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吧 关注:54,845贴子:618,548

【荣耀大唐】☆0611★〖剧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冬珠同人文《大唐荣耀之涅槃重生》
内容提要:建宁王没有死,和林致相守,并在幕后帮助李俶完成复仇大计。
楼楼文笔不好,不要嫌弃
冬珠夫妇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1 20:32
    先来一小段试一试人气

      那夜的大雨彻底让李俶心凉,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弟毒发身亡,却无能为力,一口鲜血吐出来,他悲伤过度,昏迷不醒……
      肃宗似是有些懊悔,失去幼子固然心痛,可李俶和李倓兄弟俩同样是他的儿子,第二日就命高力士准备了人参和伤药送去广平王府。
      珍珠打开锦盒,看到里面那支上好的人参,心中有所动容,“陛下心中大概也是有了愧疚,可是无论再怎么补偿,能换回建宁王一条性命吗?”
      “陛下的心意,老奴已经送到,还请娘娘好好照顾和宽慰殿下,奴才告退了!”
      想到这里,她便把盒子交给了身后的素瓷,“有劳高公公专程跑一趟。”珍珠看了一眼一旁的张德玉,便吩咐道,“替我送高公公出去吧。”
      看着他们出去,正殿里只剩下珍珠与素瓷二人,珍珠缓缓走了出去,“素瓷,我们去厨房。”
      刚走进厨房,珍珠一阵眩晕,她下意识地按着自己的脑门,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小姐,你还是去歇一会儿吧,你已经守着殿下一天一夜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子会垮掉的。”
      “就算是为了冬郎,我也不会倒下的。”珍珠把切片的人参和洗干净的米放在一起,又把熬好的鸡汤倒在锅里和人参粥一起煮,同时,她又加了几味滋补的药材进去,“素瓷,你在这里看着火。”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李俶,若是我有办法,你想要你的弟弟活下来吗?”
      “倓儿已经不在了,你能有什么办法!”
      “虽然中了鹤顶红之毒,但我能给他留一口气,让慕容林致将他救活,不过这既然是交易,自然要你付出相应的代价。”他又接着说,“另外,对于皇室来说,建宁王已死,这是一个事实。”
      李俶毫不犹豫,“只要能换回倓儿,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1 20:34
      李俶会娶独孤**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1 20:57
        努力更文中,我会继续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1 21:22
          深夜来一段,虐虐又撒糖

