情况了。于是,在想着这些的时候里,就不明白在演些什么了。最后将如此产生的脑海中的影像就这样储存起来,类似这样。
                            松井:不,『BLEACH』的构图和摄影真心是独一无二的啊。无论怎么找我都没有读过类似的漫画啊。
                            久保:哪里哪里。
                            松井:虽说经常会有这个画面是从何而来的疑问…。原来是这样啊…。
                            ——关于电影,有受到影响的片子吗?
                            久保:很喜欢『300(斯巴达三百勇士)』和『Snatch(偷拐抢骗,这个不确定)』。但是这些都是连载开始以后的,要说从初期开始就深受影响的,那还真是有些不清楚了。
                            ——没有意识的话那「正因为这部电影才有的这种表现」这样的有印象吗?
                            久保:不记得了呢。虽说我觉得大概把我喜欢的电影和『BLEACH』对比来看的话,会有「啊,这一格就是那种感觉!」的情况呢。
                            松井:就算只有一个例子也好想看看啊(笑)。
                            ——粉丝们会开始寻找哦,绝对的(笑)。
                            松井:在听到刚才的话之后就觉得,我的情况已经完全什么都…。
                            久保:不不(笑)。
                            ——这里还请您务必(笑)。
                            松井:我想想,为了达成那一格不这样表现不行这一目的而思考构图。大概是这样吧。
                            久保:印象中松井老师分格也玩得很溜啊,『奈罗』的时候用了很多三角形的格子之类的。
                            松井:那是有意图地刻意使用的。因为『奈罗』是诡计漫画的定位啊。
                            久保:为了增加不安感呢。
                            松井:就是出于这一目的呢。所以因为『暗杀教室』里赋予其不安感的必要性完全没有,就完全没有那种分格了。能够简单地把意思传达给读者就很好了了。
                            久保:基本上我和松井老师是完全相反的呢,所以我觉得以对谈而言会产生两种想法对立的感觉。
                            ——原来如此…。
                            久保:所以,像松井老师那样目的明确地去创作构图也好,像我这样优先乐趣来构图也好。用适合自己的风格去作画不就好了吗。选择会让自己感到激动的那种方法。
                            ——就是说要用适合自己的那种方法去画吗?
                            久保:没错没错。
                            ——自己至今为止没有画过的那种构图,果然这种会让人心跳加速的吗?
                            久保:是呢。至今为止都没有画过的话。
                            松井:但是我觉得大概新人的话,这种构图拿出一两个左右就会手头窘迫了吧。果然去看看电影(把构图)刻在心里是很重要的吗?
                            久保:可能吧…。但是,就这样画下去的话会不太顺利的时期也是有的。无论如何脑内的影像与格子都合不上。
                            ——像这种时候,有什么窍门吗?
                            久保:就是先把(脑中的)影像暂时停止,将角色旋转来看了吧。将魄力表现出来之类,手的角度这边会好一些之类的,找到好的视点的话,就将其画下去就好。(相当于用VR看电影,点暂停后360°绕着演员找好的角度来舔)
                            松井:能做到这样的新人不多啊(笑)!我也做不到啊!
                            ——建议也是超人级的(笑)。
                            松井:不完美的用素描表现出来是办不到的。
                            久保:大体上,是办得到的。
                            松井:没见过『BLEACH』的素描结构有崩过呢。
                            久保:不,也是崩过不少了哦?
                            松井:真的吗!?至少让人印象深刻的场面是没有过吧…。
                            久保:哎呀,万幸万幸!
                            松井:比如说,月牙天冲基本上都是相同的模式不是吗?这种会不断出现的技能,(表现上)也会有各种不同吗?
                            久保:那个啊,是想让它有种不变的感觉就以相同的方式去画了。
                            松井:哈哈哈(笑)。
                            ——到达同样的地方了(笑)。
                            松井:因为原本画技的形式也是很简洁的嘛。
                            久保:虽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就走简洁风格了,但这样一来就算留下了印象,也变成同样是很简洁的感觉了。
                            松井:比如虚闪什么的,真的非常厉害啊。基本就靠两条线就(笑)。
                            久保:那个其实也还挺难画的。
                            松井:但是,出现的话就会让人很激动呢。从意外的敌人身上放出虚闪的话就会变得非常激动,但是,这是因为这两个(应该是在指线条)是将画技本身的个性体现出来的所以才能成立的吧。
                            ——听到了很厉害的话了呢。镜头……。
                            松井:这是真心厉害(笑)。



