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香肆意吧 关注:23贴子:1,541
  • 26回复贴,共1

【至简若溪】素材积累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2 19:37
    去武汉时,当街卖艺很漂亮拉小提琴的小女孩。

    外表超乎年龄的成熟美艳,眼睛却清澈而无助。

    小提琴,该是很高雅的乐器吧。她年龄那么小,拉得却那么好。小提琴应该是从小就陪伴她的吧。那么拿它去卖艺,又是怎样的心情。【小雀,圣母颂】

    她的父母呢?她会被其他同样在卖艺的大人挤兑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2 19:41
      爸爸。

      性格多面。

      过度自信,自以为是,暴躁,小聪明,冷笑话,有时候会很认真。生病了我的脾气不好,一直追随我,直到看见我走进图书馆。我回头忘了一眼,他也一直在看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2 19:45
        妈妈。

        武汉时头晕,公交车上,想靠在她身上却找不到舒服的姿势。妈妈用手,拖着我的头。

        晚风很舒服,公交车略微颠簸,夕沉很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6-12 20:16
          狐狸你今天愉快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2 20:17
            奄奄一息过,才是真实的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2 23:50
              我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厉害。我没有什么才华,文学积累也少只是金玉其外而已,历史更是败絮其中。你们,不要觉得我像你们一样厉害。我想解释,却没有开口,一是虚荣,二是也不知该说什么。黄z潇,钟子y,周z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3 13:19
                北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3 13:19
                  正因未走常人该走的路,饱受质疑,压力,才必能企及常人所无法企及的成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3 15:40
                    发现榻榻米窗前那棵玉兰树被砍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它消失了多久了。可能是为了腾停车位。春天会先开出雪白的花朵,冬天落满白色的枝头。只是突然写作业的时候闻到一阵清香,抬头,才发觉它被砍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3 19:04
                      我不再喜欢你了。听很甜或者很苦的情歌,看满屏秀恩爱的剧,脑海里能不再幻想你与我的剧情,也能一个人开心的微笑。

                      我喜欢那个喜欢你的我,我也喜欢自己的喜欢。不管我拿着它,是否找到了对等的另一半,但我的这一半,仍闪闪发着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3 19:08
                        你哪怕只出现一下我就很开心。出现之前和出现之后,都会充满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29 13:28
                          心里还是会忍不住闪过喜悦,哪怕你是因为接近她而走到我身边。

                          那个你是我的。闭上眼回想起那满脸戒备又透出一丝可爱的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02 21:21
                            文学是一生的流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02 21:21
                              广州人民自发抗英三元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26 20:21
                                瓦尔登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6 21:11
                                  姑姑搬家了。
                                  我也搬家了。
                                  奶奶很难过。人老了,没用了,子女都散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1 20:16
                                    川端康成自杀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个没有牵挂的人了,为了美的事业,他穷尽了一生的心血,直到七十三岁高龄,还每周三次伏案写作。但他身体不好,创作与《雪国》齐名的《古都》后,住进了医院内科,多年持续不断用安眠药,从写作《古都》之前,就到了滥用的地步。老早就想摆脱安眠药的川端,乘《古都》写完之机,在某一天,突然停止了服药,却发生了戒药症状及不良反应,被送进东大医院,入院十天左右神志昏迷不醒,他写到了身体的极限。作为普通人,他尽了心力,走遍了世界,为美奔波到老。
                                    而作为艺术家,他觉得“死是最高的艺术,死就是生”。那么,他是殉职而死,尤其是离开家,走到工作室去结束生命,更说明了他的用意之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8 23:54
                                      《假如我有一个女儿》

                                      假如我有一个女儿。
                                      灵感来源于妈妈某次气急败坏的怒骂:“你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以后有了女儿……”
                                      这句话,砸开了心头高筑的堤坝,让遐想如同汹涌恣肆的洪水,漫溯过我每一个魂不守舍的瞬间。

                                      假如我有个女儿。呵呵,我把她养得可好了。

                                      我用一节物理课和自习课的时间,列出了她从五岁到十八岁的书单,并打算在每本书的扉页写上“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赠言。

                                      眼前这两本干干净净的《全球通史》《中国古代简史》,在她六岁之前将会写满我的笔记。我捧着十六岁曾读过的书,把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化成一个个生动精彩的历史小故事。每天睡前,讲给她听,演给她看。告别了公主王子小仙女,她的梦里,会出现东征的亚历山大吗?

