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根炟释吧 关注:9,658贴子:536,899

【哈根炟释】我只是控文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然后一楼一小段艳炟释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1 21:09
    手机通话中。



    一边沉默,另一边沉默。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五分钟,十分钟。。。终于,挂断。明明知道对方是谁,虽然是完全陌生的号码。




    是不是永远没有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



    想起许多年前的话。那时候,她向他表白,没有等他给出答案,她突然问到。



    那么,我们,就永远不要开始。



    许多年前,她微笑,看着他,若有所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1 21: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1 21:15
        @小帆子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1 21:16
          每天只写一小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1 21:16
            看见你了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6-11 21:33
              那边还没更,又开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1 21:37
                dd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6-11 22:47
                  又来了个坑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1 23:07
                    打开水的地方人还是很多。



                    一个不小心,女二号还是烫到了手,后面排队的除了催促,别无其他。



                    并没有谁主动安慰,女二号咬咬牙,正打算拎瓶走人,释殿却主动拎起来,整整一茶瓶的开水,不轻。



                    谢谢。



                    停在女生宿舍门口。碰巧,楼上阳台晾衣服。



                    有空坐坐,宿舍是三楼A栋,瞧,在那。





                    一抬头。一双眼朝下,一双眼朝上,遥遥的四目相对。
                    夕阳落得有些早,夜未开始,天色灰暗。似天与地胶着后凝滞,勾兑成难以言状的阴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2 02:5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2 02: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6-12 20:54
                          云层渐渐加厚,仿佛一个患了重感冒的病人,无法忍住打喷嚏的冲动。轰隆一生,闪电划破天际。雨,势如破竹,决堤千里。


                          宿舍的人有打牌的,有看言情小说的,有写功课的。一层层,一间间。走过楼梯,穿过过道,目标越来越接近。


                          “那本《万妖山之树妖》看过了吗?”


                          “那本挺火的,好像被隔壁借去了。。。叫。。。叫艳炟,对,是叫艳炟。”


                          “哎,书倒是好书,可惜结局交待得不清不楚。树妖到底有没有攻上天庭?北斗最后有没有拥有树妖的爱?还有梨花妖,那么坏。不幸的人很多,她凭什么让所有人陪她陷入痛苦!?”



                          脚步陡然停下,释殿回头瞥一眼坐宿舍门口,边嗑瓜子边聊闲篇的两个女生,饶有兴致的样子。



                          是了,书很火,很快就要拍成剧了。只是作者,和火仙雪妖这条线索一起,消失不见。









                          走到门口,释殿听到隐隐的哭声。下意识,他推开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2 23:21
                            改穿越剧,还是校园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2 23: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6-12 23: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6-13 12: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13 12:08
                                    牡丹,海棠,梅花,天竺葵,芍药,君子兰,彼岸花,玫瑰,蔷薇,桃花,茉莉,桅子花,迎春,昙花,蒲公英,百合,向日葵,槐花,桂花。



                                    学校最近组织排练话剧,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只同级间的相互切磋,毕竟是表演系。剧本正是《万妖山之花妖》。



                                    一众花妖,一二十个班。每班一个名额,刚好。班上有修改剧本的,有写台词的,有网络制作的,有服装道具的,有化妆的,还有围绕该角色而出现的其他角色担当。



                                    总之,大家似乎都忙碌起来。



                                    艳炟跑完操场十圈,已一身汗,她远远望向表演系那幢楼,有些艳羡。



                                    艳炟报的,不是表演系,而是前景不错的----入殓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6-13 12:36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零星的光影在行人身上,人们大多行色匆匆,煞有介事。


                                      有人跳楼了。



                                      有人说是殉情,也有说是还贷压力大,被相片这个致命把柄威胁了。



                                      七月的阳光,刺眼毒辣,七月的夜,透着些许诡异。




                                      三楼A栋最角落的宿舍,转眼成了人们议论纷纷的对象。




                                      艳炟刚从教室回宿舍,和同寝的室友一起,人们回避着,远远的目光有些躲闪。





                                      “知道吗?洛洛本不想死的,她怀了孩子。。。”


                                      “那也不一定非死不可,现在倒好,害我们住一起的成天被指指点点。”