                            ==========================================================


                            回复
                            23楼2017-06-11 16:43
                              ——那就继续接下来的问题。笔名Nago桑:「虽然我觉得漫画的设定和故事是想出来的话就会没有边际了,但是(设定和故事)要创作到什么程度才能开始动笔画呢?」
                              久保:啊,「自己去尽量找出角色身上的认为很好的地方」,刚才的…(小声)。
                              ——已经在刚才说过了(笑)?
                              久保:松井老师会创作得很详细(才动笔)吧?
                              松井:是这样。特别是『暗杀教室』是从1到100全部定好的。
                              久保:啊—这样啊,之前说过的!
                              松井:把设定和世界观搭配起来的话,仅此一个的终点就会浮现出来了哦。接下来就是配置通往这个终点的道路了。是俯瞰全貌来进行配置的感觉呢。像是组建模型那样,由此是相反,接下来才开始把这些想出来的话就没有边际的故事画出来。
                              久保:松井老师的情况是有边际的呢,该说是像箱庭那样吗。(箱庭:庭园式的盆景。)
                              松井:是这样是这样!
                              久保:先做出来,再细致地组装起来。
                              松井:正是这样。但是嘛也有擅长不擅长的问题所以不太清楚就是了。会有兴趣想观赏一次那个没有边际的世界呢。自己能做到什么又做不到什么,非常想看到呢。
                              ——真的是很符合『周刊连载』的创作方法呢。
                              松井:那就像是看不到前方的长距离接力跑的感觉,真的是「这里结束了还有下一个跑道」,每次都像是被指定好了那样的感觉。
                              久保:那样也蛮有压力的啊…因为连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松井:是啊(笑)。但是,正因为在这份压力前也能继续向前所以我才觉得久保老师很适合少年漫画的。
                              久保:嘛是这样的。因为自己也会有所期待嘛。
                              松井:这是我一直缺少的部分。
                              久保:但是总之算是先决定结局哦。角色的内面,关联性,与结局是先决定好的。那之间的事情就交给角色的这种创作方式哦。
                              ——交给角色?
                              久保:角色间的关联性,基本上来说在三人以下间产生的情况会比较多。一护与露琪亚与织姬。一护与恋次与雨龙。一护与一心与浦原等等。
                              松井:确实没怎么见过一个格子里有大量的人同时出现呢。
                              久保:对对,大体上有三个人的话就能掌控好平衡了这种感觉。
                              松井:啊—。
                              久保:将三人间的关联性组合起来描写的情况比较多。
                              ——这是有意识去做的?
                              久保:不,偶尔吧。连载结束以来,回想着创作到哪里为止了呢,然后意识到了只作过三人一组这种形式不是吗。我觉得只有两三人的时候是最有趣的。
                              松井:就好像是朋友间交往一样呢。三人左右是最有趣的,四人的话就变成2+2的模式了。
                              久保:啊—确实。因为那样就算是个群体了呢。
                              松井:三个人的话大家组合在一起的意识会非常强烈呢。
                              ——角色没有向着自己设想的终点前进时,要怎样进行修正呢?
                              久保:嘛,就是相信自己的感觉继续画下去(笑)。尽管这样,基本上也能到达定好的终点呢。因为最有趣的东西,结果就是最初时的构想啊(笑)。虽然会想着要画的更好而加入了别的捏他,但果然最初的才是最有趣的。每回都会这样的啊,无谓的浪费体力。
                              松井:我的话作画也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呢…。各种修改之后,结果还是最初的那个最好(笑)。绝对是相信最初的自己会比较好啊。



