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后宫吧 关注:37,377贴子:2,521,193

回复:【京城|顾府|赤练阁】--熹公主伴读/懿敏小姐(顾绮煜)闺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眸在她几言之间渐渐眯起,有些被她不留情的戳破我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而生的恼怒。)
:顾绮煜,我可以不在乎的。
(几桩韵事换来一个风流名,与我而言,不过噱头。)
:名声是你的,你要不要,那也是你的事。
(是你的事,是我以后都不想再在意的事。)
(眸光抬掠。)
:别再去找婧娴,错是我的,和她没有关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12 20:52
    (一直垂着的眼帘渐渐抬起来,望向他。可惜了,若是寻常闺阁姑娘,此时只怕早就对他的无赖无言以对。可我偏不是——他以为,安国明钰的嫡女,是如此好糊弄的?)

    ‘那你方才又何必虚情假意的关心?那一刻,殿下没能拎得清?’(拿他的话嘲讽他。)‘不要紧,您如今拎得清,是我大明子民的福气。’

    ‘云姑娘居在云府,无病无灾,民女如何不能去寻她了?纵然来日殿下娶她为嫡,每年宫中宴会之上,我们也是要相见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6-12 20:53
      (眉间褶皱在她的话里拧深,压抑忍耐着不愿意对她发火。)
      (脸色是冷的,声儿也是冰的。我却不明白,怎么没有了情爱,便不能和她好好相处了?)
      :也是,等她风风光光嫁给我之后,你们也是要见的。
      :本王娶亲,顾二小姐还请来喝杯喜酒。
      (目压厉色,在雀鸟回声间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12 20:53
        (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满园枯败春色。)


        回复
        34楼2017-07-01 15:55
          (你说他在做什么?你说他们在做什么?)

          (豆大的烛火映着寒天,桌前有一碗未动的甜汤。它冷却了,黏糊糊的粘在一起结成了块。)

          (蠢吗?真蠢。反正他什么也不会知道,何必自寻苦恼。)

          (他都不在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07-21 01:20
            (缩成一团,睡在赤练的小隔间,常煜舅舅的衣冠冢前。)

            (一夜安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7-07-21 01:21
              (日高三尺,尤未离床。误了早膳,错过了请安。姑奶奶着人来问,示意花兮回一句身体不适敷衍过去。可也没想到姑奶奶如此关切,不多时把我那今日不当值的太医堂哥叫来了赤练。)

              ‘堂哥,坐——’(睡不成了,懒懒的抬起葱指一点远处桌旁椅,叫他坐下。眼犹自不甘心的半合着,十足睡懒的模样。)


              回复
              37楼2017-07-31 17:13
                (不值班也不知道做什么,瘫倒在床望天花。姑奶身旁来人说煜堂妹病了,叫过去瞅瞅。一个鲤鱼打挺,整理了一下发型,意气风发)


                走!


                (风风火火到赤练,一屁股在堂妹榻边坐下)


                你指那地儿离得太远,我看不清你的情况。


                (把绢子折了当脉枕,做个请的姿势)


                来,哥哥给你把一下脉。


                回复
                38楼2017-07-31 17:13
                  (人人都说我这堂哥腼腆,可我看却是闷——屏蔽最后一个字。懒在榻上,腕枕上脉枕。)‘你把。’

                  (又调整了一下卧躺的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些。睡意渐渐淡去,可又留恋困倦时的舒适,于是硬不许自己清醒,留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唇轻启,信口询问堂哥。)

                  ‘堂哥,姑奶奶从来夸你医术高明。你说一说,我还能有几年活头?’


                  回复
                  39楼2017-07-31 17:13
                    (因为之前看过堂妹的脉案,所以搭脉之后见和脉案记载差不离也就知道她没什么事儿。看她懒洋洋的,现在什么“毛病”都应该是懒出来的。歪头笑)

                    我说你能活到死。


                    回复
                    40楼2017-07-31 17:14
                      (啐他。)‘谁不是活到死?’

                      (说完又笑了,一双眼脱了迷离倦意,打量一眼我的堂哥。)

                      ‘新衣不错,姑奶奶吩咐人制的?’(他大约是没那么在意仪表的,但入了太医院难免担了顾氏衔,姑奶奶可不会叫他穿着破衣烂衫出去丢人。)

                      (又将话锋一转,娇道。)‘我身子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睡过了。堂哥哥最好,可不要告诉姑奶奶,不然她该训我。’


                      回复
                      41楼2017-07-31 17:14
                        (人心里头清楚她这懒脾气,见她又夸又娇,还哪里好说一句不,嘴角一扯一提)

                        嗯。你喜欢就让姑奶也给你做一件。

                        (握拳至唇边,咳嗽一声)

                        我的保密可不免费。


                        回复
                        42楼2017-07-31 17:14
                          ‘我又没入太医院,才不穿男人袍——’(慢吞吞翻一个白眼。)

                          (闻下句,一蹙眉,委屈巴巴。)‘堂哥入了太医院,不如以前疼我了。’

                          (要什么回报——他又不是鹤君,我能给他什么回报。)


                          回复
                          43楼2017-07-31 17:14
                            (人见她委屈,心生三分无奈)

                            哎——说什么呢这……

                            (最不会哄姑娘,白面皮憋的通红,难怪总是被人叫注孤生。是得注孤生)


                            回复
                            44楼2017-07-31 17:14
                              (见他脸孔通红,忍不住掩唇‘咯咯’笑开。)‘逗你玩儿呢。’

                              (说罢一翻身,背对他。)‘我又困了,堂哥跟姑奶奶说我病了,让我多睡会儿吧——’(而后也不理他说什么,只自顾自的又睡着了。)


                              回复
                              45楼2017-07-31 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