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吧 关注:104,452贴子:1,390,592
之所以起这样一个扯淡而霸气的名字,原因有三。其一,我本人写诗读诗属野路子,诗论没读半本,诗歌没读几首,纯属自学成才。有过去蓝翔技校深造的意愿,也因破事诸多而一拖再拖。小说啥的倒是读过几本,无奈生性愚笨读过就忘,流过几次泪那倒是真的。其二,吧里不乏专业性帖子,比如梦老板,鹿先生等一群老家伙的心血,有意者自行想办法,学习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今蜀山又开帖,我看后啧啧,拇指上翘,专业就是专业,不服不行。相信小四不久也将开帖,所以门外汉的我就不耍大刀了。其三,本着活跃吧内气氛,探讨交流,鼓励写作的原则,专业不可少,寓教于乐未尝不可。吃多了大餐,去路边摊吹夏日的风,撸串牛饮何尝不是活着的一种。闲言到此,说明一下,此一亩三分地欢迎轻松扯淡,严禁认真撕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6-15 20:07
    《两只小鸟》
    我们像是两只没有太多幻想的小鸟
    从不互送花冠
    只是在枝头轻轻地跳
    有时寻觅一些战战兢兢的虫儿
    有时交换几颗红色或蓝色的果
    我们的嘴巴比风柔软
    比菠萝蜜的果肉厚实
    总能哼出
    一首或两首
    动人的歌
    我们像是两只没有太多幻想的小鸟
    从不互送花冠
    只是在枝头轻轻地跳
    作者:小逗比啊波刺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6-15 20:08
      这首小诗结构简单短小,语言明快清新,采用回环式闭合。非要挑些毛病,那就是语言格式皆无创新,当然,这没有伤筋动骨不碍事。内容上来讲,这两只小鸟关系非常好,我猜是两口子或者铁子,这就为从不互戴高帽提供了可能。那么顺理成章的,由于这种关系的牢固他们就少去使心眼子,自然也就简单快乐。比如分享果实,在枝头跳着歌唱。我的感受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5 20:09
        《在406上》
        说时间如流水,是因为它
        永恒的连贯性
        而我们是水中的沙砾,在于
        我们之间有或近或远的距离
        /
        今天的406像往常那样挤
        我们被压缩成了
        握紧的拳头,稍稍一用力
        车身就摇晃得不行
        我是站着的,我望着窗外
        车里的许多人
        举起手臂,像被窗外
        玻璃般的空阔所诱降
        是啊,哪怕有一个人
        打开他的心
        我们就都钻进去了
        比如,他说起他的家庭
        温馨亦或支离破碎
        他的过去,坎坷还是一帆风顺
        我们的眼睛都会打磨上锈色
        以示被他的磁性吸引
        可至少在我下车之前
        我们都同公交车一样缄默
        像生与死的循环
        同囚车一样封闭紧锁
        /
        这大概是我与他们靠得最近的一次了
        上车时问题就已抛出
        他们也一直默认
        可距离再近,我们都无法
        像时间那样啮合
        像时间,只需要一瞬
        就可以翻卷这个世界
        我们,只需要一次会面
        就可以掀开彼此的一生。
        作者:布吉岛主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6-15 20:11
          这是406还是706还是906?车上多少人,几十几百还是成千上万?这首诗妙在以小见大,贴合时代背景,把人与人之间的互不信任,冷漠与孤独来了个全方位剖析,可谓残忍,哎呀,真是残忍!个人觉得第二节从比如他说起他的家庭到以示被他的磁性吸引这几句可以不要,诗歌忌言透,会限制读者再创作的可能性。我想一起睡过觉的况且隔着肚皮,何况是公车上挤挤呢。天天喊和谐社会,主要的不还是人的和谐,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没等我掀开你的一生,估计你早就掀翻我了。路漫漫其修远兮,估计我等不到那一天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5 20:12
            《乖孩子》
            作为一个乖孩子你看好自己的天空,眼睛
            白羊。
            不做第一个褪掉的
            火烧云。谁要做
            就做为星辰挂在丝瓜藤上
            让它受尽阴凉。
            所有的声音拧成一团,所有的笑都简单
            你机械地张张嘴
            让风带着曾经刮进来,你身上好多简易的褶皱
            从孩童时代便是蜡黄的。
            也不要再去跪
            那些秕谷
            那些母鸡坚实的腹下的气味
            看看眼前白嫩鲜活的建筑,它比你年轻十年
            你只是被飘进来的
            葡萄架上的蝉,封住了苍老的声音。
            你好静谧。现在已不好在语言中描述你了
            如同木头心的花。
            你乖乖的样子,也无人再会。
            作者:大小一山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5 20:16
              这样说吧,逻辑性不强或者说我能力有限看不出跳跃的意向间的具体联系,我只能试着说说我的看法。从你机械的张张嘴到腹下的气味这里看起来很清楚,风带来的曾经的你有褶皱并蜡黄,这有旧的意思,延伸一下就是延续某种格式化的生活,而辟谷是糟糠,且看做是前面的格式化,即就有的规矩。那么气味那句就是过度的爱,像像阳台上的花。这么一解释我就自圆其说了,原来乖孩子是在套子里的,最多也就爬爬窗户看看外面。那么推理到我看不懂的诗歌前面部分,乖孩子守护的天空最多是蓝色的而不是彩色的。这确实是对孩子的可能性的一种扼杀。而在结尾几句是很揪心的,木头心的花我更愿意理解为年轮,这就延伸出时间概念,而树相对于人是静止的,虽然它有生命。那么就像树一样活着无人理会,活生生一个植物人啊。题外,或许我能想到当下的教育模式,包括家庭教育。而整首而言,还是比较新的,语言陌生化有,句式结构也错落不循框架,静谧的氛围使人略有所悟,点赞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6-15 20:17
                作者:长琴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5 20:20
                  这首诗开门见山,直奔“帐”而来,第一节用熊掌,象牙,紫檀木指代物质,以及名字这些都是外物。第二三两节回到肉体,用肢体和器官细化来写,这是可行的,就像排比句的使用,当然,这个比喻打的我都恶心我自己。第四节有意思,我们常说死亡是生的一部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连死亡都是借来的呢。尾节反转,即只有灵魂是不用归还的,这样的倡导是有时代意义的,是积极向上的。话说喜欢音乐和文字的内心都比较柔软,那么能思考这样问题的人自然不会错,谁帮我找下作者,救赎我不洁的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6-15 20:20
                    小吴的赏析颇接地气,对于作者和阅者都是一种提高,这样的交流已经在吧内很少见到了,大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6-15 23:41
                      弱弱的点个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16 12:06
                        《大城市》
                        我之于一个城市的街道,
                        是一根汗毛之于肌肤,
                        还是偶然路过我的蚂蚁。
                        以摇动的草为车马,
                        对折,名为群的大城市。