                                      我要频繁地带她逛书店、去图书馆。或许在她的撒娇下买几本填涂画册,又或许什么都不买。让她熟悉“书籍”和“书籍”所带来的氛围是我的目的。同时,我却什么都不说,一切需她自行感受。终有一天,对这些早已潜移默化融入她生活的事物,她会慢慢察觉出自己的喜爱。

                                      像所有家长一样,我也给她报兴趣班。只是在走进少年宫前,先揉了揉她的头,笑着告诉她:“你喜欢什么你自己去选。”
                                      她经过一番内心挣扎,可能选择了钢琴,可能选择了绘画。
                                      但愿她能有天分,我满怀美好的期盼。但这不影响七个月之后我问她,是否还想继续课程。倘若她如释重负地摇摇头,我仍会表扬她做得不错。

                                      我带她旅行,看明长城的恢宏,也看圆明园的毁灭。她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不用写作文的那种。

                                      我算是个开明的好妈妈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11 10:42
                                        任何方面我可以堪称仁慈,唯独数学这门科目,态度得强硬。若她天生喜欢最好,这样我就免掉那一大通“别像你妈一样,被数学欺负”“女生数学好才能在文科睥睨天下”的说辞了。

                                        她在事无巨细的遐想里慢慢长大。从乖乖待在脑海里的幻象,变成了一个真实的跳跃着的灵魂。(改)

                                        刚进小学,面临着人际难题的她,悄悄找我倾吐。关于小女生之间带点“勾心斗角”的拉帮结派。
                                        我说:“同那些表面风光却颐指气使的女孩子井水不犯河水,跟你觉得善良有趣的女生成为朋友。大家都孤立嘲讽的同学,你至少要做到温和与宽厚。”
                                        对于我的话,她总是豁然开朗地点点头。

                                        她学习习惯良好,学习态度端正。三年级之后,除了偶尔在抄字词句时提醒她不要看一个字抄一个字,读完一句话再默下来,其余的,我予以她最大限度的信任和自由。

                                        可渐渐地,她还是减少了与我倾诉的次数。步入初中的她,开始有了不能与我分享的小秘密。
                                        当我一个把印着hello kitty的日记本放到她手里。她抬起头,眼神中流露出疑惑。
                                        我故作狡黠的一笑:“要藏在妈妈找不到的地方哦。”
                                        她一怔,然后道:“可我已经不喜欢粉色了,妈妈。”语气里明显含了放心。
                                        而少女心事永远泛着玫瑰的颜色。这点,她不必立即明白。
                                        我在家边拖边揣摩。可能小学时她就偷偷“爱上”了不下十个小男生,到初中,开始了一段漫长而认真的喜欢。
                                        我会佯装无意地试探她关于男孩子的情况。
                                        她会装聋作哑地以学习忙为挡箭牌逃避掉。(改)
                                        我说:“别暗恋,要主动去接触。遇到优秀的男生,哪怕和他成为朋友,未来也不留遗憾了。”(改)
                                        我担心这话不知所云。
                                        “大概和‘买卖不成仁义在’,一个意思……”
                                        以上只是我的胡思乱想。

                                        我们惟一的交流,仅限于早晨。吃早饭时一旁的英语听力循环播放,她宁愿和我闲谈几句。(改)开车送她去学校,电台里会报道这些天的时事政治,我们常常因看法不同而发生分歧,争论。有时我说赢她,有时她争赢我。

                                        许多事情无法避免。这些互动她初三日益剧增的压力而沉默下来。她静静用完早餐,默默凝视着车窗外。(改)
                                        她学习变得繁忙,关于考试的抱怨越来越多。
                                        在我把牛奶端到她书房的时候,她扭头瞥了我一眼,目光里的烦躁第一次显而易见。(改)
                                        我想狠狠教训她,却看着作业堆积如山下她瘦弱的背影,选择悄悄关上门。
                                        考前家长们去寺庙祈福,我和所有同行的妈妈一样,祈祷孩子中考顺利。
                                        也希望与女儿的关系能够缓和。这个愿望,天知地知我知。

