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圣女大人吧 关注:6,754贴子:11,147
  • 25回复贴,共1

WEB 111、112 第七章-1、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SABER鎮樓
第七章只有前幾話有劇情
後面的沒看也不影響第八章的閱讀
順便說明一下,這部沒有所謂的NTR劇情
女主只被男主插過,放心的看下去吧!
.
.
本文僅限交流分享,勿用於商業用途,若發生上述問題,本人概不負責。


回复
1楼2017-06-15 21:59
    7-1 襲來


    身體無法動彈。
    這是在某天--從拉基涅村和托加城鎮回來的數日後--的夜裡發生的事。
    明月照亮世界的深夜中,在熟睡中不知被啥壓到身體的辰巳醒了。
    他被召喚到這個世界已過了許久。
    打開半睡半醒的眼睛看向窗外,如今辰巳已可依照月亮的位置來知道大概的時間了。
    還可以再睡一覺,如此判斷的辰巳打算翻身繼續睡。
    就在此時,突然發現身體無法照自己所想的移動。
    金縛、這個詞突然在腦內浮現。
    金縛發生的原因有著諸多說詞。
    其中最有名的說法是「頭腦已清醒但身體未醒的狀態」,然後,其次有名的則是「金縛即是靈異現象」。
    這個世界不存在幽靈,這件事辰巳已在神殿學過了。
    死後、離開肉體的靈魂會被召喚至神的身邊,這裡的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也因此,靈魂不會徬徨於此,所以幽靈是不存在的。
    不死的怪物(undead monster)--殭屍或骸骨--之類的雖然存在,不過那是由於屍*體的怨念而被〈魔〉憑依後產生的,和辰巳所知的不死怪物不同。
    那麼,自己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背筋附近被正體不明的恐怖死死壓著,辰巳慢慢的再打開一次眼睛。
    從窗戶進來的月光照亮寢室。
    在這微弱的光線中,辰巳看到自己的身體上乘著某種白色的物體。
    --到底是啥......?難、難不成,是幽靈......?
    這世界也有幽靈嗎,想錯的辰巳為了確認其正體而凝視著乘在他身上的白色物體。
    那個白色物體,大小和辰巳差不多。也就是說,它和人類有著差不多的大小。
    那個人類大小的白色物體,乘在仰睡的辰巳身上,而在前端的圓形部分正緩緩地接近辰巳的頭部。
    陰暗的寢室內,白色物體正慢慢靠近。
    在辰巳因恐懼而不經意快發出悲鳴之時。
    啪沙,有東西掉到辰巳臉上。
    那東西沿著他的臉頰輕輕滑動。
    --剛、剛才那是啥!?
    辰巳一邊發出小小低鳴,一邊半睜開眼睛。
    此時,像剛才一樣的東西,一個接著一個持續落在他臉上。
    正當恐懼心滿溢,快發出悲鳴之時。
    他的鼻子,突然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氣。
    --啊、啊勒?這個氣味......難、難道是......
    辰巳甩開恐懼心輕輕地從喉嚨發出聲音。
    「琪、琪可......?」
    緩緩靠近的白色物體,在聽到聲音後震了一下,並突然後退。
    「主、主人大人!?您、您醒了嗎......!?」
    從黑暗中的白色物體那聽到的聲音,絕對是卡爾謝德妮雅所發出來的。


