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吧 关注:124,240贴子:3,148,486
  • 10回复贴,共1

爵迹故事背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吉尔伽美什的三个使徒中,东赫拥有超凡的智慧,他可以如同王爵吉尔伽美什一般,处变不惊,冷静的判断分析事物。而格兰仕,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对魂器和魂兽的掌握可谓是得心应手,他是三个使徒中,最先学会【暗化】的人。至于银尘自己,对于天赋的控制是其他两人所无法相比的,当他能熟练的运用四种元素时,最聪明的东赫也才刚掌握两种。天地海三个使徒,分别继承了一度王爵的天赋,力量与智慧,他们三人一起切磋学习,取长补短,渡过了漫长的一段时光。
然而,那场战争却像是一架毁灭一切的机器,它轰隆隆的行驶而来,排山倒海,碾碎了那段平静的年华。
那些曾经干净透明的日子,已是回不去的从前。


“王爵,我们来【雾隐绿岛】做什么?”银尘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背影,声音低沉的问。
吉尔伽美什回过头,银尘第一次看到吉尔伽美什露出这种表情。他金色的瞳孔里,悲伤仿佛大雾一般弥漫开来,他脸上永恒的微笑被哀伤覆盖,消失于嘴角。此刻的吉尔伽美什,目光不复锐利,仿佛是累了一般。“我们在这里失去了一切。现在,我会带你,从这里开始,夺回我们失去的一切。”
“就算夺回了我们曾经失去的东西那又怎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格兰仕失踪,东赫也死了,而我,虽然二度复活,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银尘眼神暗淡。
“会回去的。”吉尔伽美什嘴角又恢复可微笑,似乎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又变成金光闪闪的天神。“你以为我当初会放任我的使徒被人猎杀么?我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改造你们,让你们获得新生。然后获得了强大力量的你们我会重新召集回,这样一来,我才有足够的资本与白银祭司抗衡。”
“让我们获得新生?”
“如果你没有死一次,那么白银祭司又怎么会将你的天赋摧化到第二阶段。”吉尔伽美什看着银尘,阳光洒在他纤长的睫毛上,反射着金光。
“什么意思?”
“你难道还没有发现么?”吉尔伽美什轻轻一笑,“【四象极限】和【无限魂器同调】关联。”
“这两套魂路有关联?”银尘震惊。
“就让我来告诉你吧。准确来说,我身上的这套天赋的真名叫做【王之财宝】。是白银祭司为自己所创造的天赋,他本想占据我的身体的……【王之财宝】共有五个进化阶段,【四象极限】只是这个天赋的第一阶段而已。很多王爵的天赋都具有进化能力,像特蕾雅的【感知】就是最好的例子,特蕾雅最初只能进行单纯的大范围魂力感知,到后来得以进化,能够感知到人脑中的情绪,而现在,这个女人啊,已经能够自由窥探人的思想了。我们的天赋也是如此。
“说白了,【王之财宝】就是魂力的模拟和变化能力。比如我们水源的魂力属性是水,这就表明,水源的人只能控制水元素,使用水系魂力。但是,拥有【王之财宝】这个天赋的我们就不同了,我们可以将自己的魂力模拟为其他的属性,将我们身体里水元素变化为另外三种元素,这样一来我们虽然是水源的人,但是却可以自由使用其他国家属性的魂力。对魂力元素进行模拟就是【王之财宝】的第一阶段,称为【四象极限】。对魂力元素进行模拟变化是最呆板且简单的,因为元素就只有四种,模拟起来不会太难。而【四象极限】这一阶段的难点在于,将这四种元素共同使用,并进行结合变化出新的属性。例如【风】与【水】结合为【雷】,【地】与【火】结合产生【金】,熟练的运用与结合元素,我们就能拥有最基础的【创造之力】,这个世上的一切都是有那四种元素构成的。