                                        中考结束后的她似只脱笼的鸟(改),竟像幼年一样,拉着我听她谈及梦想。成熟不少,持着豆蔻年华特有的恣意张扬。
                                        多高兴,她的梦想里有我。

                                        军训晒黑的皮肤令她愁眉苦脸,急得上网到处搜变白的方法。我安抚她,说,妈妈每天给你凉拌西红柿,煮红豆薏米水,都是美白的。

                                        她偶尔也向我抱怨增难的高中课程。数理化生我一窍不通,语政史地她已不屑于问我了。
                                        她不再需要我的解答。
                                        选择独自扛下所有的问题,一件件处理消化掉。沉默寡言,目标明确,精明利落。越来越像个大人。
                                        而她不再需要我的解答。
                                        我端坐在客厅,看电视里无聊的节目,她学习的时候房门紧闭,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这样的日子,寂静得能听见“嘀嗒嘀嗒”的声音——什么东西在悄然消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11 10:43
                                          我用十八年的时间给她准备了成人礼。

                                          自幼博览群书的她写作文将思如泉涌;那些玄学似的文综题难不倒从小听历史故事长大的她。她不会因数学差哭鼻子,伤心时有文字。可倾诉。正确的抄写习惯使她的记忆力强于常人;积累的时事政治让她拥有与人交流的资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11 11:07
                                            我每天坐在客厅沙发上,望着电视里无聊的节目,学习的时候房门紧闭,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这样的日子,寂静得能听见“嘀嗒嘀嗒”——是什么东西在消逝的声音。

                                            我花十八年的时间给她准备了成人礼:
                                            自幼博览群书的她写作文将思如泉涌;那些玄学似的文综题难不倒听历史故事长大的她。她不会因数学差哭鼻子,伤心时有文字可倾诉。正确的抄写习惯使她的记忆力强于常人;积累的时事政治让她拥有与人交往的资谈……
                                            是为了十八年后的她不再需要我。

                                            听她填报志愿时喃喃自语,该读什么专业好呢?
                                            我:“你从小热爱阅读和写作,不如选中文系……”
                                            她:“妈,喜欢归喜欢。学中文没大前途啊。”精明世俗的(改)

                                            我该高兴。女儿是个眼里有光,心有沟壑的姑娘。
                                            她比我优秀。能替我行云流水地写出我一生难以企及的文章,替我做对当年错了十几遍的理科题,替我如数家珍地背完了五百首唐诗宋词五千年大事年表。她替我聪明绝顶,光彩照人,知性优雅……

                                            可如今,她用陌生的目光和陌生的语气,分明已经告诉了我,她不是会我的梦想。

                                            不是就不是吧。

                                            我只急着催促电话那端的她,过年时没带个男朋友见我不准你进家门。
                                            她慢悠悠地说,妈,别急,我还没挑好。

                                            工作后,她从国外空运回来大量的礼物,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她不清楚我喜欢什么。

                                            回家就卧身倒进沙发,指尖划动着手机,我在隔她一米的位置坐下,拿着她幼年的照片,想找她搭话:“你小时候多可爱啊。”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接话,或者,两厢沉默。

                                            “嘀嗒嘀嗒”……
                                            沉默之中我又听见了那消逝的声音。

                                            昔日活蹦乱跳的她,渐渐走远,渐渐模糊,渐渐缩成了小黑点。她渐渐渐渐,消逝在我的视野里。
                                            原来,我这看似漫无边际的遐想是有尽头的。
                                            白茫茫的一片是它的最后。

                                            假如,我有个女儿。
                                            我会把她培育得比谁都优秀。
                                            也会像普天之下所有父母一样,慢慢学会在他们离开之际,装得比谁都欣喜。