    「痾......妳在做什麼呢?」
    「這、這是......那個.........」
    一樣是只靠月光照亮的黑暗世界。但只要消除了恐懼心,之前看不到的東西一個接一個都能看清楚了。
    現在,卡爾謝德妮雅跨坐在辰巳的腰上,保持女上男下的姿勢。
    就如往常,兩人都是全*裸的。儘管灰暗,還是能看見自己被卡爾謝德妮雅壓在下面,辰巳每移動身體一次,卡爾謝德妮雅的雙丘就會搖一次。
    「琪可?」
    辰巳又叫了一聲她的名字,卡爾謝德妮雅無力的低下頭。
    此時,有東西輕輕地搔著辰巳的腹部。看來是卡爾謝德妮的長髮正觸碰著他的腹部。
    剛才落在辰巳臉上的東西應該也是她的頭髮吧。
    「那、那個......主人大人的睡臉......實在是太可愛了所以......一、一不小心就忍不住想親下去......」
    實際想做出比接吻更害臊的事而乘在辰巳身上的,不過卡爾謝德妮雅不敢說出口。
    「這樣啊......」
    辰巳放鬆全身,深深地吐了口氣。然後從下往上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卡爾謝德妮雅。
    她那勻稱的完美線條,依舊如此美麗。
    在青白月光中浮現的純白裸*體,宛如月之精靈。
    豐滿的雙峰及緊實的腹部,然後是柔軟的臀部及滑嫩的大腿,辰巳從自己的腹部感覺到了。
    雖然沒必要再說一次,不過果然琪可還是如此美麗呀。
    在心中稱讚著自己的老婆,辰巳在黑暗中浮出壞笑。
    「我知道了。然後,這將成為對我提出的挑戰。」
    對著卡爾謝德妮雅無防備的胸部,辰巳突然用雙手捏住。
    「呼、呼耶耶耶耶耶!?」
    對著卡爾謝德妮雅一起發動《瞬間轉移》,辰巳和她的體勢對調了。
    瞬間就上下互換,辰巳快速地騎上卡爾謝德妮雅的身上。
    「是琪可妳先對我做的事,當然也已經做好相應的覺悟了吧?」
    辰巳就這樣將臉埋進卡爾謝德妮雅的脖子附近,並在那光滑的肌膚上,用舌頭緩緩地舔了個爽。



    翌朝。
    掛著有點想睡的眼神,如往常一樣,兩人朝著神殿前進。
    現在季節為太陽節。亦即,夏天。
    拉爾勾菲利王國的夏天比起在日本感覺到的還要舒適。
    不管氣溫多麼炎熱,辰巳的體感溫度頂多也才30度左右。和在最近已超過35度的日本比起來低了不少。
    不過,聽不到日本夏天的代名詞--蟬叫後,總感覺缺乏該有的氣氛似的。
    儘管如此,果然還是因為夏天到了,大家都穿著輕便的衣物。
    走在街上、露出手腳的人變多了,看起來衣服也是用比較通風的素材所製成的。
    而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穿著一如既往的神官服。在休息日或家裡也就算了,不過連在神殿工作還隨便穿可不行呢。
    再說,只要還是聖職者,是禁止穿著過於暴露的衣物的,所以現在這兩人的裝扮是會感到有點炎熱。
    卡爾謝德妮雅一邊走著,一邊抱著辰巳的右手。看來今天她的心情很好,從早上開始就一直笑容不斷。
    從右手傳來她的體溫,與氣溫合在一起令人感到悶熱,不過不知為啥並不會覺得不舒服。
    不只如此,從右手感覺到她的體溫讓辰巳想起夜晚中的情事,反而讓他的體溫升高了。
    王都雷邦迪斯依舊沒有變化。
    街上滿溢活氣,人們忙碌地走動著。
    與日出的同時開始活動起的大街,現在早已完全清醒過來。
    充滿著叫賣著的店家,與被吸引的客人。
    而快速走著的人們則是即將離開雷邦迪斯到其他城鎮的旅人吧。
    在那之中,也有穿著鎧甲的團體,他們應該是要出去狩獵魔獸。
    --說起來,回到雷邦迪斯也過幾天了,我還沒到〔妖精棲息亭〕露個面呢。
    歸來後的這幾天一直在做著報告及事後處理的工作,所以沒時間走到〔妖精棲息亭〕。
    懷念著艾爾和迦多克、還有米露伊露,想著今天傍晚就去愛爾的店看看吧,辰巳如此想著。
    就在此時,辰巳突然感覺到看向自己的視線。
    不轉頭,單純轉動眼睛找找視線的來源。
    看向自己的人物,正站在狹窄的巷子口處並靠在牆上。
    看起來沒有想要隱藏自己的樣子,辰巳看過去後也沒有要離開的傾向。
    而其證據就是,在他看到那位人物時,那位人物也對著辰巳輕輕地微笑著。
    一邊想著那是誰呀,辰巳停止移動,看向那位人物。
    然後,辰巳突然瞪大眼睛。
    起先驚訝的地方是,那位人物是個女性。
    看起來年齡應該是20歲後半到30歲前半左右。身高還滿高的,也許和辰巳差不多。
    白白的肌膚,在這個國家不算少見。不過,除此之外的部分卻十分異常。
    更正確地說,是對在這個拉爾勾菲利王國來說非常異常才對。
    這位女性有著及腰的長髮,而且還是和辰巳相同的黑髮。
    然後他的衣著並非這個國家人們所穿的衣服,而是對辰巳來說非常眼熟的設計類型。
    那是,深灰色的西裝。
    這是辰巳知道的出社會的女性,而且不是一般的OL,而是地位更高的管理職員所穿的套裝。
    有墊肩的上衣及纖細的褲子使得這位女性給人很聰明的印象。
    套裝下是白色的襯衫,胸襟處則是打著臙脂色的領帶。
    雖然腳上穿的是深藍色的運動鞋,但在這世界也算是異質的存在。
    這個女性的打扮,儘管對辰巳來說已經習慣了,但對這個國家......不,是對這個世界來說實在是太異常了。
    「老公大人......?」
    對停下腳步的辰巳感到奇怪,卡爾謝德妮雅看向他。不過,發現他正凝視著某個方向後,她也轉向那邊--然後吸了一口氣。
    「和、和老公大人相同的髮色......?」
    至今為止,卡爾謝德妮雅在這邊的世界還沒看過有黑髮的人。
    由於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停下來了,所以剛剛那位靠在牆邊的女性就朝辰巳直直地走了過來。
    在離兩人數步的距離停住,這個女向的視線便轉向辰巳的右手--『孤挺花』。
    「恩,看來的確是『孤挺花』沒錯。果然,就是你嗎?」
    黑髮女性再一次露出笑容,並舉起自己的右手,然後捲起袖子。
    裝備在她手上的是、朱金礦製成的武具。
    「難、難不成......那、那個是......」
    「對,和妳現在裝備的『孤挺花』是同樣的東西。嘛,考慮到時間的話,這比起你裝備的東西來說還要來的新才對?」
    「難、難不成......妳是......」
    發出沙啞的聲音詢問的是、在辰巳旁邊的卡爾謝德妮雅。
    看到她那發出光輝的朱金武具,應該已經察覺到這位黑髮女性是誰了吧。
    「還是重新自我介紹一次吧。僕的名字是緹娜‧埃伊比‧扎哈維。不過,在這個國家比起這個名字,還是緹艾忒‧薩姆伊、或是《大魔道師》比較有名吧?初次見面,僕的後繼者君」
    這就是,兩位〈天〉的魔法使邂逅的瞬間。