                        暑气越浓,叶子越充盈,
                        清晰的脉络在风中建筑。
                        穴居的还在穴居,
                        穿古装的人还戴着枷锁,
                        共同走在坚硬的土地上。

                        风车开满郊外,
                        掌纹中藏着紊乱的街道。
                        2017年06月16日
                        作者:莫忘做诗人姓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16 20:00
                          往往我们说沧海一粟的时候更倾向于生命的渺小自然的伟大,这里我更倾向于作者对芸芸众生之于城市生活的理性思考。那么,城市生活是怎样的呢,是否值得思考呢?答案是肯定的:以摇动的草为车马,对折,名为群的大城市。草一对折就是二,四,八,很多。剩下的就不必废话了,这句可谓这首诗的点睛之笔。第二节可以看出作者强烈的细化意愿和诚恳的态度,可是这种铺陈是失败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改天我去问问作者本人。第三节延续这种意愿,写到郊外开满风车,自然是很美很令人向往,对比城市却是掌纹中藏着紊乱的街道。我们知道,人要靠双手创造生活,而街道便是生活的指代,而用一个紊乱来形容,想来活着不易啊。总的说来此首第二节铺陈失败,尾节闭合突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6-16 20:01


                            收起回复
                            16楼2017-06-19 17:05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6-19 17: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6-19 18:48
                                  《救赎》
                                  最后,我不得不惊动一些文字。
                                  他们表达的,只是爱河的支流,
                                  一片浪花,一次撞击或一次缠绕,
                                  都是命数。