                              ===========================================================


                              回复
                              24楼2017-06-11 16:44
                                ——接下来的提问。笔名·SABO桑:「在对方的作品中,感觉到「我输了!」的地方是哪里呢?」
                                久保:这个,不是『暗杀教室』也可以吗?『魔人侦探食脑奈罗』也可以?
                                ——是的。
                                久保:我的话,与其说是感觉到输了,不如说是松井老师的第一印象实在太过强烈了。『奈罗』的第一话就很强烈的有这种感觉了。
                                松井:吼—!
                                久保:事件解决之后,开始说理由了,然后翻过页后看到奈罗完全没有展现出兴趣来那里。
                                松井:啊—是的是的(笑)!
                                久保: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松井:在我心中也是很喜欢的地方。
                                久保:由这种类型的角色来解谜的漫画至今为止都一直没有过,然后就,「真是画出了很厉害的角色了啊!」这样想了。
                                松井:谢、谢谢您了…。
                                久保:然后,那时候咱俩是一个责任编辑来着吧?
                                松井:是的。
                                久保:所以读过『奈罗』将「真是画出了很厉害的角色了啊」告诉编辑之后,被回了一句「不,松井老师画不来角色的哦!」(笑)。说奈罗已经算是奇迹降临了(笑)。
                                松井:竟有这种事(笑)。
                                久保:「不,骗人的吧!」这样反应了。能创作出这种角色的作家不可能会是碰巧创作出奈罗的!这样想着。那之后果然又创作出了杀老师,「看—吧不是碰运气的吧?」这样。
                                松井:呀—这还真是万分感谢啊。我的话对久保老师觉得「服了!」的地方是银城和月岛出场的时候。「死神代理消失篇」的卷头彩页。我记得读了那个之后,确实是在下次见面时向久保老师传达了「那里真厉害啊」来着吧。
                                久保:啊—,是的是的是的(笑)。
                                松井:那个时候一护被逼入相当糟糕的绝境了啊,虽说那无疑是『BLEACH』未曾有过那般程度的泥沼般的展开,但在那之后紧紧地将让人最嗨的剧情和卷头彩页一起甩出来了。能画出那一话,没有比这更细致缜密的处理了,我这么认为。
                                ——正是如此啊。
                                松井:我自己非要说的话对故事构成还是有些自信的,虽说我一直是以此来作画的,但给人角色优先印象的久保老师,能画出这么厉害的故事的话那真的是比不过了啊(笑)。
                                久保:不不(笑)。
                                松井: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哦。该说是看不到底限吗。因为已经在画一部作品11年后,还能拿出这样的东西啊…。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久保:唉呀啊…谢了。
                                ——就读味而言有种迥异的感觉呢,那个系列。
                                松井:长期作画的作家都必然会有这个本事,『ONE POECE』也好『银魂』也好也都是这样。现在拿出这种东西了啊!的感觉。
                                久保:就是所谓的特色吗,介入其中(愿文:间に入ってくる。这里不太懂,本意是介入两者间以调解的意思,放在这里的话,不像是说和上面两个作品放在一起所以很开心,可能是在说这个篇章是居于系列之中拥有独特风格?有知道的还请赐教一下)。呼呼(笑)。呀—有点开心。
                                ——就是这样的场景呢,原来如此。
                                松井:其他的话,久保老师的画也是次元太过不同连败北感都感觉不到了呢。但作为剧情党还是很不甘心啊。
                                久保:哈哈哈(笑)。
                                松井:在自己有自信的地方被狠狠地打败了,「啊—输了啊!」这样。