“到了第二阶段后,【王的财宝】就拥有【无限魂器同调】的能力。王爵和使徒得到魂器后,必然会将魂器与自己的魂力同化,这样一来,魂器上便沾染上了那个人特有的【魂力气息】,就是类似于味道一样的东西。每个人的魂力气息都是不同的,这就决定了其他人是无法使用沾染了别人魂力气息的魂器。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有血缘关系的人,魂力气息是相似的,他们之间能公用魂器。例如鬼山兄妹,还有索迩,他手上那双手套就是他父亲的魂器,除了能隐藏魂力外,还能够将魂力转化为体力,像霓虹一样,不用依靠魂力,而是纯粹的物理攻击,魂力越强他转化成的体力就越强,速度也就越快,攻击力也就越大。所以我当时在洞底才说奈何不了索迩,因为在打破最强的防御直接攻击的盾器之前,你必须肉搏战胜过他,那可不是件容易事,戴上【格雷手套】的雷神索迩可是徒手移动过两座大山的家伙,力拔山兮,和他肉搏不是找死么——说远了。【无限魂器同调】的原理就是将自己的魂力气息包围别人的魂器,然后将魂器上别人的魂力气息模拟成自己的,这样我们便能使用任何魂器了。自然那些居住在魂器中的魂兽也为我们所有。我目前只做到熟练使用结合各种元素这一步,还没有进入【无限魂器同调】的阶段。当年我被囚禁,东赫已死,格兰仕失踪,白银祭司让你复活,不仅是为了利用你的肉1体做为【种子】,进行容器的复制,更是为了不让【王之财宝】这套魂路失传。他令艾欧斯将你复活,并利用强大的魂力催化你天赋进入第二阶段【无限魂器同调】,谎称是赐予你的崭新魂路。”
“原来是这样!”听到以上的种种,银尘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悲凉,他感到,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被一个个阴谋的巨茧包裹,他们精心算计,步步为营,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然后后真相慢慢的抽丝剥茧而出,羽化长大的野心露出狰狞的面孔,将一切吞噬殆尽。他心头一凉。
“那么,【王之财宝】的第三阶段,又是什么?”银尘问。
“第三阶段的名字叫做【篡改】,它可以改变活体上的【魂力气息】,这样你就无法使用魂器了,对王爵或使徒而言,这相当于大鹏折翼,实力会大幅度得减弱。不仅如此,它还能后篡改你的魂力属性。比如水源的你只能熟练的控制水元素进行攻击或防御,而其他国家的人是如何操纵他们的属性元素的,你并不知道。所以,如果你的魂力属性突然改变了,变成其他国家的属性,那么熟悉水元素操纵的你就不知道该如何运用了陌生的魂力元素了,你就相当于体内蕴含魂力但不知淡使用方法的普通人。【篡改】就是这样,它能突然改变你的魂力属性。
“而到了【王之财宝】的最后两个阶段时,我们的天赋,就已经无人能超越了。第四阶段时,这个天赋叫做【无限天赋模拟】。”吉尔伽美什说。
“无限天赋模拟?”
“对。王爵使徒体内的魂力是顺着其魂路循环流淌的,我们释放出自身的魂力对其流向进行感知,然后在自己身上进行魂力流向的模拟,这样一来,我们身上就能够形成一套与感知对象一模一样的魂路了,这就意味着,我们复制了他的魂路,同时就拥有了他的天赋。到了这一阶段后,世上任何天赋在我们面前都将黯然失色。”吉尔伽美什脸上的笑容灿烂。
“天,白银祭司怎么会创造出这种天赋出来?!这根本……根本就是违反常理的存在么……”银尘惊呼,他没有想到,她体内的魂路居然如此得强大。
“这套天赋是白银祭司为自己创造的,他赋予了我这种天赋,并赐给我最强的魂器,为的便是在霸占我的身体后能够马上拥有制裁一切的力量。可是呢,我才没那么傻呢,将自己的身体贡献给那些囚犯……”吉尔伽美什嘴上是嘲讽的笑容,他在阳光下越发显得光芒万丈。他看着银尘,微笑的问道,“你猜猜,【王之财宝】的最后一个阶段,能力会是什么呢?”