                                            但此刻,我庆幸它是虚拟语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11 14:36
                                              “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乌合之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15 00:15
                                                我想里面争议最大的应该是梁冰玉和韩新月的爱情观。这么说吧,从前我像很多人一样,觉得她们的爱情观太狗血太自私了,整天活着自己的世界里,以自己为中心。but,在我现在看来。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爱情观无论怎么奇葩 ,都只是一种价值观念。而我们会觉得奇葩,也是基于我们自己的道德等因素来做出的价值判断。而这些东西都只是私人意志,不是所谓的社会公共意志。每个个体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经历的环境,教育,经历都不是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怎么样的观念都不奇怪。社会总是希望能够压迫个人意志来完成社会的稳定和谐,利用公共意志和社会公共道德来使我们屈从。人们为了获得群体的归属感和安全感,在潜移默化中就自动服从了社会意志。但总有人不会屈服,这类人就会被称为异类,而异类往往是大众最喜欢折磨的东西。无论多奇葩的观念,都只是他个人的,个人是自由的个体,只有当个体伤害到大众的利益的时候,他才是不自由的。但是,梁冰玉伤害的是梁君壁,也只有她才有资格批判冰玉,因为她的权利被伤害了。而大众,我们没有任何的权力。我曾经说过,私以为,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欲望,也不是利益,而是我们引以为傲的道德。而这个道德,指的就是社会公共道德。于我自己而言,我只信奉自己内心的准则,信奉自己的价值观,信奉自己内心的道德。尽管这些东西的形成都离不开社会,但一旦他形成了,就不能再被社会反噬。在这个集体主义浓厚到变态的国家里,要追求个人的自由是非常艰难的,但就是如此,我们才有追求的必要。一个理性的社会,个人自由才是不死的灵魂。
                                                说的有点跑题,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
                                                再次补充一点评论区的回答

                                                回复 宁十三 :加缪的《局外人》里,男主角在母亲死去的时候没有流一滴眼泪,葬礼上没有任何悲伤,葬礼结束后马上和别人去鬼混。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的男主角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顾社会的道德,即使伤害了朋友,背叛了家庭,丝毫也没有任何悲伤和内疚。站着我们的角度上,这两个人简直是不可理喻,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们会指责他们,排斥他们,甚至攻击他们。当我们做出这种行为的时候,就是我们基于自己内心的道德标准做出的群体道德行为。我一直强调的是,我们要提防的是群体的社会道德。因为群体的道德是最高的道德标准,当群体的道德发挥力量的时候,往往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来压迫少数人的利益,带来巨大的破坏性。然而,这些是正义的吗?是正确的吗?就像我在上面回答的,没有正不正确,每一个选择都是客观存在。他们有杀人,贪污,奸淫的自由,有做出这种行为的选择自由,只是要承担选择之后带来的后果。你说的群体的关联性,其他人或者路人可能因为他的行为受到伤害。这里我们要区分来说,当我们的自由伤害他人的自由的时候,我们的自由将会被限制。如同梁君壁受到了权利的伤害,所以他有资格。这个时候,假设君壁的父母也因此感到被伤害了,他的父母能不能去限制冰玉的自由呢?答案是他们可以,但他们没有权利。因为在客观上他们的权力并没有受到伤害,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受到伤害之后,他们基于感情和道德的选择,自觉的选择被伤害。那些路人也是如此,他们基于社会公共道德自觉选择在这个过程中被伤害,但他们的实际权力并没有因为冰玉受到损失。他们只是在自己情感领域自觉选择被影响。他们当然可以在这个时候去指责冰玉,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但他们没有限制冰玉自由的权力。人们往往喜欢把这些混杂在一起,利用权力与道德的双重作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社会公共道德这个社会赖以生存的东西,他的作用应该是来保护和维护这个社会和社会里的人,不应该成为去攻击,去排斥他人的凶器。我要割裂的从来都不是道德,而是道德带来的恶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8 11:01
                                                  「已识乾坤大,尤怜草木青。」阅读的人,既能抬头仰望星辰,也能低头看见自己,感受到脚下无数细小却蓬勃的生命,在寻常状态中孤单却不寂寞,丰富但不自满,悲悯而不悲伤,那种生活该有多么美好。

                                                  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阅读的最大理由是想摆脱平庸,早一天就多一份人生的精彩;迟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扰。

                                                  世界原本是扁平的,所有一切都是代号。可是当我们阅读,知道了这朵花背后的花海有着千年的历史,这滴水的背后凝聚着汪洋大海。海里有亿万无穷的游鱼和探险者的骸骨。这个世界将不再是冰冷的扁平的代号,他有了宽度,有了深度,有了温度,也有了表情。

                                                  阅读和旅行一样
                                                  都是在别人的世界里寻找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9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