            珍珠往文瑾阁走去,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宝宝跑了过来,“娘亲,娘亲,为什么爹爹一直在睡觉,为什么爹爹不陪我玩了?”
            “适儿乖,你爹爹累了,不要吵你爹爹休息,我们要安安静静地守着他。”珍珠抚摸着适儿的小脑袋,她有些生气,却又不忍心斥责,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想到这里,珍珠只是抱着他走进房间。
            珍珠默默地打量着眼前睡着的男子,虽然结婚这么多年了,可是头几年的误会与隔阂,她至今还没有仔细地看一眼自己的夫君……李俶身材伟岸,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仅管只有在珍珠面前才有一丝暖意,可是却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俊美的脸上永远噙着一抹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
            自从十岁那年在太湖那一面后,他从一个懵懂小男孩成长为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郎,珍珠得承认,从他们第一次重逢,她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太湖公子就是玄宗最宠爱的皇长孙。
            正想到这里,一声“殿下”打破了平静,一身红装的独孤靖瑶正焦急地站在门口。“殿下怎么样了,我听说他被陛下狠打了一顿,还没有醒吗?”
            “有劳靖瑶姐姐挂念,冬郎……殿下虽然伤得重,但是没有性命之忧,毕竟难治的是心病!”
            她拿出一瓶药,“这是我独孤家独有的棒疮药,对殿下再适合不过了,我不便久留,明日再过来。”
            珍珠看着渐渐远去的红色背影,又看着床上昏睡的男子,心中却泛起了一丝波澜,“独孤靖瑶,你真的只是来送药那么简单吗?”
            就在此时,素瓷匆匆跑来,“小姐,慕容小姐身边的白芍刚刚送来的消息,建宁王殿下还有一口气,慕容小姐已经把殿下安置在了城郊的一处小院子里休养。”
            “鹤顶红之毒,竟然会有奇迹?”珍珠转身抓着李俶的手,情绪有些激动,“冬郎,你快醒来吧,林致一定有办法治好他。”
            “白芍说,即使公孙先生在,她家小姐也没有十分把握一定能治好建宁王殿下,就算治好了,有可能会失去所有武力……”
            珍珠大概听明白了,只是对于现在的李倓来说,能活下去已经是老天有眼,如何再去奢求其他?“只要他能够活下来,那么一切就还有希望,冬郎也能尽快振作起来。”
            不过几天的功夫,李俶便好了很多,“珍珠,倓儿真的没事吗?”他想要亲自去看一眼自己的弟弟,却被一旁的珍珠拦着。“我要去看他!”
            “是,倓儿没事,林致传来的消息,倓儿他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了。冬郎好好地休息,好好地吃饭,好好地养伤,他才能真的安心……”说着,珍珠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冬郎要是不听我的,这粥你自己喝吧,我正好闲下来去看看林致。”
            李俶像个孩子一样拉着她,“珍珠你不要走,我就要你喂我,你什么时候变得重友轻色了?”
            “好好好,我不走就是了。”她再次拿起了粥,“只是冬郎,倓儿虽然被救活了,但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陛下知道,于皇室来说,建宁王已经被赐死……”
            “这样也好,这几年他遭受了太多,就让他的下半生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要再陷入斗争,但是倓儿的清白和沈家的血仇,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李俶对着门**出冷峻的目光,他终于振作起来了。
            珍珠拉着他的手,“不管前方的路有多难走,珍珠会一直在冬郎身边,不离不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2 00:27
            预告:何灵儿约素瓷见面,素瓷为了儿子不得已说出李倓活着的消息。张氏命何灵儿刺杀李倓,但李俶早有防备,张皇后的人行动失败
            史思明进京归唐,冬郎在朝中局势不利,李倓苏醒病愈却因失去武功一蹶不振,檀木夫妇吵架,林致出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2 00:38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2 10:59
                  蓬莱殿……
                  何灵儿匆匆走进殿内,“娘娘,属下刚得到一个重要的消息,李倓没有死,被慕容林致救活了。”
                  “消息可靠吗?”
                  “是,慕容林致派了最信任的侍女去广平王府传递的消息,属下已经派人去城郊的院子确认过了。”
                  张皇后恨得咬牙切齿,“李倓,算你命大,本宫绝不会就这样放过你,陛下赐死,你慕容林致竟然敢偷偷救活!”她看了一眼身旁的何灵儿,“你不是说,亲眼看到李倓毁了解药吗?”
                  “属下确实看到解药被毁,所以属下才疑惑素瓷那丫头所言的真假,直到亲眼看到慕容林致在给李倓扎针诊治,属下才确认李倓确实还活着。”
                  “既然如此,你……”张皇后偷偷交代着什么,何灵儿点点头,退出了寝殿。
                  夏日凉风吹过,小院子里,林致收拾完东西,才匆匆睡下,比起初救回李倓那日,他的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血色,可是林致有些不太明白自己的心,在她最需要安慰和陪伴的时候,李倓却一心只想着复仇,最后狠心地甩下一纸休书,如今,她真的已经彻底原谅眼前这个抛弃她的男子了吗?
