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回复吧 关注:5,953,050贴子:56,632,853

【闲谈】聊聊有个当警察的男票是怎样的体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6-13 13:09
    死亡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事实,更难让人接受的是:我本人已经死了。
      看着自己只有163高,但体重高达170多斤的身体,在水面上漂浮了起来,我在岸上咂咂嘴,从来没有享受过轻飘飘的感觉,现在死翘翘,终于享受到了。


    回复
    3楼2017-06-13 13:10
      警方人员来来回回,有的负责打捞尸体,有的负责把我的尸体拖到岸边,但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我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鬼魂而已。
        他们对我视而不见,我也就索性,在河岸上蹲了下来。
        警方的一个毛头小伙子,慌慌张张的想给刚拖上岸边的尸体拍照,但跑得太急,踩到了尸体的手,我很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准备让他把脚丫子拿开,他踩着我的手了!
        对着他的后脑勺吹了一口气,看他打了一个冷战,我得意的笑了。
        此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炸响:“小张,你靠后一点,你踩到被害者的手了!”
        太感动了,终于有人看到他踩到我的……不,尸体的手了!
        抬头沿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哇,帅哥!
        穿着警察制服,清清冷冷的样子,身材挺拔如同衣服架子,长长的睫毛秒杀全场,他好像戴了黑色美瞳的大眼睛,环视了在场的人一圈,然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回复
      4楼2017-06-13 13:10
        一眨不眨的看了半天,吓得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他能看得到我?
          但他马上把目光移开了,我拍了拍胸脯:也是,人怎么能看到我这个鬼魂呢?刚才只是他在走神吧。
          警方人员把尸体抬上运尸车运走,这位小哥却在现场停了下来。
          他摘下了自己的白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在河岸边上的石头坐了下来,低头道:“你是怎么死的?”
          说着,他点起了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烟头朝上,放在地上。
          这是给我上供?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要给我招魂?
          我俯下身子,流着口水看着他的英俊得如同电影明星的脸,虽然我现在是个鬼魂,但是看到帅哥就花痴的心,是绝对不会因为身体的死亡而死亡的!


        回复
        5楼2017-06-13 13:11
          在我看得口水都要流满怀的时候,他忽然猛地抬头,道:“看够了没有?”
            他抱起胳膊蹭一下站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接着说:“别不说话,我问的就是你。”
            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四处望望,警方的人都撤走了,这河岸上也没有人存在了。
            我怯生生的开口:“你是在问我?“
          “不然呢?”他睁大眼睛,凑近我的脸。


          回复
          6楼2017-06-13 13:11
            我连忙后退一步,一个帅哥忽然靠这么近,我觉得我会因为激动而再死一次。
            “当然是掉进河里死的。”我抬头看着河面上的那座桥。
            “从那座桥上掉下来的?失足?还是自杀?”
              他这么问,我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是失足落水还是想不开自杀,好像都不是啊,前天晚上,我明明和我的男朋友洪磊一起在岸边散步的啊!
              那我怎么会落水死亡的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头就开始剧烈的头痛。我捂住了脑袋,头痛得要炸裂了一样。


            回复
            7楼2017-06-13 13:11
              他上来一把抓住了我捂住脑袋的手,冷冷的说:“别试图逃避问题,只有你回答了问题,我们警方才能结案。你叫什么名字?”
                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了小小的记事本。
              “我的名字,叫苏夜。”我的手腕还被他抓在手里,虽然在旁人看起来,他抓的只是一团空气。
              “苏夜,你的职业呢?”
              “面包店,面包店店员……”
              “哦。”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挠了挠脸颊,道:“的确挺圆。”


              回复
              8楼2017-06-13 13:11
                一听到圆这个字,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什么圆滚滚,大胖猪,肥妹,胖得挡住无线信号等等,各种刺激人的词语我都经历过,不过,明明是自己看好的美男子,也说这样的话,真是太丢人了!
                “喂,你是怎么死的,说啊!”
                  他继续问,我的眼泪滚滚而下。
                “怎么哭了?”他对于我忽然哭了这件事很不理解。
                “死都死了,难道我还是很圆吗?”
                  对于生前的缺陷,此时我依旧是耿耿于怀。
                  对方小哥挂着一张无奈脸,道:“相比于你圆不圆这个问题,你是如何落水的这个问题,更重要,你知道吗?”