    7-1おわり。

    ------------------------------
    話說第一段打這麼多
    我都想用幾句打發一下就好了...
    「男主睡迷糊,突然身體無法動,女主搞的鬼」
    完美的五、七、五,哼哼。

    另外,這位大魔道師是以「僕(boku)」自稱,我就這麼保留下來
    而且她叫別人時,都有贅字「君」,我也將它保留下來,畢竟這是她說話的特質
    話說,他的說話方式真有一股御姐的感覺,蒸蚌!



    收起回复
    2楼2017-06-15 22:00
      順帶一提,7-2還沒開始動工。
      要NTR請便。


      回复
      3楼2017-06-15 22:01
        有翻译君了,下周动工做EPUB.


        回复
        4楼2017-06-15 23:38
          感謝等待許久的譯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6-16 01:23
            看我刷出了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6-16 01:25
              看看我刷出来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6-16 03:07
                翻译君欢迎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6-16 09:30
                  感謝翻譯 辛苦了


                  回复
                  9楼2017-06-16 22:0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6-16 22:27
                      7-2《大魔道師》



                      回复
                      22楼2017-06-16 23:54
                        「什、什麼!!您說您就是《大魔道師》殿本尊嗎......!?」
                        「正是如此,沙拜伊夫的最高司祭殿。僕就是真真正正的《大魔道師》緹艾忒·薩姆伊本人吶」


                        回复
                        24楼2017-06-16 23:55
                          現在在沙拜伊夫神殿的某個接待室。然後,朱塞佩和緹娜邂逅了。
                          當然,這二人能相遇是多虧了辰巳的緣故。


                          回复
                          25楼2017-06-16 23:55
                            辰巳知道朱塞佩在年輕時就已心醉於《大魔道師》,因此,他就將突然出現的緹艾忒·薩姆伊-緹娜·艾伊比·札哈維帶至沙拜伊夫神殿-畢竟也不能就這樣直接在大街上對話呢。


