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后宫吧 关注:37,377贴子:2,521,193

回复:【京城|顾府|赤练阁】--熹公主伴读/懿敏小姐(顾绮煜)闺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送一颗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7-07-31 21:03
    一把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7-08-04 01:54
      (一杯喜酒饮毕,寻以借口躲避左右,小门出,牵马疾驰停于顾府门,下人引路,去往赤练。)
      (院里寂静,灯烛都衬着孤凉。皇甫一门风光的婚事终于落停,也终于止住我心中的矛盾。)
      (长风刮起,檐上铜铃声声冷清,却在街巷几条外,靖王府里红烛高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8-28 13:54
        (有没有人说过,姓顾的便永远要被姓皇甫的压上一头?)
        (——有。)
        (那一年母亲把书信递给我的时候,她便这样说过。可是,凭什么呢?)
        (嘘——不要哭。)
        (我把自己躲在赤练的小隔间里,低低的对自己说。不要哭,常煜舅舅看到,会心疼。)
        (外面或许锣鼓喧天,今天是皇帝舅舅嫡子大喜的日子,他从来很宠爱这个儿子,眼下的婚礼一定举办的风光无限。哦——真好啊。表弟能娶到名门淑女,很好很好。)
        (花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说皇甫少爷来了。这个蠢丫头,人家已有官职,怎么还叫旧时称呼?)
        ‘铎哥哥。这里。’
        (小隔间的门是关上的,声音自门缝传出去,又细又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9楼2017-08-28 13:56
          (花兮引路,推开小隔门入内,往榻上伏卧之人处去。)
          :月牙儿。
          (唤她一声,再俯身,将她遮住脸的发扫开,以指腹蹭过她眼角长睫。)
          :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8-28 13:56
            (他入内来,夹杂着一道寒风,凑近时有淡淡的酒气和喜气。唔,他是他的伴读,今夜嫁人的又是他的亲妹妹,他当然是要去婚宴的。)
            ‘铎哥哥,这是我的常煜舅舅。’(一双足踏上地,凉意传入心。从供奉台上取下那一只小泥人捧在手心里,献宝似的予他看。)
            ‘哥哥,我没有哭。常煜舅舅见我哭,会心疼的。’
            (一歪头,把眉眼弯成细细的月牙儿,冲着他笑。可眼珠生涩,平白挤掉两滴泪出来。唔——不管它。)
            ‘小时,常煜舅舅待我最好。我的第一只小兔子,第一盏小花灯,都是他送我的。还有嘉辞舅母——她总是抱着我,说故事给我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1楼2017-08-28 13:56
              (她长睫一颤,泪珠就大颗落下。犹豫之间却仍伸手去拭,转而一只大掌贴在她头顶,揉动轻拍以做安慰。)
              :你小时候可比现在更闹人。
              (一把嗓沉着压出旧日里的过往。)
              (从前十多年,我与她,相处时就吵吵闹闹,却也常常分别后又期待下回见她。那时候她还父母俱在,一身的娇气都是她的常煜舅舅与嘉辞舅母宠出来的。)
              :月牙儿,你舅舅和舅母在天有灵,一定是想你像以前那样开心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7-08-28 13:56
                (小泥人握在掌心里,叫皇甫铎一哄,心头忽然一扯,眼泪呼啦啦的掉下来。)
                ‘可是二殿下娶了别人——’
                (胸前空空荡荡的,再也没有鹤图长命锁。那一年他亲手将那锁交到我的手上,说等长大就来娶我。可如今他大了,却娶了皇甫铎的妹妹。)‘铎哥哥,我喜欢的人娶了别人,我不能做他的妻子了。’
                (一双眼含着泪,望着皇甫铎面容模糊。那是我自幼时起唯一的心愿。设计他落水也好,伴在他身边也好,每一桩每一件,都是为了能够嫁给他,当他的妻子,为他洗手调羹,做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被人传颂称赞,叫人艳羡生慕。可是忽然之间,皇后就定下了皇甫氏,他就娶了别人。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剩下了,一颗心空荡荡的,不知去了哪里,也不知还能不能找回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3楼2017-08-28 13:57
                  (从前,在云婧娴还未出现,在知还还不曾被皇后相中。那时我想,朱由洵娶了月牙儿也是很好的。他们两情相悦,即便落下我一人,那也都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情爱就怕横生枝节,就怕天意弄人。)
                  :你可以做我的妻子。
                  (抚慰她的掌揽住肩头,将她拢向自己,以臂膀圈出一方天地,盼她肯降落在我怀中。)
                  :我们青梅竹马,也是别人眼里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喜欢你。)
                  (这些爱慕从一日叠过一日的光阴里萌生,到如今,它已成了本能——除你之外,我竟不知道还有谁能值得让我去爱。)
                  :顾绮煜,做我的妻子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8-28 13:57
                    (我望着他的眸,从中看出他过往不曾见过的认真。其实先前一直以为他是不情愿的——说喜欢也好,结亲也好,都是因为娃娃亲。可是如今,又好像不同。于情爱方面自持早熟,但对他却又像是迟钝未化,不明不白。一双眸盯着他,像是在很认真的思考他的话。)
                    (母亲看中他,认为他一双眸生得很像常煜舅舅。可是时日久了,我看着他的眸,却只是他的眸,和旁人半分不像。或许成为皇甫夫人也很好的,一生也能富裕安稳,同他举案齐眉。恶趣味的想一想,还能哄二殿下喊我一声‘嫂子’,尊我一句长。)
                    (但是——叹息一声,摇一摇头。)
                    ‘我不喜欢将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5楼2017-08-28 13:57
                      (她不钟意我,娶嫁成了将就。)
                      (臂膀一松,她我之间又是回到那寸有礼有矩的距离上。)
                      :没关系,我等你。
                      (十载都等得,再一个十载,又何不可?)
                      :你一日不嫁他人,我就等你一日。
                      (笑里把那些失落都藏的稳妥,全全一副不惧伤痛。)
                      :我皇甫铎言出必行,说到做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7-08-28 13:58
                        (我将他的模样收入眼中。他仍是笑,可我却知晓疼。)
                        (眼睛眨了眨,半晌不曾开口。如果……念头才起,又自然打消。算了,不可能有如果。)
                        ‘我困了。’
                        (怔怔憋出三个字来。随后慢慢的把自己缩成一小团,躺下,合眼。)
                        (他?或许当即走了,又或许没有。只是次日醒来,又余我一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7楼2017-08-28 13:58
                          ——————————七夕活动,晋升,封——————————


                          回复
                          58楼2017-08-29 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