                  院子外的草丛里已经埋伏了何灵儿为首的杀手,只是他们没想到,李俶早已让风生衣安排了死士日夜守在院子周围,双方的激烈交战吵醒了才睡下的林致。“谁在外面……”
                  刚走到门口,何灵儿一个转身挟持了林致,“你们谁都不准靠近,若是林致死了,建宁王还有命活吗?”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披着头发的李倓一身寝衣就出来了。“李倓,不要管我,你快进去!”林致自然是清楚他的身体状况,余毒未清,身子尚且虚弱。
                  李倓想要冲出去救林致,却一下子被何灵儿的人打趴了,“想当年驰骋沙场的建宁王殿下,如今竟然成为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被激怒的李倓再次爬起来冲过去,“殿下小心!”赶来营救的是严明,他一出手就把几个想要靠近李倓的人打退了,“殿下没事吧?”
                  何灵儿还是挟持着林致不肯放开。“何灵依,你的人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话,就放了慕容小姐!”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正说着,何灵儿身边有人对她耳语了几句,她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今日我就暂且放过她,你们等着!”
                  林致被推出去,要不然李倓接着,恐怕会造成二次伤害。李倓焦急地看着怀里的人,就快要晕过去,“林致,你没事就好……”
                  李倓被抱回床上,林致在一旁诊脉,“他如今余毒未清,本就不能再用力,但是经此一事,虽然没有性命之忧,还需要好好养着才行。”
                  “慕容小姐,属下只是不明白,建宁王殿下为何会武功全无?”
                  “他深中鹤顶红之毒,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没有了解药,这就是唯一能救他的办法。”她仔细地给李倓盖好被子,“严大人,今日有劳你相救,你回去也转告广平王殿下与珍珠,也好让他们放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2 16:55
                  白天都没有人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12 19:10
                    好失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2 19:10
                      彻底没有人了,只是因为我没有答应关于冬郎不娶独孤的事情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12 22:03
                        后面的情节还在慢慢构思,你们都怎么了一个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12 22:04
                          有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6-13 07:39
                              李倓想要冲出去救林致,却一下子被何灵儿的人打趴了,“难怪李俶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原来你真的被救活了,不过想起来也真是可笑,当年驰骋沙场的建宁王殿下,如今竟然成为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被激怒的李倓再次爬起来冲过去,“殿下小心!”赶来营救的是严明,他一出手就把几个想要靠近李倓的人打退了,“殿下没事吧?”
                              何灵儿还是挟持着林致不肯放开。“何灵依,你的人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话,就放了慕容小姐!”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正说着,何灵儿身边有人对她耳语了几句,她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今日我就暂且放过她,你们等着!”
                              林致被推出去,要不然李倓接着,恐怕会造成二次伤害。李倓焦急地看着怀里的人,就快要晕过去,“林致,你没事就好……”
                              李倓被抱回床上,林致在一旁诊脉,“他如今余毒未清,本就不能再用力,但是经此一事,虽然没有性命之忧,还需要好好养着才行。”
                              “慕容小姐,属下只是不明白,建宁王殿下为何会武功全无?”
                              “他深中鹤顶红之毒,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没有了解药,这就是唯一能救他的办法。”她仔细地给李倓盖好被子,“严大人,今日有劳你相救,你回去也转告广平王殿下与珍珠,也好让他们放心……”
                              严明回去禀报的时候,天已大亮。李俶,珍珠正陪着三岁的适儿吃早餐,看到严明进来,珍珠便示意奶娘带小世子下去。“殿下,娘娘,昨晚何灵依带着人刺杀建宁王殿下,属下发现及时,才没有出什么事情!”
                              “这个张氏,她果然不会轻易放过倓儿,若不是我早有防备,否则只是倓儿一人的功夫,只怕是要被张皇后的人得逞了。”
                              珍珠看着一旁的丈夫,原本,他还不知道李倓失去武力,根本不能与任何人对抗的事实。“殿下,昨夜属下见到建宁王殿下,虽然性命无忧,但是他却完全没有了武力……”
                              “倓儿怎么会如此严重?”
                              “冬郎别担心了,倓儿还年轻,养好了身子,功夫还是可以再练出来的,只是他被何灵依一刺激,需要好好宽慰才能让他振作起来。”珍珠紧握着他,“有林致在我身边,倓儿一定不会有事的!”