                            回复
                            26楼2017-06-16 23:55
                              「僕是〈天〉的魔法使。也就是說,僕能操縱時間和空間。僕可以自由地穿越時間和空間吶。如何,很厲害吧?很驚人吧?來吧來吧、別客氣,盡量驚訝吧。然後,誇獎僕吧」
                              緹娜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說著。
                              對那多餘的自信,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苦笑著。
                              「真不愧是《大魔道師》殿!朱塞佩我佩服的五體投地!話說......《大魔道師》殿是有著什麼理由才來到這個時代的呢?」
                              「當然是來見僕的後繼者君吶。在僕往來各個世界與時間偶然來到這個時代時,歐古恩......他是在這個時代等同於僕的部下的男人,從他那聽到了關於辰巳君的事情。所以就來見見辰巳君了吶」
                              「吼吼、《大魔道師》殿的部下知道女婿殿呢......。女婿殿,汝認識歐古恩這個人嗎?」
                              「歐古恩...嗎?嗯-,沒印象耶......」(辰巳)
                              「我也是...我也不知道這個人物是誰」(卡爾謝)
                              儘管辰巳努力地挖掘自己的記憶,但依然沒有歐古恩這名字的存在。
                              看起來卡爾謝德妮雅也是一樣。在神殿外二人總是一起行動的,若遇到名為歐古恩這位緹娜的部下的話,那就會是兩人同時遇到的機會較高。
                              「啊啊,辰巳君和卡爾謝君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很正常。以那傢伙的作風來看,是不會自報姓名的呢。但就在最近,你們有遇到某位行商人吧?就是賣了別在辰巳腰間的魔法帶的行商人...那傢伙就是僕的部下、歐古恩吶」
                              《大魔道師》說出這句話後,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驚訝得睜大雙眼。
                              辰巳想起老是壞笑的行商人的臉。
                              誰會想像的到那個行商人竟是這個時代的《大魔道師》的部下啊。
                              看到驚嚇到說不出話來的辰巳和卡爾謝德妮雅,緹娜微笑著。


                              回复
                              28楼2017-06-16 23:56
                                「數天前到他那裡看看時,聽到他已經將魔法袋賣給某人了。僕之前有特別叮囑說要對那個魔法袋的買主特別篩選才行。結果就聽到他說賣出去了,再怎麼說那傢伙也是僕的部下,看人的眼光還是有的。所以就開始對他選出的買家產生興趣了呢?還有,從他那裡聽說買袋子的人有著和僕的籠手非常相似的裝備,所以,僕就突然靈光一閃了吶」
                                不久前這個王都雷邦迪斯被巨大的飛龍襲擊這件事大家都知道,包含這個飛龍被一位年輕人打倒也是。
                                也有著打倒飛龍的年輕人復甦了封印許久、傳說中〈天〉的武器,並用那個武器大勝飛龍的傳聞。
                                最近,這成為在酒館裡被吟遊詩人天天傳頌的英雄譚了。
                                「所以想說買進歐古恩販賣的魔法袋的人,就是擊殺飛龍的英雄,這樣。如果真是如此,那位屠龍者就擁有『孤挺花』和魔法袋這兩個......不、正確來說是三個〈天〉的魔封具(magic item)了。身為那些魔封具的製作者,就想直接見見持有者吶」
                                「果然......『孤挺花』和魔法袋都是緹娜桑做的嗎?」
                                「就是這樣。看來你已經注意到了呢?僕不只是〈天〉,也是〈鍊〉系統的魔法使」
                                露出笑容的緹娜將視線看向辰巳腰間的魔法袋。
                                「那個魔法袋必須是〈天〉的魔法使才能發揮它真正的用處。你已經注意到了吧,不使用《瞬間轉移》的話就無法將黑白兩袋合而為一呢」
                                緹娜一邊優雅地喝著遞給她的茶--剛剛卡爾謝德妮雅泡的--一邊如此說著。