                                久保:我是以画角色为主的人,所以果然,在看别人的漫画的时候也是会看角色呢。
                                ——输在在自己得意的项目上确实是会感到不甘心呢。
                                久保:我觉得故事创作类型的人,对松井老师也是「竟然能这样展开吗」这样看待的吧。
                                ——哈—。
                                久保:刚才说过的『奈罗』的话题也是,并非「毫无兴趣的剧情展开」,我无意识中以「毫无兴趣的角色」这样的方式理解了。
                                ——原来如此…。我想知道作家的种类有哪些呢?类似角色党和剧情党这样的分类。
                                久保:但是,宏观来划分的话也就是这两类了吧?
                                松井:是呢。
                                久保:剧情党的人也有设定党的特质嘛。
                                松井:当然以画来说的话,细分的话有美术型和娱乐型等各种类型。如果仅限jump的话,那还真是只有几种类型可以被认同,其他种类的人总是很难发迹呢。
                                久保:嘛,因为也有很像青年杂志风格之类的存在呢。
                                松井:还有就是,有点走艺术风的也有点。
                                ——原来如此。
                                松井:举例来说,在jump增刊的对谈上谈这种事情也有点奇怪就是了。有考虑在Jump以外的杂志上作画这样的事情吗?
                                久保:不,完全没有考虑过。现在不是很想画漫画。
                                松井:啊哈哈(笑)。
                                久保:现在就让我休息一会儿吧(笑)。
                                ——下回的作品也,还是空白?
                                久保:是啊。虽说在画『BLEACH』时有一堆想画的就是了,但结束了就会有类似「因为很累所以先算了吧…」这样的感觉,你不会也这样吗?
                                松井:有啊有啊。我想大家也都是一样的就是了,果然连载中是会有「自己是无敌的,什么都能办得到,什么都能想得到!」这么想的时期的。但是,连载结束的话就会渐渐变得没有自信了。
                                久保:是的!突然就不安起来了。
                                松井:突然就觉得jump变得耀眼起来了,「这些漫画家们,好厉害—!」这样。
                                久保:连载结束后读的jump超级有趣。
                                ——啊哈哈哈(爆笑)!
                                松井:确实!毕竟不会有自己的漫画出现然后心头一惊这种事了啊。
                                久保:是是是!
                                ——完全变成普通读者了啊(笑)。
                                久保:在连载的时候,是不读jump的。会有种自己的画很糟糕的感觉。要翻开书页的话那真是有点…。
                                ——是会相互间做比较的吗?
                                久保:嗯。果然,点子从自己脑中的状态到传达给读者为止会渐渐地遭到损坏的啊。虽然是为了不让其减弱而在画着,但不论如何在杂志上读到的话还是会觉得比印象中要糟糕一些啊。
                                ——啊—原来如此。
                                久保:所以,在杂志上看到的话就会「啊,我,还真是不擅长画画啊」
                                松井:没错,因为制作过程的一切自己都知道嘛(所以才知道损失了哪些部分)。
                                久保:对对。
                                松井:因为最好的情况是最开始时,在脑海中的画面。然后就以令人感到可怜的程度而被劣化了嘛。
                                ——嘿—…作为读者的角度完全感觉不到就是了,是会变成那样的啊。
                                久保:但是因为现在没有在连载,jump变得很有趣了。现在,最棒了!
                                松井:真的是这样啊(笑)。因为是别人的漫画所以贼有意思啊(笑)。
                                久保:对对对。因为是别人的漫画所以能尽情喝彩了。
                                松井:现在完全变成读者了啊(笑)。