银尘摇摇头,【王之财宝】的第一阶段【四象极限】,能够将自身的魂力模拟为地风水火四种属性并进行结合变化;第二阶段【无限魂器同调】,能够改变魂器上的魂路气息,借此使用任何魂器和寄居在魂器中的魂兽;第三阶段【篡改】,能够改变其他人的魂力气息来阻止对方使用魂器,并且能篡改他人的魂力属性,使对方无法使用魂术;第四阶段【无限天赋模拟】可以将自身的魂路模拟为任何王爵的,借此来使用任何天赋。这四个阶段,每一个能力都足以让众人恐惧。他实在无法想象,到第五阶段后,这个天赋会表现出什么样的能力来。不过,是什么他都已经会感到奇怪了。鬼山莲泉说白银祭司亲手创造出了这套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能控制住的魂路,看来果然没错。他之前一直奇怪,单单只是对四种元素控制又怎么能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巅峰并凌驾于现存所有天赋之上的魂路呢?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套真名为【王之财宝】的天赋,果然是最接近于神的能力。
“前面说了,世上万物都是由地风水火四种魂力元素构成,而奥汀大陆,就是构建在魂力基础上的世界。所以,这个世界的本源就是魂力,魂力的组合排列方式不同,就形成了不同的物质,山川草木,人和动物,等等一切都是由【魂力原子】构成。在第一阶段【四象极限】时,我们只拥有最基本的创造之力,就是四种魂力元素以及其演变出的元素。可是到了第五阶段就大不相同了,我们可以释放出自己的魂力对物质魂力原子的组合排列方式进行模拟,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够对任何物质进行复制。比如说,我可以利用魂力扫描你体内的魂力原子的组合方式,然后按你那个组合规律将自己的魂力进行组合,复制出一个你来。一切物质都是一样的,都可以用这种方式进行复制。在【心脏】【原浆洞穴】中那个叫做【浆芝】的怪物就是这样。它能够将埋入它躯体中的【种子】按照其魂力排列方式在体内进行模拟,然后将其他的魂力原子一五一十按【种子】魂力的排列方式的复制。你的身体便是这么诞生的。白银祭司就是以此为灵感而创造出【王之财宝】的。但是,要对物质进行复制所需要的魂力是非常非常大的,所以心脏中的那枚黄金瞳孔,就在原浆洞穴里,除了维持心脏之外,也为浆芝复制容器提供了庞大的魂力基础。在原浆洞穴对幽冥等人公开后,白银祭司担心这里的秘密泄露,外人潜入,所以才会派修川地藏以及三使徒日夜守护,除了看守原产地在地源现在已经绝种的浆芝之外,更是在保护这里的黄金瞳孔。说到他们,这些你的躯体的复制品还挺厉害呢。他们拥有的天赋【窒息】能够大面积的清空和攥取黄金魂雾,让魂术师瞬间变成一个普通人,并且由于所有的物质都是有魂力构成,他们可以清空组成物质的魂力,让其瞬间毁灭。这样的怪物啊,连现在的我都没有把握能够打败他们呢。可是呢,比较不幸的是,【窒息】想要进化到瞬间摧毁物质的地步,比【王之财宝】还要难上几倍呢。呵呵……”吉尔伽美什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他嘴角隐约的笑容,让他散发出一种迷倒众生的美。
虽然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是银尘心中依旧是掩不住的震撼。难怪那个出逃的白银祭司会说,只有吉尔伽美什才能拯救这个大陆。的确,救出拥有这种能力的吉尔伽美什,就算是这个大陆毁灭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吉尔伽美什可以凭借他的能力,再复制出一个与原先世界一模一样的世界来。这种类似于神的能力,一直都只流传于神话之中,而今却成为眼睁睁的事实,并且他也拥有,他心中没有任何喜悦,多的是担忧与恐惧。【王之财宝】这种禁忌能力的存在,真的能被世界所接受么?