                              半个月后,史思明进京归顺大唐,李俶却进言不可轻信史思明,当即就被斥责,才回到府里,却突然得知醒来的李倓借酒消愁,忙带着珍珠过去了。“珍珠,你总算来了,李倓他,已经变得不是从前的李倓了……”
                              李俶走进去,一把抱着他,“倓儿,没事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害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有了武功,大哥再陪你练。”
                              “皇兄,我真的没有杀害李佋!”
                              “是,我当然知道,你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杀害一个孩子,可是我也有不好,让你背负了结党营私的罪名。”
                              珍珠夺走了李倓手里的酒瓶,“昔日武皇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陷害王皇后,如今张皇后这么做,她是效仿武皇,所以她不会轻易放弃的。”她又接着说,“皇后这次没有得逞,一定还会有下一次,我们要做的就是拿到她所有的罪证,一举扳倒她!”
                              “林致花了多少心思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如果你因为废了武功而从此一蹶不振,那么你凭什么让她跟着你?不管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沈珍珠一定是站在林致这一边的,我不希望你再伤害她。”
                              “嫂嫂你说得对,可是我这般模样,她定是不愿见我的,是我害她受了很多苦,如今我竟然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
                              珍珠坐到他身边,“所以你才要振作起来,扳倒张皇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要你在背后帮助我们拿到所有证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6-13 16:21
                                “林致花了多少心思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如果你因为废了武功而从此一蹶不振,那么你凭什么让她跟着你?不管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沈珍珠一定是站在林致这一边的,我不希望你再伤害她。”
                                “嫂嫂你说得对,可是我这般模样,她定是不愿见我的,是我害她受了很多苦,如今我竟然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
                                珍珠坐到他身边,“所以你才要振作起来,扳倒张皇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要你在背后帮助我们拿到所有证据。”
                                “但是,既然现在何灵依已经来过,虽然他们上次行动失败,难免还会有下一次,这就证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因此,你们二人必须立刻转移到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冬郎,有一个地方一定很安全。”两人只是相视一笑,立刻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李俶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今晚就护送你们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13 16:47
                                不用我说,你们一定知道冬郎会把檀木夫妇送到哪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3 16:48
                                  你好!星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13 16:56
                                    吴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13 17:20
                                      喜欢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6-13 20:03
                                        刚刚在游戏厅唱吧点了一首荣耀,忍住了没哭出来,点了一首哥哥,张杰唱的,可我满脑子都是李俶李倓的兄弟情,然后马上就来灵感了
                                        李俶曾说:母亲一直告诉我,拉紧弟弟的手,保护好弟弟
                                        所以是时候到了弟弟保护哥哥的时候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6-15 19:46
                                          《哥哥》原唱:常石磊
                                          翻唱:张杰
                                          哥 从小我一直问你