                                将侦探读物的一大看点「犯人的独白」完全无视…!让「奈罗」这个角色一下子确立起来的名场面。


                                将至今为止的危机全数颠覆,一护大**的一话。让全部读者都起鸡皮疙瘩的,充满了发泄意味的台词。



                                ===========================================================


                                回复
                                25楼2017-06-11 16:45
                                  ——那么进行下一个提问。笔名·Haruma桑:「在漫画家的人生中,感到最开心的是在什么时候呢?」
                                  久保:我的话,是那个啊。在德国被半裸的美女抱着的时候。
                                  ——半裸(笑)。
                                  松井:是真的吗(笑)!
                                  久保:好像是,在做着不知道的动画的cosplay啊。只有一点儿布料的那种。
                                  松井:只有一点儿(笑)。
                                  久保:…是要认真回答是吧(笑)。
                                  松井:嘛不过,我觉得这也已经足够棒了(笑)。很有梦想(笑)。
                                  久保:但是,要选出第一还是很难啊。有很多啊。
                                  松井:毕竟一旦步入正轨的话,(开心的事情)就会连续不断的发生啊。
                                  ——原来如此。
                                  松井:比如说,对我来说是「人」吧。交友也好人际关系也好,因为媒体的工作而遇到的人也是这样。因为『暗杀教室』而可以与有各种理解的人们相遇,与这样有刺激性的人们一起创作些什么这种经验让我很高兴啊。
                                  ——毕竟做了漫画家的话,基本就只有家了啊。
                                  松井:是啊。然后,还有这种有创造性的(与我)有一线之隔的各位的话也全部都非常有趣。
                                  久保:很新鲜呢。
                                  松井:是这样。所以那个,与人有所联系真的是非常高兴呢。
                                  久保:世界会让自己与不同的人相遇呢。成功的话作品会扩散开来,自己的世界也会延伸开来。
                                  松井:这还真是,还是漫画家的雏鸟时谁都不会去听的我的意见,现在的话也有各位在听了(笑)。
                                  久保:对对(笑)。
                                  松井:这让我很开心。像「这样的名人在听我讲的话…!」这样的体验也好,在其他方面的各种各样的满足也好。
                                  ——虽然说了很多,但是最开心的事是?
                                  松井:瞬间,有了类似的感觉了啊…。新人时代的回忆…。啊。久保老师,最初得到的原稿费买了什么呢?
                                  久保:诶?连载开始时的事情?
                                  松井:是的。我的话是电动自行车,和洗衣干燥机吧。
                                  久保:啊啊,好厉害。还都记得啊。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松井:我还是记得相当清楚的哦。新人时代的大型购物。
                                  久保:完全不记得了…。与其说是完全不记得了,不如说我是把钱存起来的类型啊。
                                  松井:讲真的吗!?
                                  久保:新人的时期,都没怎么买过东西啊。说到底本来小时候就是不怎么花钱的孩子,是个会把钱一直存着的孩子啊。在老家的报停,从中学时期开始一直在送报,到高中毕业为止存了150万。
                                  松井:呜哇—!牛掰—(笑)!
                                  ——诶诶!
                                  久保:然后,开始在东京住以后因为会很花钱所以都用掉了?所以说,赚到的稿费基本都是存起来。然后买一些能让自己感到安心的东西,类似这样吧。
                                  ——好贤惠…。(误)
                                  松井:我明白啊!往suica卡上毫不犹豫地充1万元的时候的「啊啊我真不错啊…」的这种实感。
                                  久保:哈哈哈(笑)。漫画家基本上都是待在家里,到能卖出去为止都很辛苦,果然那种小变化也是会记得很清楚的也说不定呐。自己的漫画被人读着的画面什么的,真的是非常想看到啊。