                回复
                9楼2017-06-13 13:12
                  我想不起来了!哇!”
                    没错,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一想这个问题,脑袋瓜子就像被人当成西瓜敲着玩一样,好疼。
                  “唉。”对方叹了口气,把手中的记事本放入自己的口袋,伸出了手,道:“来吧。”
                  “去哪里?”我停止了抽泣,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也不是牛头也不是马面,他能带我进地府吗?
                  “跟我回家啊。”
                    跟他回家!跟这么一个英俊小哥回家!我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男性主动跟我说跟他回家!还是这么帅的!


                  回复
                  10楼2017-06-13 13:12
                    忙点头如捣蒜,道:“好好好,马上!”
                      我跟着他,走向他停在河岸边上的白色SUV车,乖乖坐了上去,还系上了安全带。
                      小哥坐上了驾驶座,回头看了看我,接着向我丢来一条毛巾,冷冷的说:“喂,你浑身湿淋淋的,等会儿下车之前,把水渍擦干!”
                      那毛巾兜头扔到我的脸上,我赔着笑脸把毛巾拿下来,点头道:“好的好的。”
                      虽然对自己是一个鬼还能弄脏他的车这件事不以为然,但是我还是乖乖的在下车前,撅着屁股把他的车后座擦了一遍又一遍。


                    回复
                    11楼2017-06-13 13:16
                      我进入他的单身公寓的时候,却感觉到了相当的尴尬,因为虽然我应该死去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是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留下河底的青苔,泥土混杂的痕迹。
                        我抽搐地笑着,小哥皱着眉,一块大浴巾就从他的手里冲我飞过来,砰一下砸到我的脸上,耳边是他的声音:“赶紧去洗澡!不要把我家给弄脏了!”
                      “鬼也可以洗澡吗?”我有点迷糊,朝着浴室的位置走了几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着他道:“鬼怎么洗澡?洗不干净怎么办?”


                      回复
                      12楼2017-06-13 13:16
                        概是嫌我啰嗦,那小哥向我走过来,然后扳住我的肩膀,他的力气是如此之大,把我扳过身去,推进了浴室,然后没等我说话,一件衣服砰一下就跟炮弹一般冲我飞过来了。
                        “砰”浴室的门被他带上了,我捧着衣服一愣,才发现他丢给我的居然是一件寿衣。
                          换做平时我肯定丢掉手里的衣服大叫晦气,不过现在我不是死了么?
                          站在淋浴喷头下,我还在想会不会变成鬼被热水一冲就会化掉的问题,但是一想起我是水鬼,就马上把这个担忧抛之脑后,愉快的泡起了热水澡。
                          慢吞吞的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小哥正拿着鱼食给自己鱼缸里的两尾锦鲤喂食。


                        回复
                        13楼2017-06-13 13:16
                          正想双手托腮做个花痴状,忽然一声大喝“呔,爆头!”
                            我这才发现,在他家客厅的长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一个穿着白色西装,连头发都是黑白两色,形成鲜明对比,但都是瘦瘦高高,面容冷峻的类型,那声大喝,就是黑色西装的人发出的,他手里正拿着一个游戏手柄,正对着液晶屏幕打游戏。
                            白西装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黑西装,道:“那边,是不是个游魂野鬼?”
                            黑西装也把目光移动到了我的脸上,他没有放下手里的游戏手柄,道:“顾小冥家里出现的,估计都是那些该送往枉死城的家伙,估计这个也是。”