                                回复
                                29楼2017-06-16 23:57
                                  喝了一口茶的緹娜皺起了她細細的眉毛。
                                  「......不合您的胃口嗎?」(卡爾謝)
                                  「不不,不是這樣的......只是習慣故鄉的茶後,喝了這國的擬似茉莉花茶總覺得有違和感而已。並不是妳泡的茶不好喝唷」
                                  「緹娜桑的故鄉......?」
                                  辰巳再次盯著緹娜的身姿。
                                  細長的身體,就如同時尚模特兒。
                                  小小的臉蛋,比起美人,更讓人對她有著威風凜凜的印象。面容十分中性,若穿男裝,也許就真的會被認作男性似的。
                                  身形苗條,和肉感十足的卡爾謝德妮雅可以說是相反的存在。
                                  然後是辰巳最在意的一點。深灰色的西裝外套及褲子,很明顯就是地球的產物。
                                  還有,為〈天〉之武器取了個『孤挺花』的銘(題詞)。從朱塞佩他們不知孤挺花之意開始,辰巳就微微察覺到了。
                                  「緹娜桑是......地球人......沒錯吧?」
                                  「就是這樣,僕是出生於英格蘭的人。辰巳則是...從名字來看,應該是Japanese(日本人)吧?是哪個時代的Japanese啊?」
                                  「诶?我、我是從二十一世紀的日本過來的......話說,原來是英吉利人(イギリス人)嗎......」
                                  辰巳小聲滴咕著。但,緹娜卻露出不快的表情。
                                  「那個、辰巳君,可以別使用『英吉利』這種日本專用的名詞嗎?僕的故鄉在二十一世紀日本的正式名稱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吧?不想叫這麼長的名字的話,那乾脆像『英格蘭』或『蘇格蘭』一樣,具體稱呼四個王國的總稱的『United Kingdom』,或是省略為『UK』,在不然就像古老時期稱呼為『大英帝*國』也行唷?』
                                  現在的日本稱呼英國為「英吉利」,但這不是正式名稱。
                                  這個國家是在主要島嶼-大不列顛島上的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還有愛爾蘭島東北部的北愛爾蘭這四個所組成的聯合王國。
                                  「順帶一提,『英吉利』這個名詞在葡萄牙語是將有『英格蘭』之意的『英格爾斯(イングレス)』這個名詞在日本變化後所得到的,所以也不是完全錯誤就是了。就當是僕的一個小小堅持吧」
                                  緹娜從不快的表情轉為微笑。
                                  看來不是真的非常在意,就如她自已說的一樣吧。


                                  「僕是十九世紀初在英格蘭出生的。那時僕的祖國正因為工業化而增大生產力,進而得到壓倒性的經濟力及軍事力,並掌握著霸權的時代。祖國有時會使用武力來讓世界各國認同自由貿易,所以整個世界都是以祖國為中心來組成國際經濟體制的」
                                  這好像在世界史的課程中有聽過啊,辰巳一邊回想一邊聽著緹娜的話。
                                  不知是不是因為對異世界的歷史有興趣,卡爾謝德妮雅和朱塞佩和辰巳一樣安靜的聽著。
                                  「雖然由於近代化而增大經濟力和軍事力,但卻依然相信有著魔術和妖術這類超自然(オカルト)的產物,並認真的研究下去。說來,僕也是其中一員呢」
                                  在基督教為正統教派的十九世紀歐洲,與「正統派基督教會」相異的信仰體系--就是人們說的「異教」--就是所謂的「超自然」。
                                  不過,也有用「十九世紀以後的正統基督教以外的、平時在生活上隱藏起來的超越知識的神祕研究以及該結果的神祕主義體系」來解釋超自然的說法,並從心理層面來擴大使用「超自然」這個詞彙。
                                  再後來因為科學的發展,它認為自己是「正統科學」的領導者,所以將與自己不同的技術稱呼為「超自然」,時至今日,「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都被統稱為「超自然」了。
                                  順帶一提,在日本還有以標題為「被滅亡的傳說大陸」的文章刊登在有名的雜誌上,所以超自然曾一度非常知名。
                                  緹娜出生的歐洲時期,「近代化」和「超自然」可以說是非常兩極且都非常發達的時代。
                                  正因為科學發達了,所以「科學」和「非科學」的境界線才會越來越明確的吧。
                                  「僕從小就對『超自然』感興趣是因為父親的影響。僕的父親是重度超自然控,家裡有著大量的可疑書籍。嘛、也因為家裡夠富裕所以才能收集那些書籍,這也是我研究超自然的主因之一呢。從小開始就解讀著父親的書,偶爾瞞著父親在夜晚執行著魔術的儀式吶」
                                  只是那變成黑歷史就是了,緹娜苦笑地說著。
                                  「僕從小就開始研究魔術,說成將年輕時期全獻給了魔術也不為過。年輕的僕就是如此的超自然信者」
                                  懷抱著懷念的眼神,緹娜說著過去的自己。
                                  她的動作十分優雅,會讓人不小心就看得入神。剛才緹娜說自己家還滿富裕的,辰巳在想,可能她是出生在貴族世家也說不定。
                                  「二十歲前的某天深夜,做著一如既往的魔術儀式,然後就在那天,僕轉移到這個世界來了。不知是數個奇蹟偶然重合,還是隱藏在僕體內的神祕力量所導致的。不過僕認為,絕對是後者肯定沒錯!」
                                  雖然真相不明,總之她就是在那一天,從地球世界成功打開「扉」而轉移到這個世界的。