“可是,”吉尔伽美什突然开口,“如果你认为【王之财宝】的第五阶段只是对物质的复制那么就大错特错了。第五阶段叫做【创世】,我可以释放出魂力,然后自由的对其进行排列组合,像传说中的创诗神一般,创造出新的物质。这才是王之财宝的最终能力。王之财宝,富有天下,整个世界我们都能够创造出来,难道还不算富有么?而这个天赋,就是我的财宝之源。这也是为什么白银祭司说我能拯救大陆的原因。就算大陆毁灭了又怎样,我可以原模原样将它复制出来,也可以重新创造一个更为美好的世界。”
“那么,不就是真正的神了么?”
“对。当天赋进化完全之后,拥有三分之二神格和三分之一人格的我,将彻底拜托人类能力的枷锁,斩断六根诞生为与天地同寿的神祇。”吉尔伽美什说着这些恐怖的话,语气异常的平稳,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由人类进化成神……这种事,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吧?”银尘看着面前站在阳光中的吉尔伽美什,他的身体被勾勒上一道金边看起来明媚而遥远银尘突然觉得对这个自己相处已久的王爵有一种莫名的不了解。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谜,他的一切都让世人有种种猜测。在亚斯蓝人民眼中,这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王爵,似乎是镜花水月一样的存在,他是光芒万丈的神祇,遥不可及,只能被远远的膜拜。如果,他真的成为了神,斩断六根,是否就意味着,人的一切将从此与他无关,包括身为人类的自己。他们的灵犀也将被残忍的割断,他是神,而自己,是地上的人类,怎么能有联系。
“对,要进入第五阶段的话,可是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困难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而且没一次进化都需要某种条件,阶段越高,条件越苛刻。我用了几年时间才完全掌握【四象极限】的,而要进入【无限魂器同调】,必须让自己的魂力处于真空阶段,并且像死亡一般进入长时间静止状态,然后在醒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吸收庞大的魂力,才能催化天赋第一阶段的进化。而你重生后天赋得以进化也是经过了这种程序,死亡使你体内魂力真空和身体静止,然后复活时被艾欧斯庞大的魂力浇灌,所以达到这三个条件,你的天赋才会进化。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被囚禁的原因之一,被困在【鬼面女之发】中,我的魂力一直都处于真空状态,身体也是静止的,而被你救出之后,我夺取了【魂冢】中的黄金瞳孔,并且大量吸收了雷恩海域的黄金魂雾,大概过一段时间后,【无限魂器同调】的能力就会慢慢出现了。”
“原来是这样啊。”银尘喃喃。
“不过呢,我们这套天赋虽然强大,但是想对别人的天赋而言,魂力的消耗也是庞大的,尤其是最后两个阶段,恐怕一枚黄金瞳孔的魂力都不够用,所以我们要再获取一枚。”
“黄金瞳孔……也就是白银祭司本体上的器官,这个世界的魂力之源么?”