                          回复
                          14楼2017-06-13 13:16
                            顾小冥?我狐疑的看了看正在喂鱼的小哥,估计他就是黑西装口中的顾小冥吧。
                              他喂完了鱼,抬起了头,对着白西装道:“喂,别玩游戏了,快看看生死簿,旁边这个女人该送到哪里去,是去枉死城还是去往生台?”
                              白西装放下游戏手柄,从自己身边的古奇包里掏出一本簿子,搜索着:“她叫什么名字?”
                            “苏夜。”顾小冥说道。
                            “苏夜,苏夜,苏夜……”


                            回复
                            15楼2017-06-13 13:16
                              白西装在生死簿上搜索了一会儿,道:“苏夜,死于炸弹爆炸事故,享年28岁零8个月。”
                                我一愣,死在28岁?怎么这么短命?而我现在才25岁,离28岁还差整整三年。
                              “地府搞错了吧。”小哥不客气的夺过白西装手里的生死簿。
                              “不会搞错吧。”白西装摸着后脑勺:“像这么胖的苏夜,还有第二个人吗?”
                                小哥翻了翻生死簿,皱着眉看着我,然后把手里的生死簿往白西装的身上一丢,道:“白无常,你看怎么办吧,她本来应该在三年之后再死的,现在成了鬼,把她拖入枉死城不符合规定,又不能让她现在去投胎,怎么办呢?”


                              回复
                              16楼2017-06-13 13:16
                                白无常?难道说这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那么说,黑西装就是黑无常?
                                  黑无常冷冷的说:“那没有办法了吧,只好让她先回到她的身体里去了,等到三年之后我们再来找她好了。”
                                “啊?你是说真的?”小哥受到惊吓似的道:“她的案子可是在警察局的。没有结案,恐怕尸体是不能动的。再说,她的尸体都已经泡发了,还能用吗?”
                                  听到这里,我想扯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双脚离地。
                                  对于小哥的这个问题,我也超级想问的,一具已经泡发泡臭的尸体,还能用?


                                回复
                                17楼2017-06-13 13:17
                                  黑西装淡淡的说:“应该没有问题吧,本来那么胖,泡发了也看不出来啊。对吧,顾小冥?”
                                    他抬头看着一脸纠结的小哥。
                                  “我不叫顾小冥。我的名字叫顾冥。黑无常,你这样办事,我很难做的。”小哥对黑无常正色道……
                                    看样子,他有点生气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黑无常摊开双手。
                                    顾冥翻了个白眼儿,道:“我知道了,但是……”
                                    他回头看着我,道:“那得首先结案才行,你到底想起来没有,你是怎么死的?”


                                  回复
                                  18楼2017-06-13 13:17
                                    快要贴上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后面的鱼缸上。
                                    “喂,别弄坏我的鱼!“顾冥眼疾手快扶住了在花架上的鱼缸。
                                      我身子这样往后一撞,有些片段,忽然在脑海里闪回,那个时候,我的身体也是这样往后一撞,然后……
                                      啊!我想起来了!
                                      可是,我宁可想不起来,这下头疼得更加厉害了!
                                      我抖抖的说,抬头看向心疼的扶着自己鱼缸的顾冥,道:“我想起来了。我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吗?”顾冥抱着鱼缸看着我。
                                    “是的。我是被人推下河的。”


                                    回复
                                    19楼2017-06-13 13:17
                                      想起这一点,我的心就好像被人一片一片的切成生肉片一样。
                                      “那么说,那天?”顾冥继续问道。
                                      “那天,我是被我男朋友推下河的。”
                                        没错,那天晚上,我是和男朋友洪磊一起散步,但是散步散到中途,却因为吵架被他推了下去,虽然他当时是失手。
                                        吵架的原因是他要和我分手,要和我分手的原因是我太胖了。
                                        太胖了,太胖了,太胖了……这几句话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回复
                                      20楼2017-06-13 13:18
                                        听完我讲完事情经过的他们,也是醉了。
                                        “这样,我就叫你男朋友来,等你男朋友认罪我们结案之后呢,我就负责把你的魂魄归位,怎么样?”顾冥看向我的眼睛里有些同情。
                                        “好!”我点点头。
                                        “OK,那跟我走。”他打了一个响指。
                                        “那么,我问一句,我的身体现在在哪里呢?”我问。
                                        “啊。”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道:“放心,在冷藏柜里。”
                                          我又点点头,不禁心里腹诽:泡发了又冻了冻,这身体还能使吗?估计在街上一走那就是一移动的活咸鱼啊。