                                      艳炟并未理会,收拾起洛洛的东西,等她父母一到这,方便立刻交给他们。




                                      一本日记滑落下来,窗外一阵风,呼啦啦地吹。日记本被翻到最后一页。



                                      艳炟拾起来,大致端详一番。几天之后,艳炟再次见到释殿。





                                      距离上次表白,隔了大半个学期。







                                      七月的夜,关上窗,仍有寒意。乌鸦在树上轻唤,盘旋,似早已预言死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6-13 16:35
                                        睡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6-13 23:57
                                          @火族公主艳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4 00:00
                                            洛洛的父母带走她的骨灰,艳炟送他们去了火车站。



                                            一回头,便见到释殿。




                                            毫无疑问,他是一路跟来的。艳炟心里骂他千万遍,但迟迟未开口。她只是一个人,孤独地朝学校走着。这条路,漫长地能消耗一下午时光。



                                            走过火车站,天桥,街道。在一处十字路口,他先开了口,这场缄默的拉据战,始终需要人打破沉默。



                                            艳炟,你在生气?




                                            艳炟停下脚步。她想起那本日记。早恋,怀孕,劈腿。孕期发现早已劈腿,已经够沉重了。想要堕胎,却找不人签字。那个时候,如果释殿可以给予援手,那么。。。




                                            “我没气。”



                                            "你明明就是生气。”



                                            “那好,你告诉我,我有什么立场生气?洛洛只是我室友,并没有好到多亲密的份上,气你?你又是我的谁呢?”



                                            释殿有些慌,口不择言地解释,



                                            “我当时就是害怕你误会我,所以才拒绝陪她堕胎。可我没想到。。。”



                                            艳炟深吸一口气,充满戾气地盯着他,一步步上前,冷笑道,



                                            “我不仅没生气,还很庆幸。庆幸情侣间那些事你我一件也没干过,庆幸今天我们才见第二面,我就已经看清楚你。你,你真让我庆幸。庆幸自己有一副铁石心肠,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无所谓。”



                                            说完,艳炟搭公交走了。她的内心,很乱。她是气他,压倒了洛洛最后一根人生稻草,也气自己,没机会阻止一切发生。更多的,是内疚,毕竟一个寝室住着,彼此关系没有相当敌对。她很不安,因为这件事,她怀疑,一旦将来出什么事,他会躲得远远,选择明哲保身。她的脑海,又浮现出父母吵架的情形。打有记忆以来,她就没有安全感,总是担心会受到谁伤害。所以,她本能排斥一切爱,或被爱的感觉。因为那种感觉,让她惶恐,害怕失去,害怕受伤。






                                            到了校门口,又见到释殿。艳炟皱眉,果然,阴魂不散。





                                            “你说过的,我们,我们不曾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



                                            他拉她,想挽留。但她挥掉他的手。



                                            “再动我我就叫非礼,不信试试看。”



                                            艳炟铁青着脸,她讨厌不被尊重的感觉。



                                            “所以。。。我们,结束了?”



                                            释殿一脸痛心,艳炟却并不在意,只冷冷道,



                                            “樱空释,家境显赫。皮相好,成绩好,仅如此,多少女孩趋之若鹜,又何必非我不可?!”



                                            疏离的语气,让释殿毫不怀疑下一刻,他就会彻底失去。他看出她瞳孔里,那抹抽身而退的坚决,一时冲动,强吻了她。在校门口,午后的太阳,毒辣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四下安静,静到艳炟听到自己心跳。一下,两下,三下。



                                            然后,艳炟打了释殿一巴掌,狠狠的。他吐出血,掉
                                            了一颗牙。红红的掌印在脸上,力道让半边脸红透。



                                            “你走!麻烦你,走出我的生命!”



                                            艳炟说着狠话。他走了,她不曾回头看他。一次也没有。她喃喃的自言自语,



                                            “我只有,自己爱自己。绝不能,不能让任何人,有伤害我的机会。不能,绝不能!”



                                            她想起这漫长的一二十年人生,都是父母吵架冷战的日子。她想起当初那场表白的动机,只是希望父母不要离婚,关注她早恋的事。



                                            根本就不关喜欢不喜欢,失去不失去,拥有不拥有什么事。她当初表白,不是想真的发生什么,只是想拯救自己的家庭,不要四分五裂。这是她,唯一能拥有的东西。



                                            “麻雀变凤凰?!这种戏码我才没兴趣。樱空释,你拥有太多了,又何必招惹我!?”



                                            末了,她拭掉唇上的水渍,吐出几口唾沫,强迫自己忘掉,刚刚心动的感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14 0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14 01:00
                                                担心你的身体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6-14 01:40
                                                  签于昨天更太多,所以今天休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6-14 06:52
                                                    我重新用便签发下,分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14 13: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6-14 14: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14 1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