“不是的,魂力是构成所有物质的基础。所以,魂力是自天地诞生时就存在的。但是较为稳定和平均,不会有太多从物质中渗透出来,流离到外界。因此,在远古时期,偶尔一些会魂术的人,因其对世人的作为,就有了天神与魔鬼的称为,成为英雄的传说或妖魔的故事,流传为神话。其实放在今天,那些古时候的英雄就是很普通的魂术师。而魂兽,在当时就扮演着妖怪的角色。魂术师捕捉魂兽,就称为传说里天神制服妖怪。可是,由于白银祭司的出现,他们带来了十二枚能释放出黄金魂雾的黄金瞳孔,才导致这个世界原本的魂力平衡被打破。因而诞生了大量的魂术师与魂兽,天长地久,就成了现在的【奥汀大陆】。所以,黄金瞳孔不能完全算是这个世界的魂力之源,就算没有黄金瞳孔,这个世界依然会有魂力存在,区别只在于多少。并且,黄金瞳孔并非是白银祭司本体上的容器,而是他们从冥界,也就是创世神临渊的肚子里偷出来安装到自己身上的东西。”吉尔伽美什眼中流淌着阳光,看起来干净而明亮。
“临渊?那不是神话么?”银尘越来越觉得匪夷所思了。


在奥汀大陆的神话传说中,世界本是一块一片荒土。后来,日月交合,生出临渊。他是天地的精华,高万丈,头顶青天,脚踏大地。临渊利用魂力创造了世上万物,最终力竭而亡。他的尸身与大地融合,魂魄散为了万物的灵,于是就有了生命。他的十二股力量,从体内溢出,智慧、力量、海洋、天空、大地、火焰、梦境、死亡、生命、时间、光明和黑暗。这十二股力量使得这个世界得以运转,有了昼夜交替,生死枯荣,等等一切。而临渊的肚子,则成为了冥世,那里是死者之所。
“传说并不会是空穴来风。事实上,临渊确实是存在的。我也是打开白银祭司隐藏的那十二白银盒子后才知道的,其中一个盒子里,存放的,就是白银祭司们的记忆。那十二枚黄金瞳孔,其实是临渊产生魂力的器官,它生长于临渊的腹中。临渊死后,他的肚子就成了冥界。而这十二枚临渊十二力量之源的黄金瞳孔,就成了维持冥界存在的神物。后来,临渊腹中生出了阎罗,他可以看做是临渊之子。阎罗成为了冥界的王,他利用黄金瞳孔制造了十二把能够施展临渊力量的神剑,用这些剑组成了【审判之轮】,并配合黄金瞳孔,将暗无天日的冥世改造成如同阳间一般的繁华亡灵世界,天空海洋,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应有尽有。唯独没有阳世的死亡,因为,在这里生活的,都是亡者。阎罗将这里称作【极乐世界】,因为在这里,人内心的黑暗全部都会被黄金瞳孔吸收,剩下的,就只有最纯洁的灵魂。可是,后来冥世产生了异变,那十二枚看守地狱的黄金瞳孔,因为一直在吸收死者的怨念,随着死者的增加,怨念不断的累积,最终,这些怨念脱离了黄金瞳孔,借助临渊未腐的肉体,获得了生命。这就是十二白银祭司的来源,他们是人类最肮脏最龌龊最阴狠等一切黑暗面的集合体。同时,诞生自黄金瞳孔的他们自然也拥有每枚瞳孔的能力。他们盗去了十二神剑与黄金瞳孔,逃到了阳世,也就是我们这片大陆。后来阎罗与他们在阳世大战,夺回了神剑,并重新组合成了审判之轮,打败了十二恶魔,将其封印在了地底深处,同时自己也重伤而死。而那十二枚黄金瞳孔,从此散落到了奥汀大陆的各处,整个世界的变革从此开始。”吉尔伽美什抬起手,一只闪着蓝色微光的蝴蝶落到他的手中。那是他曾经养在庭院中的一种地源的【蓝色萤火蝴蝶】,到了晚上,这种蝴蝶便能从翅膀上抖落下发光的蓝色磷粉,非常漂亮。而且这种磷粉可以入药,能快速治疗伤寒。
“这就是一切的起源么?”银尘问。
“阎罗死之前,将十二恶魔身上释放出的庞大魂力凝固,将其封印在固态的魂力之中,沉到了地底。如果不是远古时期人们为了寻找矿物而在地底意外的找到了他们,这些恶魔将总不见天日。他们用语言诱骗了人类,帮助人类社会发展,并且创立了王爵使徒制服,利用人类开始了他们逃离囚禁的庞大计划。”
“原来地底下那块巨大的水晶是固态的魂力……既然他们都被封印在水晶中,又怎么会有一个白银祭司逃出来呢?”银尘想到之前死在深渊回廊里的那个小男孩,他的死状如同最恐怖的梦魇,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层上,无法磨灭。每想起一次,他心中都会渗透出一阵刺骨的寒冷。那些面容绝美的白银祭司,表皮下都是寄居这种肮脏不堪的灵魂么?