                                            为什么你是哥我是弟

                                            哥 你总是那样严厉

                                            为什么爱我从不放弃

                                            哥 在风雨中看见你

                                            为什么你始终没泪滴

                                            哥我要和你站在一起

                                            我知道你也没大力气

                                            你说你是哥哥我是弟

                                            你要为我遮风挡住雨

                                            再难的路也要在一起

                                            一心找到人生的路基

                                            我有你这哥哥在心里

                                            我也为你遮风挡住雨

                                            想说的话永远说不清

                                            手足的情 兄弟的心

                                            哥 在风雨中看见你

                                            为什么你始终没泪滴

                                            哥我要和你站在一起

                                            我知道你也没大力气

                                            你说你是哥哥我是弟

                                            你要为我遮风挡住雨

                                            再难的路也要在一起

                                            一心找到人生的路基

                                            我有你这哥哥在心里

                                            我也为你遮风挡住雨

                                            想说的话永远说不清

                                            手足的情 兄弟的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6-15 19:54
                                            晚上会有更新,持续关注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15 19:55
                                                半个月后,史思明进京归顺大唐,李俶却进言不可轻信史思明,当即就被斥责,才回到府里,却突然得知醒来的李倓借酒消愁,忙带着珍珠过去了。
                                                一到那里,却只见到吵着架的一对人儿,一个满身酒气,一个满脸委屈。“林致,我是个废人,你跟着我只会受苦!”
                                                “所以呢,你是要赶我走,如果你连这点挫折都受不了,就不是我认识的李倓,当年,你嫌弃我从青楼被救出来,所以狠心抛弃我,把我赶出王府。”
                                                “出于医者仁心,如果不是对你还抱有希望,我完全可以选择不救你,可是你让我失望了!”林致转身走到了门口,“我受伤的时候,你抛弃了我,那么你被陷害赐毒酒的时候呢?”说完,她转身出了屋子。
                                                走出几步,李俶夫妇已经到了。“珍珠,你总算是来了,李倓他,已经变得不是从前的李倓了……”
                                                “他心里有委屈,发泄出来就好了,可是你这么打算再一次离开他吗?”
                                                “我不知道……珍珠,如果我告诉你,我怀孕了,可是我该怎么办,难道要让这个孩子出生后,就过上东躲西藏的生活吗?”
                                                珍珠看着林致的肚子,“不会的,我相信冬郎会给你们安排好一切,让这个孩子远离朝堂,远离是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俶走进去,一把抱着他,“倓儿,没事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害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有了武功,大哥再陪你练。”
                                                “皇兄,我真的没有杀害李佋!”
                                                “是,我当然知道,你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杀害一个孩子,可是我也有不好,让你背负了结党营私的罪名。”
                                                珍珠夺走了李倓手里的酒瓶,“昔日武皇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陷害王皇后,如今张皇后这么做,她是效仿武皇,所以她不会轻易放弃的。”她又接着说,“皇后这次没有得逞,一定还会有下一次,我们要做的就是拿到她所有的罪证,一举扳倒她!”
                                                “林致花了多少心思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如果你因为废了武功而从此一蹶不振,那么你凭什么让她跟着你?不管以后有什么事情,我沈珍珠一定是站在林致这一边的,我不希望你再伤害她。”
                                                “嫂嫂你说得对,可是我这般模样,她定是不愿见我的,是我害她受了很多苦,如今我竟然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
                                                珍珠坐到他身边,“所以你才要振作起来,扳倒张皇后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要你在背后帮助我们拿到所有证据。”
                                                “但是,既然现在何灵依已经来过,虽然他们上次行动失败,难免还会有下一次,这就证明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因此,你们二人必须立刻转移到一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冬郎,有一个地方一定很安全。但是,林致现在刚有身孕,不适合长途奔波,暂时先安排他们住到小木屋里,等三个月后,再派人送他们去那里。”
                                                两人只是相视一笑,立刻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李俶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今晚就护送你们离开!”  
                                                当天晚上,李俶与珍珠一起送了李倓与林致离开了京城。小屋子里,兄弟二人难得团聚,“倓儿,我可能有一段时间没办法来看你,毕竟我不能让皇后知道你在哪里,这样才能保证你的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终有一日,扳倒了皇后,你才能名正言顺地回到我身边。”
                                                “皇兄,我只想和林致过寻常百姓的日子,但是你要我帮忙,我肯定不能推辞了。”
                                                院子外,林致与珍珠随地走着,“你这么努力地救活李倓,我知道你心里是放不下他的,林致,再给李倓一个机会,毕竟对于一个上过战场的男子来说,失去武功是很大的打击,以后你们可以安安心心地过日子,至少皇后不敢在明面上害李倓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置身事外,不再去管宫闱之事,可是逃得了吗?”
                                                珍珠拉着她的手,“是啊,能远离宫廷是非,当然最好不过,冬郎的意思是,让李倓在暗中相助,这样就不会牵扯到他。等他完全养好了身体,你可以和他四处行医,这不就是你们一直以来的愿望吗?”
                                                夫妻俩回到王府,顺路去小房间看了看已经睡下的适儿。“冬郎你说,我们的适儿是像你多一些,还是像我多一些?”
                                                “眼睛像珍珠,嘴巴像我,我们的适儿长大后一定是个美男子,再过几年,我教他骑马射箭,你教他读书识字,将来必成大器。”李俶深情地看着妻子,拉着她跑回房间,“珍珠,我们是不是应该再生个小郡主啊?”
                                                珍珠一脸绯红,被李俶按在床上,同样深情地看着面前的丈夫,“冬郎你太坏了,啊,我不要……”珍珠轻轻抚过李俶的眉毛,“要是女儿生出来像你一样总是皱着眉头,她岂不是要嫁不出去了!”
                                                李俶一下子抱着她,“好啊,沈珍珠,你竟然敢嫌弃我,本王罚你今天好好补偿我!”
                                                “冬郎,冬郎,不行,今天真的不行……”珍珠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今天晚上奔波了那么久,冬郎还是好好休息吧,明日不是还有早朝吗?”
                                                李俶坐在床上,心情有些不好,“珍珠,我在父皇眼里,已经变成一个想要篡权的逆子,这个史思明究竟在父皇面前说了什么,父皇竟然相信一个叛贼,却不相信我这个儿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15 21:25
                                                和前面有重复,但是有添加内容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6-15 21:25
                                                  顶顶顶顶


                                                  回复
                                                  33楼2017-06-15 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