                                        回复
                                        21楼2017-06-13 13:18
                                          “去哪里啊?”我在他身后怯生生的问。
                                          “当然是去找你男朋友啊。你告诉我他的姓名,电话和住址。”
                                            他开了自己的车,但是好像想起了什么,从后备箱里掏出一件雨衣递给我,道:“别弄脏我的车。”
                                            虽然我对顾冥的容颜花痴不已,但顾冥此时对我的态度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嫌弃。”
                                            顾冥坐上驾驶座,我刚爬上后座,就像是大变活人一般,穿着西装的黑无常和白无常腾一下就坐在了我的身边。
                                            白无常手里拿着一个IPAD,低头玩着连连看。
                                            黑无常手扶着顾冥的驾驶座,道:“顾冥,你可悠着点,警察本来就是高危职业。你以后别实心眼,可别往什么杀人重犯,危险案件上凑,就算是他们给你安排这样的任务也是能躲就躲,知道了吗?”


                                          回复
                                          22楼2017-06-13 13:18
                                            “我知道了,啰嗦。”顾冥的口气很不耐烦。
                                              我很纳闷,为何顾冥一个人间的小小警察,和黑白无常这么熟,还敢用这种口气跟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说话。对神灵敢大不敬的人没有几个。
                                            “他呀,就是这个脾气。我们都习惯了。”白无常继续用手指点着连连看游戏,对顾冥的粗暴不以为然。
                                            “他,他究竟是什么人?”我欠了欠身。
                                            “他啊,九殿阎罗平等王的儿子。”黑无常也无聊的掏出了手机在我一旁愉快的刷起了微博。
                                            “阎罗王的儿子?”我吃惊的捂住嘴巴,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能碰上这些人?


                                            回复
                                            23楼2017-06-13 13:18
                                              到了洪磊的单位,坐在一旁刷微博和玩连连看的黑白无常像大变活人一般消失了。
                                                洪磊见怪不怪,大步流星的朝海洋局的办公室走去。
                                                洪磊是国家海洋局的一个工作人员,虽然是合同工,但国家干部的身份一直都是他引以为傲的,开口闭口都是他身份的了不起,一直暗示身为面包店打工仔的我,对他是高攀了。
                                              “洪磊?你找洪磊啊?”他办公室的同事显然以为和洪磊差不多年纪的顾冥是洪磊的同学,他热情的说:“今天洪磊出去发请帖了,估计等会儿就会回来的。”
                                              “发请帖?”顾冥不解的问。
                                              “对啊,你不知道啊,他要结婚了。”
                                                洪磊的同事用一次性杯子给顾冥倒着茶。顾冥此时却用我受不了的万分同情的眼神望了我一眼。


                                              回复
                                              24楼2017-06-13 13:19
                                                前女友刚死,还是被他推下河的,这死男人就忙着和别人结婚了。果然是无情无义的生物。
                                                  等等,这不也说明,他和我交往的时候,早就劈腿了吗?我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哦,对了,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吗?”顾冥彬彬有礼的问道。
                                                “婚宴定的是三天之后吧,地址在……”这位热情的同事在办公桌上的纸堆里翻了翻,抽出了一张大红喜帖。
                                                  那一抹红色彻底刺痛了我的眼睛。
                                                  洪磊的同事压根察觉不到我的存在,照着喜帖念道:“哦,在银茂大酒店。三天后的中午12点。”


                                                回复
                                                25楼2017-06-13 13:19
                                                  啊!”我终于忍不住了,在顾冥身后发出一声怒吼。
                                                    顾冥手一抖,端着的一次性纸杯子里的茶水洒了。
                                                    办公桌上的A4纸文件,随着我的怒吼如同白色的鸽子一般片片飞了起来,洪磊的同事手忙脚乱的按住飞起来的文件纸,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是风太大了吧。”他赶紧去关一旁的桌子。
                                                    顾冥放下杯子,有礼貌的说:“我先走了。”
                                                    他拖起我就走,任凭我在他身后呜呜的哭着。
                                                  “烂人,**,人渣,不要脸,下三滥,流氓……”我搜刮了脑海里所有能想到的词语骂洪磊,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到词穷。
                                                  “姑娘,自己眼瞎,就不要怪别人渣。”顾冥叹口气,用食指点了点我,道:“你打算怎么办?”