“其实,阎罗留下的封印到如今已经是非常脆弱了。根本囚禁不住那些恶魔。他们之所以不从水晶中出来,是因为他们原本寄生在临渊的身体肉块中,以临渊的残体为躯体,可是阎罗毁灭了他们的身体,他们就只剩一堆污秽的灵魂,如果离开了强大魂力的支持,就会灰飞烟灭。一般人的肉体是无法永久承受住他们具有毒性的灵魂的,所以他们想要制造出和临渊身体一样的完美容器来寄居。”吉尔伽美什被一群蝴蝶围绕着,笑容明媚。“说到灵魂,自从地狱毁灭之后,亡灵就无处可去,只能流离于阳世,所以,为了防止亡灵扰乱正常社会的秩序,白银祭司才会令地之使徒担负起收集亡灵的工作,将亡灵带往【死亡之所】。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专门存放亡灵的死亡之所,水源的【尤图尔遗迹】,风源的【雷窟】,火源的【须弥山】,地源的【幽碧峡谷】。每一个地方都有有强大的囚禁之力。【尤图尔遗迹】在海底,外人无法进入;【雷窟】有成群强大的雷电魂兽守护;【须弥山】的结界无人能破;【幽碧峡谷】中长满了各种剧毒的植被。普通人根本无法靠近。”


回复
1楼2017-06-17 11:1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6-17 13:04
      格式错了哦亲 麻烦重发 此贴请自行删除或者艾特我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6-17 20:39
        吉叔这话未免太多了吧,突然觉得银尘秒变麒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08 09:59
          成为祖符守护者,和林动并肩作战!

          武祖既出寰宇动,乾相从临万壑坤。

          看过《武动乾坤》手游首曝的世界观后,如果你也想和林动一起守护那片天玄大陆,欢迎报名《武动乾坤》玩家顾问团招募。

          约《武动乾坤》手游官网并加入玩家kou裙,花式福利等着你!

          n
          n
          诠竟一个过分爱惜自己羽毛,不肯让子孙参加大比的村长肯定不能服众的 李贺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太过偏护李名,心中此时对于李名已经气急了“哼,没那份实力还偏偏出来出丑,这下连我都救不了你了,只能希望他们不要太过分了。”李贺心中无奈的想道。李贺深深看了一眼李名,甚至在用眼神示意李名,让他下面改口 “你是真的想参加大比么?我可以给你一次悔改的机会,毕竟你的事情我们都清楚。”李贺开口说道。 李名闻言知道李贺的意思,但是他不是真的**,自然也就不需要悔改了  “我是真的想参加大比,不想悔改。”李名朗声说道,语气中有种深深的自信。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认为那是自信,因为李名在他们心目中是**,这样的思想太过根深蒂固了。 看到李名不知悔改,李贺彻底失望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可一不可再二了 李威和二长老他们见李名不再悔改,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冷冷的笑容来 毕竟刚才如果李名悔改了,那他自然可以不用参加大比了,毕竟李名是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如果让一个**强行参加大比,那所有人都知道李威爷孙俩想要做什么了,到时候不但达不到目的,反而适得其反,那样的蠢事他们可不想做。“好,既然你执意参加大比,那我就满足你这个要求,不过大比时拳脚无言,你可不要后悔  也不要怨恨爷爷,我已经给你一次机会了,是你不珍惜。”李贺丑话说在前头 李名点点头说道:“是,我明白的!”李贺闻言知道再也无法更改了,不由冷哼一声便坐了下去,下面就交给其他长老了。 此时广场上的众人才知道李名要参加大比的事情,不由群情激奋起来,都在交头接耳的交谈着。 绝大多数人都对于李名参加大比抱以同情的心态,尤其是那些老一辈的村民。“唉,想当初李名的父母他们都是人中龙凤,不说我们青云镇了,哪怕在更远处的城池里都是赫赫有名的, 可是李名这小子却是一个**,一个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参加大比,恐怕凶多吉少啊!唉,难道他们要绝后了么?”% 许多人同情,但是年轻一辈的人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甚至许多五六岁的小家伙也都是如此。% 一个小家伙嘿嘿说道:“那个**想参加大比,希望能来我们最小的一组,我一拳头就能打飞他。嘿嘿。”其他孩童少年都笑了起来,更别说和李名年纪差不多的少年了。至于比李名大一点的青年则都面露不屑的冷笑,压根不想对于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1-23 23:25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1-25 00:39