                                  「僕來到這個世界後......嘛、接下去不說也知道了吧?」
                                  被稱為傳說,創造許多軼事的緹娜......不,是緹艾忒·薩姆伊。
                                  她的活躍被吟遊詩人的歌曲、戲劇、還有童話故事廣為流傳。
                                  其中也許有被誇大的部分吧,可能還有是完全創作出來的也說不定。
                                  就算如此,也不會有人不知道緹艾忒·薩姆伊這個名字和別名《大魔道師》的別名以及她的活躍這些事吧。
                                  「好了,辰巳君。聽到僕的過往後,有什麼感想嗎?」
                                  從之前輕輕地微笑轉變為認真的表情,緹娜問了辰巳這個問題。
                                  「到目前為止,得到〈天〉的魔力的人只有僕和你而已......說不定也有不知道的人一樣擁有著〈天〉的魔力,現在就先將那可能性放在一邊。至少,世人知道的〈天〉的魔法使只有你和僕而已。這個事實,你做何感想?」
                                  緹娜直視辰巳。
                                  就好像對學生提出問題的教師,也像追求真實的探究者。
                                  「要得到〈天〉的魔力......就必須跨越世界......這樣嗎......?」
                                  「恩、僕也是這麼認為的。雖然實例只有你和僕兩人還不夠充分,但僕確信這個推論是正確的呢」
                                  「確實想要證明《大魔道師》殿的推論的話,就非召喚許多人來到這個世界不可了」
                                  「就如最高司祭殿所說。但僕不想因為實驗而去召喚人過來啊。當然,想做的話是做得到,可是『能做到』和『實際去做』是不同的問題呢」
                                  被強硬召喚過來的人們就必須得捨棄至今為止的所有人生。
                                  辰巳對捨棄以前的生活沒有任何猶豫,是因為他對原世界沒有迷戀。
                                  一般來說,突然被召喚到異世界而必須捨棄至今為止的人生的人都會發怒抓狂的。
                                  不過,辰巳可以理解緹娜的推論,而且也認為可信度非常高。
                                  「啊啊,對了。實際上僕還有一個推論,對這邊來說、居住在地球世界的人們全部都擁有〈天〉的系統,這個想法,你怎麼看?」
                                  「诶......诶诶!?全部的地球人......都是嗎......?」
                                  「那邊和這裡不同、根本不知道人持有魔力,當然也就不清楚自己是什麼系統的。這個推論好像太異想天開了吧?嘛、不管是哪個假說都難以證明就是了」
                                  在啞然的辰巳面前,緹娜追加一句「自己還是認為前者的推論是正確的」。
                                  確實就如他所說,後者的推論和前者一樣,想要證明就必須把數個地球人召喚到這裡來啊。
                                  在辰巳半吃驚的同時,在腦中不經意地想起。
                                  「啊、啊勒?那麼......艾爾桑又如何呢......?」
                                  他腦裡浮現出的是,和他一樣,從日本來到這邊的妖精女性的身影。




                                  7-2おわり。

                                  --------------------------
                                  本作最BUG的角色出現了,跨時間跨空間樣樣精通
                                  其他人表示:那我還玩啥呀?!

                                  這話出現了之前閒話裡的人物和魔法袋
                                  閒話可以幫助劇情的推進,但第七章後半卻沒有
                                  乾脆將後半抽去做翻外算了…

                                  話說,這種一堆說明的真難翻...


                                  收起回复
                                  30楼2017-06-16 23:57
                                    楼主辛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6-17 07:01
                                      感謝樓主~辛苦了~ 上茶


                                      回复
                                      32楼2017-06-17 09:59
                                        感謝翻譯大大 辛苦了~


                                        回复
                                        33楼2017-06-17 13:28
                                          楼主辛苦了,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6-17 13:53
                                            知道没ntr我就放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03 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