                                  所以,我时常在岸边顾盼。
                                  倘若河流有一次倒叙,
                                  我的文字也许有许多写法。
                                  比如,我人为设计的渡口,
                                  除了渡己,也可以超度那些无意的罪孽,
                                  好让一条河流澄清下来。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岸那么窄,永远达不到平静的宽度,
                                  我的选择只有急流勇退,
                                  留下那些砂砾在水中,
                                  他挣扎一次,我便获得一次救赎。
                                  作者:h有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6-19 22:47
                                    整首作品十分的理性,至少以我这三脚猫的功夫看不出任何瑕疵,包括语言和文本构架,过度自然,兼具人文和普世情怀,引人深思。第一节先写到文字的苍白,所表达的不过九牛一毛,过度到“我”的经历也是个性的,至少它是不全面的。这就使“我”陷入思想的困境,就有了在岸边顾盼,可以想象那是一种怎样的踟蹰。“我”想使一条河澄澈下来,可是“倘若河流有一次倒叙”这本就是不成立的,即往事只能回味,时光一去不返。“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给了自己非常理性答案,而这种理性继续延展,岸太窄,不够平静的宽度,文字虽少,但无异于一记重拳,把“活着”写的淋淋尽致。而“我选择了急流勇退”,所谓救赎是无奈的疼痛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6-19 22:47
                                      《无题》
                                      我快要被世界遗忘,
                                      或者说正在成为它的一部分:
                                      被囚禁在半立方米空气里,我的生活
                                      一只银色纸片人在针尖起舞
                                      -
                                      没有锋芒,那位老人已经隐居在
                                      巨大的,散发着异香的花朵中央
                                      往事被他一件件掰碎
                                      一只烟斗被不停地熄灭又点燃
                                      作者:情书终必遭火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6-20 22:26
                                        此首简单利落,寥寥数语便是一幅迟暮之景,统共两节且写作视角不同,可谓精妙。第一节用第一人称写,仿佛是老人的自言自语,怎么说的呢:世界快把我忘了,除了呼吸为证,我的日子也就是纸片片在针尖尖上跳舞了。这里的纸片人用的真好,把那种苍老写的不能再好再准确了,然而,这都不够,还要在针尖上跳舞,这多危险是不是,很容易使人想到风烛残年这样场景。第二节作者从理性陷入感性,除了呼吸,至少还有开满异香的花朵的回忆为证,那么,世界是没有忘了“我”的。可见作者是多么柔软而善良的一个人,他给了故事一个温暖的结尾。到此,我多扯两句,我现在越来越容易被这样的文字打动,并且爱上回忆,我是老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20 22:26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作者: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6-24 22:32
                                            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初读已经是很久以前,至今任不解其中味,现试着说说,各位同好请准备砖头。中国人的传统里有对神明的敬畏,希望得到庇佑带来福运,而作者开句就写众神死亡,那么他的处境可想而知。当然,这里不一定是生存环境,更有可能是指精神世界,一种孤独与绝望。下文为证,远方作为他的精神世界其实并不存在或者说永远不可能抵达。那么就把远方还给远方,还给草原吧。“我”的悲凉莫过于一把马头琴凄楚呜咽,而已不见泪水。那么为什么会有野花一片呢,我想这不仅仅是对景物的关照,而是对绝望的一种返照。果然,第二节写到死亡,也许只有死亡才能到达远方,才能凝聚野花一片。作者甚至把这种考量引入时间的长河,且看明月还是那个千年月,想来这种孤独和绝望的壮阔。而打马而去的背影想来就令人恓惶。多说几句,海子的《黑夜的献诗》里有“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远方》里有“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我想这也是海子为何自杀的缘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6-24 22:33
                                              拇指上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6-26 12:28
                                                学习学习,给孩子起一个诗一般的名字


                                                收起回复
                                                32楼2017-06-30 11:11
                                                  光说好可就不好了。
                                                  可不说好我竟无话可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30 21:27
                                                    好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07 01:37
                                                      《兰花花》
                                                      一个兵马俑,跪在地上
                                                      面向西方,穿着秦的月裳
                                                      袍子下摆太大,像个倒F
                                                      倒着看是苍龙角亢的还原
                                                      陕北女给我一种沙沙的美
                                                      沙沙,冒出来的词汇
                                                      好比茶壶嘴里会吐故事
                                                      这是那年夏天的印象西安
                                                      坐爱听她们唱《兰花花》:
                                                      “一十三省的女儿哟……”
                                                      所以梦见自己是那头骡子
                                                      头不回地回到盛唐结良缘
                                                      作者:黄仓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07 19:59
                                                        说这首诗之前,我想有必要先解释一个词“莎莎”。有人说,因为兰州盛产瓜果
                                                        好的瓜果吃起来口感绵软、津甜、划齿回甘
                                                        也称作【sha】
                                                        进而用莎莎称呼美女更甚
                                                        甚至莎字通用为称作美好事物时使用。
                                                        【莎莎】
                                                        这个词应该是我们父辈那一代
                                                        (60-80年生兰州人)
                                                        的年轻人之间的流行俚语流传下来的
                                                        现在已经成为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形容词啦!
                                                        比如我们说“啊哟,你看过来地那个莎莎攒劲地很”,“这个西瓜莎地很”等。这里作者写作“沙沙”,应该不算笔误,因为这本来就是方言麻。所以我推断作者应该是兰州人,至少应该是兰州周边的。或者陕西也这样说,我就不得而知了。好了,言归正传,下面说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07 19:59
                                                          这首诗歌前四句写兵马俑,跪姿,服饰,发髻,比喻精准十分立体,像倒F啊,亢龙角啊。而这里的“月裳”应该念“月chang”吧。接下来写莎莎,既作为形容词,又作为形容的对象,很接地气,很生活化,“好比茶壶嘴里能吐故事”。她们在干什么呢?在唱《兰花花》,作者闲情逸致,干脆坐下来听,大有“停车做爱枫林晚”的味道。而我个人认为此首只停留在“印象西安”上,只做了简单的陈述,而没有更深的挖掘。就是有美人骨,而肉少了些,这不符合唐朝的审美啊,哈哈。总体来说,读来确有惊艳,回味颇为惋惜。但它还是吸引到我,可能和我的成长环境有关,就像《兰花花》这个题目本身就是诗,它让人想到信天游,想到三秦大地上人们的生活,它更多成为了一个历史符号,一种记忆传承,一种精神传承。就好比牛肉面之于兰州,提到318国道你就想到西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7-07 20:00
                                                            试着艾特一下作者@黄仓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7-07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