                                                  回复
                                                  26楼2017-06-13 13:19
                                                    “你的意思是?”我抬起泪眼看着他。
                                                    “你还打算让这个杀人犯顺利结婚?”他挑挑眉毛。
                                                      我一下子读懂了他的意思。
                                                    “三天之后,我可以闭上眼睛,然后让黑白无常闭上眼睛,到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微笑着强调一句:“可千万不要让他好过哦,胖妹。”
                                                      他打开车门,钻入了车里。
                                                      我在心里默默的给了他一个好评,帅!
                                                      在他结婚的婚宴上,当着他亲朋好友的面,撕下他的伪装,揭露他的真面目,那才是大快人心不是吗?
                                                      车子在我遇害的河边停下了。


                                                    回复
                                                    27楼2017-06-13 13:19
                                                      顾冥从车上下来,向桥上走去。
                                                      “顾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桥上风很大,似乎都能把我吹散。
                                                        顾冥抓起桥边的栏杆,然后双脚腾空,看着桥下的河水。
                                                        他一个栏杆一个栏杆的的找着,终于在一个栏杆处停了下来,兴奋的说:“找到了。”
                                                        只有这个栏杆上有刮擦过的痕迹,显然是我被推下去的时候刮到的。
                                                        而且下面很明显的是有几双杂乱无章的脚印,我能看出来有我的,还有洪磊的。
                                                        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昨晚,我们在争吵之后情绪爆发互相推揉的场面,那个时候,他大吼道:“你去死吧!”带着厌恶,嫌弃,恨不能甩掉一个包袱的神情,面对面使劲推了我一把,此时,站在桥上的我,回忆起他当时的表情,心里却有了隐隐约约的不好的联想,那似乎并不像是失手,而更像是谋杀。


                                                      回复
                                                      28楼2017-06-13 13:19
                                                        他没有叫人来救我,就是明证。
                                                          我想到这里,顿时觉得浑身发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桥上的风,特别大的缘故,但我却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人不可能那么坏,就算他要和我分手,可他为什么要杀死我呢?归根结底,还是失手推我的。
                                                          顾冥对着脚印的痕迹拍了相片,接着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把一些泥土捏到了一个塑料袋子里,道:“好了。回去交给鉴证科化验。”
                                                        “你带这些土,是什么意思呢?”我不解的问。
                                                        “你忘记了你男朋友是海洋局工作的吗?”
                                                        “是啊。”我点点头。
                                                        “我非常了解这些官僚机构的流程,知道海洋局最近半个月都在应付省里的环境检查工作,所以这一段时间,他们每天都会在巡视附近的贝壳岛。所以,这些土壤,应该带有贝壳岛上专有的物质。”


                                                        回复
                                                        29楼2017-06-13 13:19
                                                          他把那一小撮土朝我晃了晃。
                                                          “可是,光有这个东西,不能作为他杀死我的凭证。”
                                                          “是啊。有这个东西,只能证明你们来过这个桥,走过这个地方。这就是现实证据的不足了。”他叹口气。
                                                          “那么,就没有办法让他承认了?”我怯生生的看着他。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第一步得先把你的男朋友请到警察局来。”他道。
                                                          “他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马上纠正了他话语里的错误之处:“是前男友。”
                                                            不可能承认他是我男友了,就算承认是前男友也让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的污点。哪怕曾经对他还有一点幻想,也在听到他即将结婚的消息的时候灰飞烟灭。


                                                          回复
                                                          30楼2017-06-13 13:2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