                                  ==========================================================


                                  回复
                                  26楼2017-06-11 16:46
                                    ——最后是个相当粗略的提问。笔名·DaDaDa桑:「新作有在考虑吗?」。这个,可以回答吗(笑)?
                                    久保:呼呼呼(笑)。松井老师,有在考虑吗?
                                    松井:完全没有呢…。
                                    久保:现在就让我们稍微…。
                                    松井:那真的是,如果能只做这样的对谈工作而结束一生那该有多快乐啊。
                                    ——(笑)。
                                    松井:但是那个,久保老师画好积蓄起来的没能用在『BLEACH』里的那些东西非常想看啊。把那些做成合集的话绝对会很有趣的。
                                    久保:不,那啥我是真的…。(。。。心碎)
                                    ——是。
                                    久保:『BLEACH』结束后下一次要画的,原本是想画个花样滑冰题材的漫画的。
                                    ——哦哦!!
                                    久保:但是,因为花样滑冰已经有过动画了。
                                    ——『冰上的尤里』吗?
                                    久保:所以说,想着现在还不行,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直搁置在旁吧。
                                    ——十年(笑)。
                                    松井:那是,其他运动就不会想画的感觉吗?
                                    久保:是呢。因为出现了与那项运动相关联的角色,所以不是那个竞技就不行呢。
                                    松井:确实,是世界观呢,原来如此—。这样啊,花滑不能画的话,(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呢。
                                    久保:结果不喜欢的东西的东西就没法画啊,我。
                                    松井:我的话也是,不如说受到谁的要求那种会好一些也说不定。「画那个吧」这样。
                                    ——会收到很不得了的要求的不是吗(笑)?
                                    松井:哈哈哈(笑)。会从那中选择很带感的(来画)呐。结果也是自己不来劲的是不会画的就是了。
                                    久保:松井老师没有过吗?虽然在连载中有想「想画这个啊」,但却没能画出来的事情。
                                    松井:『暗杀教室』的时期没有这种现象呢。
                                    久保:啊啊,是因为集中于一部作品了吗?
                                    松井:是的。虽然一直有在考虑下回要来的话画什么好呢这样的事情,但果然还是想不出答案呢。当然,要画比『暗杀教室』更大的东西的目标是有的,只要还在jump的话。
                                    久保:真不容易呢,立下这种目标。
                                    松井:嘛,首先是不可能的呢,因为不这么做不行啊。到无法实现为止都要继续画下去,是类似这样的义务感。初代责任编辑那才是从新人时代开始,每年都用贺年卡为难我啊。「今年可是要连载了!」将其实现了之后。「要动画化!」这个也实现了。「接下来是电影化!」这个也实现了。(阿……阿凯的青春教学???)
                                    ——说不定那位初代责编也是非常吃惊的呢。话说松井老师真的全部实现了啊(笑)。
                                    松井:因为面对责编为难的这份对抗心,在我自己心中那自然是不能没有的嘛。
                                    久保:今年收到怎样的贺年卡了呢?
                                    松井:家族写真(笑)。问了以后被说了「这样反而很有趣吧?」(笑)。
                                    ——不像是忘记了的样子呢(笑)。
                                    松井:说到目标的话,还有就是,说到底自己是为了什么成为漫画家的呢?无法从这里找出答案的,总是无法很好的采取接下来的行动的那种类型呢。
                                    久保:毕竟不是因为想画而去画的那种类型呢。
                                    松井:是啊。终点到底在哪,下一个终点又在哪里。是这种类型。
                                    久保:就是说看不到凭借着画这部漫画,自己会变成怎样?
                                    松井:是这样。
                                    ——要达成自己预想的终点,要先找到下一个终点,是这样吗?
                                    松井:是呢。大概,我觉得因为这样而设定一个不温不火的终点是会迎来重大失败的。我觉得情况变得一点都不有趣的概率是相当高的。
                                    久保:好消极(笑)。嘛但也就是这样呢。
                                    松井:一没有连载的话就是这样了呢(笑)。
                                    ——不继续奔跑的话可不行,这样。
                                    松井:在发展顺利的情况下,找到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应当继续做下去的事物,并且能够准备好与之相符的包装、世界观、设定的话,那就能真的继续幸福的作家活动了,有以此为目标的心情。久保老师您对大概间隔多长的时间的话,就会有继续下去的干劲了这种事有想象过吗?
                                    久保:以以往之上的速度与以往之上的质量,想的话是有想过的。而今后要将之付诸行动的话,却发现除了进一步推进(作画的)外包就没别的办法了。
                                    松井:但是像这种的创作方法,是最为久保老师自身所不允许的不是吗(笑)。
                                    久保:是啊。毕竟就算让别人来画,也不会完全如自己所想那样的。而且成为漫画家最大的理由,就是可以一个人来将什么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啊。
                                    松井:成为漫画家的动机确实是有这个在内呢。剧本、演出、演员、音响效果,这些全部都想由自己来做。
                                    ——漫画家难道不是唯一能办到这样的职业吗。
                                    久保:对演员又不能说「虽然演技很好,但和角色的印象不同所以给我去整容」。
                                    松井:对对(笑)。
                                    久保:因为让(他们)整容的是漫画家嘛。
                                    松井:在这些仅靠自己就能办到的时候,就会想还是画漫画(这种形式)比较好啊。毕竟什么都办不到的时期,不久的未来后就必然会到来的。
                                    久保:体力上呢。
                                    松井:体力上也是如此…。脑子的话怎么样?脑袋还好吗?
                                    久保:大概吧…。
                                    松井:虽然偶尔也会有真的不会衰老的人存在就是了(@荒木老妖)。我就只是在一味的衰老了。
                                    久保:哈哈哈(笑)。
                                    松井:『暗杀教室』的时候也是说过「已经到极限了,已经不行了」这样的话。虽说总算是靠经验将其掩埋后接着画了。但那已经是,等同于(身心中)能拿出来的东西已经没有了那样的感觉。在这种感觉涌出的时期里,我觉得绝对是继续画会比较好一些。(这里可能是「因为画画产生被掏空的感觉,又必须靠接着画来掩埋这种感觉」的逻辑?)
                                    久保:嗯—…唉呀但是…。连载很要命这件事我们都是知道的嘛。
                                    松井:是呢(笑)。然后,现在已经是幸福得没办法了。没办法因为有大把时间嘛。
                                    ——(笑)。
                                    久保:那可是有近乎无限的时间的啊!
                                    松井:对对对。会有在这以上的幸福吗这样的感觉。
                                    久保:结果也是,虽然在连载的时候会有特别想外出的想法,但连载真的结束了,结果还是没有出去。
                                    松井:很想出去玩啊。
                                    久保:结果,除了连载时的空隙外就没怎么外出过了。
                                    松井:虽说明明就决定了「连载结束的话就要做这个喽—!」,结果大多都没有实行就这么结束了。
                                    久保:嗯,拖拖拉拉地。
                                    松井:连载结束以后有过什么新的开始吗?
                                    久保:我一直有在玩『塞尔达』。不玩的时候就不知道干什么了,真的。
                                    ——虽然能理解(笑)。!
                                    松井:我的话是那个啊,连载结束以后买了平板终端。因为不会数码绘画所以尝试了一下。
                                    久保:嘿—!
                                    松井:以我对漫画的见解,我是觉得最终用CG来作画会比较好哦。
                                    久保:CG确实厉害啊,虽然也有想尝试一下的时候,但果然还是喜欢纸啊。
                                    ——jump上虽然还是手绘的多,但即使如此只用数码绘画来做完工润色的作家,最近似乎也增多了的样子。
                                    松井:但是要电子化的话也会有所变化。因为数位板会占据デーン和桌子的存在,所以先是会变得摸不到纸。然后是,涂鸦的机会也会没有了。
                                    久保:啊啊,原来如此。
                                    松井:虽然必须不分巨细都依靠软件来做,但纸的话就用那边的随便的纸笔来画就成。那是只有手绘能做到的事情。
                                    久保:是这样呢。
                                    松井:总觉得,只有这种地方会让人觉得回归手绘会比较好啊。这方面我还在摸索。
                                    久保:数码绘画还习惯吗?
                                    松井:嗯—,嘛算是吧,虽然也能画,但要到能画漫画的程度还有一堆必须了解的技术要学才行,也许不让谁来教一回是不行的吧。因为就算要摸索也不知道啊。
                                    久保:嘛就是这样的吧。
                                    松井:关于新作就是这样的感觉了…没关系吗?
                                    久保:没关系,我俩都还没考虑(笑)。
                                    松井:今天,能聊这么多真是太好了。之前不知道的事情也听到了很多。
                                    久保:比如水木茂老师之类的(笑)。
                                    ——好的,对谈就是以上内容了。十分感谢各位!

                                    (全文完)


                                    回复
                                    27楼2017-06-11 16:48
                                      9楼被吞了,补上图。


                                      回复
                                      28楼2017-06-11 16: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6-12 20:15
                                          好长啊,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6-14 00: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06-15 13:24
                                              感谢搬运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7-06-16 11:36
                                                感谢搬运~
                                                我有因为松井老师之前提过喜欢荒木飞吕彦老师的JOJO奇妙冒险,所以有去看这个系列的漫画和部分动画,真的很好看情节刺激紧凑又正气,推荐没看过的吧友去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7-06-19 13:43
                                                  @歌剧院的敲钟人


                                                  回复
                                                  106楼2017-06-28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